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念念军婚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16: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念念军婚

第五章 你要做什么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已经结婚了。推荐qi-wen.com你们可以去民政局查一下我现在的婚姻情况。”顾念念双手抱臂,摇了摇头。接着说:“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们,我已经结婚嫁人了。日后你们不用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劳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我先生还等着我回去呢!”

见顾念念这个样子,李筱柔觉得她没有在骗她们。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念念,李筱柔指着顾念念逼问道:“你嫁给谁了?”

“我嫁给谁,跟你们有关系吗?”顾念念傲慢的斜眼看着她这个妹妹。念念军婚全文在线阅读

呵,装不下去了?

“怎么没关系?你吃我的穿我的,我供你读书,把你养这么大!你嫁给谁,我说了算!我不同意,你别想嫁出去!”李芳被顾念念的态度激怒了,干脆撕破脸起来。

顾念念每次回家都听到李芳说这种话,不下千百遍了。听得真的是烦透了!

以前工作累工作忙,顾念念听了这种话,都懒得反驳,懒得怼她们。

可今天这对母女让她受了这么多气,顾念念真是受够了!想要找个宣泄口,把气还给这对母女!

冷眼看着这对母女,顾念念寒着脸说道:“我吃你的穿你的?我是你养大的?你还真好意思说!我真是搞不明白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

“你带着李筱柔嫁给我爸。嫁进来,一直负责家里的事情,没有出去挣过一分钱!都是我爸在赚钱养活这个家!你好意思说我是吃你的穿你的长大的?”

“我爸病重的时候,我刚考上大学。临终前,他给我留了一笔钱,让我一定要上大学!你们呢?转头我爸刚咽气,你就劝我放弃上大学!这就是你所谓的供我读书,把我养大?”

“要是我听你的话放弃上大学,我如今还有钱给你生活费吗?这个房子,你别忘了,是我出钱给你们买的!”

那可是她工作这么多年来全部的积蓄,这两个人就像个吸血虫,一直企图榨干她全部的价值!

李芳被顾念念说得无可反驳,气得跳脚,顺手拿了桌上了一个玻璃杯,朝顾念念砸去。“你个白眼狼!骚贱货!”

顾念念手疾眼快的躲开这个玻璃杯,没想到玻璃杯撞到墙上,瞬间就破碎了。说明qi-wen.com

碎片往四周飞溅而去,顾念念觉得脸突然一阵疼痛,手往脸上一摸,入目是惊心的鲜血。

李筱柔见顾念念的脸被割伤,一双清纯的杏目突然变得十分兴奋。

心里不知道想到什么,李筱柔往厨房走去。

李芳被顾念念气到了,见砸不到顾念念,亲自扑过来,抬手就想给顾念念一个大耳光。

顾念念一把抓住李芳,仗着身高优势,用力将李芳推开。冷冷地盯着这个女人,顾念念说道:“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随你任打任骂,忍气吞声的女孩吗?”

“你个贱货!敢推开我!我要打死你!”李芳被顾念念刺激得脑子发昏,抓起茶几上的水果跟茶杯,一连串的往顾念念身上砸去。

顾念念见继母疯了,不想再待下去。原文http://www.qi-wen.com/一边拿包包挡开李芳砸来的东西,一边去打开门,想要离开。

“贱货!别想跑!”李芳站起来,伸手抓住顾念念的一头长发,用力往后一扯。

顾念念没想到这个疯女人居然扯着她头发不让她走,心里也来了一股气。转过身,想要推开李芳。

李芳一手用力扯着顾念念的长发,一手想要去扇顾念念的脸。

顾念念头发被抓得生疼,一边躲开李芳的巴掌,一边挣扎。用手去拧李芳的腰部。奇闻网

李芳的腰突然被掐到,神经刺激得她身子麻了一下。让她暂时失去力气,手松开顾念念的头发。顾念念趁机用力推开她!

刚一推开李芳,顾念念就看到李筱柔拿着一把水果刀往这边走来。

睁大眼睛,顾念念质问李筱柔:“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李筱柔狰狞的对顾念念笑了一下,举起手,狠狠朝顾念念脸上刺去。

第六章 你敢打我女儿

“疯子!”顾念念转身,想要打开门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远离这对发疯的母女。

刚叩开门锁,顾念念的头发再次被人抓住,被迫转过后去面对李筱柔。

瞪大眼睛,顾念念威胁李筱柔:“你敢伤我一分,我会百倍回报你的!李筱柔!”

“呵呵,我把你这张脸刮花了。网站qi-wen.com看你还怎么在社会上混!没有了一张正常的脸,哪家公司单位愿意要你?哪个男人会要一个丑八怪?你到时候连当小三妓女的资格都没有了!”李筱柔咬牙切齿的笑着跟顾念念说完,刀尖朝顾念念凑近。

疯子!疯子!

顾念念挣扎,双手用力的抓住李筱柔的手,抵着她,不让刀尖碰到自己的脸。

余光看到李芳从地上爬起来,顾念念心道不好。

该死!这对母女一起整她,她怎么办!

就在顾念念觉得自己今日要出事的时候,门口被人用力踹开了。

陆少城皱着眉看眼前的闹剧,走了几步过来,伸手用力去捏李筱柔握着刀的手。

李筱柔顿时被这个身手利索,俊朗帅气的男人惊艳到了。

手被对方捏着,李筱柔吃痛,被迫松手。水果刀‘哐当’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陆少城扬手,顺势推开李筱柔,一把将顾念念搂进怀里。

半个小时到了,陆少城开完会没有看见顾念念出现在指定地点。干脆直接上门接人。

谁知一上楼,陆少城就听到了女人抓狂的声音。

他将门踢开,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拿着一把刀要对顾念念行凶。

李芳被突然出现的男人搞得有些回不过神。看到小女儿被推到在地,李芳朝陆少城扑来:“你敢打我女儿!”

陆少城面无表情的侧身,眼睁睁看着李芳扑倒在地,冷漠的看着这对母女。

“啊!”李芳摔倒在地板上,疼得大叫出声。

缓了一下,李芳抖着手,指着陆少城骂道:“妈的!你是谁!这个贱货是我女儿,我打我女儿天经地义。我的家务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这个贱货不会是你的姘头吧?我告诉你,她要嫁人了!你以后不要再找这个贱货了!”

“哦?她要嫁给谁?”陆少城眯着眼,眼中带着寒霜,盯着倒在地上的这个疯女人。

“嫁给谁关你什么事!反正你离她远点!你快放开她!要不然我就报警了!我告你拐卖我女儿!”李芳气势汹汹的瞪着陆少城。

“那你就试试好了。”陆少城不屑地说道。

“对不起,这位哥哥!我妈她是被我姐姐气得脑子发昏了,现在精神有点不好。请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带走我姐姐?”李筱柔恢复往常那副温柔可亲的小白兔模样,脸上带着委屈看向陆少城。

这个帅气的男人为什么要帮顾念念那个贱女人,这男的就应该属于她!

让李筱柔心里嫉妒得发狂!

刚才她就该动作快点,毁了这个贱货的脸!没了脸,看谁还要这个贱货!

看到这个原本拿着刀冲顾念念挥舞的疯丫头,顿时换了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陆少城没兴趣在这里待下去。

他满不耐烦说道:“听着,从今往后她是我的人。让我知道你们再如此对我的太太,我不会放过你们!”

第七章 你别走好不好

依偎在陆少城怀里,见这个男人如此霸气的护着她,顾念念心里有些感动。

看到顾念念那幸福的样子,李筱柔心里更是嫉妒死了顾念念。

凭什么这个贱货长得不如她好看,性子不如她招人喜爱,却总是常常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过得比她要好!

顾念念这个贱货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好处都让这个贱货占了!

李芳还是不相信顾念念结婚了,户口本她藏得死死的。没有户口本,这个贱丫头不可能会结得了婚!一定是这个贱丫头找人来演戏骗她的!

李芳气愤的骂道:“放屁!你们少整这一套来骗我!当我是傻子吗!这是我女儿,你不能带走!你要是敢带走她,我就告你非法占有拐带我女儿!”

“既然你想告,那就告好了。我等着法院的传票。”陆少城懒得跟这个疯女人废话,搂着顾念念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我拿些文件,就跟你走。”顾念念想起来还有份重要的合同文件放在了这里。从陆少城怀里挣脱出来,对他浅浅一笑。

“我等你。”陆少城把目光移到这对疯母女身上。

陆少城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索性直接叫人将这两人架走,一劳永逸。

被一群西装革履的强壮大汉拖了出去,李芳十分不甘心,想要伸手扭打,身子突然被女儿拉住了。

“妈,我要嫁给这个男人,你叫顾念念把他让给我。”李筱柔眼神幽幽的盯着门口。

凭什么顾念念这个贱人能得到这么帅的男人!

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笃定,李芳安静下来,在心里盘算怎么才能让女儿心愿成真。

顾念念回房间拿完文件,就马上出来。路过门口见这对母女吃人一样的眼神瞪着自己,她顿了顿身形。

“我走了,日后我不会再回来了!希望你们日后也别再来找我!如果你们不来烦我,我还是会照旧给你们打生活费的。如果你们再来纠缠我,别怪我不客气!”

顾念念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这对母女给了介绍了一个极品还不够,居然还想要用户口本来死死困住她,完全的插手她的婚姻!

甚至,她的这个继妹,竟然想要拿到割毁她的脸!

“姐!我们错了,你别走好不好?”见顾念念放出这种狠话来,李筱柔瞬间就哭了出来,伸手拉住顾念念。开始装可怜,博顾念念的心软。

“放手!”顾念念蹙着眉,想要甩开李筱柔抓着她的手。

“对对对!顾念念,妈也错了!你可不能丢下妈妈,跟不三不四的男人走了!”小女儿怎么做,李芳也学着怎么做。装可怜的挽留顾念念。

不三不四?

呵呵!

陆少城走过来,伸手拉住顾念念,冷漠的看着这对疯女人。他大手一挥,这一对极品母女再度被人架起来,丢进了屋里。门瞬间被带上,将这对母女隔在屋里。

无视来自门里边的拍打叫骂声,陆少城牵着顾念念的手往楼下走去。

顾念念安静的任由陆少城牵着她,带她离开。

抿抿嘴,盯着陆少城的侧颜,顾念念心里突然觉得嫁给这个强势的男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八章 她是夫人

跟着陆少城坐上车,顾念念有些尴尬的对他笑了一下。“让你见笑了。”

“嗯。”陆少城回以顾念念一个鼻音。

见这个男人没兴趣接话,顾念念识趣的闭嘴起来。目光移到车窗外,看似在看风景,实际上顾念念的心很乱。

今天所遭遇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了,顾念念还是有些缓不过来。

身旁这个女人刚刚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撕斗,但是她一脸平静,脸上没有波动,双眼有神无神的瞥向外边。这种冷静的神态,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她此时的样子有任何狼狈之感。

陆少城透过后视镜,用余光打量顾念念。

动了动嘴巴,陆少城冲司机开口说:“去翡翠苑。”

司机王安疑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

闻言,顾念念愣了一下。

翡翠苑?难道是A区那边的翡翠苑?

A区那边的房子,是全市最贵的地段。翡翠苑是A区出了名的豪宅,可以说翡翠苑里边的房子都是寸土寸金!没个三四亿,别想在翡翠苑里看房子!

顾念念在心里吃惊了一下。陆少城这个男人,看来真的是非常有钱!

转而,顾念念面上有些失落。只可惜这么有钱有颜有权的男人,好像是个同志。要么就是某方面不行……要不然怎么会找她形婚呢?

留意到顾念念的神色,陆少城蓦然脸色冷下来。

顾念念不明白气氛怎么变得有些冷冽,轻抿唇,出声打破安静:“我该如何称呼你?”

顾念念看过结婚证,她知道陆少城的名字跟年龄。心里拿不定,不知道是该直接称呼陆少城的名字,还是直接称呼他为‘老公’。

“你说呢?”陆少城反问顾念念。

顾念念心里模拟了两遍,试探的开口:“老、老公?”

陆少城脸色平缓了很多,没有这么冷了。

见陆少城不反对,顾念念问道:“你答应我的结婚协议,什么时候拟好合同?”

“到了地方就签字。”斜眼盯着后视镜,注意到顾念念白皙的脸蛋那道鲜红的血痕,陆少城觉得有些看不顺眼。

观察到陆少城脸色有些不好,顾念念以为是自己催了他,让他不高兴,就没有再继续跟他搭话。

车里忽然安静,谁都不出声。车子一路绕行,刷过了门卡,一路无阻的开进了翡翠苑里。

当车子开进一栋别墅院里,陆少城径自打开车门,往下走。

见状,顾念念跟着下车,尾随在陆少城身后,跟着他进了屋里。

“欢迎先生回来!这位小姐,您好!欢迎您的到来!”刘嫂微笑的跟陆少城与顾念念打招呼。心里有些奇怪,这个面上带伤的女孩是谁?

“她是夫人。”陆少城换好鞋子,解开衣服,往楼上走去。

刘嫂闻言,意外的打量起顾念念来。然后冲顾念念弯了弯腰:“夫人好!我叫刘兰,是这个楼里的负责人。有什么事,夫人可以直接吩咐我。”

顾念念意外于这个佣人的态度,点了点头,回以对方一笑:“你好!”

“跟我来。”陆少城走了几步,见顾念念没有跟上,停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

顾念念换好鞋子,马上跟上去。

第九章 签了它

进了书房,陆少城在桌前坐下来,拿了纸笔,动手开始写了两份协议。末了,先签上他的名字,然后递到顾念念面前。

“签了它。你我各持一份。”

顾念念先是认真审阅了一下协议,确定没什么问题,才找了一支笔,坐下来认真签字。

“我签好了。”顾念念抬起头,发现刚刚还坐在位置上的陆少城不见了。赶紧转头,往四周找去。

看到陆少城手里拿着一个箱子,从书架后边走出来。顾念念心里有些奇怪,这人拿着个箱子做什么?

拿着箱子来到顾念念面前,陆少城拉了把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把箱子放好,陆少城打开箱子。

“你要做什么?”顾念念有些不懂陆少城想要对她干什么。

陆少城懒得开口解释,伸手捏起顾念念的下巴,拿了一根棉签,沾了生理盐水,对着顾念念脸上的伤口温柔的擦拭了一下。接着又涂了点酒精消毒,等酒精干了后,上了点药水。

顾念念的身子完全僵住了。

她没想到陆少城居然亲自给她上药!

顾念念还以为陆少城冷冰冰的模样是不太喜欢她呢,所以她尽量少说话,怕惹他不快。现在看来,陆少城也许是个面冷心热的男人。

“伤口这几天不要碰水,按时消毒擦药。伤口结巴的时候不要去砰它。”给顾念念涂完药,陆少城手好东西,冷淡的告诉她。

“谢谢你!”顾念念眼中带着暖意,看着陆少城,对他真挚的笑了一下。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这是你公司附近的梦佳小区F3栋一单元503号公寓的钥匙。房产证写了你的名字,等三年后离婚之际,我会把房产证给你。”

他顿了顿,又说:“考虑到你母亲跟你妹妹的脾性,我建议你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再搬到我给你的公寓去。”陆少城将银行卡还有钥匙放到顾念念面前。

顾念念没想到刚签完协议,陆少城立马履行协议,给了她钱跟房子!顾念念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可陆少城这性格——

看着那张阎王脸,顾念念不敢推迟,收下钥匙跟银行卡,又说道:“谢谢你。”

“哦?”陆少城挑眉的看着顾念念。

要不是他,她可能被逼的走投无路,这么多年她都满足不了那对吸血鬼母女!顾念念心里对陆少城,还是很感激的。

“希望我们接下来的日子,都能和平相处!”顾念念对陆少城嫣然一笑。这一笑,扯到了脸上的伤口,让她有点疼,不禁皱了皱眉。

“脸上有伤就少点波动。把你手机给我。”陆少城朝顾念念微微抬了一下下巴。

顾念念听话的摸出手机,递给陆少城。

陆少城解锁后,输入了一串号码,保存下来,将手机还给顾念念。“这是我号码,有事联系。我很忙,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盯着屏幕上联系人为‘陆少城’的字眼,顾念念点点头。

陆少城越过顾念念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停下来。“有什么事你可以吩咐刘嫂,她是这里的管家。”

“我知道了,你慢走!”顾念念转过身,跟陆少城告别。

看着陆少城离开,顾念念将钥匙跟银行卡放好。查看了一下手机,没有李芳跟筱柔的来电跟短信,顾念念心里有些意外。

跟那对母女撕斗一场,她们居然没有打电话过来骂她诅咒她,真是一反既往!

不打电话来烦她,正好让她眼不见心不烦。顾念念出了书房,往楼下走去。打算跟那个管家刘嫂好好认识一下。

第十章 他是什么人

“夫人,先生已经离开了。请问夫人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刘嫂友善的笑着询问顾念念。

“我能问一下你,陆少城他是什么人吗?他的身份我还不太清楚。”说不好奇陆少城的身份,那是假的。顾念念心里还是有些想知道她嫁的人是什么背景。

“夫人,您若是好奇,可以去问问先生。除此之外,我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能帮到夫人的吗?”刘嫂继续保持微笑,温和的跟顾念念说话。

言下之意,雇主都没表明身份,这个管家不敢随意说出陆少城的身份。

顾念念心里有些失望,呼了口气,顾念念转了个心态,问道:“刘嫂,我想问问这个家里都有谁?”

陆少城三言两语说完就跑了,把她带来这里,顾念念也不知道陆少城的家人住不住在这里。要是住在这里,不知道陆少城的家人好不好相处。

“这里没有先生的家人。先生很忙,偶尔会回来这里休息。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如今夫人来了,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交代。”刘嫂告诉顾念念。

这么说,只要陆少城不会来,这里就是她当家做主咯?

顾念念觉得,跟陆少城形婚,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刘嫂你客气了。”顾念念对刘嫂微微弯了一下嘴角,她不敢笑得太大。怕扯疼脸上的伤口。

“这个,能不能另外给我安排一个空闲的房间休息?”从心理上,顾念念有些抗拒跟陆少城住一个房间。

虽然陆少城很忙,不经常回来住。但是刚进来就住到陆少城的房里,总让顾念念心里有些别扭。

“好的,夫人!”刘嫂顺从顾念念。

晚餐的时候,顾念念被刘嫂叫醒。用过晚餐,顾念念觉得有些口渴,想喝点冰凉爽口的东西。顾念念出声问刘嫂:“有什么冰镇过的饮品吗?”

“不好意思,夫人,冰箱里目前只有酒水……”刘嫂歉意的看着悠然。

因为陆少城这个人喜欢喝酒,冰箱里的饮料全都是各种酒水。

“酒啊——酒也行!”顾念念点头。

冰镇过的酒水,喝下去那是冰与火两重感受,刺激着味蕾,感觉很棒!正好今天她结婚了,摆脱了那对母女,需要喝点酒为自己庆祝一下!

“好的。请问夫人想喝哪一种酒?”刘嫂问道。

“有琴酒吗?”顾念念问。既然要喝,就喝最烈的酒!今天真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

“有的,夫人。”

“拿一瓶给我,如果有冰块,给我准备些冰块。可以送到我的房里吗?”顾念念看着刘嫂。

顾念念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喝酒。

“当然可以!夫人,请稍等一会儿。我会让人将酒送到你的房里。”

“那我先上楼了。麻烦你了,刘嫂。”顾念念站起身。

顾念念上楼回房洗了个澡,出来看到酒水已经准备好了。连瓶盖都帮她开了,顾念念很满意。走过去,在小桌上坐下来,将杯子拿过来,往被子里加了几块冰,顾念念开始往杯里倒酒。

倒了半杯酒,顾念念轻晃酒杯,优雅的缓缓摇了一下酒杯,觉得差不多了,举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入口的先是冰凉,接着有股爽辣之感,让顾念念瞬间就觉得很兴奋。接着喝了第二口酒。

嗯,这酒真是够辣的!

顾念念喝上瘾了,连着喝了两杯酒,觉得脑子有点懵,顾念念缓下来。

盯着窗外,抬头仰望着夜空,顾念念突然笑了出来。

“我顾念念,结婚了——”

念念军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念念军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