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23255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9:56: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23255

第二章 我能给你幸福

 或许对于赵鑫来说,有些事情当的讽刺二字,自己家里是采煤大省那些靠着资源发家的家族之一,这些年来也是一直养尊处优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学习上不必上进,自有家族打通各种关系,说实话,就连赵鑫自己都不知道家里面给自己安排的路是怎么样的,反正也不想知道,能混过一天是一天。小说23255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不过俗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直到赵鑫遇见了狐媚性感的赵雅女,自己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功力被这个堪称性感尤物的女人给瞬间击破,从高中赵雅女转学过来开始,赵鑫才算是体验了那些以前看不起的文艺青年经常说的爱来爱去。

 他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不是以前的玩玩那种,是真的喜欢。可以这样说,对于赵鑫来说,赵雅女就是他的命门,就是他的禁地,这次费劲千辛万苦才能在高考的时候通过家里的关系把自己铺垫到跟赵雅女一个学校,本想着一路做一个护花使者,最终能够抱得美人归,谁曾想从一开始就没有个好运气,好好地买的动车票是连在一起的,谁知道上车以后才发现座位并不跟赵雅女在一起,这让赵鑫对自己小弟的办事能力有了芥蒂,想必以后这位替赵鑫买车票的小弟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吧,反正都是一个学校了,也不急于一时,这点耐心赵鑫还是有的。

 开始的时候还一切如常的凤平浪静,直到王小山背出了那本自己从来没听说过的什么什么文集的章节名字,连带着赵雅女开始鄙夷然后又主动接近的态度转变。赵鑫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跟以前自己敲打过的无数个懒蛤蟆一样的人物,自己看上的女人,怎能让别人捷足先登,就是有这个苗头都不行,这才有了想让这位牲口出来说两句的行动。

 “你就是想泡她。奇闻网”王小山还是笃定的重复了一遍,“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我对这种豪放性感的女生不太感冒,我喜欢她旁边的哲学妹子。”

 这块本来就紧张气氛浓郁的车厢一角随着王小山的一句话变得诡异异常,赵鑫明显是脸带不屑的嘲讽,心里只想着说,我都高攀不起的女人你也敢说出口,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赵雅女则是一半挫败一半愤怒,挫败的是凭自己的姿色居然还有看不上自己的牲口,简直是瞎了眼,愤怒的是,这个看不上自己的牲口居然真的对自己的闺蜜冰冰有着想法。而作为当事人的沐冰美女,再一次抬起来头,这次是认认真真的打量起那个一直认为自己是学哲学的男生,平平常常,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王小山继续说着在其他人眼里简直是神经病一样的话“沐冰是吧,你好,我是王小山,我想我能给你幸福。”

 “喂,你谁呀你,神经病呀,第一次见面就说要给我家冰冰幸福,大言不惭的样,我家冰冰可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你配得上你么你?简直是笑话。”赵雅女简直是要气炸了,这个牲口是疯子吧,拜托泡女孩还是美女用这么冲锋的办法会被人吊起来打死的知道吗?

 “会的,我说道做到。网站qi-wen.com

 “我们可以做朋友,仅仅是朋友。”这次说话的变成了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沐冰美女。

 又是平地起惊雷呀,又是把人虎躯一震呀,平常对所有男人都不加青睐眼光的冰山美女竟然破天荒的说出了一句我们可以做朋友。这个世界变得也太快了吧。

 “冰冰,你今天怎么啦,这个神经病怎么可能跟你做朋友?”赵雅女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要知道以前沐冰的追求者也不比自己少,而且条件都比面前这位怎么看怎么都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家伙好太多了,怎么沐冰今天就居然答应跟他做朋友了,虽然没有说答应是男女朋友,但这也够反常的呀,不会是沐冰出什么问题了吧。

 “他跟别人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看上去就是那些普通人中的一个嘛。推荐http://www.qi-wen.com/”赵雅女依然不依不饶的反驳着。

 两个女人对王小山的莫名其妙或者说疯癫表现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反应,这可让替人出头,准备敲打敲打在自己看来并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竞争对手的赵鑫有点进退两难。

 “赵鑫,他是我朋友了,你回去吧。”这是沐冰的表态,赵鑫也是消化不了这个冰山美女到底有什么意图,不过对于父辈是执掌一方大员的沐冰来说,赵鑫认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毕竟这个牲口好歹没给自己带来威胁,剩下的,想想还真是有趣,癞蛤蟆有春天了?

 等到赵鑫回到自己的座位,赵雅女也从恬燥变得故意安静下来,只是拿着眼神在冷冷的瞪着王小山。沐冰才再次开口:“我们是朋友了,你确实跟别人不一样。”

 王小山还是一脸平静的打量着这个初看上去冷冰冰,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的女生,而后微笑的回应了一句:“是啊,我们早就是朋友。”

 两个人都有点心照不宣,只是彼此的心里比刚一上车的时候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版权qi-wen.com

 “冰冰,你认识这个人?”还是一头雾水的赵雅女急切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小时候认识。”

 “难怪,不过这个人也太轻薄了吧,上来就说能给你幸福。”

 “他能。”

 “冰冰,怎么回事你说说呀,真是急死了。”可怜的赵雅女准备严刑逼供自己从小到大的闺蜜了。

 “你想起来了?”王小山没理由的又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网站http://www.qi-wen.com/

 “想起来了,我想我们要重新认识一下,沐冰。”

 “王小山,我能给你幸福!”

 “我相信。”

 旁边的赵雅女一脸的生无可恋,真真的是这世界都看不懂的感觉。不过两位当事人都不准备打算告诉她以前发生过什么,对于王小山来说那是一段现在回忆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故事。

 当年的王小山,一直跟自己的老子不对路,那个名字叫王海,创办了王海实业,在整个国家都算是顶级企业的老板,一开始在没钱没出路的时候,抛下了刚刚不到四岁的王小山跟自己的老婆,孤身一人去了南方,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路数的转折,直到七年以后才领着一个比王小山大三岁的女孩子回家,顺便带回来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王小山是看不上自己这个老子,对他来说能抛弃妻子一意孤行的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人,不管它能带回来多少钱都不行,不过倒是对带回来那个大自己三岁的女孩子没什么芥蒂。

 在王海大暴发户还没暴发以前,王小山都是跟着自己的爷爷生活,别的没学会,遛鸟,逮兔,功夫把式倒是学了不少,有一年自己进山,发现了山路的边上站着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在小王小山看来一定是一个走迷路的孩子,身为村里人的憨厚,当时还没有多少想法的小王小山牵起小女孩的手,“你是不是迷路了?”女孩子并不害怕也不紧张的眼神注视着面前这个看上去有点笨笨的男生,最后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点了点头。小王小山牵起女孩的手“走,我带你去出去,这里不能待的时间长了,晚上有狼。”

第三章 缘分呐

 在年轻时候的小小山看来,自己家里的那个爷爷别的没有教会,就教会了一个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个总是有着一双枯黄双手,嘴里叼着旱烟的老人最常说的一段话就是,小山子,我不求你大富大贵,不求你光宗耀祖,只求你能给你那个不求上进的爹多积点德,老王家不能都是只认钱不讲理的种,你爸对不起你妈一次,好在他又补了回来,跟你妈复了婚,还带回来了一点家产,说实话他带回来那点的家产我就看得上了?看不上,就是再多个几十倍也看不上,总归是对不住你妈。小山,做人一要对得起妈,二要对得起天。积德好呦。

 所以当王小山看上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时,觉得有必要听爷爷的话,要安全的把女孩带回家,你看小小山从小就知道要行善积德了。

 小小山牵起女孩的手,安慰着这个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慌张害怕的女孩,“别怕,我带你出去,晚上狼来了,咱俩谁也走不了。”

 女孩两只小眼睛扑闪扑闪,反正就乖巧听话的跟着小小山走了下去。

 这条在小小山看来已经走过无数遍的山路也变得跟以前有那么点不一样,不是说谁又看上了谁,两个在当时加起来岁数还不到20的小屁孩哪懂得那些爱来爱去的,只是两个小孩结伴而行,一个心里充满了做事对得起良心的成就感,一个则是在迷路之后有人帮忙的喜悦,还有一些是专属于少年时代的情愫,无关欲望,干净透明。

 “你叫什么呀?”

 “沐冰”

 “我叫王小山”

 名字叫沐冰的女孩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略显轻松的跟着小小山继续走,她想着快点回家,家里的大人估计都着急坏了吧。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本来高高兴兴的出游,就变成了迷路,这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女生来说真的是糟糕透顶的一种情况。

 “你怎么不爱说话呢?你不是我们山里的吧,看你穿的就不像。”

 小沐冰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多说些什么,给人感觉就是天生的不爱说话,真正能让那个通过聊天才知道名字叫沐冰的漂亮小姐姐感到一丝惊慌的是她发现前面的山路上真的挡着一匹狼,小沐冰扭头看了一眼小小山,十几岁的小姑娘直觉上已经信任并且不得不相信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生是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王小天也是瞬间的失神,还真是他娘的乌鸦嘴呀,说什么来什么,跟着自己那个枯黄双手的爷爷转悠了好几年的后山,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让人大头的畜生,怎么还就偏偏在自己一个人上山玩的时候遇见了。命运呀,造化呀,还是孽缘呀,小孩子哪里还顾得上考虑这么深奥的问题,拉起女孩的手拼了命的往回跑。

 那狼先是站着不动,瞪着双眼紧盯着面前的一对对它来说可能是晚上就能撕咬吃掉的东西,看到他们转身就跑,一个猛蹿追了上去,这一狼两人就在这山路上展开了并不是那么对等的追逐战。

 不用说是小孩子,就是成年人面对这么一匹凶悍的野生畜生哪怕也是掉头就跑。两个小孩子的体力终究是斗不过常年在深山里游荡的野狼,没办法,最后跑不动了,是王小山第一个掉的头,扭头冲着刚见过一面的女生喊着:“跑,别回头。”说着也把身上那把爷爷特别给磨出来开了封的短刀拿在手里。

 “你活着,我也活着,长大了我要嫁给你。”轻易不爱开口的女孩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先跑了再说。”王小山也是准备殊死一搏,根本就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后来的事情也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不爱说话的漂亮女孩没有废话的转身就跑,她知道他要做什么,她不能阻止他,更没能力跟他并肩站在一起,能做的只有不给这个一眼看上去很平常的男孩子增加什么负担,她明白她能做的是尽可能的跑远,跑到有人的地方去找人来救他。当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闭着眼睛喘着粗气躺在山路上的时候,鼻子里闻道的都是血腥的味道,他也不知道这一地的血是那匹狼的还是自己的,反正自己是动不了了,不过那个想一口咬死自己的畜生也没什么好下场,被自己一刀划破了肚皮。等到战场平静下来,王小山又想笑,王小山只知道这个女孩叫沐冰,其他的一概不知,也只记得她是那种只要不女大十八变就一定会一直漂亮下去,不爱说话的女孩子,第一次见面本来是想着送这个女孩出山,没想到啊没想到,还真让自己遇见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

 当王小山还在回忆那些年经历过的事情时,坐在动车对面的沐冰也给赵雅女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认为他能给自己幸福。这无关金钱势力,这是一个十几岁女孩对另外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男生当年那个救命之恩的承诺。

 “不是吧,冰冰,这家伙还救过你的命?不会是认错了吧,哪有那么神奇的缘分呀,再说了小时候说的话怎么能算数呢。”

 “不会认错,他没变,我说过的话也不会变。”

 王小山也是乐了,自己当年拼死拼活的救过一个女孩,说要嫁给我,自己后来也没当回事,还真没想到就在这开学的动车上跟自己遇见了,缘分这个东西还真他娘的不好说呀,不好说。这对于资深宅男理科无敌数据控的他来说真是有点不能理解。

 沐冰显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说她一直在等着遇见那个救过自己的人的出现,:“你还好吗?”

 “好,能吃能喝能跑能跳,还能上大学。”

 “我说过我要嫁给你。”

 “我记得。”

 王小山还是那个平常的王小山,沐冰也还是那个漂亮又文静的沐冰,这一次,命运又把他们安排到了一起。

 “喂,你们不会真的就准备这样在一起吧,这太不现实了。”赵雅女显然不能接受这个让自己生了一肚子气又看上去实在没有能吸引人地方的男生。

 “只要他愿意,我就可以。”

 赵雅女这次是彻底的没脾气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个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能走到一起的家伙。

第四章 伟大的202

 对于生活那就是处处都有惊喜,恐怕最荒唐的编剧也写不出这样的一本故事,前一秒还是刚刚高中毕业,初入大学,单身了十九年的青春岁月,后一秒就变成了有着超出平均水平线以上的水灵白菜陪伴让宅男羡慕嫉妒恨的小日子。

 动车准点到达了燕京西站,沐冰跟着王小山一起走出站台,这个一眼看上去就能让很多牲口垂涎的女人,现在就安安静静的跟在王小山的后面,不冲动,不粘人,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

 “还没问你在哪里上学?”

 “水木大学。”

 “我在人文,你们学校隔壁,我自己先过去,今年大一刚开学,可能有点忙,等我安顿好了就去水木找你。”

 “嗯。”

 “那我就先跟你分开,你记下我的手机,到了学校我跟你联系。”

 “好。”

 赵雅女一直冷眼旁观着这对怎么看怎么不登对的年轻男女,对自己的闺蜜神经质一样的表现还是觉得无法理解。

 王小山倒是不关心赵雅女的心里想法,简单的跟刚刚确立关系的媳妇道了声再见就独自一人赶往人文大学。

 “冰冰,你真的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呀?”

 “嗯。”

 “你确定吗?就是你愿意,你家里的人也不会愿意呀,你今年大二了,你的省长爸爸不是说已经给你安排了结婚的对象吗?等你毕业就能直接结婚的。”

 “那是他们的事,我一直等的是这个人。”

 “还真是不能理解你。”

 当王小山赶到人文学校门口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这座饱经风霜的学校大门,没有其他二流三流大学的鎏金烫底的大字校训,没有特别注明是某某名人的学校题字,只是简简单单的人文大学四个字。王小山笑了笑,以后就在这里啦!

 202宿舍,小山牲口未来四年的大本营,来的早了点,宿舍里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从后勤那边领来自己的床单被罩,王小山就开始一阵忙乎,看着这个做各种活计都娴熟无比手脚麻利的家伙,你可能无法想象,他老子就是采煤大省的超级大暴发户。说起来也是奇怪,在王小山一直跟家里外人叫太祖王,自己叫他暴发户的老子常年斗争的过程中,王小山硬是倔强的从上初中起就没有用过他一分钱,甚至为了眼不见为净或者小小少年的自尊心,自己跑去离家很远的外地独自上学,这期间受过伤,打过架,还跟着学校外面的小流氓大混混拿着西瓜刀对砍过。也结识了瘦猴,小狐狸,老赵,华子几个跟自己一样青春躁动又三观一样的家伙,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王小山就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跟这帮狐朋狗友的相互扶持上完的。

 王小山的行李不是很多,一台老掉牙的IBM手提电脑,一部在其他人看来已经可以当成古董卖的诺基亚手机,值钱的就这些,剩下杂七杂八都是王小山这些年存下来的闲书,光听名字就能唬住不少的人《国富论》《资本论》《通往奴役之路》《美国货币史》反正经济类的居多,还有就是家里的狐狸精姐姐定期发给自己的王海实业最新概况,不排斥,也不主动接受,那个叫王后的姐姐给了就看,看完就当废纸一样的扔着。

 王小山选择的是靠窗的上铺,不知道是哪位寂寞如雪的上任学长在现在这张上铺的墙上画了个颇为精彩的人体艺术绘画,想必这个哥们也是个有意思的人,就是不知道这张画是以日本的文艺工作者为蓝本还是以学校的某个漂亮学姐为基础做出来的,遗憾呀。

 对着人体艺术画欣赏了三分钟,缅怀了上届学长的伟大作品以后,王小山继续收拾着自己的小窝,把电脑,旧书通通的摆到自己的书桌上,随手把从家里带过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摆放妥当,就差生活用品啦,出门采购。

 刚有冒出这个想法,寝室的小门就被人推开,看排场就是个乖孩子,戴着副黑框眼镜,个子不高,瘦瘦弱弱的,身上背着个大包,手里还拉着三个旅行箱,王小山笑了笑,这哥们这是打算把家都搬过来吧。

 “这是202宿舍吗?”小男孩有点腼腆的笑着问道。

 “嗯,你也是新来的吧,我是王小山,晋省的。”

 “小山哥好,我叫沈文,是你邻省的,我可能比你小,今年17岁,特招进来的。”

 “那行,你17叫声哥不亏,我来帮你。”

 “谢啦,小山哥。”

 王小山笑笑没有说话,帮着这个比自己小两岁就能特招进来的小男生搬东西,也不知道这小身板是怎么把这好几个大旅行箱给搬到二楼来的,还没搬完,门口就想起了一句大嗓门的声音:“兄弟们,我老刘来啦,还不出来迎接!”说着门口就出现了一堵墙一样高的汉子,满身的肌肉,看上去不是像来学经济的,倒是像来学体育的。

 “刘涛,东北的,哥几个怎么称呼?”

 “王小山”

 “涛哥好,我是沈文。”

 刘涛显然是一愣,指着王小山说:“怎么第一天就带你弟弟来参观,你等咱们收拾好了再来呀。”

 王小山笑着说:“没有,他也是这届的新生,比咱们小两岁,特招进来的。”

 “厉害了!”

 沈文又腼腆了:“没有,没有。”

 “好啦,咱们还差一个就人齐了,先帮沈文收拾完吧。”

 不收拾不知道,从打开沈文那几个大旅行箱开始,刘涛的嘴就没合上,只说乖乖,特招的就是不一样。

 不是刘涛发神经,是确实没见过这阵势,三个大旅行箱,一个里面放的是电脑,还不是笔记本的,组装机,一看就是特别配置的那种。一个里面放的全是漫画书,没别的种类,就一种《机器猫》,刘涛看到的时候只想疯啊,这哪是大学生,兄弟小学毕业直接来玩了的吧。当沈文把第三个箱子打开的时候,刘涛就彻底疯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哈士奇。

 “沈文,宿舍不让养狗。”刘涛不得不善意的提醒一下。

 “那怎么办?小跳是从家里跟我过来的呀,我还是偷偷瞒着我妈带出来的,为了它我都没让我家里人送我来燕京。”

 看着这个孩子大小的男生,两个19岁的男人四目相对,算了,还是帮忙打掩护吧,不让养估计沈文这孩子会死给他们看的。

 最后来的一位是粤省的富二代,家里好像是做贸易生意的,直接开着他那辆奥迪A4自驾游过来的,人也好相处,不像其他的富二代一样跋扈难当,来了就到处散烟,说话总是嬉皮笑脸,看到沈文的哈士奇小跳更是欢喜的不得了,直接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这哈士奇小跳跟我睡。

 气氛不错,王小山心里挺乐呵,出门一趟,遇见了媳妇,还能在待四年的寝室里住下这么三位活宝。伟大的202呀。

23255》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23255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凰涅槃:凤还巢10章

    原标题:凤凰涅槃:凤还巢10章小说名称:凤凰涅槃:凤还巢第十章圣旨年轻的皇帝坐在案几之后,案几上的奏折累的如山般高,将他的头都埋了起来。跪在地下的人,一直都没有起来。直到皇帝将手上的奏折上最后一个字写完,才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皇叔真那么做了?”“回皇上的话,确实是。”奉命监视许落秋的人,如实的回答着。“嗯,锦上添花才会显得更好更好,你说是吧?”皇上似是在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吩咐自己身边的人去恭亲硕王府传旨。跟在皇帝身边的公公跟人精似的,还能听不出来皇帝的意思,立马就和皇帝请旨,“那老奴立刻就去

  • 巴山夜雨卷秋池10章

    原标题:巴山夜雨卷秋池10章小说书名:巴山夜雨卷秋池第10章旧爱难忘忆心头我和宋清译一路跑到校门口的公共电话亭里,我瞄着对面的旅馆,心说我们两都湿了,不来点什么对得起这场大雨吗?于是故作大方的说:“外面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我请客,咱们去旅馆待会?”结果这位小哥哥一本正经的教育我:“现在像这种钟点房都不太干净,好多客人走了,他们连床单被褥都不换,铺一铺直接给下一位客人睡,你怎么知道之前走的人有没有艾滋什么的。”我一听性趣全无…我还在回忆的浪涛里直翻滚,恰在这时,手机响了,我赶忙去接。小尾巴在电话那头

  • 至强都市邪医10章

    原标题:至强都市邪医10章小说:至强都市邪医第十章飞天神针阿达走之后,莎娜足足缓了十来分钟,才缓过神来。“小弟,你……你是怎么吓唬住阿达的?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他这个人一向心狠手辣,居然就这么轻易放过你?”“可能是看我年纪小,动了恻隐之心吧。”唐诚微笑着撒了个小谎。莎娜也就不再问了,既然阿达没有再追究这个小少年的事,应该开心才是。随后,两个人再聊了一会。唐诚是个聪明人,莎娜稍微说了一下,他就知道皇朝夜总会保全该做些什么了。说白了,就是保安做什么,保全就做什么。“小弟,还是那句话,以后你做保全的时

  • 天命10章

    原标题:天命10章书名:天命第十章莺姐原来,之前心兰在别墅大厅里道出的那些个风水学的知识,吴国富大部分都是知晓的,只不过装出不懂的样子,而这一切的原因,只不过是吴国富心里面的一厢情愿,他想让亡妻复活。都说人死不能复生,吴国富的妻子陈莺死于一场车祸,陈莺生前与吴国富的感情很好,在死后,吴国富动用关系,将撞死陈莺的司机判处了无期徒刑,可他还是不甘心,由于感情的执念太过深厚,吴国富想到了平日里经常接触的风水学的知识,又由风水知识想到了人与鬼的关系,于是,他找人帮忙,想让陈莺复活。吴国富找来了平日里一名

  • 尸魂落魄10章

    原标题:尸魂落魄10章小说书名:尸魂落魄第10章感到危机终于,到楼下了。我已经是困到不行了,感觉站着都能睡着。不过我看坐在副驾驶的暮雪,依旧神采奕奕,没有一丝困意。我忍不住问道:“你都不困的吗?”不过刚刚问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暮雪是活尸啊,怎么会困,应该都不需要睡觉的吧。暮雪似乎从我脸上的小表情,看穿了我的想法,说道:“我不需要睡觉呀。”我撇了撇嘴,下了车。暮雪也下了车,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又要牵我的手吗?不过说实话,我现在对暮雪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了,更多的是好奇,她是怎么成了现在这个状态

  • 一代骄雄10章

    原标题:一代骄雄10章小说名字:一代骄雄第十章老夫的少男心孙立国本是平淡的脸色突然闪过一抹惊讶,两人表面看不出端倪,暗中却已然互探深浅。“年轻人,很不错。”“孙老师过奖。”两人寒暄一番,缓缓松手。楚河嘴角噙笑,心里倒也颇为惊讶。这个孙立国,不简单。殊不知此时的孙立国心里更是泛起惊涛骇浪,方才只是短暂的试探,却是让他感受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恐怖之处。藏在身后微微颤抖的手掌能够说明,刚才的交锋他已经输了。下课铃声响起,孙立国嘱咐班级学生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河之后转身离开。楚河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是被

  • 此情细细长流10章

    原标题:此情细细长流10章小说书名:此情细细长流第十章带我离开“带我离开。北先生,请带我离开。”云漪对着北离墨,目光澄澈,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哀求。北离墨心脏被击中。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然而今天,对于这个女人,例外。“走吧。”云漪急匆匆的转身,想逃离冷夜爵这个魔头。“站住。”冷夜爵出声阻拦,朝着云漪的方向追去。北离墨左移一步,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中间,像是一堵墙。一堵宽厚安稳的墙,云漪莫名觉得心安。“让开!”北离墨王者的气势让冷夜爵莫名气短。北离墨置若罔闻。冷夜爵绕道,北离墨不动声色地右移一

  • 总裁来袭10章

    原标题:总裁来袭10章小说名:总裁来袭第十章夏以琪的计划诱不过她,夏以沫最终松口答应,肖盈盈兴奋的跳了起来。看着肖盈盈开心的样子,夏以沫嘴角也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突然,肖盈盈想到了什么,她凑过夏以沫的耳畔,一脸难为情的说道,“那你今天买的衣服可不可以借给我穿穿。”听到她的话,夏以沫不禁噗嗤一笑,点了点头。看到夏以沫的回答,肖盈盈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嵌入在夕阳里。“那你现在住的地方现在在哪里我陪你去拿东西。”肖盈盈说着又将自己手中的包裹往上提了提。“我现在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宾馆里。”夏以沫指了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