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厉少要给力》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5:17:1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厉少要给力
第1章 你...逃不掉的

  “都到这一步了,怎么,想逃?”

  身形伟岸的男人将她逼至墙角,紧锁她的目光,似一头锁定猎物的猎豹。说明qi-wen.com俊美的脸上阴森森的,冷冷的话语夹杂温热的气息,灌入耳中。

  空荡的地下停车场,穿堂风呼啸吹过,寒意来袭,苏曼忍不住颤了颤。

  男人捏着她下颚的大掌力道使得足,她疼得倒吸口凉气,嘴上颇有骨气的顶撞他。

  “逃?跟着你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为什么逃?”

  事实上她确实想趁机逃跑。

  从这儿出去就是民政局,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男人稳健的步伐。

  言语中的刺激,使他双眼倏地眯起,这是他被激怒的讯号,她能感觉出他指尖力道的加重。推荐qi-wen.com

  薄唇擦着她缺氧般红得不自然的脸颊,话却是笑着说出的。

  “呵,你倒是心宽。”

  “不然呢?平白捡个厉太太的头衔,心塞什么?厉总费心做这样一个套给我,图什么?”

  男人不置可否,粗粝的指腹划过她的唇,微微用力,摹着她的耳廓,向上。

  不是没见识过这人的恐怖之处,念及此,她内心一颤,瑟缩。

  他却只是简单的将她的碎发别到了耳后,冰凉的指尖擦过她的耳廓,听似淡漠的口吻狷狂得可以,“你...逃不掉的...”

  她遽然抬起头。男人的嘴角微微上翘着,上臂揽上她的不盈一握的腰,紧密贴合的身体暧昧到极致,“别忘了我手上有什么。”

  漫不经心的提示,令她猛然记起了这几夜无尽的缠绵,还有,一切的开始...

  ---

  玫瑰天堂,供给本市富豪阔少挥金如土的场所之一。说明http://www.qi-wen.com/

  出租车停在马路的对面,苏曼瑶刚付过钱从车子上下来,她的手机就响了。

  经纪人的电话。

  “名气不大你架子倒挺大呀?人呢!”

  距离经纪人打电话让她过来的时间已经隔了两个小时,难怪他等得不耐烦。

  她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经纪人哪会有好脸色给她看。

  “我到了。抱歉,我路上遇到晚高峰,堵在高架...”

  “得得得!”经纪人没好气的打断,“拿不到这个角色,倒霉的是你又不是我!你好自为之!”

  经纪人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苏曼瑶对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撇撇嘴叹了口气。总裁豪门小说《厉少要给力》在线免费阅读

  四下张望一眼,确定安全,苏曼瑶小跑着朝马路的另一侧奔过去。

  ---

  四楼的顶级vip包厢里,偌大的包厢中,几个年纪相仿的阔少各自搂着自己看上的小姐,旁若无人的交颈缠绵。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风月场上阅尽千帆的老手了,逗得怀中女人不时娇嗔婉转。

  但,不断的有人将注意力放到另一侧沙发上,自顾自的喝着一杯伏特加的男人身上。

  他半躺在那里,姿势慵懒,不举杯的一只手闲闲搭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一向犀利的眸子此刻半闭着,稍稍敛去些锋芒,却掩盖不了他强大到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风月场上,这个男人的身影并不多见,但在本市,他的名号人尽皆知。

  神坻一般的存在。来自http://www.qi-wen.com/

  今天也不知怎的,竟会答应这几位少爷的邀约,屈尊纡贵来这里。

  经纪人打完电话,推开包厢的门回到里面。

  “少爷们,人来了。”经纪人一改对苏曼瑶说话时的严肃,谄媚的朝几人说。

  几位纨绔公子开始骚动起来,而另一侧的男人只是浅浅的抿了口伏特加,眼皮未抬,似乎不慎在意。

  没有人发现,他搭在沙发上的那只手上已聚了些力。

  这几个阔少是一些投资商家的公子哥,都是些会玩的,听到经纪人这样说,立刻眼前一亮,推开身上刚才还在缠绵的小姐,将人都赶出去。网站http://www.qi-wen.com/

  其中一个吹了声口哨,难掩激动,“听说这小妞儿是X传媒出了名的贞洁烈女呢~”

  另一个笑得几分油腻,“管她烈不烈,今晚到了床上...嘿嘿嘿...可由不得她了!”

  经纪人听在耳中,非但不担心苏曼瑶的安危,反倒赔笑着,追问,“那...正在筹备的那部电影的男一号...”

  这个经纪人手下有好几个艺人,现在最火,他最捧的,是其中一个男演员。

  总不能叫一个男人来被一群男人玩吧?

  于是,他想到了苏曼瑶。

  反正她也火不了,还不如发掘一下她的剩余价值,为更有前途的人铺路,顺便教教她,什么是真正的娱乐圈!

  “我们答应的事,难道还会食言?”

  经纪人高兴得连连点头,“是是是,各位少爷一诺千金,这次的小妞儿绝对包你们满意!”

  空气是安静的,几道轻蔑的目光掠过他,没有人搭话。隔了一会儿,敲门声适时的响起。

  苏曼瑶从闹哄哄的大堂穿过,根据经纪人的提示,找到了这个包厢。

  包厢的门被推开,一张清丽的小脸缓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因为是来见“投资商”的,苏曼瑶特意化了淡淡的装,简约的格纹衬衫裙搭一个链条包,叫上蹬着帆布鞋,廉价又简单的衣服被她穿出了高定的味道。

  几道目光灼灼交汇过来,那赤裸裸的垂涎惹得苏曼瑶浑身不自在。

  “各位投资商好,我是……”

  打了半天腹稿的自我介绍卡在喉咙里,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却被经纪人眼疾手快的抓住手腕带了进来。

  “嘭!”

  关门的声音吓得苏曼瑶浑身一震。

  不给她适应的时间,一只带着男性气息的手搭在了苏曼瑶的肩上,笑容越发的浪荡,“哎哟,妹妹,你可算来了,来,过来坐。”

  说着,那只大手缓缓下滑,若有似无的从苏曼瑶胸前的柔软上擦过,最后落到她腰上,意欲带她往包厢深处走。

  苏曼瑶难免慌张,旋身的动作倒还算利落。

  强忍住扇他一巴掌的冲动,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

  “好。”

  经纪人见状,助纣为虐的把苏曼瑶往人堆里推,“等了你这么久才来!还不快敬少爷们喝几杯酒赔罪。”

  苏曼瑶不傻,看这情形,绝对不是赔罪这么简单。

  苏曼瑶飞速的转动了大脑,忽然,她看到了不远处放了几瓶酒。“我酒量浅,喝多了怕给大家添麻烦,我给几位倒酒吧。”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苏曼瑶转身想去拿酒。

  一只脚抬起,还没来得及落地,手腕就被人拽住。

第2章 全世界都变了

  她不慎跌坐在沙发里,她连忙坐直,奈何刚才揩油她的男人已经凑过来,“赔罪就不用了,”他的手顺着苏曼瑶的大腿往上,眼神迷离,“你今晚把哥哥们伺候舒服了,你要的哪怕是女一号,我们也照样捧你上去!”

  那种触感让苏曼瑶嫌恶到了极点。

  经纪人朝她投来一记目光示意她识趣,她咬咬牙握紧双拳,忍了。“少爷你喝多了吧,请你自重!”

  她梗着脖子拒绝的样子看得男人更加心痒难耐。烈?越烈越能激起征服欲!

  他凑近了想亲苏曼瑶的脸颊,但他隐隐约约感受到后背传来的强烈压迫感,无形的警告般,令他心底怵得紧。动作也没敢太过分。

  她后仰,躲过男人喷在她脸上令人作呕的酒气,视线因此猝不及防的与角落里一道犀利的视线对上。

  当看清那张脸时,苏曼瑶蓦地怔在原地,她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擂鼓似的。

  不是没想过有一天会再遇到他,如此狼狈的情态,倒是始料未及。

  变了,都变了。

  身份变了,处境变了,全世界都变了。

  厉仲言的视线也落在她脸上,极致的冷漠,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场欲拒还迎的戏码。

  他交叠着双腿,姿势慵懒的躺在那里,指尖不知何时多出一支烟,却没有抽,就那样静静燃着。微敞的胸口露出他纹理清晰的肌肉,诱惑到极致。

  这副皮囊十年未变,只是棱角分明了许多。紧抿薄唇的样子,昭示着他的心情不佳。

  他的沉稳冷峻是与她素无交集的这些时光里平添的气质,但他眼底分明的嫌恶,代表的又是什么?

  “哟,妹妹,哥哥还没疼你呢,你怎么倒先哭了~”男人的调笑声响在耳畔,苏曼瑶才意识到自己脸上已有泪迹斑驳。

  呵。

  一记冷笑,从冰冷了的空气中晃过,响在苏曼瑶心上,将她砸得恍惚。

  “我失态了,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想去洗手间,行,但是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在男人淫荡的笑声里,厉仲言的眼神也逐渐变了味道,凉得透心。

  在他的注视中,她的羞耻感终于达到顶峰,心里的天平偏向了本性。无视经纪人一个劲递过来的眼神,她在男人的手按到她的酥胸之前猛的站起来,“滚开,别碰我!”

  “啪!”清脆的耳光响彻在这个空间。

  苏曼瑶懵了,经纪人懵了,被打的阔少和让他的朋友也愣住。

  厉仲言嘴角上翘的弧度尤其明显,甚至突兀,戏谑的,看着这场好戏。

  被打的男人反应过来,从来只有他玩腻了女人踹开的,哪有让女人打的?

  他冲上去,揪住苏曼瑶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表情,狰狞又凶残,“他娘的!一个戏子也敢打老子!给脸不要脸!”

  她狠狠摔在地上,打了个滚,疼得龇牙。

  有人冲上来拦住男人踹过来的动作,劝他,“收拾她简单,别脏了自己的脚,明儿个就让她在本市消失。”

  话毕,充耳又是一阵粗鲁的谩骂,有经纪人的,还有那男人的。

  苏曼瑶忍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再抬眼时,厉仲言已经到了她身边。

  他并不避讳得罪人,不留情面的制止这闹剧,“行了,自己找扇,怪谁?”

  听似不杂情绪的话,实则谁都能明白厉仲言在偏帮谁。

  厉仲言喜怒无常,做法常常出人意料。

  即便他横插一脚,其余人除了敢怒不敢言,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被打的人捂住脸,眼神像刀子似的剜着苏曼瑶,却免不了对厉仲言低声下气,“厉总,这事儿就不劳您费心插手了,扫了您的兴我改天再向您赔罪,请您把人交给我处置。”

  厉仲言向前跨看一步,这样,也等于将苏曼瑶护在了身后,

  身高差异悬殊,厉仲言俯视的姿势居高临下得令人生畏,“如果,我偏要插手呢?”

  他高大的身躯将苏曼瑶整个人笼罩,磁性的嗓音令人安心。

  她木讷的站在他背后,插不上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些阔少们,现在的她一个都得罪不起。

  那人不死心,“厉总,我爸说了,如果厉总诚心合作,下个季度‘名苑’项目的注资他会翻倍。”

  厉仲言最讨厌的,就是拿钱威胁他的人。

  “这么说,我有没有诚意,还得你说了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低笑,几分轻狂,“即便我没有诚意,你又能怎样?”

  “我...”

  “我听说审计部门在你们公司发现一点小问题...”

  “......”此话一出,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好几变,一副吃了苍蝇似的表情,他沉吟了好一会儿,收起一腔怒火和不甘心,追问,“厉总,这种女人,你也看得上?”

  厉仲言不置可否,拿了酒杯,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瓶开封过的酒,倒了半杯给她。

  “喝。”简单明了的一个字,说得苏曼瑶一头雾水。

  她低头看了看杯子中琥珀色的液体,抗拒,“厉仲言,我...”

  “厉总...”

  “刚才不是说,她敬一杯酒,就能算作赔罪么?”

  拜托,这根本不是一码事好吗?

  然而厉仲言的话,又有谁敢去反驳。

  苏曼瑶端着酒杯,视线幽幽的转了转,对上他清冷的目光。

  他目无表情,严肃中昭示着命令感。

  她似乎也没别的选择了。仰头,浊酒入喉,一滴不剩。

  这样的情形下,除了厉仲言,谁也得不到她的信任。

  旁观的人却都一脸震惊的面面相觑着,仿佛她喝的不是酒,而是毒药......

第3章 过来

  总算顺利从玫瑰天堂的里全身而退,苏曼瑶朝着天空长舒了口气。

  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偶遇了厉仲言,还被他撞破自己那样狼狈的处境,搞得她心情沉重了不少,才觉得别扭。

  埋头走在街边,一辆黑色的林肯拦住她的去路。

  苏曼瑶以为是寻仇,下意识的想逃。

  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俊颜,昏黄的路灯将他的面容镀上朦胧感。

  他缓缓转过头,高高在上的口吻一如刚才所见。

  “过来。”

  ---

  这一晚苏曼瑶做了一个梦。

  她是在厉仲言的车上睡着的,和他坐在一块儿,无言得令人犯困。

  她梦见厉仲言亲自把她从车上抱出来,进了一座别墅,一间房。

  席梦思的大床很软,她被放在上面,男人压过来,高大的身躯将她完全裹在怀里。

  她招架不住他指尖的撩拨和细密的吻,渴望着,迫不及待想得到更多。

  解他胸前纽扣的动作慌乱又急躁,最后成了粗鲁的拉扯,纯金的纽扣散落在身下的床单上。

  肌肤相贴的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早已滚烫。

  男人挤进她身体的动作来得猝不及防,苏曼瑶嘤咛,“你轻点儿...”

  男人夹杂着喘息的低笑声在耳畔盘旋,抵死缠绵。

  ---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惊扰了苏曼瑶的美梦。

  她意识到什么,猛然睁开眼,一脸懵逼的盯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

  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

  冷色系的墙面,简单而富有格调的装饰,还有开了一扇的橱柜里,整洁悬挂着的白衬衫。

  这房间的味道也莫名的熟悉。

  厉仲言!

  惊讶的坐起,身体的不适令她眉头一跳,。

  藏在被子中的指尖触碰到什么,她捡起来,垂目望去。

  金纽扣!

  水声适时的停止,隔了一会儿,厉仲言从里面走了出来,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最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法娴熟的点了支烟。

  “睡得怎么样?”寒暄似的,他漫不经心的问。

  “你对我做了什么?”苏曼瑶将金纽扣死死攥在掌心,难以置信的质问厉仲言。

  昨晚种种,都是真的!不是她的梦!

  厉仲言抖了抖烟灰,“如你所见。”

  “你......”她气得浑身颤抖,语塞,又迫切的想要做点什么。

  厉仲言朝她走过来,俯身,尚未来得及说什么,脸颊的刺痛和清脆的声响令他青筋暴跳。

  厉仲言怒不可遏,大掌在下一刻攥上她纤细的脖颈,他像地狱修罗般,神情可怖而狰狞,口气语法的冰冻三尺,“一言不合就打人可不是个好习惯,嗯?苏曼瑶,要不要我教你改改?”

  苏曼瑶憋得脸色发紫,说不出话。

  “那么...在你改掉之前,就乖乖在我身边待着吧。”

  “还有...”

  他松开手,苏曼瑶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房间里的投影忽然亮起,上面活色生香的一幕幕,记录的正是昨晚的一切。

  “厉仲言,你卑鄙!”苏曼瑶吼她,更多的是恐惧,那种不知道该如何自救的恐惧。

  “呵。”他笑。

  她心里的恐惧便以次方数滋长,“你到底想要怎样!”

  厉仲言轻轻挑起她的下额,“不想怎样,你乖乖待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会做。”

  嘴角轻挑,他的笑带着某种暗示性的警告,刻进她眼底...

第4章 一定要这样羞辱我?

  两个月后,凌晨。

  冷冷的冰雨胡乱拍打在苏曼瑶还没来得及卸妆的脸上。

  深秋的风已能闻见刺骨的味道。

  她没有伞,只能站在路边书报亭勉强遮挡,凄风苦雨打湿了她并不防水的外套,发梢湿哒哒的黏在身上。

  一股寒意自脚底向全身漫开,她抱住双臂,打了个彻彻底底的寒战。

  她今天就一场戏,原本不用到这么晚的。

  她正在拍的这部戏主角裘娇娇也不知是发挥失常还是刻意,今天的几场戏,场场NG不下10次,严重拉慢了拍戏的进度。

  像她这种三四线的小角色,哪怕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戏,也不能叫主角让给自己先拍完,就只能枯等。

  早上六点半就在片场化好妆随时待命,硬生生等到了半夜十二点半,她昏昏欲睡中被人叫醒说是到她了。

  她的戏并不重要,后期会不会被剪掉都难说,摄制组的人忙着休息,随随便便拍一条也就过了,急急忙忙收了工。

  这场雨下了一整天,整个城市在雨里泡得湿漉漉的,一如她现在的心情。

  万家灯火早已归于宁静,由远及近的车声便在这对比下显得格外清晰。

  这段路并不平坦,车轮时不时经过水坑,螺旋桨般排开巨大的水花。

  裘娇娇以一个端庄的姿势坐在厉仲言的车子上,用余光不断偷看这个男人俊美到无可挑剔的侧颜。

  性感的薄唇微抿着,立体的五官,狭长的眸微眯,透过雨刮器刷出的片刻清晰,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的路况。

  他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清冷薄凉的神情,让人无端升起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却又好看得让人舍不得挪开眼。

  厉仲言早就察觉到了她痴迷的目光,被她盯得不耐烦了,淡淡的吐出一句,“再看滚下去。”

  话中听不出什么情绪,那深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却让人心里莫名一骇。

  裘娇娇忙垂下头,再不敢多看一眼。

  她今天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居然能遇上厉仲言来剧组,更走运的是,她居然能跟厉仲言说上话,还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要知道,厉仲言手下的YM公司虽然才成立短短十年的时间,但由于有厉仲言这样一个杀伐果断的领导者,短短十年迅速跃居全国十强,资金实力雄厚,旗下产业涉及金融,娱乐,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而厉仲言也成功摘下国民老公桂冠,曾有无聊网站做过统计,本年度女生最想嫁的男人,厉仲言遥遥领先亚军整整十万票!

  他也是她正在拍的这部戏的最大投资人兼总制片。

  不过,他很少到剧组来,电影制作的事全权交由手下人办,以至于这部戏开拍一个多月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厉仲言。

  这个人,简直是天神与恶魔的结合体。

  裘娇娇低下头,脸红的这样想。

  厉仲言才没空管她,深不见底的一双眼动了动,不动声色的寻找起某个小小的人影。

  该死的,不是让她在路口等他吗!

  --

  低调的北京现代缓缓驶来。

  厉仲言隔着老远就见到了路灯下,靠着书报亭站着的苏曼瑶。

  她看上去很冷的样子,环抱住自己,又像个多动症的孩子,时不时跺跺脚,然后努力让自己小小的身体跟书报亭的墙面贴的更紧一些。

  车子的远灯打在她身上,厉仲言看到她身上近乎湿透的衣服,不由自主的皱了眉。

  车速慢了下来。

  苏曼瑶也看到了他,但,也看见了副驾驶坐上的裘娇娇。

  心蓦然像被什么拧巴了一下,那种刺痛不是很强烈,却很清晰。

  她就知道厉仲言不会那么好心的主动来剧组接她。

  车速缓缓慢了下来,裘娇娇也看到了路边的苏曼瑶,同时发现,厉仲言的视线落在了苏曼瑶身上。

  浓眉微拧,薄唇抿得紧了些,脸上却仍没什么表情。

  鬼使神差的,她就对厉仲言说,“厉总,苏曼瑶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是因为我今天状态不太好一直NG,也不会连累她等到现在,不然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带她一程吧。”

  厉仲言的脖子动了动,幽深的眸光落到她身上,不杂情绪,似乎又没那么简单。

  裘娇娇心里莫名一慌,却见厉仲言已经收回了视线,稳稳的把车停在了书报亭前。

  如果车上没有裘娇娇在,苏曼瑶一定已经在第一时间冲上去了。

  可是,现在她忽然宁愿这么淋着。

  厉仲言,你一定要这么羞辱我吗?

  裘娇娇把车窗摇下些许,她自成媚态的声音夹杂着滂沱大雨的哗哗声传入苏曼瑶的耳中。

  “愣着干什么,我好心让厉总带你一程,你还不上来,是要让我和厉总等你吗?”

  苏曼瑶咬住唇,漆黑的大眼睛在这暗夜格外的明亮,她看了厉仲言一眼。

  厉仲言手肘撑在车窗内侧,懒散的样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把心一横,打开后座的车门冲上去。

  温暖的车厢和外面冰冷刺骨的空气的反差太大,她鼻子一酸,忍不住打了喷嚏。

  此举立刻引来了裘娇娇的不满,“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好心让厉总捎上你,你这是想把感冒传染给我还是厉总?”

  苏曼瑶无端觉得好笑。

  她一直在强调好心,可她裘娇娇的心是黑是白,谁又不清楚。

  她最近在和另一个女星姜碧争夺公司一姐的位置,而姜碧私下里跟她关系不错,平常多多少少会照顾一下她,裘娇娇对付不了姜碧,就拿她开刀。

  所以说,今天裘娇娇的“发挥失常”真假难辨。

  “裘小姐,喷嚏又不是口水,到了嘴边我还能咽回去不成?如果你受不了,下车就行了。”苏曼瑶毫不示弱,说完还朝她微微一笑。

  裘娇娇立刻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竟然也敢这么跟她说话?

  让她下车,她搞不清状况吗?

  要不是她跟厉仲言说好话,像她苏曼瑶这种连一辆配车都没有的三流演员,现在还在路边吹凉风淋雨呢!

  裘娇娇提了气,正欲再说点什么,却见厉仲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随手丢给了苏曼瑶,同时丢过去两个字,“穿上。”

厉少要给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厉少要给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如果她死了,他也就不活了雨依然很大,但即使透过厚重朦胧的层层雨雾,贺景行依然看到有鲜红的血,从那辆侧翻着的车子里流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万箭齐发,一瞬间,就扎的千疮百孔!他疯了似的跑过去,看到那几乎被撞成了废铁的车,血已经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水道的方向流了,他踩着那些血水冲到车边,就看到车里的叶苏和那个叫“远”的男人头上和身上都满是血,相对来说,叶苏的情况倒是稍微好一些。他忙跳上绿化带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和谎言第十五章终于一切都被摧毁“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安氏安小姐的生日晚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我们现场有一位特别的来宾,就是我们圣天的总裁,言倾言先生!”安然的生日晚宴虽然没有安再青再世的时候那么豪华,但是却也不输给江城别的名媛。按道理来说安然应该是开心的,但是她的脸上看起来却有一丝丝阴郁。当主持人提到言倾的时候,聚光灯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安然的手挽着他,微微垂着脑袋。“安然,开心点。”言倾低头跟安然说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15)你休想离婚“萧.....”唐若曦刚一开口,就被萧陌转过头那如梭的眼眸吓了回去。“老.....婆!你老公.....我再怎么说也是上市公司的总裁,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的让那些猫猫狗狗欺负呢?这么不会保护自己,让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呢?”抑扬顿挫的语气,又话里有话的威胁,唐若曦不得不佩服萧陌的口才和心机。他摆明就是在提醒她,今天他看到的这一切让他很不爽,不爽自然就不会签字离婚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秘书室“啪啪啪……”苏菲拍着手掌,与程雅一起站在秘书室的门口,对着秘书室的十二名秘书微笑地说:“今天我们又要添新成员了……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苏菲话一说完,便伸出手,推着程雅往办公室内走,来到大家的面前,才又笑说:“这位叫程雅,将会担任韩副总的行政秘书……以后大家要相互帮忙……相互指教……”程雅紧张地抬起头,做好心理准备地看着大家,谁知道,她居然看到秘书室里的秘书们居然个个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极品强兵第一十五章特种精英王九正和美女服务员聊得火热,白小刀就下来了。白小刀身上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血迹,雪白的西装依旧整洁,干净。白小刀冷漠的看了一眼王九。至于王九花了几百块钱,美其名曰:“老板,我是从别的省城过来旅游的,对长株市人生地不熟,能不能麻烦您让那位美女服务员帮忙介绍介绍一下本地大概情况,路线什么的。”请来的美女服务员直接无视了。对于白小刀神速的杀人效率,王九很不满意。这家伙做什么事情都那么迅速,果断,杀人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血色风暴第十五章调戏张佐倩苏狂被张佐倩叫到了办公室。“怎么了美女?”苏狂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张佐倩每次看到苏狂笑呵呵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生气,很想揍这个轻佻,总是用赤果果眼神看着她的男人。“你还笑,褚逸仙的父亲褚阳陵,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不仅背靠副市长,还跟一些道上的人有勾结,褚逸仙与七阳帮的江龙称兄道弟,你小心他们报复。”“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苏狂没太在意,过些天他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魔神》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魔神》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大魔神第15章手感还不错晚上七点钟,金色酒吧开始营业,陆陆续续有人涌进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随之响起。呆在酒吧内一个下午,如今酒吧开始营业,叶云曼有事要忙没空陪秦渊,酒吧的奢靡吵闹环境让他感觉十分不适应,秦渊顿时感觉索然无趣,于是没跟叶云曼打招呼就独自离开酒吧。夏城的夜晚处处灯火通明,相比于白天有另一番独特魅力,秦渊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如今夏城的变化让他感觉十分陌生,曾经熟悉的地方几乎看不到一处,快节奏的发展俨然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爸爸就是一颗种子?还是一颗烂掉了的种子?萧墨眯起了眼睛,他记得,沈夕莞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死了!他刚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得知这个孩子叫沈初,患的是MDS血液病,目前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孩子妈妈的骨髓和孩子不符合。妈妈救不了孩子,爸爸死了,所以这个孩子是在这里,等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才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孩子,也并没有和这个孩子进行过任何交流,萧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