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冥王在上,我在下19章(019就看着我把你吃了)

2017/10/29 4:33: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冥王在上,我在下

019就看着我把你吃了

  “可以的。阅读qi-wen.com看你的能力,有些鬼是可以征用来帮助你驱鬼的,某种意义上就是养鬼。”爷爷好奇反问,“你怎么突然知道养鬼的?”

  “这不是叔叔告诉我的嘛。”不知为何,我开始向爷爷撒谎,“我也想让自己厉害一些。努力成为像爸妈那么厉害的驱鬼师!”

  “我明白你的用心,但养鬼对于你来说还为时过早。”爷爷拍拍我的手,“我们一步步来,不用操之过急。”

  “不行的!”我心急反驳了一句,“必须现在学会。”

  爷爷一愣,怀疑地看着我。网站http://www.qi-wen.com/

  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策了,立马假装笑了笑,“最近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爷爷说得对,我太心急了。”

  爷爷听完我解释,表情缓和了些,“我知道你压力大,不要逼自己太紧。”

  “我明白了。”

  我佯装答应,但唐柔柔的事情一定要帮她解决才行。

  爷爷起身,“爷爷出去买菜,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买爷爷喜欢吃的就好,我都喜欢吃。”我给了一个乖小孩微笑,“不急。推荐qi-wen.com我等爷爷回来。”

  爷爷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边走边念叨,“怎么那四个牛鬼蛇神都不在这里了?”

  我也才意识到那四个大块头早已不在这里,但这不是我该关心的。我得去帮唐柔柔找鬼才行,找她要的小鬼。

  爷爷一走,我就钻进他的房间,把他的房间从里到外翻了个遍,愣是没有找出任何养鬼的资料或者方法。我该怎么做呢?

  高郁风的身影从我脑海闪过,对呀!找他!

  于是我没有任何迟疑烧了他给我的纸人,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看到相安无事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喊他来。

  “帮我!我想要找鬼,养鬼。”我直奔主题,“你一定知道的。说明qi-wen.com

  “养鬼?”高郁风神情凝重,“刘小姐现在还不能养鬼,你爷爷不可能没有告诉你。”

  “就是爷爷不肯帮我,我才找的你。”我显然有些着急了,“来不及了,我得尽快找到方法才行。”

  “刘小姐!你怎么了?”高郁风表情更沉重了,“为什么会来不及?”

  我推开他,像是什么秘密被他发现了,“什么事都没有。你帮不了我,你就走。”

  高郁风想要说点什么,被我直接推出门口了,不给他发现的机会。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我现在整个脑海里就只有一件事——帮唐柔柔找她要的鬼。版权qi-wen.com

  高郁风这边是走不通的了,爷爷也把资料收的太严实,我怎么才能找到方法呢?要不问问沐北?

  理性已经消失的我,此刻竟然不认为沐北是个坏人,就觉得只要有房子,都尝试一遍。

  这么想着,我已经走出了我房子的结界,直奔沐北的墓地了。

  “沐北!沐北!你出来!”

  我的大吼大叫成功把沐北引了出来,而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神情一下子冷厉起来,拉过我,从头到尾仔细打量着我。

  我条件反射地往后挣脱,开门见山,“你是冥界老大,一定知道怎么养鬼吧?”

  “知道是知道。”沐北上前,如鹰般的眼神扫视着我,“这是你想要知道的吗?”

  “当然。”我不假思索,“我现在就想知道。爷爷和高郁风都不告诉我,你一定能告诉我的吧?”

  “你已经找过你爷爷和高郁风?”

  沐北皱眉,看得出他生气了,至于生气的理由,我不得而知。奇闻网

  “既然你有求于本王,是不是也该贡献点什么?”

  沐北反而不大量我,而是和我谈条件了。

  “怎么养鬼?本王可是最清楚不过的。你要本王帮你,可以;但你呢?能给本王什么?”

  给什么?

  我想了下,凑上前给了沐北一个吻,之后又抱了抱,松开反问,“怎么样?这样可以吗?”

  “这是你第二次主动。”沐北无奈地笑了笑,“但为什么本王却满不是滋味的?”

  我一听,急了!

  “不满意?那我要怎么做?要亲多几次吗?还是抱多几次?再不然……”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要献身?”

  说实在的,现在的我,就是沐北提出的要求是要睡我,我都会答应。

  沐北显然没有料到我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反问,“你可以?”

  我木讷地连点头。一切为了唐柔柔。

  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这样疯狂的举动,在我清醒之后,我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沐北定睛看着我,什么也不说,任由我脱了外套,眼见就要脱掉上衣了,他才气气地“啧”了一声,伸手阻止了我,自言自语,“本王一定是傻了!到手的鸭子都放飞。”

  到手的鸭子是指我吗?放飞?不帮我了吗?

  “不行呀。你要说话算话!”我拉开沐北的手,“你不能翻脸不认账。”

  “你这女人真是够闹腾的。”沐北不满地擒住我的双手,不让我继续脱衣服,“等你清醒过来,看你怎么面对本王。”

  “清醒?我不需要清醒,我这样就是清醒了。”我振振有词,“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的!”

  “是是是。你现在肯定是这么说的。”沐北敷衍我,继续说,“你这个女人傻掉的时候又可笑又可爱的,让本王该拿你怎么办呢?”

  没等我回复,沐北将我拥入怀中,我开始浑身发烫,不舒服,我想要逃离,直觉告诉我要逃跑才对。可面对沐北的钳制,我毫无招架之力。慢慢的,我们的周边红晕萦绕,不断升温,我整个身体犹如千百只蚊虫叮咬一样难受。

  “放开我!”我嘶吼,“我不要!”

  我全力地挣扎着,沐北却抱得我更紧。我开始发狂,乱打乱挠,沐北的后背都快我被抠出血来,直到一声尖叫破空而出,我才消停下来,整个人虚脱地倒在了沐北的怀里。

  借着那么仅有的力气,我看到了面前的红衣女鬼,而她的脸在不断地变化,一秒一张脸,最终以唐柔柔的样貌为结束,一脸气愤地瞪着我和沐北,“冥王!为何坏我好事?!冥界的地盘才是你!你连阳间的事情都管,是什么意思?!”

  “阳间的事情,本王想来是不管的。”沐北低头看了看我,再抬头看向红衣女鬼,“但她的事,本王管定了!谁让你挑错人下手!”

  女鬼对于沐北的回复本是意外,但在她细细观察我之后,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个女人是个宝物!我附身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有了她,我何苦还需要再找寄主!”

  “寄主?”我撑着虚弱的身子坐起来,“你不是让我找鬼养吗?”

  “找鬼?!哈哈哈哈……”红衣女鬼大笑了起来,“我是让你找到养鬼的方法来养我!唐柔柔那个女人已经不能再用了,过些时日她阳寿也就尽了。只要你学会了养鬼的方法,我就能借助你的躯体靠着吸食你的命数在阳间继续存活。”

  我还是不明,那她直接教我怎么养鬼就好,为什么还要我去学?

  “因为她被半封印了。”沐北解答我的疑问,“半封印状态下的她,被限制了不能教寄主如何养鬼。一旦触犯,她就会被完全封印。”

  “这么说来,我变成这样,还是拜你爸妈所赐呢。”红衣咬牙切齿,“以为不让我教人类养鬼,我就找不到寄主。天真!”

  “废话少说。”沐北上前,手指在空中一划,一条蓝色的绳索朝红衣女鬼套去,禁锢了她的行动,“你找错寄主了。”

  “是吗?”红衣女鬼双手一撑,轻易地破坏了绳索,“现在想来,是她的灵力吸引着我,我才会不顾一切对她下手,即使是那两个人的女儿!”红衣女子向后退步,冷嘲,“你不也因为这个,才一直将她留在身边吗?”

  沐北没有反驳,双手合十,一个金刚圈直接朝红衣女鬼袭去。红衣女鬼反身一击,金刚圈瞬间碎裂。

  “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折腾。”红衣女鬼往半空移动,一声令下,“出来!”

  几排黑衣人从不远处的草丛中跑过来,而带头的正是叔叔!

  我这才想起爷爷说的,叔叔不见了,牛鬼蛇神也不见了。这个红衣女鬼竟然能同时操控这么多人,不仅我鬼迷心窍,他们也都中招了。

  沐北双袖一挥,几排鬼兵出现,纷纷涌向叔叔他们。

  “不行!”我拼尽力气喊出声,“叔叔他们会受伤的!”

  沐北霎时收回了双手,随着他的动作,鬼兵凭空消失。此时此刻,我非常感激沐北能听到我的话。

  “死到临头了还关心别人!”红衣女鬼飘身到我面前,“只要我把你吃了,半封印状态的冥王根本不会是我的对手。”

  沐北被叔叔他们一行人缠住,对他们又不能下杀手,无暇分身,这个时候我只能靠我自己了,念出歌谣,保护结界张开,红衣女子被弹了出去。

  “你现在身体虚弱,这个结界,你撑不了多久。”红衣女鬼袭击着结界,“哈哈哈哈……冥王也真是听话,你说不伤就不伤。既然这样,那就看着我把你吃了吧!”

冥王在上,我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冥王在上 或 我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