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今日20180204推荐小说之《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在线全文阅读

2018/2/4 18:46: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

第一章 被卖苗寨

痛!

下身传来无止境的痛意,仿佛被狠狠地撕碎了一般。推荐qi-wen.com

沈暇玉捏紧了身下的被子,脑海里之前混沌的东西全都消失了,她浑身都只剩下了那股撕碎的痛意。

她猛然睁开眼,却看到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男人的脸。

“醒了?”见她醒来,男人微微挑眉从上而下俯览着她。

这个男人的长相异常的冷峻粗犷,而他的左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从左眼直接划到了嘴角!

“你是谁!”沈暇玉身体的痛远及不上此刻的震惊。

她意识到,此刻她的体内还有一个粗壮的东西,再不断伤害着她!

而且,她和这个男人竟然一丝不挂!

男人嘴角的笑意未退,他径直从沈暇玉的身上退开。

男人的这一离开,沈暇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哪里还是自己从小长大的京城永安侯府。

这里的房间异常的破旧,就连身下的被褥都是粗糙不堪,整个屋子是木质结构的,永安侯府里没有一间房间是这样的破旧!

这里究竟是哪里!

而且她竟然一丝不挂和一个看上去犹如山野村夫的人在一起,难道她是在做梦吗?

沈暇玉慌乱地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原文http://www.qi-wen.com/

眼前的情况让她震惊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蠢丫头。”男人突然拿过一旁的蓝布衣服披上后走到了床边,男人的话一下子把沈暇玉游走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沈暇玉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而他的靠近吓得沈暇玉往铺里面逃了几步。

“你,你究竟是何人。”沈暇玉看着靠近的男人,她几乎要哭出声来。阅读qi-wen.com

她虽然还未曾出阁,但是她再傻也知道,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失贞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在今天要出阁嫁给诚郡王永祥的。可是她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看沈暇玉这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那男人也不恼。

他的大掌一捞,轻而易举地把挣扎不断的沈暇玉捞到了自己的怀里,那长有薄茧的大掌有些粗鲁地把沈暇玉脸上的泪给擦拭了去。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粗噶,“刚才,我已经用一袋米把你买了回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什么!一袋米!

沈暇玉吓得睁大了双眼,一瞬间,她迅速整理了自己的思绪。

肯定是二房做的,二房一向针对她,虽然自家娘亲去得早,但是侯府嫡女的身份和未出生就定下的郡王婚约让二房一直眼红却没有办法除掉自己。

自己出阁前一天不小心喝了二房庶妹送来的茶有些头晕就去睡了,却不想竟然被二房给买到这些地方来!

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屈辱的沈暇玉一下子气红了脸。来自http://www.qi-wen.com/

“你放开我!你究竟是谁!”

她伸手就想要推开那男人,但是常年在山间行走的男人力气哪里是沈暇玉能够反抗的。

沈暇玉的手拍打着那男人的肩膀,大概是这样不痛不痒的反抗动作激怒了那男人。

他猛然把沈暇玉往前一带,那赤裸坚硬的胸膛压得沈暇玉呼吸一滞。

“蓝远麟,你男人。”蓝远麟眯了眯眼睛,眼底里有着一抹笑意,但是因为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这笑意看起来也异常的可怕。

沈暇玉被他的样子吓得不行,侯府里的每一个男人女人都长得眉清目秀,从来没有长相如此的人。

“你……你快送我回侯府,我不管你花多少钱买的我,你送我回侯府,我给你双倍,不,十倍的钱!”沈暇玉顾不得男人坚硬身躯压迫的痛,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想要推开蓝远麟。阅读http://www.qi-wen.com/

蓝远麟直接一只手把沈暇玉挣扎的手给制服住了。

“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从现在开始,记住,你是我蓝远麟的女人!”蓝远麟说完之后把沈暇玉直接从怀里捞了起来,做这动作的时候,还顺带把沈暇玉身上的被子给扯开。

一瞬间,沈暇玉凹凸有致的身子一下子出现在了空气中。

“你!”感受到了空气的凉度,沈暇玉连忙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身子,但仅靠一双手如何遮得住所有的春光。

“你身上我何处没看过?”这次,蓝远麟倒是没有继续为难沈暇玉了,他直接放开了她,然后扔了一袭有些粗糙的衣物说,“换上,然后跟着我去苗王殿。”

蓝远麟说完之后就直接出了房间,木门被关上了。

沈暇玉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心里的所有委屈都涌了上来,侯府里庶妹虽然处处针对她,但是她何曾……何曾想过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原文qi-wen.com

沈暇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痕迹,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现在失贞的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了,但是她还是要回去侯府,大婚之前失踪,要是自己不能出嫁的话,那侯府一定会背上违抗圣旨的罪名的。

还有从小带大自己的嬷嬷,自己失踪,指不定担心成什么样了。

一想到这些,沈暇玉的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她微微抽泣了一会儿,但还是抬起手把脸上的泪给擦了去。

她一定要回去!

打定这个主意后,沈暇玉稍微冷静了一些。

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房间异常的简单,甚至可以说还有些简陋。

门虽然是关上了,但是刚才并没有听到那个男人离开的脚步声,所以,那个男人肯定在门外守着。

正好,沈暇玉看到床左侧还有一个窗户,那窗户半开着,似乎可以逃生。

刚才那个男人扔给她的质地粗糙的衣服虽然磨砺着她柔顺的肌肤,但是她还是咬了咬牙穿上了。

她从小在侯府被教育大家闺秀之道,翻窗什么的事情以前想都不敢想。

但是现在她必须逃出去!

沈暇玉深吸了一口气,端来一根凳子放到了窗户的下面,但是她才爬上那凳子,突然一根毛茸茸的,大概有她两只手臂粗的东西缠上了她的手臂!

是老虎的尾巴!

“啊!”沈暇玉吓得尖叫了一声。

身形一个不稳,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砰!”门同时被推开了。

男人高大的身形几乎要将门框给框满,他看着沈暇玉这样子,以及那打翻的凳子。

他那双狭长的眸子不悦地眯了起来,且充满了危险。

第二章 想要逃走

“大猫,一边去!”蓝远麟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说出来的。

那声音震得沈暇玉的耳膜一疼,她惊恐地看着窗户外那探出一般的老虎上半身。

那老虎是吃人的玩意!刚刚,它的尾巴竟然勾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沈暇玉被吓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过那大猫似乎很听蓝远麟的话,蓝远麟的话刚落地,那大猫立刻就消失在了窗户前。

“好了,大猫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蓝远麟看着沈暇玉这吓愣了的样子,那冷峻的表情稍微放柔了一些。

他的长臂一伸,就把沈暇玉给抱了起来。

男人侵占性的气息又一次靠近,沈暇玉原本想要挣扎的,但是她一想,自己这样挣扎哪里敌得过孔武有力的男人,只好把手给放下了。

她看着男人这张有些狰狞的脸,心想他虽然买了自己,侵占了自己的身子,但是好像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不如先假装顺从,等摸清楚这里的情况再逃也不迟。

“你……你叫什么名字?”心里虽然想假装顺从,但当沈暇玉看到男人脸上那道几乎斜了半张脸的刀疤时就掩饰不住的害怕。

“蓝远麟,你的男人。之前说过了。”蓝远麟把她放回了床上说,“你别想逃跑,我们苗王寨是在深山之中,如果没有人带路,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悬崖峭壁,死无葬身之地。”

男人的话冰冷无比,看似体贴,但实际上却是在警告她。

那床上挂着白色纱幔是散开来的,随着那窗户的冷风吹入,时不时地飘动。

大概是沈暇玉的面色过于苍白了,蓝远麟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也稍微柔和了一些,“你初经人事,先好好休息,晚上再去苗王殿。”

沈暇玉见他在白色的纱幔后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像隔他远一点,就要安全一些。

她不敢也不想和蓝远麟说话,只是恩了一声之后逃难似的转过了身。

刚才那老虎吓得她够呛,而且身子的酸痛让她不想再动弹,她也不想再看到那个欺负她的男人。

她只想回到京城……然而京城,竟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么一个遥远的字眼。

床突然微微往下一沉。

男人的气息再次靠近,沈暇玉觉得自己的腰身一紧,低头一看,男人那结实有力的手臂拦住了自己的腰。

“你叫什么名字?”蓝远麟的唇凑到了沈暇玉的耳畔厮磨。

沈暇玉这会儿心里难过得很,她也不想告诉蓝远麟,但是她感觉到蓝远麟拦住自己腰的手紧了紧,快勒得她喘不过气了!

她只好小声说,“沈暇玉。”

“瑕玉么……这名字还不错,既然是我女人了,以后叫你玉儿吧!”大概是他很满意沈暇玉服软的态度,那横在她腰间的手松了松,但依旧是充满了占有性。

沈暇玉从未这般被男人侵入过,但她偏偏又不敢挣扎。

她只好颤抖着闭上了眼,那泪又一次滑落了下来。

但是她不敢让身后的男人知道她在哭。

哭着哭着,沈暇玉就渐渐睡着了。

但在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脱她的衣服,然后是温热的帕子微有些粗鲁地擦拭她的身子。

她下意识不舒服地蹙眉,之后那人的动作好像轻柔了一些。

等她睡醒的时候,身旁的蓝远麟已经不见了而床边正站了一个穿着传统苗族服饰的女人,她长得有些妖艳,那眉尾微微上扬,眼角边上还有一颗朱砂痣。

“你就是苗王买回来的女人?”那女人开口了,她的眸光停顿在了沈暇玉锁骨处的红痕上。

一听到买这个字,沈暇玉的记忆瞬间回笼,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一时之间,她的面色变得有些惨白。

那个女人仿佛也知道自己提起了什么不该提的事情,她连忙露出了有些抱歉的笑意,她坐到了沈暇玉的身旁,低声说,“对不起呀,我这个人就是有些心直口快的,既然都是苗王的女人,那你也别和我客气了,叫我洛儿姐就好了。”

“苗王?”沈暇玉一愣,然后有些害怕地说,“你说的苗王是蓝远麟吗?”

“是啊。”张洛儿有些不解地看着沈暇玉说,“好妹妹,你该不会连你男人的身份都不知道吧?我们这个寨子是苗王寨,周围的八个寨子都是我们的领地,而蓝远麟哥哥就是苗王了。”

沈暇玉没有说话,她虽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她也听闻过现在的皇上不喜欢异族,所以对少数民族颇有些不利。

怪不得……怪不得哪怕是一族之王,房间也如此的简陋。

“妹妹……其实你不是有心服侍苗王的吧。”张洛儿突然开口的话让沈暇玉愣住了,她接着又说,“不过你也别想走了,这方圆五百里都是我们的地界,况且大山深处,你根本就无法走出去。”

张洛儿的话无疑给沈暇玉判了死罪。

但是她不能在这里!自己失踪了,侯府如何,还有带大自己的奶娘,说不定怎么伤心难过!

沈暇玉连忙坐了起来,抓紧了张洛儿的手,她想,这个张洛儿既然是蓝远麟的女人,那么她肯定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夫君了。

于是她尝试着开口道,“洛儿姐,我是被人骗来卖给蓝远麟的,你可不可以帮我回家,就算不回家,你把我送到一个镇上也好。到时候,我会差人送银子给你作为报酬的。”

张洛儿的语气很柔和,说不定会是个愿意帮助她的人。

沈暇玉有些紧张地请求着。

果然,张洛儿的表情稍微出现了一些松动,“现在不行,苗王现在就在附近。”

看张洛儿为难的样子,沈暇玉也着急了起来,这个张洛儿似乎是能帮她的唯一一人,“洛儿姐姐,求求你帮帮我吧,我的家人现在肯定很着急。”

张洛儿见沈暇玉这样,仔细思索了片刻后松口道,“那这样吧,今晚你们接受完祝贺后,到时候苗王肯定要陪长老们喝酒,到时候我带你出去。”

一听到张洛儿的话,沈暇玉彻底松了一口气。

“张洛儿,你来这里做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这声音里全是不悦。

张洛儿听了这声音,脸色一变,她拍了拍沈暇玉的手小声说,“记住,今夜苗王殿外。”

说完后,她立刻走了出去。

“她和你说什么了?”

等张洛儿一离开,蓝远麟就走了进来。

蓝远麟的身形高大威猛,身高约八尺有余,长相平心而论其实还有些好看,只是脸上那道伤疤太过于狰狞。

第三章 被下情蛊

说的什么自然是不能告诉蓝远麟的。

沈暇玉看着蓝远麟这粗犷的外表,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咬紧了唇道,“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你是苗王罢了。”

“是么?”蓝远麟的目光紧锁着沈暇玉,似乎有些不相信,但是他见沈暇玉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就转身坐到了沈暇玉身旁说,“张洛儿的话你千万不要相信。”

沈暇玉不回答,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是不会放她走的,相反张洛儿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夫君,反而会帮他……那她怎么会信这个男人说的话。

“她并没有说什么。”沈暇玉轻声说道,希望能让这个男人别猜想到刚才张洛儿和她说的话。

“那就行。”蓝远麟拿了一双绣有苗绣的绣鞋放到沈暇玉的床前。“穿上这个,去苗王殿。”

正好张洛儿说了今夜在苗王殿等她,沈暇玉正求之不得。

但是蓝远麟坐在她旁边,她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怎么?”蓝远麟见沈暇玉不穿鞋,就拿了一只鞋到她跟前说,“要我帮你?”

“不用不用。”沈暇玉被蓝远麟的那句话吓得不轻,她本就有些怕这个夺去她清白的男子,她怎么……

于是沈暇玉立刻穿上了这双苗族的绣鞋。

沈暇玉在睡梦之中的时候大概就被换上了苗族的传统服饰,所以她这会儿是穿戴整齐了的。

于是下了床就跟着蓝远麟出门去了。

不过一出门,沈暇玉就被眼前的情况给震惊了。

蓝远麟的房屋是在悬崖边上的,原来,之前她想翻出去的那扇窗户下面竟然是悬崖!

悬崖下面还有一些白云萦绕。

还好……还好她没有翻窗出去,不然的话,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女子的烟黛眉紧紧地蹙起了,那藏在袖中的手也是狠狠捏紧,那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去。

沈暇玉只觉得心里有些惊魂未定。

蓝远麟似乎看出了沈暇玉在想什么,他凑近,眼里有几分揶揄的神色,“玉儿,所以……别想乱跑。”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看似玩笑话,但却充满了威胁。

沈暇玉微微低头,小声狡辩着,“没有。”

在这男人就仿佛是天生适应于这悬崖峭壁之地,她一人之力,怎么可能逃脱的了!而那悬崖峭壁仿佛是在嗤笑她的不自量力。

“哈哈。”蓝远麟看着沈暇玉这低着头小媳妇的样子,心情不由得大好,大笑了几声后抓着沈暇玉往前面走。

蓝远麟手上有些茧,而且他的力气很大,他这一用力,沈暇玉有些跟不及,那身子一下子跌撞进了蓝远麟的怀里。

一瞬间,暖香盈怀。

“你……你松开我。”蓝远麟的身子紧贴着她的,沈暇玉好歹也算是经了人事了,她能感觉到,蓝远麟身上的变化。

沈暇玉知道,要先装作顺从,但是她怎么可以让他又一次对自己做那些事情!

“你是我的女人,放不放有差?”蓝远麟看着她的目光深了几分。

“不行……这里是外面。”蓝远麟抓住她的手没有松上一分,反而还大幅度地在她身上游走。

这里虽然荒无人烟,有着大片的稻田和树木,但是指不定就会有人路过!

“怕什么,没人敢看?”蓝远麟看出了沈暇玉的紧张和害怕,他抬起沈暇玉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别扭捏。”

“唔!”沈暇玉害怕极了。

男人的侵入,越来越深,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吃掉一般!

“啪!”猝不及防的蓝远麟的脸被微微打偏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蓝远麟的面色一变,那原本就有道狰狞刀疤的脸显得更加的冷峻和可怕了起来。

沈暇玉的手腕被他狠狠地抓住了。

“沈暇玉,从来没有女人打过我!”蓝远麟看着沈暇玉的眼睛充满了怒气。

男人发怒的样子比平时的样子更加狰狞,这一下,沈暇玉彻底也慌了,明明是他,是他先对自己这样的!

一时之间,沈暇玉也被吓急了,她又气又害怕之下有些口不择言道,“你活该!我又不是自愿嫁给你的,你放我回去!”

一时之间,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来。

以前在府里被二房欺负,沈暇玉以为自己出嫁了就可以脱离,但却不想竟然被二房偷偷卖到了这个地方来!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被这个粗犷狰狞的男人欺辱!

“你再说一遍?”粗噶的声音里蕴含着前所未有的怒气,蓝远麟的长臂一伸,把沈暇玉抓紧了几分。

“我说我不要在这个地方!我永远都不会自愿嫁给你的!你松开我!”沈暇玉哭泣着,想要挣脱蓝远麟。

“呵呵!”蓝远麟听到沈暇玉的话后突然冷笑了起来,脸上震怒的表情也消失不见。

但是这样的蓝远麟却突然让沈暇玉更加害怕了起来,就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那我就要你永远都离不开我。”蓝远麟那长有薄茧的手突然摁住了沈暇玉的下巴。

蓝远麟如鹰般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危险。

“你……你要做……”沈暇玉一下子忘记了哭,她害怕地想立刻从蓝远麟的怀中逃脱,但是她哪里挣扎得过蓝远麟。

下一秒,一个冰凉的东西就被放入了她的口中。

“唔!”沈暇玉突然被蓝远麟放开,猝不及防地她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但是更让她害怕的是,她不知道刚刚蓝远麟喂她吃了什么?

“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沈暇玉害怕地看着蓝远麟,她努力想要把那东西吐出来,但是她干呕了几下,却是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

而站在她对面的蓝远麟薄唇轻扬,念叨了几句类似于咒语的东西后,沈暇玉的肚子里突然传来了无止境的痛意!

“好痛!”沈暇玉痛的一下子蜷缩在了地上。

地上还有小碎石,她手臂上的娇嫩肌肤被那些碎石咯出了一些小伤口。

但是那些伤口及不上腹痛的万分之一。

她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好像被什么东西撕来扯去的,不曾停息片刻。

那血肉似乎都被什么东西生生啃咬下来了一般。

“放……放过我。”沈暇玉在地上滚动着,希望可以让腹中的痛苦减少一分,但是她这样的举动除了让身上的衣物更脏乱之外,那疼痛并没有减少丝毫。

“痛!”沈暇玉抓紧了小腹处,她痛的哭喊了出来,一时之间,泪也流了下来。

腹痛如绞之中,她看到蓝远麟那张冷峻的脸。

“还跑吗?”蓝远麟站在旁边冷声问道。

“不跑了,不跑了。”沈暇玉痛得无暇顾及别的事情,只好讨饶。

“记住你这句话。”蓝远麟从上而下地冷睨了她一眼,然后冷冷地说了一句,“停。”

诡异的是,随着蓝远麟的这一声停,那腹痛感立刻就消失了!

蓝远麟走到了她的跟前,把她拽了起来,冷声道,“你身上现在被我下了情蛊,一旦你想要离开,我就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苗疆之蛊 或 玉妻来压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元灵异录】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中元灵异录】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中元灵异录目录预览:第一章出殡第二章猫脸老头第三章土地庙第一章出殡第一章出殡富里村的赖三儿是泼皮破落户,赖三儿没有父母,也没有地。不用披着星光戴着月亮伺候庄稼。白天靠给人当长工地里帮农过活,晚上就躺在破庙里。农闲了赖三儿就成天躺在村口破庙,破庙中除了赖三儿,就只有几口棺材了。按照富里村的规矩,凡是老辈儿人的老伴还健在,那么提前去世的这个老人是不能入土为安的。可是人死了总要处理,总不能直挺挺的放在正堂。于是里富人就把去世的老人装在薄板棺材之中,请走江湖的“阴

  •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妃鸿印雪落无痕目录预览:楔子狸山风云起第一章帝都祭神遥相见第二章叶姑娘,后会有期!楔子狸山风云起秋夜的狸山显得格外萧瑟,好像被所有的等待的寂挣笼罩着,在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凉凉的秋风轻轻吹过树枝,露出一个连气味都散发着岁月的沧桑的小木屋,在这样一个诡异的令人发寒的树林里,难免会让人联想到鬼屋。如若这里有人出现,那么他定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事实上,这里真的有人。“师父,我们为什么不去见师姐啊?”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男孩疑惑的眨眨清澈的大眼,看着旁边

  • 【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闪婚溺爱:拐个老公做侦探目录预览:第一章忘记关快门了第二章不如做个交易第三章宁死不屈第一章忘记关快门了哼!狗男女,今天还不拍你们个现行!“咔!咔!”唐欣茹被这两声给惊住了,猛然睁开眼睛,她怎么忘记关掉快门声音了?这下完了!她暗暗祈祷,上帝保佑,希望那对狗男女沉醉在激情之中,没有听见这个声音。大概是上帝出远门了,听不见她的祷告……衣柜门忽然被打开了,而她也被毫不客气的给揪了出去,还没有站稳,手中的相机也被人一把抢了过去。“还……”唐欣茹本能的想

  • 【女谋之将军也温柔】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女谋之将军也温柔】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女谋之将军也温柔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第二章:相救第三章:御之岚第一章:意外山村乡野,连个郎中都难找。此时阳光明媚,然而古颜的心情却并没有那么好。家中父亲病重已有半年,即便每天都去山中采药熬药给他,这病还是不见好转。古颜背着药框,后面是幸苦了一天的劳动成果。其实家父这病就是普通的肺结核,放在21世纪轻轻松松便能解决的问题,到这里却成了绝症。甚至这几日入了冬,家父的病更加严重了。古颜轻叹一口气,古代和现代就是不一样,遇到肺结核这种病只能乖乖等死。她

  • 【花式离婚】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花式离婚】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花式离婚目录预览:第一章表面闺蜜第二章周雨桐第三章离婚之心第一章表面闺蜜梓堂街是一条不夜的街道,午夜的梓堂依旧灯火通明宛如白昼。这里遍布着酒吧夜店,是市里的年轻人消遣玩乐的地方。在某一个酒吧内,高名媛拿起手机拨通了闺蜜秦月的电话:“你到哪儿了?”“我到了,往你正前方看!”秦月向高名媛挥了挥手。高名媛起身将秦月接到了她之前所坐的卡座中,卡座中还有一位秦月根本不认识的男士。秦月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今日与高名媛相约在此本是为了向她一吐与莫凌琛婚姻中的不快,未

  • 【全能管家】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全能管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全能管家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不是恋物癖第二章:苏云珊第三章:意外收获第一章我不是恋物癖女生公寓的宿管大妈左手捏着一条散发洗衣粉香味的粉色小内裤,右手举着扫把,一脸怒气地盯着站在她面前的男生,并大声质问:“说!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林浩老脸羞红,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这一次竟然在宿管大妈面前怂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只能祈求大妈消消气,能把他当个屁赶紧放了,不然就她这大嗓门,非得把整栋楼里的女生给叫下来不可。虽然今天是周末,公寓里没多少女生,但林浩也不想被人

  • 【武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武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武境目录预览:第一章:雪山下的火焰(上)第二章:雪山下的火焰(下)第三章:玉雕(上)第一章:雪山下的火焰(上)“渊寒乖,为父去去就回。”一身华服的中年男子身后背着箭筒,手中拿着一把漆黑的弯弓,古朴大气,散发着沧桑之感。弓弦拨动宛如金石击磬,声音清脆。他腰间别着一柄配剑,白玉相吊,锦绸为线。剑鞘以黑色耀石制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压迫感。中年男子摸了摸站在他面前的男童的脑袋,踏着秋风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山林里。只留下男童衣衫褴褛地站在门口呆呆地出身,而后便被一位少

  • 【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目录预览:第1章灵堂激情第2章车祸第3章让她成为另外一个人第1章灵堂激情夜晚电闪雷鸣,窗外大雨滂沱。海城市鼎鼎大名的安家别墅一片素白。安家独女安语曼半夜被雷电吓醒。“咔嚓!”又一道闪电,她吓得缩了下肩膀,将头蒙进被子,哆嗦了一下才发觉身旁空无一人。“良仁?”她小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可没人回答。难道还在灵堂?父亲明日出殡,她是女儿不能守夜,多亏了丈夫叶良仁替她守灵堂。想到父亲,她就一阵心痛,她自小没了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