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4001217章(第16章)

2017/10/27 16:33: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40012

第16章

 金民宇看见从天而降的金秀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再揉揉眼睛看,却仍然是金秀娜没错……

 “我的天啦!”他惊讶的张着嘴:“我不是在梦游吧?那个……一定是那样,对!我是在梦里。说明http://www.qi-wen.com/”他安抚一下自己受惊的心骂道:“可恶的女人,梦里面还要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吗?”

 “呀……金民宇先生,你也太过分了。”金秀娜身子挡在车前指着民宇道:“这么晚了还想到哪里去呢,居然还想甩掉我,实在是太可恶了!”

 “天啦……还真的是那个女人,”金民宇恍如大梦初醒,直到秀娜气冲冲过来,打开车门把他从车里拉出来,他才哭笑不得的:“你刚才……真的是从那上面跳下来的?”他咽了口口水,望着秀娜指着楼上的窗户问。

 “那个并不重要……金民宇先生,请你不要想避开重点,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呢。”金秀娜不依的。

 金民宇吐了口闷气,突然觉得理直气壮起来道:“我说,你脑子出状况了吗?”

 金秀娜道:“什么?”

 金民宇道:“三更半夜的突然从上面跳下来,你想吓死人吗?真是的……”

 “金民宇先生,你还真是会恶人先告状呢,”金秀娜来气道:“既然还知道是半夜三更,为什么要瞒着我和爸爸偷跑出去?”

 “呀……谁是偷跑啊,说话的时候最好注意点。”金民宇不满道:“我可是堂堂正正的出去玩,以前或者是现在一直都是这样。什么时候起开始需要和你请示了。4001217章(第16章)

 金秀娜道:“就算是你要出去玩,也应该叫上我才对,别忘记我们约定过的,你想反悔吗?”

 金民宇十分不耐烦的:“我是和朋友一起去唱歌,那种地方不适合你……我拜托你乖乖回去睡觉,明天天亮的时候我会叫醒你一起去上班的。”

 “不行,你休想甩掉我自己去。”金秀娜完全没有余地的:“我答应过爸爸,不会再让你出事,想要自己一个人去的话……除非从我身上轧过去。”

 “阿唷……我前辈子是造了什么样的孽……怎么会认识你这样固执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金民宇忍无可忍的。忽然电话响起,于是气呼呼接过电话,只听了几句,不等那边说话就不耐烦的吼道:“什么,仁川吗?知道了,马上就到了!”挂断电话还余怒未消的埋怨道:“真是的……是要催命吗?”再看看金秀娜,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挡在那里,于是无可奈何的吹口郁闷气道:“好啦好啦,一起去啦。”又气哼哼地警告道:“我可告诉你,要是还像白天那样让我出糗,就算爸爸出面也别想我会原谅你知道吗?”

 ***************************************************************************

 仍是金民宇常去的那家夜总会。金民宇和金秀娜一前一后走进……

 见到经常光顾的熟客,老板娘和一位领班小姐受宠若惊地迎过来笑道:“阿唷!今天是什么日子?这是我们最尊贵的金少爷来了吗?”

 金民宇打招呼道:“可不就是来了吗?”

 老板娘恭敬地鞠躬又道:“知道我有多担心您吗?因为上次的事件,真害怕您再也不来了呢。4001217章(第16章)

 “为什么不来?”金民宇哼一声道:“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呢。”

 “就是,就是……”领班小姐接过话附和的笑道:“不过,今天好象不是该来这里的日子吧?EVA都已经请假去了仁川,金少不是要去……”

 “嘘!”金民宇立即示意她停嘴,偷偷望了一眼身后的金秀娜才道:“遇上点麻烦,需要你的帮助。”

 “哦?”小姐诧异的。

 金民宇压低了些声音道:“看见我后面的那个女人了吗?因为觉得可怜所以随意的给帮助了一下,谁知道却说因为太喜欢我所以缠住不放了。”他装着烦恼的样子叹口气道:“如果能帮我摆脱她的话我会好好谢你的。不过,是那种心灵脆弱的女人,所以也不能那样过分的伤了她的心是吗?”

 “放心吧金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领班小姐心领神会的点头,又崇拜地感慨道:“阿唷……我们金少的心地实在是太善良了,连那样的女人都不忍心伤害呢!”她再转身招呼其他小姐们:“姐妹们干活了,托金少的福,今天大家都有钱赚了!”众小姐们一片欢呼声……

 小姐们拥着金民宇一起进包厢。奇闻网走到门口处金民宇不忘回头对正进退两难的金秀娜不怀好意地笑道:“是在想要不要一起进来玩吗?”

 金秀娜不语算是默认了。

 金民宇故意道:“刚才不是还说要一直待在我身边的吗?那么一起进来玩吧,我们会玩的很开心的,不用太担心。那些小姐们虽然玩起来会有点疯,不过也蛮有意思的。像上次划拳脱光了衣服灌酒……”他忽然色迷迷地打量金秀娜道:“像你这么好的身材不一起玩实在是太可惜了啊!”

 金秀娜扬起拳头忍无可忍道:“下流的家伙,你想找死吗?”

 金民宇噜嘴不以为然道:“那么……就留在这好好看好大门吧。”他挑逗地望金秀娜行个军礼:“辛苦了我的妹妹。”

 金秀娜果真一个人站立在包厢的门前,听着从包厢里不时传来的阵阵浪笑和嬉闹声。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赌咒着金民宇:“坏蛋,流氓,世上最可恶的垃圾……爸爸是多么令人敬重的爸爸啊,怎么会有那么令人无法理解的儿子呢?”还正在胡思乱想中,忽然看见一个男人醉醺醺从另一个包厢里打着电话出来,一只手指堵着另一只耳朵对着电话大声的:“什么,平昌洞吗?知道了,马上就来了。说明qi-wen.com”挂断电话还不满地嘀咕着:“催什么啊,真是的……”那情景似曾在哪里见到过。金秀娜突然想起先前金民宇临走的时候也是接过这样一个电话。她脑里忽然一闪:“没错,先前听他讲电话的语气,明明是要去仁川的,怎么会来了这里?”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正想要推开门进去看个究竟,偏偏这时又有一位大婶插在中间擦地板。

 “这位大婶,”金秀娜又些着急道:“或许……可以让我先进去一下再擦吗?”

 那位大婶抬起头来看了金秀娜一眼很不高兴的回道:“没看见我正在工作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那么没有礼貌,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先做,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阿唷……真是的!”

 金秀娜只得赔礼道:“对不起大婶,那你先忙着吧。”无奈地先等在一边。

 这时那个打完电话的男人从金秀娜这边走过,突然又像遗漏了什么似的跑回来仔细地盯着金秀娜看了半晌,然后咂咂嘴摇头道:“呀!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娘也太不够意思了。奇闻网有这么漂亮的小姐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他打着酒嗝走近金秀娜面前笑道:“我说这位小姐,新来的吧?跟哥哥去玩玩怎么样?”

 金秀娜厌恶地扭头避开他口中的异味:“我不是这家的小姐,请你离开吧!”

 那男人却不信的:“分明就是新来的小姐嘛,还想骗我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一个人在门口站了那么久?”他伸出手来就想去摸金秀娜的脸蛋道:“走吧,跟哥哥去玩,我会……好好疼你的。”

 金秀娜掐住他的大拇指向外一掰,那男人立刻疼的杀猪般的大喊起来。秀娜再一松手,那男人便向后跌跌撞撞的摔去,撞开包厢的大门,里面传来一片惊呼声……

 最惊讶的那个人却金秀娜。因为包厢里清楚的看到不见了金民宇的身影。只有靠墙的一扇窗户大开着。

 “金民宇先生到哪里去了?”金秀娜冲进包厢问道。

 众小姐们各自装着心不在焉的样子无人理睬。

 “是串通好一起欺骗我的吧?”金秀娜又再大声的问一遍:“金民宇先生……到底到哪里去了?”

 一个小姐上来嘲笑道:“你这个女人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分明是不喜欢你的男人,那样不顾一切的死缠着有什么用。”

 另一位小姐也上来无理的打量金秀娜一番然后道:“阿唷……无论怎么看都还是觉得那么老土啊,可是像你这样的土鸡也想攀住大树变成凤凰吗?”引来众人一阵哄笑。

 “你们知道什么啊?”金秀娜极力压住怒火耐着性子道:“真正为我哥哥好的话……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吧?”

 那位小姐领班止住哄闹的众人,上前来对金秀娜正色道:“这位小姐,因为都是女人所以最后给你忠告……金少那样的人,不适合小姐你。在还没有失去更多以前,还是早点放手吧!”

 *******************************************************************************

 夜总会通往后巷的一扇小铁门被“吱”的一声打开,金民宇搂着位红衣小姐走出来。

 “哥哥,往那边走到尽头再拐弯就可以到车库了。”红衣小姐指着巷子一端道。

 “是吗?”金民宇放开红衣小姐,又双手扶住她双肩道:“呀!这次全靠你帮忙了,多谢!”

 红衣小姐不好意思道:“谢什么啊,能为哥哥做事是我的荣幸啊。”

 金民宇心里很是受用,捏一把她脸蛋儿笑笑道:“那么……哥哥走了。”

 “恩!”红衣小姐点点头甜甜笑道:“请走好。”

 金民宇转身刚走了两步又听见她在身后叫住:“哥哥……”

 “什么?”金民宇停下脚步却并没转身。听见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要……去比赛吗?”

 “哦。”金民宇回道。

 红衣小姐又道:“这次也是带EVA姐吧?”

 金民宇仍旧“恩”了声,便听见她在身后羡慕的声音:“真是羡慕死EVA姐了,她怎么能有那么好的服气呢!”

 金民宇笑道:“羡慕她什么啊,下次我也带你去。”

 “真的吗,真的也会带我去吗?”红衣小姐喜不自胜的:“那真太好了,我太幸运了呢!”

 金民宇道:“那么,哥哥真的走了啊。”

 “恩,”红衣小姐举拳道:“一定要赢个冠军回来啊,哥哥加油!”

 金民宇伸手做个向后再见的姿势,向巷子深处走去……

 夜黑风高……

 巷子的那一端似乎深不见底。一阵凉风袭来,金民宇不由自主得打了个寒战,远处又似乎听见有脚步声正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向自己逼近,好象还有些金属在地上摩擦的声音。金民宇忽然觉得双腿变得有些沉重,步子也开始迈动不开起来。转头向身后看眼,见红衣小姐还目送着自己没有离去。于是暗暗给自己壮胆道:“怕什么呢,可千万不能叫人笑话啊。”他硬着头皮往前走几步,便听见前方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那金属摩挲的声音也越来越刺耳。再走得几步,便真的看见个人影缓缓向自己走来。虽然黑暗中辨不清那人的相貌,但那人拖在身后的钢精条在地上摩擦起断断续续的火星在这漆黑的夜却尤其耀眼。

 金民宇吞口口水,壮着胆子向那人喊道:“呀!前面那个装神弄鬼的人是谁啊?”

 那人默不答话,脚步反而加快,转眼便已经来到金民宇面前。金民宇想逃,双脚却如同钉在地上一般动弹不得。直到籍着微弱的路灯完全看清了那人的相貌才万分惊讶的:“秀,秀娜啊……你怎么在这里的?”

 金秀娜甜甜地笑道:“金民宇先生现在不是也应该正在包厢里快活着吗?”

 “那个……就是……”金民宇支吾着答不上来,又再看见金秀娜单手拖在背后的那根钢精不由诧异道:“可是,你背后的那根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啊……”金秀娜故意卖个关子,笑得有些邪气的样子瞅着他。

 “这个……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啊?”金民宇被她瞅得实在感到有些头皮发麻的,软下口气央求道:“拜托了妹妹,不要那样笑好不好,哥哥我的心里实在很害怕呢。”

 金秀娜仍神秘地笑道:“哥哥真的想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哦,”金民宇战战兢兢地答道。

 “这个就是……”金秀娜突然大喝一声,抡起钢精就向金民宇挥去……

4001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4001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