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6:16 来源:网络 [ ]

小说: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

第3章 先声夺人

  她用最后仅存的一点清醒,竭尽全力将自己身体支撑起来,跌跌撞撞的打开房门,眼前的模糊参杂着一丝昏暗,让她看不清前方的路。奇闻网

  而就在这时,前方走过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即使在她模糊的眼神中也看得出分外俊美,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沉静好像泛着深邃的光。

  他越走越近,越来越靠近她,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就是曾经在她生命中,绽开了繁花似锦的绚烂。

  她不顾一切冲上前去,抓住他的衣袖:

  “晨羽,救我……”她的声入春天的绵绵细雨,柔绵而脆弱,是极小极小的。

  柯晨羽看着这个倒在自己眼前的女子,首先给他带来的震撼就是,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

  可仔细一看,她此刻就如烛光中即将烧溶的蜡烛,用最美的姿态,将最后一点光亮用最美的姿态燃烧殆尽,苍白无暇的脸,我见犹怜的感觉悠然心生。

  以他一贯的想法便是,这个女人无疑是来勾引他的,但,用这样的方式要爬上他的床,还真有点意思。

  他可是情场高手,不管是谁,只要是自动送上门的,他都奉陪一点时间,来与这些女人玩玩,反正最后遍体鳞伤的,又不是他。网站qi-wen.com

  可,这一夜,虽然很精彩,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销魂。

  因为顾嫚文给程夕颜下的是迷药,而程夕颜的体质对这种药物过敏,柯晨羽刚将她抱到自己套房之时,她便吐了他一身污渍,更可恶的是她还一直拽着他不放,昏迷中的她说了一些柯晨羽压根就听不懂中的话。

  最后柯晨羽一脸窘态,他就算再放荡风流,也不至于打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给他的第一感觉就不一般,加上她的哭哭啼啼入微风细雨一般,浸润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惹得他心声一阵爱怜,只好叫来一个女服务员帮她换了衣服,还替她擦拭嘴角边的污渍。

  另一日,阳光普照,天蓝的似平静的海水,荡漾着一片片柔和的温暖。

  程夕颜缓缓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豪华气派的天花板,随后一个慵懒的声音漫不经心忽然响起:“醒了!”

  吓得程夕颜条件反射的从床上猛然挺起腰板,看到这张让她熟悉的脸时,眼中泛起一抹欣喜的微光,她以为她变回来了,她以为她做回叶子璃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未婚夫,可当她满怀期望的下床小跑到镜子前,看到的这一张脸,她的眼神,瞬间黯然失色。

  从来,从来都没有这般哀婉失落过,而另一边的柯晨羽观察着她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分外好奇,他甚至有这么一刻怀疑,她是不是从精神病出来的病人。

  程夕颜满目伤怀的转过身看了一眼柯晨羽,过了半响,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性感睡衣,这才猛然惊醒过来。阅读qi-wen.com

  “我们昨晚……”不管之前与柯晨羽多好,她与他也有君子协定,要在新婚之夜把自己交给他,她纯洁的像白纸一样,可如今,她却以另外一个身份,与他重新交集在一起,一时之间,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这滋味究竟是算还是甜的。

  “孤男寡女的,你说,我们能做什么?”柯晨羽扬起一抹促狭的笑容,有意调侃她。

  程夕颜的小心脏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回想起昨日的情景,想必是顾嫚文母女的阴谋诡计,她想随意找个男人与她上床,好玷污她的清白,这样她就无权要求江言风的一半财产。

  又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程夕颜倒也无所谓,反正她的心也不在江言风身上,程夕颜这具身体竟然已经是她的了,她为什么还要为江言风守身如玉。

  只是没想到她昨日借着最后一丝理智爬出了房门,冥冥之中遇见了柯晨羽,他们这辈子注定是要纠缠不清的。

  “对不起,一场意外,我走了。”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随意拿起一条浴巾裹在身上便想桃之夭夭

  其实她很想与他说,叶子璃并没有死,她想告诉他,他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可是考虑到这件事太荒谬了,她会以为她是神经病,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她最后只得将话都咽下。说明http://www.qi-wen.com/

  “你这么处心积虑的上了我的床,就这样走了,不是太不划算了。”柯晨羽悠悠的开口叫住了她。

  程夕颜停住脚步,回头用一种深沉的目光凝视着他,他的神态中,分明呈现的是那种嘲笑与讽刺。

  不,这不是她所认识的柯晨羽,可是随后想想,毕竟他也是晨羽集团的总裁,仰慕他的女人趋之若鹜,所以他一定觉得她是企图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所以才接近他。

  毕竟现在他并不认识她,对他来说,她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不是与他亲密无间的女朋友叶子璃。

  “我已经说了,只是一场意外。”程夕颜将刚才的话郑重其事的重复了一遍,再也没多逗留,转身便马上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网站http://www.qi-wen.com/

  只是那瞬间她曾怀疑过,不是说女人第一次都会痛,可她为什么没有感觉到,江言风不是从来没有碰过她,莫非她早已不是处子之身?

  柯晨羽的目光停留在她离开的那扇门上,她离去的足音一点点的溶解在他的眼前,在这个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社会,一不解释,二不索取,绝对是个人才。

  可他怎知道,她是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程夕颜收拾好情绪,尽量让自己的面容上看得云淡风轻,没有一丝慌张与惶恐,因为她知道,回到江家,即将有一场大麻烦等着她来解决。

  果不其然,她才刚踏进江家大宅的前厅,顾嫚文与江清美两人便摆出那小人得逞的姿态,而且正厅的沙发上,她的公公江运生正坐在那里,多半是这母女两人想叫他公公来见证一下,她有多不遵守妇道。

  江晴美扭着她那千娇百媚的身姿走上前,看那得意高傲的神情便知道她要攻击她了,可程夕颜却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便先声夺人:

  “我昨晚就是去私会情人了,你们大可对外这样说好了,反正,到时候,有损的,恐怕不是我的名声,而是你们江家的,哎呀,想想,那些八卦周刊会怎么写,盛风集团的江总裁,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驯养不了,对了,不晓得江言风带上这个绿帽子,会不会显得更有魅力些哦。”程夕颜的语气听似淡然如水,却句句入绵针一般,刺中他们江家的死穴。

  “听到了吧,听到了吧,这就是你口中一直说的好媳妇,上次我说她就是水性杨花,做了对不起小风的事,你还说我冤枉了她,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奇闻网”顾嫚文被她的话激的情绪失常,面色铁青的对着江运生大吼。

第4章 与你何干

  程夕颜,程氏集团的大小姐,父母与江家是世家,因为从小她就与江言风订了娃娃亲,大学毕业后,两人顺理成章的结婚了,可谁知两人刚订婚,程家便败落了,父母因为受不了刺激而出意外身亡,从此她便成了落难千金,江言风对程夕颜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若不是江运生一定要他娶她,他与她不可能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对江言风来说,婚姻就是一个形式,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与父亲产生矛盾,因为不管他结婚不结婚,他永远都是自由的,女人这种生物,是无法将他捆绑的。

  江运生确实对程夕颜很好,不管她还是不是有地位的千金小姐,他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上次因为顾嫚文冤枉程夕颜有外遇,逼得程夕颜从三楼跳下来,为了这件事,他与顾嫚文冷战到现在。

  今日亲耳听到程夕颜这样说,对她的失望,一点点的从心底滋长绵长起来。

  “你真不要脸,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你也要这样挂在嘴上讲出来。”江晴美精致的五官仿佛携着火焰的利刃,恨不得将她烧的碎尸万段。

  “呵,让我来告诉你,把不堪当成秘密藏着掖着的人,最后只会越藏越懦弱,把不堪当成玩笑说出来的人,才是真正强大的人?”程夕颜不急不躁的说,嘴上依旧挂着那个冷淡的笑容,好像给人一种神秘感,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揣测不到她肚子里的一点心思。

  “够了,夕颜,你和小风的事,我不想管了,只希望你们多为江家多考虑一点,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我这张老脸。”江运生再也沉不住气了,砰然起身,一脸愠怒的说完后便朝楼上走,一副再也不想理会这两口子之间的事的态度。

  “我亲爱的婆婆,如果以后你们还想玩这种下三滥的把戏,我随时都奉陪,只是,不晓得,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是把精力留下来多照顾一下你的丈夫吧,否则外面可是有很多女人排着队想要照顾他呢?你看你儿子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要知道,花心和风流都是一代一代遗传下来的,你可得好好保重啊,我先上楼休息了。”程夕颜阴阳怪气的攻击她,最后一句,分明就是话中有话。

  顾嫚文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内心虽是怒不可歇,却找不到措词来反驳她,她也是有出身有教养的人,若如泼妇一般破口大骂,只会更让她找到机会说她没形象,没内涵。

  “妈,算了,等哥回来,看她还能多嚣张。”江晴美走过去安慰顾嫚文,来日方长,程夕颜已经被他们压了两年,就凭这一会儿的伶牙俐齿,还妄想翻身。

  可她们不知道,以前被他们压在脚底下的程夕颜是因为爱着江言风,爱一个人,就算被他折磨也是幸福的,可现在的程夕颜,并不爱他,不爱,大可以自信,自满,自尊,自爱。

  月色阑珊,五彩缤彩的霓虹灯将暮色推远,静然的威风掠过熙攘的街道,繁花似锦,华灯初上,人影萧条。

  程夕颜坐在一家高级奢华的餐厅落地窗边上的位置,望着外面美丽的夜景,不由感叹,沧桑变迁,人世薄凉。

  独自一人怀着蹀躞的沉思有好一会儿,她要等的目标才出现,她优雅拿起LV限量版的包包起身,朝目标走去。

  “你好!”她对眼前这个恬淡如水,仪静体闲的高贵女子微笑。

  “你是?”柯纯纯抬头好奇的问。

  程夕颜打量了她一番,确实是个上品美女,她的肌肤似雪,容色晶莹如玉,入新月生晕,那绝美的五官处处都散发着柔美清新的动人。

  那是一种纯天然的美,美得脱俗,连她一个女人见了都心动,更何况男人。

  “你好,我是江总裁的秘书,江总要我先将这个东西交给你,说是晚餐之前的想要送给你的惊喜。”程夕颜笑靥入清澈的湖水,和善亲切的面容让柯纯纯马上松懈了对她的戒备。

  柯纯纯接过程夕颜递给她的名贵珠宝盒,打开,是一套极其昂贵的珠宝首饰,上面的白钻在灯光下煜煜生辉,柯纯纯绽放一抹明媚的笑容。

  都说钻石珠宝是女人的天敌,说的一点都没错,瞧,一套珠宝就轻易的夺得了她的欢喜,她原以为柯纯纯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呢?

  “柯小姐,我告诉你……”程夕颜俯身凑到她耳边,轻声呢喃:“江总希望等会你亲吻他,因为这样可以让他觉得,你很满意他给你带来的惊喜。”

  程夕颜说完便起身,虽依旧是那春风怡人的微笑,却多了几分意味深长,说完后她便离开,转身躲在拐角的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等待“大鱼”上钩。

  没过多久,江言风便出现了,柯纯纯果然没让他失望,他一来,刚坐下,柯纯纯便起身对他投怀送抱,姿态极其亲密,而柯纯纯也踮起脚尖想要亲吻他。

  就在这一刻,程夕颜瞄准手机,拿出手机,想要将这场面录下来,谁知,因为她躲在的这处地方灯光太暗,她急于求成,也顾及不上太久,身子便朝前移步。

  可太不凑巧的事,因为太过专注,撞倒了正走过来的人,毕竟是做亏心事,小心脏吓了一跳,手心颤抖,手机一下子从手心滑落,摔落在了地面上。

  她带着一丝慌张蹲下身想要捡起,却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抢先捡了去,她抬起头,发现眼前这个人居然是柯晨羽。

  “呵,姑娘,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可不好。”柯晨羽捡起她的手机,看了她里面的录像,半开玩笑的说,可当看清她的面容时,紧接着又戏谑的道:“你是故意撞上我的吧,怎么,就这么迷恋我!”

  “对不起,你爱怎么想是你的事,但是我现在不是很想跟你争论这个问题。”程夕颜低下头,将垂落在脸颊的发丝轻轻捋到耳根后,语气平静无波,眉宇间却隐然着一抹透明的忧伤。

第5章 夫妻义务

  他就像她胸前的一颗朱砂痣,溶解成心脏中的墙壁中最美丽的花纹。

  可如今,两人近在尺咫,却好像远在天涯,叫她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

  “呵,那个人与你是什么关系。”他有意扫了不远处的江言风一眼,她越是对他冷淡,他越是对她感兴趣。

  “与你何干。”程夕颜冷若冰霜的说着,便伸手想要抢回手机,谁知柯晨羽却不给了,于是两人便拉扯了起来。

  江言风正准备坐下来与柯纯纯准备用餐,却从前方装修精致的一块玻璃窗看到了程夕颜的影迹,刚开始他以为看错了,回头一看,果真是她。

  而且还在那里与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从他这个角度来看,两人的样子还多了一丝暧昧,胸口像是被棉絮塞住了一般难受,气势汹汹的起身朝他们那边走去。

  一拽将程夕颜拽到了身后,程夕颜只觉得身子像被一阵风卷起一般,倏然在原地打了圈,便转到江言风的身边。

  “程夕颜,你当真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江言风的眼睛如携着火光的刀刃,目光如炬,照的程夕颜还真有点刺眼,不敢直视。

  程夕颜此刻的行为简直让他不能忍受,在这公共场合,她居然也敢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这不是明目张胆的给他戴绿帽子吗?

  “呵呵,我当是谁,原来是江大总裁啊。”柯晨羽虽然嘴角在笑,可从他拿桀骜不羁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厉色。

  他们两人之间,在生意上一直都有竞争,有纠纷,可江言风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柯晨羽就算将他这辈子的好运和智慧都用上,也终究是他的手下败将。

  “我在与我的女人讲话,有你什么事!”江言风含沙射影,尖言冷语的藐视了他一眼,他是多么不可一世,多目中无人,程夕颜这辈子最讨厌的便是这样的人,加上柯晨羽又是她深爱的人,于是甩开他的手,走到柯晨羽的身边,冷语冰人的道:

  “我与我的朋友谈论事情,又有你什么事。”

  话音刚落,江言风只觉得他的脸颊好像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那清脆的声音清亮的响彻在他的大脑,她居然当着别人的面,这么不给他面子,简直罪不可恕。

  “听到了没,是你,打扰到我们了。”柯晨羽本还不止如何还击他,这会儿可好,程夕颜的仗义执言可让他神气起来了。

  而且刚才他说,她是他的女人,真是可惜,那晚没睡了她,江言风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跟我回去。”江言风一把又将她拖到自己身边,也不管程夕颜愿意不愿意,便将她强行拖回了家,他现在只觉得身体的每一处血管都快被气的爆裂,必须找个方式好好宣泄。

  柯晨羽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只觉得眼前一阵微凉飘过,柯纯纯步履轻盈的走过来,眼中透着一抹阴暗:

  “哥哥,江言风这两年一直隐婚,这个就是他一直未曾公开的妻子程夕颜。”

  “我知道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你拆散他们,我要弄得他们江家鸡犬不宁。”柯晨羽的双眸深不见底,如同布满阴霾的天空,翻腾着诡谲又冷冽的乌云令人胆寒。

  江言风将程夕颜带到家中,二话不说拉她到房间,然后狠狠的甩到床上,程夕颜用憎恶的眼神瞪了她一眼,随后便起身想要离开,她一刻都不想与他呆在一个房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样会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你还敢走。”江言风见她要走,又将她拉了回来,这个女人最近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行为举止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一没跟你签卖身契,二不是你的奴隶,为什么没有自由的权利。”程夕颜的脸色如坚硬的冰山,怕是阳光再强烈,也溶化不了。

  “这一千万是不是你花的,柯纯纯那套首饰是你买的吧?”江言风拿出手机,翻出信息给她看,她那点小肠子,他早就看穿了。

  程夕颜看着他手机上信用卡的短信,她怎么忘了,她用的是她的卡,所以刷了多少钱,都有短信提示到他的手机的,看来,她的智商还真的有待提高。

  “呵,不简单嘛,学会调查我的私事了,连我今天在外面跟哪个女人用餐都查的一清二楚,一千万,出手够大方的。”江言风冷嘲热讽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出问题了,哪有妻子会出钱给丈夫在外面的情人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是我买的?你应该谢谢我,你看,那个女人不是马上对你送上香吻了,再说了,一千万而已,对你江大总裁来说,只不过是冰山一小角。”被他看穿了,程夕颜倒也不妨坦白说出来。

  “想拍下我们亲密的照片,日后我们上法庭,好让审判官以为我出轨,然后顺理成章分走我一半的财产,是这样的吧。”江言风真是没想到,为了离婚,这样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你知道还问?”程夕颜有点不耐烦的说。

  “程夕颜,你简直在挑战我的极限。”江言风满脸怒火,双目阴沉的如同晴天突然闪过的雷电,这样可怖的怒容,任程夕颜以往多淡定,心中也有点小怕。

  “你,你想干什么?”程夕颜看着他紧紧掐住她双臂,脚底有些发颤,谁知道他会不会兽性大发,将她暴打一顿呢?

  “你是有多饥渴,你这么迫不及待的出去找男人,那我就满足你好了。”江言风的话好像还飘荡在她的耳边,他的吻便狠狠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程夕颜瞪大了双目,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他冰凉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霸道,粗暴,为所欲为,冰与水的相撞,擦出的不是火花,而是千年寒冰。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程夕颜无所适从,思绪汹涌起伏,冰冷的灵魂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溶化了一般,脸颊上泛起的殷红慢慢转变成炽热的斑斓,很奇怪,并没有想象中的讨厌他如此亲密的靠近。

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重生 或 孤傲总裁下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舞魂道12章

    原标题:舞魂道12章小说名:舞魂道第十二节踏水而行清风跃过学校的院墙,来到外面,也就是学校的北面,校外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再往北就是庄稼地,但这片庄稼地中间有个不太大的长条形的水塘,宽有五十米,长有个一百五十米左右。平时都是天然集水而成,遇到干旱的季节也可以用来灌溉庄稼。而清风的目标就是这个水塘,水塘离学校也只有五百米,对于王清风来说只是几十个跳跃而已。这里附近也没有居民,天也黑,清风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来到水塘边之后,清风把书包放下来,取出两块木板鞋,然后把木板鞋用绳子系在脚底,系牢之后清

  • 无上力量12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2章书名:无上力量极品啊!三天后,星城,天门楼。这几天里,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修真界,竟然有人要拍卖仙器。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仙器,但顶着仙器的身份,再怎么着也是神兵,如果能得到,战力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三天时间里,有实力的,没实力的,看热闹的,想打劫的,怀着各种想法,大量的修真者络绎不绝的涌入星城。本来,拍卖会并不是谁都能想看就看的,但是,机会难得,为了扩大影响力,天门楼却破了一次例,凡是想看的,来者不拒。为此,天门楼还特意启动了一种空间法阵,大大扩展了内部空

  • 天魔神决12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2章小说名: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遇到神仙了,姥姥的!”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那至高无上的道啊!我毕生所寻求的真理。”道士对天自语。“什么是道?”听到道士感慨,昌凡好奇的问。“‘什么是道?”那不可言说、不可解释的最根本的存在,我把它称之为‘道’。道浑然如一,诞生在天地之前。道寂然自处,独立而不可更改。道孕生了世间万物,却一点不会减少。道运行在万物之中,却从来不会磨损。‘道’是它的真实地名字吗?我想称呼他的另一个名字‘大’,但‘大’也不足以

  • 御龙征程12章

    原标题:御龙征程12章小说书名:御龙征程第十二集魔力测试第十二集魔力测试两个少年,一个身在他乡,举目无亲的孤独;一个登临高校,心情大好的兴奋,两人同样的年龄,一路并肩前往考试的地点——学校操场,渐渐的聊的开心起来。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学校,就是不一样,大操场足有一万五千平丈以上,渐渐的后面的学生也都赶来了,再之后就是等待。正在无聊等待的李冬雷突然被尤塔轻轻一拍,“我的朋友,你看那边。”尤塔突然一脸奸笑,指向左方。李冬雷闻声看去,那是水系魔法师考试的地点,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个身穿蓝色魔法袍的美女,美女之

  • 龙腾古武12章

    原标题:龙腾古武12章书名:龙腾古武第十二章诡异事件二双腿灌力,犹如一头发狂的野豹在公路上疾驰,幸亏晚上人少,不然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把人吓的半死,那超越汽车的速度,只能看到一阵淡淡的影子。邓宵全力追击,在特异体质的支持下,很快便逃离城市来到郊区。黑色的夜显得更加阴沉,一股危机感悄上心头,瞪大双眼仔细的观察着周围,此时邓宵已经将警惕性提升至最高,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些废弃的民房等待拆迁,周围杂草丛生,偶尔传来老鼠的叫声,异常的诡异。小心的挪动脚步,脚尖点地,尽量减少噪音,猫着腰缓慢的移动身

  • 霸决洪荒12章

    原标题:霸决洪荒12章小说:霸决洪荒第十二章战斗随着蛤蟆精喊的:“开始。”罗力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珠子立刻朝四面发放散发着一股黄,色的烟,很快的蔓延了整个擂台,下面的人根本就观看不了上面的情况,立刻有人作乱,却被蛤蟆精所制止。王峰已经被黄烟给逼到了角落胖,已经没有闪避的空间,立刻屏住呼吸,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中了大约15倍左右,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重量,被压爬在了地上。另外一边,罗力施展了黄烟之后,可见度也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准,只能依靠着从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

    原标题: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小说名:债主大人别惹我(完)XX电视台的真人秀?她正胡思乱想想着,就进来个脸黑得像炭的50多岁的男人,还有个一见到小涵手上戴着的戒指就眉开眼笑的中年美妇!陆妈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个戒指既然儿子送出去了,就代表他已经放弃那个女人了吗?“爸,妈!”陆瑾中规中矩地叫道。“这个就是你选的,你想要的女人吗?”陆爸爸突然又指着郑小涵,黑着一张脸问他。“是的!”陆瑾平静地答道。“那好,既然你喜欢,不如打铁趁热,那就直接结婚!讨论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吧!”陆妈妈看了

  • 龙血至尊12章

    原标题:龙血至尊12章小说:龙血至尊第12章危机重重下静下心来的楚飞渐渐想明白了这里的生存规则,他已经不能用在地球上的那一套来面对这个世界了,因为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易筋经他刚刚只是练了第一层就没有再练,不是他不练,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一直练功,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练了,在这里,不提高实力就等于自杀。易筋经第二势:韦驮献杵第二势,两足分开,与肩同宽,足掌踏实,两膝微松;两手自胸前徐徐外展,至两侧平举;立掌,掌心向外;两目前视;吸气时胸部扩张,臂向后挺;呼气时,指尖内翘,掌向外撑。摆着这奇怪的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