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10017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59:3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10017

第三章:淡定施救,冷静拒绝

 刘千舟接过,然后取出揣兜里的小刀,火烧刀片消毒,紧跟着她转向被咬的男人,俯身靠近他的腿,手拿着刀在毒蛇牙印上划了个十字形的口,确认里面没留下毒牙后扔了小刀。奇闻网

 抬眼,黑白分明的眼中全是冷静和淡定。

 她问:“有没有干净的水?”

 立着的男人赶紧递上水壶,“这可以吗?”

 刘千舟一愣,军用水壶?

 “干净吗?”

 “干净干净。”

 刘千舟点点头,那人蹲下身,拧开瓶盖,刘千舟挤着伤口里面的毒血,那人配合着冲洗。

 一瓶水结束,那人问:“够不够?”

 刘千舟没说话,而是拿过他手上的水壶,口朝下甩了甩,里面甩出少量的水。

 紧跟着她撕了半张速写纸点燃,扔进水壶中,然后将水壶的口对准伤口压下。

 蹲在她跟前的男人傻了一秒,“这、这是干什么?”

 “拔罐没见过?”刘千舟淡淡出声。

 她的冷静影响了焦急万分的男人,闻言后尴尬笑笑。奇闻网

 “这样就没事了吧?”问得有些小心。

 刘千舟没回话,实话说她也不知道。

 她不是医生,只能从伤口的情况来判断。

 男人忽然说:“我叫宋剑桥,他是我二哥,他叫宋城,你呢?”

 “刘千舟。”

 刘千舟小声回应了声,起身就走了。

 宋剑桥傻眼,伸长了脖子:走了?

 宋剑桥来不及去追刘千舟,他二哥出声了:“他们什么时候到?”

 宋剑桥立马转身,“马上就到了,二哥,你感觉怎么样?”

 他看得清楚,那小姑娘用刀子在腿上拉开条口子时,他二哥哼都没哼一声。

 “没事。原文qi-wen.com”宋城应了声。

 宋剑桥看着绑在伤口上方的领带,伸手去解,宋城立马拦住。

 “先别解开。”

 宋剑桥抬眼:“毒还没弄干净吗?”

 宋城闭上眼,没回应。

 宋剑桥当下了然,弄没弄干净另说,只是单纯的不信任,谁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丫头片子,万一……

 兄弟俩这话落,刘千舟纤细的身影又出现了。

 宋剑桥看着去而复返的刘千舟,又看看她手上拿的草。

 “这是……”

 刘千舟语气依旧轻轻淡淡的,跟她给人的感觉一样:“这是地耳草、刺犁头、车前草,都是解毒的野草。推荐qi-wen.com

 刘千舟说完,一把草药递到宋剑桥面前。

 宋剑桥看清楚了这些草,都是山里头常见的野草,居然还能解蛇毒,顿觉神奇。

 刘千舟手上草药在他面前晃了下:“嚼碎,敷在他伤口周围,避开牙印。”

 “我嚼……”

 宋剑桥惊讶两秒后,义不容辞接受,整个往嘴里塞。

 刘千舟哼哼儿出声:“不是你难道是我吗?他是你哥哥,现在考验亲情的时候到了。”

 宋剑桥嚼得两腮帮子鼓出,好大会儿后才得了说话的空。

 “我不是不愿意,我是怕我二哥嫌弃。来自qi-wen.com

 话落看了眼宋城,他二哥什么人?他这口里嚼碎的东西往宋二哥身上抹,那是亵渎,亵渎!

 刘千舟转眼看宋城,那人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看出几分贵气来,这令刘千舟很是佩服。

 刘千舟捡起自己的速写本往另一边走,宋剑桥本以为她要走了,没料到小姑娘居然就在那边坐下了。

 宋剑桥照着刘千舟的话,把嚼碎的青草渣子涂在宋城伤口周围,又扯下自己的领带给粗粗包扎上。

 没一会儿,听到人声传来。

 刘千舟看着一群人恐慌着脸朝宋城鞠躬致歉,紧跟着宋城被人抬下了山。

 前后不过五分钟,热闹的坟前安静如常。

 刘千舟手上握着钢笔,歪着头把刚才的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然后把事情往脑后抛,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原文http://www.qi-wen.com/

 林间的光会比山下去得早,天光还在,可林间已经黑压压一片了。

 刘千舟完成了三张默写,画的是学校的一角。

 她班上同学,就算坐在风景前勾出的线条,也不一定有她默写的还原度高,记性好,这、应该算是刘千舟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她提着速写本起身,活动发麻的四肢,然后在父亲坟前拜了拜。

 她小声说:“赵家逼我订婚,我不想,我该怎么办呢?其实我可以不用回本江,可奶奶怎么办?”

 停顿良久之后,她才小声问:“爸爸,我可不可以任性一次?”

 刘千舟从山上下来,天色已经不早了。

 她到家时刚好撞上赵经时离开,她在门口站着,赵经时看着她。

 少年脸上表情隐忍,眼神固执。

 刘千舟欲言又止,两人对看良久没说话。

 刘奶奶出来,赵经时这才如梦初醒,对着刘千舟低低说了句:“晚上我给你发信息。”

 赵经时从刘千舟身边跑开,刘千舟扭头看去,只看到少年奔跑的背影。

 刘奶奶伫立在门口,喊了声“千舟”,刘千舟这才进屋。

 “经时来说什么了?”刘千舟装作不经意的问。

 刘奶奶拉着孙女说话:“千舟啊,告诉奶奶,经年和经时,你喜不喜欢,喜欢哪一个?”

 刘千舟心下一紧,赵经时对奶奶说了。

 她想了想,如实说:“喜欢只是像哥哥一样,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刘奶奶眼底释然,却还是再说:“如果不反感,那就试着接受看看?你觉得呢?”

 “奶奶,我们这些年虽然受他家接济,可不代表我们就得对赵家唯命是从,我有选择幸福的权利,我也有拒绝赵家的权利。经时和经年大哥都很好,但我不喜欢,以后也不会。”

 刘千舟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刘奶奶当然懂。

 这件事上,祖孙俩意见一致。

 刘奶奶说:“经时那孩子,是个好的,就是配我家千舟差了点。”

 但如果是赵经年,刘奶奶并不反对,可奈何自己孙女儿不喜欢,既然不喜欢,那就不要将就。

 “奶奶,不是差不差,是我不喜欢。”刘千舟说:“经时很好,他不差。”

 刘奶奶笑着摆手:“是,是,赵家兄弟都不差。我只是不想委屈我大孙女儿,人生眨眼就过了,找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过日子,才不白活一场。”

 刘千舟点头。

 祖孙俩心里都清楚,一旦跟赵家闹翻,赵家不再提供经济支援,她们家生活困难不说,千舟这学费交不上,才是大事。

第四章:上门要钱

 “听说了吗?来镇上的大老板被蛇咬了,昨天惊动了整个卫生站的人。”

 “一早听那边卖鱼的杨姐在说,她老公就是卫生站的,可不得了呢。”

 “我大姐就是卫生站的护士,说是所有医生都去了,架子可真大……”

 街边卖菜的大妈们又开始一天的八卦交流,本江小镇不大,任何事情都能在一夜之间传遍街头巷尾。

 刘千舟提着豆浆和包子,埋着头从大婶们面前走过,大婶们八卦的事情,她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豆浆和包子放桌上,朝屋里忙活的奶奶喊了声:“奶,早餐我放桌上了啊。”

 刘奶奶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好,你趁热先吃。”

 刘千舟撕着馒头慢慢往嘴里塞,心里在合计她救的那人,会不会就是从市里来的大人物?

 想着她也算是救了人一命,要求拿一点报酬不过分吧?

 刘千舟主意打定,眼神光亮无比。

 剩下馒头往口里一塞,回头朝房间喊了声:“奶,我出去一下。”

 声音还在屋里盘旋,人已经飞了出去。

 外地来人一般都会住在镇上最好的酒店,在新开发区那边,并不是很远。

 刘千舟一路朝酒店狂奔,脚下步子迈得又急又快,丝毫不影响脑子盘算要多少钱合适。

 她学费是一万二,还得加八百八的住宿费,那是需要一起交的,再加上返校后一个月的生活费,最起码得一万三千三百八。

 一口气跑到了酒店门口,刘千舟望着宽敞的大门口,这里平时没有保安守的,今天居然在门口守了人。

 她调整好呼吸,整了整衣服往酒店大堂走。

 可刚到门口,居然被保安给拦住了。

 “抱歉,小姐,酒店暂停营业。”

 刘千舟闻言瞪圆了眼:暂停营业是几个意思?

 “那个……那个宋老板不住这里?”刘千舟磕巴的问,“我是宋老板的救命恩人,昨天是我救了他,不信你可以问他弟弟宋剑桥。”

 好在她记性好,名字说过一次就能记住。

 门口保安互看一眼,立马用对讲机报告楼下的情况。

 对讲机里面的声音刘千舟听得很清楚,听到那边人说等等后,刘千舟心都提起来了。

 她害怕人不见她,那种大人物脾气都很怪,万一不肯见她,她又该怎么办?

 班上同学上学期就把这学年的学费交了,而她已经拖到这学期国庆了,节后返校再拿不出学费,她要面临的就是休学或退学。

 刘千舟忐忑的等着,没等来对讲机里面的声音,倒是等来了令她格外惊喜的人。

 宋剑桥颇具穿透力的声音从大堂传出来,拔高的声音透着意外的惊喜。

 “小可爱,真是你啊,快快快进来,刚我还跟二哥提到你呢,你居然就这么神奇的出现了,哈哈哈……”

 魔性的笑声在酒店大堂传开,在空旷安静的空间里,这笑声听来有些惊悚。

 刘千舟愣愣的站在门口止步不前,没料到宋剑桥会这么热情。

 可她是来要钱的,心底愧疚顿生。

 刘千舟还木着在,宋剑桥已经奔至她跟前。

 他俯身,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刘千舟赫然惊醒。

 她瞪大眼珠子,后退一步,抬眼,可黑白分明的眼里并没有惊吓的痕迹。

 宋剑桥表情抱歉:“吓到你了?”

 刘千舟没说话,数秒后,她摇头。

 宋剑桥大概意识到自己行为太张扬,当即收敛着笑容,他说:“跟我来吧,二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谢你昨天临危不乱救了二哥一命。”

 刘千舟埋着头,做好事要求回报,这是第一次。

 昨天在救人的时候,她还没想过,今天来这里,把好心变成了利益。

 她头埋很低,宋剑桥话有点密,很想知道关于她的事情,可他十句问话她九句都没回答,这令宋剑桥不得不反思是不是自己吓着了人家姑娘。

 两人沉默的上了三楼,然后转进走廊,在一间房门前停下。

 宋剑桥敲了两下门,等人开门的空档才跟刘千舟介绍。

 “这就是宋二哥住的套房,他身体底子好,休息了一晚上现在好得差不多了。”

 “哦,那就好。”刘千舟轻轻应了声。

 门开了,宋剑桥立马给刘千舟介绍:“这是左翼,我二哥的左膀,里面那人是我二哥的右臂,他叫元瑾,都是好人,你别害怕,进来吧。”

 左翼见宋剑桥领着个陌生女人进来,反感的拧眉。

 “宋公子,先生他在养伤。”

 宋剑桥笑道:“我知道,她可不是别人,她是二哥的救命恩人,今天特地来看二哥的。”

 左翼和屋里的元瑾一听这话,脸上表情这才放松下来。

 里面套房门关着,宋剑桥直接带着刘千舟走过去。

 看得出左翼和元瑾有想阻止的意思,可两人最终打消了念头,只是跟在身后。

 宋剑桥推开门,屋里宋城已经坐起了身,从脸色上看不出身体欠佳。

 “二哥,你看谁来了?小姑娘担心你,今天一大早过来查看你的伤势。”

 刘千舟在宋剑桥身后,在宋剑桥高声介绍她时这才抬眼。

 然而她一抬眼,却对上一双冷漠幽深的眸子,她心口一紧,下意识心慌的埋下脸去,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宋剑桥拉着刘千舟手腕往床边走,宋城酷硬的面上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宋剑桥把刘千舟往前推,“你要看看二哥的伤口吗?”

 刘千舟站着不动,双手背在身后,指甲用力掐自己指腹。

 纠结、矛盾、羞于开口,重重情绪压榨着她的神经。

 她这样做,奶奶会不会打断她的腿?

 她这样做,会不会就成了没道德没底线的人?

 她这样做,比向赵家妥协好在哪?

 宋城深邃眸光看向头脸深埋的刘千舟,打量片刻后问:“你来做什么?”

 宋剑桥一听他二哥这语气,立马打圆场。

 “我的哥诶,人家小姑娘是担心你,特地来看你伤情的,你别总板着脸……”

 刘千舟忽然抬眼,眼神坚定,一字一句说:“我来拿报酬。”

 刘千舟的话,直接像巴掌一样扣在宋剑桥脸上。

第五章:错过酬谢知不知

 屋里安静得诡异,良久,宋剑桥反问出声:“报酬?”

 刘千舟脸又埋了下去。

 “对,我救了宋老板,拿我应得的报酬,理所当然啊。”

 宋剑桥心底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他想极力解释什么,然而刚出声,就被宋城的声音压了下去。

 “要多少?”

 宋剑桥抬眼,宋城声音跟他整个人散发的气息一样,冷!

 宋剑桥想说什么,最终把话咽了下去。

 刘千舟缓缓抬了下头,紧咬着唇,还在犹豫自己要的会不会太多。

 “我……要一万三千三百八。”

 说话后她用力闭紧双眼,心底长长吐了口气后,才慢慢睁眼,像找到站得住的理由一样,她看向宋城,眼里少了挣扎,多了几分无畏。

 “宋老板的命,远不值这个钱,对吗?”

 宋城与刘千舟对视,她眼里仿佛载了星辰大海,他冰冷的眼淡淡一瞥,瞥见了繁星皓月中的冰山一角。

 这样干净的一张脸,却配的是那样俗气的心,糟蹋了。

 宋城移开目光,淡淡开口:“左翼,给她钱。”

 “是,先生。”

 刘千舟一顿,又惊又喜的道谢:“谢谢,谢谢你宋老板,谢谢,谢谢……”

 宋剑桥心里不是滋味,本以为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样钟灵敏秀的姑娘会是不同的。

 原来,女人都一个样……

 “二哥……”

 宋剑桥刚开口,宋城打断他的声音:“你,带她出去。”

 “好。”

 宋剑桥轻轻拉了下刘千舟的衣服,刘千舟毫不留恋转身就走,脸上带着成功的喜悦。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成功的笑容刺疼了宋家兄弟的眼。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用一万来块钱,买断了宋家兄弟对她的好感,兴许,那才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拿到钱的刘千舟迫不及待的数了两遍,确认没错之后,再从一小叠百元大钞中取出五张分开放。

 宋剑桥观察到这细节,也没多问,对她心生莫名的失望。

 刘千舟将钱好好收起来,然后笑着道谢。

 “谢谢你。”

 宋剑桥避开跟她的眼神接触,也再也找不到先前迎接她上来的热情。

 “我送你下楼吧。”

 刘千舟赶紧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走,你忙吧,再见。”

 “好,那你自己回去小心点。”宋剑桥客气了句。

 刘千舟留下开心满足的笑,自己离开酒店。

 这边宋剑桥在宋城门口站着,手臂压在门框上。

 “二哥,我不知道她是这种人,我之前说的答谢就作废吧。”

 原本是准备酬谢刘千舟,可谁也没料到人会主动找上门来要。

 主动给的和上门来讨的,那性质完全不一样,宋剑桥那心底,此刻就跟吞了翔一样恶心。

 宋剑桥丢下句“哼,亏我还那么上心”后,消失在宋城的套房。

 *

 刘千舟还没想好怎么跟奶奶说已经筹到学费的事,打小就听话懂事的她,讹人的事实在数不出口。

 人搬着小板凳在门口坐着,双手托腮在想一个合理的理由。

 眼神落在脚尖前方十公分处,思绪还在飘,可眼里却出现了一双双蹭亮的皮鞋。

 刘千舟缓慢抬眼,目光由对方的脚一路往上。

 宋剑桥!

 站在一行人前方的正是宋剑桥,刘千舟无波无澜的眼里带出点点笑意。

 刚笑开来,刘千舟忽然反应过来这些人是干嘛来的后,笑容又收了回去。

 她坐着没动,心底在想赶人走的法子。

 宋剑桥看到刘千舟后也吃了一惊,昨天对她出现在刘家坟前的理由表示不解,今天一早的事情发生后,宋剑桥直把昨天的巧合当阴谋,兴许就是她安排好的。

 可现在,似乎对她昨天的出现,有那么一点释怀了。

 宋剑桥没开口,在他身后的镇长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和和气气的开口了。

 一开口就无比亲近的套近乎:“丫头啊,奶奶在家吗?我们找奶奶说点事儿呢。”

 宋剑桥直接让开了点位置,站在一旁东想西想。

 心道:难道她昨天出现,真是巧合,不是预谋好的?

 昨天宋剑桥和宋城会出现在后山,也因为谈不下来所以上去看看,有没有保留刘家、张家的坟还能顺利启动项目的可能性。

 刘千舟仰脸,平静开口:“镇长伯伯,你挡我阳光了。”

 镇长一愣,赶紧往后退一步,却依然笑问:“千舟,你奶奶在家吗?”

 刘千舟摇头:“不在,她去张婆家了。”

 镇长一听,脸色瞬间黑下去。

 刘千舟张口,声音利落:“你们是来劝我奶答应迁坟的吧?你们只管你们的项目进行,有想过我爸爸和爷爷坟迁走后住哪里吗?死了的人你们都不放过。”

 镇长脸上有些过不去,当即沉声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丫头,这是造福我们本江百姓的大项目,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全本江人民都会记着你们的好,你爷爷和爸爸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刘千舟嘴快回应:“欣慰不欣慰我还真不知道,镇长伯伯下去问问?”

 镇长气得吹鼻子瞪眼,懒得搭理这什么都不懂的小娃。

 镇长刚跟宋剑桥低低商讨着计划,刘奶奶就拎着自家种的蔬菜回来了。

 刘千舟立马往奶奶跟前跑:“奶,镇长他们来了。”边说边拿小眼神儿往那边瞄。

 刘奶奶把菜往门前搭的石台子一放,转身拉了把竹椅坐下。

 镇长和宋剑桥等人立马上前来,宋剑桥这回先上前,他手上接过左翼、元瑾递来的礼品,十几个礼品盒子一溜儿摆在刘奶奶脚前。

 “老人家您好,今天唐突登门,还请老人家莫怪。带了点儿小东西,请老人家笑纳。”

 宋剑桥殷勤得像换了个人,等着刘奶奶给话呢,刘奶奶却直接上了正事。

 “说迁坟的事吧?我就问一句,有补偿金吗?”

 刘奶奶一开口,在场人都愣了,包括刘千舟。

 在场人脸色各异,宋剑桥眼底闪过浓浓的鄙夷,却没把情绪表露。

 刘千舟反应过来后,忙抓着奶奶手皱眉低吼:“奶奶!”

 给再多钱,也不迁!

10017》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17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