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养鬼为夫13章(第13章 死人味儿)

2017/10/29 1:29: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养鬼为夫
第13章 死人味儿

  “梁裴洲?”虽然这是我意料之内的事情,但是真真切切的从杨逸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我很难接受。原文qi-wen.com

  “他为什么要杀你?”

  杨逸的垂着头,脸色晦暗不明,半晌才启齿道:“因为他想复活。”

  “什么?复活?”

  杨逸点点头,“小羽,你不信我吗?”

  我的脑子里飞快转过梁家当年的灭门案,难道杨逸真的和梁家有什么关系?

  于是我问杨逸,“你的意思是,他的其中一魄在你身体里?”

  杨逸猛地抬头,似乎有点意外,“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我苦笑一声,“恰巧有个朋友告诉我的。”

  杨逸盯着我看了两眼,眼神有些游移,但很快就咧出了一个爽朗的笑,“这个都不重要了,小羽,你答应我,不管他怎么纠缠你,迷惑你,你都不要跟他走。”

  “我为什么要跟他走?”

  杨逸靠近我,温热的手掌覆在我的手背上,“因为以前你和他……”

  “我和他?”

  杨逸一笑,“算了,现在讲这些都是没用的,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

  杨逸的身子很弱,前后一个小时的功夫,他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我问他:“你的脸……”

  杨逸有些紧张的重新带起口罩,并穿上来时的那件黑色毛衣,并不说话。

  “你的脸怎么了?”

  他背对着我,仓促而又着急,“小羽,我得回去了,记住我的话,不管他怎么缠你,千万不要跟他走,”然后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网站http://www.qi-wen.com/

  杨逸,一切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吗?

  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一个匪夷所思的凶手,一个毫无考据的真相,我到底应该相信谁?

  “杨逸……“

  他停下脚步,“嗯?”

  “我不跟他走,那你,又希望我为你做什么呢?”

  他闻言身形一晃,久久没有回答。

  我偷偷的握了握手中单婕给我的小罗盘,罗盘的指针不规则的颤抖摇摆着,指尖的方向正对着门边的杨逸。

  罗盘对着活人是不会有反应的,对着妖物会有明显震动,那现在这种不规则的摇摆又代表什么?

  介于活人和死人之间?

  良久,杨逸才回头对我说,“小羽,如果你对我的感情还在,就请相信我。”

  这一瞬间,我竟无从反驳。

  刚出酒店,单婕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我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我说没什么,路上遇到个同学,多聊了一会。

  单婕就说行吧,说天快黑了,让我快回来。网站qi-wen.com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进门就看见单婕一个人傻愣愣的看着窗台发呆。

  我问她看什么呢?

  她才回过神来,“潇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家周围很奇怪,但是我用灵识也探查不到什么怪异的地方。”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拿着菜进厨房。

  “查不到就不差了吧,该来的总会来,不是想躲就躲的了得。对了单婕,你当灵媒这么久,听过……人死而复生这种事儿吗?”

  单婕挠了挠脸,“借尸还魂我倒是听过,除了阳寿未尽的,真正死而复生这种事我还真没见过,外面讹传的太多了,不能信的!”

  “哦,是吗?”我呵呵干笑了两声。

  单婕估计看我古怪,又追上来问,“怎么?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我摆摆手,“别瞎说八道的,哪儿有的事,我就路上看新闻,随口问问。奇闻网

  单婕眉头一皱,“真没事?“

  “当然没事!”

  可单婕突然凑到我身边问了问,然后脸色一变,“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笑道:“我能去哪儿?菜场啊,超市啊,怎么了?”

  单婕冷哼一声,“身上一股死人味儿,你骗骗普通人也就算了,不要侮辱我的专业水准好吗?”

  我的笑容一下就僵在了脸上,“你是说……我身上有死人味儿?”

  “对啊,而且……”她又凑过来闻了一下,“而且照这个味道,死了有快一个礼拜了。”

  一个礼拜?也是,毕竟刚刚入秋,早晚温差大,白天的时候天要热一些,尸体腐烂的速度也就快一些。

  那单婕的意思是,杨逸是死人?他一直扶着脑袋,应该是怕头掉下来,但他的身子还在袁朗的冷库里,那他用的身子又是谁的?

  我说,“这个……我现在不能跟你说,但是我有件事想问你,你请可能告诉我,好不好?”

  单婕看我怪认真的,也点点头,“你问。”

  我说,“罗盘只对妖邪之物有强烈感应对吧?”

  单婕点头,“对啊。”

  “那……如果指针不规则摇摆,我能感觉到轻微颤栗的,会是遇到什么东西发出的?”

  “你是说,这样摇摆?”单婕用手指在我眼前摇来摇去打着比划。

  我犹豫着点了点头。原文http://www.qi-wen.com/

  单婕想了想,说“小羽,这我还真拿不太准,你也别急,我想办法给你问问,但是一般来说,罗盘指针摇摆,多半是难以辨别对方的属性。”

  “你是说罗盘难以判别是人是鬼?更或者其他东西?”

  “嗯,是这样的,敌友难分。”

  晚上吃饭的时候,窗外忽然刮起了大风,门窗明明关的很紧,窗沿上的黄纸符却诡异的飘动了起来,不仅如此,其他位置的,床沿上,门脸上,橱柜上,但凡贴了黄纸符的地方全都动了起来。

  房间的灯光晃了晃,亮度徒然暗了一倍,一股诡异的气氛在我和单婕周围弥漫开来。

  我缩了缩身子,战战兢兢的问单婕,是不是来东西了?

  单婕跟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让我仔细听动静。

  咚咚咚——

  有人敲了三下门,我没应,单婕也没应。说明qi-wen.com

  咚咚咚——

  又敲了三下,我放下筷子哆哆嗦嗦的想去开门,却被单婕一把拉住,她从腰间摸出个巴掌大的青铜铃,又咬了手指沾了血,在铃身上一通鬼画符。

  然后迈着怪异的步子,一扭一跳的往门边走,边走还边摇铃。

  打开门,门外站着隔壁的张奶奶,张奶奶的脚边放着一只大箱子。

  我一看是张奶奶,赶紧就跑过去了,但单婕却拿着铃,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张奶奶今天穿的特别漂亮,红光满面的,冲我笑的也特别慈祥。

  她说:“小丁啊,奶奶马上不住这儿了,挺喜欢你的,就把年轻时候收藏的一点小东西整理了一下送给你,你替奶奶保管着,好不好啊?”

  我看了看张奶奶脚边的大箱子,有些诧异,“奶奶……这不好吧?您年轻时候珍藏的东西,肯定都是宝贝,这我不能要,您要是不方便拿,我可以帮您送过去……”

  张奶奶摇摇头,“你收着,别跟我客气啊,不早了,我还要去广场再和老赵他们跳一次舞……”

  张奶奶走了以后,我看这空荡荡的楼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养鬼为夫13章(第13章 死人味儿)

  我看这么大一个箱子,肯定很重,就使了大劲准备提起来,提的时候却发现轻飘飘的。

  里面放的什么东西?这么轻?

养鬼为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养鬼为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