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1章(第一章 异世还魂,捉奸在床)

2017/10/26 11:04:50 来源:网络 [ ]
书名: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一章 异世还魂,捉奸在床

东陵国晋安二十年春

偌大的东陵皇宫中一片欢声笑语,文武百官各地诸侯,齐聚皇城庆贺太后六十大寿。原文http://www.qi-wen.com/百花齐放的御花园内,摆满了瓜果珍馐,搭建的舞台上身子妙曼的舞姬,正伴随着悦耳的丝竹声翩然起舞。

偏僻的宫中小道上,一穿着百花争艳对襟华服,梳着牡丹鬓的女子,正跟着一粉衣宫女身后步履匆匆。片刻后二人便在,一处偏僻的陈旧的宫苑门口停了下来。

“你确定太子哥,约我在此处见面。”华服女子浓妆艳抹,一双被画的狭长粗黑的眉皱在了一起处,红艳的朱唇也嘟了起来,再配上那脸上红红的腮红让人不忍直视。

那粉衣宫女拼命的忍住,让自己不露出嫌恶的表情道:“奴婢怎敢欺瞒沐大小姐,要知道您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奴婢若骗里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般丑陋不堪的女子竟然也能太子妃,这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她只为太子殿下不值,不过今日之后这太子妃的位置,怕是轮不到这沐纤离了。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1章(第一章 异世还魂,捉奸在床)

宫女的话让沐纤离十分受用,得意的挺了挺胸膛,褪下手上的玉镯塞在了那宫女的手中。

“赏你的,日后我入主东宫,自少不了你的好。”说完沐纤离便急不可耐的进了宫苑内,平日里太子哥哥都不愿意理她,不曾想今日竟邀她于宫中私会。她就知道太子哥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却是喜欢她的,她自不能让太子哥哥久等。

那宫女掂了掂手镯的分量,嘲讽的看了看沐纤离的背影一眼,把碧绿的手镯塞进了袖子里。再见沐纤离已经进了宫苑里的房间内,便上前关上了宫门并落了锁,在宫门口等着。这落锁是为了有备无患,到了时候自然会开了锁的。奇闻网

且说这沐纤离推门进了屋,一股异香便扑面而来。沐纤离不由皱起了眉头,想这平日里高雅脱俗的太子哥哥,竟也喜欢着甜的有些腻人的熏香。看来翠玉她们说得没错,太子哥哥就喜欢浓郁的香味,还好她每日都有听翠玉她们的话,扑了许多香粉。

“太子哥哥离儿来了,你在何处?”屋中未见有人,沐纤离便出声唤道,拿着帕子的手不由的扇了扇。这不过初春的天气,此刻她竟然觉得有些闷热面上也烧得很。

“太子哥哥?”沐纤离又往屋里走了些,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那心心念念着的太子哥哥的声音。难道是那宫女诓骗与她,太子哥哥根本就不在此处?沐纤离心中有些恼了,又觉得口干舌燥,呼吸也加重了几分。说明http://www.qi-wen.com/

“我的好妹妹,哥哥来了。”下流的声音响起,一双粗肥的双臂环住了沐纤离的腰身。

沐纤离虽然此刻脑子也有些迷糊,但是却听的这声音,还有这猪蹄一般粗壮的手,并不是她太子哥的。

“狗东西快松开本小姐”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着身子岂是旁人可碰触的。沐纤离用力想要挣脱,可是原本会些拳脚功夫的她,此时却使不上半点力气来。她也并非愚蠢之极之人,当下便想定是进屋闻到的异香有问题。

“呵呵呵,我这个狗东西,自会让你快活,好妹妹你莫要挣扎了。推荐http://www.qi-wen.com/”那男子的脸埋在沐纤离颈间磨蹭。

沐纤离羞愤交加,扭头看清了那男子的容貌。

“甄箭你这下作的狗东西,你可知我是谁竟敢轻薄于我。”沐纤离恨不能一刀杀了身后的男子,只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体内的热浪一阵高过一阵,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爷怎会不知道你是谁?沐家小姐沐纤离,爷脸上这疤还在爷又怎会忘了你是谁呢!”甄箭绕道沐纤离跟前来,猪头一样的脸凑到沐纤离面上,只见那右脸上有一只长的疤痕。盘踞在他白白胖胖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可笑。看见沐纤离在自己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模样,甄箭心中十分痛快。说明qi-wen.com一年前,他不过是言语调戏了两句,这个该死的女人便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这永远无法消除的疤痕。当日之辱他今日自然要讨回,虽然这沐纤离比起那沐家的天仙相差甚远,但是只要想到她在自己的身下承欢他就忍不住心神荡漾。

“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妃你都敢碰,太子哥哥一定会杀了你的。”沐纤离咬着自己嘴唇,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平日里嚣张惯了,除了威胁别人此刻她想不到别的法子。

“呵呵呵……太子殿下只会谢谢我,又怎么会杀我呢!实话告诉你,今日便是太子殿下命人让我来此处等着你的。”甄箭说完急不可耐的抱起沐纤离,挪动着肥胖的身躯,朝那床榻走去。

“不会的,太子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太子哥哥我是太子妃,未来的太子妃。”沐纤离脸色煞白,不相信的摇着自己的头眼泪横流。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心爱之人竟会如此对自己。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她一直以为太子哥哥是喜欢她的。却不曾想他竟然会为了不娶她,不惜用这样下作的手段让人毁了她的清白。

甄箭将沐纤离好不温柔的仍上了床榻,那肥胖的身子便这么附了上去。不顾沐纤离的叫喊,解开了她的衣带。

“滚开,滚开,你这个肥猪,狗东西,滚开。”沐纤离声嘶力竭的叫着,她沐纤离骄傲一世,怎会落得这般地步。

“东陵烬炎你好狠,你好狠啊!”沐纤离不干的喊叫着,忽然一口气上不来,梗着脖子瞪着眼珠子没了生气。

甄箭未听到身下之人的动静,想她是因那药物屈服了,褪了自己的衣衫,一张大嘴在沐纤离颈间留恋,双手开始解沐纤离的衣衫。

莫云恢复意识时,便看到了蓝色的帐幔,身上有重物压着她,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胸前的凉意还有那湿热的东西在她胸口游走,她垂眸一看只见一个肥猪一般的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

莫云这觉得一阵恶心,膝盖往那肥猪身下之处一顶。听到杀猪般的惨叫之后,便一脚将那肥猪踹下了榻。

莫云坐了起来眼中杀机尽显,看着那穿做古怪的肥猪,想一刀结果了那肥猪的性命。

“哎呦,哎哟!”甄箭没料到没了动静的沐纤离,会对自己的命根子出手,双手抱着下身之处在地上打滚。

莫云觉得胸前一片冰凉,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衣衫,忽然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身上穿着的并不是执行任务时穿的黑色套装,而是有着宽大袖子的长袍。白嫩细长的手,也不似她那一双拿惯了狙击枪手雷的粗手,很显然这身体并不是她的。莫云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屋子,古色古香的屋子根本不是她所在之处能有的。

她不是在中东执行任务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等等……她好像死了?她与五个队友在中东执行任务,目的是为了毁灭恐怖分子制造出来的生化武器。他们受到了恐怖分子猛烈的阻击,虽然成功的消灭了恐怖分子。但是在毁灭生化武器之时,作为队长为了确保队员的安全,她让队员撤出了基地。没想到那些恐怖分子留了一手,当她毁灭生化武器之时,整个基地爆炸了,她在爆炸声中失去了意识,恢复意识后她便出现在了这里。

“啊……”忽然莫云的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她的脑袋里。过了片刻莫云才觉得好受了些,看着地上翻滚的肥猪,更多了一份杀气。这个该死的猪头,竟然对这身体的主人行不轨之事。

“太后,皇后娘娘,就是这里面。”

外面响起一阵嘈杂之声,莫云不由的勾了勾唇,呵呵来看戏的人到了。莫云是一个接受能力极强的人,既然穿越到这沐纤离的身体上,也承了人家的记忆,她自然会代替沐纤离好好活着。

莫云整理了一下衣衫,不紧不慢的下了榻。

“你、你怎么会?”甄箭不敢相信的看着沐纤离,那药不会能让她浑身无力吗?她此刻怎能站立还伤了他。

这甄箭哪里知道,此时沐纤离这身体里的魂魄已经易主了。

“怎么不会?该死的肮脏东西今日我便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莫云说完扬着下巴,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甄箭的肚子上。

“嗷……”甄箭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被踩破了,这个娘们儿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伴随和甄贱的惨叫,原本半关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打开了,屋中瞬间便亮堂了许多。

莫云侧着头看着门处,只见门外站了十几个女人,老的少的都有。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凤袍,带着凤钗容貌明艳的中年女子。另一个则是一头鹤发的黄衣老妇,这老妇虽老但是皮肤却依旧紧致,只眼角又些许细纹。这二人不是别人,真是当朝太后和她的亲姑姑皇后娘娘。

“哎哟……这、这这真是……”门外的妇人们,瞧见屋内的光景都纷纷掩面,好似里面之人有多污秽不堪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太后娘娘铁青着脸看着沐纤离问道,这寿宴办的好好的,却突然有宫人来报,沐家大小姐在宫中与男子私会。

这沐纤离是谁?那可是太子的未婚妻未来的太子妃。听闻此事她便与皇后来此,没想到这宫人所报竟是真的。

这沐纤离发丝衣衫凌乱,颈间的红痕刺目,那甄侍郎家的公子更是衣衫半褪,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何事。

“太后娘娘不是瞧见了么?还需要我多说吗?”莫云语调不缓不急的回答道,脸上也为见慌乱之色。

“纤离啊!纤离!你怎么这般糊涂,做出此番污秽之事。日后姨娘我若是死了下去见了姐姐,要如何与她交代。”一个穿着紫色华服模样中等的中年女子,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摇着头。这女子不是旁人,真是沐大将军的妾氏刘姨娘。

“姐姐?谁是你姐姐?刘姨娘你不过一卑贱奴婢,也敢称我娘亲为姐姐?呵呵……真是可笑。再说了我娘亲是好人,死了自然是上了天,姨娘死后定是遇不上的。”在沐纤离的记忆里她得知,这刘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以前不过是沐纤离她娘亲从外面买回来的丫头而已,沐纤离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沐大将军极爱沐纤离的娘亲一直未在续弦,在沐纤离娘亲忌日之时沐大将军饮多了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便和这刘姨娘睡在了一处。

再后来这刘姨娘有了身孕,沐大将军无法便扶她做了姨娘。沐将军无其他女人,这刘姨娘便顺理成章的掌了将军府的家,无形的默认了刘姨娘沐家女主人的地位。在沐纤离的认知里这刘姨娘是使了手段才上了她爹的床,加上刘姨娘生的女儿聪明美丽处处比她强,人人都喜欢将二人比较,沐纤离恨透了这母女二人。

离刘姨娘站的比较近的几个命妇,听莫云这么一说,都不做痕迹的离刘姨娘远了一些。妾是什么?比丫鬟身份高一点的奴婢而已,身份低贱跟她们可不是同一阶级的人。沐大将军一直为续玄,她们都快忘了这刘姨娘妾氏的身份了,这沐大小姐今日一提还真是让她们记了起来。

刘姨娘身旁的雪衣女子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一双含水的杏目略带责备的着沐纤离道:“娘亲好歹也是姐姐的长辈,姐姐出了这样的事儿,娘亲分外痛心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娘亲。”

这个沐纤离不是拐着弯,说她娘亲不是好人吗?

“娘亲?”莫云嗤笑道:“沐纤雪你怕是搞错了吧!刘姨娘不过一个小小妾氏,你竟然唤她娘亲?你该唤娘亲的人,如今可躺在沐家的陵墓之中。人人都道你知书识礼最懂规矩,这规矩竟也不晓得。”

这个沐纤雪生的很好看,面容娇美气质清新脱俗,宛若仙女之资也难怪她是东陵的第一美人了。这刘姨娘长得也不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家碧玉,由此可见沐纤雪这张脸还是承了沐家优良基因。

太后斜眼看了沐纤雪一眼,庶出就是庶出,再怎么好看有才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儿,一点规矩都不懂。

沐纤雪暗暗咬了咬呀,红着眼睛道:“是妹妹失言了。”

她总觉这沐纤离现在有所不同,竟让她在太后和皇后娘娘面前吃了瘪,但是她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云翻了翻白眼,沐纤雪那般做派,好似她欺负了她一般。

“哎哟、哎哟”那甄箭痛很了,在沐纤离的脚下叫唤。那甄箭的娘亲甄夫人,看着心抽抽的疼却也不敢出声。虽然说那沐纤离脚下踩着的是她的儿子,可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在此她那敢造次。她虽然不知道是何缘由,她儿子会与这个沐家大小姐混在一起。但是这沐纤离现下与她儿子已经成了事儿,日后进了她甄家的门她自有办法收拾这沐纤离。

“离儿你怎么这般糊涂,这可是禁宫之中,你怎么能做与人私会,这太子妃你是不想做了吗?”皇后娘娘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说道,眼中的灰暗之色一闪而过。她在这后宫之中都了半辈子,又怎么会看不出今日这事儿的门道。这沐纤离那般爱太子殿下,有怎么会一旁人私会。她知道她那儿子不喜欢纤离,今日之事儿多半与他有关。这也不能怪太子,只是这纤离如今这德行,实在是当不得太子妃,要怪只能怪她自己了。

“与人私会?姑妈你这般说,让离儿心中好生伤心。姑母明明知道的,离儿心中只有太子哥哥,又怎么会与旁人私会。”莫云嘴上说着伤心,脸上却无半点伤心之意。她这个姑母也是当朝皇后,她被人设计如此明显,她这姑母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这皇后姑母,如今说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已经放弃了她,这事儿是谁做的想来她这姑母也猜出了几分来。

跟着太后皇后一起来的命妇还有小姐们,闻言也嗅到了些阴谋的味道。整个东陵国谁人不知道,这沐纤离爱惨了太子殿下,有太子殿下的地方就有她。虽说太子殿下不喜欢她,但是这婚约未取消,她便一日是太子未来的太子妃,又怎么会为了甄箭这个蠢猪自毁前程。

“莫不是有人要害沐大小姐?”说话的是荣亲王府的荣王妃。

莫云看了那荣王妃一眼,这荣王妃约莫四十岁的年岁,容貌娟秀气质温婉。这个时候这荣王妃能说出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在帮她,莫云感激的看了荣王妃一眼这个情她记下来。

“今日有宫女引臣女来此处,说太子殿下在此等候。臣女想这皇后姑母治理下的后宫,自然是倍加森严,自然不敢有人做什么害臣女之事便跟着过来了。那想到一进这屋子里,便中了那迷香这蠢猪便跑了进来,遇对臣女行不轨之事。还好臣女保持自己的理智,努力的让自己清醒才未能让这蠢猪得逞。”说完莫云对着甄箭的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脚。

皇后的脸黑了几分,这沐纤离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她会在宫中出事,与她这个皇后治宫不严有关。她这个侄女儿,什么时候也学会含沙射影的说话了,是她想多了吗?

“太后明察,这沐纤离早与小的定了终身,今日约小的来此私会。闻得太后娘娘前来,便忽然翻脸还对小的动手。”那甄箭忽然朝众人大声说了起来。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太子别惹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