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战气凌霄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5:49 来源:网络 [ ]

书名:战气凌霄

第3章 洞悉真相

从震惊中清醒,陆天羽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一切,应该是那块白色石头搞的鬼。奇闻网

“《盘古天书》器灵前辈,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羽想了想,还是难以忍住疑惑,出声问询起来。

“你先游到岸边,老夫再慢慢为你解释把。”白色石头光芒一阵闪烁,随即那个苍老的声音在陆天羽脑海响起。

“好的。”陆天羽立刻点了点头,抓紧白色石头,四肢齐动,拼命向着前方游动起来。

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陆天羽刚一动作,便发现自己游动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一倍不止,就像是鱼儿一般,在水中畅通无阻。

而且,自己的视线,也能看到近十丈远的距离了。推荐qi-wen.com

心中饱含疑虑的陆天羽,没有再多言,只是一个劲的拼命前游,终于,莫约一刻钟后,顺利抵达寒潭边缘。

湿漉漉的爬上了岸,陆天羽一屁股坐倒在谭边的一块大石上,张嘴喘了几口粗气,很快,疲惫感就尽数消散。

“若是往昔,游了这么久,我非得累趴下不可,但现在竟然只是稍微感觉有些疲惫,而且很快就恢复正常了,我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神奇之事。”陆天羽坐下后,心中暗暗想道。

目光落在前方清澈的潭水中,看清楚水中自己的倒影,陆天羽再次震惊无比的睁圆了双目,只见水中的自己,额上那道恐怖的伤痕,竟然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陆天羽立刻举起手中白色石头,死死的盯着它,疑惑的问道:“器灵前辈,现在我已经上岸,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了吗?”

“呵呵,小子,你身上发生的诸多变化,其实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只因老夫稍微帮你改造了一下身体罢了。”白色石头光芒一闪,苍老的声音直接在陆天羽脑海响起。奇闻网

“改造身体?”陆天羽闻言一愣,随即想到了一个可能,立刻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慌不急待的追问了一句:“器灵前辈,请问我……我是否能够修炼了?”

也难怪陆天羽如此的激动,因为以前的他,在陆府可是有名的废物,一直不能够修炼,因此,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神荒大陆,很是被人瞧不起。

神荒大陆修炼之风盛行,只有实力强大之人,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但要修炼,必须满足一个前提条件,那便是须得具有灵根。

只可惜,陆天羽八岁的时候,被家族检测出,毫无半点灵根,根本无法修炼。

但现在,陆天羽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再加上那器灵前辈的话,心中不由再次生出浓浓希望。或许,得到改造后,自己已经具有灵根了也说不定。

“小子,其实你本身的体质很不错,只是从小被人做了手脚,封住了你的天生五行灵根,因此,你无法正常修炼,老夫只是借助了那两只妖兽内丹自爆能量,帮你疏通了封印的五行灵根,从而使你恢复正常,修炼,自然是没问题了。而且,也只能是拥有五行灵根之体之人,才能使得老夫认你为主。奇闻网”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我有五行灵根,只是从小被人做了手脚?”陆天羽闻言顿时一愣。

思索片刻,陆天羽立刻变得面沉似水,他记得小时候,父亲还健在的时候,曾经和他说过,说他骨骼奇佳,体质很是不错,日后修炼,定是事半功倍,比之常人要快上许多。

但在七岁那年,父亲与三叔外出办事,最后却只有三叔一人独自回来,而且带回来一个惊天噩耗,父亲死了。

悲愤欲绝之下,陆天羽大病一场,混混僵僵的过了近一个月,才完全痊愈,在这一个月内,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大病痊愈后,身体变得比之以前虚弱了许多。

八岁的时候,陆府举行灵根测试,陆天羽被检测出,没有半点天生灵根,无法修炼。

从此,陆天羽母子俩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陆府之人,对他们母子再无半点尊敬,就连下人丫鬟们,也开始冷言冷语相向。版权qi-wen.com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次灵根测试,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神荒大陆,没有天生灵根,不能修炼之人,就注定一生碌碌无为,只能是个废物。

陆天羽本以为,这一切可能是父亲当时看错了,其实自己并无灵根,但今日听了《盘古天书》器灵的话,却是犹如雷霆轰顶,如梦初醒。

往昔的一幕幕,犹如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过,陆天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想起,自己测试失败后,他们母子俩,便被三叔从陆府前院赶到了后院,和下人丫鬟们住在一起。

而且,他们两个,也从此失去了领取陆府月俸的权利,为了生存,他的娘亲李香慧,必须和丫鬟们一起做着粗活,才能领取很少的银子,维持他们母子俩的生活。

三叔的儿子陆天赐,更是隔三差五的来到后院一次,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将他肆意欺凌羞辱,若是他胆敢反抗,陆天赐便会吩咐管家,派下大量的重活给他娘亲做,将李香慧累得半死。

更悲惨的是,每次他反抗的结果,就是被陆天赐那个达到战士后期的家伙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而且从来都没有赢过。来自http://www.qi-wen.com/

久而久之,为了保护自己和娘亲,陆天羽便不敢再兴起半点反抗之心了,每次都只能默默忍受着陆天赐的折磨、欺凌。

本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谁让自己天生毫无半点灵根,无法像他人一样正常修炼呢?

但在洞悉了真相后,陆天羽心中怒火,立刻像是燎原之火般,疯狂焚烧起来。

因为,这一切,并非上天注定,而是有人从小在他身上做了手脚,自己与娘亲今日的遭遇,全是拜人所赐。

“到底是谁这么恶毒?从小在我身上做了手脚,封住了我的天生灵根?”陆天羽不由仰首望天,发出一声仿若野兽般的疯狂怒吼。

“若是被我查出,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不可。”双拳紧握,双目猩红的陆天羽,再次仰首咆哮,他心中虽然已经想到了几个人选,但还不能完全确定。

而且,就算自己想报仇,现在也没有这个实力,因为那几个有可能害自己的人,可全是实力超强之辈,现在的自己,在他们面前,就犹如蝼蚁一般,若是硬抗,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拥有了超强实力,才能实现自己后面的计划。如若不然,可能还未等自己查出那个在自己身上做手脚的人,便已身首异处了。

冷静下来,陆天羽立刻望向了手中的白色石头,带着迫切的心情大声道:“器灵前辈,您既然有这么大本事,能将我身上的封印解除,那您能否帮帮我,传授我修炼之法,助我提升实力?”

“这个自然没问题,你现在已是《盘古天书》的主人,我也希望你能有一番作为,不要辱没了《盘古天书》主人的身份,但想要修炼《盘古天书》上记载的高深功法,就必须逐渐将《盘古天书》的封印打破,才能获得其内的功法。而打破封印的条件,甚为苛刻,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白色石头光芒一闪,器灵的声音在陆天羽脑海响起。

“啊?器灵前辈,难道您不能直接传授我功法吗?”陆天羽闻言不由一愣,有些失望的问道。

“以前可以,但在万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老夫遭受了严重的创伤,更是被人利用大神通封印起来,历经万年之久,这封印才稍微松动了一些,因此,老夫才能在吸收了你的鲜血后,使得《盘古天书》认你为主,目的,便是希望你能帮助老夫,逐渐恢复,打破封印。当然,你在帮助老夫的同时,也会获得巨大的好处的,若你能成功帮助老夫破除封印,那么,日后的你,有了老夫的指导,定会傲立乾坤,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巅峰般的存在。”器灵缓缓道。

“器灵前辈,您觉得小子我能办到吗?”陆天羽闻言不由大为沮丧。

器灵虽然说得好听,什么傲立乾坤,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但这一切,全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先行帮助《盘古天书》器灵恢复创伤,破除封印,要知道,这封印可是别人利用大神通布置的,就凭自己,行吗?

“小子,你别灰心,我说你行,你就行,关键是在助我破除封印之前,你得谨慎行事,千万不可泄露身怀《盘古天书》的事情,如若不然,就会立即大难临头,遭受灭顶之灾,无人能够救你。”器灵郑重其事的叮嘱道,语气显得很是严厉。

“我知道,器灵前辈,那你能否告诉我,要如何才能助您复原,并且破除封印?”陆天羽闻言立刻点了点头,这点他还是知道的,俗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这本《盘古天书》如此厉害,那么,定是件不一般的宝物,自是不能轻易让人知道的。

第4章 废物少爷

“要助我复原,破除封印,其实很简单,那就需要你找到足够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的天材地宝或者是五行属性妖兽内丹,供我吞噬吸收,只有这样,我受到的创伤才能逐渐复原,有了实力,便能逐渐打破封印,获取《盘古天书》内记载的功法,传授于你。”器灵详细的解释道。

“这么简单?”陆天羽闻言不由一愣,神荒大陆上,有关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的东西,他倒是知道不少,在陆府内,就有着不少这样的天材地宝和妖兽存在。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要让老夫遭受的创伤复原,一般的宝物是不行的,必须是极品宝物才行,而且,老夫身上的封印,只能逐渐破除,越到后面,越是强横,最终破除,可能需要吞噬天级的五行属性宝物才行,这点,就不是你们小小的陆府那些低阶宝物能够做到的了。”器灵好像能够洞悉陆天羽心中所想,解释道。

“呃……器灵前辈,那小子就无能为力了,天级的宝物,那可只是传闻中的存在,小子我怎么能弄到呢?”陆天羽闻言有些沮丧的道。

陆天羽从小便随着母亲识文断字,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看过一本父亲从陆府藏书室里面带出来的秘典,其上记载着,大陆上的天材地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别,那天级宝物,可是传闻中才有的,就算是陆府的藏宝室,也最多只有黄级宝物存在。要弄到天级宝物,谈何容易?

而且,妖兽也是和人一样,能够吸收天地灵气进行修炼,品阶越高的妖兽,实力越是强横,现在的陆天羽想要杀兽取丹,那无疑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所以,思来想去,陆天羽没有半点底气,觉得此事实在太难太难。

“小子,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呢?现在的你,当然无法弄到,但不代表以后也无法弄到啊,而且,做事要一步一步来,切忌不切实际,一步登天,你先帮我弄到一些黄级的低阶宝物,让我稍微恢复一些元气,到时候我便能打破《盘古天书》外围的小部分封印,获取一些简单功法,传授于你了,随着你的实力慢慢提升,日后不就能够取得更高阶的宝物了吗?”器灵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

“前辈教训的是,小子记住了。”陆天羽闻言汗颜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就算是黄级的宝物,在陆府也是属于顶级的存在,视如珍宝,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更别谈其他玄级、地级、天级的宝物了。

但这话,陆天羽只能在心中想想,他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取修炼功法,想要变强,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无论多难,为了变强,自己都要努力去尝试一下。

“对了,器灵前辈,为何我现在的力气突然变大?而且游动起来速度比之以前快上许多?请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陆天羽想起先前的种种异常现象,不由疑惑的追问了一句。

“小子,老夫先前已经说过,借助两只妖兽自爆的能量助你打破了体内的封印,而且顺便帮你改造了一下身体,最后将那两股水属性和火属性能量,一并留在你体内,但因为现在的你,还未掌握任何的修炼法诀,因此无法完全吸收那两股能量,只有你日后掌握了修炼法诀,才能逐渐消化吸收,将这两股能量据为己有,现在的你,只是身体强度比之常人强上一些,力气比常人大一些,也没有其他的优势了,你可不能沾沾自喜,而要时刻保持警惕和低调,免得暴露了身怀重宝《盘古天书》之事,遭来杀身之祸。”器灵再次警告道。

“我记住了,谢谢器灵前辈的提醒。”陆天羽闻言差点吓出一身冷汗,本来还以为自己和以前不同,变得厉害了。这次回去陆府后,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陆天赐和他手下的那帮狗奴才,但听了器灵前辈的话,却是犹如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现在的他,的确没什么资格去和陆天赐叫板,如若不然,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所以,这次回去后,一定要低调行事,在实力不够强之前,千万不可随意暴露自己身上封印已经破除之事,免得引起昔日那个加害自己的人的注意,将自己无情扼杀。

“以后你也不要再叫我器灵前辈了,昔日老夫曾得盘古大神赐名,为道古,日后,你便称呼老夫为道古前辈把,对了,老夫还得告诉你,先前老夫已经吸收了那两只妖兽自爆后产生的一部分能量,因此,已经拥有了一部分的水属性和火属性能量,你只需再找到一些金、木、土属性的天材地宝或者妖丹,便能令得老夫的五行暂时获得圆满,恢复一部分元气,从而打破《盘古天书》外围封印,获取一些低阶功法,正好适合现在的你修炼。”器灵见陆天羽陷入沉思,立刻缓缓讲述起来,将一些事情交代清楚。

“哦,小子记下了。”陆天羽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开始寻找离开的路线。

虽然他在陆府没有半点地位,而且还得经常遭受陆天赐和府中那帮恶奴的欺凌,但陆天羽却是必须要回去,因为他的娘亲还在陆府受苦。

若不是心中惦记着娘亲,陆天羽这次死里逃生后,那是打死他也不会回去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狼狈不堪的陆天羽终于九死一生的爬上了悬崖,跌跌撞撞的向着陆家镇所在方向走去。

若不是得到了《盘古天书》器灵道古前辈的帮助,改造了身体,以前身体十分嬴弱的陆天羽,是绝对无法爬上悬崖的,但此刻也是弄了一身的外伤,身上那袭粗布青袍早已成为布条条挂在身上,别提多狼狈了。

但陆天羽目中,却闪烁着炙热的精芒,瞳孔深处,似有着一团不屈的火焰在燃烧,他,这次回去,是为了报仇的。

走在青石铺就的陆家镇街道之上,无数行人向着陆天羽投来异样的目光,看清楚他便是陆府那个有名的废物少爷后,一些具有同情心的人立刻暗暗叹息不已,对他的境遇表示同情,但还有着一些人,却对其投来鄙夷的目光。

对这一切,陆天羽置若罔闻,只是低着头,大步朝着陆府所在地走去。

陆府,位于陆家镇最中心位置,乃是由无数古色古香的高大建筑物构建而成,明显区别于镇上那些低矮的建筑物。

陆府老太爷,也就是陆天羽的爷爷,乃是陆家镇的镇守,在这个偏远的小镇,陆老太爷便是这里的土皇帝,他的话,便是圣旨,整个陆家镇上之人,无敢不从,所以这陆府的建筑物,亦是极为豪华,就仿若皇帝的一处行宫般。

陆天羽直奔陆府后门,因为自从他们母子俩被三叔赶到后院后,他已经失去了从前门进入陆府的资格,曾经有一次,因为有急事想要从前门进入陆府,结果被陆天赐撞见,狠毒的陆天赐立刻指挥一帮恶奴,将他打了个半死。并且扬言,日后若再发现陆天羽走前门,便会打断他的腿。

这一切,陆天羽现在只能忍了,因为现今的陆天赐,他惹不起。

“站住,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陆府?”后门处,有着两个彪形大汉守门,见到衣衫褴褛、满脸灰尘的陆天羽想要进入,其中一人立刻上前几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是陆天羽,请让我进去。”陆天羽只得自报姓名。

“吆,是你这个废物啊,我问你,陆少爷,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弄得像是叫花子似的?是不是吃不饱,故意打扮成这样出去讨饭了?”那守卫甚为恶毒的讥讽起来。

“让开!”陆天羽闻言心中火起,本想当场发作,扇这狗奴才几耳光,但想起器灵道古前辈的嘱咐,只得强行压下心中怒火,脸色阴沉的盯着守卫喝道。

“哈哈,没想到废物也会发火了,还真是新鲜啊,我说陆少爷,若我不让你进去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那守卫继续调侃道。

“你……”陆天羽双目喷火,死死的盯着这守卫,差点连肺都气炸了。右拳更是捏得咯咯作响。

“你什么你,你这废物,想动手不成?”达到武徒后期实力的守卫继续阴阳怪气的道,根本未把陆天羽放在眼里。

“老三,别太过份了,让他进去把。”就在此时,旁边那名守卫不忍心的开口了。

“吗的,想进去,也得好声好气才行啊,你这废物,下次天赐少爷让我动手的时候,老子非得好好修理你不可,还瞪?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狗。”那守卫仗着有陆天赐撑腰,立刻恶声恶气的怒骂了一句,但还是让开了道路。

陆天羽心中怒火万丈,但最终却是恨恨咬了咬牙,低着头跨进了后院。

在实力不够之前,一切不堪的羞辱,都只能忍。

“陆老三,我记住你了。”陆天羽回头狠狠瞪了恶奴陆老三一眼,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随之掉头,快步向着自己所住的小院走去。

接触到陆天羽那冰寒至极的目光,陆老三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似乎发现,这废物少爷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但随即,陆老三便冷冷一笑,就这废物少爷,眼神再冷又能怎么样?他天生没有灵根,无法修炼,注定一辈子只能是个废物,永远也无法在陆府抬起头来,只要自己巴结好陆天赐少爷,便不必惧怕这废物。

第5章 陆怡

低着头跨进自家小院,陆天羽立刻听到一声高分贝的惊呼:“啊?天羽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服。

陆天羽闻言立刻抬头望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莫约十六七岁左右,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独自屹立小院花草旁边,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

此女,正是四叔陆星空的养女,陆怡。

四叔陆星空成婚数年,一直不育,娶了好几房妻妾,也是毫无子嗣,十六年前,四叔外出办事,途中巧遇一女婴,躺在草丛中,四叔觉得这是天赐子嗣,便欣喜的将其带回,赐名陆怡,视若亲生,将其养大成人。

在整个陆府,除了娘亲李香慧外,陆天羽只对陆怡有好感,因为他们两个从小玩到大,就算被检测出了没有灵根,无法修炼,陆怡也对陆天羽没有半点歧视之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陆天羽曾经问陆怡,为什么对他这个废物少爷这么好,陆怡只是淡淡一笑,缓缓道,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这也是实话,自小到大,陆天羽都将陆怡视若亲生妹妹般看待,有人欺负陆怡,便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哪怕被打得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天羽哥哥,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见陆天羽愣神,陆怡立刻嘟着小嘴,继续追问起来。

“哦,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陆天羽闻言心中深感温暖,随便扯了个谎,笑着答道,他,不想陆怡为他担心。

若是说出事情真相,说不定性子火爆的陆怡,会忍不住前去找陆天赐理论,到时候受苦的又是自己,每次陆怡大闹,陆天赐都会将这笔账记在陆天羽头上,带着一帮恶奴前来找他和娘亲的麻烦。

“真的?”陆怡闻言半信半疑的道。

“当然是真的,对了,小怡,我娘呢?”陆天羽环顾小院,没看到娘亲的身影,立刻疑惑的问道。

“哦,二娘被三伯派人叫去打扫前院去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把。”陆怡闻言暗暗叹了口气,缓缓道。

“三叔……”陆天羽闻言恨恨咬了咬牙,又是三叔,自从父亲死后,陆府老太爷便一直在闭关修炼,几乎将陆府大小事情都交给了三叔陆星耀打理。

因为大伯一出生便患上了小儿麻痹,双腿瘫痪,无法正常行走,因此,从一出生便注定了在陆府没什么地位。

至于陆府二爷,就是陆天羽那死去的父亲了,本来陆天羽的父亲天赋绝佳,实力也是陆府第二代中佼佼者,最有希望成为陆府未来的府主,但却不幸英年早逝。

至于四叔陆星空,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打理家族生意,不太喜欢修炼,因此,陆老太爷便将陆府在外生意,尽数交由他打理。

陆天羽父亲的死,对陆老太爷打击太大,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陆老太爷自此便一直闭关修炼,将陆府大小事务交由三叔陆星耀打理。

从小,陆天羽就看出三叔对他很不友好,但他父亲在时,还不会把他怎么样,当他父亲一死,他们母子俩的命运,便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三叔从前院赶到后院。

这件事,四叔陆星空虽然颇为不满,但自从家族检测出,陆天羽乃是毫无灵根,无法修炼之人后,也不能再说什么了,毕竟,没人会在乎一个废物。

“天羽哥哥,其实我也劝过三伯,让他不要派那些下人的活给二娘做的,但三伯不听……”陆怡幽幽道。

“谢谢你,小怡,这一切,总有一天会改变的。”陆天羽闻言坚定的望向前院所在,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帮助娘亲脱离苦海,不再受罪。

“对了,天羽哥哥,这几天你都不在家,去哪了?”陆怡想起这几天来找陆天羽,都没见到人,立刻疑惑的问道。

“哦,我有点事出去了。”陆天羽不想打草惊蛇,因此没有说出真相。

“什么事啊?天羽哥哥,我能帮到你吗?”陆怡立刻关切的问道。

陆天羽闻言心中一动,说实话,自己还真有事需要陆怡的帮助,除了她,整个陆府,再也没人能帮上忙了。

“小怡,我的确有事需要你帮忙,但此事有些难度……”陆天羽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天宇哥哥,说吧,到底何事?只要能帮上的,小妹我义不容辞。”陆怡立刻道。

“小怡,我需要一些金、木、土属性的天材地宝,你能帮我从陆府的藏宝室里取出一些吗?若是为难,那便算了。”陆天羽鼓足勇气,终于说出。

“呵呵,那有什么为难的,你是知道的,我爹掌管着陆府所有在外生意,平日里在外收集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全都存放在了陆府藏宝室内,那藏宝室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禁地,无法自由进入,但我却是不同,只要我拿着爹的通牒,便能畅通无阻了,放心吧,天羽哥哥,我这就去帮你拿。”陆怡闻言满口答应,随即想起,陆天羽无法修炼,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呢?

“天羽哥哥,你要这些干什么?”陆怡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小怡,你别问原因好吗?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日后,时机一到,你自然会知道的,而且,我希望你能为我保密,不要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就算你爹,也不能让他知道,好吗?”陆天羽立刻郑重的叮嘱道。

“恩,那好吧,我不告诉别人就是了,要是我爹问起,我就说需要这些材料炼制丹药。咯咯,天羽哥哥,你等我的好消息把。”陆怡说完,立刻蹦蹦跳跳的转身离去。

“小怡,谢谢你!”陆天羽望着陆怡远去的背影,真诚的道谢了一句。

“傻哥哥,和我还客气什么呢?”陆怡闻言,头也不回的笑了声,最终消失在小院外。

“现在天材地宝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不知道《盘古天书》解开外围封印后,会有着什么惊世功法出现呢?”陆天羽心中大石落地,不由长长舒了口气,立刻小跑着进入自己房间,取来一盆清水,将自己全身清洗了一遍,换上一袭干净的青布长袍。

手中抓着白色石头,陆天羽不由眉头微皱,这么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若是整日里带在身上,那多不方便啊?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掉落出去,让别人发现了。

“道古前辈,你在吗?”陆天羽想起心中顾忌,立刻盯着手中白色石头问道。

“小子,什么事?”道古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

“道古前辈,小子觉得您这么大的体积,一直随手携带的话,很不方便,不如我在床底下挖个洞,将您藏在里面怎么样?这样的话,就不会轻易被人发现了。”陆天羽缓缓道。

“不必那么麻烦,只要你帮老夫找齐了金、木、土属性天材地宝,老夫五行达到第一次小圆满后,便能施展一些神通,藏匿于你的眉心之中,这样的话,除非是实力达到战尊境界,无人能够发现我的存在。”道古立刻答道。

“啊?这么简单?”陆天羽闻言再次一愣。

“好了,小子,你记住了,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千万不要打扰我,老夫正忙着炼化那两只妖兽内丹的能量,转化为纯正的冰、火属性能量,为接下来的五行第一次小圆满做准备,听清楚了吗?”道古不耐的叮嘱道。

“好的,道古前辈,等小子找到了其他三种属性的天材地宝,再叫你。”陆天羽立刻道。

将白色石头贴身放好,陆天羽立刻一头倒在床上,开始休息起来,这几天饱受折磨,再加上艰难的爬上悬崖,他也累得够呛,不多久,便进入了熟睡状态。

迷迷糊糊间,陆天羽似乎感觉到像是下雨了,无数水滴噼里啪啦的摔在自己脸上,不由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目,顿时见到,一双慈爱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那双熟悉的双目内,饱含泪水。

“娘,您回来了,您……您怎么哭了?”陆天羽睡意全消,立刻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抓住母亲的手,关切的问道。

李香慧早已站在床边多时,见到熟睡的儿子,并未打扰,只是默默垂泪,见儿子醒来,立刻慌不急待的擦去眼角泪水,强装笑脸道:“娘没事,羽儿,你告诉娘,这些天,你都去哪了?你知道吗?娘都快急死了,夜不能眠,整日里担心你出事……”说到这里,李香慧眼角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溢出,滴落在陆天羽肩头。

“娘,孩儿这几天有点事出去了,对不起,让您担忧了,别哭了,娘,孩儿这不是回来了吗?”陆天羽立刻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心中甚为感动。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陆天羽这几天不在,李香慧头上又多了几缕白发了。

“羽儿,你记住了,以后有事出去,记得和娘说一声,这样娘也能安心在家等你回来。”李香慧将陆天羽的头按在自己肩头,无限慈爱的道。

“我知道了,娘。”陆天羽倚在娘那温暖的肩头,目光扫过,立刻发现她头上,又多出了几缕白发,不由心如刀绞,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陆天羽的母亲李香慧现今还只有四十几岁,按理说,这个年纪的人,是不会生白发的,但这些年,长年的辛勤劳作,再加上饱受陆府恶奴的欺压,还要天天为儿子操心,已经显露出未老先衰的迹象了。

战气凌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战气凌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