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辣手警花:总裁大人不要跑3章(第3章 当警花遇到土豪总裁)

2017/10/28 16:08:0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辣手警花:总裁大人不要跑
第3章 当警花遇到土豪总裁

  大厅里的人就这么看着自家总裁把个娇小的女孩“壁咚”了,壁咚万不算,抓着人家的手就直直的进了电梯。网站http://www.qi-wen.com/

  等总裁和那女孩都消失在视线了,在场人才勉强的回过神来。

  “……”所以,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不是他们在做梦吗?

  ……

  柳明悦被抓进电梯,紧张的不行,以她的身手想打晕姜以辰逃跑那绝对不是问题,但这么做,自己就更内疚了啊。

  电梯里的封闭空间让原本紧张的柳明悦更是郁闷到不行,打死她都没想过还能再遇到姜以辰。

  都六年了,再遇到竟然还是被吃的死死的,她明明已经这么强悍了,为什么就是比不过他呢?

  这真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电梯门打开,姜以辰也不抓她了,自己先走了出去。

  柳明悦没辙,只能跟着下了电梯。

  走了几步,就是一个门,姜以辰推开门,柳明悦低头跟着一起进去。奇闻网

  厚重的门被关起,姜以辰坐在了办公桌后,慢慢抬头看柳明悦,皱眉,“抬头!”

  “哦。”柳明悦一个动作一个口令,乖乖抬头。

  抬头时才看见,这间办公室也太大了吧……

  两面都是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书,看得她头晕,高雅的会客沙发和茶几一看就写着“我很贵”的标签,姜以辰身后是一大片落地窗,三十多层的高楼往下看,外面的一切尽收眼底,采光又好,阳光把这间办公室映照的满是温暖。

  阳光再温暖也没用,最起码融化不了姜以辰这个大冰块。

  姜以辰看着她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乱动,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声音冷淡的问:“怎么,才分开六年就不记得我了?”

  “我没说不记得啊……”柳明悦心里打鼓,明明她才是警察,被这么逼问是几个意思。

  “你记得什么?”姜以辰扬唇,“记得我和你是高中同学,还是记得你暗恋我,亦或者是记得你下药强迫我?”

  “别说了!”提到那件事,柳明悦心里就翻江倒海。

  “有什么不能说了,”姜以辰淡淡看她,“我没有告你强奸,是你自己先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文http://www.qi-wen.com/

  柳明悦有苦难言,她那时候完全是……才会不小心那个了他,事后她也很后悔,觉得这一辈子都对不起他,与其等他撕破脸破,还不如自己躲得远远的。

  最起码……大家还能愉快的怀念嘛。

  虽然应该是他咬牙切齿,她满心欢喜。

  “说话!”姜以辰冷冷的看过去。

  柳明悦有再强悍的身手,也经不住姜以辰一句话,又认错低头的表情,小声道:“都那么多年了……我那时候也给你留了信和赔偿……就,就算了吧……”

  “信?”姜以辰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东西扔在办公桌上,扬眉道:“这就是你的信和赔偿?”

  信是皱巴巴的一团纸,赔偿是两张一百块和好几个硬币。

  柳明悦简直没脸看!

  她那个时候穷的很,两百零六是她全部财产,都给他了——毕竟是高中生,谁能有多少钱啊。

  至于信……

  姜以辰当着柳明悦的面把信纸铺平,一字一句的念,“颜止,我一定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到吃饭睡觉都是你,有一次想你想的太厉害,考试的时候我姓名栏填的都是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你要去国外上大学,我想,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所以我买了几十本小黄书,研究了各种可行性的姿势,希望没有弄疼你,这次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了,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将来到国外了,你娶了别人,也千万不要想起我,就当我不存在吧,喜欢你的柳明悦。阅读qi-wen.com

  太过幼稚的情书被那清澈冷淡的声音念出来,柳明悦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为什么要活在这个地球上?

  为什么!

  还不如死了算啊啊啊!

  一本正经的念完,姜以辰淡淡看着脸红得像番茄一样的柳明悦,扬了扬俊眉,“你考试的时候填我的名字,是打算让我替你考不及格?”

  “我什么时候不及格了!”柳明悦下意识反驳,反驳完看着姜以辰的样子,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是没有不及格,每门功课只考65分上下,算分都没你算的准。”姜以辰冷冷的看她。

  “……”柳明悦不敢反驳,本来她念书的时候就笨啊,60分能及格,她考在及格线上就不错了,要求那么多做啥。

  再说了,她后来不是当警察了吗?

  想是这么想,可要是说……柳明悦可不敢说。

  “你还看了几十本小黄书?”姜以辰慢条斯理的问。

  “……我随便说说的。奇闻网”柳明悦的脸都要没了。

  “那你真是领悟不了那里的精髓,难怪只能考65分。”当年青涩的全程都在抖,那几十本小黄书白看了,至于说弄疼他,是她疼哭了吧。

  “……”柳明悦想和市长一样脸擦地盘,只求现在立刻消失在这里。

  太丢脸了!

  吐槽完了不找强调的情书,再拿出一枚硬币,“两百零六,买我的第一次,你很大方。”

  “我已经知道错了,”柳明悦实在没有话可反驳,“当年是我鬼迷心窍,是我占你便宜,是我强奸你已邃,可那已经过去六年了,你也不至于千方百计挖我出来,我现在就是个穷警察,再怎么赔偿也不会多过两百的。”

  “你说什么?”声音徒然一寒。原文http://www.qi-wen.com/

  柳明悦以为是给钱少了惹得总裁大人不高兴,就商量着,“要不……给你五百?不能更多了,我们警察的工资也很少的。”

  姜以辰看着不知死活的柳明悦,这么多年,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笨!

  身手再好能有什么用!身手再好能补足智商吗?

  姜以辰冷声道:“以后不要再提那两个字!”

  “……是Q和J吗?”柳明悦眨眨眼,用英文代替。

  果然就看见姜以辰掉下来的脸色,吓得缩缩脖子,“不说了,以后绝对不说了,再说是小狗!”

  姜以辰听她说完这句话,再想想她情书上面说——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不由得心口生气,还真是一只又笨又蠢的小傻狗!

  姜以辰把信和钱都推过来,冷冷看着她,“你当年对不起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嘛。”柳明悦是没想到会被姜以辰抓个正着,既然抓到了,她也认罪啊。

  本来就是当警察的,不管她怎么挣扎,都必须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报应就到!

  看吧,躲了六年,报应还是道了。

  姜以辰看着傻搓搓的柳明悦,心平气和的冷声道:“我这次来A城投资项目,需要一个人保护我的安全,你们局长推荐了你,我刚刚也看见了,你的身手是不错,脑袋简单了点我也能忍,只要你保证我的绝对安全,等我处理完A城的项目,你就自由了。”

  柳明悦想了想,好像没什么问题。

  本来她也是要保护他,还以为会趁机提什么要命的条件,结果还是这样。

  心里觉得没损失,柳明悦还是小声的问:“那你要在A城多久啊?”

  姜以辰看向她,淡淡问,“你希望我留在这里多久?”

  当然是越少越好!最好现在就滚蛋!

  柳明悦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嘴上还是笑得甜蜜蜜,“随便你,你想留多久都可以,呵呵,呵呵……”

  干笑假的她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姜以辰看着她虚假的笑,眉眼几乎不见的一蹙,“我要留多久是我的自由,但是,在我没有离开A城前,你也不能离开我身边。”

  “……行行行。”哪怕心里有那么点不情愿,柳明悦还是答应了。

  看她答应的那么敷衍,姜以辰冷笑,“如果在这期间,你有什么事惹我不高兴了,那这张纸我就会送到你们警局,保证人手一份。”

  “你——”柳明悦瞪大眼睛,这么过分,人干的事?

  姜以辰可不管柳明悦是怎么要崩溃,薄唇轻扬,冷笑出声,“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你柳大警官当年做的是什么样的丰功伟绩,这就是证据。”

  看着那薄薄的纸,柳明悦彻底蔫了。

  “我知道了……”典型妥协的语气,没办法,证据在人家手上,她这个警察还想当下去呢!

  姜以辰看着她耷拉脑袋的样子,动了动眼眸,“记住,必须随时在我身边,一步不能乱走。”

  “好,保证随叫随到。”柳明悦连笑都笑不出来了,还趁机小声哼哼,“不用你说我也会跟着你,刚刚还不是差点被人砍。”

  “我被人砍就是你的责任。”姜总裁甩锅不眨眼。

  说起这个,柳明悦也觉得奇怪,“刚刚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在光天化日中杀你?”

  姜以辰把桌子上的信和钱收起来,淡淡道:“是北城区的居民。”

  北城区?

  柳明悦忽然想起来了,北城区原本是一片居民区,几个月前据说有个财团看中了那里,要开发成高级商圈,就划了一大片的地,其中包括了很多民宅。

  虽然给予了补贴,但很多人根本不愿意搬离,陆陆续续发生了不少流血事件。

  可财团的势力雄厚,硬是逼着人搬迁,甚至闹出了自杀的事情。

  这个财团……就是——“是你硬要那些居民搬的?”柳明悦皱眉看着他。

  姜以辰淡淡的回答,“MG中一个重要组成就是地产,那块区是我划的,怎么了?”

  “可那块是住宅区啊!”柳明悦试着和他讲道理,“大家都是住在那里很多年的,你硬要他们搬,不起民愤才怪。”

  姜以辰目光淡漠,薄唇轻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愤怒,只是给的多和给的少,我给出的补贴足够他们在A城买现在住宅的一倍,他们愿不愿搬,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柳明悦没说话,只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姜以辰,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不叫颜止了?”

  当年,他的名字叫颜止,这个名字足足陪了她近十年,再出现的时候,颜止不见了,变成了MG的总裁姜以辰。

  “那个名字以后也不会出现,”姜以辰平静的看向柳明悦,“我叫姜以辰,记住了。”

  “……”柳明悦心里沉了一下,“知道了,你是MG的总裁姜以辰,我记住了。”

  以前的颜止可不是把钱和利益挂在嘴边的人。

  现在这个姜以辰……她只是觉得披着颜止外衣的陌生人。

  姜以辰看见了柳明悦眼中的抗拒,心头一烦,“你回去吧,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这里。”

  “哦,好。”柳明悦没什么意见的转身要走。

  “等等!”姜以辰忽然喊住她,看着转头过来的柳明悦,薄唇微抿,“你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遇到我吗?”

  “没有。”柳明悦实话实说。

  她每天忙着各种案子都忙死了,哪有时间去想以前的事情,茫茫人海,他又出国了,能再遇见的几率低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想没到,还真的遇见了。

  可见地球果然是圆的……从这个地方欠下的债,还是要从这个地方还上。

辣手警花:总裁大人不要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辣手警花 或 总裁大人不要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万象圣尊16章

    原标题:万象圣尊16章小说名:万象圣尊第十六章凝聚气旋突如其来的一击,更让白发老翁不知所措。对方竟然直接对准自己的命门,如果真被一掌拍在头上,绝对是必死无疑。“躲!”危机时刻,白发老翁身体猛然侧移,躲开了致命的攻击。“轰!”强大的一掌直接打在了白发老翁的左胸,白发老翁被一掌击中,瞬间就从高空掉落。“死!”这样的好机会,中年人和小离自然不会放过。“云爪!”中年人猛然往前飞去,狠狠的朝着白发老翁抓了过去。“我是真元境强者,不是那么好杀的!”白发老翁身体一翻,再度躲了过去。可是白发老翁似乎忘记了,旁边

  •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16章

    原标题: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16章小说名字: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第十六章没有出彩的地方“郡主,郡主。”姚青音看着青桃不断呼唤的模样,不由有些愣神,“怎么了?”青桃很奇怪姚青音的动作,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形象太让人联想,而且对方又只是一名小厮。她凑过去,极轻的说道,“郡主,您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是不是想讹他一笔啊?”姚青音这才明白过来,脸上不由一红,但神色却是恢复了正常。她也没有想到,只是极为正常的对视,竟然会让她看的愣神。但是等她再细细的观察的时候,却觉得小厮依旧是个极为平常的小厮,那双眸

  •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16章

    原标题:我的野蛮美女老板16章小说名称:我的野蛮美女老板第16章快打电话报警像一个木偶被命运牵扯,表演别人的欢乐与悲伤,可自己的欢乐和悲伤谁来演呢?王芳菲看见李嘉欣冲了岳松大发了一顿脾气,然后将他扫地出门,心中不免的莫名蹊跷,看见众人同情的目光和爱护的眼神,更是摸不着脑袋。“菲菲是姐姐对不起你,没有看清岳松的狼子野心,让你受委屈了!”李嘉欣抱歉将王芳菲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就是,没想到这个混蛋白披了一张好人皮,竟然能做出这样下做的事情!”“我真很不得亲手阉了他,还给菲菲一个

  • 霸龙神尊16章

    原标题:霸龙神尊16章小说名称:霸龙神尊第十六章吞灵兽偌大的调解庭此时混乱不已,道道狂躁的玄力匹练不断的在空中滑落而过,对着对方狠狠的轰去。戚靖山脸色冷漠,身形急速爆射而出,手中的玄力灵台迎风而涨,在空中带起阵阵呼啸之声,对着白宏怒轰而下。剧烈的冲击力使得周围的一些倒霉蛋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白宏看着戚靖山的举动,也很是没有丝毫的示弱之意,一声冷笑,“想要灭我白家,姓戚的,你做梦。”随着白宏那冷笑声落下,一股不比戚靖山弱多少的玄力冲击力也是猛然扩散而开,一时一两人为中心方圆数米,彻底的变成了真空地带

  • 妖荒16章

    原标题:妖荒16章小说书名:妖荒第16章怀抱中的温暖宇尘飞快的就跑了过去,直接跳上了台阶,冲进了爷爷的怀里,放声的痛哭了起来,感受着爷爷怀抱中的温暖,这一次,宇尘的心彻底的再一次从冰冷中;一点点的温暖了过来!“孩子,是不是要离开了!”宇尘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趴在爷爷的话中哭泣着,心在颤抖的同时一点点的苏醒了过来,但是只有在爷爷的怀抱中,宇尘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孩子,自己的路,总是要有自己去走,自己的人生,是要由自己去面对每一个今天,不要再哭了,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算是离开,也要走的洒洒脱脱的

  • 婚有余温16章

    原标题:婚有余温16章小说名称:婚有余温第16章你说谁低贱?就在客厅,她却见到了刚进门的校花简依。“宁芷!你在做什么?”她望着宁芷那破碎的衣服,不由心生警惕。顾时川从房间缓步而出,一身的森冷之气,宁芷怕他继续发疯,没有搭理简依。“你别走!”简依一把抓着她,一副艳丽的脸庞几乎气的扭曲了起来,“你明知道时川是我的爱人,却还敢勾引他?”宁芷蹙了蹙芊眉,语气不耐,“放开我!”“你休想!”简依气到了极致,说话也是极为难听。“你这个低贱的女人,当时看你可怜班里才让你来做裸模,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检点,居然还敢

  • 吹尸人16章

    原标题:吹尸人16章小说:吹尸人第16章青霓可能有人就会问了,为啥非要支开黑驴?原因很简单,从老婆婆跟它的交流来看,要么是这黑驴能听懂人话,要么就是老婆婆能听懂驴话,这黑驴守着门口,自然就是看门的。我们一旦闯进去,说不定这黑驴直接就飞奔出去告诉老婆婆有情况,那我们就真的功亏一篑了。我将黑驴拴好了之后,又摸了摸它的头,它又蹭了我两下,显得极为温顺。“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等会儿来放你走,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被人伤害你。”这个别人,自然便是老成。黑驴点了点头,吓得我心惊肉跳的,这货肯定能听懂

  • 此生唯你不可负16章

    原标题:此生唯你不可负16章小说:此生唯你不可负第十六章真是可笑就算她有多无坚不摧,心里的那道最后的防线也平故的被摧毁,慢慢的崩裂中。“看你的样子,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你说这个到底是想证明些什么?”温诗诗笑了起来,那种不可理解的怜悯,“你知道吗?是他叫牢里的人对你“好”一点的。”她已经无路可退,身后抵着的是冰冷的墙壁,眼中泪光婆娑,深深地喘着气。“温诗诗,你滚,我不想听你说,也不想看见你,你今天来和我说这些,是为了打击我,也是因为黎慎不爱你吧还是你嫉妒他对我的好!”温诗诗听到温如意反驳,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