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遇见你,在我最美的年华7章(第七章 你不懂我的悲伤)

2017/10/26 21:07: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遇见你,在我最美的年华

第七章 你不懂我的悲伤

天空下着雨,她好像感觉不到似的,坐在潮湿的地上。推荐http://www.qi-wen.com/她慢慢抬起头,极力想笑,眼泪却流了下来:“凌霄,我爸妈真的离婚了吗?你为什么要骗我?”

“别哭了,真难看。”凌霄轻声说,没有带着少年欲盖弥彰的生硬与不屑,而是那样温柔。”

“主编,早上好!”

“早上好。”

黄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办公室走去,疲惫地和大家问好,觉得自己已经困倦到走路的时候都能睡着。她慢慢坐在了座位上,等待电脑开机的时候忍不住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学生时期养成的良好习惯让她条件发射般坐直了身子,顺手拿过手边的杂志,装作阅读了起来,反应速度之快简直可以让科学家用来研究“人类在紧急情况下的潜意识反应”这个课题。麦琪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看着黄灿难看的脸色,关切地问:“主编,您昨天没休息好吗?”

“嗯,睡晚了。版权qi-wen.com”黄灿打着哈欠说。

“主编晚上还忙工作吗?”

“是啊,我好认真的!我还把昨天的采访写好了。”黄灿骄傲地说。

“主编真是辛苦了。其实,您不需要这样,文章的事情以前都是交给我的啊。”

“啊……是吗,我忙就忘记了,哈哈。”

麦琪认真地说:“主编,这次的文章您既然写好就交给我吧,我帮您盯着排版。阅读http://www.qi-wen.com/以后,您看是不是还按照以往那样,让我来写?”

“啊,那就按照之前的惯例办吧。我的稿件怎么给你?”

“发我邮箱吧。”

“嗯,你收一下。”

黄灿有点失落,而麦琪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她走出去的时候贴心关上了门,而黄灿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就在她半梦半醒期间,电话突然响了。她吓了一大跳,面容狰狞地看着手机,但一看到来电人,瞬间把面容转为温柔和甜蜜。原文qi-wen.com她清清嗓子,柔声说:“喂?”

“黄灿,你干什么呢?”李子涵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上班啊,还能干吗?”

“我今天休息,有空出来吗?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有空啊,我就来。”

“好,二十分钟后你公司楼下见。”

黄灿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和李子涵见面,是那么愤恨她今天穿得太普通,但眼下回家换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她在办公室里翻箱倒柜,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补救,果然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化妆箱。这个化妆箱在她眼里,无异于闪着光的宝藏。遇见你,在我最美的年华7章(第七章 你不懂我的悲伤)

黄灿不管自己还在办公室,对着镜子就化起妆来,路过她办公室的人都用很惊异的目光看着她。当约定时间到来后,她急忙往身上喷香水,然后风风火火冲出了公司。文员拿着文件准备给她审阅,险些被黄灿撞到,只能呆呆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麦琪走到她身边,说:“要签字的文件都给我吧,我会给主编签字的。”

“麦琪姐,辛苦你了。唉,你说主编这是怎么了,怎么和以前变了一个人似的?她这样下去,我们工作可怎么办啊!”

“不是有我呢吗?”

麦琪说着,拿着文件回了办公室。她知道,自己距离想要的位子越来越近了。推荐qi-wen.com

“李子涵!”

楼下,黄灿对李子涵拼命招手,李子涵笑着把车停了下来。她轻车熟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而李子涵打了个喷嚏。她关切地问:“怎么了,你感冒了吗?”

“没,我身体很好。你今天用的是什么香水?”

“叫什么CHANNEL。好像是频道的意思。”

“那是CHANEL,香奈儿。”

“哦,反正我也不懂这个。味道还没SIXGOD好。”

“SIXGOD?”

“六神啊。国产品牌,全民最爱。”

“哈哈,有意思。”李子涵大笑。

“李子涵,你要带我去哪里?”

“怎么,怕我把你卖了?放心,绝对是好地方。”

李子涵一边说一边对黄灿挤眉弄眼,黄灿被他的情绪感染,开始想象李子涵到底要给她什么样的惊喜。是带她去吃烛光晚餐,还是去看演唱会,还是对她浪漫表白?真是越想越脸红!

因为期待太大的关系,当她看到李子涵把车开到一个小区门口的时候,有些微微的失落。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小区里能突然蹦出一个乐队对她演奏“嫁给我吧”,忍不住问李子涵:“这是哪里?”

“跟我走就知道了。这会对你恢复记忆有所帮助。”

李子涵执意不肯说,带着她在小区里东转西转,然后敲门。门过了很久才开,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太太探出头警惕地看着他们:“你们找谁?”

“我找严老师。”

“你们是卖保险的吧。来晚了,我们保险都买好了。“

老太太说着,就要关门,李子涵急忙把门抵住。他忙说:“我是严老师的学生,我叫李子涵,我们是来看望老师的。”

李子涵说着,晃晃手里的果篮,而老太太还是不肯开门。她说:“上次也有个人说是我们老严的学生,可后来骗老严买了什么保健品,足足花了两千块!你们找他到底什么事?”

“死老太婆,我学生来看我你挡着做什么!快进来!”

一个老头颤颤走了过来,用力开门,李子涵还在愣神之际黄灿就敏捷地走了进去。她终于知道李子涵带她来做什么了。她看着苍老地已经认不出来的高中班主任,想起他以前教书时的铁血手腕,心里莫名有些难受。她说:“严老师,我是黄灿,他是李子涵,你还记得我们吗?”

“李子涵啊,我记得,就是成绩不好但篮球打得很好的那一个!你是……”

“我是语文课代表。”

“哦。”严老师的表情明显还没记起来。

“我也考过班级第三呢。”

“呵呵。”

“有男生欺负我,我直接把文具盒砸他脸上,后来他进了医院。”

“哦,你就是那个把男生打到医院去的黄灿啊!你好你好!”

严老师顿时记起黄灿来,对黄灿热情握手,而黄灿真是欲哭无泪。她没想到自己上学时的丰功伟绩都被老师忘记了,糗事却被记得清清楚楚,捂住了脸。李子涵走上前去,毕恭毕敬地说:“严老师,您身体怎么样?”

“蛮好蛮好。”

“上个月才从医院出来,好什么啊。”

“老太婆,你闭嘴!我学生来看我,你别说一些有的没的!”

“他们不让你买保健品我就阿弥陀佛了。”

老太太尖酸地说着,然后猛地把门关上,严老师尴尬地说:“对不住,她最近心情不太好。”

“严老师,保健品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个以前的学生来看我,顺便带了点保健品。我不好意思白拿人家的,硬是要买,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吃了没几天就住院了。呵呵,也是赖我身体不好,和保健品没什么关系。”

“还说和保健品没关系呢,医生都说这个是三无产品,只有你会花两千块钱去买!”

老太太恶狠狠说着,把水果重重放在台上然后离开,严老师的表情更尴尬了。黄灿没懂,还想继续问,但李子涵用眼神制止了他。李子涵笑着说:“老师,我们现在才打探到您的地址,来看望您,真的很羞愧。您是什么时候退休的,我们之后又来了什么学生?”

“我和你们说啊……”

严老师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着他们上学时候的趣事,黄灿听得津津有味。她没想到以前那么严厉的老师现在居然变得那么亲民,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却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他们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李子涵,比如谁暗恋他,谁给他送情书之类的。他们说的很多事情李子涵自己都不记得了,认真听着,然后笑着说:“我都忘了,你们记得倒清楚。严老师,我记得毕业的时候大家都留了联系方式,您这还有没有?”

“有啊,我给你们找!”

严老师说着,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一本同学录出来。李子涵接了过去,拿出纸笔记录号码,为了不冷场,黄灿只好和严老师接着聊天。她尴尬地问:“严老师,您退休在家还习惯吗?会不会想回学校看看?”

“想啊,每天都想,但学校已经不欢迎我这老头子咯。现在都用什么电脑上课,考试也用电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那些小年轻一点老师的样子都没,整天和学生嘻嘻哈哈的,我好心提醒他们可他们还不听。唉,这样能教好吗?真是误人子弟!”

严老师絮絮叨叨地说,而黄灿却不以为然。她去过黄丽丽的学校,知道现在教得好的都是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年轻老师,严老师的观念确实落伍了。她没反驳,只是认真听着,的安静和乖巧让严老师感动极了。严老师感触地说:“你们刚毕业那会儿还有人来看我,到后来来得人越来越少,或者上门就是有事,唉……谢谢你们过来看我,谢谢你们。”

严老师说着,握住了黄灿的手。看着严老师粗糙的大手,想着他以前意气风发的样子,黄灿觉得特别难过。就在她苦想要怎么安慰这个老爷子的时候,严老师一拍大腿,问:“我记得班里有个叫凌霄的,学习不怎么样,但长得神气,篮球也打得特别好。他现在在哪里上班啊?”

“他在做建筑师。”黄灿说。

“我以前就觉得这小子很聪明,还真是有了大出息了。他结婚没啊?”

“呵呵,结了吧。”黄灿支支吾吾地说。

“我侄女比你们大一届,前几天来我家的时候还说起凌霄呢,看起来他们俩可没缘分了。要么你帮我去打听打听,没结婚的话帮忙介绍下?”

面对突然变身成媒婆的严老师,黄灿真是欲哭无泪。她正要硬着头皮答应,李子涵坐在她身边,笑嘻嘻地说:“严老师,凌霄已经结婚了,而且你让黄灿做媒可真是找错人了——这不是让老婆给老公纳二房吗?”

“凌霄!”

“你什么意思?”严老师迷糊了。

“凌霄和黄灿结婚了。”

李子涵轻飘飘地说,而黄灿一下子僵住了。那么多天,她极力忘却这个事实,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也以为李子涵会和以前对待她,却不知道他从始至终都是清醒的。他知道她结了婚,知道他们没有一丝可能。

眼睛,突然酸了呢。

黄灿用力掐自己,用疼痛来止住泪意。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严老师又聊了一会,推说自己还有事,率先走了出去,李子涵急忙追了过去。他说:“黄灿,我们中午一起吃饭?”

“不用。”

“那我送你去单位?”

“不用。”

不管李子涵说什么,黄灿只是快速走着,不住摇头。她实在控制不住泪意,眼前模糊了起来,而她只知道这一切不能被李子涵知道。她飞快走着,没看到迎面而来的卡车,只觉得手臂一疼,然后被李子涵用力拉到了身旁。李子涵环着她的腰,她的脸紧紧贴在李子涵的胸口,她觉得这一切简直就好像做梦一样。她不敢抬头,但李子涵强迫她和他对视。看到她眼中的泪水,李子涵愣了一下,笑着问:“我哪里惹到你了,怎么哭了?”

“我才没哭,只是眼睛有点痛。”黄灿嘴硬。

“真没哭?”

“真没有!”

“好好,没有就没有。你再出事的话我一定会疯,黄灿。你千万不要有事。”

李子涵没有放手,还是紧紧搂着黄灿的腰。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但这样的味道不让黄灿恐惧,反而让她感觉到莫名的安心。黄灿几乎贪恋这个怀抱,在心里默默祈祷李子涵不要放手,但李子涵到底慢慢松了手。

李子涵……到底还是放手了吗?

黄灿怅然看着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眼睛又是一酸,觉得自己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紧咬嘴唇,缓缓地说:“李子涵,我要去上班了,自己去就行了。你去忙吧。”

“我不忙。黄灿,你到底怎么了?”

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喜欢你,却和别人结婚罢了。

黄灿心里默默说着,对李子涵勉强一笑,她苦涩的笑容让李子涵看得沉重万分。他敏感地问:“是不是凌霄对你不好?你别怕,告诉我,我去揍他。”

“不是,他对我很好。只是,我不想和他结婚罢了。”

黄灿轻声说着,转身走开,上了出租车,而李子涵呆住了。他愣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站在纷纷攘攘的街道,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黄灿的心情很糟糕,回到单位的时候情绪比上午更加低落,低迷的气场让大家都不敢轻易和她说话。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时候,麦琪轻轻走了过去,说:“主编,例会在十分钟后举行,材料我都放您桌子上了。”

“嗯,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以前,就算再不开心,也要上学;现在,就算再郁闷,也要工作。黄灿悲哀地发现,成长其实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自由。

她收拾好东西,进了会议室,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怪。她敏锐发现所有人都穿着正装,神情有些紧张,好像在期盼着什么,又好像在恐惧些什么。她迷茫地坐在了惯有的位子上,然后发现所有人又瞬间变了脸色。她几乎怀疑自己的内衣带是不是掉出来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用看到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难道他们看出来我今天哭过?不可能,我的眼睛明明不肿了啊。

黄灿想着,到底忍不住,从包里拿出化妆镜,放在桌下。她低下头,装作捡笔,其实飞速照了一下镜子,终于确定自己脸上没有饭粒。她舒了一口气,然后在桌下发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好奇看着这双足足有十厘米长的高跟鞋,而那双鞋子在她身边驻足了。然后,黄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灿灿,你在做什么?”

丹尼尔?他什么时候来的?

黄灿猛然起身,没想到头狠狠撞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清晰。她捂着头,痛苦地看着丹尼尔,目光下意识被他身边那个不算漂亮,却非常有气质的中年女性所吸引。她直直看着那人,心想这人会不会是丹尼尔的老婆,而她的目光让韩晓有些不爽。丹尼尔不知道黄灿今天是怎么了,急忙打圆场:“灿灿,看到我们韩总都高兴地说不出话来了啊。快带韩总去座位上。”

他说着,对黄灿挤眉弄眼,黄灿下意识扶住了韩晓。韩晓没想到黄灿居然会这样近距离接触她,也愣了一下。丹尼尔都快急死了,拼命指黄灿刚才坐的座位,黄灿终于反应过来了——主座要给这个叫‘韩总’的陌生女人坐。

韩总……难道是杂志社的投资人韩晓?

怪不得他们刚才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真是蠢货!可她今天怎么会来,麦琪怎么不和我说?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黄灿脑中已经闪过了无数问题。她急忙殷勤让韩晓入座,然后乖乖坐在了丹尼尔的身边。丹尼尔轻声说:“你是怎么了,韩总来开会你居然坐她位子?”

“那个……行政部的同事说这椅子有点不好了,我想先试坐一下。”

“原来是这样,你真是贴心。”

黄灿的谎话说得蹩脚,但丹尼尔居然信了。他们轻声交谈了几句就闭嘴了,因为韩晓开了口。她的声音柔柔的,但是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她轻声说:“各位同事,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我清楚记得,去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打败了竞争对手SASA,终于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当时我承诺,如果今年继续保持着上升势头,就奖励所有员工一次出国旅游的机会,现在看来大家倒是帮我省下这笔开销了。”

韩晓的声音柔柔的,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让大家都不敢吭声。丹尼尔叹了一口气,等待着黄灿巧舌如簧地解释,但等了很久黄灿还是一句话都没说。他急了,轻轻踢了黄灿一脚,示意黄灿说话。黄灿吓了一大跳,看看四周都低着头的员工,哀求地看着丹尼尔,而后者的表情比她更悲催,更哀求。后来,黄灿只能清清嗓子,硬着头皮说:“韩总,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您放心,我们会努力争取让您把这笔钱花出去的。”

韩晓没想到黄灿居然会那么干脆承认杂志社的失误,而不是把责任怪到市场和竞争对手上,接下来的话倒是不好说了。她认真看着黄灿,微微一笑:“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当然是最好了。不知道你们下期有什么工作计划?”

“下期的计划是这样的……”

虽然黄灿要重新学习杂志社的一切,但她学习能力极快,倒也侃侃而谈,没露出多少马脚。韩晓一向觉得杂志有些“没沾地气”,没想到下期内容倒是挺让人感兴趣的,暗暗点头,脸色比方才好了很多。她问:“这创意还不错,是谁想出来的?”

“是大家一起讨论出来的。”黄灿笑着说。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向爱抢功劳的黄灿居然会把她的创意归功给大家,一片哗然,而韩晓轻轻点头。她当然知道黄灿的个性,没想到一年不见她尖锐的性子居然平和了很多,也学会为别人着想了,看来提升她为主编不是一个坏主意。她想着,然后笑着说:“你们照常开会吧,你来主持。”

“是。”

黄灿把韩晓想象成老师,把开会想象成在全校面前演讲,深吸一口气,侃侃而谈。韩晓眉眼中的肯定给了她莫大鼓励,她根据自己的喜好,又提出了许多很有价值的创意,大家连连点头。会议不知不觉开了一个小时,麦琪小声提醒黄灿可以休息一下,黄灿忙说:“韩总,您看已经一个小时了,是不是大家休息一会,待会再来开会?”

“好啊,大家可以去吃点饼干,喝喝茶。二十分钟后回来,我有事情要宣布。”

韩晓笑着说,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而麦琪终于急躁了起来。她知道,一会儿韩晓就要宣布黄灿做主编的任命,要把她从位子上拉下来可就难了。她看着黄灿远去的身影,再看看会议室中央的那个位子,紧咬嘴唇,终于下了决定。

“主编。”

麦琪轻轻敲门,黄灿示意她进来。她正一边吃饼干一边看合同,随口问:“有什么事?”

“主编,有件事……”

麦琪吞吞吐吐,果然成功引起了黄灿的注意力。黄灿放下饼干,问她到底有什么事,她显得很纠结:“主编,莲花让我帮她道个歉。她不是故意在背后说您坏话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她一次。”

“哦,她说我什么了?”

“她真的不该私下议论您父母离婚的事情。这社会,有太多人离婚了,这点算什么?她确实该骂,但是您把她调到前台也几个月了,您能不能让她恢复原来的职位?”

“你说什么?离婚?我爸妈离婚了?”

“主编……”

“我爸妈真的离婚了吗?”

黄灿一把抓住麦琪的手臂,麦琪疼得真想踹她一脚。可是,她生生忍住了疼痛,装出惊讶的样子:“是啊,主编您这是怎么了?”

“不可能,我爸妈不会离婚的!你撒谎!”

黄灿怒气冲冲地说,猛地一推麦琪,然后往外冲去。她跑得很快,撞到了韩晓,但她并没有说“对不起”,而是直直冲出了公司。丹尼尔愣愣看着黄灿远去的身影,韩晓在众人搀扶下慢慢竖直了身子。她皱着眉说:“刚才撞我的那个人是谁?”

“是……”

“是我们的主编,老板。”

丹尼尔刚想说什么,麦琪抢先说,韩晓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她平静地问:“黄灿她这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急事?”

“不知道。主编最近好像经常这样。”

当着丹尼尔的面,麦琪鼓足勇气对黄灿上眼药,效果挺不错的——韩晓皱着眉,好像对黄灿不满了。可是,令她失望的是,韩晓没说什么,而是说:“大家去开会吧。”

“是。韩总您这边请。”

麦琪殷勤地说,抢了原本属于黄灿的工作,而此时的黄灿,正在出租车上。

黄灿不住给凌霄和李子涵打电话,但他们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机。后来,她只能给黄丽丽打电话,黄丽丽却接了。她还没来得及谴责姐姐居然在她上学的时候打电话给她,只听见黄灿问:“丽丽,爸妈是不是离婚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凌霄已经告诉我了。你为什么瞒着我,你还当我是你姐吗?”

“靠,凌霄让我不要告诉你,我怎么知道他自己和你招认了啊!你要不要什么事都怪我啊!我和你说……”

黄丽丽气坏了,还想发完脾气后挂断电话,没想到黄灿抢先一步把电话挂了。她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嗓子里,气鼓鼓地回拨电话,但黄灿已经关了机。

“搞什么啊!”黄丽丽怒气冲冲地把手机摔在了桌上。她却不知道,此时的黄灿已经泪流满面。

“小姐,你到底要去哪里?我们都在高架上兜了三圈了。”

“我去……原来的第一中学,谢谢。”

出租车司机把黄灿带到了她那所已经破旧的母校。黄灿慢慢走了进去,整个校园里只有她一人。她闭上眼,脑海中回放着昔日的热闹场景,但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还是一片荒凉。她慢慢走着,走到了之前写着李子涵名字的那棵松树下,背靠着松树坐下。她看着破旧的校园,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她的人生到底错过了什么。

我和凌霄结婚了,我和李琳绝交了,爸爸妈妈离婚了……这十年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还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原来,最可怕的东西永远就是时间。它就好像一把刀子,细细割出伤口。那伤口也许淡地看不出来,却会在无意中崩裂,痛彻心扉。

黄灿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她虽然不算大美女,成绩也不算好,但有着疼爱她的父母,乖巧可人的妹妹,生活中最大的困境就是考试的名次后退了几名。她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担负起杂志社的兴衰,更没想到她要面对父母的背叛。她一直认为父母的爱是开放在她心里的玫瑰花,但现在这根玫瑰被人生生拽出,玫瑰上的刺让她鲜血淋漓。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会变?”她喃喃说着,把脸埋进了臂弯。

当凌霄找到黄灿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他习惯在会议的时候把手机调成静音,没想到黄灿会打那么多电话给她,而当他回打过去的时候黄灿已经关了机。他一开始没把这个当回事,心想回家后问黄灿也是一样的,却没想到黄灿不在家中。他问黄丽丽,黄灿有没有和她联系,黄丽丽反而质问他为什么把她们父母离婚的消息告诉黄灿,而凌霄一下子愣住了。他知道要出事了。

“我出去下。”

“姐夫,你去干吗?找我姐吗?”

“嗯。”

“她不是在加班吗?她……出什么事了吗?”

“你安心呆在家。”

凌霄没有回答黄丽丽,匆忙出了门。他一路打电话给黄灿,可黄灿还是关机,李子涵的电话也没通。他去医院找李子涵,护士说李医生有一台手术要做,已经进去了五个小时了。他不甘心,问护士有没有看到黄灿,护士摇头。

黄灿,你不在这里会在哪里?

凌霄终于慌了神。

他来不及给李子涵留口信,又冲了出去。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这样的雨天让他更加心烦气躁。他按照黄灿平时的喜好,去了她爱去的咖啡厅、茶室、商场……可是哪里都没有她的踪影。就在他急得几乎要打报警电话的时候,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把车子往学校开去。然后,他见到了坐在树下的黄灿。

天空下着雨,她好像感觉不到雨水似的,坐在潮湿的地上。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滑过她的面颊,她的脸色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苍白地几乎透明。看到她这样狼狈的样子,凌霄什么火气都没有了。他走到了黄灿面前,看着她,过了很久黄灿才反应过来。她慢慢抬起头,极力想笑,眼泪却流了下来:“凌霄,你怎么过来了?”

“来找你。”

“凌霄,我爸妈真的离婚了,是吗?”

“回去我和你慢慢说。”

“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他们真的离婚了,是吗?”

黄灿站起身,轻声而坚定地质问。面对她清澈异常的眼睛,凌霄觉得什么谎言都说不出口。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点头,而黄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紧咬嘴唇,轻声问:“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离婚,你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黄灿的情绪终于失控。她一把抓住凌霄的衣领,悲愤地质问他,而凌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望着抓住他衣袖不住哭泣、脸上的妆容都花成一片的黄灿,凌霄的眼前浮现出一个不施粉黛朝他哭泣的少女。两人的容貌就这样重叠,而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黄灿哭泣。

那天下着雨,一向开朗爱笑的黄灿一个人站在操场的角落里,那么大声哭泣,哭声混合在雨声里。他撑着伞,慢慢朝她走去,而当她看到有人来的时候顿时抹干了泪水。她看清楚来人是谁后神情更加紧张,转身就走,而凌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他看着黄灿,心里很难受,嘴里却说:“哭什么啊,真难看。”

“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黄灿恶狠狠地说。她看起来都要扑上来咬他了。

“不就是你爸妈离婚了吗,现在这么多人离婚,这有什么?”

“凌霄,我讨厌你!我不要和你说话!”

“好了,别闹了,我请你喝东西。走吧。”

“你别碰我!”

凌霄去拉黄灿的手,但黄灿用力挣扎,凌霄一用劲,竟是把她一下子抱到了怀里。他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而黄灿的身体也是僵硬无比。伞早就扔在地上了,他轻轻对黄灿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还有我吗?”

“你说什么啊。”黄灿没听清。

“我说,你不去的话我就和你一起淋雨。”

“你有毛病啊!”

“你才知道?”

“别哭了,真难看。”

“别哭了,真难看。”凌霄轻声说,没有带着少年欲盖弥彰的生硬与不屑,而是那样温柔。黄灿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一幕好像以前发生过似的,只觉得头痛万分。凌霄温和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水,认真看着她:“跟我回去吧。回家后,我会把什么都告诉你的。”

凌霄说着,拉起黄灿的手。黄灿低下头,呆呆看着凌霄的手掌,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突然就不想放开。

她是那么疲惫,她是那么寒冷,而他出现了。

为什么出现的那个人会是他?

凌霄拉着黄灿往前走,而黄灿也呆呆被他拉走了。他递给黄灿一盒抽纸,黄灿接过抽纸拼命擤鼻子,一路上眼泪都没停过。回到家,黄丽丽正在看电视,见到姐姐狼狈的样子也吓了一大跳。她看了一眼凌霄,下意识问:“你终于忍不住抽她了?”

凌霄没理她,而黄灿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她问:“丽丽,爸妈是不是离婚了?他们什么时候不在一起的?”

“啊,这个……这个……”

黄丽丽看凌霄,希望他给她一点提示,但凌霄没给她任何暗示。她只能咬牙说:“问这个干吗,他们都已经离婚好多年了啊。”

“所以说你们集体骗我?”黄灿厉声问。

她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连黄丽丽都看不下去了。她咬咬嘴唇,僵硬地安慰黄灿:“那么多人离婚,哪里差他们这一对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丽丽,他们是爸爸妈妈啊。他们怎么会不要我们了?”黄灿颤声问。

她一点都没有往日的凌厉与自信,含着眼泪看着她,黄丽丽看得心中也是一酸。她想起知道父母离婚消息后那几个哭闹的夜晚,想起那时倔强异常,连一滴眼泪都没掉的姐姐,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次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当时,她心里暗骂黄灿居然父母离婚都不哭,但现在看到反应那么剧烈的姐姐却也是心里极为难受。她一时之间矛盾了起来,而黄灿接着问:“他们为什么离婚?”

“爸爸出轨。”

“这不可能。”黄灿愕然。

“人总会变的啊。对着一张脸几十年谁都会厌倦,我很理解。”

“不,爸爸是公认的‘模范丈夫’,他不可能出轨。”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道理我都懂,你怎么会不懂?”

“他们是什么时候离的婚?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他们是在你上大三那年离婚的。”

“我大三……那时候你只是小学生啊。法院判决我们跟爸爸还是妈妈?”

黄丽丽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黄灿很久。后来,她缓缓地说:“我们谁都没跟,因为你谁都不要。我们跟外婆住了一阵子,后来外婆去世了,我们就一个人住了。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们。其实没什么啦,习惯就好。”

“外婆……去世了?”

“嗯。两年前。”

“哦。”

眼泪,再次夺眶而出。黄灿迅速转身,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姐夫,她怎么反应那么大?”黄丽丽问。

“知道父母离婚和外婆去世,这才是正常反应吧。”

“可她那时候明明一滴眼泪都不流,还把爸妈的东西都丢了。外婆的葬礼上她都没哭。”

“你说她没哭?”

“是啊。亲戚们都哭成了一团,只有她没掉眼泪。爸爸妈妈最喜欢的就是她了,可她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她哭了。”凌霄轻轻说。

“什么?”

“在学校,我看见她站在雨里哭。听她舍友说,她一连好几天都没吃饭。”

黄丽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这不可能……好,就算她真的很伤心,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说为了什么?”

凌霄反问,而黄丽丽愣住了。凌霄叹口气,拍拍黄丽丽的肩膀,然后往黄灿的房间走去。他轻轻敲门,但黄灿一直不开门。后来,凌霄只好在门口说:“黄灿,我知道你很难过,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只能看开。你父母都是成年人了,他们有着自己的想法,还有你外婆是寿终正寝的,走得很安详。黄灿,就算再难过,日子也要过下去,路也要走下去。”

里面久久未有声音。

门外没有声音了。

黄灿趴在床上,不住流泪,她真希望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梦。当梦醒来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快乐的17岁少女,爸妈没有离婚,外婆没有去世……

她总以为长大后的生活是甜蜜的,却没想到会是这样苦涩。如果这就是成长的代价,那她情愿不要成长。

门突然开了。

黄灿没有抬起头,她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她蜷缩在被子里,泪水不住往下淌,而她的脑中已经是空白状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知道她很难过、很难过。

“黄灿,你淋了雨,你要把身体擦干,不然会生病。”凌霄轻声说。

黄灿还是没有回答。

“我给你热了牛奶,你要不要喝一点?放了很多糖。”

黄灿继续不答。

“唉,你这样……让我怎么办。”

凌霄伸出手,摸摸黄灿的头发,然后站起身。他去浴室拿了毛巾和吹风机,细心给黄灿擦干了头发,然后拿着电吹风吹着她的头发。在喧闹的声音中,黄灿感觉到了异样的温暖。她看着凌霄,目光终于聚焦。她喃喃地说:“凌霄,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我对她好吗?

凌霄心中一颤,却说:“别问傻话。”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丈夫。”

“可我把你忘记了。我的妹妹不喜欢我,单位的同事都恨我,一个朋友都没有……这样的我,你也喜欢吗?难道爱情可以回来吗?”

“也许真的可以。”

凌霄柔声说,印上了她的唇。他的嘴唇温热,有着淡淡的薄荷的味道。黄灿瞪大眼睛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并不反感这个吻。

她的手环住了凌霄的腰,他们的胸口紧紧贴在一起。黄灿很冷,凌霄身上很热,她不顾一切地汲取他身上的温度,好像这样就能温暖似的。她是那么用力抱住他,好像溺水的人抱住了救命的稻草。在痛苦的海洋里,他们一起沉浮。

“凌霄,这些事情你为什么要骗我?就瞒着我一个人?”她轻声问。

“我不想你再次难过。”

“可是谎言总是会被拆穿的。”

“是啊……可是在那之前,会是幸福的。被拆穿前的一天、一分、一秒都是幸福的,会让你的幸福多一点。”

凌霄的声音是那样低沉,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他擦去黄灿眼角的泪痕,说:“黄灿,不要哭。就算再难过,你也要走出来,也要向前看。你已经27岁了。”

“凌霄,你说我们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长大以后不是随心所欲,反而有更多规矩?为什么就算长大,还是会痛苦?”

“痛苦永远不会消逝,它与我们如影随形。”

凌霄轻声说,而黄灿终于累了,已经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帮黄灿把被子掖好,把她额前杂乱的发丝归顺,然后轻轻关上了门。黑暗中,黄灿再次睁开了眼睛。她轻轻对自己说:“黄灿,你已经不是17岁了。你不能肆无忌惮地哭泣,擦干眼泪,第二天还要上班。不要哭,知道吗?”

可是今晚……就让我继续难过下去吧。

遇见你,在我最美的年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遇见你 或 在我最美的年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原标题:小说在风花雪月里等你书名: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目录预览:第01章从身后要她第02章策划离婚第03章你是欠操第01章从身后要她夜。女人的身体被翻过去,颀长精健的男人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点火,伸进她丝质睡裙内,手指挂在她内裤的边上,往下扯去!于蓝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紧绷。又是酒味!想到今天于依的话,她扭动着身体,情绪激动的反抗,坚决不再让他从她身后进入她的身体。“盛又霆!”她扭过身体,恼看着他,“每次把我的脸压进枕头里,是不是害怕看见和你

  • 小说 爱你已如云烟

    原标题:小说爱你已如云烟小说名称:爱你已如云烟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七夕情人节的夜晚,充满着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牵手热吻的年轻男女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顾爽爽刚做完兼职,坐了一趟公交赶来帝豪大酒店,此时她从车上跃下来,望着街边霓虹闪烁的酒店,她圆润的脸蛋调皮地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娇羞,不由地将身上的长款衣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外套下,只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粉色睡裙,再无其他……深深吸了口气,顾爽爽的心跳开始加速。脑海里不由得闪过陆皓轩给她发

  • 小说 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

    原标题:小说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小说书名: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林小惜的前世第三章沈夕的前世第一章重生“夕夕,怎么还不醒呢?”谁在说话,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夕夕,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耳边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晰。闷哼一声,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痛不已。这是哪?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看到林小惜醒来,紧张的说道,“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昏迷了一天一夜,再这样下去,我可真不知道该怎

  • 小说 日落前说爱你

    原标题:小说日落前说爱你小说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第2章她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第3章糟践我的爱情,你的良心不会疼吗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

  • 小说 南风知我意

    原标题:小说南风知我意小说书名:南风知我意目录预览:01020301是夜。叶小意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一阵踢踏声响起,叶小意惊坐而起,看着醉醺醺向前的男人说,“你回来了?我、我去给你做宵夜---”男人轻哼一声,扯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沙发上,“吃什么宵夜,吃你---”“唔---不要---”叶小意刚刚张嘴,就被男人的吻堵住。狂热的亲吻中,男人的手渐渐往下滑,从睡裤中探入......叶小意被他堵住嘴巴,曼妙销魂的呻吟浅浅溢出,在静谧的别墅里格外清晰撩人。忽然,男人顺着她的湿润探入,搅动一池春水,叶小意不

  • 小说 等你爱我

    原标题:小说等你爱我小说:等你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第二章佳人如初第三章你根本配不上他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顾嫣被惊醒,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去收拾餐桌上已经冷掉的丰盛晚餐。历志轩进门,摇摇晃晃的向她走过去,身上带着浓厚的酒气。“这么多菜,哪个是下了药的?”他边说边扯掉领带,把顾嫣强硬的拉进怀里。顾嫣挣扎着推开他,“你喝酒了,我去给你拿醒酒茶。”“不喝,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药。”他冷漠说完,直接把她压倒在桌子上。顾嫣已洗完澡,穿着一身白色真丝护士服样式的睡衣,领口

  • 小说 日落前说爱你

    原标题:小说日落前说爱你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第2章她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第3章糟践我的爱情,你的良心不会疼吗第1章荆棘上的爱情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

  • 小说 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

    原标题: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小说名称: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目录预览:第1章通过考核第2章出岔子第3章官场八卦第1章通过考核毕业时候的栀子花的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感触,这是刘伟名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刘伟名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伟名供到了大学毕业。要说刘伟名身上唯一有点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