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晚安,假面老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2:53:3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晚安,假面老公
第一章 他回来了

  第一章他,回来了

  陆合欢从没有想到五年之后,她和墨云琛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他用五百万买她的子宫,在不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下,帮他生孩子。原文http://www.qi-wen.com/

  一场前男女朋友的一场卵子交易手术。

  墨家别墅的一楼手术室里,陆合欢纤细的身体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手术室里空荡荡的,唯有一排排闪着寒光的手术工具。

  她死死的盯着那根长长的管子,再过一会儿,这根管子便会插入她的身体,她听医院里的护士们说,取卵手术的那种疼如同刀绞……

  门,被缓缓的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抹颀长的墨色身影,走廊里的光线那么暖,却始终没办法温暖他的气息,墨云琛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到陆合欢的面前,五年未见,那双孤冷沉郁的墨眸里,染了赤裸裸的恨意,"我的合欢,重新见到初恋男友开心吗?"

  陆合欢浅浅的笑着,两片粉唇一张一合,"没有看见我的歇斯底里,墨先生是不是很失望?"

  墨云琛眯着墨瞳,唇边溢出无数冷清寒,"的确很失望,我以为你至少会倔强的撑上一段时间,这样才像你。"

  陆合欢苦笑,"墨先生早就布好了网,等我往里跳,我撑下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墨云琛的手轻抚她的长发,五年不见,她的头发已经及腰,"我一向喜欢你的聪明。"

  陆合欢抿紧了唇瓣,"我婆婆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

  墨云琛的俊眉挑了挑,"婆婆?叫的还真是亲切,我的合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步轻尘还没有结婚。”墨云琛放下手里的剪刀,抽出几张纸巾,一根根擦拭着手指。

  “我是步轻尘的未婚妻,我们一定会结婚。奇闻网”陆合欢的目光里透着决绝。

  “是吗?那我还真是期待你的婚礼,你的取卵手术和你婆婆换心脏的手术会同时进行,为了步轻尘,你牺牲掉自己清白的身体真的值得吗?”墨云琛的狭眸里似是一潭深水,深不见底。

  陆合欢笑了笑,闭上眼眸,“我只是答应你做一个取卵手术,不会毁掉我的清白。"

  "呵,你以为出卖卵子给自己的前男友有多高尚?"冷眸扫过她泛白的脸。

  陆合欢别过头,不去看他,"羞辱也羞辱够了,墨先生开始吧,别浪费彼此的时间。"

  墨云琛勾起薄唇,手指抚过那些冰冷的工具,手拿过一把剪刀,顺着陆合欢的脸颊,缓缓的下移,最后落在她的小腹上,"我记得你最怕疼了,听说这个手术不比自杀好受很多。"

  陆合欢看着他,喉咙嘶哑。阅读qi-wen.com“你到底想说什么”

  墨云琛手里的剪刀回到她的胸前,剪掉那几颗碍人的纽扣,陆合欢再笨也知道他的意思,她抿紧唇瓣,看着他的剪刀一下又一下的挑开她身上的扣子,露出里面光洁的皮肤,陆合欢本能的抓住胸前的衣服,"我说过我不会出卖我的身体。"

  "你要想清楚,一次不成功,你就要承受第二次甚至更多的痛苦。更何况你的莫姨应该等不了那么久。"他的薄唇一张一合,每一个字都说的那么轻,似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好,我接受。"她悲伤的阖上眼眸。

  墨云琛把手里的剪刀放到一旁,脱掉身上的黑色西装,解开衬衫领口的几颗扣子,露出性感的喉结。推荐http://www.qi-wen.com/

  他的身体压上她的身体,薄唇吻上她微凉的唇瓣,大掌想要扯掉她身上的衣服,却被她制止了。

  "这种事你应该不陌生吧,不用装作第一次的样子。"

  陆合欢缓缓的收回手,手心里已经冷汗涔涔,"求你,别脱我的衣服。"

  "呵,你以为我墨云琛是多缺女人,会想要看你被玩烂的身体。"他真的没有脱掉她的衣服,薄唇狠狠的咬上她的肩胛骨,有血液的腥甜流淌进他的唇间。

  陆合欢疼到蜷缩,双手死死的抓住白色的床单,不肯让自己出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第一次,陆合欢,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真是一流的,我还没上,留着你的演技,待会再好好表演。原文qi-wen.com"他的薄唇溢出冷漠的字眼,淡粉色的唇瓣上行还残留着属于陆合欢的血。

  陆合欢破罐子破摔的吐出几个字,"今晚我随你处置,我只求你不要留下痕迹,毕竟明天我还要结婚。"

第二章 他和他的碰面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墨云琛,大掌撕碎了她身上的衣服,在瓷白的肌肤上落下无数个属于他的印记,陆合欢始终咬着牙,手撕扯着床单,可是她越是这样,身上的墨云琛便越是忿怒。

  身体蓦地被翻过来,压在床边,陆合欢像死鱼一般趴在床沿上,头微微低垂着,被剪成披肩发的墨发就这样凌乱的散落着。

  墨云琛看着她背后左肩处微微的青色痕迹,俊眉微拧,伸手抚上那里,"这是怎么弄的?"

  陆合欢翻过身子,垂下眼眸,"摔得。"

  墨云琛眯起墨瞳,捏上她的下巴,"我再问你一次,靑痕是哪来的。"

  那样青色的痕迹,像是一个图腾,可是又看不清是什么图腾,像是纹身,却又像是血液慢慢流淌的痕迹。原文qi-wen.com

  陆合欢冷笑。"墨先生是不是关心的太多了点,难道是对我余情未了?"

  墨云琛的眼底充斥着红色的怒焰,一口咬上她喋喋不休的唇,薄唇上还残留着属于陆合欢的血迹,连同他的味道,一起送进她的嘴巴里。

  腥甜的味道在两个人之间纠缠着,墨云琛狠狠的压上她的身体……

  蓦地,墨云琛忽然停了下来,眼底带了些许困惑,"第一次?"

  陆合欢没有回答他,双腿缠上他的腰,咬紧牙关,只是那么一下而已,疼痛便从她的小腹扩散开来,她松开咬到泛白的粉唇,目光透着淡淡的清冷,"现在不是了。"

  "陆合欢!"他叫着她的名字,碎冰从他的眼底浮现出来,她一如五年前的倔强,倔强到让他恨不得拔光她身上的每一根刺。

  墨云琛的手指狂野的抚上她的腰,让她更紧的帖想自己,性感的薄唇覆在她的唇瓣上,一次又一次撕咬着她的粉唇。

  “唔……”因为疼痛,陆合欢不自觉的从唇瓣里溢出闷哼声。

  墨云琛的脸上染上邪肆的笑意,修长灼热的指腹摩挲着她微张的唇瓣,“你的未婚夫是不是经常吻这里,你们都是怎么接吻的,是像我这样吗?”

  “他的吻技比你好太多了。”路合欢咬着牙。

  墨云琛湛黑如墨的湛黑墨灼烧成一片红彤彤的海洋,伸手用力钳住她的下巴,撕咬她柔嫩的唇瓣,陆合欢觉得粉唇上蓦地一疼,继而便尝到了陌生的血液的腥甜,可她从来都不是一只温顺的猫,张开贝齿,用力的在墨云琛的薄唇上咬了下去。

  顿时,四片唇瓣上溢出妖冶的红色,墨云琛的眼底染上危险,将她整个人拉起来,丢到窗口的落地镜子前。

  陆合欢想要逃,墨云琛却从她的身后将她的身体用力的箍紧,她的身体面对这镜子,他轻咬着她的耳垂,喷洒着丝丝灼热的鼻息,“我的合欢,好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怎么被我压在身下的。”

  陆合欢撑大了一双水眸,想要骂人,身体却被身后的男人狠狠的贯穿,“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不觉喊出了声音,镜子里不断晃动的两个身影让陆合欢不得不闭上双眼,她讨厌自己如此的不堪。

  墨云琛一只手握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移到她紧闭的猫眸上,薄唇覆在她的耳边,声音染着魔魅,“合欢,你看我们的身体多合拍。”

  “墨云琛,你这个禽兽!”陆合欢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双眼染满愤恨。

  墨云琛的俊眉微挑,“我还可以更禽兽一点。”

  说着,他的大掌将她的身体扳过来,压在墙壁上的镜子上,背脊冰凉的温度将她几乎要冻僵,蓦地,墨云琛滚烫的身体压上她的。

  陆合欢想要用腿踢他,不想却被他抓住小腿,轻轻一扯,她的双腿就缠上了他的腰间……

  “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的。”墨云琛勾起薄凉的唇弧。

  陆合欢咬着牙拼命摇头,想要躲开他下身的纠缠,墨发被汗水浸湿,贴着锁骨凌乱的散落着,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性感。

  墨云琛的嗓音粗噶,“我的合欢,你说我要不要在你婚礼的前一天跟你把所有的地方都做遍。你喜欢在哪里,床上、地板、浴室、还是露天游泳池?”

  “墨云琛,我恨你。”陆合欢把所有的恨化成这一句话,从粉唇里浅浅溢出。

  “呵。我的合欢,在床上激怒一个男人可不是聪明的做法。”他一口咬上她的锁骨,上面血痕斑斑,陆合欢疼的想要蜷缩起身体,却被身上的男人残暴的箍紧。

  疯狂的掠夺,抵死的纠缠,陆合欢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巨浪上那一艘小船,被掀翻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只剩下苟延残喘。

  手无助的在镜子上撕抓着,留下一片白色的雾气。

第三章 这只是报复的开始

  她不记得自己被他要了几次,只知道到最后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看着他翻身下床,陆合欢才沙哑的开口:"做完了吗?做完了我就要去看我婆婆了。"

  "砰!"一拳,狠狠的砸在她身侧,震得手术工具里那些刀子和剪子"噼里啪啦"的响。

  陆合欢避开他的眼眸,撑着身体爬起来,墨云琛捏上她的下巴,笑的冷森,"陆合欢,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带着我的孩子,跟你的未婚夫结婚。"

  她抬眸,悲伤蔓延到眼底,她咬了下唇瓣,却没有拒绝的权利。"好。"

  "陆合欢,我真后悔五年后再看见你,你的下贱让我觉得恶心。"他整理好衣服,从手术室里走出去,陆合欢只是扯了下唇瓣,甚至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她还要赶去医院看莫姨。

  从别墅那个黑漆金的大门走出去,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跟车子里的主人一样,充斥着邪魅的气息,就连车前的的金色欢庆女神也被改造成了墨蓝色的,在凌晨的天空里,散发着毒蛇般的味道。

  挪动着脚步,打算越过车子,却被车里的主人冷岑的叫住,"上车。"

  "我们的交易已经做完了,墨先生该不会是想出尔反尔吧。"陆合欢的语言里裹满警惕。

  "我说过直到你怀孕,我们的交易才算结束,上车。"他的眼底浮着碎冰,声音阴寒。

  打开车门,赌气的坐了上去,动手开始解衣服的腰带。

  墨云琛玩味的看着她的动作,她明明那么慌张,却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脸。

  墨云琛没有叫停,只能继续,外套、吊带衫、接着是贴身的……

  冰凉的小手被一只大掌压住,他的手比她的还要冷,也对,像他这种冷血的墨云琛血液怎么可能是温的呢。"跟我求饶一次就这么难吗?"

  陆合欢苦笑,"是你教我的,求饶也要有资本,而我现在一无所有。"

  "你有。"两个字,坚定决然。

  茫然的凝着他的脸,"我最后的骄傲刚刚已经被你撕碎了。"

  墨云琛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动作像是优雅的蛇,带着丝丝邪魅,"你最好收好你浑身的刺,我不想一根一根的帮你拔掉。"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医院的门口停了下来。

  车子在医院的门口停下来,有些愣怔。

  "下车。"他解开安全带,率先走了下去。

  顿了下,从车子上走下来,站到他的面前,"我自己进去。"

  微风拂过墨云琛的脸颊,却怎么也拂不去他眼底的邪魅,"前男友和未婚夫见面,这种画面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说完,他便径自走上台阶,迈着优雅的步子步入走廊。陆合欢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冷寂的背影,一路沉默,他不会知道,她多不想让他看见现在她的生活。

  "呀,爸,是墨先生!"步依念看见墨云琛,兴奋的摇晃着何闻礼的手臂,何闻礼马上走上前,满脸堆着笑容,想要跟墨云琛握手,可是墨云琛的脸上没有半分的表情,手一直自然的垂在身体的两侧,他讪讪的搓了搓手,"墨先生,这次多谢您提供的心脏源,才能让我太太手术顺利。"

  墨云琛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并不想跟他攀谈,长臂揽过陆合欢的肩膀,"你应该谢的人是她,不是我。"

  "她?她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步家感谢,这都是她欠我们步家的。再说了,陪墨先生上床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我巴不得天天陪您呢。"步依念瞥了陆合欢一眼,随即便一脸媚态的看向墨云琛。

  墨云琛似笑非笑的看着身旁的女人,嘴角扯出一抹薄凉的弧度,"陆合欢,看到了吗?你那么不情愿做的事情,是你小姑子求之不得的。"

  陆合欢的眸光淡淡的落在窗外,一声不吭。

  墨云琛温柔的扼住步依念的下巴,声音透着几分邪惑,"你很想跟我上床?"

  步依念的眼底染满兴奋,把头点的极其用力,"嗯嗯。"

  墨云琛的余光扫过陆合欢那张瘦削的小脸,声音冷魅,"可惜我对整天在别的男人身下打滚的女人没兴趣。"

  说完,他便优雅的抽回手指,从裤袋里掏出昂贵的黑色真丝手帕,轻轻擦拭着,又慢条斯理的丢掉手帕,步依念的脸由红到灰白。

第四章 戏看够了就走吧

  步闻礼见状,赶紧上前解围,"墨先生别生气,小孩子说话没有分寸。"随后又瞪了一眼步依念,"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上一边去。"转头的瞬间,脸上又挂上那种谄媚的笑容,"墨先生如果觉得合欢伺候的舒服的话就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别说陪一次或者提供一点卵子了,就算是给你做情妇都可以。"

  陆合欢咬紧了牙关,手指攒成拳,她很想一巴掌狠狠的扇回去,可是莫姨还躺在里面,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不想伤害的人。

  墨云琛的俊颜上透着几分玩味,俯首,在陆合欢的耳畔轻吐出声,"你未婚夫的家里还真是特别,陆合欢,有没有后悔当初离开我。"

  她瞪着他,眼底的怒意几乎要灼烧了面前的墨云琛,墨云琛就这样看着陆合欢,如戏一般。

  何闻礼看着陆合欢,“合欢,墨先生在问你话呢。”

  一旁的步依念不阴不阳的添油加醋,"爸,我看陆合欢就是巴不得我妈早点死,别忘了,我妈的遗嘱里可是有她一大份财产呢,比我跟我哥加在一起的都多。"

  墨云琛看着何闻礼身后的小女人,声音低沉。"陆合欢,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跟我走?"

  "不要。"两个字,坚定决绝。

  "要!什么不要!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何闻礼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对着陆合欢斥责,随即又赶紧跟墨云琛解释:"墨先生啊,合欢这是害羞了,其实她是很乐意陪您的。以后墨先生要是什么时候需要合欢了,我保证第一时间把她送到您面前。"

  陆合欢始终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仿佛这些跟她毫无关系一般,墨云琛的心莫名的烦乱起来,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明明是一只刺猬,却要伪装成一只温顺的兔子,"我墨云琛从来不强迫别人。"

  "这怎么能是强迫呢,合欢,你快说句话啊,说你心甘情愿的做墨先生的情妇。"何闻礼瞪着陆合欢。

  陆合欢看着何闻礼,她早已经习惯了他这种势力的嘴脸,可是毕竟她在步家安然无恙的生活了六年,这是她欠步家的,更何况步家还有一个莫姨在,那是她唯一想要保护的人。

  步闻礼一直没有得到的回答,有些着急,比起他,墨云琛倒是淡定多了,他绕过步闻礼,走到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的合欢,我很期待你怀上孩子的那一天。。"

  颀长的身影撤离她的面前,陆合欢似是被抽干了力气般,颓然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步依念盯着墨云琛的背影,直到那抹背影消失不见,她愤恨的瞪着陆合欢,"陆合欢,你这个狐狸精!"

  说着,她一巴掌就落了下来,可惜并没有落到的脸上,而是被步闻礼拦了下来。"爸?"步依念不明白他的意思。

  "把她打肿了,到时候墨先生那边你怎么交代?"步闻礼一脸的不高兴。

  "有什么交代的,是我们步家的儿媳妇,打她那也是婆家教育,应该的。"步依念不以为然。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墨先生对合欢很有兴趣。"步闻礼说完,又看向陆合欢,"看来当初我收养你是对的,以后你就负责陪墨先生上床,24小时随叫随到。"

  陆合欢的眼底染上一抹悲伤,这就是她这五年来一直当成家人的人,"何叔,我是您的儿媳,不是交易品。"

  行尸走肉般走出悠长的走廊,如果再在里面待下去,她怕自己会压抑的死在里面。

  门外,银色的玛莎拉马蒂的车子里,走下来一个满脸疲惫的男人,那样干净的一张俊颜上,现在染满悲伤,下巴上甚至还挂着青青的胡渣。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步轻尘,步轻尘不上前,也不说话,他们中间隔着几节台阶,这样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可是却又那么缥缈。

  蓦地,步轻尘大步上前,将面前的女人一把抱进怀里,"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他拥紧了怀里的女人,她脖间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让他的心揪成一团。

  走廊里有高跟鞋踢踢踏踏的声音,陆合欢皱眉。

  "哥,你怎么回来了?"步依念显然没有想到步轻尘会这么快回来,脸上明显带着惊讶。

第五章 再过几个小时,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步轻尘没有看她,凌厉的目光落在步闻礼的脸上,"爸,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步闻礼不以为然的开口:"有什么可解释的?这是她的命,你妈急着需要心脏源做手术,国内外的心脏源又都被突然控制起来了,墨先生对合欢又刚好有兴趣,很明显这是墨先生安排好的。步轻尘,里面躺的那个人是你妈,在母亲和喜欢的女人之间,即便你在这里,你也会这样选择吧。"

  "我不会。"步轻尘冷漠的吐出几个字。

  步闻礼气的脸都绿了,"你这个不孝子,难道你要看着你妈去死吗!就为了这么个女人!"

  "爸,您听好了,她不是随便的女人,她是我步轻尘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还有,如果我在这里,我宁可把我的心脏捐给我妈,也不会让墨云琛动合欢半根汗毛。"步轻尘想到陆合欢脖间的伤痕,心里就不住的抽疼,如果他在,即便是一命换一命,他也绝不会牺牲她的清白。

  "你这个兔崽子,竟然学会吃里扒外了!"步闻礼听到儿子这样说,气的喘不上气来。

  一旁的步依念还不忘添油加醋,"我就说是个狐狸精吧,也不知道给我哥到底下了什么药。"

  "步依念,你最好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如果下次再从你的嘴巴里说出这种不干净的话,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手狠。"步轻尘这些年在家里看惯了她的横行霸道,平时他可以让着她,但是关于陆合欢的,他一步都不会退让的,因为那是他的陆合欢。

  "爸,你看哥。"步依念见步轻尘真的生气了,赶紧躲在步闻礼的后面。

  "真是反了,步轻尘,别说当爸的没提醒你,你现在拼死要护着的这个女人,刚跟墨云琛上了床!"步闻礼的声音很大,经过的人都听的很清楚。

  "如果有人不是恶意把心脏源控制住,合欢也不会被逼的走投无路去求墨云琛。"步轻尘轻轻一笑,笑容冷的骇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步闻礼一愣。

  "爸,别忘了,我是个医生。"步轻尘盯着步闻礼的脸,始终冷冰冰的。

  "你!"步闻礼心虚的说不出话来,陆合欢不傻,自然明白步轻尘的意思,她拉住他的袖子,"步轻尘,我累了,我们回家吧。"

  步闻礼马上笑到:"还是合欢懂事,好好回去休息一下,我让厨房给你炖点温补的药。"

  没说话,步轻尘握着她的手,"我带你回去洗一下,还有几个小时就是新娘子了。"

  陆合欢还没说话,步闻礼已经抢先一步,"你疯了吗?她是墨云琛看上的女人!更何况她现在很可能肚子里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步轻尘伸手揽住的肩膀,让她靠在他的肩膀处,"爸,您可能没有听清,我说我要娶她。"

  步闻礼被步轻尘的气场吓了一跳,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他,随即冷着脸不耐烦的说道:"好好好,娶她!不过你要先等你妈醒过来才可以,毕竟她那么喜欢合欢,不能看见合欢穿婚纱的样子,一定会成为一种遗憾的。"

  他的话刚好击中的软肋,她抓着步轻尘的手臂,"步轻尘,我们等莫姨醒来再结婚。"

  "好。"步轻尘想了想,终究还是点了下头。

  步轻尘揽着的手走了,步依念赶紧问道:"爸,您真的要哥娶她啊,她都被墨先生睡过了,万一肚子里真有了墨先生的孩子,我哥这顶绿帽子不是永远都拿不掉了?"

  步闻礼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慢慢的点上,"我怎么可能让你哥娶她?刚才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你没看见吗?你哥刚才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你回趟家,让厨房给炖点抑制怀孕的中药,每天让她喝上一次。"

  步依念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墨先生不是希望陆合欢怀孕吗?"

  "你懂什么?只要陆合欢一天不怀孕,她的任务就没有完成,到时候让她陪墨云琛多少次她都得乖乖的去陪,只要她跟墨云琛有来往,我们步家一步登天的机会就多了几百倍。"步闻礼心里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

  "可是这样我不就没机会了?"步依念可是一直都很想嫁给墨云琛的。

  "你是爸的心肝宝贝儿,爸怎么会不为你着想呢,墨云琛的未婚妻是出了名的刁蛮,到时候她和斗的鱼死网破,爸就找个机会就直接送你坐上墨家少夫人的位置。"

第六章 我们解除婚约吧

  步依念恍然大悟的笑了。"我就知道爸最疼我了。"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疼你疼谁,找个时间去把那层玩意修一下,墨云琛喜欢干净的女人。"步闻礼说完直接进了走廊,他还有事情没有办完。

  从医院里出来的宽敞马路上,银色的玛莎拉马蒂开的很慢,步轻尘什么都不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陆合欢了解他,他在生气。

  也对,自己的未婚妻在婚礼的前一夜爬上了前男友的床,换了任何人都会生气吧,没有暴打她一顿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车子距离步家的方向越来越近,陆合欢想到那里就觉得压抑,"步轻尘,我不想回家,送我去别的地方吧。"

  "好,想去哪?"他对她从来都不拒绝,哪怕她现在说要他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可是就在几个小时前,他竟然让她被人那样欺负了。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用力,骨节泛白。

  "黄泉路。"陆合欢用手支着头,靠在车窗边。

  "坐稳。"步轻尘的我眼底一片清冷,把车子几乎要开到飞起,坐在副驾驶座里的陆合欢就这样看着车窗外的景物急速掠过她的眼前,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步轻尘见状,慢慢放缓了速度,把车子停在路边,陆合欢推开车门下了车,蹲在路边狂吐。步轻尘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眼底一片心疼。

  陆合欢无力的推开他,因为刚吐过说话都带着嘶哑。"太脏了,别靠近。"

  "再脏我都见过了。"步轻尘并不嫌弃,用矿泉水浸湿毛巾,帮她擦拭嘴角。

  他的动作一如平日里的温柔,即便是在她刚刚跟别的墨云琛上过床,他也一样没有怪她的意思,眼睛莫名的红了起来。

  "不舒服吗?"步轻尘看见她眼底的晶莹,担心的问道。

  陆合欢轻轻摇头,一滴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竟然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合欢,这件事你事先知道吗?"他问她,每一个字都细细的斟酌过,生怕让她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知道。"陆合欢点头。

  "所以爸让我去法国出差只是一个支开我的幌子,是吗?"他竟然笨到没有发现这是个阴谋。

  "是。"到现在,她也不再隐瞒,不管他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是她咎由自取。

  步轻尘丢掉手里的毛巾,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眼底染满赤红色,"陆合欢,你这样千依百顺的为步家,到底是为什么!"

  陆合欢淡淡的笑了。"因为喜欢你。"

  步轻尘颓然的松开手,垂下眼眸,"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又怎么会舍得瞒着我。"

  他不傻,陆合欢对他的从来就不是喜欢,他看得出来。

  "你一直都知道。"陆合欢自嘲的笑,步轻尘那么聪明,怎么可能骗的过呢?

  "是。"步轻尘肯定了她的答案,双手重新放到她的肩膀上,俯首,逼她看着他的眼睛,"合欢,你知道的,即便你不爱我,我也会一直对你好,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你为步家做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

  陆合欢咬下唇瓣,沉默着,末了,她低低的开口:"步轻尘,我们解除婚约吧。"

  "给我一个分手的理由。"他看着她,能够感觉到她的无助。

  "我跟墨云琛上床了,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她抬眸,迎上他悲伤的目光。

  "只是因为这样,还是因为你一直都还爱着他?"

  "只是这样?步轻尘,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你的未婚妻在跟你结婚的前一晚跟她的前男友上床了,而且还不止做了一次……"

  陆合欢对着他嚷,唇瓣上蓦地贴上两片柔软的唇瓣,他的唇瓣很软,跟他清冷的性格截然不同,他的吻很温柔,手抚在她的后背上,把她所有的抗拒都一一击破,到最后她放弃了,放任他的吻蔓延到她的颈间……

晚安,假面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晚安 或 假面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超级医圣》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超级医圣》在线阅读书名:都市超级医圣目录预览:第一章机上险情第二章他有病第三章父子相见第四章会治病会打架第五章小露一手第一章机上险情“尊敬的旅客,由昆市飞往千花市的1205号航班即将起飞,请关闭电子物品,不要在走廊走动。”杨业身穿彩恤,提着一个行李b走进了头等舱,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坐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感觉到飞机起飞后,他虽然闭着眼睛,但缓缓叹了声气。结束了近十年的军旅生涯,如今退伍还乡,三分不舍三分惆怅。但想起十年未见的父亲,心头又被厚厚的期待覆盖。过

  • 【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护花兵王》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护花兵王》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护花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头顶凶兆第2章方可可第3章大飞哥的报仇第4章美女合租第5章楼下的小树林第1章头顶凶兆华夏国。华海市的六月,炎热酷暑,太阳非常的烈焰,好像就要把大地烤焦了一般,让人无时无刻都离不开空调。这样的天气无疑是上天给男同胞莫大的恩赐,大街上的年轻女孩,个个摆弄风姿,穿着三寸长的牛仔短裤,把修长大腿,雪白的胸襟坦露在外面,身上穿的少的不能在少,只包裹着该遮住的地方。这让无数的男同胞大饱眼福,流连忘返与美腿与玉峰之

  • 【今日20180620】推荐《恨到深处是挚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恨到深处是挚爱》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恨到深处是挚爱目录预览:第一章:逃跑.第二章:慕安妮回来了第三章:孩子没了第四章:追究法律责任第五章:沈子逸回来了第一章:逃跑.“啊!”慕轻初被突如其来的大掌掐的快要断气了,她抬头满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厉墨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厉墨白毫不理会女人的恐惧和周围乘客的目光,拽起座椅上满面惊恐的女人,一路拖着进了机舱的卫生间。逼仄的卫生间内,慕轻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裙摆就被高高掀起,男人的火热已经整根顶

  • 【今日20180620】推荐《何处西风卷珠帘》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何处西风卷珠帘》在线阅读小说:何处西风卷珠帘目录预览:001:那一夜,并不美好002:给她提鞋都不配003:重生004:该死的小狐狸精005:同个屋檐下001:那一夜,并不美好身体像撕裂一样的痛。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章雪琪的颈间。她痛得每一个毛孔都在扩散,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当他凶狠地进攻她最后的防守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盼了那么久,终于……男人的动作越发凶狠了,带着一股怨气似的,恨不得要将她整个人揉碎了。她双手揪紧床单,迎着他,身体像要碎了一般,却还是

  • 【今日20180620】推荐《红豆思君朝与暮》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红豆思君朝与暮》在线阅读小说名:红豆思君朝与暮目录预览:第1章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第2章麻烦你送我去医院第3章过河拆桥第4章天才儿子第5章出手大方第1章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XX号妇产医院。夜晚时分,皎洁的月高挂于夜空,布满星子的夜空璀璨而迷人,一切显得安详、宁静。而在一条安静的走廊中,两个鬼祟的身影缓缓行走着。“多多,你真的要这么做吗?”阮西西拿着电筒照着前面的路,时不时的又看着身边的好友,心里有些不安的问。“当然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来呀!”千多多跟在她的后面

  • 【今日20180620】推荐《漫天风花倾昭华》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漫天风花倾昭华》在线阅读小说:漫天风花倾昭华目录预览:第1章她的丈夫第二章为什么娶我第三章替我生个孩子第四章又起波澜第五章我们离婚吧第1章她的丈夫“纪太太,你就这么饥渴?”纪彦靖粗粝的手掌抚上女人娇俏的小脸,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明灭的灯光下,那张颠倒众生的冷峻侧颜氤氲着暴戾的情绪。慕倾月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新婚三月不曾出现的丈夫会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她同学聚会场上,更夸张的是,这个高贵如神邸般的男人竟然没格调的将她堵在了卫生间里头,赤裸裸的脱了裤子准备……教

  • 【今日20180620】推荐《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在线阅读小说: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天翻地覆第2章:渣男真面目第3章:做我女人第4章:你男人叫沈明修第5章:撞见小三第1章:天翻地覆清晨,城市街头车水马龙。林初樱穿着一身及膝的米色连衣裙,乌黑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她呆滞地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手中握着一份今晨的报纸,纤细苍白的手指止不住发颤。“婚礼前夜林氏千金林初樱意外暴毙,新郎伤心欲绝”“樱花集团董事长痛失爱女散手人寰,临终遗愿次女完成长女与顾氏的婚姻。”醒目的新

  • 【今日20180620】推荐《梦醉何糖》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梦醉何糖》在线阅读书名:梦醉何糖目录预览:第1章:何糖第2章:捉奸第3章:打脸第4章:因果第5章:揭穿第1章:何糖凌晨一点半。空气中充满浓郁的靡靡气息,衣物随意在地上散落着。酣战过后,我从陈睿寒的床上爬起来,哼着小曲,聘婷着步子走向浴室冲澡。热水从花洒里倾泻下来,淋在身上很舒服,我满足的叹了口气。继而转身,面对陈睿寒摆个pose,隔空送吻!酒店的设计很有意思,浴室正对着大床,在里面无论做什么,外面都是一览无遗。陈睿寒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一支事后烟,吐出一圈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