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卿炎传17章(第17章 你小子被人骗了!)

2017/10/27 16:19: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卿炎传

第17章 你小子被人骗了!

肖鸣雨的呼吸瞬间乱了,咬牙,带着怒意,快速道:“徐敬生告诉我的父亲,枯城是祈天殿中众人炼制人蛊的地方。原文http://www.qi-wen.com/这个地方阴气重,但同时又有帝王之气,若是能够成功炼制出人蛊,就能够达成一切愿望!”

此言一出,欧阳流霜最先愣住了,半晌,才在其他人半是调侃半是同情的眼神注视下,骤然跳了起来,愤怒地嚷嚷道:“什么见鬼的东西!老子才不会去做这么没有美感的东西呢!你小子是被人骗了!骗了!你知道吗?啊!就算不知道现在也给我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啊啊啊啊啊!”

欧阳流霜愤怒地就要上前抓着肖鸣雨一阵摇晃,恨不得将这段话狠狠地嵌入他的脑子里面去,但他只来得及踏出一步,就被谭琰握住了手臂。

“冷静一点。”谭琰无奈道,“先皇在世的时候,祈天殿当家的是洛未国师。我相信,凭借洛未国师的能力,他想要‘达成什么愿望’,是不需要借助这种阴毒又……”

谭琰皱眉,默默朝天翻了个白眼,低声叹息一声,才说:“我不得不同意你的说法,这种乱七八糟的炼制人蛊的法子,实在是太缺乏美感了。”

“看吧看吧,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祈天殿的做事手段!”欧阳流霜得到了谭琰的支持,心中的郁结之气消散了一些,转向辰风炎,语气难免有些得意洋洋,“风炎,你怎么看?”

“我的看法很简单。”辰风炎抿了抿嘴,转向肖鸣雨,道,“徐敬生有没有告诉你的父亲,他这条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肖鸣雨有些疑惑,想了想,皱眉摇了摇头,同时不忘解释道:“我之前都不愿意告诉你们,就是因为这个家伙——”他指了指欧阳流霜,接着道,“他自称自己是国师。我当时就想着,就算这家伙只是个冒牌货,但万一就是个祈天殿的拥护者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的我,还有整个荒郊,不也要危险了吗?”

整个荒郊……

谭琰心中微微一动,蹲下身,很是耐心地问道:“你们荒郊之中的人,都是在一起生活、一起作息的吗?你们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细节都是一样的吗?”

肖鸣雨有些奇怪地看了谭琰一眼,摇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夫妻,也不可能拥有完全一样的生活习惯啊。原文http://www.qi-wen.com/

谭琰稍微思考了一下,认真道:“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昨天晚上,我让你们每个人选择一个寝室住进去。今天,我将所有寝室都打开看了看,除了没有人住过的痕迹的寝室,还有我们三个的寝室,你们所有人的寝室留下的痕迹都是一样的。”

肖鸣雨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断然道:“这不可能!”

别说昨天前来这个小楼的人总共有十个人,就说这十个人里面还有老人、青壮年、小孩——就是不考虑社会阅历和特殊的生活习惯,单就是体力和身高,都不可能会让他们在寝室之中留下完全一样的活动痕迹啊。

谭琰也正在为这件事情疑惑,想了想,没有能从肖鸣雨这里得到答案,她也不强求,直接摆了摆手,道:“所以,到目前为止,你从徐敬生那里得到的秘密,就是这个?”

迟疑了一下,肖鸣雨在谭琰要起身的时候,忽然到:“这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别人。”

谭琰重新又蹲了回去:“嗯?”

“林学身边……”肖鸣雨吞了口唾沫,喉咙发紧,“林学身边,一直跟着一个人。”

谭琰和辰风炎对视一眼,有些不解:“林学身边跟着人?林家给他的暗卫吗?”

“不是。”肖鸣雨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道,“我亲眼看见的,林学身边的人,杀死了荒郊的其他人……最初那个人只是杀死反抗林学的人,后来,那个人就开始伤害那些追随林学的人。原文qi-wen.com荒郊……原本荒郊还算是安全的,但是现在,荒郊已经成了那个人的狩猎场了。”

“狩猎场”这三个字,挑动了谭琰神经。

肖鸣雨咬牙平稳了一下语气,道:“因为年纪的缘故,我并没有真正接触过徐敬生所说的、整个枯城变成一个狩猎场的场景。但是,那个人在荒郊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感受到了、被当成猎物的恐惧。”

谭琰缓缓起身,和欧阳流霜、辰风炎还有刃月对视一眼,气氛忽然凝重起来。

肖鸣雨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这种氛围的变化一般,双手紧紧抓着衣服下摆,深呼吸几次,咬牙道:“如果你们要离开,请你们,请你们杀了那个人,还给荒郊最初的安全环境吧!”

荒郊的情况,不管在谁看来,都是比较特殊的。

因为最初荒郊并不能称之为“荒郊”——在最初的时候,这个地方就是枯城的中心,是之前所有在暗中生存、发展、影响甚至是控制着整个国家的力量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后来在国破家亡之后,浸透了鲜血和不甘的地方。阅读qi-wen.com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旦有了某种合适的契机,这个地方就成了还活着的人——特别是那些住在这个地方的人的噩梦。

在荒郊之中存留的种种欲望实在是太过强烈,再加上受了活人的影响,很容易就产生某种变异,然后,连带着住在这里的人也开始精神恍惚。

只是,似乎在最开始干预这种精神影响的人的有意引导之下,住在荒郊这里的人并没有感受到太过强烈或者太过明显的精神影响,但他们的潜意识,已经和最初住进来的时候,有了非常大的区别。

就像是谭琰和肖鸣雨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为什么明明在留在荒郊之前,生活习惯、人生阅历、甚至是身高体重性别都不一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留下完全一样的生活很急这种事情,在这个原因之下,也变成了一种可能。

只是,这精神影响,很显然,也是和住在荒郊的人的数量、以及住在这里的人的精神等级是有关系的——就像有的人意志力坚定一些,对于自身和他人的影响也要更加强大一点;而有的人意志力薄弱一点,那么他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也要更加明显一点,是一样的。

在荒郊接二连三发生了种种在世俗意义上被称为是“不吉利”的事情之后,原本住在荒郊的人,这下子都想着要离开这里了。

即使中原大陆的人还是非常安土重迁的,但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属于枯城土生土长的百姓,只不过是在枯城之中挪动一个位置重新建立家园而已,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事情。版权qi-wen.com

因此,抛弃荒郊,到了另一个较为远一点的地方重新建立家园,就成了一件势在必行的事情。

只是,当这件事情完成之后,人们就发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不是所有人都有泥瓦匠的天赋的,在建造这个新城区的人之中,有些人出的力气就会比另外一些人要更多一点,而有一些人,比如说没有人赡养的老人和被抛弃的孩子,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贡献。

那么,这些人该怎么安置?

镇长倒是好心,想要在新城区的边缘挑出几间房子来给老人和孩子居住,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个方案并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件事情。

原因很简单,给老人和孩子的房屋,是免费的,并且是没有安排任何武装力量的。

在人群聚集的地方,不管社会发展的程度怎么样,总会有那么一些流浪汉或者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存在的,这些人成了现在这个模样,理由可能有千奇百怪,但现象却是始终一致的——这种现象,几乎成了历史的必然。

就是这些人的存在,让镇长的提议成了没有办法执行的尴尬好心。

在这些老人和孩子住进房屋中之后的两天,就有人上报给镇长,说是那些老人和孩子露宿街头。版权http://www.qi-wen.com/

镇长那个时候还有点好奇,还亲自上街头去问问那些老人和孩子,结果他还没有走到下人们禀报的地点呢,就看见自己划分出来的房子中陆陆续续走出来几个衣着邋遢、笑容猥琐而且得意的高大男人。

这下,就算不用任何人汇报,镇长也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当即,镇长就反映了过来——他之前的方案,不可以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这些老人和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要是再这么平白地让他们在新城区占有这么好的资源,就算是新城区正常的居民允许,那些地痞流氓也会成为这些老人和孩子最大的威胁。

事情真要到了那种地步,那么镇长今天所做的这个决定,就不是在帮助这些老人和孩子,反而是变相地将他们推到那些地痞流氓的手中——在这些老人和孩子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前提下。

及时反应过来的镇长打了个寒战,当即就让自己的下属将那些老人和孩子集中到了自己的后院之中,挤挤攘攘地排满了整个院子,和他们细细说了事情的利弊之后,又留他们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将那些老人和孩子送回了荒郊。

这是荒郊第一个意义上、重新回归它的怀抱的住民。

也正是因为这些老人和孩子的回归,荒郊才能从原先的名字之中脱离出来,成了今天的“荒郊”。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者和孩子的思维比较干净的缘故,当荒郊只有他们的时候,之前发生的荒郊之中的血腥情况全都消失了,荒郊变得安静、无害、甚至有些温柔和慷慨——只要你稍微用心一点,总能从荒郊的各个角落之中,发现足以果腹的东西。

至于那些御寒的衣物,镇长每个月都会派人给他们送过来,这倒是不用担心。

时间就这么流逝,本来只是一群老者安详等待着生命最后一刻到来的地方、本来只是一群孩子长大之后就准备离开的地方,却忽然又有了新的住民。

之前就说了,荒郊是一个非常大的地方——毕竟,作为枯城最初的中心,住的可都是一群权势在手、注重享受的主,住户的样子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住户的本质并没有变。

卿炎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卿炎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毒宠万兽太子妃13章(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13章 毒舌,要对我负责)

    原标题:毒宠万兽太子妃13章(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3章毒舌,要对我负责)小说名:毒宠万兽太子妃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3章毒舌,要对我负责哗啦……一盆水泼下来,云轻有些恼怒地摇摇头,她是不是和液体犯冲,怎么谁都想来泼她一下?摇摇头回笼神智,晕倒前的场面一下回到脑中,她微惊,立刻抬头。“女人,再见到孤王感觉如何?”夜墨的眸子流丽万方,却闪着丝丝寒意:“孤王可是颇为期待。”居然真的是太子的人,上天果然不肯站在她这一边。“能得太子殿下期待,荣幸万分。”云轻露出讨好的笑意:“我一定会为太子殿把鹰驯好的。”前天发

  • 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3章(第13章 捍卫个人尊严)

    原标题: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3章(第13章捍卫个人尊严)小说名字: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第13章捍卫个人尊严栾汐茉那铿锵的话语,久久地回荡在大厅里,让得每个人都觉得如雷贯耳。在这一刻,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转向了这个一身淡定的少女身上。自始至终,他们都对这个胆小懦弱的少女充满了鄙视和不屑,认为她给栾家抹黑,让栾家人今后的日子都不好过。可是如今听了她的一席话,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这个栾汐茉,已经几次三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到了人格,提到了尊严,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还能做到这样无畏无惧,一身

  • 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3章(第13章 别有用心的安排)

    原标题: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3章(第13章别有用心的安排)书名: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第13章别有用心的安排姜芯桐灵气的双眼求助的看向殷煜斐,可是男人脸色如常,丝毫帮助她的意思都没有,她忽然记起他之前对她说的话。让她自己应对。怎么办?怎么办?老爷子的热情的目光让她无法逃避,她只得抬起头‘害羞’的说道:“爷爷,我们,我们还小。”“还小?哪里小了,混小子都二十八了。”老爷子一说这个就来气,眼刀子刷刷的往殷煜斐的身上扔过去。姜芯桐赶紧闭上了嘴唇,心里拔凉拔凉的,殷煜斐的爷爷生气真可怕。股股生风

  • 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3章(第13章 没有背叛)

    原标题: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3章(第13章没有背叛)书名: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第13章没有背叛唐穆帆从不会亲吻她的唇,她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她却很庆幸,因为那个位置是她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地方,唯一没有背叛过齐文的地方。他突然打横抱起她,进了卧室。他伟岸的身躯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铺天盖地的朝她覆盖下来,一夜……宁惜一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腰像是被斩成了两断,又酸又疼。她撑着身体起来,四周看了看,没有了唐穆帆的踪影,看来他是去上班了,那自己呢?他到底有没有允许她回学校去?层峰集

  • 恶魔的蜜宠13章(第13章 吻她,疯狂的没有一丝停歇)

    原标题:恶魔的蜜宠13章(第13章吻她,疯狂的没有一丝停歇)小说名字:恶魔的蜜宠第13章吻她,疯狂的没有一丝停歇“先生,让你朋友来接你吧。”姚姜淡淡的说着,眼里的那股浓烈排斥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的。这个人虽然晚上替自己解了围,但他现在的做法于自己来说和晚上想要强迫她的人无异。所以,即使心里有些不自在,她还是要这样说。而纪在霖则是看着这张毫不掩饰排斥的小脸,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怒意,让他想要扯开这个女人的心让自己看看她有多狠心。但,他没有这么做,脸上的似笑非笑反而逐渐加深,嘴角勾起一丝好看到极致的弧度,

  • 豪门首席女秘书13章(第13章 周寒宣拒婚)

    原标题:豪门首席女秘书13章(第13章周寒宣拒婚)小说名字:豪门首席女秘书第13章周寒宣拒婚颜清然的眸子暗了暗,第一次,挣脱了他握住自己的手。以往求都求不来,如今却想着要躲,这风水,转得还真是叫人无言以对。这一次离开,不再有半分犹豫,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在她身后缓缓睁开眼的周寒墨,还有那眸子里的一丝脆弱、一丝落寞,还有一丝……心疼。可惜颜清然没有回头,周寒墨也不够诚实,否则他们之间的命运大抵就会不一样了吧!颜清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十点了,整个城市的霓虹灯差点闪瞎了她的眼。以前要么很早就回家,

  • 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3章(第13章 所谓公事)

    原标题: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3章(第13章所谓公事)小说名称: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第13章所谓公事在销毁了第三个锅子之后莫知秋知道自己只能给别人惊吓,不会给人惊喜的,只是见到关关满是期待的神色想要吃自己做的便当,莫知秋就心头一软。开始细细的琢磨起来了,一连好几天都是在超市和家里来回的穿梭,而关书煜更是见不到面,回家的时候他们已经睡着了,早晨出去上班,他们也还没有起来。莫知秋知道他那是公事繁忙,也没有去打扰别人,一心开始想着如何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而在公司的那一头关书煜则是时不时的看着手机,想着有人会

  • 农女悍妃13章(第13章 妖精)

    原标题:农女悍妃13章(第13章妖精)小说名字:农女悍妃第13章妖精窗外苏掌柜捏紧拳头,恨不能冲进去将自己的玉佩抢回来,想了想又无奈作罢,转身飞上围墙回了安和堂。院内苏老头还在等候消息,苏掌柜将自己所听到的说给他听。苏老头沉吟道:“遭逢大变或者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本事和性格发生巨变,这样的事情早年我似乎也听到过几起,照这样说来,颜姑娘似乎没问题。”苏掌柜道:“我也觉得是,你看她一直住在颜家湾没离开过,那里的人都认得她,根本不可能与晋王一党有接触的机会。”苏老头点头:“话虽如此,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