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米星光8章

2017/10/26 21:46: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一米星光

第8章 8

总不会是?。来自qi-wen.com。。。。。众人心中一紧,顿觉事情开始变得棘手起来。

但愿只是俩孩子之间的简单的别扭而已,可千万别横生别的枝节啊?

“不能再耽搁了!~看样子都快一个小时了,我这就去找那俩孩子去。版权http://www.qi-wen.com/

夜刈此时意识到海斗一定是强制那位叫若沁的孩子跟他出去找他的哥哥泰斗去了,整个人立马火冒三丈一拳击打到桌面上,直晃得桌面上的茶具杯具也随即发出碰击的声音。优姬此时被吓的猛然一颤,然后看到夜刈此时一边气呼呼的收拾自己的随身行头,一边嘴里骂道:“简直是胡闹!他怎么能这么不知轻重,自己一个人去冒险就算了,还拉上那个叫若沁的孩子也跟着去冒险?”

“我看他是脑子进水了!他有猎枪保护,可是那孩子可没有啊!而且遇到什么危险他能保护着不牵连到别人么?蠢货连真正的实战都还没经历过呢!”

黑主此时也一脸的不安和焦急:“你先走一步,我很快就来!”

待夜刈骂骂咧咧的出了门,黑主此时转而看向正在一边同样焦急的优姬:“优姬啊!抱歉哦!”

“今晚的晚饭啊,可能需要你多多的辛苦做了哦,你自己决定,怎么样做哪样都可以的哦!”

优姬此时连忙点头:“放心把爸爸!你们快些出去把若沁找回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哦。”

正当此时众人皆是在为寻找若沁和海斗的事情而忙碌时,另一边,若沁此时却一边止不住的咳凑,一边忍着不适和此时冷着脸的海斗大声争执了起来:“我们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再不走他们会担心我们的呢。”

海斗此时不理会若沁在一旁焦急的催促,只是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陷入了沉思。饶是已经不耐烦到极限的若沁,此时也不得不保持安静,和海斗一起去看正在被他放在手里的某样照片。

那是一张看起来似乎因为年代久远,整体颜色看起来有些褪去且稍微发黄的照片。上面,是一对有着温馨微笑的一家三口的合照。推荐qi-wen.com

只不过稍微令人惊悚的,便是那一家三口的合照被大片差不多覆盖到整个照片面积的血迹所没。

”咦?他们是?。。。。。。网站http://www.qi-wen.com/

”这对年轻的夫妻是我的祖父,祖母,还有那位小男孩是我的父亲。“

”我说呢,你和你父亲真的好像呢!“

”切!谁稀罕!和某位讨人厌的生物居然有那么高的相似度,简直是让人恶心!“

”你什么意思?某位讨人厌的生物是谁?“”没事。。。。。。一米星光8章

哦?。。。。。。”你干嘛看它那么久?“若沁此时皱眉,满心的好奇让她不禁放下对海斗的不满开口问道。一米星光8章

”这是我的祖父留给我们的遗产,也是属于我们吸血鬼猎人家族的荣耀。“

“荣耀?好像听你这么说,这个照片很有不平凡的故事哦。”

”据协会的他们说,经过调查,他应该是死于和某位不明身份的纯血种发生激烈争斗,他虽然被那位纯血种所杀,但是临死前也将那位纯血种开枪打成了重伤。。。。。。他,便是我的祖父!“

“因公殉职么?。。。。。。嗯,也是呢,虽然听起来很让人惋惜,但是也是死得其所啊!”

若沁此时不禁真心感慨道,同时不禁对眼前这个眉目冷肃了许久的美少年的好奇更是多了许多。

“那,想必每个猎人家庭都有属于自己的荣耀的故事吧?能和我说说么?”

若沁此时全然不顾刚刚海斗对她的各种无礼,整个人端正了姿态很是认真的提出了她的请求。

海斗此时最后一次看了眼那张带血的照片,然后将照片收回自己的内兜里:“不能!”

“嗯?!为什么?”若沁此时顿感一股失落和不满,然后再次猛然咳凑:“我都不计较你害的我疑似感冒咳凑了,你居然还对我说这种话!你太过分了呢!”

海斗此时收拾好了随身装备,斜督了眼此时满脸不悦,因为咳凑已是脸色难看的若沁:“那你就不要继续要求我给你讲故事了,你要介意就介意吧!”

“你?!。。。。。。”若沁此时被气的一下子无语了,不知该如何反驳的她便只好收起不甘,俩人正准备回去。

原本萧索冷然的周围一下子陷入了莫名的不安中,也或许是他们多疑了,也或许,这临近傍晚的深秋时分,本身就容易让人感到莫名的不安。若沁此时看到海斗神色一凛,手里的银色猎枪紧紧攥于手里没有丝毫放下的打算。。。。。。

一突然间从他们身后窜出来的身影,快的令人看不清身形,俩人此时一惊堪堪躲过,只不过某位倒霉的家伙动作稍微慢了些,然后便感到自己左肩一痛快的辣感袭来,然后一低头,看到自己的肩膀在缓缓流血,整个人立马再次怒气冲天。

”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若沁此时捂着受伤的肩膀,忍着痛,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正在他们眼前不过几米距离,蓬头鼓面,被乱糟糟的如鸡窝般的乱发遮掩着眉眼的男子正笑的猥琐死死的看着他们俩。

海斗此时护在若沁面前,看到那猥琐的吸血鬼此时突然伸出爪子,以为他要再次发动攻击,却没想那位只是依旧笑的猥琐且得意,舌头舔食着沾染着少许鲜血的手指:”嗯!。。。。。。真是香啊!“

”我今天真是运气好的不行啊,居然遇到这么个美味的孩子呢!“

若沁此时顿感眼前这个家伙是吸血鬼,而且极有可能是属于在吸血鬼中地位最是低劣不堪的。。。。。。LE?

原本是人类,后来被变成了吸血鬼,被抛弃,像是生存与最阴暗的角落,犹如垃圾堆里的苍蝇臭虫般被极度厌恶蔑视的?是那种被他的吸血鬼同类极度厌恶不愿意承认他们为同类,哪怕是吸血鬼猎人也不待见的那类低等生物么?

一股难言的恶心感让若沁此时不禁皱眉,同时再次感到危险会随时的再次朝自己袭击而来。。。。。。。

”真是太巧了,这么快就要提前参与实战了么|。。。。。。“

海斗此时快速端起手里的猎枪,将枪口对准了面前依旧在沉湎于血的芳味的吸血鬼。。。。。。一旁的若沁此时忍着肩膀不断的流血而带来的恶心头晕感,然后心里默默的期盼这场狩猎快些结束。

只不过那位吸血鬼并不配合,若沁此时迷糊着双眼,看着海斗操纵着手里的枪不断的射击,而那位吸血鬼也似乎并不怎么费劲的躲避着,有几次差点再次闪到他们那,都被海斗一及时的还击而成功击退。

他们却不知,因为若沁的这血味,吸引了离他们不远处,此时身着一袭灰白色风衣,手持长剑神色突然变得严肃不已的少年朝他们这个方向快速跑来!

”怎么又闻到了这个味道?。。。。。。总不会是若沁吧?“

少年此时的浅金色秀发,因为他快速的跑动,带动着秀发与空气快速碰触发起飘逸的轻舞,那对精致纯真的绿眸,仿佛瞬间成为了这世间最令人心颤的救兆,让人看之不禁生出满心的安心和温暖!

那象征着救兆的身影穿梭在这个陷入了深秋冷寂的树林中,像一阵风让人看不清其具体的形象却又真实的感觉到它的降临,很快,他来到了那个散发着血味的现场,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得惊呆了!

若沁此时捂着似乎流血越来越急促,并隐约会加重的伤口,整个人背靠于一粗壮的树身,原本清亮灵动的黑眸满是迷离和痛苦,嘴里不时的发出一丝模糊不清的呻吟声,不知那血究竟流了多久,竟然就这么将她的半边肩膀染了血红,那感觉,如果他晚来了或者不来,仿佛眼前这个人便会跌入血海中永无浮出的可能!

”你?。。。。。。是你么?“

若沁此时整张脸又红又烫,睁着迷迷糊糊的眸子,看着眼前似乎是突然间出现的一张温柔的面孔,熟悉的眉眼,那紧皱的眉头,那双好看的绿眸满是焦急,然后。。。。。。

她此时突然间猛烈咳凑,同时感到肩膀随着咳凑带起身子的震动,因而疼痛加重!。。。。。。随后,来自于伤口处的一丝清凉的舒适感,让她不禁往自己左肩看去。。。。。。一线条柔美白皙光洁的手正轻轻覆盖于上面,散发着那叫治愈的光将在流血的伤口慢慢的变小变浅。。。。。。

”别急,再忍忍,我先帮你将伤口治愈不让它继续流血了,稍后带你回去!“

”你怎么回事?怎么会伤这么重?。。。。。。“

若沁此时摇摇头,然后一闭眼,再一睁眼,仿佛不敢置信,眼前这个散发着温暖阳光气息的,那笑起来仿佛带着救赎和圣洁的温润少年,居然是。。。。。。拓麻?!

”拓麻?。。。。。。是拓麻么?“

她此时抬起沾染着血的右手,想触摸眼前少年的脸,以此来证明眼前她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不是她因为不适而一时产生的混沌的幻想,没错!是他,真的是他!

”你好像病糊涂了呢,居然记不起我这位恩人了么?!。。。。。。嗯?我可是第二次救下你的命了哦!“

拓麻此时对若沁轻笑了下,同时手里正在为若沁治愈伤口的手慢慢的收回,与此同时,若沁此时看到拓麻连忙将头纽至一边,她此时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没事!“”你快看你的伤口是否愈合完毕了呢?“

若沁此时哦的一下,然后便赶紧看向自己的左肩,她此时不知,拓麻其实是一直在强忍她那芳香扑鼻的血味,那极好的血的芳香,可是会令所有吸血鬼闻到会血欲大开呢!

哪怕他这位贵族吸血鬼,即便如何极力抑制,此时他的那对绿眸也不禁转而变得血红不已!。。。。。。

若沁此时已是确定了自己的伤口真的是无恙了,她此时带着感激的微笑,看着拓麻此时依旧将头撇至一边,她此时试着喊了下,见他依旧不理自己,便只好试着将头移至他面前:”拓麻?“

拓麻连忙回过头,那双刚刚还血红的双眸,此时恢复了那令人心动的,清新纯真的绿眸。他此时的笑容温柔如水,和刚刚不禁展示了他吸血鬼的血性冷酷的一面让人看之惊恐的感觉截然不同:”抱歉。。。。。。那个,你真的没事了么?“

若沁此时连忙点点头:”我没事!“

然后她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还站起身想更进一步证明,却没想此时她顿感头晕目眩,与此同时,一个黑影再次猛烈的朝她那方袭来!。。。。。。

拓麻此时一凛,随后连忙抱着若沁快速避至一边,然后俩人此时稳住,看向了此时正浑身有好几处受伤流血,却依旧仿佛跟没事人般还笑的一脸得意猥琐的吸血鬼。。。。。。

”哈哈,看来我今天可能会饱餐一顿,或许会有剩饭让我近几天都不用发愁饿肚子了哦!“

若沁此时看着再次出现的那猥琐至极的吸血鬼,不禁皱眉:”海斗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拓麻此时握紧手里的佩剑,一手护着若沁:”呐,虽然狩猎吸血鬼是猎人的职责所在,不过既然让我遇到了,那么为了不让朋友再次遇险,我便代替猎人收拾了你再和他们说吧!“

朋友。。。。。。若沁此时听到了这个词语心里一动,然后感到一股让人舒适不已的暖意缓缓的流入自己的内心。。。。。。看来自己虽然来到这里后的确遇到了倒霉的事情,但是能得有拓麻这位好友的再次相救,看来自己也很是幸运的呢!

谢谢!。。。。。。

”不劳烦你出手了,这家伙居然敢戏弄我这么久,我这就收拾了他!“

海斗此时气喘吁吁的跑来,神情难看的瞪着眼前那猥琐至极的吸血鬼:”就凭这点,你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赦免的了!“

而此时,这个浑身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猥琐气息的吸血鬼却突然间喊住了海斗,随即他的一番话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海斗!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啊!你是海斗对么?“

”海斗,我是泰斗啊!“

”我是你的哥哥,你的亲哥哥泰斗啊!“

亲哥哥?泰斗?!

海斗此时原本开枪的手就此顿住了,与此同时,吸血鬼撩起自己面前凌乱不堪的乱发,睁着一双凄惨可怜的眸子跪下来冲他哀求道:“海斗,求你了,把我带回协会吧,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求你了!”

拓麻此时并没有留下来看戏的打算,他此时抱起了此时已是病的浑身柔弱无力的若沁,顾不得此时仿佛是病的脸色通红还是羞涩的脸蛋通红的若沁的小声反抗,对此时呆愣住的海斗轻语:“你可以一个人搞定的吧?“

”我先带她回去了!你。。。。。。小心点!“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夜刈此时一脸不满的走来,然后看向了此时仿佛是呆愣也有些犹豫不定的海斗:“怎么这么墨迹?到底怎么回事?”

海斗此时扭过头,正要解释。。。。。。面前原本苦苦哀求的那人却突然脸色大变,飞快的起身将吸血鬼的爪子移至海斗的脸庞!

拓麻此时抱着已是昏昏欲睡的若沁,闻到了不远处那来自那少年的血味,皱皱眉头。

“拓麻。。。。。。是不是海斗他受伤了呢?”

若沁此时艰难的开口,然后再次猛烈咳凑:“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拓麻此时惊异于此时已是病的严重的若沁,居然还开口为他人着想,呐,该说她是病的不轻了神智不明了?还是说她其实是善良的近似小白了呢?

自己现在的状况都还足够糟糕了,居然还想起来他人是否好?

“已经有另外一位猎人到场了,呐,没事的呢!”

“你睡吧!。。。。。。睡一觉醒来就一切都没事了呢!”

一米星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米星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万象圣尊16章

    原标题:万象圣尊16章小说名:万象圣尊第十六章凝聚气旋突如其来的一击,更让白发老翁不知所措。对方竟然直接对准自己的命门,如果真被一掌拍在头上,绝对是必死无疑。“躲!”危机时刻,白发老翁身体猛然侧移,躲开了致命的攻击。“轰!”强大的一掌直接打在了白发老翁的左胸,白发老翁被一掌击中,瞬间就从高空掉落。“死!”这样的好机会,中年人和小离自然不会放过。“云爪!”中年人猛然往前飞去,狠狠的朝着白发老翁抓了过去。“我是真元境强者,不是那么好杀的!”白发老翁身体一翻,再度躲了过去。可是白发老翁似乎忘记了,旁边

  •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16章

    原标题: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16章小说名字: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第十六章没有出彩的地方“郡主,郡主。”姚青音看着青桃不断呼唤的模样,不由有些愣神,“怎么了?”青桃很奇怪姚青音的动作,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形象太让人联想,而且对方又只是一名小厮。她凑过去,极轻的说道,“郡主,您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是不是想讹他一笔啊?”姚青音这才明白过来,脸上不由一红,但神色却是恢复了正常。她也没有想到,只是极为正常的对视,竟然会让她看的愣神。但是等她再细细的观察的时候,却觉得小厮依旧是个极为平常的小厮,那双眸

  •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16章

    原标题:我的野蛮美女老板16章小说名称:我的野蛮美女老板第16章快打电话报警像一个木偶被命运牵扯,表演别人的欢乐与悲伤,可自己的欢乐和悲伤谁来演呢?王芳菲看见李嘉欣冲了岳松大发了一顿脾气,然后将他扫地出门,心中不免的莫名蹊跷,看见众人同情的目光和爱护的眼神,更是摸不着脑袋。“菲菲是姐姐对不起你,没有看清岳松的狼子野心,让你受委屈了!”李嘉欣抱歉将王芳菲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就是,没想到这个混蛋白披了一张好人皮,竟然能做出这样下做的事情!”“我真很不得亲手阉了他,还给菲菲一个

  • 霸龙神尊16章

    原标题:霸龙神尊16章小说名称:霸龙神尊第十六章吞灵兽偌大的调解庭此时混乱不已,道道狂躁的玄力匹练不断的在空中滑落而过,对着对方狠狠的轰去。戚靖山脸色冷漠,身形急速爆射而出,手中的玄力灵台迎风而涨,在空中带起阵阵呼啸之声,对着白宏怒轰而下。剧烈的冲击力使得周围的一些倒霉蛋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白宏看着戚靖山的举动,也很是没有丝毫的示弱之意,一声冷笑,“想要灭我白家,姓戚的,你做梦。”随着白宏那冷笑声落下,一股不比戚靖山弱多少的玄力冲击力也是猛然扩散而开,一时一两人为中心方圆数米,彻底的变成了真空地带

  • 妖荒16章

    原标题:妖荒16章小说书名:妖荒第16章怀抱中的温暖宇尘飞快的就跑了过去,直接跳上了台阶,冲进了爷爷的怀里,放声的痛哭了起来,感受着爷爷怀抱中的温暖,这一次,宇尘的心彻底的再一次从冰冷中;一点点的温暖了过来!“孩子,是不是要离开了!”宇尘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趴在爷爷的话中哭泣着,心在颤抖的同时一点点的苏醒了过来,但是只有在爷爷的怀抱中,宇尘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孩子,自己的路,总是要有自己去走,自己的人生,是要由自己去面对每一个今天,不要再哭了,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算是离开,也要走的洒洒脱脱的

  • 婚有余温16章

    原标题:婚有余温16章小说名称:婚有余温第16章你说谁低贱?就在客厅,她却见到了刚进门的校花简依。“宁芷!你在做什么?”她望着宁芷那破碎的衣服,不由心生警惕。顾时川从房间缓步而出,一身的森冷之气,宁芷怕他继续发疯,没有搭理简依。“你别走!”简依一把抓着她,一副艳丽的脸庞几乎气的扭曲了起来,“你明知道时川是我的爱人,却还敢勾引他?”宁芷蹙了蹙芊眉,语气不耐,“放开我!”“你休想!”简依气到了极致,说话也是极为难听。“你这个低贱的女人,当时看你可怜班里才让你来做裸模,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检点,居然还敢

  • 吹尸人16章

    原标题:吹尸人16章小说:吹尸人第16章青霓可能有人就会问了,为啥非要支开黑驴?原因很简单,从老婆婆跟它的交流来看,要么是这黑驴能听懂人话,要么就是老婆婆能听懂驴话,这黑驴守着门口,自然就是看门的。我们一旦闯进去,说不定这黑驴直接就飞奔出去告诉老婆婆有情况,那我们就真的功亏一篑了。我将黑驴拴好了之后,又摸了摸它的头,它又蹭了我两下,显得极为温顺。“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等会儿来放你走,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被人伤害你。”这个别人,自然便是老成。黑驴点了点头,吓得我心惊肉跳的,这货肯定能听懂

  • 此生唯你不可负16章

    原标题:此生唯你不可负16章小说:此生唯你不可负第十六章真是可笑就算她有多无坚不摧,心里的那道最后的防线也平故的被摧毁,慢慢的崩裂中。“看你的样子,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你说这个到底是想证明些什么?”温诗诗笑了起来,那种不可理解的怜悯,“你知道吗?是他叫牢里的人对你“好”一点的。”她已经无路可退,身后抵着的是冰冷的墙壁,眼中泪光婆娑,深深地喘着气。“温诗诗,你滚,我不想听你说,也不想看见你,你今天来和我说这些,是为了打击我,也是因为黎慎不爱你吧还是你嫉妒他对我的好!”温诗诗听到温如意反驳,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