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金梅瓶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10:42 来源:网络 [ ]

书名:金梅瓶

第5章 黑猫

  医院永远就是恐怖电影或者恐怖小说的必不可少的一个场景。来自http://www.qi-wen.com/

  好像恐怖片或者恐怖小说没有医院这个场景就不恐怖一般。

  而我现在就站在了一家医院的大门口外面。

  现在是半夜快十二点了,基本上医院里面的人下班了,周围就几个照明的路灯在闪烁着,好像那些灯不闪几下就不爽一般。

  我按照那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神秘男子的要求来到了这么一家医院,按照那男子的话说,朝着东南方向一直走下去就会看见一家医院,那就是了。

  我现在医院是找到了,但是让郁闷的是这医院怎么让我有种哭笑不得的冲动。

  这医院要是说起来,想必全国各大中小城市都有这么一家医院,不但有而且还经常在街上走的时候见到一些发着家医院的传单。

  甚至在很多公交车站还能看见这家医院的广告,没错……

  这就是全国闻名的南国医院,专解难题,也可以理解为专解男题,难言之隐。推荐http://www.qi-wen.com/

  我简直快哭了,这什么鬼啊?不会真有那方面的问题吧?

  之前我看小说或者看电视的时候,开始就是女孩被男鬼给啪啪啪了,然后就遇见什么事情,后来就有了爱情什么的。

  我突然发现我和那些小说的剧情很像啊,唯一不像的就是没被啪啪啪,难道?

  那鬼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没啪啪啪我?所以让我来这医院找东西?但是还不说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因为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我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感情这家伙那方面不行啊,不过也算是好事,最少我的清白没有被玷污。

  现在只要找到那东西给那神秘男鬼治好病了,我就自由了,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不是因为我自由了开心的笑,而是因为鬼居然还有这方面的疾病,想想就感觉很好玩。

  突然之间我没那么害怕了,不就是找一样东西吗?至于让我晚上来找吗?白天不能来吗?

  不过白天来也不方便,毕竟我是一个女孩,就算是要买那东西也不方便,还不如晚上来偷方便点。

  算了偷就偷吧,大不了被抓起来关几天,总比被鬼缠着好。

  想到这里我就轻手轻脚的向着医院里面走了进去。奇闻网

  在经过保安亭的时候,我慢慢的猫下了身子,劲量不让人家发现我,但是明显是我想多了,在我经过那保安亭的时候,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保安带着耳机正在看波多野结衣最新出来的步兵新番,居然是在车上做。

  我其实一般是很少看着些片的,有时候是客户要求一起看,或者要他们的装束我才会看下学习下。

  但是我没想到这保安半夜会看这么刺激的片,根据我的经验在过会估计这保安的手上就是上亿的生命完结了。

  我看了一眼就向着医院里面走了进去,在耽误下去不知道会出生命幺蛾子,还是赶紧完成任务吧。

  被你猛鬼缠着,我生意做不了不说,还竟是担心受怕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被那猛鬼给杀了。

  我慢慢的向着正门走了过去,就在我要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一只黑色的猫不知道从哪跳了出来,就在我脚边,用那发着光的眼睛看着我。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猫吓了一跳,一般民间的说法是黑色的猫是鬼变的,这大半夜的见到黑色的猫,简直就是跟见到了鬼没什么区别的。版权http://www.qi-wen.com/

  我很是害怕的叫了一声,但是又连忙的闭上了嘴巴,这要是被那保安亭的保安发现了可怎么办啊?

  于是我很是紧张的向着那保安亭看了过去。

  之间那保安亭的保安带着耳机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想来一时半会是不会发现这边的情况了。

  但是也不能完全放心下来,万一这保安是秒射怎么办?那我不就会被发现了?

  见那保安没发现这边的情况,我连忙就向着那大门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先进去为好。

  我之前看小说或者电影的时候,那医院的门就像是知道主角要来一般,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打开的,直接就可以进去了。

  但是我向着门口走了过去才发现居然是锁上的,妈的果然电视都是骗人的,这可叫我怎么进去啊?

  难道砸门?这肯定不行,看来只能再去看看后门了,希望有人下班的时候后门没关或者窗子没关就好了,那样我就能进去了。

  于是我就向着后门走了过去,希望能找到进去的方法。

  但是我向着后面走去的时候,那只黑色的猫还是在我身后跟着,就像是认准了我一般,就离我一米远的样子,我走它就走,我停它就停。原文qi-wen.com

  人家都说狗是有灵性的动物,我没想到猫也是这么有灵性的,怎么就突然跟着我了?

  都说猫是恶鬼变的,难道这猫发现了我身上的不正常?所以才跟着我,想到这里我立马就向着前面跑了过去。

  但是那该死的黑猫还是紧跟着我,我快它快,我慢它慢,就像是长在我身上的尾巴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鬼啊?不要跟着我好不好啊。”我简直快哭了,这到底是什么猫啊?

  “不行。”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我以为我是听错了,猫居然会说话,这要是发生在之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昨天晚上遇见了那男鬼之后我才发现我的人生彻底的改变了。

  原来书上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啊,我简直都快哭了,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说明qi-wen.com

  这会说话的猫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不会是什么九命猫妖什么的吧?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我还青春年少,我还貌美如花,我还美丽动人,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想多赚点钱,以后找个老实人嫁的啊。

  但是看今天这情况,我能不能回去都是一件未知的事情啊,我吓得两条腿都开始发抖了,而那该死的黑猫还是诡异的看着我。

  “你……你不要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要……”我说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要干嘛。

  难道说你在过来我就要叫了吗?别说我现在叫了没人理我,就算是有人理我,我现在敢叫吗?我现在是以一个小偷的身份进来的啊。

  再说了,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了,那么狗血的台词是我这二十一世纪女汉子的口号吗?

  但是我现在突然发现,除了那狗血的口号,我还真找不到其他的口号了,难怪电视上哪些女孩遇见了事情就喜欢说这句话。

  感情除了这句话没话说了啊。

  看着我黑猫发光的眼睛,就像是被死神盯上的感觉,我后背都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而在这个时候那黑猫又说话了。

  “昨天姐姐说让我小心点,没想到今天你就来了,真是太好了。”那黑猫看着我,也不见那猫张口,那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

  难道现在的妖怪都学会了腹语了吗?说话就直接不张口了?

  就在我很是害怕外加疑惑的看着那黑猫的时候,突然从一个角落走出来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那男孩看上去长得是异常的可爱,就像是童星一般,穿着一身休闲装,用现代话说很是朝。

  这大半夜的怎么还有小男孩啊?有小男孩就算了,怎么这小男孩半夜跑这专解难题的医院干嘛啊?

  随着那小男孩的出现,那黑猫像是看见了主人一般,慢慢的就向着那小男孩走了过去,然后就停留在了那小男孩的身边。

  小男孩见那黑猫爬了过来,只见他慢慢的蹲下了身子,把黑猫抱在了怀里之后,就向着我看了过来。

  我完全就蒙住了,这是这么回事啊?这小男孩和那黑猫是一伙的?

  那小男孩是黑猫的主人?这小男孩是人是妖啊?

  瞬间一大堆问题就在我脑海中回荡,我完全就忘记了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完全就被吓傻了。

  就在我不知道这么办的时候,那小男孩说话了:“东西交出来吧,难道让我自己动手吗?”

  这声音不是黑猫的声音吗?这么是小男孩说的?我很是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抱着手里的黑猫,完全就懵逼了。

  “怎么?不说话吗?”那抱着黑猫的小男孩看着我冷冰冰的说道。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这眼睛里面除了冷就是冷,没有丝毫十岁年级的童真和天真,我甚至怀疑下一瞬间那小男孩就会冲过来杀了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直在说话的是那小男孩,而那猫只是那小男孩的宠物,因为小男孩的一直没出现,所以我误以为那黑猫是猫妖。

  我虽然搞清楚了是这么回事,但是这和得到帮助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谁知道那小男孩是什么来头啊?

  那小男孩看了我一眼之后,有用手抚摸了下自己怀里的黑猫,淡淡的说道:“你还是不肯自己交出来么?”

  随着那小男孩的话语说完,我感觉周围的空气突然就冷了下来,我瞬间有种掉进冰库的感觉……

第6章 什么鬼?

  我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就像是来到了雪山一般,有种缺氧的感觉,而且就连我的呼吸都出现了那种在冬天才有的白气。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刚出来就遇见了这么强悍的对手,妈的简直不按套路出牌啊,不是先来几个小妖怪给我搞死长点经验先吗?

  怎么出来就这么强悍的怪物啊?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

  那该死的男鬼是不是坑我的啊。

  “救……救命啊,色鬼你再不出来我就死定了。”我很是艰难的叫道。

  现在都快死了,也不知道躲在我身后的那带着坏笑的鬼到底是什么鬼,也没个名字,反正就随口叫了一声,要是那该死的家伙不出来,我想我这次可就真死了。

  随着我的喊叫声刚落下,我就感觉到我后背的一阵刺痛,然后我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不对,多了一个鬼。

  一般人们在开玩笑的时候都说这是什么鬼,但是我今天真的想说,大爷啊你到底是什么鬼啊,没事怎么就喜欢躲在我的背上啊?

  但是现在明显是不方便问的时候,随着我身后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男子出来了之后,周围的空气更加的寒冷了起来。

  但是那让我无法呼吸的感觉却是消失了,那小男孩抱着黑猫看着男子问道:“昨天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姐姐吗?”

  至今我还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那不知道什么鬼的男子叫什么,但是既然是要我来专解难题的医院来了。

  那么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虽然我不知道鬼是怎么会有这方面的问题的,但是这事实就摆在我的眼前,所以我决定给这不知道叫什么的什么鬼取一个名字。

  就叫不举男算了,一是这家伙真的是有那方面的问题,二是谁叫他没事老是吓唬我呢。

  只见那不举男挡在了我的身前,完全挡住了那小男孩的寒气,这才算是让我暂时感觉到了丝丝的暖意。

  面对那小男孩的回答,我身前的不举男淡淡的说道:“你现在赶快滚,要不然杀了你。”

  语气中充满了杀气,感觉空气都快结冰了一般,我甚至看见了不举男脚下的草都开始慢慢的冰冻了起来。

  “喵……”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听见了一声猫叫,然后两人都同时动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人就朝着空中飞了上去,转眼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就像是在看奥特曼打架一般,充满了好奇和疑惑,这到底是什么鬼啊?怎么感觉像是在看玄幻小说的场景一般,打架还飞到空中打?

  随着那不举男和小男孩的离开,周围的空气终于算是暖和了不少,本来现在就是夏天,我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件T恤,和一条裙子,冷的不行,现在终于走了,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但是就在我松口气的时候,突然我的腿上传来了一阵剧痛。

  我连忙就向着腿上看了过去,只见腿上出现了几道爪印,而那凶手正是之前那小男孩抱着的黑猫。

  只见那黑猫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让我心中有种发毛的感觉。

  要不怎么说那老虎都算是猫科动物呢?我也不知道是老虎有猫的共性,还是猫有老虎的共性。

  总之现在的眼前的那黑猫在我眼里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我现在就像是被一只小老虎盯住了一般,要是一个不小心,有种会被那小猫咪咬上一口的想法。

  面对那黑猫的攻击,我虽然腿上很是疼痛,但是我连忙就拉开了距离,就怕这黑猫又冲了过来。

  被那黑猫抓过的地方就像是受伤后,伤口撒盐了一般的疼痛感,让我整个腿都异常的疼痛,我急忙向着我的腿看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差点就吓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见被那黑猫抓到的地方居然红肿了起来,小腿居然快敢上大腿那么粗了。

  我瞬间就哭出来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这?这到底是什么猫啊?难道爪子上有毒吗?

  只是被轻轻抓了一下,我的整个小腿就已经快没了知觉了。

  喵……

  就在我很是害怕的时候,那黑猫怪叫一声就朝着我冲了过来,就在向着我冲来的时候,张开了那嘴巴。

  天啊,我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猫咪也是有虎牙的啊,但是现在那黑猫看在我的眼里那你是什么可爱的虎牙啊,简直就是僵尸的吸血的獠牙啊。

  眼看着那黑猫冲了过来,我本能反应的就向着一边扑倒了过去,算是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那黑猫的攻击。

  但是那黑猫明显是很通灵性的,居然在地上稳住身形之后,弓着身子在地上一蹬。

  就像是一支弓箭一般就向着我射了过来,那速度简直就像是射出来的箭一般,又急又快。

  我现在算是半躺在地上,而且腿上的疼痛让我根本就没那么快的速度也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爬起来。

  所以面对那黑猫的攻击,我完全就没办法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可能就是闭着眼睛等死了。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尖尖的獠牙咬在我身上的感觉,但是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传来想象中那种疼痛的感觉。

  于是我很是疑惑的睁开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不举男打败了那小男孩回来救我了?

  我很是疑惑的睁开了眼睛,但是让我惊讶的是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那什么不举男,而是之前还在看步兵系列最新番野结衣车上职业装系列的保安大叔。

  只见那保安大叔很是关心的问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那样子,那表情,还有那在我最危险出现的时机,怎么看怎么想是一个暖男大叔。

  但是想起之前那大叔在保安亭看的电视,我立马就把他联想到了片里的男主角了。

  还别说,我越看,还越像,怎么看怎么像是岛国动作片里面的男猪脚。

  但是人家怎么说也是救下了我一命的人啊,我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吧,面对那保安大叔的问话,我连忙说道:“啊,没事,就是不小心摔倒了。”

  我说完话之后那保安大叔居然就那么傻傻的看着我,没有说来扶起来我一下,就是那么呆呆的看着我,我很是疑惑的把自己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我自己穿的是裙子,因为摔倒的原因,导致我小熊内裤都漏出来了小半个。

  于是我慌张的就用裙子盖住了,这个时候那大叔才像是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就过来慢慢的扶起了我。

  我以为腿上的伤实在是太疼了,之前肿的快赶上大腿了,现在居然开始慢慢的黑了起来。

  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层丝袜一般,吓的我差点就哭了出来,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你没事吧?大半夜的怎么会一个人出来这里啊?”这个是那保安大爷才算是想起来自己的职责,于是好奇的问道。

  不过这大叔也算是胆子大啊,大半夜的见到一个女孩也不担心是遇见了女鬼,居然过来这么关心的问候。

  但是我现在的腿异常的疼痛,那你还有心情去回答保安大叔的问题啊啊,我现在就差哭出来了,心里完全就是担心这伤该怎么办啊?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那腿上的伤口居然开始慢慢的流黑血水出来了,我瞬间就急哭了。

  “快给我找东西止血啊。”我带着哭腔叫道。

  我完全就是慌神了,这腿不会废了吧?我这腿钱男友还经常开玩笑说,就这双腿他可以玩两年,可见我这腿是多么的完美了。

  但是要因为这件事情我的腿被废了,那我怎么办啊?我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

  那保安大叔看见了我的腿开始流出了黑色的血水,显然他也慌神了,这也是他没见过的啊。

  于是急忙的就递上了自己手里的纸巾,我也没管那么多,直接就抓着那一把纸巾就向着那伤口按了下去。

  就在我要按下去的时候,突然那保安大叔很是大声的叫道:“等下……”

  但是我现在心里急啊,眼见自己腿上的血水都流了出来,怎么还会等下啊,直接就按了下去,很是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但是那保安大叔很是尴尬的说道:“没……没什么。”

  随着我把那纸巾按在了腿上,那血慢慢的就止住了,不但止住了,而且居然慢慢有了好转的迹象。

  不会吧?这大叔的纸巾是什么?居然还有这功效?

  果然没一会我腿上的伤势就开始慢慢的好了起来,血水也不流了,慢慢的红肿也消了下去。

  最后我手里白色的纸巾变成了黑色的纸巾之外,我的腿居然完全好了。

  见到这神奇的一面,我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这保安大叔不会是什么隐藏的高人吧?这小小的纸巾还有这功效?

  就在我很是得意的时候,突然吹来了一阵冷风,冻的我一个哆嗦,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眼前就出现了两个人。

第7章 魔鬼肌肉人

  一个是那小男孩,还有一个就是那不举男了,两人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就那么冷冰冰的看着对方。

  就在我看着那两人不知道接下来会干嘛的时候,那小男孩很是冷冰冰的说道:“你把我家小黑怎么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小男孩和不举男战斗的时候还有心情和我问题。

  我显然也是愣住了,但是人家话都问了,我也不能不回答啊,于是说道:“不知道。”

  “你干伤害我的小黑,你也得死。”那小男孩面对我的回答,居然没直接就发火了。

  一声怒吼之后浑身就开始冒起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就像是电视上神斗士星矢变身一样,就开始变了起来。

  在那小男孩变身的时候,不举男居然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

  其实以前看动画片的时候我就很疑惑,为啥在变身的时候,不上去打,还等他变完了再战斗,这不是找死吗?

  至于这个问题,不举男后来给我解释了,说是对对方的尊重,男人就算赢也要赢的有尊严。

  听到这句话我就差点掐死那不举男,还尊严,男人的尊严就比命还重要?

  那小男孩就像是吃了三鹿奶粉一般,浑身发完那光芒之后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肌肉魔鬼人一般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我简直就想哭死了,这是什么鬼啊,还带变身的啊?我就那么倒霉吗?刚从那鬼门关走了出来,现在又绕回来了。

  看这气势不像是假的啊,就我这小胳膊小腿的,随便就会被那肌肉魔鬼人给玩死了。

  眼见那小男孩变成了魔鬼肌肉男,我很是焦急的叫道:“你快变身啊。”

  但是那不举男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不会。”

  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不是在告诉我等死吗?你不会变你刚才不动手?这是在吭我吗?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怎么就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情啊?怎么就会遇见这么一个不举男啊?

  就在我伤心的时候,那魔鬼肌肉人突然就向着我们冲了过来,用那带着绝对力量的手臂向着不举男打了过来。

  就在那魔鬼肌肉人要打中不举男的时候,只见不举男很是清淡描写的就伸出了一只手挡在了身前。

  那动作别提多帅了,简直就像是灌篮高手的流川枫一般,帅的一塌糊涂。

  因为那强大的力量,导致他们周围的气流都在他们两身上爆炸开了,瞬间我就感觉到那股风吹的我生疼。

  但是还好,那不举男挡了下来,最少我今天算是活过来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事,我刚开心还没有三秒钟,突然就感觉到了背后的一阵刺痛,那不举男就消失了。

  “快逃,我力量用完了。”那不举男那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之后就没了任何声音。

  我靠,我差点跳起来骂娘,你这是奥特慢吗?还没有了力量,人家奥特曼最后没力量之前还有一个警报什么的,你这斩钉截铁一般的没力量是什么鬼啊?

  你这不但那方面不行,打架也不行啊,你这是什么男人啊?难怪人家说男人不可靠,感情男鬼也不可靠啊?

  我简直快哭了,我这遇见的都是什么事情啊,我多希望我现在就像是那种萌妹子一般,被吓晕过去了还好点。

  但是我这女汉子性格却是让我异常的清醒,丝毫没有吓晕过去的样子啊。

  随着那不举男的消失,那魔鬼肌肉人失去了目标之后立马就向着我追赶了过来。

  我眼见那魔鬼肌肉人追赶了过来,我连忙就向着一边逃了过去。

  还好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是田径队的,要不然我那修长的大腿,完美的一字马也不会练的那么好了。

  我万万没想到当年的田径队经历今晚还会救我一命,我甩开双腿就开始狂跑了,也不管三七二十几了,那里能跑就向着那里跑。

  不知不觉我就跑到了后门,居然还没关,也是我命不该绝,我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进去,立马就关上了门。

  就在我关上门的瞬间,门上就传来了一声巨响,门都有了要裂开的样子,可见那力量是多么的巨大。

  看着那门不知道能支持多久,我立马就向着楼上跑了上去,先躲好再说。

  我刚躲进一个房间,下面立马就传来了一声巨响,那门被撞开了,然后就听到像是在拆墙一般的巨响,想来是那魔鬼肌肉人在上楼梯的声音了。

  “陪我的小黑。”那带着愤怒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我要让你和小黑赔葬。”那声音带着杀气传进了我的耳朵。

  看着那魔鬼肌肉人的样子,让我想起了那魔兽上面的最强战士兽人了,越看怎么感觉越像。

  但是现在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了,还是逃命要紧,听见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希望那魔鬼肌肉人不要找到我。

  但是人生就是那么的惊奇,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是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就在我心里默默祈祷那该死的魔鬼肌肉人赶快离开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咣当一声,我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就在门在被打开的瞬间我感觉到我的心也咣当一声,差点就停了下来,那种被死亡笼罩了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千万不要找到我,千万不要找到我。”我在心里暗自祈祷。

  但是就在我偷偷的向着门口看过去的时候,一直巨大的眼睛居然就那么诡异的瞪着我,那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还有那充满血丝的瞳孔。

  见到那恐怖的眼睛我立马怪叫一声就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但是我刚跑了两步,突然就感觉有什么抓住了我一般,然后我就被直接提了起来,我瞬间就感觉到了绝望的感觉。

  这下是真的死定了,被这样的怪物抓住了,还有什么下场,不用想我都知道了。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了,我甚至都想到了明天头版头条的新闻,无名女尸,横死男科医院,世界又一未解之谜。

  想想我就悲催啊,怎么说我也是一个青春没少女吧,还什么都没干,就这么死了,心里难免有点不甘心啊。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抓着我的手居然把我放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难道不杀我了吗?难道那怪物良心发现了?还是看我楚楚可怜,被我的美貌征服了?舍不得杀了?

  我很是好奇的向着身后的那魔鬼肌肉人看了过去,只见我身后那里还有什么魔鬼肌肉人啊,只有一个满脸发白的小男孩,站在我身后喘着粗气,像是大病一场一般,浑身没有丝毫力量的样子。

  我眼见那小男孩这个样子,二话不说,拔腿就跑,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再说,谁知道这小男孩还有什么招式了。

  我简直就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实力,疯狂的向着外面就跑了出去。

  我只感觉脸庞一阵阵的冷风吹了过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我才算是停了下来。

  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我的两条腿就像是被关上了水泥一般,实在是没了力量,甚至连动下腿的力量都没有了。

  我的肺就像是一个排风机一般,而我的心脏就像是要跳出来一般,这简直是太刺激了,我一辈子加起来都没有尽头晚上遇见的事情刺激。

  今晚算是九死一生的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更加郁闷的是还什么收获都没有,那就是说着该死的不举男还要在我背上继续呆着。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以后还是要回来找那不举男需要的东西,而我就还有继续刺激这么一回。

  想想我就像哭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怎么就会让我遇见这样的事情啊?

  人啊就是这样,越是在委屈的时候,就越是想哭,但是一旦开始哭了之后,就会在那一瞬间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

  越哭就越想哭,越想哭就越是想起之前一些悲伤的事情,所有就会把所有伤心的事情一起想起来,就更加伤心的哭泣。

  我就打半夜的带着浑身破烂的衣服坐在街边哭泣,还好我这是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这要是有人看见了,止不住明天就会有人说又有什么灵异故事了。

  就在我哭的异常伤心的时候,突然我的手里多了一张纸巾。

  我很是好奇的向着那给我递纸巾的人看去,让我很是惊讶的是,居然是那不举男,只见他看着我手里拿着一包心相印的纸巾看着我。

  “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很是惊讶的叫道,一边说一边就用手里的纸巾擦只见的眼泪。

  “你哭的时候我就在了。”那不举男男这次没有带着坏坏的笑,而是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看那不举男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突然还有点适应不了,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第8章 至阳之物

  我看着那不举男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突然感觉有点适应不了,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不会让我现在再回去吧?反正我说什么都不会回去了,反正回去是送死,被那不举男杀死是等死,反正都是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其实我有件事情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至阳之物能解毒至阴之物?还有你怎么就那么快找到了至阳之物?”那不举男很是好奇的看着我问道。

  “什么至阴至阳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很是好奇的看着那不举男说道。

  这什么东西啊,完全没听说过啊,这什么至阴至阳不是经常出现了武侠小说和玄幻小说中吗?和我什么关系啊?

  那不举男见我不懂,又解释道:“那黑猫是至阴之物,所以它的爪子上带着阴毒,但是你怎么会知道至阳之物可以解毒?还有你上哪找的至阳之物?”

  那不举男很是好奇的看着我,就像是想从我身上找到我怎么知道解毒的能力,好像对我充满了好奇。

  但是听完那不举男的解释之后我瞬间就有种骂娘的冲动啊。

  我上那知道什么至阳之物能解毒啊,这完全就是机缘巧合啊。

  但是这机缘巧合也是在是太不齿了吧,我现在就像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这那里是我懂啊,完全就是那该死的保安大叔在看完了最新版的野结衣的大电影之后,自己对着人家野结衣撸了一管。

  然后就用纸巾接住了,在出来准备丢纸巾的时候,遇见了那黑猫来袭击我。

  而那保安大叔以为是野猫来伤害我,于是就用随身携带的警棍直接打死了那黑猫。

  然后见到我这貌美如花,半夜穿着暴露的没少女,当然就忘记了丢掉手上的纸巾了。

  但是就在我需要纸巾的时候,就那么阴差阳错的给了我,然后就阴差阳错的治好了那至阴之毒,现在我终于知道那保安大叔为啥让我等等了。

  难怪当时的表情那么奇怪,后来又说没事了,感情还有这么一回事啊,现在想起来我感觉我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啊,现在想想怎么就那么恶心啊,虽然救下了我的命,但是我身上还是有着鸡皮疙瘩的感觉。

  于是我不自觉的就用是去抓那之前的伤口,可能真的是被那不举男说对了,现在我那伤口还真的就好了,现在只有一个浅浅的印记了。

  但是我心里那道防线过不去啊,还是用手在腿上挠着,虽然什么都挠不出来,但是最少心里会舒服点。

  我怎么也没想到今晚我的这条腿上就这样死了亿万生灵了。

  以前聊天的时候,那些男人聊天的时候经常说自己,那个男人手上没几条人命。

  当时单纯如我的还以为他们是什么杀人犯呢,后来进来久了就懂了很多内涵的段子。

  才明白男孩晚上做一笔上亿的生意,和谁的手上没几条人命,那都是因为内涵的段子啊。

  当然也有女孩经常开玩笑说自己还吃过人呢。

  就在我很是纠结的抓着我的小腿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那不举男的声音:“不是叫你去医院吗?你来这干嘛?”

  这声音显然带着丝丝的怒气,就像是在责备我一般。

  听到这里我瞬间就来火了,刚才那情况他自己又不是没看见,最后居然躲在了我的背后,让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来对付那么大一个怪物。

  现在还好意思来说我了,我瞬间也来了脾气,很是恼火的叫道:“逃命。”

  这不废话吗?我要是不逃出来难道在那你等死啊?

  你自己不举,让我去送死,我傻啊我?

  再说了,人类的科技能治好你吗?就让我去送死,还不告诉我要找什么,我怎么找啊。

  真要按照这样的情况的话,我还是现在就被杀了算了,总比等下不知道有被什么鬼给杀了。

  我很是郁闷的在心里想着,反正说什么我都不回去了,那是什么鬼医院啊?

  这不举男是来搞笑的吗?居然有这么奇怪的要求,我真是简直了。

  “我是问你,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去找医院,跑哪里去干嘛?”不举男的声音还是带着丝丝的不赖烦,但是可能是看我受伤了吧,所以现在还没爆发。

  “什么不听你的啊,我不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到了医院吗?然后就遇见了危险吗?我怎么就不听你的了?”我很是恼火的反驳道,丝毫没有看那不举男一眼,姐姐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很不好。

  “该死的,你给我抬起头来看看这里是哪里?”那不举男的声音带着很是隆重的火药味,而因为那不举男的发火,周围的空气都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我被这突然起来的冷气冻的打了一个哆嗦,不知觉的就向着不举男看了过去。

  而在那不举男的身后又有一个医院,但是这个医院却是叫一个爱尔眼科的医院。

  “这才是我们要找的医院,现在我问你,之前你去那个医院干嘛?”不举男很是恼火的问道,我之前看小说的时候,经常看见作者描写杀气什么的。

  我虽然不懂什么叫杀气,但是我现在有点感觉到了,那就是冷气的一种啊。

  面对这像是开到了零下几度的天然行走的空调,我也是懵逼了,难道我走错医院了?

  不会吧?我是按照方位走的啊,怎么会走错呢?难道这方向有两个医院?

  面对那不举男的问话,我居然是哑口无言,我能怎么解释?我难道说是因为迷路了吗?

  “我……我迷路了。”我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干嘛不能说我迷路了?我是路痴还不行吗?

  面对我楚楚可怜的样子,那不举男居然没说话了,就直接朝着一边走了过去,没一会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

  看着那不举男走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难道那不举男被我的美貌给征服了?

  要不怎么说胡思乱想没什么不好呢?最少可以把寂寞赶跑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几分钟,也许十多分钟吧,那不举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还能动吗?”那不举男问道。

  被那不举男一问我才发现我现在的腿虽然消肿了,黑色的感染也没了,现在居然开始疼了起来,也许是之前急着赶路所以没注意。

  现在停下来之后,被这么一问还真有点疼。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解毒的,也不知道你子啊那弄的解毒药,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这条腿算是保住了。”不举男一边说,一边就用手里的绷带帮我开始整理伤口。

  这不举男难道刚才被打傻了?居然会主动帮我包扎伤口?这真是活见鬼啊。

  嗯……好像我已经活见鬼几次了吧!

  感情那不举男之前消失是为了给我找绷带去了啊,我刚准备感动的一塌糊涂呢。

  那不举男一句话瞬间让我想掐死他的心情都有了。

  “你要是死了,我就没地方住了。”那不举男带着一副霸道总裁特有的语气说道。

  嗨,我就郁闷了,这家伙拿我的身体当房子怎么就那么有底气呢?你又不是我儿子,还吃我的住我的,居然还对我冷冰冰的,你以为我是你妈啊?

  但是很显然我现在还真的只能把那不举男像是儿子一样供着,当然我要是不想活了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谁叫你是我儿子呢?我忍,我忍还不行吗?

  眼看着那不举男给我绑好了伤口,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下面怎么办啊?”

  “你好意思问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先回去了,你错过了最好的时辰,那就只能继续等了。”不举男很是恼火的叫道,就差冲上来咬我一口了。

  看着那不举男很是恼火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现在就像是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一样,只能低着头认错了。

  该死的,你千万不要落在老娘的手上,不然我飞玩死你不可,我一边低着头,态度完好的认错,一边在心里想着。

  “走了回去了。”不举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回……回去?回哪里去啊?”我很是疑惑的问道。

  “什么回哪里去啊,当然是回你自己的家啊。”不举男很是不耐烦的解释道。

  “哦,那我回去了,再见。”终于能回去了,不用再去那该死的医院了,不管怎么说最少把命算是报下了,最好是在也不见。

  说完我就向着马路边走了过去,先打个的士先回去了,或者一天天都遇见了什么事情啊。

  我说完才刚走了一步,那不举男就叫道:“我和你一起回去。”

  “啊?什么?”我像是没听见一般,很是大声的叫道,难道这不举男是属性狗皮膏药的吗?赖上了就不走了的吗?

  “我好像说过了吧,你的身体就是我的房子,难道你想自己走不带上我?”那不举男带着他特有的笑容玩味的看着我。

第9章 可怜的安全感

  我现在简直就懵逼了,这是第一次有男生要进入我的身体说的是这么丝毫没有羞愧感的话语。

  就算你是从我后背进去,但是不管怎么说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你怎么就能说的那么直白呢?

  但是我明显不想和一个来历不明,而且还随时可能要我小命的恶魔聊下去了。

  “你还要住多久?”我直接问道。

  “快的话一个礼拜就好了,慢的话一个月也有可能。”那不举男淡淡的说道。

  “什么?一个月?”我差点气的跳起来,妈的这家伙要和我住一个月,虽然我知道这家伙那方面不行,但是和一个死鬼住在一起一个月,是个人都不能接受好不好?

  那怕你长的很帅也不行,我是一个正常女孩啊。

  咳咳咳……

  我说的正常女孩是说我只能接受人类,不是说我是正常女孩需要那方面的需求。

  “要是你不走错路的话,现在我就离开了,但是现在嘛……”那不举男带着坏笑看着我。

  妈的走错路能怪我吗,谁叫那该死的两个医院就子就在一起啊,唯一不同的就是在街道的转角啊,就因为方位的原因我居然还要和恶魔住一个一个月。

  “好,好吧,住一起没问题,但是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先,这样我也算是我这房东了解你这租客的信息。”我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那句话说错了,会带来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问题吗?能告诉你的我就告诉你,不能告诉你的,那就没办法了。”那不举男淡淡的说道。

  “你是谁?”我直接问道。

  “不能说。”那不举男很是平淡的回答。

  “你要找什么?”我继续充满期望的问道。

  “不能说。”那男子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说道。

  “那些家伙要我交出什么东西出来?”我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不知道。”那不举男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找上了我?难道因为我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我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不举男很是随意的回道。

  “怎么可能,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或者来历,你怎么会找上我?”我丝毫不相信这不举男的鬼话,现在那个电视,那本小说,或者是那个故事女猪脚没有点什么,怎么可能会被人家找到?

  很显然我丝毫不相信那不举男的话的,这完全就不符合逻辑啊。

  但是那不举男的一句话却直接堵死了我。

  “你见过在大马路上卖早餐的大妈被撞死的吗?你见过随便上了一个黑车的花季少女就被拉走再也没回来的?难道这些都是要有什么理由的吗?没理由就是刚巧我来的时候,遇见了你,就是你了。”不举男很是随意的说道,然后就是那一双冷冰冰的眼神看着我。

  我去,听着不举男这么一说,感情我还算是运气好的了,没有在马路边被车撞死,也没有被那些黑车带走失联,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那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就是运气不好遇见了你?”我傻傻的问道。

  “应该是你运气好遇见了我。”不举男带着丝丝的坏笑说道。

  遇见你就是倒了八辈子霉运了,还运气好?这样的运气谁要谁拿去,反正我是不要。

  我简直就无语了,这不举男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啊?

  “还有问题吗?没问题我们就回去了,看来只有再等下次机会了。”那不举男慢慢的扶我起来然就向着走了过来。

  那不举男带着丝丝的笑容,向着我慢慢的走了过来,今晚上经历了那么多,看着那不举男慢慢的走了过来。

  今晚经历了那么多,虽然我还是有点害怕那不举男,但是经过了这么久,怎么说有了革命友谊啊,所以看着那不举男慢慢的走了过来,我以为那家伙是要来扶我的的。

  最少回扶我去到马路边,我等出租车也方便多了。

  但是让我差点气的吐血的是,这该死的家伙居然走到了我面前,带着他那特有的坏笑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了,你自己回家小心点啊,千万不要坐上那些黑心出租车啊,我可不想我的房子不见了。”

  随着那不举男的话语刚落下,我就感觉到了后背的一阵刺痛,那不举男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瞬间想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啊,要是遇见你是我的运气,我情愿去死。

  我在心里很是恼火的叫道,这还是男人吗?有那个男人看见一个美女受伤了还跑了的?就不怕半夜遇见什么危险吗吗?

  但是我想了下,那家伙也不算是男人啊,因为他不举啊。

  想到这里我微微的安心了点,残疾的人心里难免有点变态,更何况是身体不齐全的我呢?

  想到这里我就向着马路边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回去要紧啊。

  果然老话还是有道理的啊,男人果然不可信啊,我现在感觉只要是公的就不能信啊。

  因为这里是医院的门口的原因,所以现在是有些出租车在我的周围的,我连忙就向着外面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遇见了那不举男之后,我的运气就开始走下坡了,就是这医院门口这么好找出租车的地方,我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算是等到了出租车。

  上了车之后我立马就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今晚遇见了这么多的事情,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对我来说都是异常大的冲击。

  所以我躺在车上之后差点就直接睡了过去,今晚实在是太累了,累的我现在就想立马睡觉了。

  但是就在我想要睡觉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不举男说什么要小心,不要上了黑车,我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我没那么倒霉吧?不会刚出了狼窝就掉进了虎口?

  但是明显是我想多,知道那出租车停在我小区门口之后我才算是松了口气,向着下面走了过去。

  下车之后我就连忙向着家里冲了进去,一是今晚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太累了。

  二是现在大晚上的,我可不想都回来了,在家门口再出点什么问题啊。

  一直到我进了屋子我才算是微微放松了点警惕,开灯之后,明亮的灯光才算是给了我点安全感。

  我回到家之后就是职业习惯的看了下电脑,看有什么消息,除了一些朋友问我死那去了,怎么都不回话。

  就是一些客户给我弹窗口,问我怎么不在,今晚还做不做生意了。

  我把所有的信息看了遍,最后的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见上面写着?:“我的原味内衣什么时候寄来啊,我钱都打给你了。”

  留言人是天鑫,看到这里我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客户的原味内衣坏没有寄出去了。

  差点就忘记了。

  做我们这行,说实在话,出了表演之外,有时候也卖点自己的内衣,所谓的原味内衣就是我自己穿过的,没来得及洗的,那内衣上还有我身上的体香,这就是原味的了。

  而这天鑫土豪居然直接给我两千要我的一套原味内衣,外加一条原味丝袜。

  这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土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傻钱多。

  看见天鑫的留言,我立马解释道,可能快递在路上堵了,可能就快到了。

  然后就向着浴室走了过去,今晚实在是太累了,先洗个澡舒服下先。

  那温热的水喷洒在我的身上,让我很是舒服,今天一天的疲劳瞬间就消除了不少。

  趁着洗澡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下我后背靠近肩膀的那个眼睛。

  只见那眼见还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只是看上去像是一个眼睛,但是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就像是用画笔勾画了一个素描而已。

  还好还好,没有更加具体话的加剧,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我就是有种感觉,这眼睛要是真的出现在我背后的话,那么就是我的灭顶之灾。

  但是现在不管怎么说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了,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我在担心和害怕中慢慢的洗完澡之后就裹着浴巾走了出去。

  内衣和丝袜直接就放在了一边的袋子里面,这是明天要寄给天鑫的。

  不管怎么样,我的生意还是要做的吧,但是这一天遇见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那女鬼和小男孩是什么来历?

  不举男又有什么目的?我背后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太多的问题让我脑袋疼了。

  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啊?我就是一个卖艺的文艺人啊。

  坐在床上想的我脑袋都疼了,还是丝毫没有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就在我没有办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之前告诉我不要去东南方的和尚了。

  于是我立马想到,明天我可以去找那和尚啊,万一那和尚有办法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就来了信心,看来我也不是完全等死的状态啊。

  想到那和尚我的心里勉强的找回了点信心,在加上今晚上实在是太累了,于是就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连灯都没关,毕竟现在这亮着的灯是给我唯一的安全感,虽然那安全感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第10章 奇怪的男人

  人在累了之后睡的是最香甜的了,而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好久没有在上十点之前起床了。

  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之后,我醒来的时候居然才九点半,这对于之前的我来说,完全是不可能的。

  我之前有时候做生意凌晨五点都做过,最早也是要凌晨两点才能收工。

  所以基本上都是直接睡到下午,或者是晚上,但是今晚居然九点半就醒来了,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

  但是醒来的早好办事啊,于是我提起那袋子里面的原味内衣就走了出去。

  今天出去一共有两个目的,一是给那老板天鑫快递原味内衣,地址都发给我了,还真是巧合,居然是一个市的,想必今天晚上就能到了。

  二就是去找那昨天给我指路的老和尚,这就只能看运气了,万一运气不好,那也是没办法了。

  刚好我楼下就有一家快递公司,我直接寄了快递,然后就像是之前一样,向着吃早餐的地方走了过去。

  上次我也是吃早餐的时候,遇见了老和尚,这次不知道会不会遇见。

  那些和尚也不是开店做生意,也没个固定的场所,其实我也没抱多大希望,最好能遇上,就算遇不上我也只能下午去趟郊外的青秀山的寺庙了。

  据说那里非常的灵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一边走一边向着周围看去,除了几个乞丐之外,居然一个和尚都没有。

  别说和尚了,甚至连人都少,不过想下也正常,现在已经十点了,上班的现在已经上班了,不上班的现在还没起床,没人也算是正常。

  看来今天没什么希望了,本来是出来找和尚,顺便吃早餐的,现在看来只能光吃早餐了。

  我很是郁闷的就向着早餐店走了过去,也没心思在那里吃了,打包完之后就向着出租屋走了过去。

  就在我很是失望的向着出租屋走回去的时候,突然身后一声佛号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施主,请留步。”一个老和尚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运气没那么好吧?这样都可以?我简直开心的差点就飞了起来。

  立马就转过头来,看着那老和尚,但是让我很是有点诧异的是,这和尚不是昨天那和尚,虽然都是和尚,但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和尚啊,我开心的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和尚就开口了。

  “施主,相见既是有缘,这是功德本,还请施主在上面写上你的信息,免费赠送一道辟邪符。”那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说道。

  听到这里我哪里还会犹豫啊,连忙就在那本子上刷刷的就写下了我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立马就递给了那老和尚。

  “施主这是你的辟邪符。”那老和尚说完就递过来一章黄色的符纸,只是那符纸是被跌成一个三角形的样子。

  这简直就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了,我立马就接过了那符纸,然后就兴高采烈要走。

  “感谢大师。”我说完就要走,现在我有了这辟邪符,看什么鬼敢来找我麻烦。

  我心里的那个得意啊,我差点就有种要上天的感觉,简直就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就是有种一直被男人压在身下,终于可以坐上去可以愉快的摇的那种升天感了啊。

  但是就在我开心的想要走的时候,那老和尚又说话了。

  “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那老和尚说道。

  “嗯?还有事情?”我很是好奇的问道,难道还有什么迷津要给我指导的?

  只见那老和尚慢慢的拿出了之前我签字的功德本,对着我说道:“施主,还请捐点功德钱。”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算是反应了过来,一开心给忘记了,于是我连忙问道:“给多少?”

  “一块两块不少,一百两百不多,越多心越诚,那么受到的庇护就越大。”老和尚慈眉善目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还有什么犹豫的,立马就把我浑身上下的口袋都找了一遍,才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百二十五块廖两毛。

  那两毛还是不知道在口袋里面放了多久,今天找口袋发发现的。

  我立马就给那老和尚递了过去,很是激动的问道:“够了吗?不够我回家去取。”

  那老和尚看了我手里的钱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阿弥陀佛,施主的诚意够了,祝施主一路平安。”

  说完就给我留了一个高深的背影向着远处走了。

  “高人。”我看着那高深的背影很是感慨的说道。

  然后就向着自己的出租屋走了过去,我看着手里的辟邪符,心里那个开心啊,终于算是有救了。

  回去后,我就给客户天鑫发了一个消息,说大概今天就会到了,算是安慰他的心吧。

  然后我就开始无聊了……

  我还真没有起来这么早过,现在才十一点不到,也不知道干什么,以往的这个时候我基本上都是在睡觉的,现在这么早起来,想睡觉也睡不着,居然就真的开始无聊了起来。

  那么无聊干什么呢?看电视呗,刚准备看看最新又有什么脑残剧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

  我很是惊讶啊,这个时候谁会给我打电话啊?一般早上我是不接电话的,除非是有大事。

  不过现在什么大事都没有我现在遇见的大事大啊,一晚上遇见三个鬼。

  我很是好奇的拿起了电话:“谁啊?”

  “小凉,我阿羽啊,起床没?今天我接了个活,陪一个老板游玩,一天就陪着吃吃喝喝就一千呢。”对面的阿羽很是开心的说道。

  这阿羽我也是在网上认识的,是一家酒吧的小蜜蜂,我也是之前做兼职的时候认识的,因为我们两性格还算合得来,也就经常联系。

  “阿羽?你怎么又换号码了?”我很是疑惑的说道。

  “别提了,经常有客户骚扰,我就换了,说正经的,这生意怎么样?你来不来啊?”阿羽在电脑那头问道。

  “来,干嘛不来,只是白天吗?晚上我可是没空啊。”我连忙解释道。

  “行,就这么说定了,你现在打车到中山路,我们等下去接你去,先这样了啊,等下见。”阿羽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真无聊呢,居然还有生意,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于是我连忙就收拾了下就出去了。

  我夸了一个精致的小包,穿了身连衣裙,既然是去陪客户那么就要穿的漂亮点,本来我上围就已经不错了,但是为了显得更大,我又向着中间挤了一挤,现在看上去显得更加的大了。

  然后在镜子里面看了一眼,漂亮。

  于是就出门打车出去了,为了安全起见,我把那和尚的辟邪符也放在了包里。

  道了中山路之后果然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等来了一辆丰田汉兰达停在了我的身边。

  就在我很是疑惑的时候,阿羽从那汉兰达里面伸出了小脑袋叫道:“小凉,快上车。”

  想来这就是那老板的车了,于是我就直接上车了,上车之后才发现车上就三人,一个是阿羽,一个是开车的老板,还有一个就是我了。

  见我上来了,阿羽异常的开心对着那老板叫道:“我这姐妹漂亮吧?告诉你啊,一般人我姐妹是不会出来的。”

  那老板看了我一眼,显然对我很是满意,特别是在扫过我胸口的时候,还多看了一眼,显然我今天的穿着是很对的。

  那老板简单的和我微笑了下,就开着车向着郊区开了过去。

  在路上差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到达了目的地,我们下车一看,这是一个类似于农家乐的地方,一边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山庄,一边是一个果园。

  又可以吃饭又能摘果,也算是不错了,因为我们来的是中午,可能那老板都打好了电话了,所以我们一到直接就可以吃了。

  其实我对于农家乐是没什么感觉的,我小时候就生活在农村,所以我一看这些菜就是城里人以农家乐的名义,做的一些菜而已,丝毫家里的味道都没有。

  但是为了赚钱,还有吃有喝的,我有什么抱怨的呢?

  于是就陪着那老板一边聊天一边吃。

  要说现在的老板啊,特别是那种土豪老板,喝多了就喜欢讲自己成功的案例。

  就像是一本教科书一般,感觉自己比马云还牛的样子,讲完之后又开始教育我们起来了。

  说我们该好好找份工作,不然青春就这么虚度了什么的。

  我就郁闷了,你居然这么好心劝我们从良,那你找我们干嘛啊?

  其实这样的客户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我之前遇见好多客户,在需要的时候那简直就是魔王,什么事情什么话语都说的出来。

  在办完事之后,那清高的就像是佛祖下凡一般,我也是醉了,这男人怎么能这么极端呢?

  这简直就是撸前淫如魔,撸后圣如佛啊。

  我和阿羽也就是笑笑,因为实在是听的太多了。

  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原因,所以我们吃完饭之后想回去,或者是去摘果是不可能了。

  还好这里有免费休息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去开房休息了。

  因为我们是做这个的,所以酒量不会太差,只能说上了点头,但是喝醉还不至于。

  我和阿羽回到房间刚坐下,阿羽就接到一个电话出去了,一直到了下午快四点了还没回来。

  基本上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反正也无聊我就睡一会,大概在五点的时候,我被阿羽叫醒了。

  “小凉不好了,出大事了。”阿羽很是焦急的对着我喊叫道。

金梅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金梅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