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俏佳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9 7:13:0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俏佳人

第11章 你做什么

  我看着齐初霁,却发现他郁结的眼凝神正看着我。俏佳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但是很奇怪,我觉得,他眼睛看着我,心里却没有看我。

  “你做什么?”我问。

  “我做什么?我们什么都做过了不是吗。”他的气息在周身萦绕,有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什么都做过了。

  “那又怎么样?这并不代表你有可以接近我的权利。”我撇过头去忍怒不言。原文qi-wen.com

  突然下巴上一阵疼痛,是齐初霁捏住了我的下巴,只见他暗暗的,冷峻的脸上好像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那又怎么样?那代表着你是我的女人,我说什么,你必须得做。”

  真是霸道,真是狂妄。

  凭什么?

  我心里暗暗叫骂,但是我没有说出口,我知道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谁是你的女人?我说了我考虑考虑,但是我并没有决定。”

  “呵,我会让你心甘情愿。”

  他话一说完,便放开了我,顿时那种被压制的感觉消失不见。俏佳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但是他说,他会让我心甘情愿,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成为他的女人?

  我知道,不论是他们,还是做我这一行的,付出真心,谈何容易,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

  但是像齐初霁这样的男人,我还是头一次见。

  如果一开始他说的会负责,我不相信,但是现在,我相信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是来源于男人的征服感吗?可是我已经把初夜给他了……

  突然一阵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转过身走去,是妃溪姐正扯着瑶瑶的衣服走了过来。

  “霏雨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我看着瑶瑶,是稚嫩又懵懂的脸庞,与开始的自己有些相像。网站qi-wen.com

  “妃溪姐,我看……”

  我正要求情,妃溪姐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般打断我的话。

  “霏雨,人在路上走,难免会有磕磕绊绊,瑶瑶做错事,必然要惩罚,而你,收起你那颗怜悯的心吧,没有人会同情你的。”

  我愣了。

  半响没有说话,只眼睁睁看着妃溪姐把瑶瑶扯走。

  是啊,妃溪姐其实说的没错。

  我并不知道瑶瑶后来怎么样了,但是人失去底线,就真的没有必要同情。

  之后的两天,妃溪姐还真的没有给我安排工作。网站http://www.qi-wen.com/

  但是齐初霁却再次找上了我。

  没有和齐初霁说上两句话,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没错,是吴少杰。

  他好像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也好像是等了好久。

  因为他身后跟着不少的人,看起来都是吴少杰的手下。

  我有些慌了。

  这么多人,明显是冲着我身旁的齐初霁来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还真是,我让齐初霁不要去找杰少,没想到杰少倒自己找上门来了。

  可是杰少看到我身旁的齐初霁却是一副惊讶的样子,难道,不是冲着他来的?

  一想起上次齐初霁出现把我从杰少手里救了出来,杰少看到齐初霁后的那副胆小的样子,我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不是冲着齐初霁来的,是冲我来的。

  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幸好齐初霁在身边的感觉。

  齐初霁一见来人,便迅速站到了我的身前,挡住了我的视线。

  当然,也挡住了杰少的视线。

  “是齐少,我不知道您在这里,不好意思,打扰了,您继续。”

  我不知道齐初霁的表情,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他很不高兴。

  “既然知道我在这里,就赶快给我滚。”

  齐初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有些微的蕴怒。

  而他的背影在我眼里显露无疑。

  就像是涯上的松,屹立不倒。

  我看不到杰少,只听见他的声音,有些颤颤巍巍。

  “是,是,我知道了,齐少,打扰了。”

  随即就听见一行人离去的兮兮嗦嗦的声音。

  我悬着的心顿时松了下来。

  “做我的女人,这个决定难道就这么难下么。”

  他的语气里好像有明显的失望?

  是我听错了吗?一定是。

  而我,又不知道怎么说。

  好像他在一点点的攻破我的防线。

  从一开始的断然拒绝,到现在的犹豫。

  可是我知道,他不可能是真心的。

  “你为什么一定要我?你齐少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为什么一定是我。”一口气,我问出了我一直疑惑的问题。

  想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如我所料,他开了口。

  “我齐初霁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需要你来过问吗。你只需要回答,要,或者不要。”

  这,不是我问题的答案,却也让我闭了嘴。

  良久的无言。

  直到齐初霁的电话铃声响起才打破了这沉默。

  只见他匆匆接了电话,然后又一句话不说的就走了。

  不知为什么,有些失望,他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了。

  我无力的坐到沙发上。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是齐初霁的出现扰乱了我生活的轨迹。

  包括被我一直珍视的第一次也被齐初霁给拿走了。

  我不知道,齐初霁是不是我生活的转折点,但是我知道,直到他的出现,我就一直没有安然过。

  不过,也确实,还真的没有安然过。

  因为杰少如我所料的找上了我。

  而这次,我的身旁再也没有齐初霁。

  我本想出房间,却被杰少拦了去路。

  “哟,杰少。今天怎么有空找我?”我知道事情不妙,所以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发出连我自己都厌恶的发嗲的声音。

  我看了看门外,是他的几个手下,所以我逃不了。

  突然“咚”的一声,是杰少用几把门关上了。

  我有些揣揣不安。

  “杰少这是做什么?”我发出疑问,杰少却没有回答我。

  我眼神移向杰少,却发现他用一种戏蔑的目光看着我并且上下打量。

  移了步子,渐渐走近了我,我试图保持距离,可是却被杰少一把拉扯至他的身前。

  “杰少请放尊重点。”我怒斥,用已经被我压制了的语气淡淡的说。

  抓住我的手臂的杰少的手却更加的用了力。

  一股疼痛感从手臂上传来。

第12章 非去不可

  杰少的声音使我从疼痛中分离出来。

  “这时候知道尊重了?你当初在我面前献殷勤的时候怎么不尊重自己一点呢?”

  我勉强笑了笑,试图挽回局面。“杰少这是说笑了吧。你抓着我的手,让人看见了可不好。”

  没想到却惹怒了杰少。

  “门已经被我关上了,你还怕什么?我的面子都被你给扫光了。”

  “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就别想出去。”

  面子?我一想,我确实是扫光了杰少的面子。

  我淡然的撇了一眼杰少说道“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杰少一把将我拉至他的胸前,一股属于男人的气息传入鼻息,此刻,我心里竟然想的是,原来齐初霁身上的味道是那么的好闻。

  而我,竟然一点也不排斥。

  但是现在,我却很排斥杰少身上的男人气息。

  “杰少说笑。何必为了我而动了怒。”我想无论我怎么说都压制不住杰少在齐初霁那里受的气了。

  “林霏雨是吧?你以为你可以桃之夭夭了吗?我的账,我会给你一笔一笔的算清楚。”

  他说的咬牙切齿,而我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怒气。

  “杰少,不要生气,我没有办法,你知道齐少的脾气,现在我也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只要一有人碰了我,他一定会勃然大怒的。”

  “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我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我看杰少,他却一下子就松开了我的手臂,估计是想到了齐初霁发怒的样子可能会有些可怕。

  我知道,搬出齐初霁,我就得救了。

  我也不想把关系闹僵,否则妃溪姐不会放过我的。

  “齐初霁……”我没听清,但是杰少嘴里咕哝着什么我只听见齐初霁的名字。

  “算是放了你这回,我们,呵,一定会再见的。”

  杰少说完这话便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这里。

  我却有些心神恍惚,我怕杰少会做出什么其它的事情,他最后的这一句话,话里有话,我却琢磨不清楚。

  直到房门关闭,我的心才算沉了下来。

  杰少,齐初霁,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水火不容了,而诱因竟是因为我。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引起两个男人的明争暗斗,我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但是事情,并不会随着我的想法来走。

  香香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

  那天,香香挂着两行清泪来到这里一直哭哭啼啼。

  看到她的样子,我就想起了瑶瑶,她也是哭哭啼啼的。

  香香说她遇到了麻烦。我有些担心,毕竟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好姐妹。

  “霏雨,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你跟齐少不是关系很好吗?你可以去求他帮我吗?”

  我脑子猛的短路,想了一下便直接说道“先不说帮不帮忙的事,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香香欲言又止,我心里又着急,直接冲着香香便吼了过去“你快说啊,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香香明显愣到了,一脸憔悴的样子看着我说“霏雨,是我的一个客人,他要将我卖到国外,你知道的,国外那些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

  我心一抖,我知道要是卖到国外去了,那结果将是什么。

  然而在这件事情上,妃溪姐其实也只认钱,只要客户给的钱多,她当然可以一笑了之。

  所以,香香一定是得罪了某个客户。

  正当我想问是谁的时候香香说到“霏雨,那个客户跟我说,是杰少指使的。杰少点明要让你去找他,并且要保密。”

  保密?

  杰少?怎么又是杰少。

  我心里有点烦,香香的这件事,说到底也是因我而起,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去找杰少,我也要保护香香的安全。

  “霏雨,你不会真的要去找杰少吧?这件事情,齐少可以帮忙的。”

  香香拉着我的手,一脸的担忧样子。

  找齐少帮忙么?他一定会威胁我做他的女人,或许找到杰少也还可以谈谈条件。

  而且,我并不想再次欠下一个人情。

  “香香,你放心,我会帮你的。不管用什么方法。”

  我丢下这一句话,拿着一件外套便出了门。

  拿出手机,找到了杰少的电话号码。

  杰少的电话号码我存了,但是从来没有播出过。

  这次我要打破行规了。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接通了。

  看来杰少早有准备,也在等着我的电话。

  “说罢,你什么条件才能放我我的朋友。”我一语中的,没有半点的寒暄的意思。

  杰少好像有明显的不悦,电话里,他的声音跟平常有些微的不同。他说“我要见到你的真人,这就是我的条件。”

  我拧眉,杰少的尿性,不可能这么简单。

  我正想说什么,接着他便报了一串地址,就挂了电话。

  这下,我是非去不可了。

  但是我一想到,搬出齐初霁或许没有什么问题。

  挂了电话,我恍然一愣,说起来,我还没有齐初霁的电话。

  好像每次他都来无影去无踪,可是每次又能救我。

  好奇怪,我都怀疑他是否在我身上安置了定位器。

  我摇了摇头,决定将齐初霁的事情抛之脑后,然后说着杰少给的地址打了车。

  香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朋友,什么事情我们两个都相互照应。

  所以,我不会让她出事,更别说什么卖到国外去了。

  我忍住内心的忐忑与不安,不断的安慰自己,杰少会有分寸,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

  长舒一口气,还是第一次在别的地方与杰少见面。

  眼前是一栋欧式的独立别墅,这就是杰少给我的地址。

  这应该是杰少的家。

  我正要按门铃,门却自己打开了。

  “杰少在二楼,你上去就行了,他在等你。”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是杰少的手下。

  他伸手给我指了方向,我看到了楼梯,他便消失不见。

  我叹了叹气。

  看着那楼梯的方向,一时心里不知如何诉说。

  它好像是通向深渊的一个洞口,不时的在向我招手,而我只能硬着头皮上楼。

  上楼的时候,我心里想的竟然是,齐初霁知不知道这个地方。

第13章 独赴陷阱

  扶着楼梯的扶手,我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我听到楼上时不时的会传出女人的嬉笑声,这也正常,像杰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会对一个女人专情。

  不过我心里倒也松了口气,至少不是我一个人和杰少相处。

  也许,在我内心里就已经确定,独自来找杰少是危险的。

  我知道自己太过于高傲,太过于自尊,可是我改不了了。

  就好像这是我的本性。

  “扣扣…”我敲门,门上传来笃定的响声,但是和我的心里却是截然相反。

  答应了香香,所以才会义无反顾。

  “进来。”

  一道男高音在女人的嬉笑声中脱离出来,我听的清楚,这是杰少的声音。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春宫图。

  我颦眉,有些不适应。

  只大致扫了一眼便撇过了头。

  杰少衣不蔽体,他身旁三个女人更是只有一点遮羞布。

  就算我是陪客的行业,可是这样的一幕对于我来说还是刺激了些。

  至少我每次陪客都尽量穿的得体。

  “怎么,你们不都是一个行业的人吗,你丫装什么清高。”

  杰少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嘲笑和不屑。

  不过这句话我已经听厌了,我已经不知道从想要买我的初夜的那些人嘴里听过了多少遍。

  百毒不侵,这样说最合适不过了。

  “杰少说笑,我是不是打扰你了。”我舔着一副生硬的笑脸,语气尽量甜美。

  如果有一面镜子,那我应该知道此刻我的脸到底有多难看了。

  幸好杰少离的远。

  “打扰?怎么会打扰?正好来一起玩?”

  我转眼看过他身旁的三个女人,个个浓妆艳抹,是性感尤物,而我仅仅只有淡妆而已。

  “不了,杰少,我来找你有事。”

  我开门见山,并不想多做停留。

  我看过杰少,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的,自顾调戏。

  我忍怒不言。

  在他们面前就像一个透明的玻璃杯。

  喘息声,嬉笑声。

  忍住恶心的冲动,我刻意不去看那些春宫图。

  耐心,我是有的,想要多少耐心我都有。

  所以,直到声音渐消,我才转过了身,直直的盯着杰少。

  “杰少完事了吗。”我想,这是我可以给出的最好的语气了。

  只见杰少点燃了一根烟,他猛吸了一口,烟蒂瞬间燃烧只剩下了一半。

  一旁的女人,像是已经熟悉了流程般,跨坐到杰少身上,然后吻住了杰少。

  我看的讶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我想,那些烟雾应该是吐给那个女人了吧。

  难道不会恶心吗。

  应该不会的。

  我朝杰少走近,一步一步,就像一个审视者。

  而杰少一把推开大腿上的女人,引来一阵娇嗔。

  “杰少,你这是干什么呀,再玩玩嘛,她是谁啊?一起玩儿呗。”

  说着,那女人还不住的瞟向我,一种挑衅的意味明显。

  “她?她是你们都比不上的女人。”杰少看着我,眼睛就像盯着一个猎物般,盯着我。

  而我,对不起,不是任何人的猎物。

  “都给我滚,我有事要和杰少谈。”

  我淡然的瞟了一眼那三个女人,只见她们是一脸惊愕。

  “你谁啊你,怎么说话呢,杰少,你还不教训教训她。”

  “是啊,杰少,你,算老几,知道我们在杰少身边待多久了吗?”

  我听的出来,这献媚,这讨好,这保护自己地盘的目的。

  杰少不都说了吗,一个行业的人。

  我正要说什么,杰少一声低吼,连我也吓了一跳。

  “没听见吗,她叫你们滚,你们就给我滚。”

  “什么?”

  女人们一脸诧异,纷纷都恶毒的看向我。

  我理解,便不再多话。

  “杰少,放了我的朋友。”见她们离去,我开门见山。

  “理由呢?”他问。

  “很简单,因为是我的朋友。”

  “呵,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你是齐少的人我就不敢动你了?我告诉你,只要你把这事儿告诉齐少,你的朋友,是叫香香吧?马上就会被送出国。”

  我看着杰少讪讪的笑,心里不禁一个冷颤。

  我知道,杰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你也知道齐少不会放过你,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做?”

  杰少将手里一半的烟泯灭在烟灰缸里,好像那一半的烟就是我,被蹂躏的变了形。

  “你不说齐少还好,你一说齐少,我心里就不爽。”

  “因为你,我在兄弟们面前的面子全都扫光了。”

  “你还在这里给我装清高?我告诉你,今儿个不把你就地办了,我就不姓吴!”

  我浑身一颤,如梦初醒般抬头望去。

  杰少这是破罐子破摔了。

  拿香香威胁我,一个人到这里来,他根本就不怕齐初霁了。

  “你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用这样的语气来跟杰少对话,一直以来我都是小心翼翼。

  只见杰少猛的起身走向了我。

  我感到不妙,一直在后退,我现在竟然有些后悔把那三个女人给支配走了。

  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一时悔恨,转眼之间杰少就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

  一种浓浓的烟味,夹杂着一股复杂的味道沁入鼻尖。

  这个味道我闻到过。

  就是在齐少的床上醒来的那一天早上。

  “杰少,你放尊重点,我已经是齐少的人了。我的初夜,早就已经被他买下了。”

  我想,杰少也许是征服感在作祟,我只好把自己的这件事告诉了杰少,想打破他的想法。

  可是我错了。

  杰少虽有微愣,但是随即眼神就突变,就像一只饿了几天的狼。

  他一把拧住我的下巴,我紧咬下唇,忍住了疼痛。

  “齐少的女人,哈?哈哈,齐少的女人?齐少是谁?我他妈才不管你是谁的女人,今天我非办了你不可。”

  我骇然战抖,怎么办?

  就像是习惯性的,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就是齐初霁那冷漠的脸。

  杰少的样子很可怕,就像是走火入魔了般,难道面子对一个男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还是说,我仅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没有什么背景,所以就可以随意被人蹂躏吗。

第14章 杰少的疯狂举动

  我一脚踹向杰少的下体,不可以,我有自尊,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碰我。

  杰少的做法确实在我意料之外,只怪我错误估计了杰少的性格。

  杰少感觉似是感觉到一阵疼痛,随即压制着我的手放开了。

  我趁着这个机会朝门外跑去。

  我一定要跑出去,不可以让他碰我。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想,齐初霁会不会嫌弃我呢?脑海里冒出来的想法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想什么齐初霁啊。

  我晃了晃头,镇定心神,想打开我进来时推开的门,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

  突然头上一阵疼痛感袭来。

  是杰少抓住了我的头发。

  我要是短发就好了,冒出脱线的想法就被接下来的一幕覆盖了。

  只见杰少将我拖到沙发处,他已经全然不顾旧交了。

  他穿着浴袍,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身体。

  我撇过了头,全身感官都调动了起来,全副武装的防备着他。

  “吴少杰,齐少不会放过你的。”我呐吼。

  “你以为被我上了的女人,齐少还会要吗?你只不过是一个陪客的女人。”

  我突然猛的一愣。

  为什么,心里是从来没有的害怕。

  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只是觉得,是否,齐少真的会因为这个而放弃我。

  原来,在我的心里,其实是在乎齐初霁的吗。

  在现在这种时刻,在现在这种局面,我才发现吗。

  我大脑是猛的短路,直到听到“撕拉”的一声才换回了我的思绪。

  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杰少用力撕开了。

  “放开我,杰少,看在我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你放了我。”

  我想做最后的挣扎。

  我记得我对齐初霁说过。

  和谁睡不是睡,都无所谓。

  原来,不是这样的。

  至少,我真的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我脑中一片嗡鸣。

  杰少的吻落在我的脖颈,真的,真的挺恶心的。

  原来,就算我是做这个行业的,我也有不属于这个行业的清高。

  它不应该属于我,但我却拥有它,强制的留住它。

  “你就乖乖就犯吧,免得我动手,我也能放过你的朋友。”

  不…

  不!

  我双手交叉,紧紧的护住胸前。

  我只见他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很有力量的弧线,然后是“啪”的一声。

  什么声音,我诧异。

  仅仅是一刻之后,我才惊觉,原来是打在了我的脸上,已经疼到了没有知觉。

  有血腥味在嘴里淡淡的散开。

  眼前的人开始模糊不清。

  也许是打的太重,眼睛开始出现了重影。

  难道身体的触觉也会出错吗?我不禁暗自诽腹。

  因为杰少的重量突然消失不见。

  我动了动手,发现可以自由活动。

  只是片刻我便恢复了意识。

  第一个冒出脑海的想法的是,是齐初霁吗。

  是他吗?

  突然有些激动。

  我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发现杰少已经躺在了地上,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我内心惊疑巨浪滔天,想在这房间里寻找齐初霁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突然从我上楼的那个门处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我并不认识,但是我可以确定,打杰少的人就是他。

  他手上的关节处有些红肿,看来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你是……”我正想开口问他是谁,却被他的话打断。

  “别说话,先出去再说。”

  可能他是怕我不信任他,接着又说了一句“是齐少让我来的,你可以放心。”

  齐少?

  心,猛的一跳。

  原来,真的是齐少。

  脸上还有些微的疼痛,但是身体还可以走动。

  走之前,我看了看地上的杰少,已经是昏迷不醒。

  “他只是昏迷,晕过去了。没有事。”

  我转身,眼前人的声音是笃定的语气。

  我不再看杰少,刚刚的那些事还历历在目。

  到现在,我的心还狂跳不止。

  入行三年。说实话,我还挺幸运的,想要买我的初夜的人被我拒绝,虽然都很生气,但是都没有像杰少这样来阴的。

  我不知道是我低估了杰少,还是高估了自己。

  我只知道,以后做事必须三思而后行,如果发生了什么,那后果只能由我自己来承担。

  不会每一次齐初霁都会临时赶到来救我的。

  “今天我不办了你,我就不姓吴。”吴少杰说的话还在耳畔回响。

  你以后,不姓吴了。我在心里暗想。

  随那陌生人下了楼。

  楼下与我来之前有些不一样,那些人都不见了。

  也许是被引走了吧。

  “我叫齐峰,是齐少的手下,齐少也见你。”

  上了车,自称齐峰的人丢下这一句话便踩了油门呼啸而去。

  他是齐少的手下。齐少要见我。

  齐初霁。

  我默念。

  一开始我觉得我只是在一个名为齐初霁的深渊外围徘徊,而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掉进去了,只是手还固执的抓在深渊的外围不肯放手。

  我想,什么时候会放手。

  车子开的平稳,也许是太累,也许是杰少的那一巴掌太过于用力,我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等醒来的时候,脸上一片冰凉。

  我睁眼,是陌生的环境,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是典型的欧式建筑。

  我能感觉到自己在躺着,而眼里所见的吊灯时而昏暗时而明亮。

  “你醒了。”

  突然,一阵沉沉的,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身旁响起。

  在脑中搜索。

  啊。

  是齐初霁。

  我猛的起身,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齐初霁的声音会如此反常而失了自己。

  一个东西从脸上掉了下来,我捡起,是冰袋。

  抬眸巡视,找到了一道凌冽的目光。

  入眼的是一双略为忧郁的黑眸正深深凝视着我。

  而拥有这双眼睛的是一张冷峻的脸庞,耀眼又纨绔的面孔。

  我微微愣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从那张脸上回眸,为了掩饰自己的恍惚失态,我拿起冰袋诧异的看向齐初霁。

  “你去找杰少做什么。”

  齐初霁答非所问,我放下冰袋。

  同样答非所问。“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巡视了四周,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卧室。

第15章 看来他对你动心了

  而我正躺在一张诺大的床上,身上的被子丝绸状煞是滑瞬。

  “回答我,你去找吴少杰做什么。”

  齐初霁的声音突然加重,我抬眸看向齐初霁,是令人窒息的目光。

  他明显有些生气,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我心思回转,心里有些不舒服。“我为什么去找他,跟你有关系吗。”

  我承认,自己的语气同样不好,而我也在齐初霁的脸上看到了有些蕴怒的表情。

  “你看看你的样子,吴少杰想对你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为什么要自己送上门。”

  自己送上门?

  我惊愕这句话来自齐初霁,却又觉的无可厚非。

  不知如何说起,就没有必要多说。

  我心里很堵,一把掀开了身上的被子想夺门而去。

  却被齐初霁拉住了手臂。

  瞬间,他手上的热度传入心尖,有一种没来由的心悸。

  而我,却冷漠的甩开了那只手。

  “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甩出这一句话,随之而来的是齐初霁的拉扯。

  还没有回过神来,便被齐初霁一把摔在那张我睡过的床。

  “你干什么?”我心中惊愕,有些惊慌失措。

  “呵,我干什么?允许吴少杰对你做什么,难道我就不可以?你不就是想要这样么。”

  我。

  愣住了。

  齐初霁说的话就像一根针,刺到了我,有些疼。

  这样的话从齐初霁的嘴里听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为什么,被针刺到的地方,就是有些痛呢。

  他的重量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动弹不得,我只看到他好看的眉头突然颦起。

  “齐初霁,放开我,我说最后一次。”

  然后,是半响的沉默。

  “你想救你的朋友么,我可以救她。只要你答应我做我的女人。”

  什么?

  我只是没有想到,沉默过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齐初霁已经知道了香香的事?

  而他,却说出了与杰少差不多的话。

  想得到我,用香香来威胁我。

  齐初霁和吴少杰,究竟又有哪里不一样?

  我看着齐初霁,半响说不出话来。

  香香。

  脑海里她天真可爱的样子浮现。

  其实,跟着杰少没有什么不可以。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救出香香,我答应你。”

  我也诧异自己这么快就做了决定,纠结我那么久的一件事情,竟然在齐初霁的身下答应了。

  我也开始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因为香香,还是说她只是我的一个借口。

  我不想承认,但我承认自己的固执。

  只见齐初霁有些戏谑的面容逐渐恢复了平静。

  然后他从我身上起身,唇角勾起了一抹我看不大明白的表情。

  “你们女人,都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么。”

  “不过,已经晚了,如果在去找吴少杰之前你来找了我,或许我还会考虑考虑。”

  什么?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自动的过滤了后面那一句话。

  随随便便的女人?

  想要我做他女人的是他,威胁我的人是他,现在他来说我随随便便?

  我内心的惊诧还没有消失,只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霏雨,想要救你的朋友,自己想办法去吧,我不会救。除非你心甘情愿的跟着我。”

  我……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看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喜怒无常。

  我哑然无语。

  该说什么好,这当头一棒。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眼前的这个男人又何尝不是。

  “齐初霁,你没有必要说这些。是,救我朋友是我的事,我也不应该来求你或者是吴少杰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我也并不想再欠你的人情。你觉得我随便也好,或者觉得我浪荡也好。离你远远的,或许我什么事都没有。”

  一口气,我说完了所有的话。

  是的,离谁都远远的才是保护自己的方法。

  我看着齐初霁,他表情有些愕然,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看了看床上的冰袋,它静静的躺在床上,偷听着我和齐初霁的对话。

  齐初霁一句话都没有说,我看着他,就像他在另一个时空一样。

  走之前我拿了冰袋,继续敷在脸上。

  只是心里在颠三倒四的乱想。

  一想到香香,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来救她,我更不会让香香被送去国外。

  心好乱,头好疼。

  为今之计,也只能去找找妃溪姐,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就知道一提到香香就准没好事,这次又是什么事。”

  我顿然。

  “妃溪姐,你就帮帮香香吧,如果被送去国外,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

  乖巧的语气,妃溪姐最吃这一套了。

  “霏雨,这件事情你也知道是杰少惹出来的。我们这些女人还能敌得过男人吗。”

  完了,听妃溪姐的意思是放任不管了。

  我更加不敢告诉妃溪姐,杰少已经被齐初霁打晕在家里了。

  要是妃溪姐知道,非杀了我不可。

  我再次央求妃溪姐,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妃溪姐点燃一根烟,红色的指甲油尤为显眼,而我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了。

  妃溪姐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

  “哟,是齐少啊?霏雨有电话,你直接打给她就是了。”

  我拧眉一愣。

  齐初霁。

  他打给妃溪姐干嘛?

  刚刚还和齐初霁闹过不愉快,这会儿又打给妃溪姐。

  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这是真的?”

  我竖起耳朵想听个明白,却什么也听不到。

  完了完了,会不会是妃溪姐要修理我了?

  “是这样啊,那真的谢谢您了齐少,回头我叫霏雨好好伺候您。”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把那头齐初霁的话想了千遍万遍也想不出他说了什么。

  我看着妃溪姐。

  只听她说“香香的事情已经摆平了,齐少打电话要我去接香香。”

  我诧异,原来杰少趁我去找他的时候已经抓走了香香?

  是耍我?

  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愤怒。

  随即一想,齐初霁为什么还要救香香。

  他明明已经明确的拒绝我了。

  我想不通。

  “看来,齐少是对你动了心了。”

  什么……

  妃溪姐的话在心头萦绕。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第16章 事情的真相

  我开始看不懂齐初霁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妃溪姐说他对我动心了?

  这有待考证,不,不用考证。

  齐初霁只是对我感兴趣,不可能对我动心,我确信,也不敢妄想。

  但是,他的行为,真的很奇怪。

  前一秒还对我说,不可能救我朋友,但是现在却又打电话给妃溪姐去接香香。

  齐初霁那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我有时候还真的想切开来看一看,是不是跟常人不一样。

  只是现在这局面对我来说有些尴尬了。

  从齐初霁那里离开,可是下了军令状,现在却又接受着他的帮助。

  但是,确实,除了他,我还真的想不出又有谁可以帮助救出香香了。

  心里真的好矛盾啊。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

  唉。

  “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儿?还有你的脸?”

  我抬眸诧异,妃溪姐拧眉不解的看着我。

  我才惊觉,自己的脸上一片红肿,衣服是被杰少撕破了的。

  “这……发生了些事,不过都解决了。”我吞吞吐吐。实在不敢把杰少的事告诉告诉妃溪姐。

  “这可不像是简简单单发生了些事那么简单。香香我就不说了,怎么你也跟我添乱?”

  妃溪姐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明显是有气撒不出的感觉。

  我有些无奈。继续说道,“妃溪姐,真的没事,齐少都替我摆平了。”

  妃溪姐脸上的表情立马从嫌弃变为了坦然。

  好吧,早就发现了,只要一搬出齐初霁,就可以豁免。

  他这张挡箭牌还真的挺好用的。

  “你赶紧回家歇着吧,万一被齐少知道亏待了你,可不得把我扒层皮”

  “还有,赶紧把你这张肿成山高的脸弄平!靠这个吃饭的,怎么一点都不长心。”

  我心,还是有些暖。

  不知是因为齐初霁,还是因为妃溪姐,我分不清楚。

  回到自己的小家,接到香香的电话,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电话一挂,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开门竟然是香香。

  我看她的样子也没缺胳膊少腿的才放了心。

  “你不是才打电话?来找我干嘛。”诧异香香动作是不是太快了点。

  我看着香香的样子,稚嫩,也多了些性感。

  香香一脸的谄媚。“霏雨,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想我这辈子就完了。”

  我只浅笑了下,淡淡的回答了她“香香,别这么说,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是齐少救了你。”

  我并不想把我在杰少那里发生的事情告诉香香,也不想告诉香香和齐初霁发生的事情。

  就把一切的功劳丢给了齐初霁。

  我见香香好像有心事,也没多问。

  “齐少?真的是齐少救的我?”

  我点头。

  “我就知道齐少会帮你的。”香香拉着我的手臂,说着这话,表情却有些生硬。

  认识香香这么久还真是头一次见她这样。

  也许是经历过大起大落,我想。

  “其实我没有帮什么忙,不过你没事就真的太好了。”我看着香香,好吧,只要香香没事,一切都好。

  我才不管齐初霁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香香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看着着急,握住了香香的手想问怎么回事儿。

  毕竟差点被送出了国外。

  “香香,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你这副样子,可不像是没事儿。”

  “霏雨,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心里有一种咯噔的感觉。

  看着香香的表情有话想说,但又是一副害怕想伤害我的样子。

  也许是看我半响没说话,是心虚在作祟还是什么的,我不知道,香香还是说出来了。

  “其实…霏雨,其实……”

  “你究竟想说什么?你从刚才进来就魂不守舍的。”我拧眉有些蕴怒。

  总觉得香香说出来的事情,是我不想知道的。

  “霏雨,齐少其实一直都知道的,他知道我要被卖到国外去,但是他第一时间就把我救出来了。”

  脑子,轰隆的一下,我理不清思路。

  什么叫做一直都知道?

  什么叫做马上就被救出来了?

  “香香,你说清楚,不是你来找我要我救你的吗?你来告诉我你其实一早就被救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一脸疑惑,当时香香来找我的时候,脸上的焦急可不像是假的啊。

  香香看样子也是被我的表情给吓到了。

  因为她不知道,我为了救她,差点被杰少就地正法了,还与齐初霁闹的很不愉快。

  我缓和了表情,等着香香给我答案,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却还是没能来得及接住香香说的实情。

  “是的,在来找你之前我已经被齐少救了。”

  我……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了,既然一开始就被救了,那为什么刚刚还很诧异齐少救了她。

  “但是,是齐少让我跟你说要你去找杰少的。”

  “我不知道齐少有什么目的,但是他威胁我,如果不这么跟你说,他就会把我送回去。”

  “我……我很害怕,所以就……”

  香香一脸的委屈,一脸的歉意,可是我心里也很难受,打断了香香的话说道“所以你就告诉我去找杰少?还保密?”

  香香点头。

  我恍然。

  “你知道我……”语气稍重,我差点说出被杰少羞辱的事,却又停住了话头。

  “对不起霏雨,我也想过不要告诉你,可是…可是我不想骗你。”

  不想骗我……

  原来,这件事情,不知情的人是我,也是杰少。

  杰少被人耍的团团转,而我亦然。

  算了,不想牵扯太多。

  香香也是被齐少逼的不是?

  也许,香香没有错,如果换作是我,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像香香一样。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齐少是故意的。

  他故意让我去找杰少,故意在关键时刻让齐峰来救我,故意让我觉得,我林霏雨,离开了齐初霁就什么也不是。

  他想让我知道这个吗?所以就想让我乖乖就范吗?

  不可能。

  我已经不想去追究为什么齐少会知道香香要被送去国外。

  也许香香一开始找的人不是我,而是齐初霁。

  也不想去追究香香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第17章 此刻的因是今后的果

  香香离去之前,有一阵恍惚,面有忧色。

  “霏雨,你可以告诉我齐少的住址吗?我想,至少他救了我,我应该感谢他。”

  感谢他……

  我知道香香话里的意思,我也不说透。

  可是香香是我的好姐妹,我又有什么理由呢。

  “香香,齐少那个人……你还是少招惹,那种人,不是我们可以惹的起的。”

  我说的是真心话,亲自送上门来,谁都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没有想到香香反应竟然这么大。

  “霏雨,你能够接近齐少,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我在门边愣了半响才回过了神。

  香香这是怎么了?

  但是鬼使神差的,我竟然把齐少的地址给了香香。

  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心里竟然有些小小的不舒服。

  就像自己藏了很久的宝藏,突然之间被别人挖了去的那种感觉。

  可是,齐少也不是我的所有物啊。

  我到底在纠结什么。

  “香香,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被人绑走,难道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香香转身,我拉住她的手臂,有些语重心长的说。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像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霏雨,我知道,但是我不会甘愿一直是一个小喽啰。”

  然后我看着香香离去的背影,五味杂陈。

  说到底,人都是一个个体,香香想做什么,都是她的自由。

  我无权干涉。

  但是,我诧异的是,如果齐初霁知道是我将他的地址亲自给了香香,他会是什么表情。

  香香从我家我离开的第二天便给我打了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却不是香香,是齐初霁。

  我有些诧异,想着为什么用香香的手机给我打?

  我把地址给了香香,难道是……

  心里浮现一副有些羞羞的画面,心里却扑通的跳。

  他们……香香和齐初霁,真的……

  我有些不敢想。

  “马上到我别墅来。我说的是马上。”

  齐初霁沉沉的嗓音听着有些蕴怒却拉回了我乱想的思绪。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啪的一声变挂了。

  嘟嘟的挂机声听的心里烦,冲着电话叫骂了几声变拿了一件外套敢去了齐初霁的别墅。

  直到一栋典型的欧式建筑出现在我眼前我才惊觉,为什么我这么听话!

  门没关,我直推而入,房内却空无一人。

  我顺着记忆朝二楼走去,却听见了香香的哭声。

  我抬步赶紧朝那声音走去,却看见香香衣不蔽体的在床上坐着抽泣。

  我心里顿时沉沉的一下,就好像有一根玄在拉扯着我。

  因为这样的场面很难不让人遐想。

  床上是杂乱的,香香是衣衫不整的。

  我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放到香香裸露的肩膀,扫视了房间一周,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里。

  是齐初霁。

  但是他却是一脸的阴沉而肃然。

  我看着香香抽泣的的肩膀一怂一怂的,有些生气。

  转身没等我开口身子却不受控制的朝墙上而去。

  我移神,看去,入目的是齐初霁愤怒令人窒息的目光。

  我心里一顿,他在生气什么,生气的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你为什么要骗我。”

  “林霏雨,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和齐初霁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几乎是同时被对方的话给愣到。

  我看得到齐初霁脸上的疑惑不解,也看得到齐初霁脸上显而易见的愤怒。

  我被齐初霁高大的身子圈在墙边,空气有一瞬间的凝结。

  而骤降的气压让人呼吸不畅,唯有香香的抽泣声还在耳边萦绕。

  “你对香香做了什么。”我看着齐初霁帅气的脸庞,怒目而问。

  齐初霁脸上却只有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表情。

  我看见他薄唇微动,一字一句的对着我说“林霏雨,你把我当什么?什么女人都上?”

  我见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床上的香香,语气不善,表情不屑“你林霏雨不想做我的女人,所以给我送来了另一个吗?”

  “给我下药?你出的主意?”

  我盯着齐初霁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心里却震惊到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呀惊讶哪一句,我只听出了一个事实。

  香香确实自己送上了门,还给齐初霁下药了。

  而齐初霁,怀疑是我让香香来的。

  我转目看着香香。

  我不会怪她,我也没有资格。

  我用力一把推开了齐初霁的钳制,走向了床上的香香。

  想问为什么哭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给你两分钟,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

  齐初霁的话在耳畔回响。

  我看着香香,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猜。

  见香香还坐在床上没有动,齐初霁一句丟了过来让香香身子一震。

  “需要我说第二遍么,滚!”

  香香脱下我的外套塞到我手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停住抽泣,下了床朝门外跑去。

  我想追出去,却被齐初霁拉住了手臂。

  “我有话跟你说。”

  没有一点的情绪起伏,我当然猜不出他要说什么。

  我回答他“好,我们的账,等会儿再算。”

  “香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齐初霁是不是欺负你了?”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在香香上车之前我问她。

  香香只一个劲儿的摇头,她擦了擦眼泪说道“齐少什么都没做,霏雨,你说的对,我招惹不起。”

  我一愣,等回了神,香香的车已经远去。

  如果我知道,这一刻的香香已经回不了头她也真的就像那辆出租车一样离我远去,我一定会现在就试图安慰她,照顾她,挽回她。

  可是世上没有如果。

  一切的一切也都是有因果轮回的。

  而香香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自己,我自己的失误和自食其果。

  我看着身后的这栋我估计用几十年才买的起的别墅,心里不知为何,恍若隔世。

  而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

  齐初霁。

  如果我知道他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一定会义无反顾。

  只是现在的我,就像是无头苍蝇,也像是一个孤傲不群的野花。

  我也不会知道以后的我和他的故事。

  如果我的人生注定坎坷,我也接受。

第18章 自作自受

  再次推开齐初霁别墅的门,早就已经没有了什么抽泣声,只有一片安静。

  紧接着我眼前一片漆黑,鼻息里有好闻的淡淡古龙香水的味道。

  我被齐初霁圈进了他的怀里。

  而我的手臂被齐初霁禁锢的生疼。

  我想说话,却被齐初霁狠狠的压制住了。

  “你到底要什么,才能答应成为我的女人。”

  “金钱你都不要,还想要什么?你说?只要我能给的。”

  “只要你答应我,要什么我齐初霁还会得不到吗?”

  “林霏雨,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我不是别人,我想得到的东西我一定会到手。”

  我听着就在耳边的话,是齐初霁富有磁性的嗓音。

  却忘了挣扎。

  或许是他的味道太过于好闻,也或许,这个不是拥抱的拥抱,是我早就期待的。

  我不知道。

  但是我却觉得胸口憋闷闷的。

  感觉到他钳制的力量在逐渐减小,我钻了空子,从齐初霁的手臂下逃开。

  却看见他黑沉沉的脸。

  “我不会要你给我的任何一个东西。是的,我承认,做这一行的,没有人不愿意身后有人保护着。”

  我看着齐初霁,好吧,我就是要说出我的心里话。

  不管他觉得好听或者是难听。

  不管他要对我怎么样。

  “我不敢说我不一样,三年来,我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没有人施舍,也不需要施舍。”

  “我不愿意出台,是我不想同流合污,你多厉害啊,只是一夜之间就夺走了我珍视的东西,你多行啊。”

  “可是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来逼我?”

  后面的话我顿住了。

  我看到齐初霁脸上不经意的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可是在这种时候,我一定会认为是他在嘲笑我。

  “你笑什么。”我语气有些不善。

  “你说啊,你笑什么。”见他冷着一张脸却一句话也不说,心里那个气。

  “我笑你,不适合这一行,为什么还要继续。”

  “我说了,我会给你想要的,你说会考虑考虑,那么时间已经够多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结果。”他说的笃定。我却后无退路。

  齐初霁。

  注定出现在我生命里的男人。

  是我鬼迷了心窍,竟然把他欺骗我关于香香的那件事抛之了脑后。

  我不知道究竟说什么好,也许是我还不确定自己的答案,也许是我害怕,我答非所问的回答了他。

  “齐初霁,你明不明白,我不感兴趣你到底给我什么,钱吗?谁不会挣?”

  我所感兴趣的是,这些所有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游戏,是附属品。

  也许我不该多求一些什么。

  但我就是感觉,齐初霁和别人不一样。

  我也不想承认。

  我已经从那个深渊的边缘,外围掉了下去。

  是的,我掉了下去。

  好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般,齐初霁朝我走近,然后在一个我觉得安全的距离之外停住了。

  “你究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是想测试我是不是只是玩玩?”他问我。

  我只诧异抬头。

  看透别人的心思,我实在是比不了他。

  “我,什么都不要。至少,我不需要逢场作戏。”这就是我所奢求的东西。

  我可以看见他明显的愣住了。

  良久,他才开口说话,却让我摸不着头脑。

  “她要是和你一样无欲无求就好了。”他咕哝的声音有些小。

  但我却听的清楚。

  我心里,却没来由的有些失落。

  她,要是和我一样就好了。

  所以,在齐初霁的心里,还有一个她。

  她是谁?

  她现在还在齐初霁的心里吗。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在遐想,也在失落,却没有表现到脸上。

  是不是,想了解一个人是喜欢的开始。

  那么,我是否,喜欢他,齐初霁。

  我被自己心里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我饿了。”

  拉回我思绪的竟然是这句话。

  我好气又好笑。

  我老了看房间的四周,空无一人。

  “别看了,只有我一个人。”

  言下之意,是叫我做饭?

  我无语极了,这情节转换的也太快了吧。

  有些垂头丧气的。

  我叹了声气,走到厨房处。

  翻开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挂面。

  “面,你吃吗。”我很诧异自己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点头,说随便。

  面,你吃吗。就像是结婚多年的老奶奶对老爷爷说,你吃啥?

  咦,我甩了甩自己的头,把这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抛之了脑后。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听话,齐初霁说他饿了,我就问他吃不吃面。

  而他呢,就像一个大爷似的坐在厨房对面客厅里的沙发上看杂志。

  而我,就像一个刚来的小保姆,诚惶诚恐。

  还是第一次为一个男人下厨。

  也是第一次到男人家里为他下厨。

  而这所有的第一次的主人公都是齐初霁。

  能够得到我的青睐,他该多有福气啊~~

  我围了围裙,将散落的头发通通扎到了脑后。

  回过头来找东西却发现沙发上的齐初霁正盯着我看。

  他看到了我诧异的目光随即又低了头,把目光放回了杂志上。

  “你干什么?看什么?”

  估计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问这种话,他明显微愣。

  “看你。”

  他说。

  他说,看你。

  我竟然不争气的脸红了,心跳加快了。

  而这狼狈的一幕,竟然都被他看到了眼里。

  我立马转过了身,将注意力放到挂面上。

  可是脸上烧烧的,烫烫的。

  我真是替自己感到无语。

  我是干什么的啊?我是赔笑又陪客的,纯情什么啊?竟然被齐初霁的仅仅两个字给弄的手足无措,还脸红?

  我真的替自己感到丢脸。

  “我不喜欢太咸的,鸡蛋七分熟。”齐初霁的话不大不小,我却听的清清楚楚,心里却已经在万马奔腾咆哮不止了。

  把我当什么。

  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怒无常?前一秒还吵个不听,说话也那么难听,凭什么后一秒就有脸提要求。

  我想,我真是败给他了。

  尽管我心里咆哮,手却不自动少放了盐,鸡蛋七分熟。

  我按着他的喜好,做着自己不擅长的事。

俏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俏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妾王偷香12章

    原标题:妾王偷香12章小说:妾王偷香霍家宴会离开昨天入住的酒店,叶枫乘车朝着一条小道行驶过去。前面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看样子这晚会的地点就在山里?这一路上可耗费不少时间,林婉欣也解释了一下。原来昨天入住的哪一间酒店,是专门提供给参加晚会的人准备的。这倒也解释了,一个普通的酒店为什么会有热感监控系统。整整一个白天的车程,直到太阳彻底下山,换上夜色后。叶枫所乘坐的车辆,才缓缓的停在一座巨大的庄园前面。这是一个欧式庄园,正中央是一座欧式古堡,看来晚会就在那里举行。不得不说,这简直太隐秘了,谁会想到

  • 笑傲武侠世界12章

    原标题:笑傲武侠世界12章小说名:笑傲武侠世界王氏碧玉马车虽然较大,但是三个人在一起,就显得很窄了,苍飞长剑一伸,就已经到了她们的面前。苍飞这长剑是他在途中买下的,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吹毛可断,据说是把古剑,只是店家并不知道它的名字,苍飞给它起了个很嚣张名字,叫做天道剑,觉得用它来替天行道,最合适不过。至于之前那把华山派的佩剑,早就被他毁掉了,以免被人知道苍飞大侠,曾经是令狐冲,以免给华山派惹来祸端,虽说他这个穿越客对华山派没有多大情分,但是也不想连累无辜,而且继承了令狐冲的记忆,他对华山派还是

  • 官色:攀上女领导12章

    原标题:官色:攀上女领导12章小说:官色:攀上女领导轻轻的动作马玉婷就坐到孙记办公桌的对面。孙运笑呵呵的说:“玉婷啊,你上任城关镇党委记也有大半年了,怎么样啊?工作开展的还顺利吗?有什么难处没有啊?”马玉婷说:“谢谢孙记的关心,我工作上还可以,没有什么难处,今天找孙记,是有一件小事,要麻烦孙记帮忙过问一下。”孙运看到马玉婷美白的额头上渗出了点点的汗珠,小脸庞红扑扑的,就从桌子一角拿了抽纸,递给马玉婷说:“,擦擦汗,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要着急。”马玉婷就把唐诚的事向孙记做了汇报。官色:攀上女领导

  • 只道当时已惘然12章

    原标题:只道当时已惘然12章小说:只道当时已惘然第十二章我还是白夫人关越也不在意鱼北酒的反应,继续说道,“长辞说了,家事就不要你操心了,他自己有分寸,劝你不要再多事了,否则他不会再容忍了。”鱼北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握紧拳头,指甲都快扎到肉里面去了。“给我闭嘴!滚!给我滚!”鱼北酒脾气上来了,可不会管对方是什么人,不过鱼家和关家势力相当,也不用顾忌什么。关越早就了解了鱼北酒的性格,也不在意,反正该说的他已经说了,也就走了。他还没有出门,就听到里面砸东西的声音,极其可怕,迅速逃离了现场,这女人发起

  • 至强医护12章

    原标题:至强医护12章小说:至强医护第12章我可不是在吓他许强进来之后,紧跟着他身后,四个大汉都也跟着走进来。这四个人悍勇气息十足,看到里面有人要打架,非但不怕,反而一个个跃跃欲试,目光中流露出血腥味,一看就是见过血的。“刀疤,怎么了?又在这里收保护费啊?这人欠你多少啊。赶紧把活干完,林姐有个事情找你帮忙。”许强开门见山道。这个刀疤脸是城西一带的地头蛇,早上那个神秘的年轻人随便离开了,这湘潭市那么大,他许强又不是土地公,到哪里去找人?所以,只能找这些地头蛇帮忙了。“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

  • 岁月忧伤情难负12章

    原标题:岁月忧伤情难负12章书名:岁月忧伤情难负第12章恳求为了彻底将这件事情给弄明白,沈东明随后又打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帮我问问柳家,柳絮为什么只有一颗肾。”也许这件事情之后柳絮的家人才知道是什么情况。等没有多久,助理很快就回了电话,语气中带着谨慎,似乎在担忧着什么。沈东明不耐烦的问道:“你问到什么?”助理连忙回应,“我问了,柳家那边给出的回答是,柳絮天生只有一颗肾。”答案一出来,沈东明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瞬间很难受,他觉得这不是真正的答案,可是既然柳絮的家人也给出了真相,那么他还有什么理由

  • 爱你注定一辈子12章

    原标题:爱你注定一辈子12章小说书名:爱你注定一辈子第12章少爷,您……您来了?佣人正准备上楼去叫林言吃饭,就看到她已经下来了,还提着一个行李箱,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少奶奶,您这是?”“只是把一些东西带走而已。”林言回道。她没有说这里她再也不会回来的话,那没必要。这里作为和沈靳城的婚房,三年,她这是第三次踏入,而沈靳城,更是一次都没有。所以,回不回来,有什么差别呢?吃过了饭,林言就离开了,她站在别墅外面,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就转身毫不留念的远去。然而她刚走不久,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别墅门口,沈靳城

  • 霸道总裁之,欢喜冤家12章

    原标题:霸道总裁之,欢喜冤家12章小说名:霸道总裁之,欢喜冤家第十二章:帮我吹头发洛姗拉着椅子坐下来,趾高气扬的说道。对面的两个人却像是没听到她说话,夏穆琛看了看手表,又闭起眼睛倚在座椅上养神。洛灵灵一直这吃吃那吃吃,终于,她放下刀叉,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我们走吧。”她装作没看见一边的洛姗,拉着夏穆琛就要走。“你给我站住!”洛姗是在忍不了这样的洛灵灵,她以为自己跟夏风浩订婚就能野鸡变凤凰吗?野鸡终归是野鸡,永远也飞不起来!她刚想发作,突然意识到夏穆琛还在旁边,原本乌云密布的脸顿时扯起微笑,“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