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僵尸老公吻安吧13章(第13章 他是强奸犯)

2017/10/27 12:41:31 来源:网络 [ ]

书名:僵尸老公吻安吧

第13章 他是强奸犯

  然后车门砰地关上了,我隐约看见一个风清月朗的男子将我抱在了怀里,秦苏苗你真够可以的,都快死了还不忘做春梦。奇闻网

  “小姑娘,醒醒!醒醒!”我还没彻底晕死过去,就被警察叔叔叫醒了,睁眼果然看见一眉清目秀的帅哥抱着我。

  只是帅哥看我醒来,脸上的关切唰地就不见了,然后把我往座椅上随便一扔就退回了后座。

  我揉揉脑袋坐起来,发现红衣女鬼还没被打死,只是车子撞过去没有实物感了。

  臭华衍刚才吹嘘得自己多厉害似的,结果随便打个小鬼都这么费劲。

  “刚才谢谢你啊。”我转过身跟小帅哥道谢,猛地看见要杀我的那老太婆还坐在他身边,吓出一身冷汗。

  “喂,你,你想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杀我?”

  老太婆仍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她旁边的年轻人却突然抬起头困惑地皱眉问:“你能看见她?”

  “你也能?”我目光炯炯地看向他,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僵尸老公吻安吧13章(第13章 他是强奸犯)

  小帅哥冷漠地点点头,然后就别过脸去不看我了。

  看他们俩坐的距离不远,年轻人一点也不惧怕那女鬼,反而是女鬼明显在看小帅哥的脸色,每当他眼风扫到她,她就跟做错事的小孩似的低头,我心里一跳:“喂,你该不会是养鬼人吧?”

  小帅哥翻了个白眼,表示并不想搭理我。

  我自讨没趣,看老太婆老老实实坐着没有再伤害我的意思,就放心地转过身了。

  警察叔叔完全没注意到我们的对话,因为他正一门心思地撞鬼,天蓝色的警服全被汗水浸湿了。

  “您别担心,过一会就没事了。”我安慰道。

  警察叔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道:“是你那只老鼠在帮我们?”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只好随口撒了个谎:“这只老鼠是我妈从峨眉金顶带回来的,说是大师开过光的。原文http://www.qi-wen.com/这玩意儿也能开光吗?”

  警察叔叔没有接话,突然一道金黄的光迎面照进了车里,前方的路不再笔直。

  周围的景象也变了,红衣女鬼不见了,载着我们的警车正卡在悬崖边上,要是再轰一点油门我们就都死无葬身之地,好在警察叔叔车技好,及时拐了出来。

  “天亮了!”我欣喜地拍手。

  警察叔叔重重地舒了口气,把车停在一旁,看来是想稍微休息一下。

  我连忙把小灰鼠举起来,可它躺在我手心一动不动,就跟普通的老鼠没什么两样。

  “华衍,华衍?你没事吧?”

  我把它翻来覆去地挠了好几遍,它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鼻子一酸,居然有点想哭。说明qi-wen.com

  眼泪还没酝酿出来呢,它就把眼皮掀开了一条缝,然后很怕光似的往我手心拱了拱。

  我赶紧把它藏进袖子里,抬头对上警察叔叔奇怪的眼神。

  “警察叔叔,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我讪笑着提议。

  他皱眉看了我好几眼,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然后发动车子。

  “我姓陈,你叫我陈警官就好。”

  “我叫秦苏苗,刚大学毕业。版权http://www.qi-wen.com/后面那个,犯了什么事啊?”我对小帅哥非常感兴趣,一是因为我们俩都能看见鬼,二是他长得真的很帅啊。

  可是陈警官接下来的一句话,浇灭了我所有幻想。

  “强奸。”

  “啊?”我惊讶地回头,见他仍然靠着车窗,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不过阳光照着他额头上的碎发,看起来真的很暖啊。

  这样的人,怎么也跟强奸犯联系不到一块吧。

  “她已经走了。”小帅哥突然睁眼,解释了一句。奇闻网

  我看向他旁边的座位,果然已经空了。

  偷看被发现,我囧囧地收回视线,脸有些发烫。

  “年轻人,不能光看外表。”陈警官轻笑着总结了一句,我的老脸更红了。

  车子终于开进市区,陈警官一直把我送到楼下才离开。

  道别时我发现小帅哥直勾勾地盯着我,我朝他笑他没避开也没回应,看得我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只好丢给了他一个白眼。

  死里逃生的我在家门口敲了老半天也没人应,老秦该不会还在外面找我吧?

  我从门口烂鞋里掏出备用钥匙开门,屋里跟我走的时候没什么差别,茶几上压着一张纸。

  “二丫,爸给你算了一卦,说你今天会遇大劫,可是最终都会化险为夷,死不了的。所以爸去山西给汤老板家看风水去了,你回来把冰箱里的冷饭热来吃了吧,好像有点馊了。”

  “果然不是亲生的啊。”我哀嚎一声躺倒在沙发上。

  手往下一耷拉,掉出来一东西。

僵尸老公吻安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僵尸老公吻安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今生许你未了情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今生许你未了情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今生许你未了情第7章周泽云欢迎秀亚睡他只是生气,说着讽刺的话。那边却传来周泽云冷如钉子的声嗓,“睡觉?你这么想要?”唐秀亚胸,口绞痛,冷冷说,“我担心你的床上水平,不能让我快乐。”那边的寒气像从电话冒过来,周泽云几乎在咬牙,“你过来,我让你快乐尖叫,下不了床。”唐秀亚没有再说话,竟然把他惹怒了。她看着手机,挂了电话。电话再响,是周泽云。电话仿佛带着怒气,一直在响。唐秀亚没有接听,茫然走在街上。不知走了多久,哧一声,一辆车疾驰过来,卷起的风吓得

  • 小说浴火重生的青春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浴火重生的青春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浴火重生的青春第七章慕容清清放学铃声一响,我就跑到了霍帆班的门口,霍帆带着我还有何添天去到1班门口等着慕容清清出来。我们三个人跟在慕容清清的身后一直走出了学校的大门。慕容清清是自己一个人走回家。这时霍帆找好机会,就快步走了上去,拍了慕容清清肩膀一下,打招呼:“你好,同学。”慕容清清看到霍帆后,上下打量霍帆一圈,那眼神还有点小霸气,和我的后爹有点像,也是唯一像的地方吧。霍帆露出一种贱歪歪的神情,跟慕容清清说:“你认不认识,你的哥哥?”说完回头指

  • 小说重生之影后归来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影后归来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重生之影后归来第007章心机跨出酒店门口,就算已是凌晨两点,帝都大酒店门口也依旧车水龙马人来人往。周齐还要在宴会上和人交际,因为太过无聊,宋晚就先一步离开了。宋晚招了一辆出租,正想离开,无意看到一辆低调炫黑的迈巴赫后座上,赫然坐着她遍寻不到的金宥潜。他似乎在等司机,车的一侧前门像鱼鳍一样漂亮张开。把出租让给其他等车的人,宋晚目不斜视地往金宥潜座驾的方向走去。为了今晚的杀青宴,宋晚穿的是一件抹胸小洋裙,随着抬起的步伐无风自动,将她姣好的身材曲线勾勒

  • 小说端先生请矜持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端先生请矜持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端先生请矜持7.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当我好不容易撑开跟灌了铅似的眼皮时,身体各处的疼痛顷刻间袭来,而最要命的,是腰和小腹那一阵赛过一阵的刺痛。我环顾了下四周,起初只能看见昏黄的一小片,当视野逐渐清晰起来后,我的眼泪就淌了下来。冷冷清清的病房里,我看到一个小小身影守在我的身边,由于太困,不住的点着头打着瞌睡,而他绵软的小手,正紧紧抓着我的中指和食指。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过早的成熟,是一件让人如此悲哀的事!那一刻,我真感觉心像是被人扔进了绞肉

  • 小说说好不爱你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说好不爱你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说好不爱你第7章:谁把我喝成这样的谁送桌面随着他轻轻放下杯子的那瞬一下就静了,所有人都看着他,不仅我觉得不对劲,其他人也感觉到了。“阿斌,你这是干嘛?”李叔开口。“没干嘛啊。”某队长眉骨一抬看向李叔,“我这不是敬酒吗?”李叔张嘴刚想说什么,我蹙眉,低头就端起小周的酒往我杯子里倒,斟满了刚抬起,李叔连忙来拉我的手。“小徐你这又是干嘛?!”“没干嘛啊。”我学着他的口气,“这邱队长敬我的酒都喝了,李叔您这是……”李叔拧眉,看着我嘴刚张,那邱队长又开口了

  • 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余情与你共白首第7章真相令我震惊我将手机递还给她,把脸别向一边,保持沉默。还好薛度云并没有问什么,只是沉默地点起了一根烟。他将我送到小区外,下车时,我看到我坐的地方一团红,实在难为情,我很抱歉且诚恳地说,“谢谢你,后面有机会我会把洗车钱给你的。”薛度云看着我一会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说好,也没说不要。我以为他不相信我,忙说,“要不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收拾一些东西就下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到时我把钱给你?”他抿着唇,手指摩挲着方向盘,像是

  • 小说情难自控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难自控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情难自控第七章我笑了笑,继续吻上了他的唇。何风吻了一会推开我想要去关门,我却拦着他:“开着门做吧,我想要这样”何风被我这句话刺激到了,把门直接敞开到最大,一把将我抱进了房间的床。何风生硬的就将我的衣服直接卸下,我就这样和何风纠缠成为一体。走廊上的灯亮了,何风示意我不要发出任何声响,但是身体的动作越发的大起来,我被这样的刺激搞的脑袋空白。虽然从房间外看不到床,但是这声音无论如何都能够传的出去,只要何奕鸣走出书房,无论如何都能感知这个房间的颓靡。我无意

  • 小说风生水起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风生水起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风生水起第七章借鬼寻仇“问鬼?”我听到这两个字,说实话,心一下子吊起来。原因无他,就是被刘美玲上身那事儿给吓到的,要不是师父的转运尺,恐怕我现在也成了孤魂野鬼。那些脏东西怨气深沉,稍不留神就会把他们激怒。老严随即带着我走出何建军的家里,这里不宜久留,剩下的后事顶多让唐荣托人去处理,我跟老严只是捣腾古玩玉器的,不想沾上那些麻烦。到了楼下,我们三个在大奔旁边点烟抽。老严吸了两口之后,向唐荣问道:“荣哥,另外那三个农民工,你都认识吧?”唐荣点点头:“都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