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6:25: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

002 捉奸

今天早上醒来的感觉,却跟平时不一样。推荐qi-wen.com

就好像,就被人吃过了又吐出来重新组合过,苏婷浑身酸软无力,特别是下半身,有阵阵刺痛感传来。

她吃惊的低头看,自己居然浑身赤裸,没有穿衣服?

然后,昨夜的记忆,潮水般的涌入脑海,都是一副副让她觉得羞耻的画面。

她怎么会和男人——而且是无耻的主动勾引男人——最最重要的是,躺在她床上的那个男人——那个她化成灰也认得的男人。

不就是最近频频莅临苏家,要挑选一个老婆带回去的那位首长大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环顾四周,苏婷不由的尖叫出声:“啊——”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房间。

宽敞明亮的大房间,各种高档家具,屋内整洁高雅的布置,特别是那迎风的阳台上飘动着的,意大利米兰风格的布艺窗帘。

在整个苏家,除了大小姐苏若漪,谁能有这样的殊荣?就连苏家少爷的房间也只是舒适得体罢了,苏元祥一向是将大女儿悉心栽培的。

而她苏婷,所能拥有的只是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黑屋。来自qi-wen.com

慢着,这些都与她无关,现在应该重点关心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姐的房间里,而且与这个理论上是大姐未婚夫的男人一同躺在床上?

这个男人,应该是长期锻炼的结果,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结实有力,却没有夸张的过分的胸肌。

即便是经过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他那乌亮清爽的黑发也都一丝不苟乖乖的呆在脑后,正如同他的性格,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

苏若漪说这样的男人古板无趣,却不知,恰恰就对了苏婷的胃口。

视线往下移,苏婷所看到的,却是黝黑地油光发亮的肌肤上让人惨不忍睹的红痕,那明显像是被人抓过的痕迹,还有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昨夜的状况该有多么的惨烈啊。

虽然在这之前她还只是一个黄花闺女,拜发达的网络资讯所赐,却是没有不了解的东西,只是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记得昨天晚上,是大姐叫她回家有要事相商,进屋之后,喝了一杯管家倒的热茶,就被请到楼上大姐的房间里了。

苏若漪却不在房里,然后,看见了这个男人……紧跟着,自己的身体——看来,是那杯热茶出了问题。

苏婷想不通的却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人指使,管家没有这样的胆子。来自http://www.qi-wen.com/

苏若漪?那可是她的亲姐姐,而这个男人将会是苏若漪的未婚夫,闻名遐迩的军区首长,嫁给他,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将自己和这个男人送做堆,对她有什么好处?苏婷不相信大姐会有这样的好心眼,让自己嫁入豪门一步登天。

可如果不是她,又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苏婷的秀眉紧蹙,保留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没有了,可对象是这个男人,她并不后悔。

不愉快的只是,被人设计的感觉,还有,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特殊的情况让人失去了该有的警觉,苏婷没想到的是,在她陷入思考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的男人早已睁开了双眸。

快速地将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如果不留神细看,很难看出他眼里的厌恶和不耐烦。凌潇然名声在外,一向是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

板着一张俊颜,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苏婷很想笑,其实更多的,却是想哭。说明qi-wen.com

凌哥哥,你都忘了是不,你居然问我是谁?

要说这只是让苏婷心痛,接下来,凌潇然的话语,则是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你费尽心机的和我上床,有什么目的?”

苏婷瞠目结舌,“你说什么?”

凌潇然却误解了她的反应,以为苏婷是因为当场被拆穿了,觉得难堪。

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昨晚的情况是一个意外,足可说明那药物的分量和功效。一个小女孩居然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真是不简单啊。

此刻,将所有的情况在脑海里自行演练一遍,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知道昨晚苏若漪约了我,将她支开,然后偷偷的溜进这个房间,对我下药。该死的女人,你和苏家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待苏婷回答,很快凌潇然就有了答案。

因为他的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不,是被用力撞开的。

紧跟着涌进了一大群人,看到他们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自然会表现出异常的亢奋状态了,或生气或怒骂,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场面就有点不受控制了。小说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年轻女人的尖叫、妇人的厉声怒骂,还有,苏家的家长一脸的阴霾,至始至终,苏婷却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好像在看一场戏。

她的父亲,苏家老爷气急败坏怒其不争的说:“苏婷,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的继母,苏家夫人声色俱厉的指责道:“苏婷,你跟你妈一样,贱女人,只会勾引男人。”

而事件的另外一个女主角苏若漪,脸上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那个笑容很淡,却被一直留心观察的苏婷看到了。

苏婷也笑了,笑容却是讥讽的,在这个家里,那对母女对她的厌恶,一向是不留情面的表现在脸上的。

她开始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前也曾略有听闻,苏若漪对于这场婚事的不满意,只是没想到大姐居然会做到这种程度。

003 新娘换人做

让苏婷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拒婚,大姐居然会想出这样的计谋。来自qi-wen.com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凌潇然会怎么想呢?他一个堂堂的军区首长,会甘于被人设计吗?

苏婷小心的睨了凌潇然一眼。

没想到,她的笑容,落在凌潇然眼里,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凌潇然轻揉了一下有点发疼的眉心,有一只老母鸡在他耳边唧唧喳喳的叫骂着,很快他就推断出事情真相了。

和他上床的这个女人叫做苏婷,名义上是苏家的三小姐,却不是苏夫人的亲生女儿,和苏夫人大姐苏若漪感情都不算亲厚。

从小到大,不论什么东西,她都喜欢和姐姐抢。

不经意的,视线瞥到了床单上的猩红血迹,本来心里是有一些愧疚的,无论怎样,是他夺去了一个女孩儿的清白。

却在看见苏婷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时,隐约的愧疚消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

本来要他娶苏若漪是家里人的意思,他本人对苏若漪也算略有好感,婚事水到渠成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新娘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怕是新娘要换人了。

只是苏婷,我最讨厌被人设计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变成凌夫人,就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

好,嫁就嫁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目前的境况实在有点窘迫,一屋子人都聚在里头,床上的男女可都是还没穿衣服的。

于是,苏家老爷率领夫人女儿先出去了,只对床上的男人说了一句:“我在书房等你。”

对于苏婷,却是没有再多加理会的。

凌潇然非常坦然的赤身裸体下床,拿了衣服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临去,却给了苏婷一个轻蔑的笑容,“放心,我会如你所愿的。”

苏婷却感到头皮发麻,她有预感,这件事情会让她的人生境况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苏小姐,首长请您初步确定一下婚礼的日期,以方便两家人做好准备工作。”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苏婷正在公司里加班。

最近有一个大案子,是跟大财团褚氏的合作项目,如果能够争取到的话,这个季度,不,今年的奖金任务都可以超额完成了。

自然地,老板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作为销售经理的苏婷更加的上心,这份工作,不仅让她可以摆脱苏家的掌控,更重要的,也增加了一份做人的自信心。

已经连续忙碌了七十二个小时没合眼,她的脑神经已经紧绷到极致,突然听到这死板的平静无波的声音,苏婷的心脏居然不规则的跳动了好几下。

这样清冷的声调,却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让苏婷一下子猛然清醒过来了。

因为,她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不愧是他培养出来的警卫员,说话的声调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天他们被当场捉奸以后,苏元祥把凌潇然请进书房谈了整整半个小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当然了,以苏家现时的境况,首长大人的身份地位,苏元祥只怕态度是十分尊敬的。

等凌潇然走了以后,苏家大家长宣布事件发展结果是:苏凌两家婚约照旧,不过,要履行婚约的新娘子,却换成了三小姐苏婷。

其实不意外的,苏婷知道,目前苏家的情况很不好,急需与凌家的联姻,来支持壮大自己的家族企业。

卖女求荣说得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反正都是他苏家的女儿,新娘换一个人对苏元祥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看凌潇然临走之前的那个态度,他为什么会答应呢?为了负责?

不管如何,苏婷心里居然有一丝的窃喜,终于可以彻底的摆脱苏家了,而且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

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外面的人都叫苏婷三小姐,但是这个圈子没有秘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苏婷不是苏夫人的女儿。

苏元祥和苏夫人当年也是门当户对的企业联姻,具体多少感情,只有当事人知晓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苏元祥有一个要好的青梅竹马,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两个人的联系也没有断。

甚至在苏夫人为他生下一女一子之后,外面的红旗又衍生出色彩鲜艳的小旗,那个女人居然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孩子是没有过错的,为了显示自己的雍容大方,苏夫人才接纳了这个不是自己女儿的女孩子。

可是这么多年来,在苏家的处境却是很不好的,苏婷很小就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

上了大学以后,更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勤工俭学搬出了苏家,没想到苏若漪的一个电话,让她的人生有了这样的转变。

失去了那层膜,有了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夫,且,马上,就要嫁人了。

苏婷摇头苦笑,电脑屏幕上,白色的背景黑色的宋体字,清晰单调,把她熬夜过度的眼睛,晃得更加干涩昏花。

“苏小姐,你笑什么,难道你对首长的命令另有高见?”

警卫员的声音再度传入苏婷的耳膜,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将心里所想付诸行动了,赶紧摇头,并且紧跟着用文字说明:“没,首长的安排很好,首长的命令我一定服从。”

004 偷情男女

是的,服从,对于这桩婚事而言,苏婷只需要服从首长的命令就够了。

从那天之后,凌潇然没有再在苏家露面,苏元祥得到了凌家的资金保证,婚事他不过问,苏夫人更加不会多管闲事。

凌家长辈也没出面,无论大事小事,凌潇然一个人安排;而他,基本上也只是派遣警卫员和苏婷联系。

虽然每次警卫员都会打电话咨询一下苏婷的意见,却也只是走一个过场,哪个人敢不服从首长大人的命令?

从那天之后,苏婷也没再见过凌潇然,有时候不禁会好笑的想,会不会到结婚那天,新郎官也会忙的没时间出席让警卫员代办?

“既然这样的话,婚礼定在9月30号吧。首长说国庆的时候太多人结婚了,他不想赶那个热闹。”

然后又零零总总的吩咐了一堆琐事,那个叫做张强的小伙子最后重点强调着:“有一点,首长大人希望苏小姐一定要遵从。”

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苏婷认真聆听。

“首长说,凌家的女人,最好不要抛头露面,结婚以后希望苏小姐可以辞职专心在家做太太。”

嘴里应和了一声,挂断电话之后,苏婷心里想的却是其它。

9月30号,离现在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忙得过来吗?就算凌家有钱,许多细节都可以请人去做,也总有需要新郎官新娘子亲自出面的地方。

所以越发显得,手里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了,只要将这个案子谈好,老大没有不给她婚假的道理。

是的,苏婷只打算请婚假,并不会辞职的。

她深深的明白,经济独立自主对于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她只是要嫁给凌潇然,又不是为了父亲卖身进凌家。

没有时间分神发呆,挂断电话之后,苏婷又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当中去了。

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客户资料,想从中寻找突破点,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是褚氏的太子爷,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褚皓轩。

他的为人处事十分低调,外界人士所知道的消息并不多。苏婷用尽了各种方法,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寻找突破口。

确实理不出头绪了,努力的撑开酸疼的眼皮,将明天要用的开会资料准备齐全之后,苏婷准备回家。

这也是近来她第一次在十二点之前离开公司,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最近过多的熬夜吃快餐导致。

苏婷准备犒劳自己一下,到附近通宵营业的美食城喝一点炖汤,还没走进去,却意外地在美食城楼外拐角处阴影里看到了熟人。

看见那对男女的脸庞时,苏婷觉得意外,以他们二人的处事风格身份地位有必要做出这样的举动吗?

准确来说,苏婷看见的熟人是两个,她的姐姐苏若漪和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凌潇然。

说来好笑,不久之前,凌潇然其实还是苏若漪名义上的未婚夫呢。

深更半夜的这两个人躲在这里像偷情男女一般,一向面无表情的高大英俊的男子眼里隐隐藏着怒火,而那位温婉美丽的苏大小姐却是脸上挂着泪珠,我见犹怜的。

这,又唱得是哪出戏?

距离不算远,可是因为有人专心的说着话,并没有留意到苏婷的靠近。自然地,他们的窃窃私语也就传入了她的耳膜:

“潇——潇然,为什么会这样呢?”美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颤抖。

“你,你真的要跟三妹结婚?”

“好吧,我祝福你们。虽然——毕竟她是我的亲妹妹,你要对她好一点。”

都是美女的独角戏,那位首长大人真是名符其实的面瘫男,对着如此梨花带泪的天仙美人脸上却连怜惜之情都没有多表露几分。

苏若漪不止是千金大小姐,更是绝世美女一枚,从小到大,追她的人差点将苏家的门槛踏破了。

这次凌家上门求亲,本来苏夫人还不是很乐意将宝贝女儿嫁过去的,凌潇然虽然是赫赫有名的军区首长,可他有“克妻”的名声在外。

后来苏元祥给夫人做了一番思想工作,才勉强同意的,订婚前夕,却发生了意外。

从那天之后,苏婷不止没有见过凌潇然,也没再回苏家一趟。

事已至此,又何必再去听那些人的奚落嘲笑侮辱谩骂?就在当天,她已经隐约听到苏家下人在嘲笑,说她使了计策,想要飞上枝头。

同样是苏家的女儿,当初准备用来联姻的是苏若漪,就叫天作之合;轮到她苏婷的时候,就变成了飞上枝头。

同人不同命,这话就是对她二十多年来悲剧人生最好的写照了。

那边的男女动静稍停,感觉到,苏若漪好像往这边瞄了一眼。赶紧的,将身子往一边的角落里移动了一点。

苏婷在心里打算着,无论如何,要抽时间和大姐好好聊聊,是代嫁替嫁还是?到底算怎么回事?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谈话的好时机,要是让大姐知道自己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那个冷傲的美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再度抬头看过去的时候,苏若漪已经不见踪影,却只见,面瘫男往前走了几步,冷然说道:“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干什么?苏婷,你给我出来。”

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染爱成瘾 或 狼少枭宠小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舞魂道12章

    原标题:舞魂道12章小说名:舞魂道第十二节踏水而行清风跃过学校的院墙,来到外面,也就是学校的北面,校外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再往北就是庄稼地,但这片庄稼地中间有个不太大的长条形的水塘,宽有五十米,长有个一百五十米左右。平时都是天然集水而成,遇到干旱的季节也可以用来灌溉庄稼。而清风的目标就是这个水塘,水塘离学校也只有五百米,对于王清风来说只是几十个跳跃而已。这里附近也没有居民,天也黑,清风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来到水塘边之后,清风把书包放下来,取出两块木板鞋,然后把木板鞋用绳子系在脚底,系牢之后清

  • 无上力量12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2章书名:无上力量极品啊!三天后,星城,天门楼。这几天里,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修真界,竟然有人要拍卖仙器。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仙器,但顶着仙器的身份,再怎么着也是神兵,如果能得到,战力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三天时间里,有实力的,没实力的,看热闹的,想打劫的,怀着各种想法,大量的修真者络绎不绝的涌入星城。本来,拍卖会并不是谁都能想看就看的,但是,机会难得,为了扩大影响力,天门楼却破了一次例,凡是想看的,来者不拒。为此,天门楼还特意启动了一种空间法阵,大大扩展了内部空

  • 天魔神决12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2章小说名: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遇到神仙了,姥姥的!”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那至高无上的道啊!我毕生所寻求的真理。”道士对天自语。“什么是道?”听到道士感慨,昌凡好奇的问。“‘什么是道?”那不可言说、不可解释的最根本的存在,我把它称之为‘道’。道浑然如一,诞生在天地之前。道寂然自处,独立而不可更改。道孕生了世间万物,却一点不会减少。道运行在万物之中,却从来不会磨损。‘道’是它的真实地名字吗?我想称呼他的另一个名字‘大’,但‘大’也不足以

  • 御龙征程12章

    原标题:御龙征程12章小说书名:御龙征程第十二集魔力测试第十二集魔力测试两个少年,一个身在他乡,举目无亲的孤独;一个登临高校,心情大好的兴奋,两人同样的年龄,一路并肩前往考试的地点——学校操场,渐渐的聊的开心起来。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学校,就是不一样,大操场足有一万五千平丈以上,渐渐的后面的学生也都赶来了,再之后就是等待。正在无聊等待的李冬雷突然被尤塔轻轻一拍,“我的朋友,你看那边。”尤塔突然一脸奸笑,指向左方。李冬雷闻声看去,那是水系魔法师考试的地点,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个身穿蓝色魔法袍的美女,美女之

  • 龙腾古武12章

    原标题:龙腾古武12章书名:龙腾古武第十二章诡异事件二双腿灌力,犹如一头发狂的野豹在公路上疾驰,幸亏晚上人少,不然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把人吓的半死,那超越汽车的速度,只能看到一阵淡淡的影子。邓宵全力追击,在特异体质的支持下,很快便逃离城市来到郊区。黑色的夜显得更加阴沉,一股危机感悄上心头,瞪大双眼仔细的观察着周围,此时邓宵已经将警惕性提升至最高,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些废弃的民房等待拆迁,周围杂草丛生,偶尔传来老鼠的叫声,异常的诡异。小心的挪动脚步,脚尖点地,尽量减少噪音,猫着腰缓慢的移动身

  • 霸决洪荒12章

    原标题:霸决洪荒12章小说:霸决洪荒第十二章战斗随着蛤蟆精喊的:“开始。”罗力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珠子立刻朝四面发放散发着一股黄,色的烟,很快的蔓延了整个擂台,下面的人根本就观看不了上面的情况,立刻有人作乱,却被蛤蟆精所制止。王峰已经被黄烟给逼到了角落胖,已经没有闪避的空间,立刻屏住呼吸,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中了大约15倍左右,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重量,被压爬在了地上。另外一边,罗力施展了黄烟之后,可见度也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准,只能依靠着从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

    原标题: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小说名:债主大人别惹我(完)XX电视台的真人秀?她正胡思乱想想着,就进来个脸黑得像炭的50多岁的男人,还有个一见到小涵手上戴着的戒指就眉开眼笑的中年美妇!陆妈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个戒指既然儿子送出去了,就代表他已经放弃那个女人了吗?“爸,妈!”陆瑾中规中矩地叫道。“这个就是你选的,你想要的女人吗?”陆爸爸突然又指着郑小涵,黑着一张脸问他。“是的!”陆瑾平静地答道。“那好,既然你喜欢,不如打铁趁热,那就直接结婚!讨论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吧!”陆妈妈看了

  • 龙血至尊12章

    原标题:龙血至尊12章小说:龙血至尊第12章危机重重下静下心来的楚飞渐渐想明白了这里的生存规则,他已经不能用在地球上的那一套来面对这个世界了,因为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易筋经他刚刚只是练了第一层就没有再练,不是他不练,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一直练功,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练了,在这里,不提高实力就等于自杀。易筋经第二势:韦驮献杵第二势,两足分开,与肩同宽,足掌踏实,两膝微松;两手自胸前徐徐外展,至两侧平举;立掌,掌心向外;两目前视;吸气时胸部扩张,臂向后挺;呼气时,指尖内翘,掌向外撑。摆着这奇怪的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