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18章

2018/2/11 13:43:34 来源:网络 [ ]

小说: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

第018章 昏过去了

打开车门,她往那座小山丘上一步一步地走上去,小勇哥在后面跟着。奇闻网

每走一步,她的心跳的就更快一分。她想起来自己曾往这里来过,发烧时在意识中出现过的那个男人就躺在这小山上,她确定。

她却搜索不到他的脸,怎么都看不清他的模样,走到山坡中部,她忽然停下来,蹲下。

“这里……一定是这里……”她喃喃地说着,脑海中突然出现一男一女纠缠的画面。

那个睡衣被撕的凌乱的女人会是她吗?那个伏在女人身上不顾一切的冲撞着的男人又是谁?

“这里怎么了?”小勇哥问。

“就是在这里……他到底是谁?”没回答小勇哥的话,她自顾自地说着。

头胀极了,痛极了,她双手抱住头使劲儿按着。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18章

不能怕痛,继续想,继续想。闭上眼,努力在脑海中去搜寻那个男人的脸。她要看看到底是不是乔宇石,她一定要找到问题的答案。

马上就要看见了,她忍住痛,屏住呼吸,忽然头部一阵剧烈的痉挛。

“啊!”她尖叫了一声,接着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洛洛!”小勇哥叫着,接住了她,抱起来,几步跑到车边。把齐洛格放进车里,发动车子,疯了似的冲回市区。推荐http://www.qi-wen.com/

半路她就醒了,从后座上挣扎着坐起来,头已经没那么痛了。

“小勇哥,我是怎么了?”她无力地问。

“醒了?”车速减下来,小勇在倒后镜里看了看她,脸色没那么吓人了。

“你昏过去了,现在带你去医院。”

“不用,我觉得没什么事。”

“不行!一定要去!”小勇哥语气严厉地说,他总在她面前笑呵呵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这么严肃。

他这副样子更像乔宇石,有种让人不容忽视的气魄。版权qi-wen.com被他的气势镇住了,齐洛格小声说:“好,那我就去看看,你别生气。”

“乖!还是洛洛听话,一会儿就到了,你别说话休息一下。”他收敛起锋芒,温柔地说。

“你没告诉我爸妈吧?”齐洛格紧张地问。

“知道你不会愿意让他们知道,我没告诉。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养养神吧。”

闭上眼,齐洛格真的什么都不想了,医院很快到了,是本市最好的医院。推荐qi-wen.com

小勇哥说这里的医生他很熟,常带老板看病,所以医生很给面子。齐洛格做了磁共振,片子半个小时以后就拿到了。

医生说从检查结果上看不出她有什么问题,只要注意休息,尽量避免多思多虑就行了。

这位医生是本市的脑外专家,他们对他的诊断极其信任。

“需要住院观察吗?”小勇哥问。

“不需要,回家休息吧,家里往往比医院休息的更好,有利于她的康复。想不起来的事不要强硬的想,精神因素对身体的影响也很大。原文qi-wen.com”医生嘱咐道,齐洛格频频点头。

“谢谢王主任!”小勇哥握了握医生的手。

“不用,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见医生还要说什么,小勇打了个哈哈混过去,没引起齐洛格的怀疑。

“走,我送你回家!”出了医院大门,小勇哥说道。

“我自己回去就行,万一乔宇石那阴魂不散的魔鬼回来了撞见你不好。”

魔鬼?小勇哥玩味而又无声地笑了笑,随即问道:“你不是说他度蜜月去了吗?”

他是度蜜月去了,齐洛格却还是担心他会忽然出现。连新婚夜他都有本事来找她,何况是度蜜月呢?

“也说不准会回来,我还是自己回去安心些。你没听医生说吗?我什么事都没有。”

小勇拗不过她,看着她打了一辆车离开,叮嘱道:“到了给我电话或者发信息。”

“嗯!”

回到公寓时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了,卧室里有声音,想必是李嫂在收拾房间吧。

齐洛格叫了两声李嫂,也许她没听见,没答应。

“李……啊!”她扭开门把手,刚迈进门,一个男人从背后猛然抱住了她,紧接着她被转了一圈顶靠在墙上。

他的两只铁臂禁锢着她纤细的皓腕,因为惊讶,她的小嘴微张着,馨香的气息搅乱了他的心。

低下头迫不及待地压向她甜蜜的小嘴,就在薄凉的唇即将碰到玫瑰唇瓣时,齐洛格头一偏,吻落空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反抗,得罪了他就是为难鸿禧,可她就是忍不住。

不想见他,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她只想远远地逃了。

乔宇石用了一点力,手腕上有痛感袭来,她皱了皱眉。再次低头压下,这次的目标不是双唇,而是她的耳际。

“宝贝儿,你不该反抗。”他在她耳边低声说,听不出来情绪,语气很平静。

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烈焰交易 或 错惹狼性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姐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姐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姐范目录预览:0001章谁人说0002章坚守阵地0001章谁人说我有一个表姐,她叫穆婷婷,生的是粉嫩晶莹,细腰翘臀大长腿。美丽的女人,背后少不了想要她的男人。私下里,不知多少人暗暗意-淫着表姐。就连我,偶尔看到她裙底下的一抹风采,白腻滑-嫩的大腿,软绵细致的臀-瓣,都忍不住垂涎欲滴。更别提表姐还要穿一些肉丝套裙,黑丝制服什么的了,每次撩的人痒痒的紧,真想摸她一把试试手感。不过,我来自农村,糟践的身世入不得表姐法眼!别说摸她了,就是简单看她一眼,也会招来表姐的白眼。

  • 该死的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该死的青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该死的青春目录预览:001:校花的秘密002:校花被摸大腿001:校花的秘密我属于零零后,我妈生我的时候,已经四十岁。那个年龄段的产妇生孩子,已经是高危期了,也就是我,差一点害死了我妈。不过万事大吉,母子平安。不过我并不是我妈的独生子,因为我还有一个姐姐,我妈冒着生命危险来生我,只因为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太牢固,在家人的威逼之下,才答应生下我。至于我姐姐,脑子不太灵光,似乎是小时候发高烧,家里不愿意给钱,我妈彻夜用酒擦她的身体才保住了命,虽然最后没烧死,不过

  • 罪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罪青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罪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人衰众人欺第二章一见钟情第一章人衰众人欺我叫陈恒,从小,我就是家中的累赘,我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四斤,算是一个早产儿,母亲在生下我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一直被封建的家里面的人认为是短命儿,是克夫克母,甚至于克整个家族的人。至于我爹,则是在我母亲死后一个月便又娶了一个女人来当我的后妈,我在家中的位置很尴尬,爹不疼,后妈憎恶。我的头顶上有一块大大的胎记,被同村的孩子戏说为脏疤陈,意思就是说我是一个天生残缺,只是一个肮脏,下三滥的人。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这

  • 美人如玉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人如玉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美人如玉目录预览:1.下晚自习送作业本2.受尽侮辱1.下晚自习送作业本我和我的老师上床了!我叫王萌,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儿,就读一所女子学校。没想到,有一天我的老师竟然喊我去办公室,趁刚下晚自习没人的时候对我……事情还得从那天晚自习说起。那天,下了晚自习。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准备回到宿舍的时候,头皮传来的疼痛,让我皱起眉头。面前那个漂染着红色头发的女生叫顾默默,是我们班,乃至学校公认的大姐大成员中的一个。我是这个班里被欺负的那个对象,平时被使唤端茶倒水,还要

  • 双生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双生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双生花目录预览:第一章苦命双生花第二章没有钱的尴尬第一章苦命双生花我和妹妹白莉是一对双胞胎,出生在简陋的老胡同里。我妈那会儿给一个卖楼房的男人做情妇,怀孕了。男人一听说是双胞胎,又找老一辈推算了日子,说是俩儿子。乐得走路都能笑开了花,把我妈当祖宗似的伺候了十个月。没想到,在当地最好的医院里我妈生出了两个水灵灵的女孩儿。我妈说,那个天杀的狗东西看到是两个赔钱货,钱都没留一分就跑了!我妈又好赌,舍不得把人民币都献给了医院。没休息几天就办了出院,带着我们两姐妹回了老

  • 青春派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青春派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青春派目录预览:0001章小时候的仇恨0002章熟识0001章小时候的仇恨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野男人跑了,或许是因为独身饥渴的原因,我爸那时老是喜欢躲在卧室看激情片。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我爸除开深夜甩给我个背影看片,其余的时间就是喝酒打牌,动不动就发脾气打我了。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还是用的DVD、VCD之类的呢,我爸就买一黑口袋片儿回来看,很多个深夜,我都会在女主角的嗯嗯啊啊声中惊醒。因为我家里没女性,所以我时常都想,为什么女人会叫出那种声音呢?还有偶尔听到

  • 食色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食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食色目录预览:第001章我爸是个瘸子第002章命运兜兜转转第001章我爸是个瘸子我爸是个瘸子,因为腿脚不利索,找不到什么正经工作,在还没有我之前,我爸自己在县城的一个小巷子里开了一家小打印社,一年到头,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最起码温饱不是问题。可是自从有了我以后,家里入不敷出,生活条件越来越差,连我的奶粉钱都凑不起,只能靠喝玉米糊度日。我妈生的漂亮,在我家附近,就属我妈长的最好看,邻居都说我妈当年是瞎了眼,才会嫁给我爸。不过我妈对我爸一直都挺好的,夫妻之间相亲相爱,从

  • 青春四射的年代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青春四射的年代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青春四射的年代目录预览:第一章(上)被欺负的命第一章(下)被欺负的命第一章(上)被欺负的命我叫夏叶,在我印象中的亲身父母的样貌是很模糊,刚记事起便跟着养母生活在了一起,那时候我养母已经四五十岁了。我模糊的记得还没有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有邻居家的一个女生老是无缘无故的欺负我,还让我学狗叫……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后,那时候因为家里穷,我死活不去幼儿园,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就心甘情愿的去了幼儿园上学,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和那个经常欺负我的女生分到了一个班,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