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念念军婚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16: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念念军婚

第五章 你要做什么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已经结婚了。版权http://www.qi-wen.com/你们可以去民政局查一下我现在的婚姻情况。”顾念念双手抱臂,摇了摇头。接着说:“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们,我已经结婚嫁人了。日后你们不用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劳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我先生还等着我回去呢!”

见顾念念这个样子,李筱柔觉得她没有在骗她们。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念念,李筱柔指着顾念念逼问道:“你嫁给谁了?”

“我嫁给谁,跟你们有关系吗?”顾念念傲慢的斜眼看着她这个妹妹。原文http://www.qi-wen.com/

呵,装不下去了?

“怎么没关系?你吃我的穿我的,我供你读书,把你养这么大!你嫁给谁,我说了算!我不同意,你别想嫁出去!”李芳被顾念念的态度激怒了,干脆撕破脸起来。

顾念念每次回家都听到李芳说这种话,不下千百遍了。听得真的是烦透了!

以前工作累工作忙,顾念念听了这种话,都懒得反驳,懒得怼她们。

可今天这对母女让她受了这么多气,顾念念真是受够了!想要找个宣泄口,把气还给这对母女!

冷眼看着这对母女,顾念念寒着脸说道:“我吃你的穿你的?我是你养大的?你还真好意思说!我真是搞不明白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

“你带着李筱柔嫁给我爸。嫁进来,一直负责家里的事情,没有出去挣过一分钱!都是我爸在赚钱养活这个家!你好意思说我是吃你的穿你的长大的?”

“我爸病重的时候,我刚考上大学。临终前,他给我留了一笔钱,让我一定要上大学!你们呢?转头我爸刚咽气,你就劝我放弃上大学!这就是你所谓的供我读书,把我养大?”

“要是我听你的话放弃上大学,我如今还有钱给你生活费吗?这个房子,你别忘了,是我出钱给你们买的!”

那可是她工作这么多年来全部的积蓄,这两个人就像个吸血虫,一直企图榨干她全部的价值!

李芳被顾念念说得无可反驳,气得跳脚,顺手拿了桌上了一个玻璃杯,朝顾念念砸去。“你个白眼狼!骚贱货!”

顾念念手疾眼快的躲开这个玻璃杯,没想到玻璃杯撞到墙上,瞬间就破碎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碎片往四周飞溅而去,顾念念觉得脸突然一阵疼痛,手往脸上一摸,入目是惊心的鲜血。

李筱柔见顾念念的脸被割伤,一双清纯的杏目突然变得十分兴奋。

心里不知道想到什么,李筱柔往厨房走去。

李芳被顾念念气到了,见砸不到顾念念,亲自扑过来,抬手就想给顾念念一个大耳光。

顾念念一把抓住李芳,仗着身高优势,用力将李芳推开。冷冷地盯着这个女人,顾念念说道:“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随你任打任骂,忍气吞声的女孩吗?”

“你个贱货!敢推开我!我要打死你!”李芳被顾念念刺激得脑子发昏,抓起茶几上的水果跟茶杯,一连串的往顾念念身上砸去。

顾念念见继母疯了,不想再待下去。奇闻网一边拿包包挡开李芳砸来的东西,一边去打开门,想要离开。

“贱货!别想跑!”李芳站起来,伸手抓住顾念念的一头长发,用力往后一扯。

顾念念没想到这个疯女人居然扯着她头发不让她走,心里也来了一股气。转过身,想要推开李芳。

李芳一手用力扯着顾念念的长发,一手想要去扇顾念念的脸。

顾念念头发被抓得生疼,一边躲开李芳的巴掌,一边挣扎。用手去拧李芳的腰部。说明qi-wen.com

李芳的腰突然被掐到,神经刺激得她身子麻了一下。让她暂时失去力气,手松开顾念念的头发。顾念念趁机用力推开她!

刚一推开李芳,顾念念就看到李筱柔拿着一把水果刀往这边走来。

睁大眼睛,顾念念质问李筱柔:“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李筱柔狰狞的对顾念念笑了一下,举起手,狠狠朝顾念念脸上刺去。

第六章 你敢打我女儿

“疯子!”顾念念转身,想要打开门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远离这对发疯的母女。

刚叩开门锁,顾念念的头发再次被人抓住,被迫转过后去面对李筱柔。

瞪大眼睛,顾念念威胁李筱柔:“你敢伤我一分,我会百倍回报你的!李筱柔!”

“呵呵,我把你这张脸刮花了。阅读http://www.qi-wen.com/看你还怎么在社会上混!没有了一张正常的脸,哪家公司单位愿意要你?哪个男人会要一个丑八怪?你到时候连当小三妓女的资格都没有了!”李筱柔咬牙切齿的笑着跟顾念念说完,刀尖朝顾念念凑近。

疯子!疯子!

顾念念挣扎,双手用力的抓住李筱柔的手,抵着她,不让刀尖碰到自己的脸。

余光看到李芳从地上爬起来,顾念念心道不好。

该死!这对母女一起整她,她怎么办!

就在顾念念觉得自己今日要出事的时候,门口被人用力踹开了。

陆少城皱着眉看眼前的闹剧,走了几步过来,伸手用力去捏李筱柔握着刀的手。

李筱柔顿时被这个身手利索,俊朗帅气的男人惊艳到了。

手被对方捏着,李筱柔吃痛,被迫松手。水果刀‘哐当’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陆少城扬手,顺势推开李筱柔,一把将顾念念搂进怀里。

半个小时到了,陆少城开完会没有看见顾念念出现在指定地点。干脆直接上门接人。

谁知一上楼,陆少城就听到了女人抓狂的声音。

他将门踢开,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拿着一把刀要对顾念念行凶。

李芳被突然出现的男人搞得有些回不过神。看到小女儿被推到在地,李芳朝陆少城扑来:“你敢打我女儿!”

陆少城面无表情的侧身,眼睁睁看着李芳扑倒在地,冷漠的看着这对母女。

“啊!”李芳摔倒在地板上,疼得大叫出声。

缓了一下,李芳抖着手,指着陆少城骂道:“妈的!你是谁!这个贱货是我女儿,我打我女儿天经地义。我的家务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这个贱货不会是你的姘头吧?我告诉你,她要嫁人了!你以后不要再找这个贱货了!”

“哦?她要嫁给谁?”陆少城眯着眼,眼中带着寒霜,盯着倒在地上的这个疯女人。

“嫁给谁关你什么事!反正你离她远点!你快放开她!要不然我就报警了!我告你拐卖我女儿!”李芳气势汹汹的瞪着陆少城。

“那你就试试好了。”陆少城不屑地说道。

“对不起,这位哥哥!我妈她是被我姐姐气得脑子发昏了,现在精神有点不好。请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带走我姐姐?”李筱柔恢复往常那副温柔可亲的小白兔模样,脸上带着委屈看向陆少城。

这个帅气的男人为什么要帮顾念念那个贱女人,这男的就应该属于她!

让李筱柔心里嫉妒得发狂!

刚才她就该动作快点,毁了这个贱货的脸!没了脸,看谁还要这个贱货!

看到这个原本拿着刀冲顾念念挥舞的疯丫头,顿时换了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陆少城没兴趣在这里待下去。

他满不耐烦说道:“听着,从今往后她是我的人。让我知道你们再如此对我的太太,我不会放过你们!”

第七章 你别走好不好

依偎在陆少城怀里,见这个男人如此霸气的护着她,顾念念心里有些感动。

看到顾念念那幸福的样子,李筱柔心里更是嫉妒死了顾念念。

凭什么这个贱货长得不如她好看,性子不如她招人喜爱,却总是常常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过得比她要好!

顾念念这个贱货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好处都让这个贱货占了!

李芳还是不相信顾念念结婚了,户口本她藏得死死的。没有户口本,这个贱丫头不可能会结得了婚!一定是这个贱丫头找人来演戏骗她的!

李芳气愤的骂道:“放屁!你们少整这一套来骗我!当我是傻子吗!这是我女儿,你不能带走!你要是敢带走她,我就告你非法占有拐带我女儿!”

“既然你想告,那就告好了。我等着法院的传票。”陆少城懒得跟这个疯女人废话,搂着顾念念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我拿些文件,就跟你走。”顾念念想起来还有份重要的合同文件放在了这里。从陆少城怀里挣脱出来,对他浅浅一笑。

“我等你。”陆少城把目光移到这对疯母女身上。

陆少城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索性直接叫人将这两人架走,一劳永逸。

被一群西装革履的强壮大汉拖了出去,李芳十分不甘心,想要伸手扭打,身子突然被女儿拉住了。

“妈,我要嫁给这个男人,你叫顾念念把他让给我。”李筱柔眼神幽幽的盯着门口。

凭什么顾念念这个贱人能得到这么帅的男人!

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笃定,李芳安静下来,在心里盘算怎么才能让女儿心愿成真。

顾念念回房间拿完文件,就马上出来。路过门口见这对母女吃人一样的眼神瞪着自己,她顿了顿身形。

“我走了,日后我不会再回来了!希望你们日后也别再来找我!如果你们不来烦我,我还是会照旧给你们打生活费的。如果你们再来纠缠我,别怪我不客气!”

顾念念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这对母女给了介绍了一个极品还不够,居然还想要用户口本来死死困住她,完全的插手她的婚姻!

甚至,她的这个继妹,竟然想要拿到割毁她的脸!

“姐!我们错了,你别走好不好?”见顾念念放出这种狠话来,李筱柔瞬间就哭了出来,伸手拉住顾念念。开始装可怜,博顾念念的心软。

“放手!”顾念念蹙着眉,想要甩开李筱柔抓着她的手。

“对对对!顾念念,妈也错了!你可不能丢下妈妈,跟不三不四的男人走了!”小女儿怎么做,李芳也学着怎么做。装可怜的挽留顾念念。

不三不四?

呵呵!

陆少城走过来,伸手拉住顾念念,冷漠的看着这对疯女人。他大手一挥,这一对极品母女再度被人架起来,丢进了屋里。门瞬间被带上,将这对母女隔在屋里。

无视来自门里边的拍打叫骂声,陆少城牵着顾念念的手往楼下走去。

顾念念安静的任由陆少城牵着她,带她离开。

抿抿嘴,盯着陆少城的侧颜,顾念念心里突然觉得嫁给这个强势的男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八章 她是夫人

跟着陆少城坐上车,顾念念有些尴尬的对他笑了一下。“让你见笑了。”

“嗯。”陆少城回以顾念念一个鼻音。

见这个男人没兴趣接话,顾念念识趣的闭嘴起来。目光移到车窗外,看似在看风景,实际上顾念念的心很乱。

今天所遭遇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了,顾念念还是有些缓不过来。

身旁这个女人刚刚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撕斗,但是她一脸平静,脸上没有波动,双眼有神无神的瞥向外边。这种冷静的神态,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她此时的样子有任何狼狈之感。

陆少城透过后视镜,用余光打量顾念念。

动了动嘴巴,陆少城冲司机开口说:“去翡翠苑。”

司机王安疑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

闻言,顾念念愣了一下。

翡翠苑?难道是A区那边的翡翠苑?

A区那边的房子,是全市最贵的地段。翡翠苑是A区出了名的豪宅,可以说翡翠苑里边的房子都是寸土寸金!没个三四亿,别想在翡翠苑里看房子!

顾念念在心里吃惊了一下。陆少城这个男人,看来真的是非常有钱!

转而,顾念念面上有些失落。只可惜这么有钱有颜有权的男人,好像是个同志。要么就是某方面不行……要不然怎么会找她形婚呢?

留意到顾念念的神色,陆少城蓦然脸色冷下来。

顾念念不明白气氛怎么变得有些冷冽,轻抿唇,出声打破安静:“我该如何称呼你?”

顾念念看过结婚证,她知道陆少城的名字跟年龄。心里拿不定,不知道是该直接称呼陆少城的名字,还是直接称呼他为‘老公’。

“你说呢?”陆少城反问顾念念。

顾念念心里模拟了两遍,试探的开口:“老、老公?”

陆少城脸色平缓了很多,没有这么冷了。

见陆少城不反对,顾念念问道:“你答应我的结婚协议,什么时候拟好合同?”

“到了地方就签字。”斜眼盯着后视镜,注意到顾念念白皙的脸蛋那道鲜红的血痕,陆少城觉得有些看不顺眼。

观察到陆少城脸色有些不好,顾念念以为是自己催了他,让他不高兴,就没有再继续跟他搭话。

车里忽然安静,谁都不出声。车子一路绕行,刷过了门卡,一路无阻的开进了翡翠苑里。

当车子开进一栋别墅院里,陆少城径自打开车门,往下走。

见状,顾念念跟着下车,尾随在陆少城身后,跟着他进了屋里。

“欢迎先生回来!这位小姐,您好!欢迎您的到来!”刘嫂微笑的跟陆少城与顾念念打招呼。心里有些奇怪,这个面上带伤的女孩是谁?

“她是夫人。”陆少城换好鞋子,解开衣服,往楼上走去。

刘嫂闻言,意外的打量起顾念念来。然后冲顾念念弯了弯腰:“夫人好!我叫刘兰,是这个楼里的负责人。有什么事,夫人可以直接吩咐我。”

顾念念意外于这个佣人的态度,点了点头,回以对方一笑:“你好!”

“跟我来。”陆少城走了几步,见顾念念没有跟上,停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

顾念念换好鞋子,马上跟上去。

第九章 签了它

进了书房,陆少城在桌前坐下来,拿了纸笔,动手开始写了两份协议。末了,先签上他的名字,然后递到顾念念面前。

“签了它。你我各持一份。”

顾念念先是认真审阅了一下协议,确定没什么问题,才找了一支笔,坐下来认真签字。

“我签好了。”顾念念抬起头,发现刚刚还坐在位置上的陆少城不见了。赶紧转头,往四周找去。

看到陆少城手里拿着一个箱子,从书架后边走出来。顾念念心里有些奇怪,这人拿着个箱子做什么?

拿着箱子来到顾念念面前,陆少城拉了把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把箱子放好,陆少城打开箱子。

“你要做什么?”顾念念有些不懂陆少城想要对她干什么。

陆少城懒得开口解释,伸手捏起顾念念的下巴,拿了一根棉签,沾了生理盐水,对着顾念念脸上的伤口温柔的擦拭了一下。接着又涂了点酒精消毒,等酒精干了后,上了点药水。

顾念念的身子完全僵住了。

她没想到陆少城居然亲自给她上药!

顾念念还以为陆少城冷冰冰的模样是不太喜欢她呢,所以她尽量少说话,怕惹他不快。现在看来,陆少城也许是个面冷心热的男人。

“伤口这几天不要碰水,按时消毒擦药。伤口结巴的时候不要去砰它。”给顾念念涂完药,陆少城手好东西,冷淡的告诉她。

“谢谢你!”顾念念眼中带着暖意,看着陆少城,对他真挚的笑了一下。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这是你公司附近的梦佳小区F3栋一单元503号公寓的钥匙。房产证写了你的名字,等三年后离婚之际,我会把房产证给你。”

他顿了顿,又说:“考虑到你母亲跟你妹妹的脾性,我建议你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再搬到我给你的公寓去。”陆少城将银行卡还有钥匙放到顾念念面前。

顾念念没想到刚签完协议,陆少城立马履行协议,给了她钱跟房子!顾念念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可陆少城这性格——

看着那张阎王脸,顾念念不敢推迟,收下钥匙跟银行卡,又说道:“谢谢你。”

“哦?”陆少城挑眉的看着顾念念。

要不是他,她可能被逼的走投无路,这么多年她都满足不了那对吸血鬼母女!顾念念心里对陆少城,还是很感激的。

“希望我们接下来的日子,都能和平相处!”顾念念对陆少城嫣然一笑。这一笑,扯到了脸上的伤口,让她有点疼,不禁皱了皱眉。

“脸上有伤就少点波动。把你手机给我。”陆少城朝顾念念微微抬了一下下巴。

顾念念听话的摸出手机,递给陆少城。

陆少城解锁后,输入了一串号码,保存下来,将手机还给顾念念。“这是我号码,有事联系。我很忙,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盯着屏幕上联系人为‘陆少城’的字眼,顾念念点点头。

陆少城越过顾念念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停下来。“有什么事你可以吩咐刘嫂,她是这里的管家。”

“我知道了,你慢走!”顾念念转过身,跟陆少城告别。

看着陆少城离开,顾念念将钥匙跟银行卡放好。查看了一下手机,没有李芳跟筱柔的来电跟短信,顾念念心里有些意外。

跟那对母女撕斗一场,她们居然没有打电话过来骂她诅咒她,真是一反既往!

不打电话来烦她,正好让她眼不见心不烦。顾念念出了书房,往楼下走去。打算跟那个管家刘嫂好好认识一下。

第十章 他是什么人

“夫人,先生已经离开了。请问夫人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刘嫂友善的笑着询问顾念念。

“我能问一下你,陆少城他是什么人吗?他的身份我还不太清楚。”说不好奇陆少城的身份,那是假的。顾念念心里还是有些想知道她嫁的人是什么背景。

“夫人,您若是好奇,可以去问问先生。除此之外,我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能帮到夫人的吗?”刘嫂继续保持微笑,温和的跟顾念念说话。

言下之意,雇主都没表明身份,这个管家不敢随意说出陆少城的身份。

顾念念心里有些失望,呼了口气,顾念念转了个心态,问道:“刘嫂,我想问问这个家里都有谁?”

陆少城三言两语说完就跑了,把她带来这里,顾念念也不知道陆少城的家人住不住在这里。要是住在这里,不知道陆少城的家人好不好相处。

“这里没有先生的家人。先生很忙,偶尔会回来这里休息。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如今夫人来了,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交代。”刘嫂告诉顾念念。

这么说,只要陆少城不会来,这里就是她当家做主咯?

顾念念觉得,跟陆少城形婚,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刘嫂你客气了。”顾念念对刘嫂微微弯了一下嘴角,她不敢笑得太大。怕扯疼脸上的伤口。

“这个,能不能另外给我安排一个空闲的房间休息?”从心理上,顾念念有些抗拒跟陆少城住一个房间。

虽然陆少城很忙,不经常回来住。但是刚进来就住到陆少城的房里,总让顾念念心里有些别扭。

“好的,夫人!”刘嫂顺从顾念念。

晚餐的时候,顾念念被刘嫂叫醒。用过晚餐,顾念念觉得有些口渴,想喝点冰凉爽口的东西。顾念念出声问刘嫂:“有什么冰镇过的饮品吗?”

“不好意思,夫人,冰箱里目前只有酒水……”刘嫂歉意的看着悠然。

因为陆少城这个人喜欢喝酒,冰箱里的饮料全都是各种酒水。

“酒啊——酒也行!”顾念念点头。

冰镇过的酒水,喝下去那是冰与火两重感受,刺激着味蕾,感觉很棒!正好今天她结婚了,摆脱了那对母女,需要喝点酒为自己庆祝一下!

“好的。请问夫人想喝哪一种酒?”刘嫂问道。

“有琴酒吗?”顾念念问。既然要喝,就喝最烈的酒!今天真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

“有的,夫人。”

“拿一瓶给我,如果有冰块,给我准备些冰块。可以送到我的房里吗?”顾念念看着刘嫂。

顾念念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喝酒。

“当然可以!夫人,请稍等一会儿。我会让人将酒送到你的房里。”

“那我先上楼了。麻烦你了,刘嫂。”顾念念站起身。

顾念念上楼回房洗了个澡,出来看到酒水已经准备好了。连瓶盖都帮她开了,顾念念很满意。走过去,在小桌上坐下来,将杯子拿过来,往被子里加了几块冰,顾念念开始往杯里倒酒。

倒了半杯酒,顾念念轻晃酒杯,优雅的缓缓摇了一下酒杯,觉得差不多了,举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入口的先是冰凉,接着有股爽辣之感,让顾念念瞬间就觉得很兴奋。接着喝了第二口酒。

嗯,这酒真是够辣的!

顾念念喝上瘾了,连着喝了两杯酒,觉得脑子有点懵,顾念念缓下来。

盯着窗外,抬头仰望着夜空,顾念念突然笑了出来。

“我顾念念,结婚了——”

念念军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念念军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略派:明宇宙之大道,破万物之规律。

    韩浩俊:战略家战略派创始人品牌战略家、互联网战略家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战略派战略派创始人韩浩俊,总部位于深圳,公司从事于资本运作:战略顶层设计、品牌设计、战略投资、战略策划、战略定位、上市辅导、股权设计、战略融资韩浩俊老师战略系统课程《战略免费模式》以免费为核心《战略营销模式》以诱饵为核心《战略商业模式》以控制为核心《战略金融模式》以融资为核心《战略顶层设计》以跨界为核心《战略资本模式》以杠杆为核心《战略思维体系》以思维为核心战略顶层设计课程介绍一:战略营销模式1.如何设计产品爆款2.

  • 韩浩俊:中国微信群控技术开创者

    中国最顶尖的微信群控技术韩浩俊老师介绍战略派创始人战略家,品牌战略家中国微信苹果群控系统开创者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历史见证韩浩俊2013年开创互联网战略顶层设计2013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营销手机2014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群控系统2015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裂变系统2016年韩浩俊老师研发wifi自能广告器2017年韩浩俊老师研发wifi无人飞行机2018年韩浩俊老师成立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总部战略顶层设计深圳福田区分公司战略顶层设计深圳南山区分公司战略顶

  • 我16岁父母离婚,出嫁1年后母亲再婚,婚礼上新郎出现全场愣了

    我16岁父母离婚,出嫁1年后母亲再婚,婚礼上看到新郎全场愣了在6岁之前,我的生活是无忧无虑,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知书达理非常恩爱,他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我们家每天充满了欢声笑语,一到节日一家三口出去游玩吃饭,去哪都形影不离,可是突然有一天一切都变了,父母开始分床睡,相互之间不再交流,曾经那个温馨的家变得冷冰冰的。我感到恐惧,开朗的性格变得忧虑起来,我怕他们会离婚,玲玲父母离婚后谁也不肯要她,我怕我和玲玲一样变得可怜,一想到这,我晚上就忍不住偷偷掉眼泪,母亲发现出我的反常,她搂

  •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出纳和会计分离的财务制度是非常科学的体系

    以前有一个记工分的时代,那个时代,经历过的老辈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记工分的人权利很多。笔尖一划,就决定一个人干一天的工作成绩。其实,这种现象,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就算在数字货币,电子货币时代,人们的劳动价值,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刷卡消费,对很多人来,真是一种无知觉行为。财务的基本制度是会计和出纳必须分离,需要两个印章,进账和出账不能由同一个人管,不然钱都给拿去打赏给主播了,老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涉及到金钱,大家也充分的体会到财务制度带来的安全感。但是,有些机构他不是直接的体现出来是金钱的,

  • 大舒舒诗歌3首:凤凰,她注定只能沉没

  • 道德经了义说第60.61章

    道德经原文六十章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政道合一化六十章题解:政道合一者:大道运行天下为公之大同世界也。治大国枪杆子立政若烹小鲜刀下见菜以道莅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其鬼不神非其鬼不怪力乱神其至诚如神不伤人非其诚明神不伤人圣人无为亦不伤人夫神圣者两不相伤故常德交复归朴焉演说:道以教显,军以立政,政教之本善。枪杆子是抵御外寇以安邦,刀把子则是一国之法令,砍掉腐败以成食材,六艺谓之作料,文化当显民风。国有贤能,奸邪

  • 藏头顺口溜丨懂得珍惜,才配拥有

    (懂)我知己一世情,(得)须感恩在今生。(珍)宝钱财如粪土,(惜)缘友好识英雄。​(才)子才女诗歌赋,(配)上美酒来尽兴。(拥)抱明天多美好,(有)你有我快乐行!​(图片来自网络,真诚感谢朋友!)​​​​

  • 水孩儿 || 《山野闲居》:无端欢喜

    无端欢喜余秀华又出新书了,之前是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和「我们爱过又忘记」。[我们爱过又忘记],这名字让我心疼。说实话,谁会爱一个脑瘫、爱一个口齿不清走路东倒西歪的人呢?但你可以不爱她,却挡不住她爱你。这次,余秀华的新书是散文集「无端欢喜」,是的,无端欢喜。有人说余秀华粗野甚至低俗下流。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让众多自称诗人的人哗然。是啊!当今所谓的诗人都阳痿了,你,一个脑瘫女人,凭什么亢奋着?——我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简直流氓啊!他们说。)可是,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