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500128章

2017/10/26 21:59: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50012

第8章 淘金路上

 酋长奥苏拉起身站起,带领众人走出院子,门外面早已聚集了一些村民。版权http://www.qi-wen.com/大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坐在地上,似乎早已等候多时。奥拉苏的目光滑过众人乌黑的脸庞,他们的脸上显现出一种十分庄严肃穆的神情。

 他张开厚厚地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带着浓重的鼻音,嘴里说着当地土著的方言,我们齐整整的站在他身后,不知所云。阿龙不停地捋着自己的板寸头,不停地抓耳挠腮。我赶紧扯了扯呆立一旁的纳纳,他狡黠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凑到老板的身边小声地翻译着。阿龙一边低声应和着一边恍然大悟似地点着头,仿佛公鸡啄米一般。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迎来了一位来自东方的贵宾,阿龙先生和他的几个随从,让我们以最热烈地掌声欢迎他们!”奥拉苏一字一顿地说道。500128章人群里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阿龙微笑着朝他们招手示意。

 “这位来自中国的老板将要来我们这里投资挖金,开发矿藏,他带来了十分先进的开采设备和淘金工艺,他赚到钱了,就会给我们花钱,就会出资帮我们搭桥修路,盖一所学校,办一家医院,改善我们生存的条件。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奥拉苏的话音刚落,人们顿时欢呼雀跃,拉着我和阿龙的手围成一圈激动地载歌载舞,仿佛逢年过节一般喜庆。

 一个打扮新潮的黑人小伙扛来了一个半米多高的非洲鼓,立在人群的中央,双手十分有节奏地拍打着鼓面,大家踩着鼓点,和着节拍跳起了动感的非洲民族舞蹈,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天上掉下金子一般。

 我们拉着纳纳的衣襟,悄悄地钻出人群来到院子跟前一棵可可树旁,阿龙疑惑地问道:“之前我只是答应酋长给村民土地补偿款和修路,我可没答应他们办学和开医院啊。”

 纳纳诡秘一笑道:“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兵不厌诈么?我们不把条件开大点,你想他们会这么快又唱又跳么?”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龙也哈哈大笑道:“看来我们的孙子兵法真是声名远播重洋,老外都把它发扬光大了。500128章你们自己人忽悠自己人,到时候学校和医院建不起来啥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众怒难犯你是知道的。”

 纳纳十分淡定地说道:“老板,你放心。酋长会搞定一切的。”忽悠接着忽悠吧,到时候可别吃不了兜着走。

 群众发动完毕,太阳明显西沉,万道霞光映照着村民们黝黑的脸蛋。酋长奥拉苏带着两个黑人随从钻进自家的皮卡车里,皮卡车的尾气冒着滚滚浓烟在前方带路,朝村外的矿山驶去,我们坐在司机纳纳的小破车里紧紧跟着。

 由于附近都是矿区,靠近河道,前天刚下起一场大雨,路面上泥泞不堪,车子经过一处十分低洼的路段时陷进烂泥里无法自拔,不论纳纳怎样轰油门,破车的四个轮子总是在烂泥中打着旋转,车身丝毫不动。奇闻网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离合片烧焦的气味,捂着鼻子嘴里不停地喊着:“stop!”阿龙也嚷道:“纳纳,赶紧熄火,别轰油门了,车轮打滑。小韦,咱们下去推吧。”我们一行三人十分懊恼地下了车,面面相觑,车子犹如一头拔田归来的老牛一般浑身脏满黄泥。

 走在前面的皮卡车此时也缓缓地停了下来,奥苏拉带着那两个黑人随从凑了过来,纳纳耸了耸肩,用土语向他简单汇报了一下基本情况,转头用中文跟我们说他们正在找拖车绳,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车拉出来。奥苏拉的司机返回皮卡车上翻箱倒柜了许久,也没找到半根像样的拖车绳。奥苏拉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跟纳纳叽里咕噜地讲了几句。阿龙皱着眉头跟我说道:“小韦,看来咱们今晚是死在这了。500128章

 “没那么严重吧?那村长随便打个电话,叫来一帮人都能把纳纳这破车抬到工地了。”我苦笑着安慰道。纳纳这厮此时已蹲下身子查看着车子排气管是不是灌进了泥土,他回转身跟阿龙说道:“老板,不要担心。村长正在打电话叫人来救援。”十分钟后,只见身后的土路上走来十一个当地土著村民,远远看去仿佛一群马戏团里的黑猩猩出来觅食。

 奥苏拉冲着他们招手,黑猩猩们围了过来,各自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奥拉苏一边挥着右手一边喃喃自语,好像在布置任务。十一个黑汉子立马三三两两分成四组分布在车头车尾左右两边。来自http://www.qi-wen.com/纳纳也责无旁贷地加入到队伍当中,十二个黑人把这辆破车围了个严严实实。

 人家来救援自己,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吧。我和阿龙也挽起袖子凑到车旁,准备加入到救援的队伍。不想纳纳高声喊道:“老板,让我们自己来就行了,你别弄脏了衣服。”阿龙立马抽身而退,我的心头涌起一丝感动,掏出手机拍下了这幅壮观的场面。

 奥苏拉站立一旁,十分沉着地喊着指令,十二双强有力的大手硬生生地抬起车子,挪出低洼的路段。众人的双手,身上的衣服和裤管都沾满烂泥。车子终于脱离险境,阿龙拍拍我的肩膀,嚷道:“小韦,还愣着干啥?赶快发钱。”我如梦初醒,毫不犹豫地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几捆塞地,宛如大街上分发传单的小贩一般千恩万谢点头哈腰地将钱塞到他们的手里。他们乐呵呵地将钱拿在手里,挥舞着双手跟我们道别。

 我们一行人马重新上车,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目的地。

 又是经过一段七拐八弯的路途,前方出现十分开阔的地带,地表裸露着一层层细沙和层次分明的黄土。

 矿区到了。在一个十米见方的浅水塘里,十几个黑人矿工拿着铲子,筛子,簸箕,推着斗车,铝桶等简陋的手工作坊式淘金设备埋着头淘金,阿龙兴奋极了。

 他叫道:“小韦,快!赶快发烟,一人一根!”我脱掉鞋子,挽起裤脚,踩着柔软的细沙前行,在一处地表凸起的地方停下来,从挎包里掏出一包真龙香烟,右手麻利地撕掉盒子外包装,左手拇指挤出盒子的香烟,一人一根递了过去,旷工们放下手里的活儿,双手伸进浅水里搓了搓,然后在身上擦了擦,面带微笑接过我手里的香烟。

 分发完毕,我又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个事先备好的打火机,凑到他们跟前一个个点燃了他们含在嘴里的香烟。阿龙的嘴巴里时不时蹦出几个简短的英文单词跟旷工们打着招呼。

 抽了烟的矿工们仿佛注入兴奋剂,他们一边欣喜若狂地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一边张开黑黑的长长的双臂,不停地冲着我们欢呼:“I love you ! I love you !”现场洋溢着欢乐和谐的气氛。

 阿龙一边仔细地查看矿区的布局和矿工们淘金的流程,一边通过纳纳跟酋长奥苏拉交流淘金的一些基本情况。当地人采金仍用上世纪80年代他做学徒时的手工作业,挖坑、搬料、淘金,全靠人力,效率低、产量少。因此他们急需一些机械化,自动化的淘金设备。在跟酋长的现场交流中,阿龙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十分喜悦的神色。不用问我都猜得出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眼下奥苏拉需要的不正是阿龙还滞留在特马港口的那一套两百多万的淘金设备么。

 看来此番出行途中虽然几经波折,收获可是不小。阿龙仿佛看到了黄澄澄的金子此刻就埋在水下的沙砾和泥土里。现场勘查完毕,我和阿龙回到车内,谁都没开口说话。阿龙歪斜着身子,溶化在车后座那套十分破旧的黑皮沙发上。他一定是在做着黄金美梦。我不敢打扰他,轻轻地合上双眼,脑海里浮现着嘴刁真龙牌香烟的黑人矿工那一张张幸福灿烂的脸,双眼被感动的泪水打得湿漉漉的……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不知何时酋长的夫人站在车外,弯着腰,睁得大大的眼睛望着车内,嘴巴一张一合,不停地拍打着驾驶室的门窗,像是愤怒,又像是呼救。阿龙赶紧打开车窗,车内刹那间填满她那劈里啪啦的方言。阿龙茫然不知所措,我则心惊肉跳,不能自己!

 闻讯的纳纳急匆匆地小跑过来,一边招呼着酋长夫人,一边向我们翻译,解释。原来虚惊一场,酋长夫人的意思是,我们送给她的奶油巧克力饼干非常好吃!她千叮咛万嘱咐我们下次再来千万别忘了给她捎上几包这么好吃的奶油巧克力饼干!我们频频点头称是。在矿区停留了许久后,我们沐浴着落日的余晖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酋长奥苏拉,再次踏上返回阿克拉的旅途。路上颠簸了一整天,我们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赶回阿克拉近郊的那个花园别墅式的小宾馆。

 阿龙把自己重重地甩到床上,一动不动,背部仿佛沾满了胶水,四肢懒散地向两旁展开,像一只四脚朝天的大蜘蛛躺在床上,眼睛直瞪瞪地望着天花板发怔,一脸的疲惫。

 我知趣地躲到客厅,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放在茶几上。从抵达阿克拉的第一天起,这只大大的口袋就没有离开过我的怀抱。每一次出门,阿龙都会往袋子里塞满钱,不是美金,而是美金兑换成的加纳塞地。加纳塞地有点像越南盾,一点都不值钱。有一次请当地几位重要客人吃饭,一餐就吃掉50多万。阿龙大吃一惊,赶紧折算,原来值人民币500多块,这才松了一口气。

 阿龙这个人,脾气有点儿古怪。心情好的时候,会好好地招待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会狠狠地教训你。有一点像阿克拉的天气,白天热浪逼人,夜晚凉风送爽。我像一个乖巧的随从,小心翼翼地接收和处理阿龙的每一个指令。

5001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1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