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神级相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07:12 来源:网络 [ ]

书名:神级相师

第二章跟你没完没了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育才小学要修在半山腰上,反正大家多年来走山路已经习惯了,老师给大家简单安排了一下后,就是放假。小说神级相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所有人就像是关了许久的狼一样,一下子都冲了出来,暑假啊,那可是好好玩,痛快玩的日子。

“今天放学放的早,我们上山顶看日落怎么样?”石晓天的提议,要徐德煌他们几个很是赞同,于是几个人兴致冲冲的就往山上走,学校所在的这座山并不似很高,但是因为在神农架,所以山高林密,很是有那种意境。

夕阳西下,晚风习习,要人很是舒服,几个调皮的小孩子,竟然也被这美丽的大自然风光给吸引了。几个小伙伴在哪里畅谈着。那是对未来的憧憬,那也是对生活的希望。

“你们以后要做什么啊?”石晓天首先发问。

“这还用说,当然适当老师啊,看谁不顺眼就要他抄作业一百遍,要是敢顶嘴,再加罚五十遍,要是再不服就叫家长,要他们家长回家收拾!”徐德煌说着话,一脸的得意之色。版权http://www.qi-wen.com/

“去去去……一边玩去,要是人家他爸妈是校长怎么办!一点都不过脑子,我长大以后,要当一个厨师,天天给自己做好吃的,要我的家人跟我一起过幸福的生活!”张二嘎的话听的人们倒是觉得有点靠谱。

“你呢铁柱,随便说说呗,别跟个娘们儿似得,快说!”石晓天发现一旁的孟铁柱一直不说话,于是故意跟他搭讪,他可不希望有人不高兴,因为大家在一起就是为的高兴。

“我想上大学!”

孟铁柱憋了半天说出来的几个字,差点没有把几个人给呛死,几个人一瞬间都呆住了,在好长时候以后才缓过神来,然后就是一阵疯狂的笑声。

“铁柱,你刚刚考了倒数第一名哎,你想上大学,开玩笑吧!咱们这群人中,也就石晓天还可以上大学,咱们走不出这座大山,想点实际点的!”张二嘎倒是没有嘲笑铁柱的意思,只是安慰他,要他面对现实。

“那徐德煌倒数第三名还准备当老师,我为什么就不能上大学啊!”铁柱的回答要所有人又是一怔,这回大家是彻底的无语了,看来这个孟铁柱同志,是真的认真的。

“我们不是说好了,就是说说嘛,干什么这是,现在轮到我了啊!我的目标暂时就跟铁柱定的是一样的,我也要上大学,我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至于在以后的事情,我就先不考虑了!”石晓天给铁柱打着圆场,然后突然有种想要把天下都放进自己心里的感觉。

“晓天,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徐德煌一看天色不早了,要是不赶着回家,那天黑回家山路可不怎么好走,再说了,回家晚了,家里那顿打是少不了的。版权http://www.qi-wen.com/几个小伙伴起身,决定比赛看谁先回家的,几个人一顿狂飙后,石晓天突然觉得肚子痛,然后自己找地方解决个人问题,要其他几个人先行回家了,说自己马上就赶上来。

“哎呀!解决完个人问题就是好舒服啊!”石晓天心满意足的从一颗大树后面绕了出来,心情大好的他本想着快点追上铁柱他们几个,可是不巧的事情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他。

“沈妙璐?你不回家来这里做什么,天都快黑了你不知道吗,赶快回家吧!”石晓天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数落着沈妙璐,但是沈妙璐脸上一闪而过的感动,很快变成了摆着的脸。

沈妙璐本来想要放学跟石晓天理论一番的,但是谁知道一放学这家伙就跑的不见踪影了,问了路上的同学才知道这几个调皮鬼往山上走了,所以他就跟了过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哪里有石晓天他们的方向感,竟然走来走去,迷路了。

“都怪你,要我迷路了!”

沈妙璐的话一出口,石晓天彻底石化了,心说话,我的那个天啊,你迷路跟我有屁关系,现在反而要怪我给你弄得迷路的,这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看着石晓天那一脸无奈的样子,沈妙璐的脸上服气了一丝笑意。

“好了,既然看到你了,那就没有事情了!但是你要送我回到大路上,不然我还是回不了家!”沈妙璐倒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实在也不能怪,本来石晓天跟沈妙璐就是一起长大的,就不算是两小无猜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只是随着岁数的变大,彼此之间有了性别的距离。版权http://www.qi-wen.com/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沈大同志,我又不是你的警卫员,你可不可以每次不要总是这样对我好不好!”石晓天虽然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还是乖乖地带着沈妙璐往大路上走,他发现了沈妙璐嘴角那不经意间的抽动,但是沈妙璐,却没有看出石晓天眼里的笑意。

“讲道理啊!好,那我就跟你讲讲道理,你总是恶作剧不好,我们都已经多大了,你总是这样……”

“哎,你知道吗,我们刚刚谈自己的梦想呢,你知道徐德煌想要做什么吗,你打破头都才不到!”石晓天一见形势不妙,赶快岔开沈妙璐的话题,他才不会给沈妙璐说下去的机会呢。

“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我是说……”沈妙璐很是坚持,继续自己的要说的话题,可是石啸天再次打断了她的话题。

“徐德煌说他要做老师,还说看谁不顺眼就要罚他抄写作业一百遍呢,哈哈哈……”石晓天极力的回避着沈妙璐的话题,当他笑着岔开话题的时候,眼角不经意间扫到了沈妙璐那张精致的脸庞上,脸色不由得一怔。

他跟周一仙学艺也有些年头,除了周一仙教给他的那些道家的内家功夫靠得住,那些所谓的相术还真是不怎么要石晓天恭维,总是失灵时不灵,跟丢硬币选正反面一样,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他真希望这次是不灵的那一会。

石晓天正面打量着沈妙璐,看的沈妙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还要继续说的话,被石晓天这一看,全都给看回去了。石晓天看到沈妙璐的印堂发暗,这可是有血光之灾啊,这一个女孩子的,看来只有送她回家了。奇闻网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啊?”一说话,沈妙璐的脸颊就已经是红云密布了,实在是女孩子比男孩子要成熟的早,所以当男孩子还没有反映的时候,女孩子已经明白很多事情了,这就是所谓的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

第三章英雄救美

“你印堂发暗,最近恐怕有血光之灾!我…….”

“少来,你又拿你那一套来糊弄我,我才不上当呢!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要这样了,不好,封建迷信是不对的,我们是长在红旗下的少先队……哎呀1”

随着一声惨叫,沈妙璐已经载歪着向一边到了过去,石晓天身手敏捷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一把拖住了沈妙璐的身体,夏天的衣服都是比较淡薄的,石晓天扶着沈妙璐的手,一只刚好握住了一团软玉,初入手时感觉还挺不错,石晓天于是本能的又捏了一下,可是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赶紧把手往下移动,搭在了沈妙璐的腰上。

沈妙璐此刻疼的已经不行,哪里还会注意这些细节。原来沈妙璐还在说教的时候,石晓天就伸手去拉她,要她快点回家,谁知道他一侧身想要躲过石晓天的手,可是脚一步也就踏空,再好落在一边的石头缝里,不仅仅脚崴了,而且鲜血还映红了单裤。

“看吧,我说的对不对,你什么时候要人省省心啊!”石晓天可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一看沈妙璐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这回有活了。他慢慢的吧沈妙璐放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然后伸手给沈妙璐正骨,这可是每一个练武的人基本上都会的。

石晓天认真的样子要沈妙璐不免花痴了一把,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刚才石晓天摸她胸部的事情,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不好,一张小脸红的都不像样子,就好像再加点温度,就能烧起来一样。原文qi-wen.com

在石晓天简单包扎以后,伤口总算是止住了流血,石晓天叹了一口气,慢慢蹲在了沈妙璐身前,把后背留给了沈妙璐,石晓天虽然调皮,但是关键时候绝对是够意思,更何况他可不想跟这个爱啰嗦的同学在这里呆到有人来找他们。

那个时节又没有手机,谁知道那个时候才会有人来找他们,沈妙璐迟疑了一下,还是爬上了石晓天的后背,他感觉石晓天的后背好宽广,仿佛向大地一样的牢靠,突然间就有一种海枯石烂的错觉。

一路上石晓天凭借着多年的武术功底,没有休息直接就给沈妙璐背回了家,当然一路上石晓天一句话也没有说,虽然那两团柔软,不至于引起石晓天身体某个部位的反应,但是总是感觉怪怪的,而沈妙璐更是不会说话了,他可不想打破这样的美好时光。

沈妙璐的村子离石晓天的村子可就远了,一个在山脚南面另一个却是在山脚的西面,中间大概会有十来里地的距离,石晓天倒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个村子,村口那几只大黄狗一听脚步声就闻讯而逃,几个不长眼的开始狂吠,结果自然是石晓天弯腰拾起小石子,打得一只只大黄狗“嗷嗷”直叫。

送沈妙璐回家,沈彦文倒是没有多大奇怪的,而要他奇怪的是,石晓天竟然背着自己姑娘回来的,更加离谱的是自家姑娘还没心没肺的睡着了。沈彦文是知识分子,跟石晓天的父亲石波涛一样,都是知青下乡,然后因为某些原因,自己留在了这一方土地,没有回去。

“沈叔叔,妙璐的腿扭到了,我刚好看到,所以送她回来了!”石晓天看到沈彦文那一脸的莫名其妙,赶紧给他解释听,省的这家伙浮想联翩想入非非。沈彦文愣了一下当即让石晓天赶紧进了屋子。

沈彦文的家跟石晓天他们父子住的地方一比,那可真是天上地下。他们住的虽然不是最新式的大瓦房,但是那也是正八经盖起来的新房子,哪像石家父子,住的那是早先生产队存东西的仓库。

直到吧沈妙璐放在床上,石晓天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累得不行,一坐在炕上也起不来了,沈彦文虽然也是一个厚道人,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瞎厚道的时候,他当即去教女儿,可是沈妙璐说什么就是不醒?

沈彦文就觉得不对劲,连在一旁累得不行的石晓天也发现了不对劲。石晓天马上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沈妙璐的样子,心里不免“咯噔”一下子,好家伙,这回真的出事了,沈彦文或许可以不知道,但是石晓天可是知道的,他跟着周一仙多年,小孩子的心性是对于那些好奇的东西,过目不忘的。

沈妙璐嘴唇发紫,双目紧闭,这并不是睡着了,具体来说应该是中毒了,具体中毒深不深就不知道了,还有就是中的什么毒这就成了关键。所谓有担当,就是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石晓天一个机灵从炕上跳了下来。

“沈叔叔,你先找一下村里的大夫,我去去马上就回来!”

石晓天说着话就要往外跑,却被沈彦文一把给拽住了。

“瞎闹什么,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找人,带璐璐去乡公社卫生所!”沈彦文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有病看医生他还是知道的,石晓天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听他的话。在学校的时候他是沈老师,可是在外面就是自己的一个长辈,因为跟石晓天的父亲关系不错,石晓天偶尔还会跟沈彦文开个玩笑呢。

石晓天一把甩开沈彦文的手,留下一句话一溜烟儿的就跑掉了。

“尽量不要让妙璐移动身体啊!”

从沈彦文的家到沈妙璐崴脚的地方,少说也有个四五里路,往返可就是十来里路,要是一般人背着一个七八十斤的孩子,走四五里的山路,那已经很是了不得了,更何况连休息都没有休息,直接又开始狂奔呢。

石晓天这个时候,心里那个着急,他一心就像赶快到出事地点看看,到底沈妙璐是怎么一回事,他刚刚仔细看过沈妙璐的伤口,但是并没有毒虫蛇蚁的痕迹,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有毒的植物伤到了。

亏着石晓天跟周一仙这几年练功根基扎实,这一番折腾,竟然还是活力充沛,他临出门的时候,在沈彦文家里拿了手电筒,他就像是一个长跑运动员一样,一路的狂奔,终于他看到了希望,他要去的地方已经近在眼前了。

石晓天弯下腰,用手电筒仔细的看着那周围,有什么有毒的的植物,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啊,他想到了那个沈妙璐崴脚的石缝,手电筒的光一扫过去,石头上还有丝丝干涸的血迹,而就在血迹旁边一根细长的叶子正在随风摆动。

石晓天一眼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这叶子断掉了一半,一看就应该是沈妙璐崴脚的时候把那一半叶子压在下面给弄断了,看着叶子伤口上那好似牛奶一样浓重的白色乳汁,石晓天当即做了决定,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石晓天伸手拔起那根草,仔细的看了看,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因为这棵草他认识,那是周一仙给他讲过的,有些花草跟人一样,你不伤害她,他也不会伤害你。这种草就是这样的。

石晓天手里的这株草,石晓天不知道它的学名,只知道周一仙叫他“半日迷”,他平时并没有毒,只是当他的叶子被弄断后,里面的汁液流出结合空气就会产生毒素,幸好的是,这种毒素并不是很厉害,只是要人短暂昏迷,所以又称“半日迷”。

“半日迷”虽然毒性不大,但是对于病人可是不能用作麻醉的,只有像牛马这样的大牲畜,有些人才会在阉割的时候用,但是都很小心,由于这个量不好把握,所以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去用它了。

石晓天一看找到了根源,又是一溜烟儿的跑回了沈彦文家,这个时候大夫已经来了,确定沈妙璐是轻微中毒后,简单地用了些药就没有事了,所以沈彦文也就安心了,石晓天看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思想也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腿都在发抖,一就坐在身边的椅子上再也起不来了。

沈彦文当然不会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当然他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送走大夫后,石晓天经果断在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少许的力气,起身也就要走,天色已晚,沈彦文有心想要留石晓天住在自己家里,但是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石晓天从沈彦文家里出来,看了看天色,心里实在是不愿意再多走一步路了,所以只好想着跟家相反方向的半山腰走去。

“哎,看来今天是会不了家了!”石晓天一边说着,一边大步向着半山腰走去,那可是周一仙道观的方向。其实说起周一仙来,身份还是比较高的,怎么说也是堂堂道观的观主,只是道观有点太寒酸了,一间大殿两个偏殿,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周一仙经常被石晓天调侃,说平时晚上不耽误看星星,夏天不耽误吹夜风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石晓天刚走到一半上,这晴得好好的天,一下子就乌云密布了,本来就不想再动的石晓天,不得不加快步伐,因为发懒而给交了一个落汤鸡可值不得。

“真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啊!”石晓天学者戏文里老生的唱腔在哪里苦笑着拿自己打趣儿。一抬脸这都到了山门前了,石晓天对这个只有四面墙的道观,还是蛮亲切的,不然怎么会多少年如一日,一有时间就往这里跑啊。

大风刮得石晓天已经满嘴是尘土了,他本想叫一下师傅,可是碍于风大也就算了,反正道观那两扇门有根没有都没有什么区别,石晓天低着头大步往里走,刚走到门口,一股邪风就那样没有征兆的铺了过来,石晓天赶紧抬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第四章真的是奇遇

“砰”的一声,石晓天只觉得自己脑袋冒金星,耳朵边都是小鸟在唱歌,两股温热的溪水从鼻腔里奔涌而去,经过短暂的几秒钟休整,石晓天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心里这个气氛啊,一定是周一仙这个老东西在作祟。

石晓天刚要发飙,这个时候才看到,那扇破木门的把手上残留的半根糟掉的绳子。要是平时石晓天完全可以多开的,今天本来就累得不行,再加上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突如其来的陷阱,平时都是他给师傅周一仙恶作剧,谁承想今天师父的无心举动,倒是给他来了一个恶作剧。

石晓天捏着鼻子低着头,可是鼻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实在是那一下的劲头太大了,现在那扇门不会再动了,因为石晓天一生气,一脚就给踹了下来。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个不停,石晓天就有点着急了。

“师傅!师傅!……周一仙,你赶紧给我出来,我都流血了,你干什么呢!”石晓天叫了几声,见周一仙没有用答应,当即就火大了,也不是石晓天不尊进自己这个师傅,实在是师徒二人平时玩的就跟伙伴一样,没大没小。

石晓天见怎么喊都没有人,索性就自己找他白,他知道周一仙一定有办法止血,道观本来就这样屁大点地方,转了一圈不见人石晓天心里就很不痛快了。石晓天想起来别人流鼻血的时候都是脸朝上的,于是他也把头抬了起来,希望可以止血,

“咦?那是什么东西!”石晓天仰着脸朝天的时候,突然发现屋顶的房梁那里,竟然有自己没有发现过的东西。这叫石晓天很是新奇,实在是这个地方太小了,自己在这里住了多年,还没有什么地方他不知道的。

石晓天玩心大起,想要把那个看起来铜质的东西弄下来,可是爬上去拿下来那是一定不靠谱的,谁知道这根房梁颈部经得住自己的考验,出去找木棍什么的给捅下来倒是合适,可是这马上就要下雨,还有那么大的风。

石晓天正在那里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身子不自觉的靠向了一边的供案,那里供奉着易相一派的祖师爷塑像,石晓天手就搭在条岸上。石晓天就是一个小孩子,心性未定,这手自然安生不了,一乱摸心里就有了主意,一抹坏笑附上了他的脸颊。

“祖师爷罪过啊,我知道您神通广大,前知五百年后知五千年,我想您一定早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那您还是在这里就是说明您同意了,是不是?”石晓天冲着泥塑的雕像嘴里念念有词,可是石晓天的手可没有闲着。

要说这位祖师爷可真够寒颤的,堂堂一派之主,就算没有精光耀眼,那至少也要弄个自己安身立命的好地方。要不是周一仙是他门下弟子,还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会如何奚落这位祖师爷呢!

祖师爷的塑像很不怎么样,这是大伙公认的,一张胖乎乎的笑脸,矮胖的身材,再加上一身灰不溜丢的道袍,真跟一派的祖师相差甚远。石晓天一只手像是蛇一样,已经从那道袍下面钻了进去。

石晓天单手用力,一咬牙!只听得“嘎嘣”一声脆响,石晓天的手就从那袍子里面出来了,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手里还攥着一个东西呢,要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个东西正是祖师爷塑像的脚趾头。

真不知道这位祖师爷有没有给自己算过这样一挂,在多年以后的某一天,会有这样一个混蛋弟子,把他的脚指头给掰下来丢东西用。石晓天看着手里东西,又看看祖师爷的雕像,他竟然有一种错觉,祖师爷在冲着他做鬼脸。

“不是吧!”石晓天紧张的晃了晃脑袋,再仔细看过去,祖师爷的塑像还是那样半边脸对着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完了完了,今天这是怎么了!看来是太累了!”

石晓天安慰着自己,然后他强打着精神一甩手,那颗祖师爷的脚趾头就被跑了出去,稳稳当当的打在了那个看起来像是铜质的东西上,清脆的金属响声,确定了石晓天的判断是正确的。

一个圆形的盘装东西,就这样被石晓天用祖师爷的脚趾头给弄了下来,金属圆盘掉下来正好磕在了祖师爷的塑像脑袋上,然后就滚了下来,石晓天一把接住,这突然间松开的手,要鼻血再次流出来,流了那个金属圆盘满满当当的都是石晓天的血。

“怎么鼻血还没有止住啊!”石晓天本来还兴致挺高,可是一看鼻血依旧只好把那个盘子拿着,走进里屋周一仙的床上,所谓床不过也就是以前的功德箱,还有一只其他的什么箱子,然后搭上一扇门板也就是床了。

石晓天的身子一挨上床,突然就觉得眼皮不听使唤的想要合起来,身体也赢得好像是被水泥给定住了一样,他只觉得旁边一阵白光闪过,然后就不再有直觉了,他就是觉得很舒服,全身都在放松,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屋外的雨下了起来,大雨整整下了一夜,可是石晓天就像是死尸一样,躺在那里一点知觉都没有,这一夜的电闪雷鸣,对他来说就是空气,存在着,但是却感受不到。

山里的清晨是格外热闹的,叫得上名的叫不上名的鸟儿,都在唧唧咋咋的叫个不停,山林滴翠,草木吐纳,薄雾如纱,清溪飞涧,此处不是仙境但也胜似仙境一般。

随着草木的颤动,一条身影犹如鬼魅般在山林间穿行而过,纵是雨后山路泥泞难走,但是好像却不能为他带来任何不便,少顷,那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道观门口。

原来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道士,虽然身上的道袍和这道观一样能够看出岁月的痕迹,但是却是干干净净,他头上的发髻可能是刚刚急于赶路,所以多少有些散乱,但是面色红润丝毫没有气喘嘘嘘的虚脱样子,足以证明武功之高。

单单以老道的外貌来断定的话,此人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眼睛里不时流露出的光彩,要人感觉那用一双明眸下好似一潭深水,深不见底,要人感觉到的不仅仅是深邃还有沧桑,任谁也不会对这样的一个人敢有半分的怠慢。

“无量天尊,还好没有出什么大的差错!要不然别说祖师爷要发火了,就是睡觉的地方都要没有了……”

来的人正是周一仙,他看着经过这一夜风雨的洗礼,已经挺住的道观,心里很是高兴,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道观只要不塌,那就是神仙来了,也不能要他在破败到哪里去!

周一仙走到正殿,给祖师爷磕头,可是祖师爷这个样子实在不怎么样,经过一夜的风吹雨打,祖师爷最终还是决定躺下来休息一会,周一仙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是眼角的余光扫过的时候,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祖师爷的大脚趾头竟然不知所踪。

“无量天尊,罪过!罪过!!!小道一定尽快为您重塑金身,您一定要息怒啊……”

周一仙嘴里念念有词,这对祖师爷不经可是大罪过。被周一仙叽里呱啦的一阵乱说,石晓天悠悠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听到自己这个号称有半仙之体的师傅一说话,那个气啊就一下子窜了上来。一天到晚的吹嘘自己作为易相一派的嫡传传人,有半仙之体,前知八百载,后晓五百年。

可是石晓天就从来没有见到过周一仙有什么预见性,当然除了应劫。所谓应劫其实就是给人当替死鬼,周一仙学的就是易相的传承,说白了就是算命、看风水,算吉时这些的,虽然他有先知的本事,可是有些都是定数,怎么可以说改就改呢,所以每每到了自己劫难的时候,就要有人来替他应劫才行。

“师傅,你到底有没有算到我在这里啊!”

经过一夜的休息,还有一肚子的火这一嗓子喊得声音可是不小,给周一仙吓了一跳,周一仙竟然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而就是这个短路,要石晓天更加是不满了,明显师傅这回又没有算准。

“总共道观就这么大点个地方,别说起卦占卜了,就是看也该看到了吧!”石晓天人小,但是起性子倒是不小,干涸的血迹要他说话觉得脸上一紧一紧的,很是难受,周一仙也看到石晓天那满下巴的血污,当即就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啊!!!徒弟你这是……不是,无量天尊,罪过!罪过啊!!!我的徒弟啊,你这是怎么了?”周一仙一看这情景,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周一仙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把石晓天抱在了怀里,又是切脉、又是测内息的上上下下检查了好几遍,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有点气血虚!没有大碍,只要好好调养一下就没有事情了!”周一仙说着话转身就往外走,在石晓天的视线里周一仙走到水井旁,提了一水桶的清凉井水,然后倒在脸盆里又端到了石晓天面前,给石晓天的脸上的血污差掉。

神级相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级相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凌尘第三章我不服第三章我不服!原凡大陆的西边之域,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自古以来西域的修行资源最少,导致这片土地孕育出来的修士在同等境界下都普遍较弱于其他四域!但是西域在无尽的修行岁月里也涌现出一名又一名天才,从贫弱的西域一步步成长,拼着自己实力打的其他四域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其他诸域骄子黯然失色!但总的来说西域还是被人看不起的,被认作是未开化的蛮族。而西域被西门家族和萧家所控制,西门家族实力上稍微比萧家强一点,占据了六分西域领土主权。在原凡大陆的九大家

  • 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血舞狂风第三章初见第三章初见尼奥很快就来到了后山的空地之上,很难想象,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这里和爱丽丝嬉戏打闹,而短短的时间过去,爱丽丝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半兽人掠走了,危在旦夕,不知所踪。现在正值黄昏,天色并不是很晚,森林树木依然可见,再加上尼奥那极好的视力,他可以看到很远的事物。尼奥在后山的山坡之上不断环视着搜索着,却并没有什么收获,再远的地方就是密林了,就算是尼奥在这样的时候也不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了。“这半兽人竟然有如此的速度,能在这么短的时

  • 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至上玄主第三章第一次演习满天空镶上了小星斗。它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交织在一块了;不像阳光那么刺眼,也不像月光那么清澈,却是明亮的。在月光下天空一闪一闪的点点星光,段翌回想起刚才那场激励战斗,一场无法插手、一场只有躲在一旁看的战斗。此时他才知道和千代封月的差距,在一旁的柳月峰仿佛看穿了段翌的心事,刚要说话:“谁?”大家顿时提高警惕,禁卫军也把火把照向西处!“我,看来我们来晚呢!”“是秦世,秦樱”高飞道“自己人!”秦世等人迅速着地!“高飞老

  • 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给本王滚第三章天掉佳人第三章天掉佳人就这样,这个拐角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连被风带起的落叶也慢悠悠地躺到地上……瑞天王朝,凌王府。“王爷,这是皇上的圣旨,您,您不能为难奴才啊,这,这,这,您要是不接旨,奴才,奴才不好交差啊。”黄公公满头大汗,他也不想招惹这个瘟神,可是没办法。这位五王爷是瑞天王朝响当当的人物,不过在他性格孤僻,话很少,待人冷酷,偏偏是六位王爷中最出色的,也是最得圣心的。可惜五王爷在小的时候被一位冷宫的娘娘掳走长达一年,

  • 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诱惑美女叶小容元月二号,晚上十点十分。往日的这个时候,武氏集团灯火辉煌,三十三层高楼如同一颗明珠一般,在德州最中央,不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然而今天却是例外。武氏集团整个大楼外围,都被一名名身穿保安服装的保安围住,密密麻麻,竟是不下数百人。武氏集团的大楼依旧灯火辉煌,但却充满了肃杀之气。“武氏集团好大的气派,为了明天的展览,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是啊,听说明天展览的那颗珠宝,足足有拳头那么大!”“拳头那么大的珠宝?如果让我得到,那不一辈子

  • 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修罗帝第三章喝醉了姬云走到一家酒楼前,看着酒楼面前的招牌,顿了几秒之后走了进去。“呵呵,云少爷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知道云少爷需要些什么?”姬云刚刚走进去,店小二就跑过来问到。“来一壶酒,还有几个小菜。”“好嘞,一壶酒,几个小菜,云少爷是要在几楼?”“三楼。”说着便自顾自走上了三楼,在南边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小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便把菜端上来了,姬云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将目光望至窗外,看着街上的行人,和远处的房屋,心中想到:“这就是我的家

  • 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003地下关系3“喂,你这个没大没小的竟敢对我吼,还有心遥是有什么不好,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嘛!”手插着腰,温雪依生气的吼了过去。黑瞳紧缩,温其延冷冷瞥了林心遥一眼然后越过了她们往前走去。“这家伙!”看到温其延的态度,温雪依气得直跺脚。“那我先下去了。”低着头,林心遥赶忙下去,速度快得让温雪依想叫住她都来不及。匆忙走进去,确定身后没人林心遥才深呼吸了口气。刚刚……她真的让大小姐刚刚说的话差点吓死了!“林心遥……”“啊……”才刚平稳住呼吸

  • 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桃花夭娆第三章:本仙子怎么可能是妖接着,夭桃又伸手慢慢地向着某个天师的身上探去,摸摸,再摸摸。还是热的?看来真的不是鬼啊,之后,便开口问道:“天师大叔,你居然是热的,你真的是人啊?”因为啊,很久以前,夭桃就听起自己的同胞说过,人如果是活的,就和我们仙一样,身子会是热的,而且会有心跳声。而鬼就不一样了啊,全身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感情,而且长得不漂亮,也没有感情,并且只会害人,然后吃对方的灵魂来存活。鬼,就是世界上最冷血的了。两个人,就那样直直的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