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闪婚霸宠:复仇小妻太可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24:2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闪婚霸宠:复仇小妻太可爱

第3章:离婚协议书

周祈安看着四处进出的行人,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刻意压低了声音。闪婚霸宠:复仇小妻太可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个婚她是愿意也得离,不愿意也要签字,我不能继续委屈你了,你也知道,我真心爱的人,是你。”

“祈安哥,你这样说我心里会更加难过的,姐姐她现在还不知道公司的事情呢……”

“我让人暂时封锁了消息,等她出院之后,再送她这份大礼吧,谁叫她这么不识好歹,竟然敢伤害你。”

“祈安哥,如果她就是不离婚呢?”

周祈安脸上一寒,唇角勾起冷硬的弧度:“那可就不是她说了算了,看看是她爸爸的公司重要,还是我们这段已经破裂的关系更重要。”

“可是祈安哥,他们毕竟是我的亲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程小雨引诱着他说出更多的承诺,她跟妈妈筹备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今日。

“小雨,潇潇跟你不一样,你这么善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有祈安哥在,你是不会让我受伤的,对吗?”

“当然。奇闻网

“祈安哥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呢?”

他神秘一笑,看了一眼手中档案袋,“离婚协议。”

“这么快?”咬着牙,有些为难说:“姐姐刚刚才失去孩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呢?就算孩子不是你的,可是她应该也很伤心吧。”

“她伤心什么,不过是一个野种,我可不想让你继续受委屈了。”

程小雨心中一阵高兴,只要成功让周祈安跟程潇潇离婚,那么接下来就可以顺利的夺走公司,而她以后就要从千金小姐,变成一个乞丐,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呢?

“先让医生替你检查一下,我去找潇潇签字。”

“那祈安哥……你要小心一些,她……”

周祈安安慰的抱着程小雨亲了一口:“放心吧,她还没这个本事要对我怎样。”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他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需要依靠程潇潇才能让自己的事业风生水起。

病房内,程潇潇躺在床上,对于发生的这些事情,怎么也想不通,爸爸那么紧张她,而她已经住院昏迷了几日,竟然不来看她,这太不寻常,也让她隐隐不放心。奇闻网

程小雨跟她那个小三的妈,难道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她们为了程家的财产,什么办法都使出来了,这一次自己发现了真相,她勾引了周祈安,爸爸一定会非常生气,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她怎么也不明白,陆家也不穷,为什么一定要做得这么绝。

此刻程潇潇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父亲跟她同在一家医院,原因是中风了,至于发病的原因,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潇潇!”

程潇潇正在出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祈安已经走了进来。

周祈安顺手推开门,已经走了进来:“潇潇,我来看你了。”

程潇潇抬起头,看清楚来人,怨恨以及杀意顿时蓄满了眼眶,她冷笑着抓起水杯就扔了过去,被周祈安闪身躲开。

杯子砸在地上,发出巨响,水花跟玻璃渣落了一地,他看也不看一眼,优雅的迈开长腿,再次走了过去。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滚,看见你就让我恶心。来自http://www.qi-wen.com/

“那真是抱歉,还要让你恶心一下。”周祈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非常干脆的将手中装着离婚协议书的档案袋丢到她病床上。

“这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

“哈哈,离婚协议书?”程潇潇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了五年的男人,交往两年,结婚三年,最后竟然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周祈安见她脸色难看,忍不住提醒:“不要找借口试图拖延了,快签字吧。”

程潇潇翻看了一下,眉头紧皱,夫妻财产分割竟然他什么都不要,按照她的了解,绝不会有这样的好事。

“你看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阅读qi-wen.com

“周祈安,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周祈安皱着眉头:“难道你还觉得有什么问题?还是你不想离婚呢?”

“呵呵。”程潇潇冷笑,一脸厌恶的看着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跟我那个妹妹双宿双栖吗?”

“她跟你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不然的话怎么会勾引自己的姐夫呢?”程潇潇满含讽刺:“这种事情,一般人也是做不出来的吧。”

“程潇潇,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跟个泼妇一样,她好心过来看你,你还要动手,好歹也是你妹妹,一直以来你对她做的事情,也够了,难道就不觉得无耻吗?”

他每次遇到程小雨,都是她被程潇潇教训过后,双眼含泪,却还是对着自己笑,将所有的委屈都默默忍受。

“我做什么了?”程潇潇冷笑着问,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

周祈安寒着一张俊脸:“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心中有数,如果不想闹得太难看的话,还是签字吧。”

“签字?如果我说不想签呢?”

“程潇潇,有意思吗?你明知道我跟小雨在一起了,难道为了不让她得到幸福,你就要这么跟我耗下去?”

程潇潇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怒火更甚,忍不住反唇相讥:“周祈安,做人不要太过分了,你们两个这么对我,就不怕遭到报应?”

谁知周祈安听了却冷笑:“我们怎么对你了?程潇潇,我不过是爱上了小雨,而造成这一切,你也脱不开关系。闪婚霸宠:复仇小妻太可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爱?”程潇潇仰头大笑:“你的爱可真廉价,当初口口声声说真心爱我,现在呢?”

他追了她整整两年,她起初对于这个穷小子是没有半点好感,奈何他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一直坚持了两年,她最终被感动,彻底爱上了他,甚至为了他心甘情愿奉上一切,让他一路飞黄腾达。

起初他开公司,是谁陪着他熬夜操劳,耗光积蓄,甚至求了爸爸那么长时间,他才肯松口。

而现在呢?

只能怪自己瞎眼了,才会弄成这样,活该!

“潇潇,签字吧,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以后商场上还是会见面的,难道你想闹到媒体面前吗?”

“就算闹出去了,你以为丢脸的是我?你跟我妹妹被捉奸在床,还真是美事一桩?八卦周刊想必也很缺这样的新闻,反正我是鱼死网破了,我那个清纯小妹妹的形象,从此以后,只怕是要毁了。”程潇潇一把撕碎离婚协议书,纸片如雪花一般飘落在他面前。

“你敢?”

周祈安愤怒的冲过去,双手掐住程潇潇脖子,威胁:“你以为你还有这样的机会?”

“你什么意思?”

“你有证据吗?”他努力反笑,慢慢松开手:“会有人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你妹妹的形象比你可要好上不少呢。”

“这么说你们是打算颠倒是非了?”

“八卦杂志上的东西,有真有假,谁又知道呢?”周祈安还想再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立马变得无比温柔。

“祈安哥,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程小雨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周祈安回来,果断拨通了他的电话,离婚的事情一定要在今天解决,不然走出了医院,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故。

周祈安看了程潇潇一眼,转过身去,用温柔的声音道:“放心吧,我马上就过去见你,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那行,我相信祈安哥,不过刚才顺便检查了别的,医生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跟祈安哥分享呢。”

周祈安问:“什么好消息?”

“我怀孕了。”

“怀孕了?”

电话那端的程小雨又重复了一遍:“医生说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祈安哥,我真是太开心了,忍不住马上就告诉你。”

“太好了,谢谢你小雨!你放心吧,我们马上就结婚。”

程潇潇冷眼看着他的背影,清晰的话语一字一字的传入耳中,像是无数的尖刀戳到心脏,抽出来,捅进去。

直到鲜血淋漓,痛不欲生!每一下都让她耗尽全部的力气。

周祈安挂了电话,一下子就变了脸,不知从哪里又拿出来了一张离婚协议书,甩到了程潇潇的面前。

“你也听到了,小雨怀孕了,我要跟她结婚,所以你还是签字吧,要是不肯签,闹到法院去,还是要走这一步的,何必呢?”

“你们这对狗男女,好,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的。”程潇潇冷笑,“给我吃避孕药,一步一步的设计我,你觉得,我还能让你们过得这么舒服?”

“潇潇,何必这样呢?既然都是为了离婚,你痛快点,以后就不用再看见我们了。”

“你去死。”她颤抖的将笔扔过去。

周祈安侧头避开,安摊开手,有些无奈的吸气:“虽然我承认许多事情是利用你,但曾经也是爱过你的,只是自从遇见了小雨之后,我就被她吸引了,所以……”

“住口,那些恶心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程潇潇将目光从白纸黑字上移开:“只会让我更恨你。”

“潇潇,既然都撕破脸了,你继续这样我也不可能放弃她的。”

“那就让全世界都看清楚你们这对恶心的狗男女吧。”

周祈安脸色一沉:“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可不想让你如愿。”

第4章:彻底决裂

“既然这样,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法庭上见吧,你想让你爸爸更伤心的话。”

周祈安最后这句威胁的话起了作用,程潇潇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你想做什么?”

“你猜到不是吗?”

程潇潇的心刹那间沉入海底,她没想到自己最爱的男人,为了离婚,会利用她的父亲来威胁,然而这正是她的软肋。

她一动不动,唯有内心满腔怒火与绝望,似要冲破血管,爆发出来,最后仍是什么都没有做。

周祈安十分有耐心的等待着,一直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事情如他所预料的一般顺利解决了。

程潇潇说:“我签字,你满意了吧。”

她抬起头,用冰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他心中一颤,觉得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然后她一把夺过笔,唰唰签下自己的大名,狠狠甩到他脸上,“滚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周祈安甩去那些不安,走了过来,整了整衣领,昂首道:“你放心吧,我也不希望会再见到你。”

“等等!”

他的手碰到门把手,正要离去,突然被身后的声音叫住。

“既然已经离婚了,那么我们当初说好的,公司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不是也该分割一下呢?”

笔直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慢慢转过头来:“什么百分之十的股份?”

“创建公司的时候,你说过我也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他想了想,说:“那是我的公司,你有股份的话有什么证据吗?”

“你?”

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复,程潇潇双目瞪圆,一下子扑上来抓着周祈安的衣领:“你再说一次?”

“盛天国际是我一手创立的,我才是最大股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呢?”

周祈安一脸平静,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丝毫愧疚。

“你再说一遍?”她胸腔不断起伏,恶狠狠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公司是我的,如果你说你有股份的话,那么就拿出证据来吧,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又凭什么给你股份呢?”

程潇潇没想到他竟然会翻脸不认人,气得一巴掌打了过去。

“周祈安,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刚刚开始你要办公司,是我拿出全部的积蓄去支持你,我费尽心思给你拉拢人脉,跪下求我爸答应我们的事情,可你现在竟然这么无情,你还是个人吗?”

周祈安无动于衷,冷漠的表情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温柔,他沉默的看着程潇潇,伸出手去,慢慢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潇潇,这只能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

“啪!”她一巴掌再次打到周祈安脸上,“如果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是死也不会帮你。”

他松开手,拉开两人距离,冷笑的看着她:“不要将自己说得这么清高,我每次事后给你吃的东西里头,都放了避孕药,你是不可能怀孕的,所以你怀上的,是谁的野种,那就不知道了。”

他极其痛恨女人对他的背叛,因此程潇潇怀孕说是他的,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心中对她也更为厌恶。

认为是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他可以自己出轨,却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厮混,他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啪啪!”

程潇潇又狠狠打了两巴掌,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怎么克制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周祈安,你好样的,真是好样的。”她哽咽的看着面前这个虚伪的男人,问:“你真的确定,盛天国际的股份,我没有吗?”

周祈安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终于露出了冷笑的表情,仿佛嘲笑一般看着程潇潇。

“你真傻,以后遇到事情还是不要这么傻了,百分之十我不过是口头上说说,又没有股权转让书,现在的盛天,百分之十是什么概念,你不会不明白吧。”

程潇潇悔不当初,恨得心头不断滴血,她当然知道,依照盛天现在的市值,最低评估,百分之十的股份也超过五亿了,他又怎么会这么大方呢?

紧紧握住拳头,眼眶通红, 她咬着唇,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尽量让自己平静,现在的身体,已经耗不起了。

“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打好了算盘,怪不得从来都不跟我提起,这是属于我的东西,而你却从来都没打算要还给我,是吗?”

她直直的看着周祈安,眼睛里是深入骨髓的冰冷,这样的眼神让周祈安很不喜欢,他也冷笑:“念在你这么多年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若是真的不给,也未免对你不公平,就算是承诺当初的话,我给你百分之十,可我有说过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吗?”

程潇潇猛的吸气:“你什么意思?”

周祈安看着因为激动,脸上不再是一脸冰冷的程潇潇,有些得意:“意思就是我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跟我们是不是离婚,并没有关系。”

“所以?”

周祈安摇头:“你又何必继续纠缠呢?”他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一派胜利者的姿态。

“现在盛天国际,我没有一分钱是吗?”

当时她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动用了全部的人脉,连朋友都替她不值,为此,欠下多少人情,受过多少委屈。

“潇潇,虽然我不否认你当初的付出,可是后来让盛天发展壮大的人是我,如果没有我,盛天又怎么会有今日?说到底,这些也是我的本事,而你不过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出了一点力罢了。”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难不成我还能去抢吗?你可以滚了,别让我更恶心。”她眼中都是冰冷,燃烧着浓浓仇恨。

周祈安有些心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程潇潇,她一直都是温柔的,眼中也只有自己,即便是最初创业那么辛苦,她陪在自己身边,也是言笑晏晏。

“哼,自作聪明,还有你求我的时候。”他冷哼一下,甩下最后一句狠话。

程潇潇猛的抬起头,盯着周祈安离开的背影,心中已是彻底绝望。

“周祈安,你对我这么心狠手辣,联合我的妹妹,后妈一起算计我,将我置于死地,还要害得我流-产,怀疑我出-轨,这一切,我不会忘记,哪怕杀不死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她好恨这一切,更痛恨自己的眼拙,当初没有听爸爸的话,一意孤行,引狼入室。

爸爸?

爸爸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消息?

程潇潇突然一阵心悸,慌乱的拔掉点滴,就这么穿着病号服闯了出去。

“喂,你没长眼睛啊,干什么呢?”

“干什么呢,走路不看路啊。”

“让开。”

“那人是个疯子吧,穿着病号服就这么横冲直撞的。”

“谁知道呢。”

走到了大马路外面,看着来往车辆,程潇潇一片茫然,最后她决定先回家看看,无论如何,见到爸爸才能问清楚这一切。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顺利,眼前熟悉的地方,现在变得那么陌生,法院的人正在查封屋子,据说似乎要进行拍卖了。

这是爸爸的房子,为什么会被拍卖?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里是我家,你们都出去,出去。”

她冲上去拦住那些正在搬运家具的人,也不顾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子,看在别人的眼中,跟一个疯子差不多。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认得程潇潇,皱了皱眉,走到她跟前:“程小姐,房子已经抵押给银行了,但程氏无力出偿还银行贷款,过几日就要被拍卖了,请您不要为难我们好吗?”

这个消息无疑晴天霹雳,将程潇潇劈得几乎站立不住,她疯狂的大笑,愤怒的问:“你们在说什么,我爸爸怎么会将房子拿去抵押?程氏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会还不起银行贷款?”

工作人员眉头皱得更深,看着程潇潇身上的病号服,吸了口气,尽量放平声调。

“程小姐是还不知道吧,最近程氏因为远东项目的失败,导致股价大跌,还被爆出偷税漏税,这么多的打击,连番来袭,程氏虽然根基深厚,可也抵不住这么大的风暴,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也不是什么意外,虽然很可惜,但做生意,风险与利益并存,房子已经被抵押出去,也希望程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你的意思是,程氏已经破产了?”

对面的男人抬了抬眼镜,摇摇头:“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程董中风住院,程氏更是难以支撑,宣布破产与否,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程潇潇一脸苍白,难以接受这个对她来比死还难受的消息,她扯着男人的手臂,抓住他话中的关键词:“我爸爸住院了?”

他有些奇怪的问:“难道这么大的消息,程小姐竟然不知道吗?已经是三天前了,就在人民医院。”

程潇潇一听,更是崩溃,人民医院,那不就是她在住院的地方吗?

呼吸急促,她身体刚刚流产,本就虚弱,这一下的打击险些让她支撑不住,整个身体都绷直了,只靠一股怨恨支撑。

“周祈安,程小雨,陆梅,你们这些凶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第5章:你还要演戏

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周祈安不可能不知道的,可他竟然逼着自己离婚,还有程小雨,她一脸得意的到医院来挑衅自己,却对于爸爸中风住院的事情,只字不提。

他们狼心狗肺,隐瞒着自己这一切,就是为了让自己当一个小丑,然后眼睁睁看着程氏陷入困局,一无所有,甚至让她的亲生父亲住院,自己也不知道。

难怪手机不在身边,这一切,又哪里是那么简单。

此刻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跟那两个贱人算账了,爸爸住院了,生死不知,程氏破产了,房子要被拍卖,她却被蒙在鼓里。

男人看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多问了一句:“程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程潇潇没有回答,只是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去,走出门口之后,又突然发疯一般冲了出去。

程潇潇回到医院之后,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程严华,罩着呼吸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看不到一点生气。

更可恶的是,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她后来去问了护士,那个所谓的后妈,陆梅,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送程严华来医院的还是曾经某个忠心耿耿跟随了他大半辈子的下属,听说医药费也是那个人垫付的。

周祈安跟程小雨母女两人,是存心要将她逼死,彻底吞并程家,连最后的一点人性都没有。

爸爸对陆梅那么好,几乎百依百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何至于要被她这么算计,只怪他们都瞎了眼,引狼入室,最后让他们联合起来对付父女两人。

被逼到一无所有,他们还想要过好日子吗?

程潇潇看着昏迷不醒的父亲,心中暗暗发誓,就算拼人你死我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过得逍遥。

刚走出医院大门,突然一群记者朝自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开始发问。

“程小姐,请问程氏是要破产了吗?”

“程小姐,听说董事长昏迷三天也不见你出现,网传你们关系恶劣,是真的吗?”

“程氏在远东项目上贿赂负责人,涉嫌金额庞大,已被调查消息是否属实?”

“传言你跟晨风集团总裁关系暧昧,被捉奸导致婚姻破裂是真的吗?”

“恼羞成怒打了你妹妹将继母赶出去,这些又是不是真的呢?”

“据说偷税漏税被爆出来的事情也时你在负责是吗?”

程潇潇只觉得天旋地转,那些记者并不打算放过她,咄咄逼人继续发问,谁都希望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程潇潇心灰意冷,满世界都是绝望,不用说也知道这一切的主使人是谁。

她重新逃到了医院,避开记者之后,偷偷换了一身打扮,从后门溜了出去,直奔周祈安所在的公司。

前台的美女一看见她匆忙的样子,上前将人拦住。

“对不起,总裁现在有重要的客人,暂时不能让你上去。”

程潇潇是认识这个女的,冰冷的眸子一瞪:“放手,我要上去。”

“周太太,对不起,总裁吩咐过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前台也很为难,上面办公室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周太太的妹妹,最近她跟总裁走得很近,而总裁又这么吩咐过,她不是个傻子。

“我叫你让开。”

程潇潇用力推开她,直奔电梯,前台见拦不住她,拨了内线电话。

那头办公室内,周祈安正在跟程小雨亲热,她坐在周祈安腿上,抚摸着手上的戒指,满面笑容的勾住他脖子。

“谢谢祈安哥。”这可是限量版的钻石,她眼中闪过得意的光芒,唇慢慢移到他脸上。

“只要你喜欢就好。”

程小雨一下子收了笑,问:“祈安哥,那姐姐怎么办呢?我怕她不会放过我的。”

“放心,我自有办法对付她的。”

“嘭!”大门被她粗鲁的推开,看着这对狗男女亲热的搂在一起,心中痛得像被针扎。

“没错,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还有你。”

程潇潇指着两人,咬牙切齿:“周祈安,你这么做,就不怕天打雷劈吗?那些记者,也是你找来的吧?”

“什么记者?”周祈安将程小雨放下,站了起来。

“哼,别装蒜了,医院大门外的记者,如果不是你找来的,难不成还是未卜先知?”

想她如同傻子一般,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后,还要面对记者的围攻,只能从他们的口中才能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

程小雨站在周祈安身后,讽刺的看着程潇潇,那些记者也正是她故意找来的,至于那些传言,只不过是动动唇舌,就可以造成舆论。

“什么记者,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是怎么害我的,呵呵!”她摇着头,眼底都是冰冷:“程小雨,真是好样的,你跟陆梅不愧是母女,当时费尽心思,就是为了当程家的女主人,现在我爸倒了,就不见踪影了吗?”

“姐姐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可以污蔑我?”

“污蔑?你还有脸吗?”

程小雨泪如雨下,楚楚可怜的扯着周祈安的衣袖:“祈安哥,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

“我知道,别担心,她是个疯子。”

“还要演戏?”

程潇潇冲过去,扬手就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

“你在做什么?”周祈安冷喝一声,一把扼住她手腕,狠狠的将人甩出去。

刚刚流产的身体本就虚弱不堪,程潇潇被他推出去,倒在地上,额头重重磕向了矮桌的边角。

刺痛传来,粘稠的血液从眼角滑落,她伸手摸了摸,满手的鲜红,刺得她眼睛发疼。

周祈安看见她的惨状,脸色不变:“你不该对小雨动手,她什么都不知道。”

程潇潇痛得发晕,又气又恨,突然生出同归于尽的念头,她扶着沙发,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血还在往下滴。

“你……你要干什么,祈安哥,姐姐是不是要杀我?”

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要周祈安对她再没有半点心软,让程潇潇败到彻底。

“程潇潇,我们已经离婚了,现在马上滚出去。”

她冷冷一笑,一步一步走过来,程小雨后退着,满脸都是惊恐:“祈安哥……”

周祈安冲过来,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这是替小雨还你的。”

“你敢打我?”程潇潇懵了,绝望的眸子盯着他。

“姐姐,不要这样,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希望你可以来参加,这些事情跟祈安哥没有关系。”

“结婚?”

她突然仰头大笑,血还在流,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痕迹。

“你们这对狗男女就这么迫不及待昭告全世界,你们干的那些龌龊事吗?”

周祈安怒吼:“程潇潇,你还想怎样?”

她单薄的身体坚韧的站着,看着这两人无耻的嘴脸,说:“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这么顺利结婚吗?”

“你什么意思?”

“姐姐你想做什么?”

“当初盛天是有不少账目上的漏洞吧?你说我将这些都曝出去,税务局会不会查你呢?”

“你留了证据?”周祈安眯起眼睛问。

程潇潇冷笑:“你说呢?”

“交出来。”他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不急不缓。

“凭什么?”

“就凭我可以让你身败名裂。”

周祈安正要发作,手机却在此刻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突然对程潇潇勾起了一抹阴冷的笑。

“好的,我知道了,就这么办吧。”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这么一句,随即转过身来,打量着程潇潇。

“原本念在你妹妹的份上,打算放过你的,可你却咬着我们不放,那也没办法了,只能送你去该去的地方。”

程潇潇心中一沉,不知道周祈安又要对自己做什么,但她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对狗男女好过。

“你以为那些烂账真的能把我怎么样?”

“不怕?那我们尽管试试。”

她就不相信,周祈安无所顾忌,然而很快,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外面走进来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将她扣住。

“有什么话,去跟你的律师说吧。”

程潇潇被带着离开的时候,她只看得见周祈安眼中的冰冷以及程小雨得意的笑。

一路上,她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手上冰冷的手铐却不是做梦,她真的被逮捕了。

外面围着很多记者,看见程潇潇出来的时候,都纷纷冲了上去,不停的拍照。

她眉骨的伤还在流血,狼狈不堪,闪光灯让她避之不及,而记者却在不停追问。

乱哄哄的,她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更想不通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

“不要拍了,不要拍了,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程小姐,请问这些事情都是你在背后主谋的吗?”

“程小姐,听说远东项目的负责人已经指控了你是吗?”

“程小姐跟盛天总裁的婚姻是否已经如他所说,因为您单方面的出轨,导致破裂呢?”

“程小姐出轨的对象是晨风集团太子爷是否属实呢?”

记者们还在不断的追问,她已经被塞入车中带走了。

闪婚霸宠:复仇小妻太可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闪婚霸宠 或 复仇小妻太可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儿童诗不能缺意境营造

    有人觉得儿童诗和儿歌、童谣差不多,就是教孩子认字识物的,或教给孩子们做人道理的,儿童正处于饥渴的学习阶段,诗里的知识学问应该大于诗歌的意境氛围。其实儿童的可塑性很强,儿童诗更需要生动活泼的形象和浓烈的意境氛围,以此吸引他们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的诗性与诗情。翻开谭旭东的儿童诗集《樱花来信了》(漓江出版社出版),好像突然间闯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充满了诗情画意。且看这首《不小心》:“不小心/闯进了文字的花园/蔷薇花瓣落满一地/月季在开怀大笑/刺猬躲躲闪闪/它一定知道好句子装在哪里//蚜虫在嫩叶上窃

  • 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爸爸和安安都在》(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徐玲用整个2016年的写作时光,写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亲情故事。主人公安安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她和爸爸分开了,从此,安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小学毕业那天,妈妈却突然出现,并不由分说将她带到了遥远陌生的广州城。安安时时想念着爸爸,她不能接受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安安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她央求妈妈让她回去看望

  • 提升文艺原创力要杜绝怪诞和平庸

    董其昌的《行草书七言律诗扇》,亮相于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刘兆明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文艺观潮】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这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指明了一条路径。文艺原创力是具有独一性的文艺创新能力,它基于文艺家对生活与现实的全新思考和把握,并有着创造性的艺术呈现。提升文艺原创力是推动当代文艺创新、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前提。而坚定文化自信对于提升文艺原创力意义重大。因为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

  • 2018:中国工业的步子怎么走

    首届中国工业设计展览会上展出的动车组模型新华社发经济呼唤绿色发展。图为铜陵皖能发电厂六期机组扩建工程。光明图片【经济界面】工业强,则国家强。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6%,增速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2018年,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4.5%……当前,我国工业经济有何亮点?从“6

  • 自曝GDP注水透出的信号

    【财经论语】不久前,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自曝GDP注水,主动为曾经发生的虚假GDP挤出水分,引发关注。这一现象再次警示人们,过去在“速度情结”的诱导下,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数据虚报造假,但靠假数据抬高GDP的冲动存在,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注水”的数据是自曝而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自曝行动凸显的是这样的事实:彻底告别“速度崇拜”,各地政府有了强大的内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时代,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 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思考

    【论教】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教师作为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是学生智力的开发者和道德的塑造者,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承载。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意义,以高度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持续有效地推进师德建设。加强师德建设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要大力开展师德建设研究。在高校人才培养、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师专业成长、校长能力建设、评价机制改革、学术道德建设、教育价值观构建等方面和环节开展新形势下师德建设专题研

  • 如青铜器一般的光泽

    《经七路34号》(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似与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与吸引。作者南丁,他的才华和生命的大多岁月贡献给了河南,可他是安徽蚌埠人,这是书的折页上赫然写着的。“安徽蚌埠”这几个字,一下子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们是同乡。南丁饮过淮河水,游过龙子湖,在崇正中学读过书——崇正中学已变成今天的淮河水利委员会机关所在地。阅读至此,我心怡然。这些地方我也很熟。尽管我与南丁年轮有别,原来生命旅途中却有许多物理路径曾经相叠,他的品格值得我永久仰视,慢慢去读,我为有这样睿智卓越的老乡而自豪。这本文学回忆录凝结着

  • 教育发展的那些不平衡和不充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思想汇】编者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教育领域的这一对矛盾,是当前和今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12日本版刊登了《对基础教育中的平衡与充分发展的理解》一文,从基础教育的角度对这一矛盾进行了阐释。延续这一探讨,本文作者从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教育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进行了细致的解析,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不平衡”既有短板,也有整体中的局部短缺从整体看,不平衡主要体现为现阶段教育事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