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腹黑大叔小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33:5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腹黑大叔小娇妻

第5章 想你了

  贺灼一个人在房间里躺了许久,她心情郁闷得发慌,想起萧衍的话她就觉得自己火冒三丈,想动贺家的财产?做梦去吧!

  如果父亲还在,一定不会允许萧衍这么对自己的,贺灼想起了去世的父亲,眼眶不禁红了几分。腹黑大叔小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这时,门忽然被人敲响了,贺灼有些情绪低落地说:“进来。”

  李姨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她看着贺灼那气呼呼的脸,心里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小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走到床边将果盘放在了床头柜那儿,贺灼扭头一看,都是各色各样她喜欢吃的水果,切得精致又小巧。

  “他叫人准备的?”贺灼没好气地问。

  “小姐,你就吃点吧,萧先生都是为了你好。”

  李姨语重心长地说道,萧衍若是真的对贺家有丝毫的野心,现在公司恐怕早就姓萧了,怎么小姐就是想不通这一点呢?

  贺灼从床上爬起来,萧衍这种给一个巴掌赏一颗甜枣的作风还真是熟练,可惜她贺灼不吃这一套!

  她端起那果盘走到了门口,然后直接扔在了外面,听着那“哐当”的一声,贺灼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行了李姨,你去忙你的吧,这里不要打扫。”

  留着给萧衍示威,贺灼在心里暗暗地想,她堂堂贺家的大小姐,从小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难不成萧衍觉得就一盘水果能打发了她?

  李姨左右为难,她看着门外那些散落一地的水果,有点觉得贺灼太过分了,却又无从说起,最后只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离开了贺灼的房间。原文qi-wen.com

  而其他想要来打扫的下人,一听李姨说贺灼交代过,便也都不敢去动那乱七八糟的地面。

  重新关好房门,贺灼觉得是不是应该找个大律师之类的咨询一下离婚的事情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打开电视准备消磨消磨时间,谁知电视里恰巧在播放前几天对萧衍的采访节目,看着萧衍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和女主持花痴的眼神,贺灼冷笑了一声。

  对于萧衍的描述,节目里的说法也不夸张,有钱,长得帅,能力强,这些贺灼也都承认,否则贺家公司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之内突飞猛进。

  但是那个女主持说萧衍风度翩翩,有素质还一看就是居家型男人,这一点贺灼就真的不能苟同了。

  这些人都是瞎子吗?

  在贺灼的眼里,萧衍简直就是脸上有一个大写的“禽兽”二字。

  听着萧衍那些侃侃而谈的生意经,贺灼忽然想起了他对自己的羞辱,说她能力不足怕丢脸之类的,一种不甘心油然而生。

  贺灼跑下了楼,将下人整理好的那些资料给全部搬回了房间里,这不是萧衍希望她好好学习的吗?行,那她就好好学习!

  贺灼将门锁死,然后拿出一副拼命的姿态,开始逼着自己认真看起了那些资料。阅读qi-wen.com

  她一定会证明自己,狠狠地用行动打萧衍的脸,只是她偏偏不进总公司,气死那个家伙。

  不知不觉,时间竟然一晃到了下午,贺灼抬头看了看时间的时候吓了一跳,她就这样认真地学习了一整天吗?不过萧衍整理的资料都相当不错,她看得有些入神。

  “小姐,有人找你。”这时,有人上来敲门通知贺灼。

  贺灼放下手里的资料,有些疑惑,她的朋友从来都不会来这里找她,家里的情况她也从来不跟朋友说,所以谁会来找她?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换了衣服下楼去。

  当贺灼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她眼里的疑惑瞬间化为了激动,脚下的步伐快了许多,恨不得立马就飞过去扑进那个人的怀里。

  但是顾及家里还有不少下人,她只能忍着,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欢喜:“陆烨,你怎么来了?”

  陆烨眼底一闪而过的忧虑,在贺灼来到跟前时彻底消失了,他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语气带着宠溺:“想你了,就来看看你。来自http://www.qi-wen.com/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陆烨的这句话,贺灼忽然感觉鼻子一酸,委屈和难受在心里蔓延了起来。

  陆烨看着贺灼晴转阴的神情,有些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我来这里你不高兴了?”

  “不是,我高兴!”

  贺灼连忙摇头,她看了一眼周围,虽然萧衍还没有回来,但是也指不准其他人看到了会背后乱说,她对陆烨轻声说道:“我们出去说话吧。”

  贺灼带着陆烨来到了不远处的街边,然后才松了一口气,一头扑进了陆烨的怀里,陆烨有些心疼地揉揉她的头发。

第6章 我们做一个交易

  刚才在贺灼家里时,他的心里其实是挣扎的,他知道贺灼的家境不错,而且家里还有一个严厉的哥哥,但是他从未想过如此豪华,所以心情开始忐忑了起来,他配得上贺灼吗?

  “陆烨,我好想你。”贺灼在陆烨的怀里蹭了蹭,一改在萧衍面前的张牙舞爪,此时乖得像一只小猫。

  “我也想你。”陆烨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暮色四合的城市街道,语气有些担忧:“可是我们却只能分隔两地,工作的事情……”

  工作的事情被萧衍那个混蛋搞砸了!

  贺灼一听到陆烨的话,就想起了萧衍的横行霸道,但是她不想让陆烨担心,她说道:“你放心,我过段时间就会过去的,只是这边暂时还有一点事情没处理好。推荐http://www.qi-wen.com/

  说着,贺灼立马就转移了话题,开始埋怨起了萧衍的种种不好,陆烨牵着她的手,就这样陪着她在路边,听着她的吐槽,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样子,只是听完之后他反而劝了起来。

  “毕竟他是你哥哥,都是为了你考虑吧。”

  “呵呵,是吗?”贺灼翻了个白眼,她很想告诉陆烨就是因为这个“好哥哥”为了她考虑,所以她现在不能去B市那边工作了。

  不过她不想和陆烨说这些,于是就敷衍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那你今晚住哪里?”

  “我还得赶回去,明天要上班呢。”陆烨从口袋里拿出已经买好的返程票,语气有些小遗憾,他也只是太想念贺灼了,才这么冲动地赶过来,只为了能见她一面。

  贺灼的心情顿时失落了起来,就要走啊,她看着那蓝色的车票,不禁觉得心里难受起来。

  她舍不得陆烨离开,如果不是萧衍从中搞鬼,她很快就能和陆烨在同一个城市上班生活,彻底摆脱这种傀儡一般的日子。来自qi-wen.com

  “贺灼,我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和我在一起也许会辛苦很多,”陆烨微微叹息一声,然后认真地看着贺灼的双眼,眼底带着一丝忐忑和期许。

  “可是我一定会努力,给你想要的幸福。”

  贺灼用力地点点头,她一直都很想相信陆烨,也相信他们在一起会很幸福。

  两人浓情蜜意地聊了许久,贺灼本来被萧衍搞得心烦意乱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不一会儿陆烨便要去赶车了,陆烨抱了抱贺灼,在贺灼耳边轻声说:“我在等你。”

  贺灼的鼻子一酸:“好。”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A市流光溢彩的夜色映照着两个人的别离,贺灼站在街头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眶红了几分。

  而在此时,不远处的别墅二路,一个萧条的身影站在窗边,手中的红酒在杯中摇晃了许久,却一直没有入口一滴。

  他静静地看着贺灼和陆烨的难舍难分,从头到尾的甜蜜。

  直到彻底看不到陆烨的身影了,贺灼这才转身准备回去,刚走两步就看到了别墅院子中停着的车,视线往上一抬,萧衍也正微微低头看着他。

  两人的对视那一霎有种莫名的窘迫,主要是贺灼感到窘迫,她和陆烨虽然真心相爱,可是她和萧衍才是法律上的夫妻。

  贺灼的心七上八下,她快步地往别墅走去,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恢复了镇定,想起刚才陆烨的承诺,她就有无尽的勇气去对抗萧衍。

  她必须要跟萧衍说清楚,这段婚姻她已经受够了!

  贺灼来到了二楼,找到了站在床边的萧衍,他背对着贺灼一直没有转身,贺灼开门见山:“你刚才也看到了,那就是我男朋友,叫陆烨。”

  当然看到了,即使没有看到也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了。

  萧衍不做声,贺灼有点焦急地嚷了起来:“你有点反应啊,你就这么不顾及尊严?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想和陆烨在一起,我要去B市工作,也不妄想能从你萧大老板的手里提前拿回贺家的主权,你放我走吧!”

  萧衍的眼眸黯然了下去,他垂眸看着杯中暗红色的酒水,许久才缓缓地说:“嗯,行。”

  “什么?”贺灼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一瞬间还有点愕然。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萧衍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他回身,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你来总公司上班一年,如果一年以后你心意坚决,还是想和他在一起,我可以主动退出,将贺家公司交给你,然后放了你们。”

  “好!”贺灼几乎是想都没想,张口便答应了,只等着他一句“放了你”,就已经等了太久!

第7章 闹出风波

  萧衍的提议,贺灼考虑了两天之后,欣然同意了,在自己家的公司工作一年积累经验也不错。

  况且,萧衍只是说了工作一年,却并没有说若是发生什么变故,能不能离职。

  和萧衍简单地沟通了以后,贺灼算是开始正式上班,她还是第一次来总公司,没人认识她她也自在,反正没打算让别人知道她和萧衍的身份。

  只是萧衍给她安排的工作怎么那么繁琐又无聊?

  她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这是主管交给她今天的工作,整理资料,上交一份整理报告。

  “不知道,好像没听说过他有什么绯闻女友,所以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像萧总这样洁身自好的高富帅,简直是稀有物品好不好?不过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来我们部门诶,啊我的玻璃心,看不到他我好难过……”

  “就你花痴!”

  贺灼翻了一个白眼,敲完最后一个字后,她端起茶一边喝着一边听着旁边那几个女同事的聊天,言语间对萧衍的爱慕之心真是犹如滔滔黄河之水。

  她却听得想发笑,什么洁身自好,什么稀有物品?一群被外貌和金钱迷住了心窍的傻子吧!

  “贺灼,你的报告写好没有,你现在先去把资料复印一遍,我检查一下报告。”主管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敲了敲贺灼的桌面,语气有些不耐烦。

  贺灼这几天被这个主管使唤来使唤去的已经够烦了,但是她还是忍了下去,只是脸色有点不好看。

  她将写好的报告交给了主管之后便抱着其他整理好的资料去复印,还没走几步,主管就叫住了她:“你站住,你这写的是什么?!”

  贺灼感觉一股无名怒火腾地就升了起来,她转身,那个主管正一脸猪肝色:“你这写的什么玩意,你自己看得懂吗?

  我是看不懂,拿回去重写!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你呆在这里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这是她家的公司!

  贺灼看着周边同事那异样的眼神,就知道这个主管是在故意给自己难堪,这几天她对这个主管向来没什么好脸色,人家可都记在心里呢!

  贺灼将手中的资料重重地放在了旁边桌子上,毫不客气地质问:“那你又留在这里有什么用?”

  “你什么意思?”主管没想到贺灼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和她唱起了反调。

  “我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些事本来就不是我应该做的,这些资料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负责的,就因为我是个新人,她们的资料都要由我来复印由我来整理,那要她们干什么?”

  贺灼早就看不惯了,这些人明显就是在欺负新人!

  贺灼的暴脾气,一下子让部门里热闹了起来,不少人都围起来看好戏,谁也没有注意电梯门打开。

  萧衍带着经理正走了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况之后,经理连忙想上前去阻止,但是萧衍却伸手拦住了经理:“看看再说。”

  贺灼据理力争着,但是抵不住这里的员工都是讨好着主管,没人知道她是谁,也没人会那么不识抬举地帮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新进员工,主管的话越来越难听,最后干脆骂道。

  “你要是不想干就滚,我们也不差你一个人,人事部在八楼,你自己带着你的辞职书去就是了,我们公司不需要废物!”|

  “你!”贺灼气得眼眶都红了,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堪更是第一次。

  看着她通红的眼睛,萧衍的眼底浮现出一丝阴霾,他知道这些员工之间的小摩擦由他出面太过小题大做,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萧总!”有人看到萧衍来了,立马惊呼了一声,然后就噤若寒蝉。。

  萧衍向来不喜欢公司里发生这些矛盾,大家都心知肚明,面面相觑一眼之后不敢再吭声,贺灼保持着倔强的神态,见到萧衍之后立马移开了视线。

  “怎么回事?”萧衍严厉地问,阴沉的双眼扫视着所有人,最后落在了贺灼的脸上。

  主管胆大地上前一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翻来覆去就是说贺灼没用,然后就将贺灼整理的报告交给了萧衍看。

  萧衍只需一眼扫过,就知道这份报告漏洞百出,而且犯了不少低级错误,看完之后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怎么着,这是不满意?

  贺灼看到了萧衍的表情之后就猜到了他是不满意,不过他凭什么不满意?还不是他叫自己来公司的!

第8章 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

  想到这里贺灼就一肚子火,搞不好就是他故意让这个主管这么做,害她难堪,间接地打击她的自信心。

  好好的公司,被萧衍弄成了这样,贺灼看着萧衍的眼神越发的不爽起来。

  她干脆拉开了一张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双手环胸,那高傲的姿态让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没人敢在萧衍面前这么横。

  偏偏贺灼就是这么满不在乎的抬起头,她斜眼看了萧衍一下,似乎在挑衅,你能怎么样?

  “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

  萧衍将那份报告放在桌子上,眼里的阴沉让气氛都冷了几分,萧衍看着贺灼赌气的神态,继续说道:“你读大学,只学会了吃喝玩乐和谈恋爱是么?”

  一旁的主管听到萧衍帮着自己说话,脸上的神色立马得意了起来。

  贺灼没想到萧衍会帮着一个外人说话,明知道她是不情不愿来这里的,明明是他逼着她来的,结果什么都不问就直接往她头上定罪名,贺灼“腾”地站了起来。

  “你说话客气点!什么叫我只学会了吃喝玩乐谈恋爱?难不成我不读大学就不用吃喝玩乐谈恋爱了?你光听了她的一面之词,问过我吗?要不是有些人以为自己是老员工就乱使唤别人做杂工,我会这样?”

  这一连串的质问,并没有让萧衍觉得贺灼有理,反而发现她真的还太过幼稚,对于人情世故一窍不通。

  眼看着其他人眼里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萧衍打断了贺灼的话,以免她继续出丑,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我还有会议,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你的月季奖金扣掉。”

  贺灼不会差一个月的奖金,但是她要想在这部门继续任职,就必须给大家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别说奖金,我什么都不要了!”贺灼被萧衍的做法气得脸都红了,她取下自己的工作牌毫不客气地扔在了萧衍身上。

  “爱谁做谁做去!我现在就辞职,以后谁要是留我谁就是孙子!”|

  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贺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有萧衍看到了她转身时眼底的那一丝狡黠和雀跃。

  才上班三天,贺灼就闹成了这样,萧衍捡起地上的工作牌。

  工作牌上贺灼的照片崭新而整洁,一张小小的鹅蛋脸上,双眼明亮而有神,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很开心,应该不是最近照的,她最近可不会有这样的心情。

  他的手指摩挲着照片,然后将工作牌放入了口袋里。

  萧衍离开以后,大家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那个女人那么嚣张跋扈,萧衍却一再忍让?

  公司水深鱼多网大,关系链环环相扣,萧衍的态度,无疑给了大家联想的空间。

  一个小时后,刚才还和贺灼吵得翻天覆地的主管忽然白着脸走了出来,通知了三个人。

  她们被辞退了,原因是失责,自己的工作自己不完成却交给别人去代做,那三个人先是不敢相信,随即傻眼。

  “主管,你帮我们去说说吧,这工作也是你要我们交给贺灼去做就好了的!”

  有人忍不住说道,贺家公司的福利和薪资都是十分可观的,好不容易进了这公司大门,就这么被辞退,谁都不甘心。

  “我能说什么?”主管推辞着,刚才她自己都被警告过,若是再这样对待新员工,她的主管位置也可以换人了,她哪里还敢去说情?

  反倒是那个明明过错最大的贺灼,却意外地只是被罚了一个月的奖金,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甚至连她这样堂而皇之地擅自离开,上面也没有人来追究她旷工之类的过失。

  看着那三个人哭丧着脸收拾东西,其他人更加惴惴不安起来。

  贺灼会不会和萧衍有着什么非同小可的关系?否则以萧衍的性格决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人留下。

  而此时,萧衍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口,手里拿着贺灼的工作牌。

  “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你干嘛来我家里,我才没有哥哥!”

  萧衍脑海里回响起刚去贺家时,贺灼对他的嚷嚷声,从小就刁蛮的性子从来都改不了,要是自己走了,她一定会因为这性子而吃亏的。

  贺家家大业大,却也因此而被人虎视眈眈,贺灼一个人根本无法面对这些豺狼。

  仔细地看着那张照片很久,萧衍仿佛又看到了小时候那个讨厌他,却又忍不住想跟着他一起玩的小女孩。

  他眼里浮现出一幕幕回忆,像是老旧默片在放映着,渐渐的,落寞的神色渐渐覆盖了嘴角淡淡的笑意。

第9章 贺灼失踪

  下午回到家以后,萧衍一进门就听到李姨忧心忡忡地告诉他,说贺灼回来了一趟就出去了,之后一直没有再回来,看起来怒气冲冲很生气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我会去找她的。”萧衍扯下领带,对李姨说道。

  “好,好。”李姨点点头答道,她知道萧衍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尤其是关于贺灼的,所以她也不必担心太多。

  李姨离开以后,萧衍便起身去了楼上,来到了那间他很少会进入的房间,贺灼的卧室。

  贺灼虽然性格刁蛮,但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房间弥漫着粉色的气息,从小到大她都喜欢这些可爱的颜色,一直没有改过。

  萧衍走到墙边,墙上贴满了可爱的小花,他忍不住伸手扯了一朵下来,静静地凝视了许久。

  “贴上去,贴上去,上面一点啊笨蛋!”那时候的贺灼还小,叉着腰指挥着贺灼给她往墙上贴小红花,人挺小,架势挺大,偏偏萧衍却很听话。

  想起那时的情形,萧衍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温柔,似乎卸下了所有的面具。

  看了好一会儿,萧衍终于回过神,他现在得想想贺灼去哪里了,她在公司闹了一出之后就赌气走了,现在已经临近晚上,她一个人要是在外面游荡的话不安全。

  萧衍拨通了贺灼的电话,却提示已经关机,他的心一沉,然后又陆续拨打了几个电话给贺灼平日里玩得还算好的朋友,但是都说没有见到贺灼。

  她到底去哪里了?

  萧衍有些心烦意乱,而胃部隐约传来的不适更是火上浇油,他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身边那贴满了贴纸的电脑,和他这个冷峻的形象十分违和。

  他忽然发现,这台电脑似乎没有关。微微地移动了一下鼠标,黑色的屏幕果然亮了起来,而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资料,却让萧衍一阵眼眸发冷。

  没有多想,萧衍起身下楼直接驾车离开了家里,他的脚步很快很急,带着一丝怒火。

  此时天已经有些黑了,朦胧的夜色正在逐渐笼罩世界,也笼罩住了萧衍微带怒意的脸,在经过一家小超市的时候,他停下了车子,进去买了一包烟。

  萧衍平日里并不抽烟,只是此时除了能用香烟来镇定一下自己,已经别无他法。

  缭绕的烟雾将萧衍的脸模糊得更加难辨,他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夜色,眼神晦涩难懂。

  B市,是那个叫陆烨的男人所在的城市,贺灼的电脑上没来得及关掉的车票页面暴露了她的去向。

  萧衍想到这里,眉头猛地皱了一下,胃部传来的绞痛感让他的脸色苍白了一些,但是他非但没有停车,反而踩下油门加速了前进。

  “这个糖是我的,你不能吃!”

  “萧衍你不许对着我笑,也不许去我爸那里告状,知道没?”

  “我的风筝挂树上了,你帮我去拿下来。”

  痛感越来越强烈,可是脑海里那一幕幕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贺灼小时候的模样就像此刻从记忆里跑了出来一样,鲜活地在跳动着。

  声音犹在耳边萦绕,蛮横的语气,嚣张的神色,矮矮的个头,看起来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

  在漫长的回忆纠缠中,车子渐渐地进入了繁华地带,已经到了B市的市区内了。

  B市比起A市来说要更热闹一些,夜晚很热闹,两侧人来人往,路灯闪烁,一阵阵路边小吃的香味顺着微微打开的车窗飘进,萧衍嗅到了以后胃更加难受了起来。

  萧衍知道贺灼去了哪里,因为她不但查了车票,还查了不少B市的美食景点。

  以贺灼的喜好来说,美食街绝对是第一选择,果然,当萧衍的车缓缓地驶入美食街那一带的时候,很快就在一家韩国料理店里看到了贺灼。

  落地窗里,贺灼笑得灿烂而明媚,可是眉眼里小女人的娇羞又那么明显,这是萧衍从未见过的贺灼,她一直在笑着,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欢喜。

  萧衍推开了那家料理店的门,朝着那一桌恩爱的小情侣走了过去。

  “贺灼,你笑起来真好看。”陆烨的手轻轻地覆在了贺灼的手上,夸赞道,在他眼里贺灼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贺灼还没来得及回应陆烨的夸奖,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萧衍,她的脸色一僵,手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挣脱了出去,一种尴尬的气氛陡然升起。

  “好巧。”萧衍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惊愕的贺灼,和一脸不知情的陆烨,他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冰冷又讽刺:“你好,我是萧衍。”

第10章 你不过是贺家的一条狗

  萧衍,没记错的话就是贺灼的哥哥,陆烨赶紧站了起来,局促又紧张地回应:“你好,我是陆烨,是贺灼的男朋友,请坐请坐。”

  “哦。”萧衍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直接坐在了贺灼的身边,贺灼此时已经由惊愕变成了厌烦,萧衍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她好不容易跑出来一次,可以和陆烨一起开心地吃个饭,萧衍的出现让刚才的那种愉悦无法继续。

  “你来干什么?”贺灼按捺住心中的火气,在陆烨面前她不能对萧衍太过针锋相对,免得陆烨怀疑些什么。

  “路过。”萧衍从容不迫地回答,好像觉得自己的出现是理所当然一样,他叫来了服务员,不再理会贺灼那吃人的眼神,直接点了几支烈酒。

  贺灼盯着萧衍的一举一动,她有点忌惮萧衍会不会在陆烨面前乱说,比如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

  萧衍倒了两杯酒,随意地递了一杯给坐立难安的陆烨,陆烨知道贺灼的这个哥哥十分严厉,而且霸道,他生怕自己会不经意间得罪了萧衍,导致以后他和贺灼在一起产生阻碍。

  他接过酒,一股呛鼻的酒味冲进了鼻子里,他有些不安。

  “初次见面,算是认识了。”萧衍狭长而略带阴冷的眼眸在陆烨的身上扫视一眼,语气不冷不淡,听了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陆烨仰头将那杯烈酒喝下,几乎是几秒钟的事情,他白净的脸庞就通红了起来,额头上已经有汗水冒出。

  而萧衍则是神态自然,仿佛一点事都没有,他常年要应酬交际,虽不怎么抽烟,但是酒量却是极佳的,不等陆烨缓一缓,他又给陆烨满上了一杯酒:“继续。”

  陆烨看了一眼贺灼,贺灼正担心地看着他,他轻轻摇头示意贺灼不要担心,可是这细微的动作也无法逃过萧衍锐利的双眸。

  他握着酒杯的手暗暗收紧,一股无名的妒火在胸腔随着酒精燃烧,在他第三次替陆烨满上酒的时候,贺灼终于忍不住了!

  “够了!”贺灼猛地站了起来,语气愤怒又烦躁,她知道陆烨不能再喝下去了,再喝下去会出事的。

  “什么够了?”萧衍抬头,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心却微微一痛,从来都不是向着他的吧,从来他都是个外人。

  “陆烨你先回去吧,我先带我哥离开。”贺灼匆忙地对陆烨说道,她不能容忍萧衍再这样故意针对陆烨。

  她一把抓住了萧衍的手,明明比萧衍矮小那么多的她,却能轻易地将萧衍拉出了店子,不是她力气大,而是萧衍一直都在配合着她。

  贺灼一出店门就甩开了萧衍的手,气冲冲地走到了一处僻静小巷子时,停了下来转身想要质问萧衍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才刚转身,一道高大的身影就朝着她压了下去,将她困在了温热的怀抱与围墙之间,昏暗的路灯下她看不清萧衍的脸,却能清楚地看见他那双眼睛,正盯在她身上,如一头危险的狼。

  “你干什么?”贺灼的心跳猛地剧烈了起来,她的声音竟然在颤抖。

  萧衍没有回答贺灼,反正他不管说什么贺灼都会选择性耳聋。

  他刚才喝了不少酒,浑身都在发烫,仿佛在催化着他心中的那股嫉妒,贺灼的话音刚落,萧衍已经狠狠地吻了下去,咬住了她柔软的双唇。

  贺灼感觉那一秒整个人都傻了似的,反应过来以后萧衍已经开始粗鲁地沿着她的耳朵后面往下吻去,她的衣服被扯乱了许多,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萧衍!”贺灼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这一声带着厌恶的叫喊,让萧衍顿了一下,而贺灼则立马趁着这个机会将萧衍推开。

  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萧衍的脸颊上,打得火辣辣地生疼。

  贺灼气得浑身发抖,她从来没想过萧衍会对她这样,或者说是敢对她这样。

  因为萧衍虽然喜欢干涉她的生活,可是平时对于她却一直都不敢动她,刚才萧衍的举动让她也险些失去了理智。

  “你欺人太甚了萧衍!”贺灼努力地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嘴里的话却依旧刻薄。

  “你不过是我们贺家的一条狗,凭什么痴心妄想?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再动我一根汗毛,我这一辈子都会憎恨你!”

  萧衍眼里浓烈的情欲,在那一霎忽然就黯淡了下去,一条狗而已,养来看家的宠物吗?

腹黑大叔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腹黑大叔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