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邪皇溺宠:全系召唤师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53:53 来源:网络 [ ]

小说:邪皇溺宠:全系召唤师

第三章 妖孽男人

  霜儿颇有些失望。说明http://www.qi-wen.com/

  顾思芩则是大步走了进去,一进门,面露惊艳。

  房间内古色古香,四角立着四根上好的白玉石柱。

  四周的墙壁也全是白色玉石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

  西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一幅山水写意图,行云流水间透着作者的恣情肆意。

  往东面看,一漂亮的水墨屏风将顾思芩给阻隔住,只透过屏风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座古琴。

  顾思芩径直越过屏风,结果一阵热腾腾的水雾氤氲了她的眼,她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池子。

  她不仅仅讶异得是屏风后别有洞天,竟然有一汪温泉,更讶异得是,温泉里居然有个光裸着的男人正背对着她。网站http://www.qi-wen.com/

  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吹来灵动,却吹不走顾思芩的燥热。

  看着那.裸.背,顾思芩不由得感慨,啧啧,真是她见过的第一美背。

  且看那行云流畅的弧度,紧实的背脊,再外加那些微带着点古铜色,差点要反光的迷人色泽,让人蠢蠢欲动。

  咕咚咕咚……顾思芩清晰的听到了自己血液逆流的声音。

  肆意的打量着这身材,啧啧,比例完美,由这宽肩就能完全想象出下面的窄臀。

  “看够了没。”一道不含任何波澜的声音响起,好听得似古琴低鸣,又似天界之音,肆意抚乱着心弦。来自http://www.qi-wen.com/

  “澜王叫我前来,不就是来看澜王沐浴的吗。”顾思芩似笑非笑,她并没有这个时代女子的羞窘,也不是一个看光了男人,就会狂乱大叫着求负责的女人。

  曝露在阴影下的唇懒懒的勾起一丝兴味的弧度,修长若玉的手一伸,一件衣袍便软软的搭在了他身上。

  他款步从池子中走了出来,优雅转身。

  身材颀长,步伐悠然慵懒,全身透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淡漠凉薄。

  黝黑且湿漉的发若流水般倾泻下来。

  一张漂亮得天理难容的脸,朗目清澈耀目,比宝石还要璀璨明亮。阅读qi-wen.com

  菲薄的唇恰似一朵玫瑰,诱人得盛放开来,妖孽至极。

  俊美无双,潋滟芳华,此等词语形容在他身上绝对不为过。

  原本以为轩辕修谨在火舞国已经是皇家之中最为俊美的了,可跟这澜王比起来,轩辕修谨简直要被打压进十八层地狱。

  顾思芩惊**刻,神色恢复,心念一转,脑海中一系列的宫斗剧一闪而过。

  刚才有听霜儿说,澜王常年在外打仗,所以对宫中情况并不了解,只知道她是太子妃,所以很有可能,为了打压一下太子的气焰,而对她有所图。

  想到这,眼神就透彻不少,清澈似水,散发着幽亮的光泽。

  他把手一抬,掐着她的下巴,指间还带着水汽,强硬的让她抬起头来,逼迫她望进自己的眼里。网站http://www.qi-wen.com/

  一双遒劲有力的眸子,折射出摄人的光芒,声线带着冷漠,让人的心都为之绷紧,“你就是天命之女?”

  果不其然,就是为这事儿!未来的皇后只能是天命之女,也就是顾家长女,敢情他撼动不了太子之位,若是能将她弄到手,那么也就间接得到王位了!

  顾思芩真的好讨厌这种被人看作工具的感觉,手放在他修长的手指上,想要掰下来,可惜用尽全力,他的手也分毫不动,相反是她用力过度,一张小脸胀的通红!

  顾思芩不屈的看着他,“我知道你感兴趣的是太子之位,可我是不会嫁给太子的,更不会嫁给你!”

  她的声音虽是女子之音,但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回荡在这宽敞的空间内,经久不息。

  “有意思。只不过你似乎误解了,我对太子之位没有丝毫兴趣,相反满满的都是厌恶,真正给我兴趣的……”他话音戛然而止,“是你。”

  顾思芩先是一愣,继而笑出声来。

  来到这异世之后,先是被自己的妹妹毒害,又是被自己的未婚夫厌弃,爹不疼,娘不爱,就像一件蒙上灰尘的弃物被扔到了角落里,自生自灭。

  而今居然有个人说对自己感兴趣,她怎能不笑呢。

  慢着……她陡然一凝,在这异世她并没有朋友,敌人便是顾若彤和轩辕修谨,换言之,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不仅如此,这澜王竟对她感兴趣,这么说来,岂不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来自qi-wen.com

  她咬着唇,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近处的深眸将她看了个透彻。

  唇角勾起一丝兴味的弧度,透着无尽魅惑。

  “既然你对我感兴趣,那么我有事要你帮忙。”不是恳求,更不是低声下气,她微抬着光洁的下巴,一身傲气,带着命令的语气,犹如一束阳光射进了他的眼里。

  让他苍白无聊的人生染上了一抹色彩……

  他慵懒的唇拂过诱人的唇瓣,嘴唇亲启,“你说。”

  “我知道这世上有武力和召唤一说,可是我的体内竟然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根。”顾思芩苏醒后休养了一日,便将府里的书籍粗略的翻阅了一遍。

  寻常人恐怕都不会相信,两天的时间,她竟然看完了数百本书,她从小就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此刻那每本书里的句子在她心里印刻得深切。

  只是空有理论是没有用的,在这异世,你首先得有灵根。

  灵根是寄存在丹田之中的一种潜力,在这龙腾大陆,普通人一般有一到三根灵根,天才则有四到六根灵根,比如顾若彤,小小年纪就有六根灵根,所以被誉为天才之中的天才。

  至于七到九根灵根的人,整片大陆更是寥寥无几,目前听说过的就是顾若彤和顾思芩的爷爷,有七根灵根,因此他曾以一当百,助先王,保疆土,杀敌无数,至于其他的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

  顾思芩曾试着气沉丹田寻探过,可是身体内一丝一毫灵根都没有,难怪她无法成为武者或者召唤师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眼下遇到了这位战神——澜王,只能寻求帮助。

  而方才澜王的丫鬟摊开手心给她看的也正是此事,“成为召唤师”几字仿佛一股活泉注进了她的心里。

第四章 模棱两可

  引得她层层深入,前来赴澜王之约,只为了变得强大!

  骤然,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没想到如此高大妖孽的男人,他的体温竟跟死人一样,毫无温度,令人惊诧莫名。

  她眸色中闪过一丝震荡,整个人更是有种被人看光的心悸!

  但反观这位澜王,则是气定神闲,不慌不忙,转瞬之间,他的心思定了下来。

  “你体内确实一根灵根也没有。”

  他的话语让顾思芩缄默片刻,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可难道她真的没有办法强大起来了吗?

  不,她不甘心,手紧握成拳,直觉得丹田处升腾起熊熊烈火。

  澜王波澜不惊的视线盯着她的身体,骤然平静的眼波掀起层层涟漪,这难道是……

  手又被那冰凉苍白的手给拽住,抬头看他,竟是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满脸凝重着。

  巨大的力量扯得她生疼,她紧皱着眉头,疑惑中,猛地被他推进了水池里。

  下一秒,水花飞溅,他竟也跳入了池中,那俊美无邪的容颜显得愈发清丽无双。

  未绾的泼墨长发光滑垂顺如同上好的锦缎,若有似无的扫过顾思芩的胸口。

  刚才动作匆忙,衣袍微微散落,若香雪般的肩头露出,微微散发着银白的光辉。

  他攫住她的双手,骤然身体迫近,此刻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淌不息……

  “你干什么。”顾思芩警觉的往后缩,她后悔了,彻底后悔了,为什么要跟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谈交易。

  可无论她怎么后退,双手已经被他死死拽住了,他的手就像是蛇一样,缠绕得如此之紧。

  他的双目勾魂摄魄,里面好似藏着一瑰丽神奇的世界,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邪气,骤然胸膛贴近。

  顾思芩瞳孔放大,继而又狠狠紧缩!四片唇瓣的无缝对接,让她的心一阵激狂的猛跳,继而是冲天的愤怒!

  贝齿微张,然后狠狠咬了下去,看到他完美的五官微缩,她竟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空气中静静的流淌着一股血腥气……

  任凭她如何“口齿伶俐”,但他还是紧拽不放。

  时间好似过了很久很久,他松开她的唇,但手却并未松懈,这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没有手的助攻都能如此泼辣,放开了那还了得……

  他一副酒足饭饱的妖娆,乌黑油亮的发丝紧贴在白皙胜雪的肌肤上,更增添一种极致惊艳的美感。

  双眸晶亮,脸上还浮动着浅浅的桃红。

  微微一笑,不分性别的美丽,魅惑得惊心动魄!

  顾思芩嘴角边还残存着点点猩红,犹如暗夜的吸血鬼女王一般气场十足,眼底却是怒气横生,咬牙切齿,好半天几个字从牙缝里渗出,“为什么。”

  “你再试试运用武力和召唤力量。”他漫不经心道。

  顾思芩愣了愣,看着他松开拽着自己的手,在杀了他和运功之间犹豫半响,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他。

  她紧闭双眼,学着《武力初阶》中所教授得,气沉丹田,虽然仍未感受到灵根,但她的丹田处却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灵根都无法放出的力量!

  她猛地睁开眼,眼底一片星亮,诧异的盯着自己的手,一道斗气猛然弥散而出,“嗖嗖嗖——”房间内的桌子椅子瞬间灰飞烟灭。

  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原本只是小试牛刀,谁能想到随意的一出手,竟来了个惊天动地!

  就连房间内的几尊上好的白玉石柱都没能逃出幸免,瞬间被她给破坏了。

  “小心……”下一瞬,她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和他指尖的温度不同,他的怀中异常的温暖,还带着一股淡而暖的花香气,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舒适感觉。

  面前的景象斗转星移,骤然,她已经出现在了外面,空气清新,视线敞亮。

  “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百香楼怎么会塌陷了一块?”

  耳畔议论纷纷,分外嘈杂。

  “哇,这位美男子是谁啊!天呐,真是绝色啊……”

  这种艳羡的话听得顾思芩耳朵都生茧了,抬眸望向头顶,却只看到一个弧度完美的下颚,她一跃而起,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

  “这位就是澜王殿下吧。”多事的霜儿迎上前来,盯着澜王的眼睛都快成粉色了。

  四周吸气声四起,澜王殿下,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

  身为战神,却又美貌倾天下,但这些都只是听说。

  澜王殿下十二岁就亲自带兵打仗去了前线,最近方才回来,所以没几个人见过澜王殿下的真容,这次竟能见到,真是他们三生有幸。

  “顾思芩,这是怎么回事!”轩辕修谨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满脸的怒容,众目睽睽之下,她身为他未来的太子妃,居然跟澜王的侍女走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等她进了澜王的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现在衣衫不整,浑身湿漉漉的,她刚才出现得一刻居然偎依在他那位“好皇弟”的怀里!

  他虽然平日里并不待见这个又花痴又废物的顾思芩,可到底她现在还是他未来的太子妃啊!她这么做岂不是败坏他的名声吗?

  况且,她和澜王到底在房间里做了什么,竟然如此激烈,把房子都拆了!

  想到这,他就气得牙齿咬的“咯咯”直响,浑身充血,连带着脸都胀成了猪肝色。

  面对轩辕修谨如此质问,顾思芩恢复镇定,云淡风轻的一笑,“你猜。”

  留下一句意味深长,模棱两可的话,那便是折磨轩辕修谨的最好回答。

  轩辕修谨气得脸色发白,愠怒的眼神立刻望向他的“好皇弟”,也就是当朝澜王,轩辕景扬。

  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他才是皇兄,轩辕景扬才是皇弟,但每次看到轩辕景扬的眼神,他都有些发怵!

  怒气腾腾的话已经溜到嘴边了,可在对上轩辕景扬之后,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憋得脸色煞白,眼睁睁的看着轩辕景扬在他面前扬长而去!

第五章 桃花太多

  关键好死不死的,身旁还响起项云枫的声音。

  “修谨,依我看来,与其让顾思芩便宜了那位跟你不对盘的皇弟,倒还不如跟了我,至少我才是你的好友啊!”项云枫讨好道。

  他跟轩辕修谨一直直来直去惯了,甚至连轩辕修谨的太子之位都不曾顾及过,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对那顾思芩着了迷,入了魔,不惜讨好轩辕修谨,也要得到顾思芩。

  轩辕修谨原本就脸色不大好看,因着顾思芩的那句“你猜”,因着轩辕景扬对他不可一世的态度,而这会儿因为项云枫的话,额头上的青筋更是突突直跳起来!

  他未来的太子妃居然被两个男人觊觎了,能不气吗?

  他猛然面向项云枫,双眼血红,鼻子里冒气,“不行,谁也不行!”

  说完,气呼呼的扭头就走。

  项云枫无奈的看着他的背影,嘀咕道,“你不是想要立顾若彤为太子妃嘛,真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

  *

  顾思芩在霜儿的陪伴下,准备回顾府。

  霜儿在路上念叨了一路澜王有多么英明神武,听得顾思芩耳朵都快生茧了。

  这澜王真是个恶趣味男,虽说后来她也算是想明白了,他那一吻是帮她,可他不做声不做气就那么亲上去,任是谁也受不了啊!

  论行事作风,光怪陆离四个字都形容不了!

  不过在他的帮助下,她虽然仍然没有察觉到灵根的存在,但竟有任督二脉被打通的畅快感!

  顾府门口,浩浩荡荡的站了几十个家丁,全都是黑衣,肃穆得立于两边。

  最中央站着一个肤白貌美的中年妇人,虽说已有四十岁的年纪了,但保养得甚好,那股水灵劲丝毫不输给一二十岁的小丫头。

  头绾风流别致祥云髻,云鬓里插着一支上好的金钗,脖子上挂着昂贵的珍珠项链,肤如凝脂的手上还各戴着几个沉甸甸的金手镯。

  原本穿金戴银,端得是一个清贵典雅的架子,但这会儿愣是被她穿的像暴发户一样低劣恶俗。

  不过这也难怪了,这顾若彤的亲娘名李翠华,本是顾思芩娘亲阮钰的陪嫁丫鬟,出身低微,因着会拍马屁,床上功夫了得,又生了儿子,小三如愿上位,成了正房,而顾思芩的娘亲则是被活活气死!

  但李翠华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低微卑贱的气质,老神在在的站在那,竟如同一尊浮夸的木雕。

  一看到顾思芩,她原本端的淑女架子荡然无存,立时破口大骂,“顾思芩,你这贱女,你可回来了!”

  顾思芩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二娘,我怎么了?”

  平日里她一直都是懦弱的叫李翠华“夫人”,可今日居然明目张胆的就把“二娘”给叫出口了,这无非就是提醒自己无论如何被扶正,到底还是摆脱不了做过“妾侍”的命运嘛。

  李翠华气得心肝肺都是痛的!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这往日低眉顺眼的顾思芩今日竟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不仅伤了她可怜的彤儿,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叫她“二娘”。

  “你居然敢弄花彤儿的脸,岂有一点姐姐照顾妹妹的样子!你这分明是嫉妒彤儿比你漂亮,厉害!你是废物,彤儿又是天才,你嫉妒她了是不是!”她的声音尖利,那副怒目圆瞪的样子令娇好的容颜一下子就老了好几岁,竟如同地狱里的罗刹一般骇人。

  看热闹的众人这才明白了将军夫人为何如此生气,说来,这顾思芩也确实是大逆不道了,顾若彤身为她的妹妹,又是整个将军府的希望,她不但不帮衬一点,居然还别有用心的刮花了妹妹的脸,岂不是蛇蝎心肠么?

  大家望向顾思芩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嘲讽,讥笑和憎恨!

  顾思芩不慌不忙环顾四周,“各位乡亲父老,我顾思芩到底有几斤几两,各位也是知道的,说我顾思芩居然伤了我那个天才妹妹,各位信还是不信?”

  原本一边倒的形势此刻却有所转变。

  顾思芩说得也有理啊,她一向胆小如鼠,在火舞国,人人都修习武力和召唤,最不济一个六岁女童都有一条灵根。

  已经数次在将军府附近看到顾思芩可怜兮兮的被几个.乳.臭未干的孩童追着跑,打得满头是包。

  而那些孩童显然跟顾二小姐不是一个级别的,顾二小姐是什么人啊?

  三岁便验出四条灵根,且召唤和武力双修,十二岁成为三系召唤师,并身兼武师的等级。

  年纪轻轻,前途已经是无可限量!

  顾思芩这废物哪能跟声名远播的顾二小姐比?只怕连顾二小姐的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李翠华听见顾思芩此话,也跟众人一样有所迟疑。

  可她的彤儿又岂会拿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小脸蛋开玩笑,不管如何,今日这顾思芩的罪名是要坐实了!

  想到这,她精眸一眯,生出恶毒,指着顾思芩,愤慨有加,“顾思芩,你伙同外人欺辱你妹妹彤儿,嫉妒心强,且行事恶毒,不择手段,实在到了天理难容的地步,我作为将军府的夫人,也作为你娘亲的好姐妹,今日定要替将军府,也替你英年早逝的娘亲好好管教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顾思芩嫣然一笑,眼看着好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丁朝她冲了过来!

  正好,她可以试试方才在百香楼使出的力量,并学会控制。

  几个家丁皆是李翠华的心腹,高大威猛,犹如一柱擎天,冷笑着,一步步朝顾思芩包围过来。

  顾思芩被团团围住,密不透风,就连阳光都看不到一丝一毫,任黑暗将自己吞噬,但她却始终不慌不忙,脸上的神情从容不迫,令人膜拜。

  那几个家丁骤然捏紧拳头,一个个拳头足有顾思芩的小脸大,迅速的砸了下来,就连风都被这巨大而快速的拳头所割破,发出“呜呜”的呼啸。

  “轰——”尘土漫天,几个重拳砸下,地面都碎裂一大块,殃及周围的百姓们,双膝一软,跌倒一大片……

邪皇溺宠:全系召唤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皇溺宠 或 全系召唤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