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8章

2017/10/26 22:20: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

第8章 野水仙花

“鸭子先生,怎么是你”,乔依然吃力地挣脱着男人的怀抱,却无功而返,就像她的力气出在了棉花上一样。阅读http://www.qi-wen.com/

月色下的女人,脸部的线条更加柔和了,尤其是她那水润丰厚的唇,虽然她一副见到鬼的狰狞神情,但丝毫不影响那红唇的美艳。

顾澈只觉得喉结微微动了动,他咽了咽口水,却仍觉得口干舌燥,他鬼使神差地低下头,轻轻伏在了女人丰润的红唇上。

怀里的女人,拼命地捶打着他,还用高跟鞋的细跟碾压着他的脚。

“这女人是想谋杀亲夫吗?”顾澈脚痛的同时心里很是疑惑。

“嘶……”

趁着男人因为脚被踩到而发出的吃痛声,乔依然没命地往家里的方向跑了去,甚至连鞋子掉了一只都不知道。

在电梯里,乔依然委屈地吐着口水,她想在回顾澈公寓之前,把鸭子先生留给她的气息全部吐出来。

她才不愿意带着另一个男人的气息回到属于顾澈的家,那样是对顾澈的不尊重。原文http://www.qi-wen.com/

结婚前跟鸭子先生有过一晚,然那是已经不能改变的事实了,但不代表她乔依然就是个放荡的女人。

委屈,后悔,自责,都不能代表乔依然此刻的心情,她不知道她喝醉的时候有没有跟鸭子先生亲吻过,但这是她清醒时刻的初吻,是她坚守了22年的初吻。

这原本该属于她新婚丈夫顾澈的初吻,居然就那么轻而易举被鸭子先生夺走了。

死鸭子,臭鸭子,诅咒你一辈子都接不到客。

乔依然趴在洗手台上用力地刷着牙,刷到牙龈都出血了,她还是觉得口腔里满是鸭子先生嘴里带着薄荷香的烟草味。

一想起鸭子先生那张嘴是吻过无数女人的嘴,乔依然就觉得恶心,“他最好是没病,要不然剁死他。”

趴在洗手台上,乔依然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都给吐出来了。奇闻网

“该死的鸭子,下次见到他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炖汤喝。”乔依然重新挤着牙膏,嘴里念念有词道,“呸,那个脏鸭子,味道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干脆丢到海里去喂鲨鱼。”

刷完牙,乔依然觉得她身上还残留着鸭子先生的那该死的薄荷味,她在花洒下使劲冲洗着她柔软的肌肤。

在楼下花园悠然自得的某人,慵懒地抽着烟,抬眸望着他位于顶楼的公寓,主卧洗手里的灯亮了很久还没熄灭。

他勾了勾唇,猛地吸了一大口烟,然后缓缓地朝顶楼洗手间的方向吐着烟圈,仿佛那袅袅的烟雾能被他吹到某个女人的眼前。

“小东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找男人。”顾澈意味深长对着自己公寓方向说着。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8章

顾澈抽完了半盒烟,洗手间里的灯依旧还未熄灭,他恋恋不舍地望了望他的公寓,最终还是朝小区外走了去。

今晚还有一个国际的视频会议要开,他原本是想回家直接亮相吓坏他的新婚小妻子的,可是他没想到会有强吻发生,打破了原有的计划。

不过,顾澈倒是很满意花园里的强吻,他身上还残留着那个小女人的体香,淡淡地,却让人沉醉,“通知太太,我今晚不回去了。”

“顾总,您刚刚下车那么久……怎么没回家吗?”

臭小子要你管,“皮痒了,老爷子的账还没跟你算”,顾澈不耐地蹙了蹙眉,睨了前座开车的人,前座的唐浩宇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便不敢出声了。

新婚第二天,按照习俗是要回门的,可是乔依然却连她老公的面都没见。

乔母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问乔依然,“姑爷喜欢吃什么,你问清楚告诉我,免得让我们家在姑爷面前丢面子了。”

乔母啰啰嗦嗦在电话里教育着乔依然在顾家要学会察眼观色,门外夏管家穿着比以往明亮的橘黄色套装,正在一板一眼按着门铃。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8章

“妈,夏管家来公寓了,先不说了”,乔依然匆匆挂掉电话就给夏管家开门了,微笑地把夏管家给迎进了门。

夏管家双手交叠,眸光探究式地扫视了一遍玄关处的鞋子,看样子大少爷昨晚没回公寓,皱着眉头的夏管家,使她眉眼深处的皱纹愈加明显了,“你赶快收拾一下,今天要回门。”

清汤挂面的女人,难怪留不住大少爷的人。

夏管家有些想不通,曾经为大少爷准备了那么多身材火辣的名媛淑女,大少爷通通都拒绝了,怎么就愿意娶眼前这个普通的乔依然。

乔依然算不上倾国倾城的美女,但又是那种耐看型的美女,这不,她才换了身精致的洋装,又打了一层薄薄的粉底,一脸淡妆显得她有一种典雅的静谧之美。

“大少爷,我马上带着大少奶奶去乔家回门了,您放心”,夏管家公式化的口吻对着电话恭敬地说着,她身旁的乔依然竖起了耳朵。

夏管家口中的大少爷,应该就是她的丈夫顾澈吧,她的丈夫,新婚第一晚就让助理通知她,“太太,顾总今晚不回家。奇闻网

顾澈站在偌大的玻璃窗前接完了夏管家的电话,他眉宇间有些疲倦,昨晚通宵工作了一夜,几乎快忘记他是个已婚男人的事实了。

男人低头看了看他修长的手指,十个拇指都是空空如也,似乎无名指应该带上某些象征性的东西了。

愚蠢的女人,当你看到你老公的模样时候,眼珠别掉出来了,一抹玩味的讥笑浮上了他好看的脸颊。

“呦呦呦,我没看错吧,我们的顾大总裁,居然笑了”,拎着一大袋子早餐的沈博文,来不及放下早餐,就在顾澈身边探着头认真打趣着顾澈。

瞬间,顾澈就恢复了冷若冰霜,毫无表情的高冷模样,转身,瞟了一眼沈博文,就落坐在舒适的老板椅上了,他闭上眼假寐。

“有什么事值得你开心的,我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你见笑”,沈博文放下手中的袋子,一本正经望着顾澈,捏着他自己的下巴猜测着,“是不是昨天在领证之前,遇到的那个姑娘,你一眼就看上人家了。”

见顾澈不出声反对,沈博文“啧”了一声,他双手击了个掌,“那姑娘我看着也不错,斯斯文文的,看着就像是一朵柔嫩的水仙花,是个男人都想去调侃逗弄染指一番。”

身体很是疲倦的某人,被沈博文这句话给震得格外清醒了,他新婚妻子长得水灵灵的,娇艳欲滴的,让从不对女人有念头的他,昨晚就那么失控吻上了她。

“阿澈,你昨天该不会就是为了那朵娇艳的水仙花,才放我鸽子吧”,沈博文昨天可是为了他顾澈推掉了好几个大客户呢。

“看见你跟水仙花钻去小树林了,我以为你不会去登记了,文件我交给夏管家之后就走了。那朵水仙花再好,也是野的。”

【作者题外话】: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的到来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私人婚宠 或 腹黑老公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