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数据废土5章(第五节 治疗)

2018/2/8 20:24: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数据废土
第五节 治疗

“呃……”

第二天早上,陈兴是被疼醒的。版权qi-wen.com尽管做了消毒处理,可酸液造成的伤口还是发炎了。火辣辣的,疼痛无比。

看来只能找医生了,否则情况可能会继续恶化下去,直到皮肤大面积的腐坏、脱落。但这也就意味着,数枚金币的支出,以及三到四天的休养时间。

他刚发现65号地下求生所的线索,必须赶在其他人之前,先发一笔小财。不然等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很可能连残羹菜渣都分不到。毕竟他目前,也只是一只谁都可以轻易捏死的小蚂蚁。网站http://www.qi-wen.com/

他无法推断出具体的时间,所以行动越快越好。

如果有个会“回复术”的队友就好了……

陈兴不禁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治疗创伤的职业,除了医生外,还有一种名为“快速治疗师”的职业。他们和医生的最大区别在于“快速”二字,能对伤患进行及时而有效的治疗。

在特殊天赋的支持下,快速治疗师能将体内的灵能转化为生命能,并输出到伤患的身上,对受伤的肌体组织进行快速复原,是世间最优秀的急救员。通常医生束手无策的内出血,他们简简单单一个回复术,就能生肌止血,瞬间恢复如常。

不过,快速治疗师的数量极为稀少。版权http://www.qi-wen.com/只有那些觉醒了“自体生命能量转化天赋”的人,才能施展回复术。在所有天赋觉醒者中,只有千分之三的概率会出现这种能力。由于数量稀少,又被称之为“天赐神术”,而社会底层则称之为“绿色天赋”。

天赋觉醒者的数量本来就不多,两者相乘,概率更是低至数万分之一。因此,在整个红土大陆,乃至全世界,都没有多少名快速治疗师。

他们有着超然的地位。通常情况下,只有那些人数过万的大型佣兵团,或是伯爵以上的贵族部队,才会有那么一两名,普通人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奇闻网

但上天是公平的,开了一扇门,又会关上一扇窗。作为天赋觉醒者,快速治疗师除了回复术外,无法施展任何法术。

思绪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名叫“叶阳白柳”的女人。

上一世的陈兴,曾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那是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就会产生“好大、好白”这种想法的女人。

超过一米八的个头,丰满窈窕、皮肤白皙、相貌绝美、气质沉静。奇闻网而他之所以想起这个女人,倒不是因为她的身段和容颜。而是十年之后,叶阳白柳将会成为全龙石镇最强大的快速治疗师,拥有二次进阶的“大回复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就能救活。

但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传闻中的叶阳白柳起点非常低。相较于日后的辉煌地位,如今的她却过得十分凄苦。

叶阳是个古老的姓氏,同时也是北部荒野灰角城的七大家族之一。

据说叶阳白柳出生时,由于个头太大,以至于母亲难产而死。原文qi-wen.com她的父亲很爱她的母亲,于是恨上了她,从小就对她爱理不理。等到十来岁的时候,就送去了本国的王都,巨蜥城上女子贵族寄宿学校。

之后,她的父亲又续了弦,娶了个大家族的小姐,生了个女儿。

而在叶阳白柳读研究生的时候,她的父亲忽然病逝。继母立即断了她的学费,而叶阳家的人也将她视为“扫把星”,不太爱搭理她。

无奈之下,叶阳白柳只好中断学业,出来做佣兵挣钱。那时候的她,治疗师天赋还没有觉醒,也没有作战经验,唯一会的就是叶阳家的祖传武技,一种名为“八卦掌”的古代格斗术。

对于佣兵团来说,叶阳白柳的能力如同鸡肋,而窥觊她美色的,又害怕叶阳家的势力,以至于她在佣兵协会无人问津。大概是在灰角城混不下去了,叶阳白柳随商队流落到了龙石镇,遇上了被后世称之为“牧龙者”的老巫婆花北斗。

在花北斗的麾下,叶阳白柳原本只是后勤官,负责佣兵团的日常补给,但随着天赋的觉醒,冉冉升起,成为了龙石镇最耀眼的新星之一。

陈兴看了下表,今天的日期是Dr2612-5-16,距离传说中叶阳白柳流落到龙石镇的时间还有两个半月。要去截花北斗的胡,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落魄的叶阳白柳,也不是他能收服的。对方再不济,也是叶阳家的大小姐。从小丰衣足食,训练有加,进化药剂当糖水喝,属性肯定比他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陈兴拿出金项链,摘下不锈钢吊坠放进内袋。这东西不值钱,却包含着重要信息,不能让人看见了。接着,他用黑表扫描了一下金项链。

“嘟嘟……”

随着轻巧的提示音,屏幕上出现一组数据。

[金项链,大灾变前工艺制造,约83克,纯度未知]

[市场价估值:20~26金币(兰花镇)21~27金币(龙石镇)]

看到黑表的估值,陈兴不禁眉头一展,用力地握了下拳头。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本以为只有十几个而已。

接着,他简单地收拾了下东西,就出门了。路过前台的时候,一道鄙夷的目光又扫了过来,但他心情愉悦,自动无视了。

出了小旅馆,他来到镇上的银行。这是全兰花镇唯一一个全钢筋混凝土,外加数层钢板的堡垒式建筑物。并在地下的深处,装载了高频粒子跃迁通讯装置,能直连世界银行的中央服务器。

一名穿着黑色燕尾服,身姿挺拔,打着领结,戴着单盘金丝眼镜的老绅士接待了陈兴。用单眼放大镜端详了一会儿,老绅士报出了价格,17枚金币,黑得令人发指。

对此,陈兴礼貌地表示了感谢,然后转身出去了。东西卖给银行,起码要剥两层皮。

随后他检查了下手枪和匕首,拐进了街角的小巷。

巷子里光线昏暗,两侧是砖石和铁皮构成的墙壁。老旧的木门向内开启,屋内漆黑深邃。

“帅哥,要女人吗?”

一名肥胖的流莺穿着红色的连衣裙,戴着花花绿绿的珠串,脸上化着浓妆,涂了层紫色的眼影,正抽着烟,朝陈兴抛媚眼。

后者抬了下手,示意“现在没空”。

再往内走,巷子的一侧出现了一个个地摊,铺着乌黑的油布,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枪械子弹、肉干米饼、机械零件,还有各种小物件、小工艺品,比如铁制的水壶,铜盒打火机、动物骨头做的项链、漂亮石头串起来的手链。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唔……”一个小老头沉吟着,脸色凝重无比,反复地看着陈兴手中的金项链,皱了皱眉头,有些惋惜地说道,“是镀金的……”

话音未落,陈兴转身就走。

“等等……喂……年轻人……等等……”小老头张着满口黄牙的嘴,焦急地叫道,“我眼花了,看错了!”

“多少?”陈兴停下脚步,转过头,面无表情地问道。

小老头缓缓地伸出了五根手指。

“等等……八个……不……九个……”

陈兴头也不回地朝前走,不管小老头在后面怎么叫。

“品质还行,二十。”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报出了靠谱的价格,但陈兴还是不满意。黑表的估值还是比较准的,起码要卖个二十三才行。

黑表无法扫描金属的纯度,所以他先去了银行,确定材质后,才到后巷找买家。可转了一圈下来,最高的开价才二十。

走了一段时间,衣服摩擦着皮肤,又有些出汗,遍布全身的小伤口隐隐作痛。

算了,还是先去看医生吧。

这样想着,陈兴离开了后巷,来到大街上。

街上的行人有些稀疏,一阵风刮过,卷起枯叶和灰尘,生锈的铁皮招牌摇摇晃晃,显得萧瑟落寞。

按照记忆中的印象,他找到了一间店面的玻璃上贴着红十字标志的小诊所。

走进去,里面的地板还算光亮,墙边摆满了各种漆皮掉落的仪器,还有几张躺着病人的铁床。正中间是一张手术台,旁边站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中年男性医生。

“一金七银。”检查了陈兴的伤势,医生报出了价格。

陈兴爽快了付了账。医生从橱柜里取出一盒子的医疗器械,提他处理了伤口,抹上药膏。再然后,打了两瓶消炎药。

“你的尸毒不处理吗?”临走前,医生问道。

“再等等吧。”陈兴说道,然后离开了。不是他不想处理,而是不够钱。卖了金项链,还要买机车和弹药,到时候再看看剩多少吧。

只要尸毒水平低于百分之十五,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缓慢下降。

离开小诊所后,陈兴很快就发现,他被跟踪了!

看来是刚才在后巷询价时被盯上的。虽然没有人敢在镇大街上动手,可被窥觊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甩掉对方。

他在大街小巷里七弯八拐,数分钟后,终于甩掉了盯梢者。可刚松了口气,侧面的商店里就传出一个清脆的嗓音,让他心头一跳。

“帅哥,又来了呀~”

那声音像银铃般动听,却让陈兴郁闷无比。不知不觉中,竟然路过了阿丽雅的枪械店。真是刚出狼巢,又入虎穴。

对于这个心黑手辣的恶魔少女,他是避之不及,但又不好得罪对方,当做没听见。只好停了下来,露出的微笑,打招呼道:“你好,又见面了。”

“听说刚才有人在后巷出手一金项链,该不会是你吧?”阿丽雅扭着小腰走出来,笑意然然地问道。

“这……”陈兴稍微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是的。”对方既然这么问,肯定是收到了确切的消息,撒谎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兰花镇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强行否定,只会恶化彼此的关系,他可不想被未来的“国王级”惦记上。

“有生意怎么不关照我啊?”阿丽雅嘟着嘴,叉着腰,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还以为我们是熟人呢。”

“正想来找你的……”陈兴违心地说道。

“好啊好啊,快拿出来瞧瞧~”阿丽雅顿时面露惊喜,伸出白生生的小手,兴奋地叫道。

有些事情,还是心照不宣的好……

数据废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数据废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让鸿茅药酒回归药品,杜绝夸大宣传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抓捕。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谭秦东的文章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但谭秦东的家人称,谭秦东是出于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警告部分老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并没有虚构事实。”(4月15日《金陵晚报》)鸿茅药酒并非酒,也非保健食品,而是中成药中的一种内科用药。但作为非处方药,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和公开的信息数据中,均查不到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结果,其药品说明中的“不良反应”

  • 5本一见钟情文推荐,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

    推荐一波高质量的一见钟情文,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温暖的爱情美好的不真实,但也让人迷醉。愿大家最合适的时候,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遇到最爱的人!1,书名:《如果这就是爱情》作者:梅子黄时雨小短评:作者的书给我的感觉就是暖暖的亲情,淡淡的爱情,谁说平淡不是温暖。沈宁夏最好的年华是有杜维安的陪伴,携一人白手,择一城终老,真好,他遇见的是她,还好,她遇见的是他。爱情从来都不公平,遇见一个人,把心交出去,便已圆满。虽然是过程总是分分合合,但结局总是圆满的。遇见便是美好的!强烈推荐!2,书名

  • 邓莎&大麟子在用的COOGHI滑板车,帅出新高度

    《妈妈是超人3》这一季的邓莎孩子大麟子穿着他的校服骑上COOGHI酷骑滑板车,帅出新高度。什么时候能够像大麟子一样酷?COOGHI酷骑VeloKids维乐宝贝滑板车,双模式换着玩,酷得飞起!!

  • 各种泥料的紫砂壶分别泡什么茶好?

    朱泥的感觉是细致、高频的,颜色显得娇嫩、精致,可配以铁观音、冻顶等轻、中培火的茶类,高香的红茶(正山小种、金骏眉)与朱泥也比较搭配。段泥的感觉较为坚实阳刚,颜色又显得亮洁清爽,与不发酵的黄茶绿茶、微发酵的白茶感觉颇为一致,生普一般也选择用段泥来冲泡。紫泥的感觉较为沉稳大气,颜色又比较朴实自然,与焙重火的半发酵茶(乌龙)、陈年黑茶的感觉颇为一致,普洱茶肯定是首选紫泥壶。

  • 第六套人民币即将发行?你怎么看?

    近日,央行发布公告,第四套人民币停止流通。央行公告称:自2018年5月1日起停止第四套人民币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纸币和1角硬币(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在市场上流通。根据央行公告,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的集中兑换期为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4月30日。在此期间,持有者可到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营业网点办理兑换。按人民币发行历史来看,当时第三套人民币退市是2000年,第五套人民币是1999年开始流通,业内藏友据此推断,第六套人民币应该快要发行了。那么,第六套人民币真的快要来

  • 十九大评选张有价无货,红楼梦系列坚挺

    邮票市场已经连续四天保持在低位徘徊。无论是板票版张、套票,还是其他品种,和前几日变化均不大。周六最新出炉的十九大评选张,也因为货源不足,目前成交量不大,其价格当前是260元。截止今日17:00,PNMI大版指数相对昨日微降、达到了1012.69。版票版张整体波澜不惊,红楼梦系列坚挺大版产品今日整体稳定,但不同产品情况各异。红楼梦系列目前价格坚挺,红楼梦大版从前几日的173元上涨到了185元,新发的红楼梦三大版从昨日的90元升到92元,红楼梦二大版近几天一直是72元。其他产品里,民族大团结今日猛涨

  • 中国这些人2000多年迁6次,现在6000多万人,遍布世界!

    有人说:有太阳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说到客家人,人们马上会问:何谓“客家”?“客家”一词,在客家语与汉语广东方言中均读作“哈嗅”(Hakka),含有“客户”之意。《辞海》中是这样解释的:相传在4世纪初(西晋末年),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因战乱南迁渡江,至9世纪末(唐朝末年)和13世纪初(南宋末年)又有大批汉人南迁粤、闽、赣、川......即现在的广东、福建、广西、江西、湖南、台湾等省区以及海外。为了与当地原居土著居民加以区别,这些外来移民自称自己是“客户”,是“客家”,

  • 钓鱼岛是中国的,集邮的你岂能错过这么漂亮的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

    2012年12月26日非洲西部的科特迪瓦发行了“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同时在第二天北京东城区第一文化馆还举行了这套邮票首发纪念会。这套“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为小版印刷,横排4枚邮票、竖排6枚邮票。整版共6套24枚邮票,最下端为4枚附票,呈现6个4方连。每套邮票4枚,每枚邮票面值1000F,其画面分别为:中国的钓鱼岛、中国的巡航船、中国船员眺望钓鱼岛、钓鱼岛全景。4枚附票图案是:中国的航空母舰和中国的千艘渔船进发钓鱼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