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狼性总裁好无赖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1 1:27:42 来源:网络 [ ]

书名:狼性总裁好无赖

第002章 想当小三儿?

窗外,夏若舒下意识的为了逃离现场,直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版权http://www.qi-wen.com/

“美女,去哪儿?”

司机开口询问,让夏若舒精神恍惚的说道:“先开车,直走。”

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她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以后,第一反应就是要报警。

可她忽然发现,她没有把包带在身上。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夏若舒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把脸埋在腿中,她知道就算是有手机此刻她也无法报警。

如果警察重视此案,她的老公一定会拿出离婚协议书。

好不容易维持了三年的婚姻,夏若舒怎么舍得放弃?

可难道这次是事情就这么忍了?

夏若舒的心里正在挣扎,却听到司机师傅问路。

“美女,我们到分岔路了,现在去哪儿?”

夏若舒把埋在腿中间的脸露了出来,看了一眼外面熟悉的道路,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金尚小区。原文qi-wen.com

司机透过后车镜看了一眼夏若舒的情况,一抹冷笑浮现,他打算多绕几个弯路,狠狠的赚她一笔。从她身上的西装来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此时,夏若舒还有些精神恍惚,她倒是希望回家的这条路很长很长,怎么走都走不完。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

与此同时,酒店内的封宇桓已经穿好了衣服,听着徐子谦对昨天夜里那个“陪床小姐”的调查结果,眉毛微挑,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有妇之夫?落荒而逃?封宇桓疑惑,真的是酒店的服务人员送错了房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为之?

不管怎样,这个夏若舒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十分钟后——

一辆深蓝色的兰博基尼在马路上疾驰,突然,一个急转弯横在马路中央!

坐在出租车内的夏若舒身体往前一顷,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奇闻网

只听司机说道:“靠,这人有病吧!要不是我刹车快,不知道又要赔多少钱了!额,那个…美女,没撞疼你吧?”

夏若舒倒吸了一口凉气后,抬起头去,看见一辆深蓝色的跑车挡住了他们的路线。导致后面的车也都挤在一起,嘀嘀的按着喇叭。

“我没……”夏若舒的话还没说完,打开兰博基尼车门的人瞬间让夏若舒呆滞在原地。

她的双眼瞪大,神情显得有些慌张,呼吸急促的皱紧了眉头。

心里默默的念道:“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夏若舒眼睁睁的看着昨天晚上强了她的男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的车前,她觉得这个男人一身华丽的外表下隐藏是一颗肮脏的心,所以那张英气逼人的脸颊在她看来无比的恶心。

车门被拉开,她下意识的朝着里面挪去。夏若舒只感觉到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随后她就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怀抱里。说明qi-wen.com

封宇桓横抱着夏若舒,一脸邪魅的笑容看着在他怀中挣扎了不停的女人。

强有力的臂膀抵挡住了来自夏若舒的几番攻击,看见怀中的人儿不在动弹,反而是用一双愤恨的眼睛看着他时,才开口说道:“看样子,昨晚,没累坏你!”

“混蛋!放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夏若舒气不打一处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本想掩饰好不被人发现,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家里,继续跟丈夫过着平时的生活。

可这个男人怎么会死不要脸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封宇桓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怀中的女人。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嫌弃他缠着她不放的。

夏若舒见他不为所动,一狠心,用力的朝着他的手臂上咬去。

嘶——

封宇桓皱着眉,差点把怀中的女人丢在地上。

“子谦,这里交给你!”封宇桓冷着脸,丢下一句话后,抱着夏若舒朝着旁边的酒店走去。来自qi-wen.com

夏若舒看到路旁有酒店的时候立刻就慌了神,原本争吵的勇气瞬间全无。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昨天的事情也有我的不对,我不该喝那么多的酒,我……我不要你负责还不行么?求你你放了我吧!”夏若舒说话的语气都有写颤抖,她真的害怕面前这个男人会带着她进入酒店,在做出昨天晚上那羞人的事情。

封宇桓冷着脸一言不发。

“你再不放我下来,我报警了!”夏若舒见软的没用,只能用硬的了。

“你想报警的话,随你!”封宇桓嘴角上露出邪魅的笑容,这辈子,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威胁到他。

敢威胁他的女人,封宇桓绝对不会放过,更何况这女人床上的青涩和动作,对他来说有很大的魔力。

已婚?封宇桓倒觉得挺有挑战性,而且这个已婚少妇还是个雏,这他就更感兴趣了。奇闻网

夏若舒被封宇桓的话堵得无话可说。

没错,她不敢报警!一旦报警,她老公就会知道,那离婚的事情,就摆在眼前。

那个她从小爱到大的男人,她青梅竹马的男人,夏若舒舍不得!

“你想怎么样?”夏若舒吸了吸鼻子,抹干了脸上的泪水,不再挣扎。

封宇桓停住脚步,低头看着怀中终于恢复冷静的人儿说道:“你上了我的床,咬了我的人,你要对我负责。”

夏若舒瞪大了眼睛,咬着嘴唇看着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问道:“你说什么?对你负责?”

“难道你还想要我对你这个已婚妇女负责?”封宇桓眉毛上扬,嘴角的微笑对夏若舒来说更像是嘲讽的笑容。

深吸了一口气,夏若舒努力让自己不要动怒,免得被他牵着鼻子走,咬着牙问道:“你想我怎么对你负责?”

“三年,三年之内,我若是厌倦你,你就可以离开。或许明天,我就玩儿够了!当然,你可以不答应!”封宇桓说着,一脸你不答应我就强行霸占的样子让夏若舒怒火飙升。

夏若舒尽量让自己的脸色比较平静,讽刺的看着面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想当我的小三儿?”

第003章 别挑战我的极限

封宇桓皱眉,这该死的女人,什么话都敢说。他蹙起眉头,直接低头吻向了夏若舒。

夏若舒瞪大双眼,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无耻的跟她拥吻。

她伸出双手,用力的推着封宇桓的胸膛。

直到夏若舒觉得自己要在一个吻中窒息的时候,封宇桓才缓缓抬起头说道:“女人,别挑战我的极限。”

这一次夏若舒是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在大街上要了她?

夏若舒知道自己现在毫无反击之力,想要战胜敌人,需要知己知彼,她在不得不冷静下来的状态下开口问道:“你总该让我知道你的身份吧!”

“你会知道的!”封宇桓嘴角一挑,抱着夏若舒就朝着酒店中走去。

夏若舒强忍着眼泪,一想要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夏若舒的心里就羞愧难当。

酒店888号总统套房内——

夏若舒被封宇桓扔到床上,抱着夏若舒走了这么远的路,封宇桓的气息依旧平稳,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封宇桓站在床前,饶有兴致的盯着夏若舒,挑着眉说道:“脱!”

“啊?”夏若舒惊讶的看着封宇桓,她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让她没办法主动的去做啊!

“别浪费时间,不想早点回去?”封宇桓好心的提醒,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抬起头,夏若舒抿着嘴唇跟封宇桓对视,眼眶逐渐变得通红,但封宇桓没有丝毫退让。

夏若舒不得不承认,封宇桓的长相真的很完美,无论从眼神还是笑容上来看,都是一个可以令万千少女追捧的偶像。

可为什么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就没有一副好的心肠呢?夏若舒忍着泪,脱下了套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羞人的把自己藏进了被子当中。

“去洗个澡!”封宇桓坐在床上,侧过头看着夏若舒,嘴角微微上扬,却冷言冷语的说道:“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过?”

夏若舒抿着唇,深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身上的疼痛,迅速的跳下床奔进了浴室。

迅速跑进浴室的夏若舒光着脚丫,立刻转过身来把浴室的门反锁,随后整个人靠在门上,深深的喘着粗气。

夏若舒知道自己逃是逃不过的,她一面想快点回家,一面希望接下来的事情再晚一点发生。

相互矛盾的心里让夏若舒打开喷头以后就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赤着脚丫,任由水喷洒在她的身上。

就在夏若舒犹豫不决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门把手被按压的声音。

门没有预期中的挡住封宇桓的进入,他皱着眉看着靠在墙角的女人,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问道:“反锁?”

夏若舒看着被推开的门,锁孔里插着钥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自家的浴室。

“习……习惯。”夏若舒大气也不敢出,就这样贴在墙上。

水龙头被封宇桓随手关上,他低着头朝着夏若舒的嘴角上盖去。

这一吻,让封宇桓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夏若舒本能的想要抗拒,却发现自己竟然慢慢的沦陷在这霸道的一吻中,逐渐失去了想要反抗的力气。

封宇桓横抱起夏若舒,嘴上的力道却未停止,他把夏若舒轻轻放在床上……

忘情的一吻让夏若舒失去了理智,头脑中因为缺氧变得一片空白,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起,封宇桓皱着眉头停下了动作,收回了抱着夏若舒的手臂。

夏若舒深深的喘着气,想到刚刚自己忘情的状况,感觉到万分羞耻。

她怎么可能对这个陌生的男人有了反应?怎么可能没有抗拒这个“怪物”?

夏若舒把自己包在被子里面,泪水无声的滑落。

门旁——

封宇桓双眼怒视着打扰了他们好事的徐子谦,想要他一个解释。

“封总,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刚刚夫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婉儿受伤了,所以……”徐子谦知道房间内的情况,赶紧道出自己的来意,生怕封宇桓迁怒于他。

“衣服准备好了,送她回去。”封宇桓皱着眉头整理了一下行装,直径向门外走去。

徐子谦看着封宇桓的背影摇了摇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提着的衣服,是按照昨夜里撕碎那件特意在商店挑选的。

“夏小姐,我把准备好的衣服放在客厅了,你一会儿可以换上。尺码是封总随便说的,要是有不合适的地方,我立刻给你去换。”徐子谦知道他贸然闯进卧室对夏若舒可能不太尊重,所以才会把衣服放在卧室的门口,自己却是转身走到了门外等候。

听到徐子谦离开的脚步声,夏若舒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打开一条缝朝着外面看去,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看向地面。

迅速的把服装袋拿了进来,夏若舒把衣服倒在床上,有些吃惊的盯着这套衣服。

不单单是和昨天的衣服一模一样,就连尺寸都改成和她身材一致的尺寸了。

昨天的那身衣服,对夏若舒来说有些偏大,因为那件衣服原本也不是丈夫要送给她的。

这个小小的细节,让夏若舒觉得,封宇桓是个阅人无数的花花公子,栽在他的手里,她真的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若不是担心封宇桓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又怎么会被迫同意封宇桓的提议。

不过这样也说明了,封宇桓的玩儿心很重,夏若舒觉得她应该很快就会玩腻,换另外一个女人。

她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快点过去,快点让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然后她好用余生来弥补那个她最爱的人。

穿好衣服,夏若舒走到门前,轻轻的打开了门。

“谢谢!”夏若舒虽然很讨厌封宇桓,但面前这个送衣服的人她却没什么讨厌的感觉。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衣服还合身吧?”徐子谦见夏若舒走出来,赶紧询问夏若舒的情况,是他调查了夏若舒所有的事情,所以在他知道夏若舒的过去时,怜悯之心就油然而生。

“恩!能给我介绍下你们封总的身份么?我想你应该清楚他的意图,我知道你和他不是同一种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夏若舒一咬牙,打算冒险一试,至于能否成功,就看徐子谦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

第004章 婆婆维护的女人

“很荣幸能帮到夏女士,至于封总的身份,你回去查一下封氏集团就一清二楚了。”徐子谦彬彬有礼的带着夏若舒朝着停车场走去,示意自己很愿意帮忙。

夏若舒坐上了车,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把求助的话说给徐子谦听。

直到车子开到了夏若舒所在的小区楼下,夏若舒才拿着包对徐子谦说道:“谢谢你!”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赶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徐子谦看着夏若舒进了楼道,心里始终放心不下,就停好车子跟在夏若舒的后面走了进去。

夏若舒咬着嘴唇,站在自家门前,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解释,她拿这钥匙的手还在颤抖,却发现房门忽然被推开。

哗——

一个陌生的女人端着一盆水直接撞在了夏若舒的身上。

夏若舒皱着眉头,有些生气,还没等夏若舒开口说话,只听这个陌生的女人娇滴滴的开口说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门外有人,那个……淋了你一身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快回家去换身衣服吧!”

“这是我家!你是什么人?”夏若舒咬着嘴唇,直接推开了这个陌生的女人,走进了房间。

夏若舒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故意的!哪有人在楼道里面倒水的?家里的洗手间干什么用的?

“你……你推我?”陌生女人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揉着眼睛娇嗔道:“呜呜,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竟然还推我,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夏若舒刚想走上前去把这个人扶起来,想着怎么说都是家里的客人,可刚走到跟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婆婆的声音。

“夏若舒,你这个贱女人!老公伺候不好,三年了肚子都没个动静。现在回来还敢欺负我未来的孙子!”刁燕说着一把推开夏若舒,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扶起坐在地上的女人继续说道:“婷婷,你没事吧?肚子怎么样?快起来,进去休息一下。”

“阿姨,我钟婷来你们家,可是您三番五次求我,我才来的!如果你们家容不下我,我现在就走。”钟婷抽泣了两声,不悦的对刁燕说道,但是眼睛却恶狠狠的看向了夏若舒。

刁燕见事情不好,赶紧拉住钟婷的手安慰道:“她不懂事,我帮你教训她,你快坐下,你这肚子里可怀着我们杜家的孩子,到外面谁能照顾好你啊?”

刁燕刚把钟婷安顿到沙发上,转过头来就看着夏若舒冷冷的说道:“还不道歉?”

“妈,您说她肚子里面怀的是杜家的孩子?那是……”夏若舒现在心里很乱,原本昨晚的事情她就没想到要怎么办才好,回到家婆婆竟然带回来一个怀着杜家孩子的女人。

是谁的?

“别叫我妈,你跟子川结婚三年,你的肚子争气过么?钟婷是子川的秘书,上次子川喝多在外面过夜那次,就是跟她。”刁燕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去温柔的拍了拍钟婷的手背。

又转身对夏若舒吩咐道:“钟婷怀孕了,是子川的孩子,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帮助婷婷安胎。”

夏若舒呆滞在原地,眼神有些慌乱,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刁燕,她的婆婆现在是要她伺候一个小三?

夏若舒咬着嘴唇,她想争执,想找到杜子川质问他为何宁可出去跟其他的女人怀孕生子,也不愿意回家来看看那个深深爱着他这么多年的女人?

可是……

昨晚的事情让夏若舒没有了底气,她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妈!你说让我做什么?伺候一个小三?我不是保姆,我是三年来没有给子川生下孩子,但您怎么知道这是我的问题?又怎么知道,她肚子里的就一定是子川的孩子?”夏若就算没有底气,她也不可能委屈自己去伺候一个小三。

“一个能随便和别人老公上床的女人,不知道跟多少人在一起过,妈,我相信您不糊涂吧?”夏若舒心里难过,但看着钟婷仗着自己怀孕,就出现胡闹,她怎么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钟婷为了上位讹诈的呢?

夏若舒的话让刁燕皱了皱眉头,她有些疑惑的盯着钟婷,虽然她很想要一个孩子,但也要确保是他们杜家的种啊!

“阿姨,您别忘了,那一夜,我的初红子川是看的清清楚楚,我本想拿钱走人。孩子我也是想打掉的,要不是您三番五次的阻拦,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她现在这么冤枉我,还不如去医院打了算了。”钟婷红着眼睛哭了出来,委屈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刁燕赶紧拦住,生怕钟婷真的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她一边安抚着钟婷,让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对夏若舒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去买菜。一会儿煲个鸡汤,再炒几个孕妇开胃的小菜,要是饿着我孙子了,你就从这个家滚出去!这孩子是不是子川的,生下来就知道了!”

夏若舒红了眼眶,这真是她的好婆婆啊!她能理解一个老人想要孩子的心里,但她不相信杜子川会跟其他女人上床。就算他们之间有再多矛盾,她也相信杜子川的为人。

这件事情她一定要好好问问杜子川,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女人来侮辱自己!

看着婆婆和那女人得意的嘴脸,夏若舒咬着牙,强撑着气得发抖的身子,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头昏昏沉沉。想着自己身上已经湿淋淋的衣服,打算先换一件衣服,在吃上感冒药。

走进房间,夏若舒发现自己的衣柜里面放的都不是自己平时的衣服。她惊愕的回过头,问道:“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都扔到客房了!这间房我做主,腾出来给钟婷养胎,你从今天开始就挪到客房去住。我的小孙子可是要住最好的地方!有子川在,晚上也能照顾一下钟婷。”说完,刁燕拿出了五百块钱,扔在了夏若舒的脚下。

“这是今天的买菜钱,多买点有营养的菜回来,别让我发现你私藏。”

狼性总裁好无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狼性总裁好无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17章(第17章 落井)

    原标题: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17章(第17章落井)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第17章落井又来了,皱着眉头,阿若很想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看人沐浴的癖好,他早就看过了,就在瀑布下就在深潭里早就把她看光光了,现在居然还要看。“请便,我去烧水。”阿若泰然就向门前走去,直接当他如空气一般。龙子尘望着她的背影,再看看桌子上被她吃剩下的菜,那鸡肉还有几块,他不信那是她煮的,一定难吃,他拿起她座位对面桌子上的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一块鸡肉送入了口中,只一嚼,竟满口生香,好吃。奇怪,她怎么会煮出这么好的东西来,仓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17章(第十四章.安安)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17章(第十四章.安安)小说: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第十四章.安安七月看着安安过去,不由得感叹,如果自己也还在现代,那么,也应该会很怀念读书的日子吧!可惜了,“轩王爷,我们走吧!”七月好像才想起来这里是皇宫一样,她不能像在王府一样,随随便便的叫南宫轩为轩。这里,就是古代的规矩,这里是皇宫,是最靠近皇权的地方,是可以随随便便决定她生死的地方,她不想死,所以,要好好伪装自己。南宫轩没有说话,或许他也觉得,在皇宫,不可以那么随便,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让她随随便便的,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17章(第十七章 同学聚会)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17章(第十七章同学聚会)小说名字: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第十七章同学聚会“老婆,不要拒绝我,好吗?我现在只有你了。”柯磊的话让欣然莫名的感动了,他说他现在只有她了,那就是说,他没有别人,包括那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就在欣然的稍一晃神间,柯磊已经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大手也伸进她的衣服,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部,毫无前奏的粗鲁动作,让欣然有些吃不消,剧烈的疼痛从下体袭来。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欣然的胸前,不知是他的汗水还是泪水,欣然不忍拒绝,只好恳求柯磊轻一点。可是柯磊

  • 萌系爱妻太难训 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萌系爱妻太难训第十七章林南天就是要利用林芷白跟陆钦江的婚事,他才好给林芷蓝选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只是有些可惜,那位昊天集团的太子爷没来,不然跟林芷蓝倒是相配。相对于林家出尽风头,沈青瑶却是铁青着一张脸从鼎盛出来。因为没追上陆钦江,沈青瑶气冲冲的上了保姆车,旁边经纪人还在劝着。“青瑶,你别气,这事可能不是咱们想的那样!陆总怎可能娶那样的女人,你现在不能乱,可要沉住气!”沈青瑶想了想,的确,她现在不能生气,而是要搞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林芷白,到底是怎样的

  • 三世六道 17章(第十七章 魔医叶笑泉)

    原标题:三世六道17章(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书名:三世六道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他盘膝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之上,掌心托天,按照三吸一呼的方式进行简单的修炼。周围灵气沸腾,像疯了一样,疯狂钻进他的体内,这一次,不再是消失,而是渐渐汇聚成云雾,在丹田中,越来越多。就像鲸吞大海一般,吞进叶笑泉经脉和丹田中。纯白色的灵气进入丹田,让他觉的全身舒爽,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修炼到了上午,早已日上三竿,他才睁开眼睛。那一刹那,眸光闪烁着纯洁的白色,就像白玉一般。“呼,这就是修炼吗?也太慢了。”丹田中暖融融的面积大了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17章(第17章 紫色)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17章(第17章紫色)小说名称: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第17章紫色酒香、菜香、饭香,齐齐的送过来,真饿呀,可是她一身的湿衣更难受,本不想与明书一起来这如香馆里再见阿卓的,却不想就是这般的自然而来,逃也逃不掉一般。局促的站在那店门前,进与退都在犹疑间,却听得两声响,那是阿卓轻轻的拍手,只两声,立刻就从一间屋子的珠帘后闪出来一个小丫头,她笑盈盈的走向阿卓,“爷,有何吩咐。”恭恭敬敬的请安,让芸若不由得又是在暗猜着阿卓的身份。“带这位姑娘去那里换下一身湿衣。”阿卓指着

  • 我是武大郎 17章(第六章 有志不在身高)

    原标题:我是武大郎17章(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小说:我是武大郎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细颈瓶的瓶颈约四指高,由于找不到透明的玻璃制作的瓶子,武植只好用普通瓷瓶代替。好在这个时代中国的陶瓷业已经相当发达,细颈瓶制作得颇为瓷实。武植将小球挨个塞进细颈瓶中,只留下五根丝线,沿着瓶口垂落下来。几个铅制小球都是按照细颈瓶的瓶颈量身制作,大小刚好能够顺利从瓶颈出入,两颗小球同时出入那是绝对不可能,除非打破瓷瓶,这样一来,也就破坏了试验规定了。然后将水壶里的水灌进瓶中,由于看不清楚里面,只好将水灌满,好在这个试验跟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17章(第十七章 出名原来这么简单)

    原标题:总裁在上,女佣在下17章(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书名: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夏小茜认识轩少阳这一件事,很快的,在学校里传开来。而夏小茜,无疑成了同学们茶饭后闲谈的对象。无论她在哪儿,都可以听到同学们对她的议论,就连在厕所与课堂上都能听到。因为轩少阳,夏小茜在巨大的学校里,可算是小有名气了。而这名气,都传到了冷凌傲的耳里,甚至冷凌傲的公司里。冷凌傲之所以会听到,是因为他在公司里经过一个部门时,里面的一个实习女职员说出来的。就说某某学校里的一个名叫夏小茜的女生,认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