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步步生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45:12 来源:网络 [ ]
书名:步步生花
第十章 再遇

因着默薇要去的庄子在郊外,吃过早膳后,默薇等人便向老夫人和洪佳氏告辞了!

与此同时,四贝勒府,前院里

“四哥,四哥快出来,咱们快走吧,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抓紧时间呐”一位十四、五岁,身穿靛青色长袍,领口、袖口处皆绣着银丝流云纹,腰间系着同色的祥云宽边锦带的少年还站在书房外便嚷嚷开来。推荐qi-wen.com

“就是,四哥快出来吧,老十四都等不及了,哈哈”一位穿着打扮一样,只颜色为靛蓝色的少年打趣道。

听到弟弟们的声音,四贝勒走到书房门口,心里高兴能和弟弟们亲近,脸上却不显露出来,仍然是一副正经,严肃的样子,“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弘辉都比你们强!还不进来”说罢,转身走进书房。

被训斥了的少年俩在院子里面面相觑,十三忍不住先笑开来,拽着十四的衣袖向书房里走去……

骡车晃晃悠悠的出了城,到了城郊,骡车的速度渐渐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来到庄子!

庄子并不大,因此下人也没有多少,除了跟着默薇来的绿竹和李嬷嬷外,庄子里也只有守着庄子的刘全一家。

李嬷嬷、绿竹和刘婶在收拾着东西,默薇坐在房间休息,突然间,“默默,默默,好香,好香啊,快,去找,快”

“玉靇?”这是第一次在外界也能听见玉靇的声音,默薇有点儿不确定。

“嗯嗯,默默,出去,外面,好香,有好东西。”依言,默薇走出房间,但是玉靇的声音还在一直催促道出去,默薇看了看还在忙碌的大家,悄悄的打开门出去了。

“默默,在你的右后方,那里有什么?”

默薇看向玉靇指导的方向,“那是一片山林,怎么了?”

“默默,里面有好东西,我闻到了,这对于初次升级有好处,我们快去吧”

听闻对自己的修炼有好处,且对于玉靇,默薇无缘由的信任他,于是,默薇慢慢的朝着那片山林走去……

“四哥,我们兄弟俩好不容易出宫一次,你就带我们来这破地方狩猎,真没意思,”无惧自己亲哥哥的黑脸,十四阿哥胤祯抱怨道。来自http://www.qi-wen.com/

“嫌弃就回去,老十三都没抱怨什么,你有什么抱怨的,”

十三阿哥在一旁憋着笑,老十四就是这样,小时候还怕四哥,现在也怕,但是却又喜欢挑衅四哥,把四哥惹毛了,自己挨了一顿揍就又好了。

“唉,哥哥们,看好爷的箭术了”胤祯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让胤祥翻了个白眼。顺着胤祯的视线看过去,好家伙,原来是有两只兔子正在吃草呢!

不理会两人,胤禛拍了拍马,朝另一边走去,“你们自己玩着,两个时辰后来此地集合”

“玉靇,到了没有,走了很久了,”默薇算了算时辰,差不多也有小半个时辰了,这时候怕是大家也发现自己不见了,也不知会慌成什么样子!

“默默,就要到了,香气更浓了,你看看四周,有没有茎纤细,嫩绿色,似透明,叶心形,边缘有纹状齿,结出红色小果的植物”

闻言,默薇环顾四周,“玉靇,找到了”看着那一枝独秀的长在石缝里的小株,默薇开心道。

“默默,快,把它摘了。”

默薇走上前,蹲在小株前刚想动手去摘时,猛的瞄见旁边盘旋成一团,正瞪着眼,吐着蛇信子的花蛇,默薇吓了一跳,“啊”的一声,身子向后倒,摔在地上。

花蛇就像被打扰了,不高兴一般,直起头朝着默薇方向爬来,默薇想站起来跑来,但却无奈的发现,刚刚那一摔把脚给崴到了,看着蛇离自己越来越近,默薇的心也越来越紧,而就在此时,“嗖”的一声,一支箭羽直中蛇的七寸。

“姑娘没事吧?”

看到有人救了自己,默薇感激的朝来人看去却又惊讶的瞪大眼睛!

来人正是那抛弃两个弟弟,独自走开的胤禛。版权qi-wen.com

“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不管再怎么惊讶,四爷救了自己是事实,因此默薇开口道谢。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知姑娘可能站起来?”

四爷什么时候这么‘和善’了,不是一直以来都冷着脸的吗?不过想归想,默薇还是试了试能不能站起。

“那在下就冒犯了”说完,胤禛来到默薇身边,在默薇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一个公主抱的把默薇抱起,然后朝着出口处走去。

默薇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耳朵跟脖子都不放过,不过待看到胤禛大步向前走时,默薇连忙叫停,“请等一下,小女子还有东西没摘,”边说着还边看着那株绛珠草。

胤禛顺着望过去,这鬼东西有什么用?看来她出现在这山野里也是为了这株草了!

摘了小株,默薇紧紧的拽在手里,胤禛抱着默薇,大步向林子外走去。

而被老十四吩咐都不许跟着而等在林子外面的侍卫们,在看到胤禛抱着一位姑娘从林子里走出来,真是表情各异。而苏培盛才是最受惊吓的一个。推荐http://www.qi-wen.com/

在路上胤禛便问了默薇的住处,因此,出了林子便继续朝着庄子走去,有侍卫想接过默薇,自家爷哪做过这等事啊,却被训了一顿,自己的女人,哪能让旁人来抱。

来到默薇的庄子,只有绿竹待在院子里等人,而其他人都出去寻找默薇了。

“小姐,你怎么样了?怎么受伤了?”看着一个在寺里见过的男人抱着格格,绿竹赶紧迎了上来。

得知缘由后,一个侍卫也把大夫带了过来,这又是一番忙碌,而在大夫为默薇看诊时,李嬷嬷等人也被胤禛派去的人找了回来!

“刘姑娘好好休息,在下就先走了,”待大夫走后,胤禛也带着侍卫走了,而一句刘姑娘,却是叫的开心。

“格格,那个公子怎会唤您为刘姑娘,不能说真姓吗?若要找你报恩,岂不是找不到人?”晚间,绿竹不解的问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默薇笑了笑,也不多作回答!

“绿竹,今晚你和李嬷嬷一起睡,记住了吗?”

“是,奴婢知道了!”想到格格说的那些话,绿竹就不由的严肃起来!

第十一章 教习嬷嬷

夜里……

“玉靇,这是什么东西?”默薇用手拨了拨放在茶桌上的绛珠草问道。

“ 这是绛珠草,它本是长在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始得久延岁月。网站qi-wen.com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乃脱去草木之胎,修成女体。后因神瑛侍者下凡造历幻缘,触动它五内郁结着的一段缠绵不尽之情,乃决意随同下世为人,用一生所有泪水还他,以报答神瑛侍者灌溉之恩。它对你初次的修为可是大有益处,待我把它练成丹药,你先自己修炼吧!”

一天时间转瞬即逝,在玉靇和绛珠草的帮助下,默薇很快就突破了基层,可以开始正式的修仙了,而崴伤也在修炼的时候快速恢复了,于是默薇又开始收拾东西回耿府了。

回到府里,默薇先到正院儿向洪佳氏请安,说了些在庄子的事儿,待洪佳氏摆手后才回到自己的院儿。

……

第二天中午,正在练字的默薇被洪佳氏的大丫鬟玉儿叫去,说是洪佳氏请的宫里的教养嬷嬷来了,让她和耿玉珠都去见见。

换了身衣裳,稍微收拾了一下,默薇才出门。又不是第一次了,也没有什么对教养嬷嬷的害怕!

“给额娘请安!”进了院子,默薇先向洪佳氏请安,待洪佳氏颔首后才把视线转移到多出来的嬷嬷身上,看着这位教养嬷嬷,默薇有点儿微微惊讶!

得体的着装,规矩的站着,没有自己是宫里出来的高高在上,亦无身为奴才的卑躬屈膝,小心翼翼。来自http://www.qi-wen.com/这都不为过,而让默薇惊讶的是,这并不是上一世来给她们当教养嬷嬷的那一位。

因耿玉珠还未到,洪佳氏也没有向默薇介绍,默薇百无聊赖的品着茶香,听着洪佳氏与教养嬷嬷的寒暄。

过了一刻钟左右,耿玉珠才姗姗来迟,看着明显是用心装扮过了的耿玉珠,默薇不由一笑。

待耿玉珠过来后,洪佳氏也就不绕圈子了,直接介绍了教养嬷嬷——乌雅嬷嬷。

至于为何不是上一世的琴嬷嬷,乌雅嬷嬷是这样说的,洪佳福晋本是请了琴嬷嬷的,但是偏偏不凑巧,昨日琴嬷嬷受了寒,病了,因此只能让她来了。

对于是不是之前的琴嬷嬷来,默薇并不在意,只是,这位新嬷嬷的姓氏,倒是使得默薇不由的多想,也不知是不是见了四爷的缘故,毕竟,四爷的生母——德妃娘娘可是就是乌雅氏!

上一世一直有传言称四爷和生母不和,德妃更偏爱小儿子十四阿哥。

上一世入府,因只是格格,自是没有权利去见德妃娘娘的,因此也无从得知是否属实,不过,自入宫后也不见四爷和德妃多么的‘母慈子孝’。想来,这传言也并不是假的吧!

过后,这位乌雅嬷嬷就在耿府住了下来。把入宫的规矩都交代给俩人,倒也没有因耿玉珠和她姨娘的贿赂而对俩人的教导有所差别!

这样想着,默薇偷偷的乐着,恐怕这也是她们母女没有料到的。

不过,对于另一件事,默薇却是有些想不明白。

乌雅嬷嬷给她讲了很多宫里的规矩,是的,只是给她讲了。可以说,这些规矩默薇知道,但却并不是选秀初入宫时知道的,而是四爷登基后,自己也入宫了才知道的!只是不知,这乌雅嬷嬷的这番作为又是何意?

毕竟,上一世的琴嬷嬷是没有教导过,仅是教导了些秀女的规矩,并没有深入教导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不说是飞逝却也如流水般一去不返,这些日子跟在乌雅嬷嬷身边学了不少,又因这些规矩上一世自己也是学过的,又在王府里和宫内生活了那么多年,默薇学的可谓是得心应手。

“格格,此番进宫选秀,格格也不必担忧,记住老奴教过的,选秀期间勿与人结怨,遇事儿不要强出头,你只规规矩矩的便好!若有人与你为恶,你也不必太忍让,自会有人出面解决的。”在乌雅嬷嬷教导结束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这是单独对默薇进行的一番教导。

虽不知乌雅嬷嬷为何这般吩咐,不过,这段日子里,乌雅嬷嬷对自己的真心自己也不是没看见,不过,本就打算安安全全度过选秀的,因此默薇也没有反对,只道了声“是”便不再说话!

夜里……

沐浴过后,默薇坐在梳妆台前,绿竹站在后面给她通发。

“格格,乌雅嬷嬷今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般叮嘱你?”绿竹想不通乌雅嬷嬷的心意,不由的问出声。

“嗯?不清楚,不过,既然嬷嬷给了这份好意,我们记着就是!”

乌雅嬷嬷正清理着小丫鬟给收拾的东西,边清理边想着今日对默薇的叮嘱。

按主子的意思,自己以后可能就是跟着耿格格了,那么,今日的叮嘱也不算违距,更何况主子也吩咐自己多多关照耿格格,这是其他几个都没吩咐过的,想来,主子也记挂着这位呢!

不过,耿格格也真是好,这些天的相处,安静本分,不骄不躁,懂得分寸,不该知道的事从不过问,说话也得体,若进府,这性子,怕也是得主子喜欢的!

第十二章 选秀前夕

格格没有明说,只说呈下乌雅嬷嬷的情,绿竹也不再过问,看着心神儿又不知道跑哪去了的格格,绿竹叹了口气,默默地数着……

自从上次摔伤醒来后,格格变了很多,以前和奶嬷嬷是最亲近的,可是,近来却在慢慢的疏远,其他人或许还感觉不到,但是,作为格格的贴身丫鬟,自己还是察觉了,毕竟,太多的事儿格格告知了自己,却撇开了嬷嬷。

而且,格格最近愈发的能沉下心来,按咱们的年纪,格格有点儿不太活泼,是的,就是没有少女的活泼,虽说在富贵之家的姑娘都是会更懂事,但是,格格有点儿太懂事了,好像,就是从上次摔伤后就这样了吧!也是,发生了这种事,不稳重起来也不行啊!

“格格,要休息了吗?”数到数儿,绿竹把手中的桃木梳放下。

正走神儿,被绿竹一打断,默薇醒醒神儿,问了绿竹时辰,“格格,已经巳时过一刻了,该歇下了!”绿竹还未回答,刚走进房间的李嬷嬷抢着答了。

李嬷嬷早已察觉到主子对自己的疏远,近日由于有乌雅嬷嬷在教习,李嬷嬷才没有行动,不过,在她心里不在乎是哪个小蹄子在格格面前给自己上眼药了,最可疑的就是这绿竹,否则,一向信任自己的主子怎么会疏远自己。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所以,李嬷嬷才觉得必须要更抓紧主子,否则,等选秀结束,主子婚配后,恐怕是不会带着自己。

“格格,休息吧,今日老奴在外间陪着您”李嬷嬷走到梳妆台旁,准备扶着默薇起身。

不好做的太过,在小丫头的面前落下李嬷嬷的脸面,默薇顺势由李嬷嬷扶起来,“嬷嬷,今日还是让绿竹守夜,你年纪大了,我这几天睡不好,夜里也闹腾,还是让小丫头来吧。”

“哎哟,您瞧瞧,这几日睡不好,格格您怎么也不和嬷嬷说说,绿竹年纪小,恐怕伺候不好,还是老奴来比较妥当。”听到默薇说夜里睡不好,李嬷嬷更是找到来守夜的理由了。

“嬷嬷,您老就放心吧,奴婢知道该怎样做,格格近日睡得不落实,奴婢年轻,能更有精神伺候,您就回房休息吧,这是格格的爱重,您今日就休息休息啊”看出主子实是不愿意,绿竹赶在李嬷嬷还准备说下去的时候劝说着。

虽说这样说话可能会得罪李嬷嬷,但是,格格才是自己的主子,而自己的首要任务便是伺候好格格,听格格的吩咐做事儿。

李嬷嬷还想再说说,但是看到格格略带不耐的表情,李嬷嬷闭了嘴,还是留点儿脸面吧,格格既是慢慢疏远自己而又没有在小丫头面前给自己没脸就说明格格还不会对自己做的太绝,还是不要再做出让格格厌恶的事了!

“那那就这样吧,那绿竹你夜里警醒些,好好伺候着!”没办法,李嬷嬷又只好交代着绿竹!

深夜

在确定绿竹睡着后,默薇闪身进入‘玉靇天地’

“玉靇,玉靇,你在哪呢?快出来”进入‘玉靇天地’后,默薇开始呼唤玉靇。

自乌雅嬷嬷来了之后,自己很少进到天地里来,一是怕被人发现;二是明日便要入宫选秀,选秀期间,虽说在宫中,秀女们多是规矩不敢多手脚的,但是,最容易让一个人消失的地方也是皇宫,因此,自己也要做点儿准备;三是自己有事儿要交代玉靇。

“默默,默默你怎么才来啊,我好想你啊”一团白色飞扑而来……

默薇“……”

蹲下身抱起玉靇,默薇点了点它的额头“小东西,就会说好听的!”说完,抱着玉靇向木屋走去……

“玉靇,明日我便要入宫选秀了,所以在选秀期间我不会再进来,你自己乖乖修炼,还有,在宫中要步步小心,怕有人会来阴招,所以有没有什么防身的东西?”把玉靇放在桌子上,默薇在凳子上坐下,面对面的看着玉靇!

“默默,防身的东西肯定有,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有点低了,没办法做出高级的护身法宝,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看着玉靇那‘真挚’的眼神,默薇觉得,如果玉靇是个人的话,绝对是在拍着胸脯保证了!

“可是,你不是说过你不能帮我吗?”记得之前玉靇好像是说过不能帮自己做什么修炼的东西的,难道自己记错了?默薇疑惑的问着。

“我不能帮你害人,但是,给你做防身的东西是可以的,来吧,我们开始吧”说完,玉靇带着默薇来到书架前,让默薇查找需要的防身品……

第十三章 选秀(一)

一早起来,梳妆打扮后默薇来到耿老夫人的院子,今日是入宫选秀的第一天,吃过早膳后便要入宫,因此,这一次早膳安排在了耿老夫人的院子!

默薇到的时候大家都到的差不多了,给长辈们请安后便是聆听长辈的教诲,而老夫人和阿玛的话语里,透出来的意思不外乎就是‘你们是亲姐妹,在宫中一定要相互扶持,玉珠是妹妹,你个当姐姐的要好好照顾她,到时候她富贵了肯定能拉你一把’

默薇低声答是,而心里却是无力,她真的是不知道老夫人她们是如果能那么有信心的相信耿玉珠能入选?

巳时过后,默薇和耿玉珠坐上车子,车夫驾车缓缓的向宫门驶去,而洪佳氏也在车上。

在路上,洪佳氏也交代了一些事,不过和耿老夫人的不一样,洪佳氏不在乎她俩谁中选,只期盼能安安分分的把这场选秀给选好,别弄出什么丑事来坏了耿府的名声,毕竟若是耿府的名声坏了,她的嫡子,也是耿府唯一的儿子可是还没有议亲的。

“嫡额娘怎么这样说呢?若我能入选,对弟弟来说岂不是一助力?”听懂洪佳氏的意思,耿玉珠忍不住反驳,哼,阿玛和祖母都说过,自己是一生富贵,甚至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这嫡额娘也真是不懂得来讨好自己,等自己得势了,有她好看的。

听到耿玉珠的话,洪佳氏气急,虽说那批命自己不信,耿玉珠这个性子确实不是做嫡妻的料,但若是做妾室,但要是伺候皇上或是太子,凭她的姿色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想想,洪佳氏不再开口。

默薇静静坐着,没有说话,车里一片安宁……

骡车晃晃悠悠的来到宫门外,时间并不算早,因此其他各旗此次入宫选秀的秀女们也有很多已经在排队等候了。

告别了洪佳氏等人,默薇和耿玉珠俩人由着小太监领着朝排队的方向走去……

登记好个人信息后,默薇随着大家一起排队,十人一队的朝着神武门走去,默薇知道,这是要初选了。

初选,顾名思义就是初次筛选,而初选是见不着任何贵人的,初选中只会有嬷嬷出现,而考察的也很简单,样貌周正,口齿伶俐,无口吃,无残疾,且最重要是要是处子之身的秀女们都是会通过的,若是连初选都过不了,恐怕那秀女的一生都是毁了的。

默薇等人排着队,由小太监领着来到一个四合院里,四合院中有很多屋子,而每一个屋子里都有一个嬷嬷,是来替秀女们验明正身的。

“请姑娘把衣服脱了吧,奴婢好进行下一步检查。”在看完外在无残疾,且口齿清晰后,老嬷嬷吩咐默薇道。

知道接下来要检查的是什么,默薇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荷包,拉过老嬷嬷的手塞到她手里道:“劳烦嬷嬷了,这是默薇的一点儿心意,还望嬷嬷收下。”说完便放下手,背过身开始解下衣扣。

老嬷嬷捏了捏手里的荷包,满脸的笑意,心里不住道:嗯,是个懂事的,不是一来就递给自己,那是蠢人才做的事,而且,动作不扭捏做作,不向自己多打听,是个能管得住自己的,难怪老姐妹儿要自己多多照顾了!

默薇脱下衣物,由着老嬷嬷检查,不得不说,经过玉靇天地里的灵泉水洗精易髓后又在那温泉水中泡过且吃了那么多的灵果儿,默薇的肌肤早已不是原来那般可以比拟的,吹弹可破的水润肌肤,让同为女人的老嬷嬷都不由的羡慕。

经过了那么多届的选秀,各种出色的女子也见了不少,或许这位耿格格容貌算不上顶上层,但是这身肌肤确实是没有谁能比得过了,而这身体怕也会成为她最好的争宠工具了!

检查结束,老嬷嬷在默薇光滑的手臂上点上了证明处子之身的守宫砂。

初选通过后,通过的秀女们就根据满、蒙、汉排列先后次序。最前面是宫中后妃的亲戚,其次是以前被选中留了牌子、这次复选的女子,最后是本次新选送的秀女,分别依年龄大小排列,鱼贯衔尾而行,在宫中太监的引导下,按顺序进入顺贞门。再有宫人们带入储秀宫,由嬷嬷进行这为期三个月的选秀该住的地方。

“首先,奴婢在这恭候各位小主通过初选,奴婢知道,各位小主在家中都是受宠万千的,但是,既然入宫选秀了,那就要遵守规矩,若犯了错被撵出宫可是一辈子都毁了,所以,请各位小主各自思量。现在,就由刘嬷嬷给各位小主安排住处。” 进了储秀宫,此次主管秀女的佟嬷嬷就把大家集在一起训话,而她的话语一结束,秀女们则熙熙攘攘的讨论开来,而一些宫妃亲戚,大家族的格格就觉得奴才不给面子而不满。

“她以为她是谁?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哼,等我告诉了姑姑,有她好看……”

“就是,等以后我得宠了,她……”

听着耳边那义愤填膺的话,默薇不由感叹,都还是太嫩了啊,呵……  

第十四章 选秀(二)

“好了,都安静下来,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不允许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以免惊扰到贵人”由着大家在一起讨论,一会儿,刚刚佟嬷嬷点到名的刘嬷嬷才出言阻止到,而一句‘高谈阔论’差点让默薇憋不住的笑出声来。

看着一些秀女们脸憋的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晒的,刘嬷嬷只装着没看见般继续道:“接下来,我念着名字的就出来,跟着带路的小丫头们去自己的住处,富察.明珠 马佳.玉儿……”随着刘嬷嬷的唱名,一位位的秀女随着小宫女走去自己的住处。

进入自己这三个月来要住的地方,默薇四处打量起来,因为,这并不是上一世自己住过的地方,而且,看着同室的两位,那也不是一样了啊!

“你们好,我是李冉,听说接下来三个月我们都要住一起了!”忽然间,一个穿湖绿色衣裳的走过来。

“你好,我是耿默薇”默薇笑了笑,接过话儿。

“我是瓜尔佳.宛蓉,我阿玛是”听着瓜尔佳.宛蓉的话,默薇和李冉对视一眼,不难看出瓜尔佳.宛蓉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

不过也难怪了,瓜尔佳这个姓氏是八大贵姓之一,而这八大姓氏都是世代与皇家联姻的。他们家族里的女子基本都是陪王伴驾的后妃,男子也多是出将入相的驸马,郡马的人选。瓜尔佳.宛蓉这般心里也没错,因为她确实不必要讨好自己和身为汉军旗的李冉!

既然你不友好,那我也没必要去自找没趣,毕竟,选秀过后可能是一辈子也见不到面了,讨好你,有什么用?

待瓜尔佳.宛蓉说完,发现默薇和李冉居然没有对自己表现的很热络,而是不冷不淡的打完招呼就收拾东西去了,不免有些气急,但却有不能发作出来,若是第一天就叫嬷嬷抓住错处,对自己可是不利的!

一天就这样过去,夜幕来临……

躺在床上,默薇并没有一点儿睡意,脑子里不断的想着选秀的事。这一世真的有太多的不同了,上一世给自己验身的嬷嬷和今天不同,分配的房间不同,连同住的秀女也是不一样了的。

上一世,上一世同住的秀女有武宁,那是个活泼,没心没肺的姑娘,还有那自己一直当作姐妹的钮钴禄.莞筠,是了,她最是沉得住气,永远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心里,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

当初也是自己傻,以为选秀时一起相处过三个月,后来又有缘的一起进了雍亲王府,一开始时两人都不受宠,便觉得真是有“缘”啊,然后才越发和她处的好了,谁知却是这般,想来那时自己的真心交好,在她看来也不过是一场笑话吧,否则,怎么可以做出那样的事……

其实,无论是争宠或是对自己落井下石,默薇不会这样恨她,但是,她让自己知道了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是怎样的滋味,她千不该万不该动手来触碰自己的底线,自己是知道的晚了,否则,无论自己多么没手段也总会让她吃点苦头的!

今天也是见到她了的,打扮的中规中矩的,看着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来,也是,她从来都是这般的小心翼翼,给人一种无害感,让人放下防备,也不知当初她为了让福晋相信她,又做了多少。

武宁和她居然还同住在一起,上一世武宁这丫头被撂了牌子,也不知后来过的怎么样。

钮钴禄.莞筠,这一世有很多人,很多事都不一样了,四爷的嫡子没死,福晋恐不会再相信你,扶持你,而你的儿子,还能顺利的登上那宝座吗?你还能是那风光无限的崇庆皇太后吗?若这一世四爷时疫时我不再生病,你又还会得到信任从而获得恩宠吗?

短短的时间里,默薇想了很多,想到前一世的选秀,想到这一世的选秀,想了前一世的结果,也想了这一世会发生的结果,别人或许不必去理睬,但是,耿玉珠却不能不理会。

一般来说一家都只会留下一个留牌子,当初慧云大师云游之时的赠言指的是耿家两个女儿之一,而老夫人她们却断言是耿玉珠,更是从小就在耿玉珠面前说起那无上的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不就是富贵至极么,若到时耿玉珠被撂了牌子,恐会生出不少事来,看来,不管她最终会不会被撂牌子,自己都得先做好准备才行。

想着慧云大师的命理之说,默薇不由笑起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许这一世,自己是可以做到的吧!这倒不是说默薇有信心能像前世的钮钴禄.莞筠一样得到四爷的信任和宠爱,而是因为弘昼……

第十五章 德妃娘娘

在宫中的三个月里,时间过的很快,发生了一些事情,却也可以说是算不了什么……

在宫中一个月后,大部分的礼仪、规矩都是教养嬷嬷曾教导过的,因此,每个人都还是比较容易过关!

而在其他的时间里,宫中的贵人娘娘们也开始宣召自己看中的秀女来宫中相看。

听着李冉又在耳旁不停地说着哪位哪位秀女又被哪个宫的主子娘娘宣召了,默薇很无奈,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抄会儿书啊。

“耿姐姐,你说宜妃娘娘又召见了马佳.玉儿,也不知是为了五贝勒还是九阿哥?”李冉看着默薇不与自己讨论,而是默默的练着字便觉得不舒心。

还剩最后一字,下笔,收尾,默薇拿起纸张看了看,嗯,还是有进步的,“不可擅自议论贵人,李妹妹还是记着的好。”

听了默薇的话,李冉有些恼怒,自己好心看她一个人没人陪着来和她说说话,她居然还不领情,这样想着,李冉不再理睬默薇,跑了出去。

这就忍不住了?默薇知道,虽然李冉表现出来的性格是那么开朗,大方,但是,她和武宁还是不一样的,她的心,不纯,相处了一个多月,默薇觉得自己还是看透了同居的这两位。

瓜尔佳.宛蓉虽说第一天表现的那么高人一等,不过就是看不起人,没那般耍阴私的手段的,而李冉,每每谈话间,无论是谁,比不上她的,她的话语间的洋洋得意是那么的掩盖不住,而比她好的,那语气里的妒忌也是表露无疑的,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养出了这样的性子。有些小心思却不会掩饰,也是个没脑子的。

而至于刚刚说破的话,默薇知道,以后的日子里也只会是面子上的事了,默薇不怕得罪她,因为这一世,默薇不愿意再与谁交心了,上辈子吃过的亏,这一世,真的不需要了。

一个午后,默薇觉得天申一定会来到这个世上,因为……

“小主,永和宫的芳姑姑来了,说是德妃娘娘召见你。”刚午睡起身,脑子里还是混沌的,伺候自己的小宫女云儿便小跑到身边说道。

德妃娘娘召见?这是怎么回事?德妃娘娘怎么知道自己这号人物啊?上一世,除了四爷登基后每日里给身为太后的德妃娘娘请安外,之前可是没有任何的接触啊,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着在愣神的小主,云儿有种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感觉,这被贵人娘娘召见是多好的事啊,怎的到了耿小主这儿却不见喜色,“小主,芳姑姑在等着,您?”

“啊,好,给我更衣”云儿利索的给默薇打扮着。

“云儿,德妃娘娘还召见了其他秀女吗?”趁着云儿还在收拾着自己,默薇问道,不知,钮钴禄.莞筠是否会一同前去呢?若是一起去了?德妃娘娘又是怎么会同时召见呢?而且还是我和她?这世上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吗?

“没有呢,小主是德妃娘娘第一个召见的,好了,小主。”嗯,最后一步,完成。

“费了些时间,芳姑姑久等了。”来到外间,德妃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女芳姑姑正端坐着喝茶,一旁的小宫女站着伺候。

“小主吉祥,小主这样说可折煞奴婢了”看着默薇出现,芳姑姑起身道。

其实,作为一名老嬷嬷,又是贵人娘娘面前得力的人,一般的才人,答应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笑脸相迎的,更不论是还什么都不是的秀女了,然芳姑姑在默薇面前可不敢摆谱。

若只是召见一个秀女,只要派个小宫女或小太监即可,又何必让自己这个主子的大嬷嬷亲自前来,而这又恰恰是主子吩咐了的,可见,在主子心里,这位秀女怕也是合心意的,再想到昨日里四爷来给娘娘请安,母子俩单独谈了会,也不知……

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扬起笑容,“小主,咱们走吧,”

永和宫……

“奴婢耿默薇给德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进入永和宫,内里的装饰与前一世没什么不同,可见德妃娘娘也是个念旧的人吧,等芳姑姑领着默薇见了德妃,默薇马上跪下请安。

“快起来吧,别跪着了!”默薇低着头,德妃娘娘柔和的声音传来。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默薇刚站起身,闻言,又微微的抬起头来,但却没有直视着德妃,这是礼仪!

德妃看着眼前的人,一双杏眼眨巴着,清秀俏丽,眼神很是清澈,鼻子高高挺挺,虽算不上是什么美人,但是,站在那里却又有一种气质,让人不容易忽视掉,而湖绿色的宫装,衬得肌肤似雪,很是适合!看着是个不错的,但还是要谈谈,毕竟是儿子第一次求到自己这儿来的,可是要好好把把关啊!

而默薇,虽没有直视着德妃,但也在暗暗的打量着端坐在上方的德妃。

四十几岁的年纪,因保养的缘故,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大几,有着独属于她的韵味,端坐在上头,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的雍容华贵,而面容间,不难看出年轻时是怎样的出色。

“过来这儿,”德妃看着默薇,笑着招了招手,让默薇上前来。

“来,坐下吧,每日里无聊,也没个人来解闷儿,今日见了你也是投缘,”留下后半句没说完,德妃继续打量着默薇。

“承蒙娘娘厚爱,奴婢也觉着娘娘甚是亲近。”说完,默薇不再说话,不是不想讨好德妃,而是,德妃说的不过是客套话,自己若是顺杆子往上爬,可真是没脸了。

德妃暗暗的点了点头,还好,不是那等没脸色,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

第十六章 留牌子

而在其后的日子里,默薇还是时隔几日便会被德妃娘娘召见,除了第一次时德妃询问过默薇的家世,之后便是谈及其他,有时就是不说话,也是让默薇待在永和宫中做些绣品。

看着默薇给绣出的绣帕,德妃是真的喜欢,配色,花型都是自己喜欢的,且这绣工是真不错。

看着手中绣的半成的荷包,默薇有些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自己还真是入了德妃娘娘的眼了?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

默薇知道,德妃做的这一切很明显,就是向她人说明她老人家看中默薇了,默薇现在由她罩着,知道这一点之后,默薇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而震惊过后便是接受,否则,还能怎么做?

其实,在召见过默薇之后,德妃娘娘还召见了其他的秀女,而钮钴禄.莞筠便是其中之一,但是,自那之后,德妃也没有再召见过她,因此,默薇也不知德妃娘娘到底是何用意了!

而四贝勒府邸,此时此刻,四爷正坐在书房中,手里拿着一个小香包,似是在游神。

虽慧同大师说过,她是属于自己的命定之人,但是,前因改了,后果肯定也会有所变化,因此,求到额娘处,也是做好准备,避免发生太大的差池,若动了这番手脚却结果还是改变了,那么,慧同大师的命定之说也是不可信呐!

而在四贝勒手中的物件,若是默薇或是绿竹在的话,肯定会认出四贝勒手里的东西的原主是谁,毕竟,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了解的。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而最终能决定这些秀女命运的一天已经到来……

储秀宫的正殿中,贵妃佟佳氏,德妃,惠妃那拉氏,宜妃郭络罗氏,荣飞马佳氏以及一些位分不低的妃子们正坐在一起闲谈。

“看着这一个个水灵灵的少女,我们可真是老了呐,听说德妃姐姐对个秀女不一般,不知可否让妹妹们也见识见识是何等天仙般的美人儿?”坐在德妃下首,随意的摆了摆手中的绣帕,宜妃开口道。

这么多年了,几个人也都老了,早已没有了年轻时争宠的精力,好在皇上是个念旧的,虽现在更爱去年轻的妃嫔那里,但每个月里都会在几人的宫中来几次,或是赏些东西,以示恩宠。

争了这么多年的老姐妹,到老却又融洽起来,不过,宜妃对德妃呛声惯了,这不,又开始起来。

“哪就天仙般的人了,不过是合眼缘罢了。”知道宜妃的性子,德妃淡淡的开口道。

“呵呵,好了,别忘了今天的正事儿”一贯来给调节的佟贵妃开口打断,每次都要来一次,不累么?

正说话间,随着唱名太监的一声“皇上驾到”,场面安静了下来。

“爱妃们这是在聊些什么?说出来也让朕听听。”皇帝大步走了进来,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显得威严霸气。

“哪聊什么了,不过是看着这些豆蔻年华秀女们,感叹一下罢了。”宜妃开口笑道,本就是爽朗的性子,由她开口解释是最好的。

皇帝来到后,秀女们开始准备出场。

按照旗族,家世的高低排序,一排一排的进入正殿,一排十人,进入正殿后若是帝妃们看中则是留牌子,若没被看中则是留牌子。

在第三行列,默薇看到了那后来四爷的独宠——年侧福晋,年秋月!柔柔弱弱的样子,风华绝代的美貌,是这届秀女中较为出众的一个。

其实,在第一天的时候默薇就见过她,只是,因前世相处过,所以默薇对她没多大兴趣,因此也不过多关注她。

而要说默薇对年秋月的感觉,那就是欺软怕硬,披着柔弱的外表,内心不定多强大呢!

想当初,自己是不受宠,但每个月里四爷还是会来自己的小院一次,而年秋月,独宠就罢了,只要是四爷到一些身份低的格格,侍妾那儿,不一会儿,肯定就是年侧福晋哪哪不舒服,让爷去看看,然后就是一去不回了,自己可是被她截了好多次的,可到了福晋那,她却一次也没有过,也不知是真守规矩还是不敢呐!

相看的时间过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默薇这一排,低眉敛目,默薇跟着队伍向前正殿走去,而耿玉珠也在此行列当中。

由一排中的第一个开始向前报上自己的家世,然后就等着皇帝的决策,而每一个决定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

随着前面“留牌子,撂牌子”的声音传来,本是安定的默薇微微有些烦躁起来,但是真到了自己时,默薇却又静了下来。吸了一口气,默薇向前请安。

“奴婢耿默薇,满洲镶黄旗,管领耿德金之女。”说完,默薇站在那儿,不敢随意打量着。

康熙皇帝看了看,还行,也因着德妃和他打过招呼说要给胤禛选两位格格,因此,老爷子大手一挥,留牌子!

吐了一口气,默薇谢恩过后,站在一旁,与其他人一起等着。

而耿玉珠,当听到耿默薇被留牌子是无比惊讶,不过一想,呵,不就是有德妃娘娘,若真进了宫,看德妃娘娘还会不会继续护着你!

直到到了耿玉珠时,耿玉珠上前道,“奴婢耿玉珠,满洲镶黄旗,管领耿德金之女”说完,也站着,等待着‘留牌子’的声响。

第十七章 撂牌子

在等待中,耿玉珠还在沾沾自喜,当初慧云大师可是亲口说过了的,自己的命理是贵不可言的。

慧云大师与慧同大师是同门师兄弟,道行可以说是不相上下或者可以说是更甚,只慧云大师爱四处云游罢了!慧云大师说过的话肯定是不会有假的。那么接下来,‘留牌子’肯定是意料之中。耿玉珠想着,嘴角扬起胜利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犹如晴天霹雳般在耿玉珠的耳边炸起,“耿玉珠,撂牌子”而随着唱名太监的声起,耿玉珠的笑容凝固在嘴边,忽的瞪起眼睛,显得十分的意外。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是这样,慧云大师明明说过自己的命理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凤凰,怎么可能被撂牌子,而且,耿默薇都能留牌子,自己为什么会是撂牌子,这不可能。

这样想着,耿玉珠便要起身反抗,若说出自己的命理,皇上肯定不会说出撂牌子的,一定不会的。

正要开口时,耿玉珠猛的一怔,然后却发现了自己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口不能发声,连肢体也不受控制的乖乖走到已选过的秀女们后边,排队走了出去,留下下一队秀女。

在阳光的照射下,默薇的脸惨白的吓人,冷汗也不断的冒出,但是,由于落选的情绪低落,入选的心情愉悦,倒也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好东西,出宫回家,而过几天,被留牌子的就会知道自己以后的归属。

默薇死死的撑着,从玉靇手中接过一颗还原丹,默薇渐渐缓解下来。

不能害人就是不能害人啊,自己不过是给耿玉珠用了精神控制术,控制住她罢了,这“报应”却来的如此之快。

“玉靇,药呢?”默薇闭着眼休息了会儿,才问道。

“默默,我已经把药放你包袱了,你去拿吧。”玉靇的声音里带了点心疼,都是那个女人,否则默默怎么会那么痛苦。气死本神兽了!

拿出包袱,找到药瓶倒出来看了看,这就是后遗症啊,必须让耿玉珠忘记刚才发生过的一切,否则,怕是鬼神之说又要出来了。

当初默薇与玉靇说起此次选秀时,默薇就做了两种结果的预测,其一,耿玉珠也是被留了牌子,那么,这和自己没多大影响的,其二么,若是和前一世一样的被撂了牌子,那么,耿玉珠肯定不会如前世一般接受,毕竟从小大家都在告诉她她是多么的尊贵,耳濡目染那么多年,若是一朝落选,那她的反应没人能控制住。

所以,若是落选,不论耿玉珠会有什么反应,自己都要控制住她,御前失仪,她承担不起,自己,也不能接受。

因此,默薇才向玉靇要了控制耿玉珠的咒术,在选秀这天,若是真的落选,那么及早控制住她才行,否则御前失仪,惊扰了圣驾,那耿家可就是完了,而自己恐也不会再进四爷府邸了!

本来玉靇想的办法是直接让她昏过去,但是,无缘无故的,皇帝还会以为是对他的决定感到不满,在质疑他。这和御前失仪又有什么区别,所以,还是得控制住她才行。

拎着包袱,与嬷嬷、宫女们告别后,默薇和还受控制而乖乖等着的耿玉珠一同出了宫门,而耿府派来接人的骡车也已经到达。

上车后,默薇倒了两杯水,背过耿玉珠,把使耿玉珠遗忘掉选秀时发生的事给遗忘掉的药放入了水杯中,然后,递过去!

看着耿默薇递过来的杯子,耿玉珠还在震惊和恐惧中,本不想接过,但是,自己的手却乖乖的伸了过去,接过来,然后,一饮而尽。

耿玉珠:“!!!”

耿默薇:“……”这控制的也太厉害了吧!

喝了茶水,耿玉珠迅速晕了过去,而手中的茶杯也从她的手中滑轮,默薇眼疾手快的马上接住。

耿默薇:“……”作件坏事怎么就那么难呐!她们那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怎么做到的!

“玉靇,快,该你出场了。”看着耿玉珠,默薇催着玉靇。

“好的,默默,你就看好了。”玉靇兴奋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选秀时什么也没发生,你落选了,而且很平静的接受,选秀时……”不断的使这句话在耿玉珠的脑海中循环往复,并且在耿玉珠的脑子中闪现出一幅幅选秀时的画面。

一幕幕选秀的画面在耿玉珠脑中形成,而所有的画面只除了她不能控制自己外,其余的全是真实的,而最后这些画面将是耿玉珠对于选秀的所有记忆。

趁着玉靇在给耿玉珠洗脑,默薇翻看了自己的包袱,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回去时反而多了不少。

包袱里多数都是首饰,而它们,基本上都是来源于德妃娘娘的赏赐。

每次被召见,娘娘都会有赏赐,有时候即使没有被召见,赏赐也是送到储秀宫来的。

此次回府,耿玉珠落选肯定也会引起大波澜,自己在还没接到圣旨前,她们虽不会有大动作,但也肯定不会轻易接受,而这些赏赐,可是在明面上护着自己的好东西啊!

步步生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步步生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晚安腹黑首席第六章‘他’是谁赵世军见乔尹熙如此的乖巧懂事,心下安慰,这个儿媳妇总算是找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我想和你说一下。”赵世军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的神情。乔尹熙听到赵世军这样一说,忙放下手里的吐司,拿过餐布揩了揩手和嘴,认真的看着赵世军说道,“爸爸,您说,有什么事儿?”“呃,是这样的……那个,明天有个人要到我们家里来,他是小轩的哥哥。”哥哥?乔尹熙听到赵世军的话,有些晕晕乎乎的。也是姓赵?会是堂兄弟吗?不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六章你的气,我出路虎在医院门口停下,车门被打开,袁如心从车上下来,一身熨烫笔直的空军军装,肩头扛着明晃晃的两杠一星。水一心本来想进去,听到门口的声音,回头看到下车的人,冷笑了一声,转身回去。袁如心既然看到了她,自然不会让她离开。“水一心。”她开口叫道,大步过去,走到了她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本身要比水一心高出十公分,所以看着水一心完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水一心即使抬头,也不会在气势上输给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外试爱第6章美女总裁我们几个业务员正襟危坐,办公室里氤氲着一抹淡淡的幽香,邓莹梅黑丝美腿,冷艳高贵,她的俏脸一直绷着,打电话的语气快速而清晰,我震惊于邓莹梅的美貌与气质,处事果断,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完美的女人。几乎是男人的本能,我忍不住偷偷瞅了一眼邓莹梅的胸前,鹅黄的小衬衫,被她从里面高高的撑起来,无形中,更充满了女性的自信。邓莹梅的两条黑丝美腿,轻盈的交叉着,高雅,端庄,又显得很放松。办公桌下还能看到邓莹梅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六章:坚决不离婚“你不愿意离婚?”李琳琳有些错愕,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竟然还不愿意离婚?“我为什么要离婚?他害死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退出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在一起?我是不会离婚让你们如意的!”“呵呵……没事,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婚你们是离定了。”刘琳琳站起来,走到秦雪面前,“我来是跟你道喜的,你就不能高兴一点吗?就像……当初你告诉我你要跟慕少承结婚,我为你高兴得蹦起来的样子。”“刘琳琳!你不要太过份!”秦雪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006对他,誓死的维护上一次发生类似的场景,已经是多少年前了吧?【少爷,你冷不冷?别怕,我们马上就能逃出去了!】漫天飞雪,残酷囚禁。生于帮会,长于凶势力的荆楚瑜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逃脱不掉的生存规矩。那是父亲死后的第二年,因为社团里的夺权内斗,双目失明的大少爷险些成为牺牲品。人人道他手无缚鸡之力,无需多加看管。但谁能想到他形影不离的小女仆竟然只身犯险来相救?她用纤小的肩膀扛起少年半成熟的重量,用活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最恨不过爱一场第6章和我抢人,尸骨无存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等到莫衍反应过来,他差点一遥控器砸过去,看看这家伙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我靠……我说唐大少,这是人家的电话,人家的工作,你都没经过她的同意,就给她辞了?等她醒来,你怎么和她交代!”这丫有病吧。“我都让她做我女人了,这不就是最好的交待?”莫衍无语了,“你怎么那么确定人家就一定会答应?”唐慕哈一声,“你是在开玩笑?报出我唐慕的名号,难不成还有哪个女人会拒绝?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你已如云烟第六章“拜托,男神老师才不屑点名这种庸俗的事!”“对呀,课刚开始,旁边班那群小婊砸全挤过来了,还点名,教室都挤爆了好咩?”ok!放心了,以后这课随便逃!艺术系二号教学楼。林校长一脸笑容地迎过去,“沈总上课辛苦!孩子们没给您添麻烦吧?”身着黑色修身西装的男人走下讲台,白衬衫解开两颗纽扣,露出白皙精致的男性锁骨。他把手中教科书扔给身旁候着的张青,深邃眸底似笑非笑:“有人逃课呢。”林校长:“……”哪个小王八羔?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最后的倔强苏哲宇看过信后,只是冷哼了一声道,“又作秀……”他将那张白纸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利落,干净。菲佣却觉得难过极了。她嘴唇翕合,好半天才说,“先生,太太走的很着急,她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您……真的不去找找她吗?”苏哲宇冷笑。这个女人可真是会玩,要自导自演一场离家出走的戏码吗?以为他会去找她?那她可真是打错了算盘,他那么厌恶她,又怎么会去找她?苏哲宇喝了一口热巧克力,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