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封天5章(第5章 陷阱)

2017/10/26 16:20:56 来源:网络 [ ]

书名:封天

第5章 陷阱

冷媃的表情莫测,奇闻网只知道白瑰的死亡时间因为外力的缘由阻碍,导致的不能明确的知道。

冷媃也只能断定是在她们离开这里以后才被人下手,

死的也是挺冤的,冷媃可怜她,毕竟也才二十六的年纪,死的也够冤,……

二十六?

如果她记的没错,那之前记录的人,似乎都是二十二到二十六之间的,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木槿死亡那年正好二十二岁满了,而最近在昨夜死亡的白瑰,奇闻网正好二十六岁年龄,是第七个受害者,木槿第一个,而那这个凶手不是……只挑年纪一个比一个大的**女子残害?

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

这种事,什么逻辑?就好像是完全没有考虑就下手杀人一样,好像这人类,比动物还不值得似的,随随便便就可以抹除?

冷媃扶额,豆大的汗滴下去,静默的看着已经浮现尸斑的白瑰的尸体,以她的定力,也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的反胃。

突然某一刻的反射性的退后一步,原文qi-wen.com好像想到了什么?

等等,受害者们似乎都……

“爹地,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和白瑰太近距离的关系?!”冷媃一脸凝重,看着自己高高大大的爹地,面容出奇的平静,但是如果有着她心里想的那样的可能性,说真的,冷媃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喊他一声爹地。

而当事人君简听到这句话后,尤其是问话的人是他的宝贝女儿时,听到她的问话,还是这种问题方面,说明http://www.qi-wen.com/即使是他君简也忍不住擦汗,感想她这么露骨,也多亏了是他的女儿……要不然,肯定死的很惨!

毕竟,没有人会那么当面质问一个九五至尊昨晚有木有性行为吧?!周遭的下属们却也因为冷媃的这句话下了一跳,在他们眼里,估计觉得冷媃不要命了吧?

君简只是笑笑,略有惊叹地喊了一声,“媃媃在担心什么?害怕多一个妹妹或者弟弟吗?”

“没有,我只是担心,凶手杀害白瑰只是为了染黑爹地……”冷媃脸上理所当然的出现了黑线一片,僵着心肝在那解释,“两年前的木槿死于非命,原因也在于死亡之前跟他人发生肢体的近距离接触,我设想,如果凶手只是因为这些死者死亡之前和他人有点接触就被杀害,那么我怕爹地你也是其中一个可能受害的人,那样子,我怕我无法再认你为爹……”

听着她的话,让君简有点犹豫,不能理解的反问,“媃媃害怕会因为爹地而死亡?”

她能说句,果然麽?

黑线一泄不可收拾,冷媃无语至极,难道她在爹地眼里就那么贪生怕死?不至于吧?虽然她也知道自己不喜欢死亡那种冰冷冷的感觉……

“试问爹地,在我来到你身边之前,出现过类似今天的情况吗?”冷媃找出了问题的重点,平静的问。

君简回忆都不用回,直接摇头没有,然后被冷媃一句话点醒……“媃媃是怕那凶手冲你而来?会因为媃媃的关系杀害爹地?!”

冷媃没有反驳,淡淡的表情下笼上了几分阴霾——“是的,爹地说的没错,因为七起凶杀案件都发生在我周遭,好像就是为了我的推理能力而展开一般,在我到来之前,爹地你们一片平安,我来了才不过几个时辰,就在当夜再次出了事件,如果把一系列的原因连接起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凶手只在我在的地方,展开凶杀案,而专门无限寻找存在我身边的**女子,看到一个**女与人有接触就会残害,并且挖其肾脏,严重损坏尸体让我们无从下手断定这个原因是为什么,至于为何杀害她们,恐怕就得看凶手心理的**程度了……”冷色调的回忆渐渐浮现在冷媃的脑海里,她目光平静的看着爹地,“而且,推断得出的结果,凶手应该只是和我有关联,并非爹地的下属职位,凡是与受害者有肌肤之亲的男子……凶手都只会让他继续在世不过死亡人数的一半,而白瑰是第七个,爹地怕是在这七天里会有一定的危险,这个陷阱,让我们明方的人,进退两难,只能干等,暗方的凶手随时都可能对我们下手,爹地最为危险——”

冷媃拧着眉,说,“暗方的凶手,更会以我们明方为下手对象,亲自挖了这样一个陷阱,等着我们往下跳……”

突然卡带——

等等,她想到了什么……

在想到的那一瞬间,冷媃一个走神就忽视了某种念头,回头来想,却怎么也想不到。

人都这样,往往有时候想到了什么关键点,没注意时流逝,回头想要去找,却是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听到女儿头头是道的分析,君简忍不住心惊,这才明白君冷媃的意思——原来,女儿是在强调,暗方的凶手,并没有走远,而且还躲在人群里,等候他们掉进他亲自挖的陷阱麽?

可是下属那么多,他又如何知道谁是凶手?

冷媃默默的垂头,思考着怎么去逮住凶手,她追凶已经两年了……也差不多让凶手逍遥够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酸涩。

眸中寒芒闪烁着,然后消失,收好爹地递回来的资料,顺手放入衣服袋子里,勾住爹地的手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了眼睛,贴着君简就睡了。阅读qi-wen.com

君简哭笑不得的抱着女儿,下达不准进出凶杀现场的命令,以及命人看守现场的命令之后,才略作安心的抱她回去马车,女儿并没有睡着,反而是计划想要进行的。

听着女儿趴在自己耳边低低的计划,君简的嘴角勾起一抹绅士的,似有似无的笑。

完整的计划,让他有些感叹他君简的女儿,果真是非凡!

在君简眼里冷媃只有八岁,于她这样的八岁女孩子而言,这计划,也算得上水平了。

首先,冷媃需要证实凶手是否跟**女有仇,其次,她想证明一下,她能不能引蛇出洞,最后,她想让凶手好好尝尝,被别人干的滋味!

上帝,原谅她的恶趣味吧……

冷媃不好惹,她得让那个暗处的人知道!

明处的人亏损最大,冷媃必须把位置转换过来,不可以再让爹地他们这一方处于被明处的人亏损最大,冷媃必须把位置转换过来,不可以再让爹地他们这一方处于被动状态,那样着实不利于她的计划。

于是她的构思就从这个利弊情况下出发展开。

君简依然没有任何异议的认可了。

但其实对于冷媃来说,爹地的人生安全,由她来保证,这还是必须的!

不过冷媃也真的有点累了,八岁不过的女儿身啊,哪里比得上前世的十七岁呢?趴在爹地怀里假寐,倒是不小心就真的睡着了——

君简看着女儿睡熟了,不禁笑了笑,奇怪的是,八岁的女儿竟然给他一种莫名的安心。

看着冷媃睡不安稳,君简的表情似乎也随之变了变,他的女儿怎么可以这么累?看来得找个时间送她去修养一段时间了,虽然女孩纸一个——其实是真的不怎么适合习武的,可当做锻炼,也没什么不是?

君简无声的看着女儿,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很机智的女孩子,这是个聪慧过人的女儿,推荐http://www.qi-wen.com/还是忍不住叹息。

冷媃不知道爹地心里在想什么,感受着来自爹地的安全感,睡梦中,一道声音传来,冷媃怔了怔,脸上表情也僵了僵。

只听到那声音说——

“来自现代的魂灵,面对喜欢的人,切不可大意麻痹,来自现代的魂灵,切不可对人逢场作戏——”

这道声音的话,冷媃觉得她是可以理解的。这意思大概也就:一个魂穿过来的自己,不被允许在这个世界里逢人做戏,就算被人喜欢或是自己喜欢上别人,也不能轻易对人表态,必须保持自己最原始的情感,不能对任何人有任何肢体动作吧?

理解明白后,冷媃倒是苦涩的笑了,其实她本不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对人这么做?

何况受这道声音的告诫,她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她一直都明白,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能在这里留下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

凝重地蹙眉,冷媃顿时明白了自己有可能回去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可是她的肉体都已经火化,她还能回去麽?

“回去已无可能,魂灵体的你只被允许在异世寻找那个改变你一生的人,陪他一生!”

冷媃冷笑一声,平静地注视眼前的虚空,“若是原因只因为这样,我宁可一辈子老死!”

冷媃也不知道她自己在说些什么,在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她反而对自己有点不淡定了,要她喜欢上别人确实难,可也不至于一辈子想要一个人吧?虽然她固执,可也不至于那么激动地一辈子一个人吧??

“别担心,不至于你一辈子老死,在这个异世,有一个人正等待着你,而那个人,虽不记得前世的记忆,可他对你还有着不多见的感觉,在某处,这个人正等着你的到来!”

冷媃愣住,听这话,似乎有一个人,与她相似,来自现代……

会不会是他?

冷媃心里渐渐多了期待,如果是他,那该有多好?

“你本不是二十一世纪人类,源自架空君安国未来主公,在遇上那人之前,切不可太过宣扬自身能力,以免杀身之祸!”

冷媃脸上表情莫测,对于这个声音并没有多大在意,却牢牢记住了警告意味的那句杀生之祸——或许,也不应该那么活跃吧……

“多久才能遇上那个人?”冷媃必然在意这个话题,真的很想知道,他会不会就是简溯……

可是这道声音并没有回答她,只道“天机不可泄露——”

冷媃忍不住心底咒骂这个声音,“那以后,你还会出现吗?”除了这道声音很欠揍以外,她对这个还挺喜欢的,喜欢交友的冷媃当然不会放弃有可能的机会。异空间的某处,一道白影传出无法克制的压抑怒气,“你这么做会害了她的!”

面对白影的斥责,黑影不见表情,只是淡淡的回答,“这是我的梦……”

冷媃转醒,君简恰好定定的看着某处……心里一惊,难道自己已经睡过头了?

转头扯扯爹地的衣袖,好奇的目光探寻的看着爹地。

君简笑了笑,示意噤声,“现在的情况,真是有点搞笑的,媃媃你看——”君简呵呵一笑,伸手指向外头

透过暗格,冷媃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忍不住笑了,“爹地,真高明!”

一男一女,装扮成**模样,而且男人还被换装成君简这个九五至尊……她的爹地还真的很伤得起——

按照冷媃的计划,就是选中一个体型极像君简的人装扮成九五至尊的君简,另找一个女子,非**女和伪君简爱爱……然后试探是否可以引蛇出洞,视察是否只杀**女。

本来是让君简亲自上场的,可因为怕女儿又做出什么让他不安心的事,只能妥协作罢,他可不希望女儿再出什么意外……

君简记起昨天的脚伤都挡不住冷媃今早的锻炼,还非得去不可,逻辑上不可能说得过去,君简却只能答应女儿奇怪的要求,陪她晨跑——君简抱着受伤的冷媃晨跑,虽然是增加了君简的负重,可是君简照办了,也从没想过深究什么,只是有时候看着这样的冷媃,心里会有点不好受。网站qi-wen.com

君简很是心疼这样的冷媃——

声音缓缓的低下,然后在冷媃面带惊喜的表情下,彻底消散,留下随着声音消失的情况下,冷媃的意识也逐渐混沌,再次醒来,已经是君简的怀里……

“只要你没死,我们就有遇见的时候……”

封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封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 废物?)

    原标题: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废物?)小说名: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第17章废物?沈遗风不开口。他师傅便也不再开口,他在等。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沈遗风让自己的师傅站面前干等着自己的答复,内心很是不安。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弟子听您的。”黄英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嗯,这就好。”沈遗风道:“师傅,弟子……弟子想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出关?”黄英脸色微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两年,两年后的八月十五,便是真武大赛的开幕之日,在那之前,她和你几位师兄都会出关。”沈遗风暗暗松了

  • 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

    原标题: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小说名字:末世神话第17章:巨鸟16.飞龙降临就在王天打的欢快时,头顶突然倒影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可,因为太巨大了,覆盖了附近近百米的面积,王天倒是没有注意到。而在这时候,黑巨人已经被他打的脑袋变形,一张脸都没有了人形,简直就和恶鬼一样。可就算这样,黑巨人依然有力的挣扎着。“大爷的,生命力好强大啊,要是有斧头,就好了。”王天的拳头有些红肿起来。“艹,给我破啊……”王天气急败坏的扶下身子,用胳膊肘子,打在了黑巨人的额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黑巨人的脑壳裂

  • 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

    原标题: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书名:一号保镖1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伊塔芬丽小姐是有一定的武术功底的,看的出,她的基本功很扎实,伊塔芬丽小姐告诉我,她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女孩子,喜欢端枪武棒,李小龙先生的功夫电影,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中国功夫,她也曾买过几本相关书籍,但是她毕竟是Y国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想练好的话实在不是易事。我开始教伊塔芬丽练习基本功,教她扎马步,伊塔芬丽练的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丝毫懈怠,很认真。一上午的工夫,伊塔芬丽已经香汗湿衣,衣

  • 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 二)

    原标题: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小说名:一号保镖2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赵健道:“姓名赵龙,男,今年25岁,职业是国家特级警卫,目前正在负责C首长的贴身警卫工作。兴趣爱好是武术散打,有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几段激昂文字。军衔嘛,现在是上尉,职务是警卫秘书,月收入在二千五百元左右,加上奖金,每个月的薪水在三千元上下……我说的没错吧赵先生?”赵健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怎么会对我的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而且,他既不是内部人,也不是媒体记者,更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 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 樱雨不要胡闹)

    原标题: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书名:乱世萌妃醉天下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不必客气。”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说道,语气轻轻地,甚是好听:“信应该已经送到了。”“这么快?”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眼里有着疑惑。“清歌叫人飞鸽传信送去了我在轩辕城的故友那里,他应该把信送去丞相府了。”君倾肃坐在了轩辕钰的不远处,之后轩辕钰才知道君倾肃所说的故友并非是故友。“谢谢。”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笑了笑。“不谢。”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轻轻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轩辕钰看着君倾肃。“你想说自然会说。

  • 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

    原标题: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小说名:元素风第17章:初战。《元素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元素风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2;varwodeName=元素风;varwodeKey=;

  • 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

    原标题: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小说名字:九世轮回第九世完结篇一世匆匆几十载,雎鸠的历劫一世也已经完了。可是雎鸠在天上却不时的想起来上一世的画面。不知鲲现在如何了,青木再等百年便可以和玄一在一起了…而自己又要做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仙雎鸠了。万年前雎鸠初入神界,对所有事情都不懂,还不知神界礼数,所有在她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知道行礼,只说了一句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别的仙君都在想这个小石头这次估计要遭殃,毕竟司命仙君青木素来不喜别人不懂礼数,而且这姑娘还说司命仙君长得好看,谁不知道司命仙君因为这

  • 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

    原标题: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书名: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第17章:误会康若林觉得李玉凤脸上的笑容着实让人刺眼,他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不要去相信,但是只要一想起金小希被韩夜搂在胸膛,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就觉得无法再冷静下来。“康总,我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无缘无故,为什么韩夜要给金小希请假,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呢。你还这么紧张她,我都为你鸣不平!”柳恬扭动着细腰,都快要贴上康若林的身上了。她有一张瓜子脸,画着精致的妆容,由于今天没有工作,她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