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情心剑骨江湖录 全文免费阅读

2018/2/11 19:15:00 来源:网络 [ ]

小说:情心剑骨江湖录
第一章 花开之时

  冬去春来,虽已是早春时节,仍是刺骨的冷。奇闻网不过,对于梅山的人来说,没有寒冷与温暖之分,因为山中常年积雪,一贯都是寒冷的,他们世世代代都是在这种环境中生存的。梅山因其四季常开不败的梅花而得名,每年都有络绎不绝的人到此赏梅。世人只知梅山之梅,却不知梅山中隐匿着一个小村庄,村落不大,约二十来户人家,他们借着梅林的遮挡,运以九宫八卦阵,至今未被外人发现。

  在一片梅花林中,一道鲜红的身影正随风起舞,舞的却是剑法,其剑法看似杂乱无章,随性而为,实则招招凌厉,不露丝毫破绽,待她舞完,地上已落了一层厚厚的梅花,女子的身影立在风中,一身鲜红的衣裙似要将其隐入梅林中,与自然融为一体。白净的脸因方才练剑泛起一抹晕红,眼中透着一丝失望,自言自语道:“这套剑法练来练去一点长进都没,我真是太笨了,老是领悟不了老怪所说的人剑合一的境界。”女子回剑入鞘,伸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丝,靠着一株梅树坐了下来,眼睛定定地望向头顶的梅花,似在深思却又仅仅只是在欣赏着迎风绽开的梅花。突然,女子身后一道人影闪过,与此同时女子伸手挡住额头处,只见一只手正好架在女子伸出的手臂上,女子娇嗔道:“风哥哥,又偷袭,不过这招对我不管用了。来自http://www.qi-wen.com/”被唤作风哥哥的男子一袭白衣,脸上正挂着宠溺的笑,收回偷袭未竟的手,开口道:“是夕儿越来越厉害了,看来我也该好好练练身手了,不然以后保护不了夕儿了。”

  “我可以保护自己,没准还能保护你呢。”女子不服气道。

  “女人还是温柔一点好,像你这么霸气,整天舞刀弄剑的,可不讨人喜欢。”男子狡黠地笑着。

  “别人喜不喜欢关我何事,我自己开心就好了。”女子说完冷哼一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奇闻网

  男子紧跟其后,“真生气了,我开玩笑的,夕儿这么可爱,哪个敢说不喜欢。乖,别生气了。”

  听着身后有些哀求的声音,凌夕转身大笑起来,“终于被我骗了一次,哼,这次就不与你计较。”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渐行渐远,雪白的小路上留下大大小小的脚印,偶尔还传来阵阵笑声。

  女子名唤凌夕,是梅山村庄梅山老怪的唯一弟子,当然,梅山老怪这个外号是凌夕取的,因为凌夕眼中的师父脾气怪怪的,有时会没来由的生气,对其十分严厉,却又透出一丝不忍与无奈。男子名唤凌风,虽自小跟随梅山老怪习武,却是未曾拜师,与凌夕从小一起长大,因其从小成了孤儿,又比凌夕年长几岁,便对这个妹妹十分疼惜,不过平时的恶作剧也不少,凌夕没少被“欺负”,这却让凌夕变得更加努力练功,势要将以前被偷袭成功的账讨回来。凌夕发现,村里的人都十分敬重梅山老怪,也就是她的的师父——凌鼎天,听凌风说村里的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因此一直感恩戴德。情心剑骨江湖录 全文免费阅读凌夕却觉得依那个怪老头的脾气可没有救人于水火的高尚情操,至少凌夕从未见过他十分和蔼可亲的一面。

  回到村子的两人一进门便被一道寒光盯上,凌风扯扯嘴角,拍了拍凌夕的肩,轻声在她耳边道:“老头子找你,让我去叫你,跟你玩闹的时候居然忘了这茬,看老头子的眼神,估计不是什么好事,你自求多福吧,哥哥我先走一步。”

  说完有些幸灾乐祸的逃到门外,凌夕听完真想直接给他一拳,“凌风,你给我等着。”

  收回利剑似的目光,看向老头子,一脸的严肃,凌夕也不敢在他面前耍性子了,只好低着头,问道:“师父找徒儿何事?”

  “你的身世我一直未曾跟你提过,我想今日便说与你听。”老头收回那道渗人的寒光,伸手捋着胡须,双眼望向远方的夕阳。

  凌夕一愣,似有些惊讶,以前没少问过,奈何老头子一直守口如瓶,今日是怎么回事,居然会主动提起,一双眼定定盯着老头,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

  老头似看穿了凌夕的想法,道:“你不必惊奇,为师只是觉得时机到了,你长大了,应该知晓了。说明qi-wen.com”凌夕点点头,静静地听着。

  “十八年前,我途径泾城郊外,在一处破庙中发现了襁褓中的你,近前一看,发现你体内中了一种罕见的毒,当时的你已奄奄一息,我以功力封住你周身大穴保你一时性命,后来有幸在泾城遇到天下第一神医戴子言,便求他救你,因我曾有恩与他,他便答应了,毒虽解了,却是留下了后遗症,本是婴儿的你因此体弱多病,神医说习武也许对你有帮助,我便开始传你武功。”

  凌夕听完,神色有些凄然,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我的家人应该在泾城?”

  “这个我也不知,当年也曾在泾城打探过,却始终没有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要找到也非易事,唯一的线索就是你从小贴身戴着的玉佩。”

  凌夕静默,梅山老怪继续道:“为师将这些告知与你,是希望你自己选择,离开或是留下,你好生想想。”

  师徒俩就这么静立着,各有所思。凌夕很矛盾,在梅山生活的十多年,大家很照顾她,比如隔壁的张大娘,总会叫上她一起吃饭,还有打铁的李老头,总会送她一些有趣小玩意儿,有的是他自己做的,有的是他下山采买时带回来的,因她从未下过山,便经常缠着李老头讲山下的见闻,日子这样过着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但每每看着玩伴在爹娘面前撒娇耍泼时,她也会觉得孤独,她时常希望在梦中可以见到爹娘,但她从未见过他们一面,又遑论梦到呢?若是自己的父母在身边,那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呢?她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终于下定决心。版权qi-wen.com

  “夕儿想去寻爹娘。”

  老头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有一丝不明的情绪,道:“为师明白了,夕儿从小便很聪明,这一点为师很欣慰,只是你心思简单,又从未外出过,今后江湖闯荡便需时时小心,事事留心。”

  “夕儿省的,您也要保重,等着夕儿回来。”凌夕眼中噙着泪,嘴角却露出一抹微笑。虽说这些年来老头子一直很严厉,却无可否认他对凌夕是很好的。

  “嗯,万事小心,你去吧。去把凌风叫来,我有事嘱咐他。”老头再次转身,看着那快要落下的夕阳,叹了一口气。

  翌日,天下起了小雪,凌夕收拾妥当,看了眼自己从小居住的小院子,还有那几树自己亲手种下的梅花,她还记得凌风送她梅树幼苗时的满脸笑容,“你不是喜欢梅花吗,我去外面弄了几株,据说会开出不同颜色的花呢,至于能不能种活,就看你的了。”每次想到这,凌夕都会不自觉的笑出声,那样的年纪,那样的环境下,凌风给了他家人般的温暖。如今梅树都已长高,枝桠上红色,白色,淡绿色的花朵儿迎风盛放,一如长大的两人。

  “想到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凌风踏雪而来。

  “你怎么来了,我可没让你送啊!”

  “我可不是来送你的,就想看看你会不会哭鼻子而已。”凌风打趣道,不过很快敛起笑容,双手搭在凌夕肩上,定定地看着她,“本来想陪你一起的,但老头子有事让我去办,你一切小心,外面人心险恶,千万不要像现在这样毫无戒备。”

  看着那双充满温情的眸子,凌夕的心头升起一种异样的情绪,心头似有什么堵住了,想哭,却又无泪,挤出一丝笑容,“我又不是小孩子,管好你自己吧,再这么磨磨唧唧的,就找不到嫂子了。”

  “小妮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早知道这样就不给你送礼物来了。”凌夕这才看到凌风腰上悬着一把剑,剑鞘古朴,看起来和普通的刀剑没什么两样,但凌夕知道,这把剑绝不简单,隔着剑鞘,她似乎也能感受到剑身的隐隐低鸣。凌风见状,也不再卖关子,解下腰间之剑,伸手递给凌夕,“就知道你眼尖,本想等你生辰再给你,却不曾想...算了,就当临别礼物,这把剑名为凤吟,你带在身边,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凌夕接过凤吟剑,眼泪终于巴拉巴拉地滴下来,“我会一直带着的,谢谢你,哥哥。”

  凌风伸手揽凌夕入怀,宠溺地道:“刚刚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你呀!”

  良久,凌夕终于踏上下山的路,回首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子,淹没在一片花海之中,今日的梅花似乎开得更盛呢,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凌风就那样立在风雪中,痴痴地凝望着那抹红色的身影,神色变为愤怒,却夹杂着一丝无奈,狠狠地咬咬牙,终于转身,关上了小院的门扉,脸上再无一丝波澜。

  凌夕曾想,若是那时候自己选择留下,后来那许许多多的事就不会发生,而她便可以在梅山开心地度过一生。
  
第二章 品玉大赛

  连日的奔波,凌夕终于到达眼前这个名叫云城的地方,梅山老怪让她一路东行,她从未外出过,并不知道这个云城究竟是个什么地方,离她要去的泾城还有多远。好在这里没有语言交流障碍,她可以边走边问,这么想着,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这几日都是啃干粮,早已饿得发昏,此时闻着路边摊子的包子味,馋得她猛吞口水,踱步到摊前,眼见的摊主见她一脸饿相,热情地招呼她,“姑娘,刚出炉的肉包子,你要几个?”

  凌夕比了个“一”的手势,又赶忙换成个“三”,摊主笑笑,客气地拿出油纸将三个包子装好,凌夕接过就准备走人,“姑娘,三文钱一个,一共九文钱。”摊主拉住她的衣袖。

  钱是什么东西她并不知道,只突然想起临走时凌风塞给她像石头一样的东西,说是山下吃饭住店都是要用这个叫钱的东西换的,她拿出一颗“石头”递给摊主,“够了吗?”

  那摊主见了这白花花的银子终于志得意满地放开了她,面不改色地将银子收入袖中,继续忙他的事,完全忘了他还要找钱给客人。这些凌夕并不知情,脱身后赶紧找了个安静的墙角享受美味的包子。

  “有热闹瞧了,上官家的小姐又在品玉轩摆擂台了。”一群人忽然从凌夕前方跑过,正好撞到她的胳膊,还未入口的食物就这么掉到地上,她很生气,不把那个罪魁祸首揍一顿难消心头之恨,当她站起身来寻找那人时,人群早已走远,“想逃,没那么容易。”运起轻功,向着人群追去。

  追至一处名叫品玉轩的小院,发现那里人群涌动,里里外外围了好多人,似乎在讨论什么有趣的事情。凌夕挤不进去,只好落到屋顶上,这才看到,院子内的空地上摆着个长桌,桌上放着四件器物,用红布盖着,不只是何物。接着,一名青衣女子踏步而来,向着人群解释着什么,凌夕听了个大概,不是很明白,大意就是,今天举行一个品玉大赛,桌上放着的四件玉器,有任何一人说出其来历,就将其赠与,不过,想要参与必须交一百两的报名费,而其他人也可拿出自家玉器让青衣女子猜,若是猜不中,不仅报名费全部归其所有,还可在桌上四件玉器中挑选一件。这个规则让众人眼红,要知道这桌上的玉器随便一件都是价值千两的宝贝,足够普通人家衣食无忧了。凌夕对玉器不算陌生,毕竟自己身上就带着一件,不过那些人竟能仅凭看一眼就能说出玉器的来历,看来是很厉害的人。

  桌上的红布被揭开,露出里面的器物,第一件是用玉雕刻的一只仙鹤,名为遗世独立,第二件是一个有盘子那么大的玉璧,名为和光,第三件是一个圆形玉佩,想比前两件要小得多,但是佩面的花纹雕的十分精巧,名为巧凰,最后一件名为赤兔,玉如其名,是一只红色的兔子,就连不懂行的凌夕都觉得眼前这四件玉器是极为难得的。

  品玉开始,方才已按规定交纳报名费的人手中拿着写着自己顺序的牌子,前十人中无人猜到,皆追头丧气地退回人群。忽然,人群被几个灰衣大汉赶到一边,接着一名身材略显娇小的女子从大汉身后缓步而来,院内青衣女子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不是愉悦,而是轻蔑。

  “本小姐来猜。”女子霸道的声音响起。

  “先交一百两报名费,而且不能插队,碧珠哪个号牌给白小姐。”青衣女子笑道。

  “管家把银子拿来,至于号牌,本小姐用不着那种东西,我要现在猜,谁有异议。”说完扫了人群一眼,那些人竟真的不敢站出来反抗,青衣女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第一件乃是钟玉山的‘遗世独立’,本小姐说的可对?”

  青衣女子点头,示意丫鬟碧珠将这件玉器拿给那女子。那姓白的小姐得了这件宝贝并没有离开,而是向第二件玉器打量着。

  “怎么,白小姐尚未尽兴?”青衣女子问道。

  “本小姐要继续猜,今日要把你这些宝贝全部拿走,难道上官小姐心疼了?”

  “一百两只是一次的报名费,既然白小姐还想继续,那就再交三百两吧!”

  那个白小姐果然有几分实力,连续三次猜中,只剩最后一件时,凌夕忍不住从屋顶飞下,站到白小姐前面,对青衣女子道:“我也想参加,不过我没有一百两,玉佩倒是有一件,请你猜一下,若是猜不出,那件赤兔就归我。”

  “你敢跟本小姐争?”身后的女子十分生气。

  凌夕没有回答她,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摘下来,拿给青衣女子看,青衣女子拿着玉佩打量了半天,才道:“玉是好玉,不过我从未见过,是你赢了,赤兔归你。”

  身后的女子早就要爆发了,现在看到本该归自己的赤兔竟成了他人的东西,怒从中来,直接一拳向凌夕面门袭去,但这对经过“千锤百炼”的凌夕来说无疑是小菜一碟,她可是跟凌风从小打到大的。感受到面门扑来的内劲,眼看要被打到之际,凌夕稍微偏了偏头,避开了那带着全力的一拳,不等女孩反应过来,凌夕先发制人,一脚踢到对方小腿,女孩直接倒地不起,直到下人去扶她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被这个女人打倒在地,以后她还怎么见人,要知道因为她爹的地位,她可一直是云城的刁蛮公主,何时受过如此待遇,越想越气,女孩不顾腿上的疼痛,抽出下人手上利剑,竟是不顾后果的想要凌夕性命,感受到女孩的杀气,凌夕早有防备,在剑尖抵达身体时伸出左手,以食指和中指夹住剑身,稍一用力,生生将其折断。女孩还要继续攻击,却被手下一灰衣人拦住了,眼神在凌夕身上打量了一下,便扶着女孩离开了,“小姐,该回去了,一会儿老爷该等急了。”凌夕很不喜欢那眼神,就像从前在山里遇到的毒蛇的眼睛。

  凌夕看着那群人离开,微微叹一口气,“本来还想让她猜猜看的,没想到脾气这么暴躁。”

  “喂,你胆子挺大的嘛。”正准备离去的凌夕因这突然一声叫喊停住脚步。转身见那青衣女子缓缓走过来,方才凌夕未曾仔细看过她的面容,现下只见她腰间挂着一条长鞭,齐腰长发用一根头绳简单束起,身后白色披风迎风扬起,秀气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眉眼间散发着不可一世的英气。凌夕打量女子的瞬间,对方也看着凌夕,眼前的女子一袭红衣,一头青丝也是用红色发带高高束起,左手握着一把剑,明明是稚气未脱的女孩儿,可是这样的她立在人群之中,自有一股傲人的风华,就像迎寒绽放的梅花,令人移不开目光。青衣女子走到凌夕身前,笑道:“你刚刚教训的那丫头可不好惹,小心回头她爹找你麻烦。”

  凌夕看着那脸上明丽的笑容,也是一笑,“看来我惹祸了,不过要感谢姑娘提醒。”

  青衣女子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一瞬,已恢复之前的笑容,“看来我看人的眼光还不错,就知道你不会怕。我叫上官芸,能否交个朋友。”

  凌夕见她这般豪爽,言语间尽是坦率与真诚,毫不犹疑,“好,我叫凌夕,你可是我第一个朋友。”

  女子听到凌夕的回答,不由拉起凌夕的手,“为庆祝第一个朋友,去我家,给你接风洗尘。”没等凌夕反应过来,上官芸早已拉着凌夕飞奔起来,口中还喊着:“闲人让路。”凌夕被这一行为逗得笑出声来,与方才那个在场中不露声色的女子相比,现在的上官芸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但是萍水相逢的她们居然能成为好友,无论今后的路多么艰难,回想起那个时刻,凌夕总会露出一丝笑颜。

  上官芸的热情吓了凌夕一跳,心想这世上的人还真是多样,有像之前那个飞扬跋扈的大小姐一样的人,也有像上官芸这样一见如故的单纯姑娘。

  “小夕,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要不要就住在我家,我带你玩遍云城,不对,云城玩遍了咱们还可以去其他地方…”上官芸问个不停。

  “停,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凌夕有些无奈地打断上官芸,“我从梅山来,此次是第一次下山,奉师命寻找我的身世,所以不能在此停留太久。”凌夕一一回答。

  “梅山,我一直想去那里看看梅花呢,真的是像爹爹说的那样满山都是吗?还有,你是孤儿,那小时候不是过得很凄惨,你放心,我会帮你寻找父母的,而且我要带你吃遍云城美食…”

  看着喋喋不休的上官芸,凌夕忽觉得体内一股暖流经过,“谢谢你,阿芸。”

  凌夕本意是想借着品玉大赛打听一点自己玉佩的消息,没想到愿望落空,不过有了上官芸这个云城朋友,想要打听消息应该会方便一些。
  

情心剑骨江湖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情心剑骨江湖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精分撒旦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精分撒旦求放过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第十二章秦以洛闯浴室第十三章始终没说出第十四章贪恋她的温度第十五章凌年昔的身世第十六章躺枪大户第十七章断电第十八章啪啪啪打脸第十一章许青莲与秦以洛的往事雨点滴答滴答拍打在玻璃上,窗外夏蝉鸣鸣作响。今夜,无月。屋内灯光明亮,莹白色灯光将少女映得更加白皙,凌年昔伫立在窗口,纤细的手掌在蓄满了雾气的窗上缓缓移动,小巧的脸庞眉头紧锁。‘咚咚……’“进来。”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门开了,来者的相貌

  • 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妻如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妻如令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第十二章开直升机亲自来抓第十三章你是要闹哪样第十四章长得太帅,以防非礼第十五章你耍无赖第十六章逃兵,一律枪毙第十七章这朵名花是有主的第十八章晚淘汰不如早淘汰第十一章要躲就躲彻底点而且,好好的禁闭室,竟然遭遇这么一大群蛇,明显就是禁闭室出了什么漏洞,聂皓天身为最高首长,这漏洞就是他管理不善的漏洞。他管理不善出了漏洞被蛇咬了,居然还冤枉是她的错,要负责护理?这一切的一切,归结起来就三个字:全怪他!所以,她连半分歉意

  • 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先生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先生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1章:教训第12章:高压锅来煮水第13章:米晴的身世第14章:解救女孩第15章:未知的黑衣人第16章:是来散步的第17章:被救了第18章:不速之客第11章:教训病房内的两人看着米晴和徐哲帆出去,气氛开始尴尬。“瑶瑶,饿了把,我给你拿饭。”苏子谦转身去拿饭盒。做到病床边的凳子上,揭开饭盒,热腾腾的热气冒出。蓝瑶看着眼前的人:“饭太烫了,话说,你怎么在我家那里?”“是大哥,他去找米晴,我回来开车,恰好看见了,所以....

  • 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女主播:总裁的网红新娘目录预览: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第0012章胸针第0013章一百五十万第0014章为了钱第0015章温存第0016章义务第0017章一定要好起来第0018章大厨第0011章遇见方佳人这个女人,迟早会成为他的软肋,但不管如何,顾皓然,要定了她。第二天一早,叶聘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了,见房间中早就没有顾皓然的身影,一种满心的失落,让叶聘婷的心情格外的压抑。从前,她最讨厌情妇,可如今,她扮演的,不就是情

  • 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战神再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战神再现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第十二章小狐狸落泪报恩第十三章大梦醒来得奇书第十四章大宝带人搞事情第十五章紫玉仗义挡刀子第十六章伊依医院来探望第十七章暴发户大闹医院第十八章神秘药膏有奇效第十一章小说作者就是爹从小树林里跑出去的紫玉,对于他刚才,捉弄村长那些人的事情,实在忍不住的,从离开了那片小树林,就一直大笑着,跑到了他家瓜田的,小棚子外面,可在他刚要开门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了笑声。因为他忽然间看到了,被他救的那只小狐狸,正叼着一只野兔,静静的

  • 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工凰凤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特工凰凤目录预览:第11章无耻的女人第12章不喜欢?那就讨你厌第13章处处算计第14章月国妖女第15章入不了眼第16章本王不会娶个废物第17章想拉她一起下水第18章一月之约第11章无耻的女人上次的赏花宴是“相亲宴”,这一次又是什么?凤云歌莫名的脸上一热,皇帝为何这么一心一意的要撮合她和萧夜?自己是一个无用的质子公主,若是说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那就是与她身世有关联的月国了。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冲着月国而来!凤云歌的心登时一沉,面色也不觉沉了一下。萧夜正看过

  • 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目录预览: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第12章像个瓷娃娃般讨喜第13章小嘴嘟嘟,亲到一起第14章太妃阿姨们,有礼了第15章就像是被泼了人类的排泄物第16章和皇上拉钩钩为誓第17章戴花二折柳第18章玉足一蹬,绣鞋横斜,踢飞!第11章小嘴甜的什么似的如此一来,米铃自然不免就为水娃娃担心甚至盘算起来。当然,如果这几天水娃娃出事,她头一个难辞其咎。至于她有没有受水夫人的贿赂之类的,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在米铃陪同下,水

  • 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来自阴间的快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来自阴间的快递目录预览:第十一章殉葬鬼影第十二章亦敌亦友第十三章神秘的白衣女人第十四章闫至阳的过往第十五章情仇一线第十六章不要脸的交换第十七章闫家的请帖(上)第十八章闫家的请帖(下)第十一章殉葬鬼影我只好闭嘴,站在她身旁傻愣愣地看着前方。我蓦然想起昨晚到这里来,貌似看到什么东西从周围的殉葬坑里爬了出来,不由打了个寒噤,目光落到不远处的殉葬坑上。这次倒是没看到什么,光秃秃的月色下,四周安静明亮。我刚松了口气,便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传来。本以为是站久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