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玄幻仙侠小说《都市最强医圣》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4:58: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都市最强医圣

第1章 砸出来的奇迹

华灯初上,到处飘着饭菜的香味,但在般西小区的某处出租房内,韩磊却满脸颓丧的看着天花板,那盏硕大的吊灯晃来晃去,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来自qi-wen.com

“你来这里半年了,居然没有拉到一个回头客,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还是没有回头客,趁早走人。”下午下班的时候,经理冷漠的对韩磊说。

二十四岁的韩磊刚刚大学毕业,他怀揣一腔热血应聘进入陈氏中医会所,满以为自己能够做出一番事业,却没有想到,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非常骨感,半年时间了,他不但日常接待的客人非常少,更没有留住任何的回头客,所有的客人在经过他针灸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陈氏中医。

“这小子扎的疼。”有一天,韩硕偶尔听到一个客人这么说。作为一名学了四年针灸的学生来说,这是非常耻辱的事情,而对于陈氏中医会所来说,这种没有任何业绩的废材也不是他们所需要的。

“哎,难道,第一份工作就要这样失去吗?”摸着空空如也的口袋,想着如果丢掉这份工作,以后会连生活费也没有着落,而这仅有一间的出租房也没法住下去了,韩磊头痛欲裂,他郁闷的朝着天花板大喊了一声。玄幻仙侠小说《都市最强医圣》在线免费阅读

“啊……不好。”喊声刚刚出口,韩磊就吓了一跳,头顶的吊灯突然一转剧烈的晃动,随即掉落了下来。韩磊手忙脚乱想爬起来躲开,但是来不及了,随着一阵灯泡碎裂的声音,他感觉头部被吊灯重击了一下,脑袋一阵眩晕,昏迷了过去。

时间慢慢的流逝,出租房地处偏僻,没有人知道韩磊受伤昏迷,更没有人看到,那个吊灯中突然冒出了一道金光,金光在韩磊面前盘旋了一会儿,缓慢的覆盖了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光团流动着,十几分钟后,光团钻入了他的脑袋中,随即消失不见了。

……

直到第二天早上,韩磊才苏醒过来,头还疼,他把身上破碎的吊灯推到了地上,伸手摸了摸头,却没有摸到任何血迹,连忙跳起身,镜子中,不光他的头部,就连他的全身都没有任何伤痕。

“不对啊,我明明记得自己被吊灯砸伤了。”韩磊再一次摸头,分不清昨天被吊灯砸到的记忆究竟是真实,抑或是虚幻的事情。来自http://www.qi-wen.com/

“先看看自己究竟有没有损伤吧。”韩磊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他一边说一边自然的把右手两根手指搭在了左腕的脉搏上。

既然是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韩磊自然对诊脉非常在行,但此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那就是,手指感到了两到跳动的脉搏。

一个人可以有两个心脏,虽然那个几率非常小,但是在韩磊的记忆中,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两道脉搏的人。那是因为脉搏源于血管的悸动,如果人真的有两道脉搏,就意味着有两个供血系统,两个供血系统在同一时间以不同的方式给所有脏器供血,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韩磊分明就有两道脉搏。

他又一次将手放到了左腕上,自己很快就相信了,自己有两道脉搏这件事情确实是真是存在的。网站http://www.qi-wen.com/

“见鬼了。”韩磊嘀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自己产生了两道脉搏呢?韩磊苦苦思考,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如同过电影般,一个神奇的故事出现在脑海中。

在某一个异域空间,身为仙医派掌门人的玄虚子正在修炼真元,突然遭到敌人袭击,因为没有防备,他受伤而死,临死前将自己的真元化作一道白光,射入了茫茫宇宙。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真元依靠自身强大的修为在宇宙中游荡,在偶然的机会下来到了地球,并暂时躲进了吊灯中,期待着找到合适的身体复生。自从韩磊住进来后,真元感受到了韩磊的气息,发觉他和玄虚子气息非常相像,于是进入了韩磊的体内,并和韩磊的身体产生了融合,只是因为韩磊不会修真术,所以玄虚子已经到大乘后期的法力跟韩磊无法直接融合,于是韩磊身体里面就产生了两道脉搏。

“靠,这也太扯了。玄幻仙侠小说《都市最强医圣》在线免费阅读”韩磊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自己不但拥有了异域仙人的功力,而且,玄虚子本身就是仙医派掌门人,他所有关于医术的记忆也尽数被韩磊得到了。

“就凭这医术,不要说华夏无敌,整个地球也没有人可以和我比肩了。”

韩磊高笑着冲出了房门,今天的天气真好了,所有的东西都在朝韩磊笑,就连路上的美女们也脱掉了厚重的秋装,只穿了贴身内衣看着韩磊。

“等等。”韩磊再一次惊呆了,他揉了揉眼睛,终于发现,路上的人们不是没有穿外衣,而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不但可以看透衣服,还能看进人的体内,甚至路边的汽车、房子,他都能看清楚内部的结构。

“这是透视眼啊。”韩磊的彻底震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玄虚子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本领,会医术、有武功,而且还拥有透视眼,有了这双眼,自己以后就是一台活动的透视仪器了,不但可以看透病人的病灶,而且,以后自己遇见的美女,只要自己愿意,自己怎么看都可以。版权qi-wen.com

“哎呦。”一阵头疼传来,那个吊灯毕竟太沉重了,韩磊没有被砸死已经是万幸。多亏了玄虚子的真元护持,要不然他绝对会重伤。

虽然身体可以自愈,但韩磊在得到玄虚子的功力后太过高兴,一阵疾奔又牵扯了伤势,此时韩磊感觉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冒,身体好像被抽干了一样,软绵绵的跌倒在地上,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第2章 林玉娇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韩磊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床上,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正站在旁边,拿着一个硕大的针头准备给自己输液。

“我怎么来到这里了?”韩磊问。

小护士瞥了他一眼:“你在路上晕倒了,正巧被巡警发现,就送到这里了。”

韩磊只看了小护士一眼,他的心跳就剧烈加速了,虽然带着口罩,但小护士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而清澈,肤色非常白皙而富有弹性,身材高挑,玲珑有致,浑身透着一种青春的气息。

“护士小姐,我没事吧?”韩磊暗自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一切正常,他明白之所以晕倒还是因为身体融合的原因。此时没话找话。

“应该是……”听韩磊这么问,小护士突然凑了上来,弯着腰看猴子一般看着韩磊,韩磊闻到了护士身上淡淡的体香,也看清了她的胸牌:林玉娇。

更让韩磊受不了的是,因为俯身的缘故,林玉娇的领口张开了一条缝隙,韩磊的目光准确的从缝隙中透了进去,他看到了里面的满园春色。一抹粉红色出现在 眼中,而且还带着一点蕾丝边。

“靠,粉红色的啊。”韩磊故意说了一声,把林玉娇吓了一跳,她看到韩磊的目光并不是盯着自己的脸,马上明白了什么,连忙站直了身子。

“哼,都病的这么重了,还有心思胡看。”林玉娇不屑的说了一句。

“我病的很重?”韩磊不知道林玉娇为什么这么说。

“你自己看看。”林玉娇指了指床头的监护仪,那上面心脏的跳动图杂乱无章,好像是一个孩子在涂鸦。

“心跳都乱成这样了,我们主任说准备给你会诊呢。”林玉娇说。

韩磊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原因,自己体内有两个互不相干的脉搏,所以心跳曲线当然会乱的没法看,这些医生不知道原委,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重病。

“病人醒了?”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大夫走了进来,问林玉娇。

“孙医生,他醒了。”林玉娇连忙回答。

韩磊只顾盯着林玉娇看,心里正在想入非非,根本没有注意进来的是谁,这让孙医生有些生气,他不悦的看了一眼韩磊,也不打算搭理韩磊,只是把林玉娇拉到了一边:“玉娇,晚上我们去喝咖啡吧?”

“对不起,孙医生,我还有事,改天吧。”林玉娇似乎并不待见孙医生。

林玉娇这句话让孙医生有些下不来台,更何况还有病人在跟前,孙医生尴尬的看了一眼韩磊,没想到却看到韩磊正在色眯眯的看着林玉娇。

“你在看什么?”孙医生将怒气朝韩磊撒去。

“嘿,我说孙医生,人家拒绝你又不是我挑唆的,你看我干嘛,要找自身的原因。”韩磊教训起孙医生来。

“去去去。”孙医生更加恼怒。

“孙医生,你是来查房吗?那就赶快告诉病人病情吧。”林玉娇不想再做这些无谓的纠缠,说起了正事。

“你现在心脏紊乱,而且非常厉害,必须立即动手术,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手术费要十万块,估计你……”孙医生脸上带着讥讽,分明就是看不起韩磊。

“你的意思我有病?”韩磊说完这句话,突然感觉这是在骂自己。

孙医生连连点头,而且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从韩磊的穿着打扮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穷小子,要想拿出十万块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韩磊知道自己并没有病,他不愿意和孙医生纠缠,摇了摇头:“算了,我这人就是一个穷命,我现在要出院了,死活不用你们医院负责。”

“我估计你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穷人嘛,还是留下钱回家买点好吃的,然后准备后事吧。”孙医生笑的更加幸灾乐祸。

韩磊却突然摇头:“孙医生,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不会有事的,但是你却病了,而且非常严重,如果半个小时内不赶紧治疗,我怕你活不过今天。”

“你,你敢咒我?”孙医生眼里要冒出火来。

“你真的有病,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我如实告诉了你,但如果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也没有办法。”韩磊叹息了一声,他对孙医生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并没有好感,但自己刚才偶然利用透视眼看到孙医生颅内有一块血块,而且正在快速增大,就明白他得了脑出血,虽然对孙医生的人品不认可,但出于医生的医者仁心,还是赶紧告诉了他。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毕竟是在医院这样的公共场合,孙医生虽然生气也不想多惹麻烦,更何况他从韩磊的穿着中认定对方就是一个穷极潦倒的小混混,这种人还是要敬而远之少惹为妙。

孙医生转身就朝病房外走,躺在床上的韩磊突然喊了一声:“不好。”

韩磊一直用透视眼看着孙医生的头颅,在孙医生转身的一瞬间,他发现那个血块突然爆裂了,吓得他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就要去救孙医生。

“哎,你怎么起来了?”林玉娇被韩磊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刚要阻止,就看到了走到门口的孙医生突然身子一软,慢慢倒在了地上。

“孙医生,你怎么了?”林玉娇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要扶起孙医生,但却被韩磊伸手阻止了。

“千万不能动他,他现在颅内出血,情况很危急。”

林玉娇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韩磊,还要伸手扶孙医生。韩磊一脸严肃的阻止了林玉娇:“相信我,我是中医大学的毕业生,陈氏中医会所的坐堂医生。”

林玉娇终于有点相信了,她翻了一下孙医生的眼皮,发现孙医生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赶快叫急救,或许还有救。”韩磊命令林玉娇,林玉娇连忙按响了病房的急救铃,很快,一名护士走了进来。

“怎么了?”护士看到躺在地上的孙医生,也是吓了一跳,着急的问林玉娇。

“脑出血,赶快通知急救。”林玉娇说,那名护士急忙跑去护士站找人去了。

“来不及了。”韩磊伸手摸了一下孙医生的脉搏,他没有想到孙医生颅内出血这么厉害,才几分钟时间就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第3章 初试身手

“怎么办?怎么办?”林玉娇毕竟是护士出身,她也看出了孙医生病情急迫已经危在旦夕了。

“给我把针头拔下来。”韩磊命令,林玉娇虽然不明白韩磊要针头干嘛,但还是将刚才要给韩磊输液的针头递给了韩磊。

韩磊接过针头,手上微一用力,一股肉眼看不到的内力透进针中,针头瞬间变的通红,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原状。

韩磊居然用刚刚获得的玄虚子的高深内力把针头消毒了。时间极短,林玉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下一刻,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因为她看到,韩磊手中的针头突然刺入了韩磊的头顶心。

“你要干什么?”林玉娇吓得大喊,“来人啊。”

恰在这时,急救室的几名大夫已经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听说是自己的同事生病,他们自然非常卖力,见韩磊用针头刺进了孙医生的头顶心,几人都吓了一跳,就算再高明的医生,也不敢用输液的针头扎人头顶心,这根本就不是救人,分明是杀人。

“快叫保安。”一名大夫吩咐身边的护士。

“别吵吵。”韩磊声音不大,但他用上了内力,震得身边的人耳朵嗡嗡直响,现场立即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动了,他们呆呆的看着韩磊手指捻着针头,在孙医生头顶心转了一圈之后,极快的拔了出来。但随即又一次将针头扎了进去,这一次,针头中流出了暗黑色的血液。

没有人敢动,因为韩磊的举动太过匪夷所思了,不过,其中一个老年医生似乎首先反应了过来,他摆摆手:“大家都退后一步,给病人留出呼吸的空间。”

针头中的血液刚开始只是缓慢的滴答,后来如一条细细的线般流淌了开来,如此过了一分多钟后,地上已经多了一小滩血水,但血水远比正常血液要黑、要粘稠。

又过了十几秒之后,针头中已经不在流淌血液,韩磊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把他抬上床。”

没有人上前,正当韩磊因为大家不听他的吩咐要发火的时候,那个老医生摆了摆手,立即有两个护工走上前,将孙医生抬到了刚才韩磊躺的病床上。

韩磊走过去,伸手握住了孙医生的手,一股内力透进他的身体,须臾之间,孙医生刚才惨白的脸色已经有了血色。

“好了,给他把头顶心的针眼消消毒,然后打上一个营养针,一会儿他就会醒过来。”韩磊松开了手,吩咐道。

“你是说,孙宁的病已经被你治好了?”老医生不相信的问,就刚才韩磊的这种治疗手法,他活了接近六十岁,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你不相信?”韩磊问老医生。

老医生极有涵养,也不生气,而是淡淡笑了笑:“恕我孤陋寡闻,你这种治疗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韩磊也笑了:“不光你第一次见到,这种治疗方法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要不是因为这个叫孙宁的一声生命危在旦夕,我也不敢使用如此凶险的手法。”

韩磊说的是实话,刚才这一下穿针引血,别说是他,就连玄虚子当年也很少使用,概因这一招极为凶险,颅内的血管很细,如果他扎错了或者扎过了头,伤及脑细胞,韩磊就算能够把孙宁救活也会成为废人,就算扎对了,也不一定能够将血块完全引出来,到时候,韩磊性命依旧堪忧。

“哈哈,难得你这么直爽,我可是不大看好你,这一扎类似于针灸,却又比针灸高深了许多倍,另辟蹊径确实不错,不过,就凭这一针能救孙宁吗?如果单纯放血就能治疗颅内出血的话,天下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中风后遗症患者?”

老医生说完,他身边的同事们都连连点头,韩磊这一招,不但惊世骇俗,而且太匪夷所思了,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韩磊能够救孙宁。

“要不,打个赌?”韩磊笑眯眯的看着老医生。

老医生名叫周治平,他不想和这个年轻人儿戏,虽然不相信对方能够救治孙宁,但刚才他从韩磊的手法中已经发现这个年轻人医术非常高超,假以时日,一定是个可造之材。

“年轻人,这个赌约的赌注是什么呢?”周治平示意同事们赶快给孙宁做体检,同时上监控设备,随机问韩磊。

“很简单,如果我治好了孙宁,你们就把他开除,如果我治不好他,甘愿坐牢。”韩磊顺口说道。

周治平愣了一下:“年轻人,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要救孙宁,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把他辞退了,如果你和他有仇,也用不着冒风险救他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韩磊看了看病房里忙碌的医生和护士们,以一种极为深沉的话语说道:“我是医生,医者仁心,见他生病我自然会救他,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人品医德很反感,所以,我也要给他一点小小的惩戒。”

周治平看了一眼依旧没有苏醒过来的孙宁,他也知道孙宁的人品和医德并不好,只是孙宁在医药局有背景,医院里轻易不敢得罪他。而自己又只是分管急救的副院长,手不好伸的太长而管到神经内科,此时听韩磊这么说,似乎可以就此将孙宁清除出去,这倒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年轻人,你能告诉你师承是谁吗?”周治平问。

“我是中医大学的毕业生,要说老师是有几个,但我现在这一身本事并不是他们教的,不过现在不能对你明言。”韩磊真诚的说。

“好,我就跟你赌了。”见韩磊不是说谎,周治平一拍掌,“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请说。”短短的时间内,韩磊发现自己和周治平挺说得来,也就乐得和他说话。

“如果你能够治好孙宁,我就一定会把孙宁赶走,但你必须答应来我们急救科做医生。”周治平认真的说道。

第4章 三个月合同

“行,我答应你,不过只能保证在这里干三个月。”韩磊想了想后对周治平说,他现在迫切需要有一个工作来填饱肚子,既然有人主动要留下自己,正是求之不得。

不过他还有另外一层考虑,自己现在已经有了如此高超的医术,以后不愁找不到工作,现在可以在医院对自己的医术实践一下,却绝对不能签订太久的合同,否则会被合同束缚住,所以才只答应做三个月。

周治平笑着点了点头,韩磊突然俯身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不过,你得预先把这三个月的工资给我结了,不瞒你说,我现在已经没有钱付房租了。”

“哈哈哈,一言为定。”周治平抬手和韩磊击了一下掌。

“周院长,孙宁好像醒了。”一个护士突然高声招呼周治平,周治平连忙走了过去。

韩磊有些发愣,他原本只是感觉这个老医生身上带着一股威严,看样子应该是医院某个科室的领导,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启东市医院的副院长。

“哎呀,快扶着我,刚才用功过度了,晕。”韩磊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刚才救治孙宁虽然时间不长,却用了相当大的精力,后来又跟周治平聊了一会儿天,此时听说孙宁醒了过来,心里没有了别的牵挂,一阵疲累袭上心头。

林玉娇连忙伸过手来,刚刚扶住了韩磊的身体,他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磊逐渐恢复了意识,他轻轻的叫了一声,惊动了一直守在身边的林玉娇。

“你醒醒,醒醒。”林玉娇在韩磊耳边轻轻呼唤,韩磊下意识的伸了一下手,像活动一下发麻的手臂,指尖却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你干嘛呢?”林玉娇娇羞的后退了一步,韩磊疑惑的睁开眼,这才发现刚刚自己的手摸到了林玉娇的胸部。

“无心之失,无心之失。”韩磊连忙嬉笑着道歉。

“哼,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成心的。”林玉娇白了韩磊一眼。

韩磊连忙打岔,他伸了个懒腰:“嗯,这一觉真舒服。”

“你没事吗?”林玉娇果然把刚才的事情抛到脑后了,她关心的问,在看到韩磊点头后,她又说道:“你知道吗,孙宁醒过来了,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周院长说,这一次的脑出血足以要了孙宁的命,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

听林玉娇叽叽喳喳的说着,韩磊得意的摇了摇头:“这算啥啊,我还有透视眼呢,你虽然穿着衣服,但在我眼里看上去却根本什么都没有穿。”

林玉娇吓了一跳,转身就要往病房外跑,但在开门的时候反应了过来,又掉头走回了病床前:“你是不是还会飞?透视眼?你吓唬谁呢?”

韩磊并没有和林玉娇争辩,因为他现在非常郁闷。他发现自己的透视眼突然变弱了,已经不像刚刚获得透视眼时那样,可以看透别人的衣服了,他现在只能看到对方的内脏,而偷看身体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哎,看来有些技巧我还没有掌握啊。早知道这样,刚才就应该看一下这个小妮子的身体。”韩磊失望的摇了摇头。

林玉娇根本不会相信韩磊有透视眼,更不会明白韩磊在懊悔什么,她拿着一袋营养液走到了韩磊面前:“来,打针了。”

“打什么针啊,周治平在什么地方,你带我去找周治平。”韩磊拒绝打针。

“你现在病了,必须打针。”林玉娇不愿意。

“你看我现在像是生病吗?我只是刚才有点累而已。”

林玉娇还是不同意:“可你的脉搏……”

韩磊神秘的把嘴凑到了林玉娇耳朵边:“林妹妹,相信我,我并没有病。至于为什么脉搏会这么乱,这件事我以后会告诉你,你现在还是带我去找周治平吧。”

韩磊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病,现在既然孙宁已经救过来了,他需要赶快去找周治平,和他商谈上班的事情,至于陈氏中医会所那边,人家本来就在存心刁难自己,韩磊也不打算要那少得可怜的试用期工资了。

周治平早就等在办公室了,见林玉娇领着韩磊进来,连忙站了起来,热情的给韩磊倒了一杯茶水。

“周院长,我……”韩磊刚要说明来意,周治平已经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随手从桌上拿了一张纸给韩磊。

韩磊接过来一看,这是一份工作合同,合同非常简单,大意就是启东市医院急救科和韩磊签订一份三个月的合同,在合同期内,韩磊要在急救科正常上班,三个月后,双方如果有合同续签意向,可以进行商谈。

这些都不是韩磊所关心的,他只是盯着合同中的一行字:月工资5000元。

韩磊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月工资5000元,这可相当于自己当初在陈氏中医会所三个月的工资了。而且,这还不算效益工资。

“怎么样?”周治平笑着问。

“签,签。”韩磊连忙拿起笔,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治平收回了合同,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叠钱递给了韩磊:“这是15000块钱,你三个月的工资。如果工作表现好,奖金另发。”

韩磊高高兴兴的接过了钱,有了钱,他的腰杆也硬了起来,在告知周治平第二天会来上班后,他和林玉娇走出了周治平的办公室。

奇怪的是,周治平居然对韩磊的医术没有出现过多的好奇。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一天的夜生活正在热烈的上演。

“林护士,已经是晚上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韩磊诚挚的邀请。

林玉娇瞥了韩磊一眼:“我为什么要跟你吃饭呢?”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究竟是怎么救活了孙宁?难道不想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吗?”韩磊只抛出了这句话,林玉娇就点头答应了。

“那我们走吧?”韩磊很高兴,这个女孩长的很漂亮,如果她没有男朋友,自己不介意担任这个职务。

都市最强医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都市最强医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让鸿茅药酒回归药品,杜绝夸大宣传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抓捕。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谭秦东的文章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但谭秦东的家人称,谭秦东是出于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警告部分老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并没有虚构事实。”(4月15日《金陵晚报》)鸿茅药酒并非酒,也非保健食品,而是中成药中的一种内科用药。但作为非处方药,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和公开的信息数据中,均查不到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结果,其药品说明中的“不良反应”

  • 5本一见钟情文推荐,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

    推荐一波高质量的一见钟情文,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温暖的爱情美好的不真实,但也让人迷醉。愿大家最合适的时候,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遇到最爱的人!1,书名:《如果这就是爱情》作者:梅子黄时雨小短评:作者的书给我的感觉就是暖暖的亲情,淡淡的爱情,谁说平淡不是温暖。沈宁夏最好的年华是有杜维安的陪伴,携一人白手,择一城终老,真好,他遇见的是她,还好,她遇见的是他。爱情从来都不公平,遇见一个人,把心交出去,便已圆满。虽然是过程总是分分合合,但结局总是圆满的。遇见便是美好的!强烈推荐!2,书名

  • 邓莎&大麟子在用的COOGHI滑板车,帅出新高度

    《妈妈是超人3》这一季的邓莎孩子大麟子穿着他的校服骑上COOGHI酷骑滑板车,帅出新高度。什么时候能够像大麟子一样酷?COOGHI酷骑VeloKids维乐宝贝滑板车,双模式换着玩,酷得飞起!!

  • 各种泥料的紫砂壶分别泡什么茶好?

    朱泥的感觉是细致、高频的,颜色显得娇嫩、精致,可配以铁观音、冻顶等轻、中培火的茶类,高香的红茶(正山小种、金骏眉)与朱泥也比较搭配。段泥的感觉较为坚实阳刚,颜色又显得亮洁清爽,与不发酵的黄茶绿茶、微发酵的白茶感觉颇为一致,生普一般也选择用段泥来冲泡。紫泥的感觉较为沉稳大气,颜色又比较朴实自然,与焙重火的半发酵茶(乌龙)、陈年黑茶的感觉颇为一致,普洱茶肯定是首选紫泥壶。

  • 第六套人民币即将发行?你怎么看?

    近日,央行发布公告,第四套人民币停止流通。央行公告称:自2018年5月1日起停止第四套人民币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纸币和1角硬币(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在市场上流通。根据央行公告,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的集中兑换期为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4月30日。在此期间,持有者可到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营业网点办理兑换。按人民币发行历史来看,当时第三套人民币退市是2000年,第五套人民币是1999年开始流通,业内藏友据此推断,第六套人民币应该快要发行了。那么,第六套人民币真的快要来

  • 十九大评选张有价无货,红楼梦系列坚挺

    邮票市场已经连续四天保持在低位徘徊。无论是板票版张、套票,还是其他品种,和前几日变化均不大。周六最新出炉的十九大评选张,也因为货源不足,目前成交量不大,其价格当前是260元。截止今日17:00,PNMI大版指数相对昨日微降、达到了1012.69。版票版张整体波澜不惊,红楼梦系列坚挺大版产品今日整体稳定,但不同产品情况各异。红楼梦系列目前价格坚挺,红楼梦大版从前几日的173元上涨到了185元,新发的红楼梦三大版从昨日的90元升到92元,红楼梦二大版近几天一直是72元。其他产品里,民族大团结今日猛涨

  • 中国这些人2000多年迁6次,现在6000多万人,遍布世界!

    有人说:有太阳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说到客家人,人们马上会问:何谓“客家”?“客家”一词,在客家语与汉语广东方言中均读作“哈嗅”(Hakka),含有“客户”之意。《辞海》中是这样解释的:相传在4世纪初(西晋末年),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因战乱南迁渡江,至9世纪末(唐朝末年)和13世纪初(南宋末年)又有大批汉人南迁粤、闽、赣、川......即现在的广东、福建、广西、江西、湖南、台湾等省区以及海外。为了与当地原居土著居民加以区别,这些外来移民自称自己是“客户”,是“客家”,

  • 钓鱼岛是中国的,集邮的你岂能错过这么漂亮的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

    2012年12月26日非洲西部的科特迪瓦发行了“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同时在第二天北京东城区第一文化馆还举行了这套邮票首发纪念会。这套“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为小版印刷,横排4枚邮票、竖排6枚邮票。整版共6套24枚邮票,最下端为4枚附票,呈现6个4方连。每套邮票4枚,每枚邮票面值1000F,其画面分别为:中国的钓鱼岛、中国的巡航船、中国船员眺望钓鱼岛、钓鱼岛全景。4枚附票图案是:中国的航空母舰和中国的千艘渔船进发钓鱼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