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倒带重启人生6章

2017/10/26 17:56:5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倒带重启人生
第6章 初显身手

小雨在心里暗暗得把陈吉骂了个遍,创个招式也不会创,这么麻烦,真是个笨鬼。奇闻网骂归骂当务之计,还是先把武功和内功修到5级再说。她把秘籍又重新装到乾坤袋里,又把刘伟给她的秘籍和纯阳丹,也一并装到里面。

这时张小雨才发现纯阳丹不多了,于是她拿起电话打给刘伟。刘伟接到电话后,告诉她说很快就会给她邮寄过来。

没想到这个刘伟还挺仗义的,他们也就萍水相逢,对她却有求必应,不仅按时给她邮寄纯阳丹,而且从不问她要钱。

小雨是个要强的女孩,她见刘伟也大不了她几岁,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如今的药品都很贵,长期下来也不是个办法。她可不想欠他太多的人情,这样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去还他,想到这她叹了口气要是自己能挣点钱就好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有了这个想法,只要上街小雨就留意街道上的一些小广告,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钟点工做。很快她找到了一份旁晚送牛奶的差事,小雨挺满意的。就这样她白天上学,旁晚送牛奶,星期六到段四家学功夫,晚上乘大家熟睡时偷偷的练陈吉给她的秘籍,小日子过的还挺自在的。

又是一个早上,小雨和往常一样来到教室,刚拿出作业想做时,班长陈浩走过来敲敲她的课桌说:“星期天晚上我们出去玩,你去么?”

又出去玩,说真的张小雨宁愿在教室做一道5星级的数学题,也不愿去参加他们的聚会。她觉得特没意思,一大群人坐在一起除了吃喝就是玩乐。

她见陈浩看着她于是问道:“都有谁去?”

陈浩说有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还有某某某和某某某总之一句话全是班上的同学,你直说去不去吧。

小雨有些无语了,她支支吾吾的说晚上她要送牛奶。奇闻网

陈浩“啊”的一声,做了个向后倒的动作,然后又仰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你的意思是你不去了哟?”

小雨抬头见陈浩身后站了一排双臂抱在胸前的同学,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小雨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表情有点郁闷,定格一分钟最后终于说了句:“我送完牛奶就去。”

“那好,星期天晚上我给你电话。”说着陈浩一摆手领着众人走了。

星期天接近黄昏的时候学校就没人了,张小雨送完牛奶来到集合地和大家一起来到一家牛肉面馆吃了碗面,这时李小曼站起身付了帐,然后眼圈一红说想请大家帮忙。大家一脸茫然,这富二代也有求人帮忙的时候,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李小曼半天没有下文,大家的眼睛又齐发发地看向陈浩,大家都知道他们一个金童一个玉女好做呢。果然陈浩把李小曼的父亲怎么和他的秘书好上了,又怎么要和她妈妈离婚,她又怎么气不过去找那个秘书评理,又怎么受辱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版权qi-wen.com今天找大家来也就是要大家给李小曼壮壮声势,把丢的面子找回来。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明白了,几个胆小的同学想回去,陈浩脸一沉说道:“都是同学,没义气的走吧。”

碍于面子同学们都留了下来,夏天的天总是黑得很晚,可是一但黑起来就会特别快,一分钟内彼此就看不清楚面容了。昏暗里陈浩好像挥了挥手,大家浩浩荡荡地跟着他向那个秘书常去的KVD进发。

穿过一个狭窄的巷道,大家来到目的地。李小曼率先冲了进去,陈浩随后,大家也一个接一个地都进去了。

发现目标后,就是一阵唇枪舌战,一会功夫秘书不敌败下阵来。倒带重启人生6章那秘书老羞成怒叫来一群古惑仔,为首的一个大哥看着就挺凶地,陈浩领的这群学生何时见过这仗势,几个胆小的吓的叫出声来。

这时那个大哥来到叫的最大声的陈茜茜身边,一把把她抓了出来,陈茜茜吓的立马大哭起来。

小雨见他们敢在公共场合动手,也就不客气了,反正是他们动手在先的。只见她一个‘分经错骨手’,那大哥立马滚在地上杀猪般地嚎起来。他的那群小弟见大哥不是对手,也都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拉开阵势,但只是做做样子并不上前。

秘书见讨不到便宜,又有人受伤,赶紧冲着那群古惑仔吼道:“还不送大哥去医院?一个个的都是饭桶。”那群古惑仔听她的话,马上七手八脚的把他们大哥抬走了。奇闻网

陈浩他们见那群人灰溜溜地走了,也都开心地回到学校。一路上自然少不了把张小雨吹捧一番,张小雨自然也是一副飘飘然,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这天张小雨接到刘伟邮寄过来的纯阳丹,发现里面还有一张汇款单和一张纸条。汇款单上是小雨上个月打工的钱,纸条大意是说,现在他还能应付她的纯阳丹的事,叫她把钱存起来用作学费。

小雨知道不是刘伟不需要这笔钱,而是这笔钱对他来说根本起不来作用,现在药价这么高,而配制纯阳丹的药都是稀有药材,要不是刘伟自己学过医,自己采药的话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想到这些,小雨不禁情绪有些低落,晚上练功也心不在焉。凑巧的是陈吉今天也来看她,见她有点闷闷不乐忙问明原因。

陈吉一听高兴了说:“我就知道刘伟没用,这点小事也做不好还和我抢徒弟,你也不用怕,就算是有一天他刘伟指不上了,不还有你师傅我吗?大不了你和我回我那洞府去,落个逍遥自在岂不是美事一桩?”

小雨这算明白过来了,老鬼是故意来打探消息的,他巴不得刘伟现在就配不出纯阳丹,这样他就可以把自己弄到地府去。可见这老鬼没按什么好心,自己要小心防范才是,想到这小雨冲他一笑说:“你就省省心吧,我一定会没事的,你呀还是自己回你那洞府呆着去吧。”

陈吉一听哈哈就是一阵怪笑:“你这小东西没心没肺,我老人家可是有情有义,有一天你要是在人间混不下去了,我老人家不会见死不救的,哈哈,看你还能坚持多久。”说完一施法消失在夜空中。

倒带重启人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倒带重启人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