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步步成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7:54:5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步步成婚

第二章 假男友

于佳在一旁幻想着,拍了拍言梓诺的肩膀说:“说实话,我现在都能想象出江离然穿着你送他的这套西装那副帅气逼人的样子。奇闻网

看着于佳递过来的礼物,言梓诺就像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时没沉住气直接一把从于佳手中夺过来冲到窗户旁,毫不犹豫扔了下去。

于佳跑过来制止,可是已经晚了,她破口就骂:“你不要命了,万一砸死人了怎么办?这可是十楼。”

言梓诺回:“死不了的,要真死了,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你疯了。”于佳生气地去找已经扔掉的礼盒。

于佳把礼盒找了来,递给言梓诺十张一百元,说:“你不要,我要,就算是我买这套西装的钱,看你也不需要,我就给晓宇了。推荐qi-wen.com

言梓诺接过于佳手中的钱说:“算是便宜你了,既然晓宇来陪你,我就一个人去瞭望台静静。”

//"叮!//"的声响,电梯到达了灯塔瞭望台。

午后的阳光照耀大海,眼皮底下跃出一片晶莹。

正在言梓诺沉醉在这副美丽的景色的时候。

不远处的程诚已经看了她很久了,他不解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孩,为什么她能呆在一个地方,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站在望远镜前这么久。

一时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

言梓诺只听见头顶突然砸下一个声音:“有什么可看的?”

她有些无聊的开口道:“要看吗?”

“海,除了海还是海,偶尔会有渔船。”程诚并没有看,只是淡淡地答道。来自http://www.qi-wen.com/

言梓诺皱起眉头反问:“你都没看,你知道有什么?”拨动着望远镜示意对方再次观看。

“看到了么?”

“没有。”

“那这样呢?”

“还是没有,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一条美人鱼在和一个王子接吻。”

程诚直起腰,看向身边的女孩,有那么一会儿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碰上了神经病。

直到言梓诺的眉眼里滑出一些压抑不住的笑意,他才松了口气,显然自己被耍了。

只是眼前女孩模样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好不容易回了趟国,却在这里遇见她,是来历劫的么?

言梓诺觉得她好像认识眼前的男孩,像极了很久以前与她定过娃娃亲男孩,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她记得那个男孩被她一纸拒绝到了哥伦比亚。

言梓诺又止不住好奇心,想问他些什么,就见江离然和薇安互腕着胳膊亲密的迎了过来。奇闻网

偶尔能清晰飘过薇安矫羞的声音:“然,我走累了,等一下看完就找个地方休息吧。”

言梓诺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她就是容不下他们那嚣张的气焰。

“言梓诺,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不寂寞吗?也不找几个朋友陪着?”薇安半带挑衅的斜视着言梓诺, 满脸轻蔑。

言梓诺头脑一热拉了余视中的一个人影,自信地说:“谁说我一个人?这是我男朋友,叫,叫……”

一旁的江离然不悦的说道:“一个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陌生人就说是你的男朋……”

江离然话音未落,一个爽朗的声音飞快盖过:“程诚,言梓诺的男朋友。”

一脸严肃地程诚牵强的扯出一个微笑。但是在他那张淡漠的脸上却显得极其不自然。

言梓诺听了,努力在脑海里拼凑着回忆的画面,这个名字好熟悉……。来自http://www.qi-wen.com/

“噢~”的一声薇安意味深长一笑,将头转向另一边,她扬手示意着不远处:“那你们也做这种事?”

她似乎把言梓诺的一切看穿了一样,料定了她柔弱得性情,一副料你也不敢做出什么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一样。

“什么?言梓诺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看过去,视野所及处,一对情侣正相拥着接吻。

言梓诺有些尴尬的别过目光,“我……”

正在她不知道要该如何是好时。

“那——要确定一下吗?”程诚向言梓诺然丢了一句。

“……恩………恩?!”

“唔~”。

言梓诺错愕的目光自程诚的颈间向下滑落在他的肩膀,手臂。阅读qi-wen.com他的右手正紧扣着自己的左手吻上了她。

其实就连言梓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被一个刚认识不到几小时的人,给强吻了,而仅仅只因为逢场作戏。

江离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副画面,那个和她在一起五年羞涩的一次亲吻都不敢做的言梓诺,现在正在被一个陌生的男子亲吻着,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儿。

但还是继续装作若无其事走了。

见江离然和薇安一身截然的离开,言梓诺睁开了眼睛。

这样就算是结束了刚才尴尬的局面,可没想到后面还有更恐怖的事情等着她。

刚从程诚的手中挣脱出来,电话声就响了。

接听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尖酸刻薄:“言梓诺,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呢?你是出去旅行快活了,你爸出车祸了都不管了吗?。”

都没来得急挂上电话,言梓诺便心急如焚的往医院赶。到了医院后发现,爸爸正在打点滴,虚弱的坐在病床上,见言梓诺进来便道:“梓诺,你来了?都跟你妈说了不用打你电话的,她就是不听。”

言梓诺关心地问:“爸爸,你伤哪里了?严重吗?都怪我不好,只想着自己的事都没有跟你打个电话,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

说着说着,言梓诺有点激动地哭了起来。

见她哭了,爸爸便抚摸着她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你看,爸爸真的没有事,只是脑门上被划破了一个小伤口,不碍事。你先回去休息吧,旅行都累了吧……你妈去领消炎药了,马上就来,这里就不用你担心了”

言梓诺刚站起身,就听见身后传来:“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有你哭的那些时间还不如想办法多挣点钱去还债。”

言梓诺沉默着没有回答,离开了医院往家赶。

她想比起后母的尖酸刻薄的话,更接受不了的是她欠下的那些怎么还也还不清的赌债。当初要不是爸爸死活要和她再婚,也许自己的生活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吧?

以前为了替她还债,爸爸卖掉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房子,后来他们一家为了躲避追债的人不停地更换住房。就连她上学一直都是这样过的,所以没什么好朋友,就算是特别好的,现在也已经不再是了。

“咔嚓~”门被打开了,可言梓诺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副景象。欲哭无泪。

第三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室内一片狼藉,电视机,茶几,冰箱,洗衣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消失在了原本的位置,所有的衣服散落在大厅,卧房的每一个角落。

下意识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她的电脑不见了,打开抽屉,银行卡也不见了。

以前都是债主们上门好商好量,只要给了钱就走人了的,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言梓诺无力地坐了下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屋漏偏逢连阴雨。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这个地方没法住了。

言梓诺看着手机里支付宝中仅剩下的3000RMB,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收拾好所需的东西准备出门找房子。

刚拉开玄关的门,就见房东太太一脸不快的对着她吼叫道:“你们家黑社会的吗?每个月都把这栋楼搞得鸡犬不宁,我家房子的墙都被那些流氓不知砍了多少个洞,你们赔得起吗?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不准备给啦!!”。

言梓诺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不好意思房东太太,我这几个月忙,我爸可能也没注意这些。拖欠了房租真是很抱歉,至于墙上被砍的伤你还是找伤了你们家墙的人吧。冤有头债有主你说是不是?房租钱现在支付宝给你。”

“你!”

言梓诺转完账就匆匆离开了。

凭着手头仅剩下的1500RMB租了一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房子。刚松了口气,就来了电话接听后,传来了后妈的呵斥声:“言梓诺,你搞什么鬼家里搞得乱七八糟,还有房东说这房已经不是我们了,怎么回事?”

只好又是一通忙乱,都安顿下来后。

言梓诺向后母蒋佳文解释原因后,蒋佳文若无其事继续抱怨说:“这么小的房子?还是个地下室你老爸本来就有类风湿,你改天想办法找个好工作,这房子是人住的吗?真是这债不还清,咱们以后都要过这种日子吗?。”

一个星期里,言梓诺都在不停地找工作,可是,遇见喜欢的薪资不够高,遇见薪资高的别人还挑人,要学历。所以她现在特别羡慕那些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

最后,她抱着不管什么样的工作自己都能吃苦耐劳的架势,找到了一份高薪资的工作。

晚,九点,华宫。

言梓诺刚换好衣服出来,浓妆艳抹的毛姐就迎了上来,“言梓诺快点,客人都来了。”

毛姐领着言梓诺往前面的包厢,最后,在门口停下。

“今天的客人都是有权势的,能喝多少就是多少,千万不能开罪了客人。”

“知道了。”言梓诺点头。她来了两天,这里的工作流程她都熟悉的差不多了,不等毛姐说完她便端着一瓶价值几百万的红酒,推开了包厢的门。一个标准的微笑,端庄优雅地走了进去:“先生,你点的红酒。”

四目相视。

言梓诺很不自在的别过脸,走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身边,开始给他倒红酒。手突然像是失去力气般,之后就发出了玻璃破碎后清脆的声响。一旁的毛姐连忙站起来鞠躬哈腰地赔礼道歉。转头就怒呵斥:“言梓诺,还不给人老板道歉?”。

回过神的,言梓诺低下头说:“对不起——”。

程诚看着言梓诺卑躬屈膝的样子,就想起了当初她为了另一个男人拒绝他,不停道歉的画面,而一个星期前刚回国,在眺望台遇见她的时候,发现原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

上次被自己爱的人羞辱,今天却在这里做了陪酒女。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眉眼下一片阴霾。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收拾?”毛姐再次厉声道。

言梓诺马上蹲下身去收拾地面上的玻璃碎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程诚后就如此慌张,内心就好像极其不愿被他看到自己这副狼狈不堪的摸样。又或许只因为看到他就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是,忘了也就淡了。

“你就不能麻利点吗?收拾好了没有?”。毛姐催促道。

“好了。”

“你给我出来。”

包厢外的长廊上,毛姐很生气地:“你知道你打碎的是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言梓诺内心不安的回:“毛姐,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毛姐听了更加火冒三丈:“下次?还想有下次?,今天你可以回去了,顺便去总经理办公室结算你这两天的工资以后就不用来了”

“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言梓诺的话冷冷地落入空气里,却没人理会。刚转过身,发现程诚就站在她的跟前。

“程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上次你强吻我的账还没找你算,现在又让我丢了工作,怎么补偿我?”言梓诺愤慨道。

“你真的把我忘了?”程诚没有回答言梓诺的问题,反问。

言梓诺理直气壮:“我怎么会把你忘记?忘记谁也不可能忘记强吻我,害我丢工作的人。”

“噢?”程诚两道锐利的眉宇,瞬间拧在了一起。他此时的表情就像火山喷发前一秒。

言梓诺只觉得浑身一哆嗦,她咽了咽口水,被程诚盯得浑身直冒冷汗,心想:“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不会是还想要占我便宜吧?”

“怎么不见你的男朋友陪在你身边?”

言梓诺被突如其来丢过来的一句话,砸得有些晕头转向,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做这种工作?”

言梓诺有些心烦意乱反驳道:“你是我什么人,我男朋友有没有陪在我身边和你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言梓诺说完,正准备逃离这儿时,却被一个结实有力的手臂给拦截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第四章 又不是第一次

“把你刚才的酒钱付了。”程诚一时不知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住她,竟然想出了这蹩脚理由。

刚出口就开始后悔这理由漏洞百出。

“我没有钱。”言梓诺不卑不吭,实则手心里全是冷汗。

“所以来这里卖?”程诚话中带刺儿。

“你……真不要脸,这种话都说。”言梓诺气的。

程诚好笑,一针见血问:“说吧你跟多少人做过?”

言梓诺听了脸色难看极了,她狠狠咬牙道:“像你这种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程诚骨节分明的手抬起,指腹在她白嫩的脸颊扫过,过往的那些事就像是隐藏在他身体里的无数的荆棘,一不小心触碰了,就会隐隐作痛。

他越是想隐忍此刻的情绪越是难以得到平复。

程诚嘴角一弯,勾勒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冷笑着:“你内心渴望的不就是我这种人?一夜多少钱?”

程诚的话像是破碎后的无数个玻璃碎片洒进了她的心窝。

虽然,在工作前也会想到会被要求陪和客人睡,自己也下定决心宁可到时候丢掉工作,也坚决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否则她也不会有勇气站在这里。

言梓诺不服输的抬起头,骤然一笑:“怎么?想睡我吗?你是付不起的!”

“每次都向雇主用这种方式推销自己?”。

言梓诺的脸立刻一阵红一阵白。她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狂躁赌了一把说:“你错了,我只针对你。”

表面一副满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却在呐喊:“你快些离开吧,差不多就够啦!”

“你开个价。”说着程诚从西装口袋拿出一支笔和纸,递给了言梓诺。

当她接过那以张薄纸,中间的那几行陈旧斑驳的字迹,让她感觉这张纸有千斤重,压得她喘不过气。

言梓诺下意识地问:“这张纸,你一直带在身边?”

这张纸是她当初当着全校师生们,拒绝他,羞辱他,伤害他的唯一证据——婚约书。

抬头看向程诚,言梓诺努力自己守住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

原来真的是他,上次还傻傻以为只是同名同姓,仔细一看,他脸上依然留着少年时稚嫩的模子,现在只是轮廓比以前更加精致些,也更挺拔英气逼人了 。

现在却以这种方式见面,让她情何以堪?

程诚脸上原本暗淡表情彻底冷漠了下来:“这纸,只不过是用来提醒自己,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带给我的屈辱,迟早我要双倍还给她而已。”

原本以为会委屈哭出来的言梓诺,忽然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学会了,就算眼眶里噙着泪水也绝不掉落,那叫倔强不服输,她苦笑了一声说:“你想怎样?”

程诚会如此恨她,也一定是因为当初自己做得很决绝吧?她不悔离别,不悔当初,甚至不悔自己做过狠心的人,唯一悔得就是在过去陪伴江离然的岁月中,为何她还不曾快乐?而让她曾经快乐过的人却是被自己狠心践踏伤害最深的那一个。

这致命的爱情就像是负伤的江洋大盗,暴尸荒野似乎才是它合理的结局.

程诚的目光灼视着她,脸色一沉:“按照最低的价格一百三十八万,你赔得起。”

一把抓过言梓诺手中的纸,在上面刷的写了一组数字,给她看。

“什么意思?你要买我?”言梓诺不懂这数字的含义问。

“买? 你不配。”程诚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字,说着他慢慢逼近言梓诺,直至把她逼入一个偌大的包间,一个不小心跌坐在了沙发上。

“就算是我现在做了你,也是你的工作。”程诚漫不经心道,同时慢慢俯下身.

言梓诺不由地小鹿乱撞,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油然而起,她洋装镇定道:“你敢,凭什么你!”

程诚看到言梓诺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就莫名的感到愤怒不已,她越是顶着一张平静的脸,程诚想要毁灭她的欲望就更深重,他轻蔑一笑:“为什么不敢?凭我有钱。”

“卡嚓~”衣服的撕裂声音响应在包间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动作就像当初她撕毁那张婚约纸一样不留余地。

看着一丝不挂的言梓诺,程诚直视她那张不知所谓的脸,欺身而下:“又不是第一次,你装什么处?”

现在就算说是第一次,她想他也不会相信吧。当从身体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言梓诺才惊醒过来,想到正在失去自己的身体,她用尽全力去推开这个如猛兽一样正在啃食着她的男人,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

而这种力不从心却让程诚以为她居然还懂欲拒还迎?不由地,他更深的再一次伤害着她.

言梓诺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什么能让她感觉到痛,才发现高估了自己,原来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比起身体的疼痛让她更痛苦的是程诚的变化,都变得让自己快不认识他了。

第二天。

当言梓诺从喧嚣吵杂的汽车喇叭声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偌大的陌生的床上。

她没有去想为什么?因为不想知道,也不想让自己去回忆一次。

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走到窗边一看,这是一栋欧式风的别墅,高端大气上档次。

可惜,放眼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刚想去洗漱,发现不远处放在桌上的便条。

凑近一看,是程诚的笔记:“醒了来我公司上班,不准逃。”

简单明了。

言梓诺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从满是男装的衣柜里挑到一件最小号的黑西装,穿上就往外跑。心想:“羞辱我上瘾了是吧?还想绑我去公司?没门儿。”

以她的性子不跑才怪。

今天是于佳的生日。

她和于佳在小餐馆完饭后,就来到一个最便宜的时尚商场兜了一圈。

可是呢因为很久没有买衣服了,还价水平一直线的往下降。

买第一件的时候,老板说:“150又便宜又时尚”

言梓诺说:“包起来吧。”

出了门之后,于佳鼓足勇气问她:“你为什么不还价呢?”然后言梓诺就石化了。

买第二件的时候老板说:“250”,言梓诺说:“160。”老板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下次记得来照顾我的生意。”言梓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以为老板说的是:这件衣服160不卖,你下次再来买吧。”于是她就说:“最多200!”言梓诺回过头去。老板石化了。于佳嘴角抽搐了两下,一同石化。

接着言梓诺陪她和其他朋友去来到了KTV。

四瓶酒后,她男朋友战在桌子上艳舞不休,裤腰上都被塞了现钞无数,全是毛爷爷,(一毛)而于佳自己和一块沙发垫子聊天聊了半小时无数曲结束后,另一个女孩大吼一句:“老娘唱得XX都要出血了!”

一片俱寂,一包厢的人都被这个用词给震住了,你们想破胆,也想不出,XX到底是什么器官.

刚愉快的结束这场生日宴。走出酒店,就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见言梓诺一帮人出来。

就见两个身体健硕,穿着一身笔挺黑西装的大叔就把言梓诺抱上了车。

步步成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步步成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 暗恋【11】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暗恋【11】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玉碎瓦全若妃的孩子没保住,不到五个月,流产时异常困难,最后和着血水掏出来,是个刚成型的男胎。她身体底子不好,宫壁极薄,本已有滑胎之照,这一摔,宫裂血崩,能保住性命已属侥幸,更遑论再孕育孩儿。丑妃数罪并罚,重阳节那夜之后,便被关入地牢,等待判决。宋庆成的牌位,终究没能留给她,第二日宫人们打扫凤鸣阁,见那灵牌还在龙口里卡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宫人耗尽力气,倶没能将它拔出来,那东西好似与生俱来便生长在其中,坚如磐石,刀砍斧劈无以撼动。献帝只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 药哑【11】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药哑【11】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1章药哑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 逼问【11】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逼问【11】小说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1章逼问多么温柔,多么体贴,萧月看着她的动作,却只觉得恶心。“不用了。”陆温泽搂住她转身,声音清冷,“她不像你一样善良柔弱,这点雨算不了什么。”门被“哐”的一声关紧,大雨倾盆,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浑身上下都是冷的。她不知道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离开时仍旧下着雨,她没有拿地上的行李,只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遇的家里走去。夏语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见证着她爱上陆温泽这十五年的人。等到夏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甚至来不及开口和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 面对他的……【11】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面对他的……【11】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1章面对他的……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