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07:29 来源:网络 [ ]

书名: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

第8章 天伦之乐

乖乖的跟着他的脚步,边走边看,林倾雪依稀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毕竟自己脚下走的正是家门口的那条街。小说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为何带我来这里?”这应该不是所谓的巧合吧,林倾雪有种过去的美好被人拿出来利用的感觉,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身旁的他似乎很高兴的模样,冷若冰霜的脸上多了一丝暖色,就连深邃清冷的眸子都流着一缕笑意。

只见他轻车熟路的在小巷子里窜着,最后走到了一家看着十分破旧的小店门口。

“今儿个是除夕,没有人会开门的,我们回去吧。”林倾雪莫名的有点害怕,这里太过熟悉,而这样的熟悉只会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那场不堪回首的大火。

也不管林倾雪的不愿,他一步上前直接推开了门,门内的饭菜香味立刻扑面而来。

拉着林倾雪进去,桌子已经摆好,一位老人家立刻迎了上来。奇闻网

“你来了啊。”老人家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笑的一脸慈祥。而隐忧谷主也十分熟稔的说了两句,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绝对不一般,这让林倾雪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这个隐忧谷主的性子有多么孤僻自己是知道的,没想到他竟还有这样一个普通人朋友。

老伯热情的招呼林倾雪吃饭,那样子像极了挑孙媳妇儿的爷爷,看得林倾雪有些不习惯。

“小姑娘,你们是什么关系啊?这么多年了,这小子都是一个人来的,你可是他带来的第一个人哦。”老伯说完又开心的笑了。阅读qi-wen.com

林倾雪无意间看了一眼隐忧谷主,他依旧是那副表情坐着,只是脸上的笑意更甚,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觉得好玩。

“那老伯和他是什么关系啊?我也是头一回知道他还有关系这么好的熟人呢。”林倾雪大口大口的吃饭,嘴里满满的都是饭菜抽空问道。

“我老头子这家店破旧不堪,都没有人来,也就是这小子一直光顾,时间一长就亲近了。再说我孤家寡人一个,能多个孙子一样的人陪着,是高兴都来不及的事情,不过啊,这小子到底打什么主意,老头我就不知道了。”老伯打趣儿的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逢年过节都来我这儿,也不怕自个儿家人伤心。来自http://www.qi-wen.com/

林倾雪也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老伯似乎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是他无缘无故的对一个老人这么好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一个看着绝不简单的人此刻却像是一张白纸,单纯的很。

“还不是图你这好手艺,我可是从小的时候就喜欢吃呢。”他突然开口,带了点撒娇的意味,“老伯可是答应了要为我做一辈子的年夜饭,不会是想反悔吧。”

林倾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那个真的是隐忧谷主吗?

“小姑娘,你还没告诉老头呢,这臭小子可喜欢你?”老伯说话直率的很,惊得林倾雪一口饭噎住,猛地睁大了眼睛。好在谷主及时递过了水,才算是缓过来了。

“老伯,感情可不是我一头热就可以的事情。”一向六根清净的隐忧谷主此刻一双桃花眼毫无无顾忌的盯着身边的女子,“老伯若是想喝喜酒了,可要帮我。原文qi-wen.com

说完,老伯笑了,“总算是找着心上人了,小姑娘,你看我家小子怎么样啊?”

老人家的心意林倾雪明白,加上这又是除夕,林倾雪并不破坏这原本温馨的一切。莞尔一笑,林倾雪不客气的拎起某人干净的蓝袖子一把擦上了自己的嘴。“他很好,就是脾气怪怪的。”末了,满足的看着一脸菜色的某人笑的欢实。

老伯笑的开心,一顿饭吃的是和和气气。临走了,老伯还拉着两个人的手,千叮万嘱要好好过日子,不要吵架,两人皆是点头,在外人看来定是夫妻恩爱羡煞旁人的一对。

走在回隐忧谷的路上,林倾雪因为吃饱了变得懒洋洋,走路很是缓慢。小说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走着走着,两个人竟然有了一段距离,林倾雪木木的看着前面的背影,有些模糊了的记忆闪过。

“谷主,可以告诉我为何带我来吗?”听老伯说起来,自己是第一个,说明也是特别的。

“也是,你不认识那老伯了吗?”他在桥边的凉亭站着,“倒是你姐,小时候就很喜欢他的手艺。”

一听他的话,林倾雪倒是有些印象了。从前,家里的旁边就有一家小店,自己平素里很喜欢去那儿吃饭,现在仔细回想,那家店的老板跟老伯确实很相像。

“可是,你是如何知道的?”那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就连自己都好不容易才想起来,他如何知道的这般清楚,这些事情,只怕是连郑子俊都不知道。

站在他的身旁,他只是淡然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这一瞬,林倾雪觉得他显得很遥远也神秘,他为何会对自己的事情了若指掌,他到底是谁。

“阿秋!”打了一个喷嚏,林倾雪搓搓手,整个人也缩了缩,自从受伤之后身子好似弱了许多,比起以前,现在是原发怕冷了。

“把手给我。”他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他的手也伸了过来。可是男女授受不亲,林倾雪并没有要伸手的意思。“若是不想冻死的话。”他直接威胁,林倾雪抬眼,望着他,他的眼里似乎有着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鬼使神差的,自己就伸了手。

在碰触到他的手那一瞬,林倾雪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的手好冷!正要缩回,他却将真气慢慢度给了自己,身子一点点变得暖和,整个人也不再那么僵硬。

“闭上眼休息吧,我带你回去。”他说的话似乎也是有了温度,林倾雪听话的合上眼睛,被他牵着。隐忧谷的位置不能外泄,自己还是睡一觉的好,反正有他在,不会有事。

那日之后整整两个月,林倾雪一心一意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养伤,谷主也不知是在做什么,再也没有来过,不过那药倒是从未停过一天。

这天傍晚,林倾雪正像往常一般悠闲的躺在贵妃椅上稍作休憩,小丫头却兴高采烈的冲了进来。

这隐忧谷的下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向来成熟稳重。可是今日,这小丫头却将高兴写在了脸上。林倾雪私心想着,难不成这谷主要大婚了?

“小姐,谷主请您去一趟华庭。”小丫头行礼,打量着林倾雪的眼神甚是奇怪。

没有多想,林倾雪也就起身跟着去了。这个华庭林倾雪不是头一回听说,只是这华庭听说是隐忧谷禁地,除了谷主任何人不得进去。

突然想起小丫头这般惊讶的看着自己,大约是觉得自己同那谷主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到了华庭,小丫头不敢进去转身就退下了,林倾雪便一个人慢慢走了进去。沿着小径走了一会,眼前的石墙自行打开,里面的景象让林倾雪眼前一亮。

这里竟是一片桃林围着湖心一小岛,桃林中挂满了精致的灯笼,烛火在夜色中摇曳着,照亮了这原本有些清冷的夜。

小岛中间是雕栏桌凳,刻着一朵朵桃花。湖里各色各样的鱼儿自由自在。活像是一处充满生机和希望的世外桃源。

“过来坐。”男子的声音很低却带上了一丝魅惑和温柔,林倾雪抬眼看向了他。两个月不见,今日的他依旧是一身蓝色衣衫,负手立于湖中,与身后的湖水相称更显得温润明净。

上前一步,林倾雪顿了顿。这小岛在湖心,离岸边有些距离,如今自己重伤未愈,而且不会武功,只怕是一起跳就噗通落水了。

有些为难的望着他,他却突然莞尔一笑,轻轻抬手,自己便凌空飞起直直朝着湖心飞去,然后稳稳落在了他的怀里,他的手也顺势收回落在自己的背上,他掌心的寒意慢慢沁入,林倾雪不自觉的缩了缩。

抬头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谷主,这个传说中可望不可即的男人,他那张清秀的脸上原本深邃看不透的眼底竟也泛着柔情。

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林倾雪低头,却看到湖面上倒映出的那紧紧依偎在男人怀里的自己,“谷主。”意识到这姿势有些暧昧,林倾雪涨红了脸喊道。

“唤我无忧,秦无忧。”男人一脸淡定的截了林倾雪的话。

原来,隐忧谷主原名秦无忧,林倾雪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万事无忧。

“谷主。”下意识喊出口却被他一个眼神吓了回去。“秦无忧,你放开我。”说着林倾雪扭着身子挣扎了出来。

眼底的思绪一沉,秦无忧犹豫了一下倒也没有过多说什么便松了手。

林倾雪这边正庆幸,却已直直向下落去,尖叫声脱口而出,下一刻整个人悬在了半空。

“秦无忧,你耍我!”林倾雪生气的吼道。

“是你让我放手的。”说完,秦无忧笑了。他笑了!他竟然也会笑!

林倾雪安静了,是啊,是自己这个傻瓜让他放手的,但是嘴上却软不下来。没办法,林倾雪只好自己伸出手,努力的,抓住了他的手。

第9章 华庭庆生

“要是我掉下去,我也会带你一起下去的。”林倾雪威胁。

秦无忧顿了顿,似是在思考什么。

“秦无忧,你不要以为我说说的,我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的。”嘴巴虽然硬,但是一直这样躺在空中,林倾雪没有一丝安全感,抓着秦无忧的手不自觉的紧了。

许久没有听到秦无忧的回答,也没见他松手,林倾雪不争气的转过头,见他嘴角隐约的那一丝笑意,林倾雪知道,那是他在嘲笑,如今我为鱼肉,就躺在别人的砧板上,自己不低头难道还指望他示弱吗。

深呼吸一口气,林倾雪正要开口,整个人却突然是一阵眩晕,等到眼前清亮了一点林倾雪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着落在了地上。

总觉得自己吃了亏,林倾雪不满的鼓起了腮帮子,可这边她没来得及发作,那边秦无忧就一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松开她自顾自的坐下了。

见林倾雪还是站着,秦无忧忍不住出言提醒,“坐吧。”

坐下,林倾雪掰着手指头在心里暗暗骂着,骂的累了,干脆趴在了桌子上。

他的手指很细长,很白,竟然比自己的还要好看,林倾雪相当的不满。他提起酒壶斟满了一杯,他的神色似笑非笑,带着几分愁绪。

想着他叫自己来必定是有事要说,林倾雪安静的等着,可是等了一会,林倾雪发现他似乎并不打算说话,只是喝着酒波澜不惊的望着远方,只有湖蓝色的衣衫迎着风一动一动。

坐的有些无聊,林倾雪看着秦无忧的眼色,悄悄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起来。突然,秦无忧回过头,林倾雪吓得一颗葡萄险些吞了下去,忍不住咳了两声。

不急不缓的拍着林倾雪的后背替她顺了顺,秦无忧缓缓开口。“今日,是她的生辰。”他说着,眉头紧锁,言语间带着一丝思恋。

耳畔传来秦无忧的声音,林倾雪这才想起来,今日竟是自己的生辰。以往,子俊都会陪着自己过,可是以后却不会了。

“我姐吗?”林倾雪轻声问。

“她是我唯一爱过的女子。倾国倾城,善良率真。”说起那个她,秦无忧的脸上闪现着温柔的光晕,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那你日日穿蓝色,也是因为她吗?”其实这些话林倾雪早就想问了。

秦无忧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头望向了湖面。“四月,你看这里。”

猛地听到他亲昵的唤自己的名字,林倾雪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随着他的目光望去,那是孔明灯!站起身,林倾雪跑了过去,倚着栏杆,思绪牵回了二十年前。

那时候的父亲公务繁忙总是不在家,可是每逢自己的生辰,父亲总是会特意赶回来,不论多远。依照北越的风俗,生辰时就该亲手做一孔明灯许愿,而自己那时候还小,每一次的心愿都是好吃的,好玩的,却忘了要祈求平安。

“许愿吧。”立在林倾雪身后,秦无忧淡淡的笑隐在了夜色之下。

望着孔明灯,林倾雪想了想却终是没有说出什么愿望,毕竟自己的心已死而曾经自己一直渴求的已经再无实现的可能了。“无忧,谢谢你。”强忍着泪水,林倾雪勉强的笑了笑。

秦无忧也没有安慰,只是在一旁的古琴前坐下,幽幽的弹了起来。

琴声悠扬渺远,似乎可以将人的思绪带的很远很远,带给遥远的家人,带给回不去的那些岁月。坐在秦无忧的身旁,林倾雪就这样倚着身后的栏杆阖上了眼睛。

停下手里的琴,秦无忧轻声走近。抬手想要抚平她蹙着的眉却僵在了半空。四月,你像她,可惜你不是她,那个我深爱的女子。我爱了你姐很久很久,久到连我自己都记不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或许是兵荒马乱中被你姐救起的那一刻开始,或许是桃园花落见到一身水蓝的你姐的那一刻开始,又或许是听到漫天大火中你姐撕心裂肺哭喊着的那一刻开始。

四月,这些,你可知道?你姐又可知道?

大约,你们并不知道。

林倾雪做了一个梦,梦里似乎有一个人灼灼的望着自己,然后温柔的将自己抱回房间,细心的帮自己盖上了被子还小心翼翼的帮自己理了理调皮的碎发。

“小姐,该起身了。”小丫头的声音稍显的有些着急,穿过了梦境让林倾雪猛地醒来。

看到自己回到房间了,林倾雪想了想,却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我怎么回来的?”林倾雪揉着半开的眼睛问道。

小丫头顿时红了脸,扭扭捏捏了半天才说道,“是谷主亲自抱您回来的,如今隐忧谷可都传遍了,说您就是我们的谷主夫人。所以,所以,辛小姐生气了,一大清早就跟谷主闹翻了,然后…”小丫头为难的看了看林倾雪。

“然后怎么了?”林倾雪一边问一边开始收拾。

“然后打起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谷主昏迷了。”小丫头说话间带着惊恐,“谷主向来武功盖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隐忧谷主的武学毋庸置疑是无人能敌,如今突然的昏迷则着实有些奇怪。再回想昨夜,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林倾雪更加奇怪了。

也顾不得丫鬟阻拦,破门而出,林倾雪直冲忧思林,那是隐忧谷主的居所。

一路上,无数的下人都惶恐不安的跟着,谁都知道忧思林是连辛小姐都上不得的,而且这谷主喜静,最讨厌有人打扰。可是这个人又偏偏非比寻常,她是这些年来第一个踏入隐忧谷的外人还是向来不救人的隐忧谷主亲自救了回来还亲自照顾的人。

“秦无忧,你没事吧。”站在门口,林倾雪大喊着,吓得一旁的下人们跪倒一片。

大门应声打开,一眨眼秦无忧便站在了林倾雪的面前,墨黑的长发未来得及束好,此刻正慵懒的披在肩上,与平素的他截然不同。

见他这样,林倾雪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太过着急莽撞,顿时内疚不已。“秦无忧,我…”

“帮我束发。”截断她的话,秦无忧抬手,指间放着一柄玉梳,通透温润。

秦无忧的话锋转的太快以至于林倾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直到这玉梳被放在自己手里,而自己的手被他握在掌心,她才稍许清醒,因为他的手很凉,准确说,他整个人都透着寒气,大约是从闭关的千年玄冰上下来的缘故吧,林倾雪兀自猜测。

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秦无忧轻轻松开了林倾雪的手。

低头见他眯着眼睛一派悠闲的样子像是没事了,林倾雪也就不多问,执起玉梳一下一下小心的梳着。

一旁的下人们见谷主没有怪罪的意思,纷纷松了一口气起身离开。

大约是坐的有些累了,秦无忧不着痕迹的向后仰去靠在了林倾雪的身上。她身上一贯有的桃花香这会儿缠绵的绕着秦无忧的心头,让他十分愉悦。

可是,林倾雪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亲密,毕竟他们并不熟悉。

正欲后退避开,秦无忧却先坐直了身子。“你找我可是有事?”秦无忧倒了杯茶。

“我听说你昏迷了,你还好吗?”林倾雪担心的问。

秦无忧抿了一口茶,笑盈盈的回望着林倾雪。

“怎么会还好。”辛逸匆匆忙忙跑去煎了药,刚回来就见那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顿时怒上心头。将药重重的放在桌上,辛逸瞪着眼睛看着林倾雪。“隐忧本就有痼疾,这一次为了救你更是耗费了不少功力,你是没事了,他的身子可是越来越差了。”

林倾雪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秦无忧,原以为他本就肤白却未想过是因为救了自己才变得惨白。真正是傻了,听说无忧救下自己的时候本是回天无力必死无疑,如今却能恢复的如此之好,可见他确实是费了不少心血。

“无忧,对不起。”林倾雪木木的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了救我,付出了这么多。”

“不知道?”辛逸这下实在是气不过了,“林小姐,当初隐忧救你回来的时候,你可是奄奄一息,加上之前七七八八的外伤和内毒,你知不知道你喝的药每一碗里都有隐忧的心头血,要不是我拦不住他,要不是他不要命了,你早就死了。”

“辛逸,你闹够了没有。”秦无忧赶紧喝住,声音虽不重却很显然的带了怒气。“回你房间。”不许辩驳的下了命令。

辛逸自小就被宠坏,性格向来又直又冲,但一物降一物,她就是不敢违背秦无忧的意思。这会鼓鼓腮帮子,剁了两脚转身就跑了。

秦无忧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倾雪,“不必听辛逸危言耸听,我…”

“无忧,我想我也该走了。”林倾雪抬头说。

话刚说完,秦无忧手里的杯子便被捏了个粉碎,“要走?”眯着眼睛,秦无忧盯着林倾雪,声音像是千年寒冰,危险的气息围绕着两个人。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