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浮生若梦17章(第17章 两难)

2017/10/27 16:21:27 来源:网络 [ ]

小说:浮生若梦

第17章 两难

张羽缓步走出客栈,心道:“或许她说的也对,若没我,那江都百姓与两千战俘,也不会死了。奇闻网我助他破城,本为完成赵匡夙愿,结果到头来,不过是徒惹生灵涂炭罢了。”

正这般想着,只听一个苍老声音道:“嘿!少年人,又见面了!”

张羽循声看去,却见一衣衫破旧脏乱的老人迎面向他走来。

老人腰间挂着一酒葫芦,步履如风。

张羽认出这是之前在石镇中告诉他们镇外有妖怪的老人,不由迎向老人走了几步,道:“老人家。”

这老人看了眼张羽,昏浊的眸子忽的闪过一道精光,他兀自一笑,缓缓道:“怎么?你没被镇外的妖怪吃掉?”张羽摇头。

那老人拍手笑道:“不错不错。我看你面相,虽命短,但也不至于死的这么快。版权http://www.qi-wen.com/

这老人话语直接,张羽却不在意,只当他喝多了。

老人道:“怎的不见那小丫头?”

张羽知他提的是林巧儿,道:“她…”

还未说完,只听老人打断道:“算了算了。干我何事。”

说罢,他自顾自便要走,却又忽的停了脚步,看了张羽一眼,道:“你也走吧!这里就快打仗了,可没好酒卖了!”

张羽一怔,道:“打仗?”

老人一笑,“大举征兵,不是打仗,是什么?”

张羽默然。

老人看了他一眼,奇道:“你怎的不去征兵?我可是知道你的,你不正是那破了苏州与江都的中郎将?”

张羽摇头道:“我已辞官了。”

老人耸肩一笑,兀自走远了。

“公子!”

老人走后不久,林巧儿曼妙身影出现在张羽眼前。原文qi-wen.com

她看着张羽,本是担心张羽,想追来劝慰几句,但见了面,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倒是张羽先开口,“适才,我听人说,这里将要打仗了。”

林巧儿握住他的手,依然没有说话。

张羽继续道:“既然宸渊大举征兵。想必他已经从朝廷那里夺回了自己想要的。”

林巧儿犹豫道:“你是说,宁萱?”

张羽颔首,“我虽未在京都见过他。但想来他已经成功了。奇闻网

林巧儿轻声道:“他可真不简单。”

张羽沉吟一声,道:“他曾说过,他大举起兵,只为夺回宁萱。现在他的计划已经完成,却又大举征兵…”

林巧儿笑道:“他现在是朝廷头号要犯,接下来他只有不断壮大,否则只能走向灭亡。”

张羽颔首,“他现在已经坐拥苏州,江都,彭城三大重城。以他智谋,我想要不了多久,金陵也会落入他手。”

林巧儿想了想,美眸凝在张羽身上,“公子是说,他志在整个江南?”

张羽摇了摇头,道:“恐怕不只一个江南那么简单了。”

林巧儿道:“只是我不明白。浮生若梦17章(第17章 两难)之前只要一有叛乱,朝廷便会以雷霆之势镇压。那诸葛炎的威名更是让叛军闻风丧胆。为何这次闹的这么大,那诸葛炎还无动于衷?”

张羽微微摇头,此节他亦是想不通。

那诸葛炎曾一人一剑尽灭五万叛军,修为之高,可谓到了恐怖的地步。

以他之能,莫非也奈何不得宸渊?

他没有再想下去。

林巧儿道:“那公子接下来有何打算?”

张羽默然半晌,道:“见过大哥后,我要去见一见宸渊。”

林巧儿微怔,继而嫣然笑道:“好啊,我陪你。来自qi-wen.com

临近黄昏,二人回到那客栈,进门却闻见扑鼻香气,眼前竟是满桌丰盛菜肴。

张羽与林巧儿对视一眼,都颇感诧异。

“别看了,我今天心情好,亲自下厨,便宜你们了。”

凌灵坐在桌前,眼神不去看二人。

林巧儿微微一笑,拉着张羽坐了下来。

“喂。”

凌灵偏过头,看着张羽。

张羽亦看着她。“我之前说的话,你只当什么都没听见。你…别往心里去…”

她的声音很低,越说越没底气。

张羽摇头道:“我并没…”

他尚未说完,只听林巧儿笑道:“好了。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不然凉了,不是辜负凌姑娘一片苦心。”

她这么一说,气氛顿时松了下来,张羽不是第一次见识过凌灵的手艺,但这一桌美食,冷漠如他,也不由频频举筷。

林巧儿亦是大感讶异,料不到凌灵竟有这番手艺。

深夜,凌灵托着腮,坐在房中,看着那摇曳的烛火兀自出神。

“怎么,还不睡?”

林巧儿走进房中,微笑道。

凌灵见是她,回过神来,淡淡道:“正要睡下。”

林巧儿含笑道:“今天,谢谢你做的一桌好菜。”

凌灵撇嘴道:“没什么…不用谢。”

林巧儿摇头道:“我很少见公子这样吃一顿饭了。”

凌灵惑道:“哪样?”

林巧儿笑道:“坐着,拿筷子,并且吃的很多。”

凌灵听她这么说,心中微喜,道:“真的吗?”

林巧儿颔首,轻笑道:“他虽不说,我却看得出来,他这顿饭,吃的很开心。”

凌灵轻哼一声,道:“那个木头,也会开心?”

林巧儿这次倒是没生气,只是面上笑意更浓,似乎只要张羽开心,她便也是开心的。

凌灵看着她的笑颜,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他…从军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的声音很低,像是在试探着。

林巧儿笑颜渐渐退去,曼妙眸子中带着一丝黯然。

凌灵轻易地捕捉到了,忙道:“你不说也不打紧,我就随便问问。”

林巧儿微微摇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从来到龙隐村,遇见赵村长开始缓缓说起…

彭城太守府宅。

宸渊坐在书房中,宽大袖袍垂落在地,捧着一卷书,聚精会神的看着。

房门被缓缓推开,一青纱紫衫的美貌女子端着一碗燕窝,缓步走到他身边。

那女子只是将燕窝放在案前,便缓缓坐在他身侧,也不去与他说话,只用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看着他。

她的眼眸黑多白少,如蒙上一层水雾,水汪汪的,好看极了。

过了一会儿,宸渊放下手中书卷,看向女子,微笑道:“萱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宁萱皱了皱小巧的鼻子,柔声道:“睡不着,便来看看你。”

宸渊失笑。

宁萱皱鼻,道:“不欢迎吗?”

宸渊轻握住她软弱无骨的手,“哪会。”

宁萱被他握住纤手,俏脸泛起红晕,柔声道:“你伤还没好,别总熬这么晚。”

宸渊微笑道:“不碍事,调养了些时日…”

尚未说完,忽又捂住胸口,轻声咳嗽起来。

宁萱见状,急道:“你还说没事!”

宸渊摇头,笑道:“这诸葛炎的剑气当真厉害。”

宁萱蹙着眉,道:“若不是王大哥率军赶来,你…”

她不敢再说下去。

宸渊摇头笑道:“与你在一起,死又何妨?”

宁萱道:“可我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宸渊莞尔,道:“不过这次,真得好好谢谢王朗。”

宁萱道:“可我想不明白,王大哥是怎么瞒过朝廷耳目,率三万人如从天降一般。”

宸渊微微一笑,声音柔和,“这个倒也简单。我早在去京都半个月前便让他将士卒分批,化作寻常百姓,客商模样,去往京都。”

宁萱颇感讶异,不想这是宸渊早先安排好的,“可那兵器铠甲,如何运得过去?”

宸渊笑着解释到:“我吩咐他另派一支五百人的队伍,运送军械,从芒砀山一带经过,化作山中贼匪,绕道去往京都。”

宁萱大为困惑,“五百人,如何能押送三万人用的军械?”

宸渊轻握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怀中拉了过来,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尖,道:“哪有什么三万人,去的,最多不过三千。”

宁萱惊道:“三千?”宸渊道:“我让那五百人运的也不是什么兵器铠甲,只是许多的战鼓。”

宁萱似是明白了什么,又听宸渊淡淡道:“我吩咐王朗到时在城外百里处,只管擂鼓呐喊,再让数百名士卒装作京都守军,将城外有三万敌军的消息散步开去。”

宁萱听罢,忽的轻笑出声来。

宸渊笑问道:“你笑什么?”

宁萱带着笑意,道:“你这是在诈朝廷呢!”

宸渊笑道:“也算不上是诈。若其中任何一环节出错,我们俩便回不来了。”

宁萱道:“可那京都守备的铠甲,你又从何得来?”

宸渊莞尔,“自是买来的。”

宁萱轻笑摇头,朝廷手底下官员已经腐败到连军械都可以卖。

宸渊道:“其实我只不过在与诸葛炎赌博而已。”

他看着宁萱,道:“那日,大部分守卫都集中在京都郊外的极乐宫城中守备虽有诸葛炎坐镇,但毕竟守军太少。朝廷这些年太过强势了,仅凭诸葛炎一人,便撑起整个云家天下。那些士卒看似精悍,其实他们不过纸糊的老虎,常年的太平与诸葛炎在他们心中塑造的天下无敌的形象,令他们的身心都太放松了。但城中竟会出现一个能与诸葛炎分庭抗礼的我,而城外他们又听说有三万敌军,他们早都不战先溃了。诸葛炎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无论那城外到底有没有三万人,可若万一真有,只要叛军攻城,京都旦夕可破。他要分神对付我,断不能阻止对方攻城。他承担不起这个风险,所以他放过了我们。”

宁萱想了想,道:“所以他们连城外究竟有没有三万叛军都没弄清楚?”

宸渊颔首,笑道:“不错。不过向皇帝汇报的折子上,定是咬牙认定,就是三万人的。”

宁萱默然,若非因为自己,眼前的男子何必如此?

她将臻首轻轻靠在他肩上,柔声道:“对不起…”

宸渊轻轻环住她的香肩,笑道:“该说这句话的,是我才对…”

凌灵跟着张羽走在林间,看着这森林间的布局,不由心中暗暗惊讶。

她四下看了看,奇道:“想不到这荒郊野岭的,竟有人布下奇门阵法。”

张羽闻言,偏过头去,道:“姑娘懂得这阵法?”

凌灵耸肩,说的似乎不甚在意,“跟我爹学过一点,不过我贪玩,就学了个皮毛而已。”

林巧儿笑道:“凌姑娘的爹爹想必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凌灵撅起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尽会一些没用的罢了。”

她说完,又看向张羽,道:“倒是你,竟也识得此阵法?我爹说这奇门阵法深奥非常,此间阵法虽算不上顶尖,但也颇为精深了。”

张羽并没说话,这奇门阵法源于奇门之术,是张羽族中代代相传的秘术,他如何不知?

三人走了半晌,走出森林,再次来到这山洞前。

洞中空无一人,石桌之上已染上了灰尘,说明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林巧儿看了看四周,道:“看来白盈姐姐他们还没回来呢。”

张羽颔首,“此去昆仑山路途遥远,怕是我们来的早了吧。”

凌灵不知二人所说何人何事,但她见这洞中简陋非常,并没什么新奇东西,大感无趣。

林巧儿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过些时日再来吧?”

张羽微微颔首,他现在,倒是想更快见到宸渊。

凌灵走在繁闹的市集,含笑道:“这叛贼城中,倒是热闹的很。”

林巧儿道:“凌姑娘若有兴趣,不妨我们一起在这里逛一逛。”

凌灵喜道:“好啊!”

林巧儿看了眼张羽,微笑道:“公子,我与凌姑娘便在这儿随意转转。”

她虽不知张羽找宸渊所谓何事,但她与凌灵跟去只是凭添包袱。

他只身一人,即便与宸渊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以张羽本事,一个人要走还是走得的。

张羽道:“好。”

凌灵仿佛没看见张羽一般,拉着林巧儿,欢笑道:“快,我们去那看看!”

张羽缓步来到太守府前,身形一闪,便绕过了门口的侍卫,径自朝大厅走去。

推门而入,厅中却是坐着一位老相识,王朗。

王朗乍见来人,先是一惊,继而喜道:“张兄弟!”

他起身,快步走到张羽身前,面上掩饰不住的喜悦。

张羽有段时日没见他,看着这魁梧汉子,面上浓浓的胡须,更添了几份硬朗之气。

“我来找宸渊。”

他缓缓开口。

王朗一拍他肩膀,笑道:“好!他可也是想死你了!”

说罢,径自带着张羽,往后庭走去。

庭中守卫见王朗领着一陌生人,均投来好奇的目光。

王朗喝道:“看什么看!他是我们的大将军!还不快行礼!?”

一众守卫听得此言,均要下跪行礼。

却听张羽缓缓摇头,道:“不必。我并非这里的人。”

王朗知他性情,只哈哈一笑,再不多言。

“宸渊!你肯定想不到今日谁来了!”

王朗嗓门如震雷,尚未进屋,声音便响了起来。

后庭中一间房门被缓缓推开,从中走出一宽袍长袖的白衣男子,正是宸渊。

宸渊一眼就望见了张羽,正如张羽一眼便望见了他一般。

宸渊微笑道:“张公子。”

王朗笑道:“今日,我们三个可得好好喝一场!”

宸渊缓缓举起手中酒杯,笑道:“张公子,别来无恙。”

张羽看着他,道:“你成功了?”

宸渊知他所问何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轻轻咳嗽几声,笑道:“多亏上天眷顾。”

王朗长笑道:“是啊,要不把大嫂救出来,他怕是会平了那京都!”

他正说着,屋外缓步走来一人,青纱紫衫,曼妙身影,粉面含笑。

她走到宸渊身边,坐了下来,看了眼张羽,柔声笑道:“这位便是张公子?”

宸渊笑道:“这是我未婚妻,宁萱。张公子,当听过的。”

张羽看了宁萱一眼,心中只觉这女子的温婉眼眸,很像一个人,当下颔首道:“宁姑娘。”

宁萱缓缓拎起酒壶,为宸渊满上一杯,又走下座来,为张羽满了一杯。

宸渊举起酒杯,微笑道:“张公子,这杯酒饮完后,便将此番来意说明吧。”

他当先一饮而尽,张羽也不推辞,亦是一饮而尽。

继而他看着宸渊,道:“我沿途,听闻你在大举征兵。”

宸渊颔首道:“不错。”

张羽道:“你准备打下金陵?”

宸渊颔首。张羽盯着他,道:“定江南,北伐京都?”

宸渊不置可否一笑。

张羽微皱眉,“你要做皇帝?”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面色都变了变。

宁萱一双美眸也凝在宸渊身上,她不是没怀疑过,但现下,这张羽直截了当的问出来,也该是有答案的时候了。

“待我攻下京都,张公子不就知道了?”

他好像在说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张羽尚未开口,又听宸渊道:“我知公子此来意图。公子希望我覆灭云朝后,以天下百姓为重,不知我猜的可对?”

张羽颔首。

宸渊却摇头失笑,“公子太高看在下了。”

他看了眼宁萱,笑道:“我并不想做皇帝,也没兴趣。我之所即将掀起战事,只因若不这样,我便会死。”

张羽知他说的没错,他现在已是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唯有不断壮大手中势力,与朝廷一决雌雄,才能继续活下去。

他看着张羽,微微笑道:“公子看百姓不战是苦,战亦是苦。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但宸渊亦是一届凡人,又如何能给你答案呢?”

他指了指屋外,“这屋外,往小了说,是一城百姓。往大了说,是一国百姓。难道不打仗,他们就不苦了吗?”

宸渊缓缓道:“不知公子还记得赵匡?”张羽身躯微震。

只听他道:“那孩子曾经说过,希望以后的人们不要如现在一般,任人欺压。可公子可否明白,要实现这一愿望,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张羽寒声道:“任你如何说,那江都一城百姓,那两千战俘,又有何错?”

宸渊缓缓摇头,道:“屠城只不过是一种手段。为了达到我目的的手段。我若不用雷霆手段,如何震住朝廷?”

他接着道:“即便你进城杀了那两千战俘,让我借朝廷之手的计划失败,我亦没有阻止你,你又知为何?”

张羽摇头。宸渊道:“只因我交你这个朋友。”

张羽没有说话。宸渊看着他,缓缓道:“所以我再送公子一句话。”

“公子仗着一身神通,抱打不平,这本没错。但这浊浊俗世,不平事多如牛毛,公子即便有天下无敌的本事,莫非就能救得这天下人?”

他语气很淡,淡如水,却重重砸在张羽心间。

“公子不忍看百姓受战乱之苦,却不知要想彻底改变他们的命运,唯有改变这整个时代,而要改变时代,就必须有牺牲,就必须有战乱。否则,公子以为,该当如何?我做与不做皇帝,又有什么区别?我只会改变时代,但我不会去统治。这万千百姓的命运,该由他们自己去改变,公子又指望我能做什么呢?”

他这一番话,场间人均自听得清清楚楚。

宁萱缓缓走到他身边,轻握住他的手,她从未见过他这般,与一个人费了如此多的唇舌。

王朗闷声喝着酒,一句话不说,他今日也是第一次听到宸渊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张羽默然半晌,又听宸渊笑道:“须知,即便没有我宸渊,也会有另一个宸渊,第三个宸渊,第四个宸渊,终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起义。即便没有你张羽,也会有别人,做了与你同样的事情。”

张羽缓缓闭眸,再不说一句话,起身径自去了。

王朗尚要拦住他,却听宸渊笑道:“让他去吧。”

王朗看了他一眼,缓缓点头。

宁萱看着宸渊,柔声道:“若是没有我呢?”

宸渊看着水汪汪的眼眸,摇头笑道:“没有你,这天下又与我何干?”

宁萱心中说不出是甜是苦,一个男人,若愿为一个女人覆了整个天下,这个女人固然是幸福的。

但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女人,而让战火蔓延,这个女人,亦是痛苦的。

浮生若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浮生若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原标题:小说在风花雪月里等你书名: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目录预览:第01章从身后要她第02章策划离婚第03章你是欠操第01章从身后要她夜。女人的身体被翻过去,颀长精健的男人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点火,伸进她丝质睡裙内,手指挂在她内裤的边上,往下扯去!于蓝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紧绷。又是酒味!想到今天于依的话,她扭动着身体,情绪激动的反抗,坚决不再让他从她身后进入她的身体。“盛又霆!”她扭过身体,恼看着他,“每次把我的脸压进枕头里,是不是害怕看见和你

  • 小说 爱你已如云烟

    原标题:小说爱你已如云烟小说名称:爱你已如云烟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七夕情人节的夜晚,充满着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牵手热吻的年轻男女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顾爽爽刚做完兼职,坐了一趟公交赶来帝豪大酒店,此时她从车上跃下来,望着街边霓虹闪烁的酒店,她圆润的脸蛋调皮地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娇羞,不由地将身上的长款衣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外套下,只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粉色睡裙,再无其他……深深吸了口气,顾爽爽的心跳开始加速。脑海里不由得闪过陆皓轩给她发

  • 小说 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

    原标题:小说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小说书名: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林小惜的前世第三章沈夕的前世第一章重生“夕夕,怎么还不醒呢?”谁在说话,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夕夕,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耳边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晰。闷哼一声,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痛不已。这是哪?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看到林小惜醒来,紧张的说道,“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昏迷了一天一夜,再这样下去,我可真不知道该怎

  • 小说 日落前说爱你

    原标题:小说日落前说爱你小说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第2章她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第3章糟践我的爱情,你的良心不会疼吗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

  • 小说 南风知我意

    原标题:小说南风知我意小说书名:南风知我意目录预览:01020301是夜。叶小意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一阵踢踏声响起,叶小意惊坐而起,看着醉醺醺向前的男人说,“你回来了?我、我去给你做宵夜---”男人轻哼一声,扯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沙发上,“吃什么宵夜,吃你---”“唔---不要---”叶小意刚刚张嘴,就被男人的吻堵住。狂热的亲吻中,男人的手渐渐往下滑,从睡裤中探入......叶小意被他堵住嘴巴,曼妙销魂的呻吟浅浅溢出,在静谧的别墅里格外清晰撩人。忽然,男人顺着她的湿润探入,搅动一池春水,叶小意不

  • 小说 等你爱我

    原标题:小说等你爱我小说:等你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第二章佳人如初第三章你根本配不上他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顾嫣被惊醒,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去收拾餐桌上已经冷掉的丰盛晚餐。历志轩进门,摇摇晃晃的向她走过去,身上带着浓厚的酒气。“这么多菜,哪个是下了药的?”他边说边扯掉领带,把顾嫣强硬的拉进怀里。顾嫣挣扎着推开他,“你喝酒了,我去给你拿醒酒茶。”“不喝,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药。”他冷漠说完,直接把她压倒在桌子上。顾嫣已洗完澡,穿着一身白色真丝护士服样式的睡衣,领口

  • 小说 日落前说爱你

    原标题:小说日落前说爱你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第2章她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第3章糟践我的爱情,你的良心不会疼吗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

  • 小说 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

    原标题: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小说名称: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目录预览:第1章通过考核第2章出岔子第3章官场八卦第1章通过考核毕业时候的栀子花的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感触,这是刘伟名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刘伟名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伟名供到了大学毕业。要说刘伟名身上唯一有点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