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霸道鬼夫夜夜欢】神经病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3:49: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霸道鬼夫夜夜欢
第2章 敢动我的女人

第二天,当阳光照射进我的房间,当我看到床单上那一抹红,以及身上的吻痕,我恍然大悟,我被鬼夺走了第一次!!

天呐!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只配阴婚的吗?怎么还会被鬼给缠上呢?而且还被他给……

来不及多想,为了不让室友发现我的丑事,我连忙把床单给洗了,我发誓,今天我一定要去找殡仪馆那人问个清楚!

可当我赶到殡仪馆,值班的人却告诉我昨天根本就没有我说的那个穿西装的人,更没有什么死尸,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被一个人带到这里配阴婚的,怎么就没有这个人了?

一定是那个穿西装的人花钱封住了他的嘴吧?!

但他的嘴可以为了钱撒谎,监控不会!昨晚我从摄像头下经过,我就不信证据面前他还敢撒谎!

“摄像头都坏了三天了,明天才有人来修呢!丫头,你是不是记错了呀?”值班人眼神异样的看着我,活像看一个怪物。奇闻网

摄像头坏了?他的意思是打死也不承认呗?我可不怕他这个!

我拿出电话,“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报警吧!警察会帮我调查清楚吧?”

“别呀!这……行!你不信就跟我去瞧瞧好了!”殡仪馆的人最终妥协,带着我去了监控室。

当我抵达监控室,一切正如他所说,监控室里所有的摄像头都坏了,报修也确实是第三天了。

“没骗你吧?你是不是没休息好?回家再睡一觉,说不定是做梦呢?”殡仪馆的人鄙夷的白了我一眼离开了。

而我跌跌撞撞的走出殡仪馆,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彻骨的寒,我坚信我没有做梦,可摄像头怎么这么巧就坏了?

嘀嘀,一阵汽笛声惊醒了我,我猛然抬起头,心中咯噔一下。

他可是鬼啊!要想摄像头坏了还不容易?可我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夜夜跟鬼那个吧?简直是荒唐!

走在炎炎烈日下,我心中一片迷茫,我甚至恨不得冲到继父家臭骂他一顿,可我不能那么做,因为我那么做了,妈妈就会被家暴。

这一天,我不知道自己都去了哪,只觉得坐在大街上,听着那些喧杂的人群才觉得心安一些。

可晚上终究是要到来,路灯下,我一个人在街上更害怕,想想宿舍里还有两个室友可做伴,总比一个人呆在街上强很多。说明qi-wen.com

但当我回到宿舍,我发现宿舍里多了两个穿道士服的人正拿着桃木剑指着李萌说什么妖孽速速离开。

我一愣,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刘秀走到我跟前,神经兮兮的说:“李萌被笔仙附体了,吓死我了!”

被笔仙……她们又玩笔仙?

“把东西给我!”李萌突然尖叫,声音凄厉无比,一双眼也射向我这边,似乎在冲我要什么东西。

“妖孽!还不速速离身?”说急也快,道士拿出三张写着字的黄纸,点燃后朝李萌打去。

这么一打不要紧,李萌一下就怒了,挥手便打倒了道士,刘秀吓得尖叫一声,拉着我便跑出了宿舍。

这一路我才得知,这两个人玩笔仙,李萌不知怎么就鬼上身了,更荒唐的是刘秀竟然在网上搜索附近的人,搜来了两个道士驱鬼,不!应该是两个骗子。

“把东西给我!”身后再次传来一声尖叫,但这一次不是李萌,而是一个身穿民国那种囚衣的女鬼。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脚也不听使唤地将自己绊倒在地上,抬头一看,刘秀早就跑没影了。奇闻网

丫的!我咬牙,想要起身却再次跌坐在地上,双腿就像没有知觉一样,看着女鬼忍不住瑟瑟发抖,像极了待宰的羔羊。

“哈哈……”

女鬼得意的一笑,瞬间飘到了我面前,面目狰狞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对女鬼说:“大姐,我们好像无冤无仇的,你别追着我不放呀!”

“哼!”

女鬼的声音自带回响,深红的眼眸瞄向我的脖子,枯竭如树枝般的手指指着我脖子说:“把那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我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蓦然发现我的脖子上好像有个挂坠。

垂眸一看,还真是!这珠子是那种彩色的圆球,我从小到大也没戴过这东西啊!什么时候挂在我脖子上的?

“拿来!!”

女鬼张牙舞爪着要掐死我的模样,我吓得连忙用手捂住脸,因为她指甲又红又长,我怕被她毁容!

“敢动我的女人?你是嫌你阴寿太长了?”

第3章 我只喜欢你

伴随着一声冷傲的男声,只听女鬼嗷的一声,四周便安静了下来。

女鬼消失了?那说话的是……我猛地睁开眼,一张俊美的脸贴了过来。

“是你救了我?”我诧异之余,忙后退了一下起身。阅读qi-wen.com

“我是你老公,我不救你谁救你?还有……你老公的名字叫顾玄朗,别你你的,听上去怪疏远的。”说话间,顾玄朗将我揽入怀中,冰冷的指尖在我脸颊划过。

“你干嘛?”我警惕的看着他,牙齿在打架,刚刚那女鬼就是他说过的麻烦吗?

顾玄朗嘴角一扬,魅惑的气息吐在我脸上:“这聘礼你喜欢吗?”他拿起我脖子上的挂坠,眼底尽是满足。

这是他给我的?什么时候给我的?是那晚?刚刚那女鬼是要这东西吧?什么聘礼?简直是祸害!

“不喜欢!”

我一把推开他,随即扯下挂坠丢到他怀里,“我就是给你配个阴婚,你何必苦苦纠缠?还夺走了我的……算了!我懒得跟你计较这些,正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刚刚又救了我,我们俩算两清了,以后别缠着我!”

语毕,我掉头就走,我记得我脚步很快,可他的声音就在我耳边。

“何晴,你是我的老婆,这辈子都逃不掉的,这聘礼你收好。”

鬼魅般的阴风吹过,我只感觉脖子上一凉,垂眸一看,那挂坠又在我脖子上了。

混蛋!

我站定脚步,用力的撕扯那挂坠,可诡异挂坠就像被使了魔咒一般,怎么拽都拽不下来。来自http://www.qi-wen.com/

一定是顾玄朗搞的鬼!

刚刚那女鬼也是冲着这挂坠来的,要不是这挂坠,李萌也许不会中邪!混蛋!明天我就找真正的道士收拾你!

回到宿舍,刘秀和李萌正抱团坐在床边,我抿了抿嘴上了床,见我没什么异样,这俩人忙跑到我跟前问我怎么样了。

我本来不想理她们的,可一想到她们老玩笔仙也不好,便坐起身提醒她们别玩笔仙了,她俩见我这么说话,豁然松了口气,也忙说挺可怕的,以后不玩了。

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躺下便睡着了。

这一夜无梦,只是觉得第二天醒来身子很乏累。

我又试图去扯掉那挂坠,可怎么都拿不下来,就算用剪子剪也不行,那绳子就像是钢丝一样,怎么都剪不断。

不行!这一定是顾玄朗使了妖法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去道观找道士收拾他!

之前听说清山寺很灵验,我满怀信心去了清山寺。

到了那边,道士一见我脖子上挂坠,立刻眉心一皱,心事重重地说了句:“这好像是舍利子。阅读http://www.qi-wen.com/

舍利子?舍利子是什么东西?

不等我发问,道士便给我解释说,舍利子是佛骨,可以让人起死回生,还说我这个舍利子有鬼气和法术,应该是被人强行戴在我身上的。

我一听着了急,忙问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道士摇头说要想拿下来,只能找事主,也就是谁给我戴上的,谁才能拿下来。

那就是顾玄朗咯?怎么可能?他既然给我戴上,肯定没想过拿下来。

我倒是没什么,戴着这东西可以,可顾玄朗整天缠着我……在我的苦苦哀求下,道士给了我几张灵符,他说一次三张就可以,用太多会让鬼魂灰飞烟灭,我也会有报应的。

带着灵符,我下山直奔宿舍,静等天黑的到来。

摸着脖子上的舍利子,我心中惊讶。

这东西竟然能让人起死回生?那……顾玄朗是想利用这舍利子还阳吗?他为什么把舍利子戴在我脖子上?

哎?不对吧?他是鬼魂,他没有肉身怎么还阳?我越想越迷糊,干脆躺在床上睡一觉,等醒来天就黑了。

然而,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身处一栋别墅的沙发上,我无心观赏这别墅的装修风格,我只诧异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在宿舍睡觉的呀!

乍一看,外面天都黑了!拿出手机一看时间,竟然是晚上10点多了。

“醒了?”

幽暗的声音从我身后飘过来,我惊愕的回头,正好撞到一个人的胸前,抬起眼,正好对上顾玄朗那邪魅的笑容。

“这是你家?”我惊讶出声,鬼的房子岂不是墓地?这别墅该不会是纸糊的吧?

我四下瞄了瞄,难道我是在梦里?我四下摸了摸兜,灵符在呢!说明这不是梦。

我知道了,我一定是被他用鬼术弄过来的!哼哼~顾玄朗,我有灵符在手,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这是我们的家。”顾玄朗声音很轻,温柔的都快要把我融化了,随即拉着我到沙发上,并深情地注视着我。

既然他态度这么好,那我还是先以德服人吧!

“顾玄朗,我知道你可能做鬼太久,会寂寞,但我是人,我有自己的生活,求你放过我,你可以找个漂亮的女鬼陪伴呀!”

“可我只喜欢你!”顾玄朗声音淡淡却透露着几分固执。

我抿嘴,极其无奈的叹气:“这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你是鬼,我是人,咱们俩阴阳相隔的,你觉得好吗?”

“可我只喜欢你!”

“你是复读机吗?”丫的!臭男人,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好了!

我起身,嚣张的拿出灵符,冷哼一声:“看到了吗?这灵符会让你魂飞魄散的,你到底还要不要纠缠我?”

“要!”顾玄朗不假思索的回了我一句。

我语塞,嘴角抽搐。

别说是鬼,就算是人我也没有见过他这么执拗的!既然他非要闹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你就受死吧!”

啪!我点燃打火机,按照道士说的点了三张灵符,并念了句“急急如律令!”随即便把灵符抛向顾玄朗那边,静等他难受地消失。

可顾玄朗邪魅的一笑,手指一勾,那灵符还没到他跟前呢就自动熄灭了,活像羽毛一般飘落在地上。

这什么情况?鬼不怕灵符的?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难道是我的方法错了?

为了尽快摆脱顾玄朗,我也是豁出去了,将所有的灵符都掏出来,刚要点燃,却听顾玄朗一笑,我手中的灵符瞬间变成了碎片,那速度堪比碎纸机。

诧异的抬眼间,他已经到我跟前,并将我压在了沙发上。

第4章 留下来陪我

我双手抵在胸前,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嘛?”他不会一怒之下把我给吃了吧?

“女人,你想我魂飞魄散?你以为几张灵符就能让我死了?”他魅惑的声音直冲我的耳膜,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我的心头。

我眉心紧皱,看着他一阵生气,“你不是死了?还怎么死?”

骗子!现在的道士都是骗子,都说清山寺灵验,灵验个屁!连个鬼都对付不了。

“你快要把我的心给伤死了。”顾玄朗无耻的掘起嘴,看着我竟不要脸的卖起了萌。

我别过脸去,不去理他,杀也杀不了,摆脱更是不可能,天呐!我可怎么办呢?

“女人,留下来陪我。”他凉薄的唇在我耳边吐着气,我只感觉浑身一阵发软,我很诧异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鬼?

“不可能。”我看着他坚定的说着,并说自己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

笑话,我有手有脚的大活人,浪费自己的青春陪你这只鬼?你当我是什么?

“那……”

“停!”

他一只手在我脖颈间划过,我立刻叫停,并奋力地起身推开他:“该说我的都说了,如果你非要强迫我,我就死给你看!”

要我跟一个鬼纠缠不清,我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谁知,我的话立刻引起了他的共鸣,他双手盘置于胸前,含笑道:“你要是死了,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双宿双栖了?”

“你有病!”我怒瞪他,回身准备离开,但愿我走出去后,别身处墓地就好。

“何晴,你逃不掉的!你只能是我的!”身后是顾玄朗自信的声音,我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有一种古代用活人祭祀的感觉,而我,就是那个祭品!

“你做梦!”我握住别墅的门把手,咬着后槽牙说了这句话便夺门而出。

“你还会回来的。”顾玄朗阴魂不散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回来你大爷!

我在心中咒骂,幸好自己并没有身处墓地,而这别墅应该是在郊区。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路边的路灯彷如鬼火摇曳。

灵符杀不了顾玄朗,他又死缠着我不放,怎么办?是不是我走到哪他都能找到我?他是个鬼,可不就是阴魂不散?

嘶……我不知为什么,明明是酷热的夏天,我怎么感觉越走越冷呢?冷得我不由打了个寒颤,抱着双臂继续前行。

该死的顾玄朗!要不是他把我弄到这,我也不会深更半夜的走在路上,现在这世道不太平,万一半路出现个坏人可怎么办?

不过也奇怪了,这郊区直奔高速路口,怎么不见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呢?私家车也行啊!哎?这路灯怎么还闪上了?不会闹鬼了吧?

我站定脚步,越想越害怕,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可我壮胆回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难道是我疑神疑鬼了?

咬着唇,我继续前行,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不光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我甚至听到了沙沙的脚步声。

该不会是遇到坏人了吧?我加快脚步几近小跑了,我明显地感觉我脚步加速的同时,身后的沙沙声也在加速。

不行!我一定是遇到坏人了,这路灯也忽明忽暗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不做二不休,管他身后是人是鬼呢!我抄起路边的一根粗树枝便准备回身偷袭坏人,可我回头的瞬间我愣住了,因为我看到一个老太太拎着装着菜的篮子,正脚步蹒跚得走在路上,脸上带着几丝倦容。

深更半夜的,这老人家买菜去了?

哎?这老人家走的方向……顾玄朗所在的那个别墅?

愣神间,老人家突然看向我这边,对我一笑,沙哑着嗓音:“姑娘,深更半夜的在路上会遇到坏人的,到我家来坐坐吧?”

她……家?我愕然的看向别墅,难道,这老太太跟顾玄朗是一伙儿的?都是鬼?霎时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掉回头绝望地奔跑在路上。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肺活量原来这么好,竟一股脑的跑回苏城市区,我手撑着膝盖呼呼喘着粗气,那股惊悚仍未消失。

那别墅是鬼屋吗?那么大的别墅,想必里面不光住着顾玄朗和老太太吧?一想到别墅里布满了星罗棋布各种鬼便觉得浑身颤栗,忙打车回了宿舍。

因为太晚,宿舍都熄灯了,走在漆黑的走廊里,我总是觉得身后有东西跟着自己,甚至对眼前原本熟悉的环境产生恐惧。

我想,恐惧来源于未知,所以我连忙加快脚步回宿舍,进门后上床便躲进了被子里。

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幸好这一夜并没有做什么可怕的梦。

翌日醒来,我坐在床上苦想,到底怎么才能跟顾玄朗撇清关系呢?找道士不行,不然去找和尚做法事?

“何晴,你傻楞着什么呢?简历投完了吗?要不要一起?晚上我们还要去李萌新家瞧瞧呢!”刘秀收拾着书包,漫不经心的说着。

李萌的新家?李萌在苏城买房了?怎么可能?我下床忙问是怎么回事。

刘秀说李萌在一个价格超级便宜的房子,地段还接近市中心,她准备搬出宿舍自己住了。说到这,刘秀冲我一笑,“她不是交男朋友了吗?大概是……嘻嘻!”

刘秀不怀好意的一笑,我瞬间恍然大悟。

不过,我们都毕业了,迟早要搬出宿舍的!一想到自己没有工作又没有地方住,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立刻去梳洗,随即便与刘秀出门去投简历了。

折腾了一下午,刘秀带着我去了李萌的住处,刚进公寓大门,刘秀想起了什么似的,“哎呀!李萌让我买的东西我忘了,你先上去吧!7楼701!”

丢下这句话,刘秀一溜烟便跑开了,而我耸肩无奈的走到电梯前。

看这公寓的档次和紧贴市中心地段,我很难想象李萌是走了狗屎运了吗?一年才三千块的租金,真是太便宜了。

叮——

电梯打开的声音,我见刘秀还没回来,回头便要进入电梯,谁知……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撞到了我身上,差点把我撞倒,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连句道歉都没有就走了!

什么人呢!

“你瞎了吗?都不知道道个歉的?”我大声咒骂,可人家根本都没理我。

憋着闷气,我上了电梯,在电梯关上的瞬间,我看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慌张。

第5章 没有指纹

哼哼,一定是觉得羞耻了吧?把我撞了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真是没礼貌!

来到7楼,我按了701的门铃,开门的是李萌,她见我来了,一脸的高兴,忙带着我进门去观赏她的家。

参观了一番后,刘秀买东西回来了,李萌亲自下厨为我们做饭,并对我们说:“今晚你们俩谁都别走,就留在这陪我,我们喝点酒,彻夜长聊!”

在李萌盛情的邀请下,我和刘秀留下了,我不胜酒力,喝了一瓶就倒下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她们俩聊起了上学时的事情,我咧嘴笑着,笑着笑着就睡着了。

睁开眼,我来到一个房间,这里到处是粉红色,墙壁,窗帘以及床单全都是HelloKitty的,我很怀疑我是不是身处在HelloKitty的世界里。

我这是在哪?

在我疑惑间,突然有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并把我推到了一面镜子前,她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挺秀的鼻梁,精致的面孔,长得很漂亮。

“姐姐给你买了一条项链,你喜欢吗?”她莞尔一笑,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白金项链。

那项链极其精致,价格必定不菲,我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开心,“谢谢姐姐。”

她对我一笑,忙把项链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垂眸,拿着项链看了起来并暗自开心,有姐姐真好!

这时,我的记忆似乎在提醒我,我并没有姐姐,那……这个女人是谁?

愕然的看向镜子里的“姐姐”,我发现她姣好的面容突然像墙壁脱落了的表皮,整个脸部的皮肤变得溃烂,还渗出一些血来,还有那已经被撕裂的开的嘴巴发出干哑的咔咔声。

霎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定住了一般,腿脚不听使唤,心脏骤地提到了嗓子眼,堵在那说不出一句话来。

“哈……啊……”她一只胳膊指向我,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双腿支撑着就要散架的身子朝我摇摇晃晃的走来。

项链!!她指的方向是项链!

我忙把项链拽下来丢在地上,转回身看向她结巴道:“项链我还给你了,是你给我戴上的,你想要我已经给你了!”

她突然站住脚步,僵硬的挪着头,将目光落在项链上,“啊……”她再次发出声音,屈身捡起了项链。

我吓得脚步向后移,见她身后有门,一不做二不休,拔腿便朝着门跑去。

可就在我经过她身边时,她突然抓住我的手腕,我清楚的看到她那犹如干枯树枝的胳膊以及手腕处被割开的疤痕。

我别过头闭上眼,不敢去看她,耳边却传来她含糊不清的声音:“给……你……”

霎时间,我感觉一只冰凉的手将项链塞到了我手里,她动作缓慢,我突然想到了恐怖电影的桥段,我感觉自己就快要被这种紧张的氛围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唯有大喊才能释放,于是我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

“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推开她,直奔门口跑去,自己的喊叫声在我耳边回荡。

可当我打开门,我摔倒了,一阵压迫感袭来,我只看到项链掉在了一个门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死了吗?被鬼吓死的?

咣咣咣——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震醒。

当我睁开眼,我发现自己就在李萌家的沙发上,这……难道刚刚那都是梦?

叩叩叩,不容我多想,敲门声再次响起,我忙去开门。

“你好,你是这里的住户吧?你昨晚是否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亦或是声响?”一个男人看着我问着。

什么意思?晚上有声响?该不会是他昨晚跟他老婆玩的太嗨,怕被我们听到了吧?切!真是够无聊的,做都做了,还怕人家知道?

我莞尔一笑,“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多了,什么都没有听到哦!”语毕,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便关门。

说及也快,那人见我关门,一只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在那一瞬间,我肩膀传来钻心的疼痛,松开门的同时不禁疼得倒吸一口气。

擦!一大早上的,不会是遇到歹徒了吧?

“你干什么?”我当即质问,我何晴的人生格言就是“当遇到危险时,要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与歹徒周旋!”

当然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装怂呗!

见他看着我没说话,我立刻换了个面孔,献媚的说:“好哥哥,你放了我吧!我们都是穷学生,没有钱的,等我找到工作我再给钱你好不好?你这样,你把卡号给我留下,我发工资了就打钱给你好不好?”

歹徒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似打量,似疑惑,艾玛!到底行不行啊!给个痛快话行不行?你这样看着我,我很害怕的好不好?

就在我又要哭穷时,他另一只手指着地上的项链问我:“这项链是你的吗?”

什么项链?顺着他的手看去,我顿时面如死灰,那不是梦里的那条项链吗?怎么……

等等,我记得好像我梦到我摔倒了,这项链就摔在一个门口,难道……梦和现实相连接?怎么可能?

“队长,尸体已经处理好了,死亡时间应该是不超过20个小时。”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一边记录文件一边说着。

而我错愕的看向眼前人,他是警察?不是歹徒?那他抓住我问这项链……天呐!我该不会被当成嫌疑犯了吧?

一时间,我的脑子有些混乱,我甚至有点分不清我现在身处梦境还是现实了,但当我看到两个人抬着一个尸体出门时,我隐约的知道,好像是出事了。

“把这个女生带回警局做笔录,顺便验下这条项链上是否有这个女生的指纹。”我的耳边回荡着这么句话,眼前更是一阵恍惚,感觉自己一直置身于梦里一般。

按理说,我应该是做梦梦到了那个满脸是血的女人,她还给了我一条项链,后来我害怕,跑出了那个满是粉色的房间,并摔倒在门口,在我晕倒前,我看到那女人硬塞到我手里的项链甩到了一个门口。

所以,我醒来时,一个被我误认为是歹徒的男人发现了项链,并敲门问我项链是不是我的,然后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让他误以为我装傻?

第6章 老公保护你

所以……

他指着地上的“罪证”问我这项链是不是我的时候,他就已经怀疑我了,那……我之前看到那个粉色的房间不是梦里?不然项链怎么会李萌家门口?

可如果那是现实中,那我现在呢?在梦里?我已经完全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中,我只知道我被当成了嫌疑犯,带到了警局。

当我真正意义醒过来时,我发现我已经坐在警局的办公室。

“叫什么名字?年龄,住址,学校。”男人坐在我对面,眼睛里闪烁着一股正义的光芒,在他的笔记旁边,摆着一个工作照片,下面写着:林正二字。

“何晴,22岁,XX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苏城人。”我声音微颤,心里特别害怕,因为不管那项链是在我梦里,还是现实中出现过,那项链确确实实是被我拿过的,既然它能出现在门口,那上面也必定有我的指纹。

天呐!怎么办?我是不是无缘无故的被当成嫌疑犯了呀!

“这个女人你见过吗?”林正拿起几张照片丢到我面前,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漂亮的面孔,这……不就是梦里的那个漂亮姐姐吗?

我愕然,感觉自己拿照片的手已经开始不住的抖动,我甚至感到害怕,更加诧异为什么这个照片上的女人会出现在我梦里!

“不认识。”我垂眸,连忙躲开那张极其好看的笑容,我怕我看久了,那漂亮姐姐又会化作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

“老大,指纹比对完成了,这上面没有这个女生的指纹,更确切的说……这女生看似有指纹,可她没有指纹。”

这个警员的话不仅让林正惊讶,就连我都被惊讶到了。

怎么叫没有我指纹呢?那我手上一道道的指纹是什么?褶皱吗?霎时间,我对警察的好感度被他那句话给拉低了,找不到凶手也不能拿我没有指纹当借口吧?

“怎么回事?”林正一脸的诧异,而那个警员瞄了我一眼,不知在林正耳边嘀咕了什么,随即便离开了。

我看着林正,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好歹在警局,他们不能因为我所谓的没有指纹而冤枉了我,再屈打成招什么的吧?

那警员走后,林正瞄了我一眼并坐在了椅子上,边看电脑边问了我一些关于李萌家的事情,我把昨晚发生的经过都告诉他了,并在结尾处,看着他极其诚恳地说:“林警官,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理由杀人,我同学才刚刚搬过去的,我们是为她庆祝乔迁之喜而已。”

林正见我着急,忙安慰我说:“你别着急,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讲求证据,而且我刚刚也看了你的学籍以及学校对你的评价,确实是个好学生,也确实没有杀人动机,但项链就在那户人家门口,所以你以后可能要协助我们调查。”

“协助调查可以,但当时我还跟两个同学一起,她们知道我不能喝酒的,您可以去问她们,她们可以为我作证的。”所以,无论我怎么解释,都不能改变他怀疑我的想法是吗?

然而,我的话引来了林正的笑,他说昨晚我喝多了,李萌和刘秀跟李萌男友去KTV喝酒唱歌了,直到我被带到警局,她们才回家。

怎么可能?刘秀和李萌……我失落的坐在椅子上,顿时觉得万念俱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是头号嫌疑犯了是吧?同时,我连个为我作证的人都没有!

眼泪霎时间从我的眼眶夺出,我想到了顾玄朗的话,他说我要有麻烦了,想必麻烦就是这个吧?

“我会坐牢吗?是不是只有凶手抓住了,我才能被洗脱嫌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毁掉了前程。

林正或许是看出了我的担忧,忙为我倒了杯水,并安慰我说:“放心,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还你一个清白的。”

接过那杯水,一股暖意从手心暖遍全身,我诧异的抬头,泪水从脸上滑落:“你相信我?”

林正一笑,眼神里却透露着一股担忧:“直觉吧!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杀人凶手。”

第一次,我听警察说凭直觉去相信一个人,也许他的话有些不负责任,可对我而言,却是一种肯定。

“我会尽力配合你们调查这件事的。”临走前,我对林正说了这句话,也算是对他相信我的一种保证吧!

林正点头,笑容如沐春风。

走出警局,我的心依旧乱如麻,走在骄阳肆虐的街上,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暖意,彷如置身于冰窖之中。

我从来都没有期待天黑能早点到来,因为天黑了,顾玄朗就会出现,他是鬼,既然他说我有麻烦了,那他必定会知道这些事。

“何晴!”

身后传来刘秀和李萌的担忧声,我回头,在看到她们的瞬间,我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上去便捶打她们并咒骂她们:“你们昨晚死哪去了?我被当成嫌疑犯了知道吗?”

我噼里啪啦的一顿数落,骂累了也终于停止了。

刘秀和李萌安慰我,说肯定是嫌疑犯走时丢的项链在门口,为的就是栽赃陷害,但我心里明白,那根本就不是栽赃陷害。

为了弥补我心灵上受到的伤害,刘秀和李萌特意请我吃了火锅,她们俩边吃边聊,我偶尔会应付一声。

吃饱喝足后,李萌邀请我们去她家,但我没去,我说下午有个面试,晚上回宿舍去住,因为我要去找顾玄朗,我要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怕顾玄朗不出现,我特意打车到别墅附近去等,终于太阳落山了,期待已久的天黑到来了,我走到别墅外,对着别墅里大喊着:“顾玄朗,顾玄朗你给我出来!顾玄朗!”

“想我啦?”

轻佻的声音从我身后传入耳朵里,我回头,只见顾玄朗正歪着头对我邪笑着。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那就是“神出鬼没”,说的就是他这种鬼吧?

废话不多说,我上前便把我在李萌家遭遇的事情告诉给了他,顾玄朗一听,立刻撇嘴,并心疼的走到我跟前问道:“亲爱的,是不是吓坏了?”

语毕,他还不忘把右手搭在了我的肩上,并把我勾进了他怀中。

“晴宝宝不怕,老公保护你。”顾玄朗轻拍我的后背,活像安慰一个孩子。

霸道鬼夫夜夜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道鬼夫夜夜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医妃要休夫3章(第3章 羞辱人的工具)

    原标题:医妃要休夫3章(第3章羞辱人的工具)小说名称:医妃要休夫第3章羞辱人的工具宁怡睁大了眼,两个丫鬟低眉顺眼的走到了男人身旁。男人背对着她,两个丫鬟,一个给他擦洗,一个帮他宽衣。这限制级的画面让宁怡汗颜不已。她就像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忘了说话。半响,男人穿戴整齐,背对着宁怡,冷冰冰的撂下一句:“王妃身体有恙,即刻起,迁去‘凝香院’养病,没有本王的准许,不许踏出凝香院半步!”说完,一转身扬长而去。宁怡于迷迷糊糊中被赶到了凝香院。偌大的王府,凝香院是最荒凉的院子,院里杂草丛生,到处铺满了落叶和

  • 一宠成瘾:晚安,陆先生3章(第3章 深入了解)

    原标题:一宠成瘾:晚安,陆先生3章(第3章深入了解)小说名字:一宠成瘾:晚安,陆先生第3章深入了解然而不等她哭出来,就被一块飞来的毛巾罩住了面门。随后响起的话,让她硬生生将眼泪都憋了回去。“本来就丑,哭起来就更丑了。”董安安一阵愕然,却不免心中低落。她虽然不是有多妖娆,却也是耐看的类型,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说丑。“我丑你还跟我上床,可以找个貌美多金的年轻妹妹啊!”陆封忽然觉得,她炸毛的样子,挺好看的,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随后朝着浴室去了过去:“我还是头一次见未婚妻嚷嚷着让自己的未婚夫去外面拈

  • 婚途末路:渣男不再见3章(第三章 狼狈入狱)

    原标题:婚途末路:渣男不再见3章(第三章狼狈入狱)书名:婚途末路:渣男不再见第三章狼狈入狱骗子!你们都去死吧!我突然尖叫了一声,猛地踩下油门,黑色的宝莱,向着那一家三口冲了过去。“没有孩子又怎么样,你就是我的孩子,我有你就足够了。”“弯弯,我们这一辈子是夫妻,下一辈子还要在一起。”“弯弯,我爱你。”……甜言蜜语言犹在耳,而愤怒和强烈的被羞辱的感觉以及委屈,却摧毁了我的神智,我像个疯子一样,将车子向着那一家三口冲了过去。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莫子谦忽然回头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看到凶猛冲过来的车子时,

  • 闪婚老公花样撩3章(第3章 老婆,你不负责)

    原标题:闪婚老公花样撩3章(第3章老婆,你不负责)书名:闪婚老公花样撩第3章老婆,你不负责曲央央穿好衣服下楼跑步,她每天早上都会到学校的湖边绕湖跑上两圈,今天也不例外。清冷的晨风将她吹得清醒了些,也将她的眼睛吹亮了些,那个一身运动装戴着耳机跑到法国梧桐树下的该不会是程月笙吧?曲央央最后的一丝困意消散的干干净净,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他,打算趁着他还没有发现她先溜,却听见他在喊她:“曲央央!”曲央央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时脸上已经满是笑意:“HI,DoctorCheng!Nicetomeetyou!”

  • 爱你情不自禁3章(第3章 算我求求你)

    原标题:爱你情不自禁3章(第3章算我求求你)小说名称:爱你情不自禁第3章算我求求你苏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苍白削瘦到有点凹陷,眼睛也因为昨晚不睡而显得特别疲劳无神,精神比乔诗茗差了不止一倍。她勾勾唇角,眼里露出一丝神采,“你以为我离开了,阿景就会娶你吗?他爱的又不是你。”乔诗茗动作顿住,咬牙说,“最起码他对我,比对你好多了,你……”她嘲笑了一声,“说不定你死在他面前,他只会觉得解脱,不会有半点伤心。”苏棉心脏被狠狠地刺了一下,她了解霍景渊,所以答案也很容易猜,只是她不敢想而已。所以,她不想死在

  • 爱太深,终成劫3章(第3章 不宜剧烈运动)

    原标题:爱太深,终成劫3章(第3章不宜剧烈运动)小说书名:爱太深,终成劫第3章不宜剧烈运动苏沫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目光怔愣的看着蒋修远离开的方向,无声中,只有冰冷的眼泪缓缓地往下流着。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结婚一年的丈夫,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都不如那个女人重要。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沫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个人影,是别墅里的佣人李婶。李婶虽然听到了刚才的声响,却没想到眼前的情况竟然会这么的触目惊心,她立刻离开,重新拿了一张毯子回来盖在苏沫的身上。然而盖上去的瞬间,她看到有红色的血液从苏沫双

  • 有种你爱我3章(第003章 姐姐能给的,我也能给)

    原标题:有种你爱我3章(第003章姐姐能给的,我也能给)小说:有种你爱我第003章姐姐能给的,我也能给唐皓琛手下的方向盘失了控,不只是方向盘,他整个人几乎都处于失控状态。小女人嘴里还在不停地重复,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姐姐能给的,我也能给,你相信我!”纤细的手指捏着他的拉链慢慢向下拉,内裤间的硕大瞬间暴露在她眼前,她吓得身子一顿,一时之间竟忘记了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唐皓琛感觉身体里有一团火正从她目光所及之处迅速蔓延开来,仅存的理智却唆使他不得不推开这个女人,“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苏泠

  • 总裁,不可以3章(003 狗血的晚餐)

    原标题:总裁,不可以3章(003狗血的晚餐)书名:总裁,不可以003狗血的晚餐温知晚冷笑着,看着客厅里这温馨的一家人,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早知道会在这里撞见那个男人,她就不该回来,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不过,要是被温欣玥知道自己睡过她的男人,她还不得气得和她撕逼?温知晚动作缓慢而优雅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嘴角还挂着一抹桀骜不驯的讪笑,那双潋滟的眸子扫过江堇遇的刹那,语气平静的叫道:“姐夫好。”江堇遇蹙着眉头,俊颜上的表情有几分复杂,他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温知晚。温欣玥见温知晚多看了江堇遇两眼,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