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5章(第五章)

2017/10/26 16:39:1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第五章

“发生什么事情了?”穆思修看到老黄独自一个人回来了问他。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5章(第五章)

“一个姑娘,说没事,硬是不用我送她上医院。”老黄简单的汇报了情况。

“没事就没事吧,走吧。”穆思修听说没事他也不想多事。

就在车驶过纪歌身边的时候,穆思修看到了她,立刻让老黄停车。

穆思修下了车,抱着纪歌就上了车,纪歌的心脏一阵儿的狂跳,当她看清是穆思修的时候,才拍着胸口,缓了一口气,她觉得她的人生观从今天起真的是要改写了,这些人,确切的说是这些男人,思维的确和女人不一样,做的事情完全都不按照套路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疯了吗?”纪歌捶打着穆思修的胸膛,她好好的走个路是招谁惹谁了,大半夜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穆思修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也不说话,任由她捶打着。

打着铁一样的胸膛,不一会儿纪歌的手就酸了,被抱着,闻着穆思修身体淡淡的烟草味,纪歌慢慢的居然睡着了。

“少爷,还要继续转吗?”司机老黄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绕着B市已经转了八圈了。

“好了,回去吧。”穆思修抱着纪歌,手和腿都已经麻木了,看着睡的香甜的面容,真不知道她是多久没有睡觉了,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她居然睡的着。

纪歌的手机已经被穆思修关机了,没有任何的吵闹,纪歌当然睡的香甜。

车停在了别墅的车库,穆思修让老黄先去休息,自己则抱着纪歌下了车,这一下车纪歌就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穆思修,一声响彻夜空的尖叫之后,纪歌摔在了地上。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5章(第五章)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刚看到自己在穆思修的怀里纪歌确实吓了一跳,可是现在被摔在地上,屁股很痛哎。

“本来抱了一晚上手脚就麻木了,你再一叫,吓到我了。”穆思修也没想拉纪歌起来,自顾自的活动了一下手脚。

“是不是男人,居然摔女人,再麻木也不能摔女人。”纪歌自己起来了,嘴巴嘟的高高的,满脸的怨气。

“是不是男人,难道你昨天没感觉到?”穆思修凑近纪歌的耳朵,在耳旁戏谑的问道。奇闻网

“离我远点儿。”在穆思修的身边,纪歌总觉得很危险。

“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怎么不让我远点?用完就嫌弃,你们女人也真是的。”穆思修活动好了手脚就朝着房子里走去。

纪歌在背后做着鬼脸,“跟过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穆思修好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

穆思修的这栋别墅可真大,比宋浩明的要大好几倍,三层楼,巍峨的矗立在山腰,进了房子里面的客厅和周氏庄园的客厅差不多大小,左边是楼梯,穆思修上了楼梯,纪歌就站在客厅里,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外面的天还没有亮,要走也不容易。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5章(第五章)

“上来,去洗个澡换件衣服。”穆思修依旧没有回头,吩咐着。

看着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礼服,和一身的火锅味,纪歌觉得穆思修的这个建议不错,她接受,就跟着穆思修上了楼。

“你就在这里洗,洗了自己在衣柜里找衣服。”穆思修指了指一扇门,自己走到另外一边。

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细心的,纪歌稍微感动了一下,推开门,摸着房门口的开关打开了灯,纪歌捂住嘴想笑,房间里粉粉的,粉色的蚊帐,粉色的被子,粉色的地毯。不会是穆思修的女朋友喜欢的风格吧,好幼稚,这都是纪歌几年前喜欢的颜色了,如今她都只喜欢白色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房间特别的大,要折合纪歌的卧室两个那么大,旁边有个小门,纪歌推开看到里面是一间屋子,挂满了各种各样女士的衣服,下面还配着鞋子和包包,纪歌又有点羡慕穆思修所爱的那个女人了,

退了出来,来到卫生间,一个大大的浴缸,卫生间也都粉粉的,纪歌惊奇的发现浴室里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自己常用的牌子。纪歌是一个执着的人,一旦喜欢上一种东西,就会一直用,那个牌子她用了很多年,看到有自己喜欢的沐浴露,纪歌的心里就更加的高兴了,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她要好好的泡一个澡,清除一下身上的晦气。

泡了一会儿,纪歌觉自己的精神好多了,裹着浴巾才想起刚才自己忘了拿衣服了,大概的擦了擦头发,朝着衣帽间走去,她看着那都没有拆掉标签的衣服,那风格也和自己几年前一样,不过自己以前到底什么样已经记不清了。

选了一件酷奇的碎花吊带长裙,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针织外套,尺码也正好,看了看价钱,有点儿咋舌,不过再看了看其他的也都不便宜。想着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就泡汤了。

穿好了衣服天也麻麻亮了,纪歌掏出手机,手机已经关机了,重新打开里面居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很多的短信。有宋浩明的也有自己的闺蜜段炼的。

纪歌忽略了宋浩明的电话和短信,把段炼的短信打开看,原来是宋浩明回家没找到自己,打电话也没接,就打到段炼那里去了,段炼也急的要发疯了,纪歌就拨通了段炼的电话。

“死妮子,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的?”电话一接通段炼就一口气的数落着纪歌。

“段小姐,对不起,昨天事发突然,没来得及跟您老汇报。”听到闺蜜生气了,纪歌低声下气的赔着不是。

“对了,你家那个昨天怎么那么急着找你,是不是以为那个什么圆圆怀孕了,他欲求不满啊?”段炼的嘴巴向来很毒,她一直都不喜欢宋浩明。

“段炼,别瞎说了,他宁可用左手也不会来找我的,对了,段炼,你能给我讲讲三年前的事情吗?”纪歌求着段炼。

“怎么了宝贝,你就只是出了个小小的车祸,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段炼的声音明显有点儿躲闪。

“我为什么觉得这戒指对我很重要,而且我看到一个男人,觉得他很熟悉。”纪歌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谁,你碰到谁了?”段炼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没问他的名字。”纪歌捶着头,一天下来她居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还在人家里,还在人怀抱里睡了一觉。

“宝贝,你快出来,我来接你,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段炼的声音慌乱了起来,纪歌报了地方。

打完了电话,纪歌走出了房间,正好碰到走出来的穆思修。

“谢谢你,对了,你是叫什么名字?”

“穆思修。”穆思修说完迈着大长腿朝楼下走去。

“穆少爷,这衣服的钱我会给你的,你给我个账号,哎,穆少爷,穆先生,穆思修你给我站住。”纪歌追着穆思修的后面。

“一套衣服的钱我还出的起,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可以不穿。”穆思修说完就下楼了。

纪歌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说生气就生气了,楼下的保姆做好了早饭,那餐桌也太大了,上面摆满了早餐,有面包、蛋糕,牛排还有饺子,包子,纪歌咽了一下口水。

站了一分钟,穆思修没有喊她吃了饭再走,纪歌也不好意思坐下,挪着就走到了门口。

“吃了饭再走。”穆思修开口了,纪歌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对面,速度快的让穆思修抬了抬眉头。

“那就谢谢你了,我就不客气了。”昨晚吃的火锅完全不是滋味,肚子早就饿了,纪歌左手拿起了包子,右手往嘴里塞了个饺子,小嘴巴咬了一口包子,右手又去拿蛋糕。

“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吃饭可不可以斯文点?”穆思修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她老公是怎么受得了?想起她已经嫁人了,穆思修的心里就很难受。

“哦,好。”嘴里塞的满满的,纪歌只能说最简单的字。

果然纪歌放慢了速度,小口小口的啃着。一个包子吃了半天都还有一半。

“算了,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别噎着就行。”看着纪歌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穆思修就投降了。

“好嘞。”话一说出口,半个包子没了。

一桌子的早餐被纪歌吃了个七七八八,穆思修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儿,周围的保姆都惊呆了,少爷带的这个女人真是与众不同。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