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500128章

2017/10/26 21:59: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50012

第8章 淘金路上

 酋长奥苏拉起身站起,带领众人走出院子,门外面早已聚集了一些村民。500128章大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坐在地上,似乎早已等候多时。奥拉苏的目光滑过众人乌黑的脸庞,他们的脸上显现出一种十分庄严肃穆的神情。

 他张开厚厚地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带着浓重的鼻音,嘴里说着当地土著的方言,我们齐整整的站在他身后,不知所云。阿龙不停地捋着自己的板寸头,不停地抓耳挠腮。我赶紧扯了扯呆立一旁的纳纳,他狡黠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凑到老板的身边小声地翻译着。阿龙一边低声应和着一边恍然大悟似地点着头,仿佛公鸡啄米一般。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迎来了一位来自东方的贵宾,阿龙先生和他的几个随从,让我们以最热烈地掌声欢迎他们!”奥拉苏一字一顿地说道。500128章人群里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阿龙微笑着朝他们招手示意。

 “这位来自中国的老板将要来我们这里投资挖金,开发矿藏,他带来了十分先进的开采设备和淘金工艺,他赚到钱了,就会给我们花钱,就会出资帮我们搭桥修路,盖一所学校,办一家医院,改善我们生存的条件。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奥拉苏的话音刚落,人们顿时欢呼雀跃,拉着我和阿龙的手围成一圈激动地载歌载舞,仿佛逢年过节一般喜庆。

 一个打扮新潮的黑人小伙扛来了一个半米多高的非洲鼓,立在人群的中央,双手十分有节奏地拍打着鼓面,大家踩着鼓点,和着节拍跳起了动感的非洲民族舞蹈,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天上掉下金子一般。

 我们拉着纳纳的衣襟,悄悄地钻出人群来到院子跟前一棵可可树旁,阿龙疑惑地问道:“之前我只是答应酋长给村民土地补偿款和修路,我可没答应他们办学和开医院啊。”

 纳纳诡秘一笑道:“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兵不厌诈么?我们不把条件开大点,你想他们会这么快又唱又跳么?”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龙也哈哈大笑道:“看来我们的孙子兵法真是声名远播重洋,老外都把它发扬光大了。网站http://www.qi-wen.com/你们自己人忽悠自己人,到时候学校和医院建不起来啥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众怒难犯你是知道的。”

 纳纳十分淡定地说道:“老板,你放心。酋长会搞定一切的。”忽悠接着忽悠吧,到时候可别吃不了兜着走。

 群众发动完毕,太阳明显西沉,万道霞光映照着村民们黝黑的脸蛋。酋长奥拉苏带着两个黑人随从钻进自家的皮卡车里,皮卡车的尾气冒着滚滚浓烟在前方带路,朝村外的矿山驶去,我们坐在司机纳纳的小破车里紧紧跟着。

 由于附近都是矿区,靠近河道,前天刚下起一场大雨,路面上泥泞不堪,车子经过一处十分低洼的路段时陷进烂泥里无法自拔,不论纳纳怎样轰油门,破车的四个轮子总是在烂泥中打着旋转,车身丝毫不动。推荐qi-wen.com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离合片烧焦的气味,捂着鼻子嘴里不停地喊着:“stop!”阿龙也嚷道:“纳纳,赶紧熄火,别轰油门了,车轮打滑。小韦,咱们下去推吧。”我们一行三人十分懊恼地下了车,面面相觑,车子犹如一头拔田归来的老牛一般浑身脏满黄泥。

 走在前面的皮卡车此时也缓缓地停了下来,奥苏拉带着那两个黑人随从凑了过来,纳纳耸了耸肩,用土语向他简单汇报了一下基本情况,转头用中文跟我们说他们正在找拖车绳,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车拉出来。奥苏拉的司机返回皮卡车上翻箱倒柜了许久,也没找到半根像样的拖车绳。奥苏拉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跟纳纳叽里咕噜地讲了几句。阿龙皱着眉头跟我说道:“小韦,看来咱们今晚是死在这了。推荐qi-wen.com

 “没那么严重吧?那村长随便打个电话,叫来一帮人都能把纳纳这破车抬到工地了。”我苦笑着安慰道。纳纳这厮此时已蹲下身子查看着车子排气管是不是灌进了泥土,他回转身跟阿龙说道:“老板,不要担心。村长正在打电话叫人来救援。”十分钟后,只见身后的土路上走来十一个当地土著村民,远远看去仿佛一群马戏团里的黑猩猩出来觅食。

 奥苏拉冲着他们招手,黑猩猩们围了过来,各自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奥拉苏一边挥着右手一边喃喃自语,好像在布置任务。十一个黑汉子立马三三两两分成四组分布在车头车尾左右两边。版权http://www.qi-wen.com/纳纳也责无旁贷地加入到队伍当中,十二个黑人把这辆破车围了个严严实实。

 人家来救援自己,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吧。我和阿龙也挽起袖子凑到车旁,准备加入到救援的队伍。不想纳纳高声喊道:“老板,让我们自己来就行了,你别弄脏了衣服。”阿龙立马抽身而退,我的心头涌起一丝感动,掏出手机拍下了这幅壮观的场面。

 奥苏拉站立一旁,十分沉着地喊着指令,十二双强有力的大手硬生生地抬起车子,挪出低洼的路段。众人的双手,身上的衣服和裤管都沾满烂泥。车子终于脱离险境,阿龙拍拍我的肩膀,嚷道:“小韦,还愣着干啥?赶快发钱。”我如梦初醒,毫不犹豫地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几捆塞地,宛如大街上分发传单的小贩一般千恩万谢点头哈腰地将钱塞到他们的手里。他们乐呵呵地将钱拿在手里,挥舞着双手跟我们道别。

 我们一行人马重新上车,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目的地。

 又是经过一段七拐八弯的路途,前方出现十分开阔的地带,地表裸露着一层层细沙和层次分明的黄土。

 矿区到了。在一个十米见方的浅水塘里,十几个黑人矿工拿着铲子,筛子,簸箕,推着斗车,铝桶等简陋的手工作坊式淘金设备埋着头淘金,阿龙兴奋极了。

 他叫道:“小韦,快!赶快发烟,一人一根!”我脱掉鞋子,挽起裤脚,踩着柔软的细沙前行,在一处地表凸起的地方停下来,从挎包里掏出一包真龙香烟,右手麻利地撕掉盒子外包装,左手拇指挤出盒子的香烟,一人一根递了过去,旷工们放下手里的活儿,双手伸进浅水里搓了搓,然后在身上擦了擦,面带微笑接过我手里的香烟。

 分发完毕,我又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个事先备好的打火机,凑到他们跟前一个个点燃了他们含在嘴里的香烟。阿龙的嘴巴里时不时蹦出几个简短的英文单词跟旷工们打着招呼。

 抽了烟的矿工们仿佛注入兴奋剂,他们一边欣喜若狂地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一边张开黑黑的长长的双臂,不停地冲着我们欢呼:“I love you ! I love you !”现场洋溢着欢乐和谐的气氛。

 阿龙一边仔细地查看矿区的布局和矿工们淘金的流程,一边通过纳纳跟酋长奥苏拉交流淘金的一些基本情况。当地人采金仍用上世纪80年代他做学徒时的手工作业,挖坑、搬料、淘金,全靠人力,效率低、产量少。因此他们急需一些机械化,自动化的淘金设备。在跟酋长的现场交流中,阿龙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十分喜悦的神色。不用问我都猜得出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眼下奥苏拉需要的不正是阿龙还滞留在特马港口的那一套两百多万的淘金设备么。

 看来此番出行途中虽然几经波折,收获可是不小。阿龙仿佛看到了黄澄澄的金子此刻就埋在水下的沙砾和泥土里。现场勘查完毕,我和阿龙回到车内,谁都没开口说话。阿龙歪斜着身子,溶化在车后座那套十分破旧的黑皮沙发上。他一定是在做着黄金美梦。我不敢打扰他,轻轻地合上双眼,脑海里浮现着嘴刁真龙牌香烟的黑人矿工那一张张幸福灿烂的脸,双眼被感动的泪水打得湿漉漉的……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不知何时酋长的夫人站在车外,弯着腰,睁得大大的眼睛望着车内,嘴巴一张一合,不停地拍打着驾驶室的门窗,像是愤怒,又像是呼救。阿龙赶紧打开车窗,车内刹那间填满她那劈里啪啦的方言。阿龙茫然不知所措,我则心惊肉跳,不能自己!

 闻讯的纳纳急匆匆地小跑过来,一边招呼着酋长夫人,一边向我们翻译,解释。原来虚惊一场,酋长夫人的意思是,我们送给她的奶油巧克力饼干非常好吃!她千叮咛万嘱咐我们下次再来千万别忘了给她捎上几包这么好吃的奶油巧克力饼干!我们频频点头称是。在矿区停留了许久后,我们沐浴着落日的余晖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酋长奥苏拉,再次踏上返回阿克拉的旅途。路上颠簸了一整天,我们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赶回阿克拉近郊的那个花园别墅式的小宾馆。

 阿龙把自己重重地甩到床上,一动不动,背部仿佛沾满了胶水,四肢懒散地向两旁展开,像一只四脚朝天的大蜘蛛躺在床上,眼睛直瞪瞪地望着天花板发怔,一脸的疲惫。

 我知趣地躲到客厅,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放在茶几上。从抵达阿克拉的第一天起,这只大大的口袋就没有离开过我的怀抱。每一次出门,阿龙都会往袋子里塞满钱,不是美金,而是美金兑换成的加纳塞地。加纳塞地有点像越南盾,一点都不值钱。有一次请当地几位重要客人吃饭,一餐就吃掉50多万。阿龙大吃一惊,赶紧折算,原来值人民币500多块,这才松了一口气。

 阿龙这个人,脾气有点儿古怪。心情好的时候,会好好地招待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会狠狠地教训你。有一点像阿克拉的天气,白天热浪逼人,夜晚凉风送爽。我像一个乖巧的随从,小心翼翼地接收和处理阿龙的每一个指令。

5001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1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 算不算夫妻联手)

    原标题: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小说名: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这是何家,我姓何,为什么我不能回来?”深吸一口气,何斯迦径直走到何千柔的面前,镇定自若地反问道。“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是谁?”何千柔看着面前脸若桃花的漂亮女人,一番打量下来,她发现,何斯迦竟然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而且,她看起来过得相当不错,绝对不潦倒。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一时间,何千柔心生恨意,大声责问着。“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就怕你不知道你是谁。有些东西,你得不到

  •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

    原标题: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书名: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第009章:前任男友夏安好发现,在厨艺上面自己和楚泽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啊!楚泽连着原汤化原汁这个道理都知道,可她若不是楚泽说,压根不知道这个常识。吃完之后,夏安好就把碗洗掉了准备回到房间。楚泽刚好也去旁边的那个房间。在楚泽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夏安好无意的朝里面瞥了一眼。虽然只是朝里面瞥了一眼,可却发现那房间根本不是卧室,倒是一个书房。夏安好一开始过来这里,看到这里客厅餐厅厨房都那么大,心

  • 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 怀孕)

    原标题: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怀孕)书名:我只喜欢你第九章怀孕走出了医院的门,陆昕雨温善纯良的笑脸一收,换上了阴毒的面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在响,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按照计划行事。”“我说过了,那笔钱等我嫁给了宋衍,会给你,现在你逼着我,我拿什么给?好了,就这样,别啰嗦了。”晚上叶皖卿坐在沙发上,眸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直到那刺眼的车灯透过落地窗玻璃,透到了她的脸上,她才恍惚间回神。宋衍开门进屋后,她木讷的转过脑袋!男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那张成熟稳重的面容上布满了寒霜,特别盯着她的视线满是冷鸷。叶皖

  • 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 九九八十一道荒火)

    原标题: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小说名称:与你情深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七色仙障外,君晏清厉色看着风霓裳疯狂之举。千年的时光,他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风霓裳。君晏清不禁愣怔的失了神!直到,茗雪微颤着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才面色赫然大变的怒叱:“禀一,破阵,救人!”……茗雪面容扭曲:“救救我……我错了,霓裳姐姐,求你,放过我。”风霓裳眸露着冷光,勾着一抹快意的笑容:“茗雪,你不该惹我?更不该一步步的逼我……”步步忍让,哪怕是被囚禁在暗牢十六年,风霓裳都未曾想过要茗雪的命。直至,茗雪丧心病狂的

  • 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 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

    原标题: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小说书名:和你一起拥抱世界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芮昕关门出来之后,后面屋里传来薛睿发狂似的一声嚎叫。她依旧面无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来,裹在脖子里。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芮昕去幼儿园接了墨墨,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着,一切都按照她计划中进行。可是目的地却变成了M市。已经走到这一步,幼儿园那边也给墨墨退了学,补足学费和生活费后,芮昕已经剩不下多少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变换工作,只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头。芮昕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墨墨。“墨墨,我们

  • 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

    原标题: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小说:韩先生,别来无恙第9章:出卖色相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叫做真材装修设计公司,主要从事装修设计,我是一名设计助理。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强人,我们都叫她李姐。离岗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工作我有点不适应,工作不比以前效率高。设计部让我去打印文件,我正捧着一堆文件,李姐看到后把我叫进办公室。我一股脑地把文件放到了李姐的办公桌上,文件太多,捧得我手都酸了。李姐帮忙整理着我放在桌上的文件,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子倩,正阳走了,你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以后还有

  • 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 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小说名称:前夫好久不见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时夏浑身湿透,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是和死亡擦身而过。惊惧的抬头,看向救了她命的人,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浑身酒是一震,怎么会是他!“你觉得你这条命赔得起车子的维修费吗?”霍云霆声音冰冷的开口,眼角都是危险的寒气,刚才如果他晚一秒钟,现在她就已经躺在地上,变成死人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被怼的说不出话,她重新站稳身体,拉开和他的距离,刚才,他是为了减少车主的损失,才救她的吗?“老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原标题: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小说名: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张膜再来上我的床!”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