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商女不知亡国恨20章

2017/10/27 21:43:0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商女不知亡国恨

第20章 亲手脱龙衣

离了太后那处,端木政便前去药殿寻蔡天生了,她如今医得了薛贵妃,也算是半个贵人了,旁人对她便又敬了三分。商女不知亡国恨20章

将太后应允之事告诉了她,她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欣喜若狂,而是仍然那般云淡风轻,任凭白云苍狗、世事变换,仿佛她一直都在那里,不悲不喜,不为万物左右。

这蔡天生,倒是有几分意思。

端木政直觉她今日不太想搭理自己,连茶也没坐下喝一口,便也不再想叨扰她,只说了让她注意,留下了太后御赐的令牌,便匆匆离开了。

天生拿起朱案上的令牌,泛着金色的光芒,她摩挲着,面无表情,眼神却冰冷。

收拾了一番,她却也不再耽搁,拿着令牌便去了端木倾城的寝宫。

寝宫门口守卫森严,见有一女子走来,便立时将天生拦住,天生从袖口中掏出太后钦赐的令牌,那侍卫却是有些不敢置信,便拿了过来,左翻右看了一番,如假包换,但仍旧看了她好几眼,这才放了行。

寝宫之中,除了几个侍候的婢子再无他人,她摒退了那些婢子,自己走了上前。阅读http://www.qi-wen.com/

面前的男子眉目清秀,若是睁开眼,必是眉目如星,叫人痴迷的吧,怪不得许多人为这后位争得你死我活,哪怕万劫不复,也要飞蛾扑火。

略显苍白的面孔,却显得分外莹润,量是女子,也不定有如此细腻的皮肤,放在以往,她没准还会欣赏一番,可如今经历了许多,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她,她已经变了,变得连自己也再看不懂。

怔忪间,却听得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一个熟悉地声音响起,她起身,果然看见了薛贵妃着一身翠绿长裙,丝丝金边奢华而瑰丽。

自从用了自己开的方子,她的脸已经是缓和了良多,现在除非近看,否则也是很难再看出痕迹了。

“你来医治陛下,为何要摒退了那些婢子!”她也不隐瞒心思,上来便质问起了天生。在她心中,天生仍然是那个要对端木倾城不轨的女子。

天生不禁嗤笑:“贵妃娘娘说笑了,只是民女看诊时不习惯旁人在身边罢了,若是娘娘不放心,自是可以前来旁观。奇闻网

薛贵妃狐疑地看了看她,自是不信的,看她说允许自己旁看,当然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跟着天生进了寝宫之中,端木倾城仍是熟睡着没有任何变化,而她自己便找了不远处的一处软座坐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在端木倾城旁边忙活个不停地天生。

但天生一直都在把脉,观察着端木倾城的变化,倒是真的没有意图不轨的样子,倒是让她觉得有些无趣了。

“陛下所得之症到底是什么病?”寝宫之中安静得让薛贵妃有些不适应,倒是时不时冒出一个问题来,但回答她的除了静谧仍是静谧,天生忙得似乎看不见她一般。

“唉,真是无趣。”她吃了桌上备着的桃酥和桂花酥,都已经八分饱了,却仍是没有什么进展,不由地觉得无趣得很。

天生的面色却有些不好了:“贵妃娘娘,恕民女冒犯,还请娘娘安静片刻,这听诊最忌讳周围喧闹,到时候极其容易出现偏差。阅读http://www.qi-wen.com/

薛贵妃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便也不敢喧哗了,只干笑了两声,便叫天生继续。

终于到了晚间,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薛贵妃差点要睡着的时候,天生才停了下来,取纸墨些下了一些药材名,并换人前来将这些药材全部备好,宣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药材名,要准备好怕也要两三天的功夫,在此期间她倒是可以好好准备了。

正思考着,薛贵妃却是凑了上来看了看,只消消一眼就惊呼了起来:“你让陛下吃这么多味药!你莫不是庸医吧!”说完又觉得自己失言了,连忙捂着嘴不说话。

天生斜睨了她一眼,“这是给陛下药浴所用的。”便也不想再发话,只道了自己累了,今日便要先回去了,薛贵妃这才也放下心来,回了自己宫中。

有了这一日的经历,第二天薛贵妃却是不愿再去了,看天生那样子,看到皇上时明显也面不改色,她倒是怀疑起了那些说她迷恋陛下的传闻了。

天生事必躬亲,找到宫中的匠师,做药浴的浴桶。原文qi-wen.com

吩咐人将药材按照顺序、用量全部记下,再一味一味地放入桶中煮沸,千万不能走错一着,否则前面的所作所为便是全部白费了,且这样的一桶药汁还要不断地更换,故此来煮药的也都是一些精心挑选出来的细心的婢子和小太监。

安排好一切,已经是连轴转了两三天,天生也觉得有些累了,便自己回了药殿休息。

在醒来已是第二日晌午,被告知说药浴用的汤水已经准备好,初心伺候起身后,她便直奔端木倾城寝宫。

让下人们将浴桶抬了进来,想来皇体这些侍人们也是不敢僭越亵渎的,便叫了他们出去。

她心中对这端木倾城倒是没有半分想法的,又自认是医者没有男女之别,所以很利索地将他身上的衣物全部除去,只是他虽看上去不甚强壮,重量却也是有几分的,将他搬到桶内去倒是费了她不少力气。

终于将他安顿好了之后,她自己也是出了一身薄汗,有些不舒服了。想着反正此时他也不会醒过来,便将外面的沙批脱去置在一旁,露出嫩白的香肩,坐在一旁等着这药水稍凉之后让侍人再抬一桶过来。来自http://www.qi-wen.com/

他的身子靠在浴桶上,倒是映衬得更为好看些了,如今被热水湿润后,全身也不似那般不见血色,倒也开始红润了起来,好似真的是沐浴之中不小心睡着了一般,丝毫没有病人该有的病态了。

过了两个时辰,估摸着药汁该凉了,她便唤了侍人又抬来一桶备好的,好不容易又将他换了过去,却把自己身上也给弄得几近湿透。

这药水很清,端木倾城映在水下的宽肩,凸起的胸肌,窄腰,甚至是少儿不宜的某物,都一览无余,缭绕的烟雾中,衬得端木倾城颇有几分妖孽的味道。

不过天生没有注意这些,将他的长长的青丝拢到桶外,她心想着,不知道一直厌恶自己端木倾城知道他被她看光摸遍了有什么反应。她一边直起身子一边觉得好笑。谁想这时,端木倾城的眼睛竟是睁了开来!

商女不知亡国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商女不知亡国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铁血兵医王16章

    原标题:铁血兵医王16章小说名称:铁血兵医王第16章耳光响亮突然,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挺着肚子的胖警察,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警察,其中就由刚刚被孟晴赶出去的胡楠。见到此人进来,孟晴急忙站起身来:“黄局长,你怎么来了?”黄局长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由我来审。”孟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黄局长,这个案子是我的,你这样做……”“行了,你是局长还是我局长?这是命令!”黄局长见孟晴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可这个陈黄龙他只是正当防卫,不是嫌疑犯。

  • 天龙主宰16章

    原标题:天龙主宰16章小说名字:天龙主宰第16章独战妖兽群不知不觉间,刘丙天已经在这个小盆地呆了整整一个月。那头独眼双尾巨狼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接来的日子里几乎天天都会出现各种猛兽,它的统一目标都是立在小盆地之上的那枚红色巨蛋。那枚巨蛋是生命体,刘丙天收不进空间戒子,那蛋也不大,就那么简单而单纯的立在那里,可刘丙天就是搬不动,相到那是巨龟的儿子,刘丙天又不敢来硬的,只能守着对巨龟放下的承诺,死死守在这盆地之上,保护着这枚红色巨蛋。还好这期间都没有再出来像巨蟒那样神兽级别的妖兽,所以刘丙天用巨龟给

  • 炎黄煞神16章

    原标题:炎黄煞神16章小说书名:炎黄煞神第16章山顶必死局“你到底走不走?”女特种兵扑灭火堆,对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的刘丙天质问道。“不走,老班长他们八条人命,老扣只还了两条,不够!”刘丙天说得一脸正气,不过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一直不敢说出来,那就是他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去。来的时候可以追着枪声一路跟过来,可这回去没有枪声,自己又没做记号,天知道自己就这么走会跑到哪里去。而且回去能做什么?没准上面一个打发让自己继续在边哨所呆着。“你是真不怕还是死,还是真是个二愣子

  • 亘古英仙16章

    原标题:亘古英仙16章书名:亘古英仙第十六章灵药专卖当天晚上叶晨就做了计划,他想着把自己手中的灵药稀释成许多分去卖掉,那么一种灵药也就可以卖掉大量的灵晶。第二天一早,叶晨就来看望叶焚,叶焚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气色已经好了许多,叶晨又给叶焚服用了稀释了的九叶续命草的灵液。之后,叶晨很快就离开了叶家,来到了三角区域,找了一个空地儿将一块布放在地上,然后将几十个小瓶子放在布上摆起了地摊,每一个小瓶子上都有标签,在地摊前还竖起了一杆旗帜,上面写着“灵药专卖”。叶晨的身份在整个龙阳镇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 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

    原标题: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小说名:春飞拂地枝芽绿第十六章去公司常夏一听这些话,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最爱自己的除了父母还能有谁呢?“妈,你别担心,我在这边过的还不错啦,祁谦对我也很好,我除了有些无聊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夏夏,我是爸爸。你妈说的对,过不下去就回来,我们俩儿养得起你。”电话那头传来了常景春的声音。打破了常夏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纵使这里离家很远,不过果然还是家里最温暖啊。这边开始陷入了一阵沉默。“夏夏,其实不是不关心你和祁谦是怎么开始的,我和你妈也很担心你。路以航那个小王八蛋联合着

  • 武者坟墓16章

    原标题:武者坟墓16章小说:武者坟墓第十六章:狂狼学院的挑战“想必这就是我们学校新出的天才,李铮吧!”一名穿着蓝色长袍,面如冠玉的少年站起身,手中茶杯向着李铮遥遥一指,茶杯便如同强弓射出的利箭,朝着李铮胸口激射而来。最为神奇的是,茶杯在飞行途中,里面的茶水没有洒出一丝,可见蓝衣少年对于劲道的控制已经出神入化。“有朋自远方来,谢过兄台赐的茶水了。”李铮仿佛没有看见射来的茶杯一般,张口哈哈一笑,等到茶杯即将撞到胸口时,李铮右手两根手指才迅捷探出,分毫不差的将茶杯夹在指尖,从容不迫的将里面茶水一饮而尽

  • 调教南宋16章

    原标题:调教南宋16章小说:调教南宋第16章做家丁柳福呵呵一笑,“说吧!”“是这样的!我想提前支领这个月的薪水!”柳福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随即走到墙边打开一口木箱。张良臣瞥见木箱中放满了串成一串串的铜钱。柳福取出两贯,然后重新锁上箱子,将两贯钱递给张良臣,“拿去吧!不过得在这里摁上手印!”柳福打开了一本册子。张良臣发现这本册子就类似于后世的工资登记簿。张良臣找到自己的名字,在上面印了一个手印。张良臣换上一件便服,揣着两贯钱离开了柳府,径直来到一家名为‘迎宾’的酒楼外。张良臣一进大堂,一名小

  • 爱已将夜16章

    原标题:爱已将夜16章小说:爱已将夜第十六章李兰婷相助许久,两个人都打累了,而我已经是奄奄一息。我的脸上都已经肿了一大块。只能靠着尚存的意识保留着清醒。从那仅存的意识中,我还能模糊的听到一些她们两对狗男女的谈话声。“瑶瑶,累了吗,走,我们去隔壁房间休息吧。”“周总,你真坏,总想着占人家便宜吗?讨厌啦。”真是引人作呕的声音,听到了我都想吐,要不是当时几近昏迷,我真的先把我的呕吐物吐到他们的脸上。“那这个小畜牲就放在这里吗?”只听到陈梦瑶那恶心的声音又漂入我耳。“还有时间管这小子,走,我们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