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品小仙医 最新章节

2018/2/3 18:34:5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品小仙医
第1章 住在家里的女人

桂花村的位置在几座大山之内,因为交通堵塞,村子还停留在贫苦状态。绝品小仙医 最新章节

炎热的夏季,晚上七点不到,大山里面早已漆黑无茫,一道黑影出现在桂花村口。

“桂花村,我终于回来了!”看着灯光黯淡的桂花村,夏流欣欣一笑,离开家五年,今天终于回来了。

轻车熟路的夏流没有惊扰到任何村民,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门口。

站在家门口的夏流紧了紧背包,有些不解,照理说除了自己,家里应该没有人了才对,院子内怎么有灯亮着?

“卧槽,我才离开五年,就有人侵占家门,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一肚子气上来,夏流一脚踢开院门冲了进去。

不过当他站稳之后,眼中所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凝立当场。

因为距离不到五米远的角落中,一道妖娆的身影正托举着木瓢,打算把身上的泡沫冲去。

张小雪看到夏流忽然进来,同样也傻眼了,愣了一下,她嘴巴大张想要惊呼救命。网站http://www.qi-wen.com/

但夏流怎么可能给她这个机会,要是有村民进来看到自己这样,自己的名节可就丢到黄河了,随即眨眼之刻,他便把张小雪的嘴巴捂住了。

“嘘!你要是敢发出声音,我会堵上你的嘴,当然用的是这个。)”说着夏流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吓唬女人,这一招百试百灵。

张小雪水汪汪的双眼直接红润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啊!救唔唔…”夏流见这妞还算识相,谁知道放开手掌之后,张小雪居然大叫起来,他只能再次用手捂住了。

“你这个女人,不听话是吧,如果再叫,那我可就禽兽了!”夏流放了句狠话,然后拉过杆子上遮挡的小布把张小雪给包裹起来。

虽说对那张小雪十分动心,但他有自己的原则,这种时候还是能控制一下的。原文qi-wen.com

张小雪没有也是没有想到,这个贼居然会这么好心,虽说被看光了,但她并没有什么羞涩,相反恐惧更多。

看到张小雪镇静了一点之后,夏流放开她,随之来的问题让夏流差点想把她给拔光:“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进来我家?”

“你家?我不过才离开五年,你就敢霸占我家,要是不给我个理由,今晚你死定了。”

“什么!你你是…夏流?”张小雪忽然醒悟过来,在这里住了两年,她潜意识认为是自己家,想到这里原先的主人,她便是惊讶起来。

“没错,到屋里说。)”

回到屋里之后,夏流打量了一下张小雪,红润的脸庞,更别提刚才看到的一切,综合起来,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美女,自己遇到的女人中,这妞起码排进前十,特别是手感,真心柔嫩。

张小雪也在一旁打量着夏流,五年多不见,当前的夏流一米八的身高,棱角分明,身材消瘦,除了穿着有些残破之外,似乎算得上一个帅哥。

“说吧,为什么在我家。阅读qi-wen.com”对于侵占自己家的女贼,夏流可不会有什么心思,只想讨个理由,要是极端了,他不介意也极端起来,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他以前似乎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夏流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当年读书的时候,咱们只隔两个年级。”

“你是张小雪?”夏流忽然恍悟过来,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特么变得也太夸张了,这妞就算放到市里,都是女神级别,然而这可是大山深处啊,怎么会长得如此好看。

张小雪点点头,然后就没有说话了,住别人的房子,主人回来了,她还能说什么。

“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爸是村长,在镇上做建筑的,家里也造了砖房,怎么就跑我这个石头房里面来住?”

“我…”被夏流这么问,张小雪低下头,情绪变化起来,甚至还有些哽咽。

“怎么回事?”夏流知道事情不对劲,赶紧问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三年前因为山岩村的事情,我爸去世了,然后房子被叔叔抢走了,我没有地方去,只能来这里…”张小雪迟疑了一下,把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夏流。版权http://www.qi-wen.com/

砰!

拧紧的拳头砸在木桌上,听完张小雪的事情后,夏流有些怒了:“混蛋,李昊他怎敢!还有张铁,居然是这样的人!”

张铁就是霸占张小雪房子的叔叔。

至于张小雪父亲去世的事情,夏流也有些触动,桂花村和山岩村从以前就有恩怨,没有想到三年前,山岩村村长的儿子李昊为了娶张小雪。

因为桂花村在大山里面,而要去镇上的话就必须经过山岩村,李昊被拒绝后,居然限制桂花村所有村民去镇上,张小雪的父亲是村长,去理论,回来活生生的被气死……

张小雪的父亲去世之后,她正在读大一,年纪不过十九,最后被迫回来,早前她母亲出去打工就再没有回来过。

从此张小雪就扛起了家,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她放弃了学业,想要带动桂花村走向致富的道路,然后狠狠的回击山岩村,为自己的父亲正名甚至说报仇。

可是头一年,她的家就被叔叔给霸占了,她无家可归,最后只能住进夏流家里。

因为夏流家里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这里被村里成为诅咒的地方,所以她的热情和斗志,慢慢的被村民给淡忘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冷讽和嘲笑。

“小雪,你放心哥回来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像当年读书一样,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调整了下情绪,发现张小雪有些失神,毕竟回忆着这种事情,夏流不想看到她这般,顿时承诺起来。版权qi-wen.com

“夏流哥,你不要冲动,房子的事情就让它去吧,我只想完成父亲的遗愿,带领桂花村走向小康。”张小雪知道夏流是个冲动的人,当年自己初一,被一个学校流氓欺负,夏流知道后,一个人干上对方十个,最后结果自然是回来敷药。

“当然不会冲动,你放心,不管是什么,哥都和你一起完成。”夏流微微一笑,话语中的肯定让人无法猜透。

“对了,小雪啊,你不要随便在外面洗澡了,不是有个洗澡的地方吗,这样很吃亏的。”想起刚才所见到的一幕幕,夏流吞咽了下口水说道。

“我知道,只是那里没有灯,我害怕……”夏流又提起这个事情,张小雪尴尬的同时更加羞涩。

“呃呃,待会我在外面等你,你去冲澡吧。”说着夏流率先出门,打上满满的一桶水,提到院落中的一个露天澡室内……

第2章 给你赎罪的机会!

露天澡室距离屋子有点小远,又没有灯,一个女孩子自然不敢过来,用木棍卷起一块布条,澡室的入口就被遮挡起来,这样除了上面就不能看到里面的场景了。.

“夏流哥,你在外面等我,别走远。”进到澡室后,张小雪弱弱的说道,虽然她心性很坚强,但五年前这里发生的变故,村民都认为这是被诅咒的房子,她哪里会不害怕。

夏流回应了一声,然后就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

听到这个声音,他内心那叫一个难受啊,刚才以为张小雪是霸占自己家的女贼,他心中愤怒,现在事情明了后,他整个脑子里都是张小雪那白皙的傲影……

终于五分钟后,张小雪出来了,让夏流稍稍松了口气。

寒酸了一会,张小雪就去休息了,屋子里房间有两个,不然就尴尬了。

五年前夏流的父亲是村医,收入来源除了种地就是去山上采药然后拿去镇上卖钱,家里摆着一个大木柜,是存放药材的地方,除了采药卖钱,就是给村里的人看病之类的。.

入目的一切让夏流不禁感叹起来,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回来,现在想想,这里的世界比外面好太多了。

“爸妈,我回来了,你们在那边还好吗?”看着熟悉的一切,夏流低头喃喃道:“老头子,我爸妈都在那边,有空去喝喝茶,你交给我的医术,我会发扬光大的。”

打扫了一下,夏流回到房间,这是以前父母住的,张小雪搬进来两年,家里打扫得还算干净。

夏流没有入睡,而是盘膝坐在床上,双手合十于胸前,慢慢的,周身气流变得湍急起来,肉眼无法观视的气体透过毛孔进入身体之内。

清晨,夏流放下双手,深舒一口气,每次修炼之后,他的精神都十分的舒爽,回想起离开家前的事情,他不仅苦涩起来。

五年前得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天,夏流应该算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可是厄运从那天开始。

父母不知道得了一种什么病,当天就去世了,把父母埋葬了之后,他颓废了一段时间,最后一个路过的陌生老头子带他离开了这里…

看着张小雪还没有起来,夏流跑到院里洗漱了一下,含着莫名怒意疾步出门。

因为村里农民大多都是殷勤实在的人,一大早就有许多人拿着工具到地里干活了,夏流沿路遇到人,都会叫唤对方的名字打招呼,村民们自然也都热情回应,只是过身之后再回头,发现自己怎么都不记得夏流。

十分钟左右夏流来到一栋两层半的小楼面前,白漆粉墙,这栋楼算是村里唯一的砖房,正是张小雪的家!

夏流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当即一脚就是印在院门上,噹啷一声,院门直接打开,如果不是栓子脆弱,恐怕整个院门都要碎掉。

张铁今天起来得也早,毕竟他也是有工作的人,在镇上做建筑,正在洗漱的他被噹啷的破碎声吓了一跳。

看到陌生面孔的夏流大步进门,张铁顿时疑惑起来,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

“张铁,今天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把房子还给小雪!”没有给张铁疑惑的,夏流直接怒道。

“哦,感情你是张小雪的小情人啊,她不过是我哥捡来的养女,这房子她怎么有资格占有?”说到房子和张小雪,张铁顿时明白了,然后一脸傲慢的看着夏流。

“养女?”听到张铁这么说,夏流沉默下来。

“是的,既然你是那小贱人的男人,那你把她娶回家就是了,这房子是我哥留下来给我的,轮不到外人插嘴!”看着疑惑的夏流,张铁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大早的是谁这么吵啊!”屋内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接着一个身材肥胖,五官无法直视的女人走出来。

“没谁,那小贱人的男人而已。”

“啥,小贱人,你是说张小雪,他是小雪的男人,那应该要结婚吧?”听张铁这么说,莫丽挪动着肥胖身子,眼内似乎闪过精茫。

“哎哟,小雪都要嫁人了啊,这可是咱们家的大事,小伙子我是小雪的婶子,快进来坐,礼金什么的不用担心,给个四五万就行了。”

看着一脸兴奋的莫丽,夏流差点把昨晚吃的饭给吐出来,不要脸的人他见过,还真就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这么说吧,我来的目的很简单,搬出这里,把房子还给小雪。”夏流说着便撩起了袖口,他不介意用武力警示一下。

“什么!这里是我家,凭什么搬出去,大铁,快把这个穷小子轰出去!”夏流这么说,直接触动到了莫丽,这件事虽然不是很光彩,但这个家归她没错,毕竟张小雪只是一个捡回来的养女!

第3章 无耻的一家人

“小子,我也给你个机会,赶紧离开,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啧啧,张铁啊张铁,虽然说你是我的长辈,但你做的这些事情,就问一句,有脸面对你们张家祖宗吗?有脸去见村长吗!”夏流说着,一脚哚在地上,脚印直接陷入石块中。.

虽然张小雪是老村长捡回来的养女,但她也是村长的继承人,这房子绝对不能丢。

破碎的石块让张铁和莫丽都是惊讶了一下,这得多大的力才能把石头都给踩碎…

就在两人愣神之际,张小雪急匆匆的跑进院门,拉住了夏流:“夏流哥,你别冲动,我不要这个房子了,不要了!”

“夏流哥?”张铁和妻子对眼喃喃一声,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能被张小雪这么称呼的,不就是那诅咒地的夏家夏流吗!

“小雪,这房子是你的,就该要回来,以前你没有办法,没关系,现在哥在这里,谁也不能欺负你。”

“夏流哥,咱们回去好不好,我不想待在这里。”看着坚定神色的夏流,张小雪眼眶微红,现在就算是把房子要回来,她也不会住在这里了。

“一大早的这么吵,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僵持之际,一个年纪约有十七八的女孩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因为刚刚起床,她身上甚至还穿着睡衣,而且还是那种薄丝类型的,圆形清晰可透。

张小漫看清院中站着的是张小雪后,当下便是怒了:“张小雪你来我家干嘛,赶紧滚回那个诅咒的地方吧!”

“张小漫是吧,几年不见,除了嘴巴变脏之外,你没有任何变化,看来还真是得你妈真传啊。”谈及诅咒两字,夏流心中升起怒火,不过很快就平息下去,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哼,你是和张小雪一伙的吧,陪睡几晚就跑来我家撒野,还真是愚蠢啊。”张小漫十分生气,但她并没有爆粗,相反一句话把夏流两人都给贯穿了,当真是阴毒无比。

“呵呵,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们这一家还真是像啊。”夏流可算是见识到了,有点文化的毒女骂起人来果然不同凡响。

“夏家的小子,不管什么原因,我是不会搬出这里的,如果你要打架,那就来,别以为出去几年不把村里当回事。”虽然对夏流有些惧怕,但张铁也有自己的高招,那就是死活不走,夏流还敢杀人不成?

“张小雪,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的姿色应该不止这么少啊,还陪过多少人睡了,都招呼来吧,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你们还敢杀人不成!”

“妈,我好怕怕,万一来个几十人怎么办?”

盯着张小雪,毒辣唇舌的莫丽和张小漫不禁冷讽起来。

“有胆再说一遍!”夏流脸色瞬间冰冷起来,说他没有关系,但三番两次羞辱张小雪,不可忍!

张铁一家人看到夏流那野兽般的眼神,都是惊吓得不清纷纷后退起来。

“夏流哥,我不想待在这里,一刻都不想,咱们回去好不好。”

看着强忍眼泪的张小雪,夏流点点头,离开的时候不忘回眸冷笑:“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迟早会得到报应的。”

“切,一个愣头青而已,对了爸,你说他是夏家的,该不会是那个诅咒的……”看着夏流和张小雪离开,张小漫眼眸微转疑惑道。

自带着张小雪回到家中,她的强忍的情绪直接崩溃了,泪水哗啦啦的流下。

“小雪,我不该冲动,让你担心了。”

“不是的夏流哥,我很高兴,你能这样我很高兴。”

靠在夏流怀中,张小雪抽泣声越来越高涨起来。

几分钟后,夏流终于安慰住了张小雪,面对女人的眼泪,他是有些没折的。

“小雪,还记得咱们的约定吗,我已经找到一个让张铁一家给你道歉认错的法子。”

“是什么?”

“带领村民致富!”

张小雪愣愣的看着夏流,她先前以为这只是玩笑,但看着那认真的面容,她又无法多想。

她知道夏流的想法,如果自己这边能把村民们的生活给带动上去富裕了,张铁一家绝对会着急,然后想要和其他村民一样生活条件优越起来,就必须过来给自己舔鞋求自己。

只是想法固然好,但要带动处处被限制的穷山村发展起来,这简直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小雪,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会完成这个任务,走给你弄早餐去。”夏流微微一笑,走进院中的厨房,说是厨房,不过是石头围在四周,上面架着木头和瓦片而已。

“夏流哥,别……”张小雪想要阻止夏流,但已经晚了,夏流早已经进入厨房内。

厨房中,夏流看着眼前一切,脸色不禁变化起来,锅里连点油气都没有,只有高压锅中半碗白米饭而已。

“小雪,你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呃呃…那都没有关系,你看我身体多棒,一点赘肉都没有,减肥都不用了。”张小雪傻傻一笑,把饱满的肉挺出来,想要把事情遮掩过去。

第4章 发财了

“哎,可怜的妹子啊,以后跟哥吃香喝辣的。”说到身体,夏流扫视了一眼,思绪又飘到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

“嗯,跟夏流哥吃香喝辣。”张小雪很配合的点头笑道。

叮嘱了张小雪几句,夏流背着一个篓子朝后山奔去,想要带动村子致富,首先要把自己生活给安逸起来,其次才能被大家信任。

现在的事情是,连锅都快揭不开了,夏流不能干等野兔跑家里,于是上山觅食。

一路上,他都在考虑如何开发桂花村,村子后面是一片山脉,其内的拥有的宝藏可以说无数,最有价值的当属草药,这是一条路子。

村子的侧面山头外,则是汪洋大海,海洋里拥有的宝藏也是数之不尽,想着想着,夏流决定先着手看看有没有可能采药换钱。

至于村前的拦路虎山岩村,他会想办法解决。

半个小时的时间,夏流就来到茂密的山林中,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不是采药,而是打猎,也不知道小雪那妞多久没吃过饱饭,怕是这两年都没吃上肉。

夏流的运气十分不错,寻觅了一个小时,他就看到了一头野猪,个头不是很大,有个三十多斤。

野猪也发现了夏流,撒腿狂窜起来,但它的速度和反应与夏流比起来就是而尔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野猪就躺在背篓中了。

就在夏流要返回的时候,忽然一块大石把他给惊讶住了,应该说是大石下来的一株药材!

按照夏流脑海中所知道的草药知识,再吸嗅草药的味道,他直接判定,这是一株桔梗!

看那个头和外露的根部,这起码是年份过百的桔梗!能生长这么久的桔梗,绝对是少数的存在!

“发财了!发财了!”虽然不知道这桔梗的价值,但年份却是在那里,药以野生年份久为最贵。

桔梗虽然是普通草药,但面前的这株绝对不普通!

一边整理着心情,夏流一边把桔梗小心翼翼的摘取下来。

搞定之后,他没有心情再待,一路狂奔回家,其一是想让张小雪开开荤,其二则是想要去一趟镇上,把这桔梗给换钱了。

“哇!这是野猪!”院子内,看到夏流在处理野猪,张小雪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当下就被震撼到了。

“小雪你去生火热一锅水,今天你有口福了。”吩咐完后,夏流抬一桶水去洗了个澡,出来正好把野猪给处理干净。

一个小时后,张小雪桌上久违的猪肉,眼眶中泪水打转起来。

“小雪,哥以后绝对要让你过上好日子,赶紧吃着,待会我还要去一趟镇上,你想买什么东西说一声,回来给你带上。”看到张小雪动情,夏流欣笑开来。

“啊!夏流哥要去镇上啊,可是我没有钱…”

“我也没有啊,吃完饭我给你看样东西。”

张小雪在疑惑中,匆匆的把肚子填饱,夏流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差点都让她忘记去镇上需要钱的问题。

吃过饭后,夏流把背篓拿到张小雪面前,并且把百年份的桔梗解释开来。

“哇!夏流哥真厉害,这药得卖多少钱啊?”

“不知道,应该有个几千块。”

“几千块,这么多!”

“多吗?就看有没有识货的老板了。”看着天真无邪的张小雪,夏流一阵苦笑。

下午两点多,夏流叮嘱了一下,然后背着篓子朝镇上走去,家里猪肉还有许多,就算自己几天不回来,小雪也不会饿着,这倒不用担心了。

一路上,只要遇到人夏流就会打招呼,并且把自己的身份给说明,毕竟离开五年,村里的人早已经把他给忘记了。

在夏流出了桂花村后,村里都是沸腾起来,村民们之间讨论的话题无一不是夏流。

“你们听说了吗?老夏家的夏流回来了!”

“早上俺都看到了,咋一看还真有点认不出这个小伙子了。”

“俺也遇到了,刚才他背着一个篓子出村,据说是去买点药材和工具,以后他要把老夏家的医药继续下去!”

“啊!这是好事啊,村里都没有医生多少年了,夏流能回来继续开卫生所,俺第一个支持!”

“支持个鬼啊你们,五年前那件事忘记了吗?”就在众人热议的时候,张铁忽然出现,然后给村民们波了一桶冷水。

……

桂花村到平兰镇的路程夏流清晰记得,只是有点麻烦的是山岩村,如果不愉快的话,他不介意给那所谓的李昊一点教训。

当夏流来到山岩村准备经过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坐在进村的大石头上。

看着这架势,夏流没有动容,依旧疾步向前,但他想平易了事,但对方可不想。

“站住!你是桂花村的人吧,这个月你们去镇上的次数已经完了,想要过去,交五十块钱。”一个长得黝黑体壮的青年把夏流拦下。

“没钱,有也不给。”

“哎哟,你小子活腻了是吧!”青年脸色变化起来,同时另外几个也都从石块上下来,他们这几年都把守在这里,遇到惹事的还是头一遭,不由的有些期待,毕竟很久没有打过人了。

“兄弟们给我打,特么的不给桂花村一个教训,真以为咱们是摆设的!”青年一吼,握紧拳头直接卯上。

其他青年见到,也都是提着拳头冲上。

砰砰砰……

只听到几声砰砰响,把守在村口的青年无一不是躺在地上,口中哀喊着。

“告诉李昊,我是桂花村的夏流,今后如果还有限制出行这个说法,那么躺下的就是他。”丢下一句狠话,夏流看都一不看一眼离开了。

“明哥刚刚你看到他出手了吗?”

“还说个鸟啊,赶紧去通知昊哥,桂花村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必须要好好对付。”

体态黝黑的青年一巴掌拍在说话男子的脸上,捂着胸口慢慢站起。

来到镇上之后,夏流四顾了下环境,昨晚回来天很黑,他没有注意观察,镇上和五年前变化不小,高楼有几栋,都快赶上五年前的县里了。

以前在家的时候,他经常和父亲来镇上卖药,知道哪里有铺子收购,于是沿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十几分钟后,夏流站在一个名叫天罗中药铺门前,因为镇上大多都是农村人来赶集的,他的穿着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看了一下发现店面名字没错之后,他便迈步而进。

第5章 我哪里小了

“你好,请问是抓药还是看病?”一进门,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到夏流耳中。

抬眼一看,女孩眉清目秀,面容十分精致,可谓一等一的美女。

“我是来出售药材的,不知道收不收?”夏流微微一笑,很是礼貌的说道。

说着夏流把袋中的桔梗亮了出来,细致观察中,他发现女孩的瞳孔微缩了一下,和他之前第一次看到桔梗的状态差不多,都是被震撼到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让我爷爷过来看看。”说着柳兰馨快速的跑到后堂,她必须把爷爷叫过来,不然绝对会错过一个年份久远的珍贵药材!

几分钟后,一个白发鹤颜的老头子出来,当他看到百年份的桔梗后之后,也跟柳兰馨刚才一样惊讶开来。

“嗯?百年以上的珍稀桔梗,小哥,这个东西哪里采摘到的?”柳布衣专注的研究桔梗分钟后,终于正视了夏流。

“香古山脉,一块大石下看到的。”夏流没有隐瞒,这个柳布衣一看就是老中医,脑中各种知识,自己要是说谎一定会被揭穿。

“香古山脉,不错,这类品种的桔梗我在年轻的时候见过一次,不过在那之后我就没有再进过香古山脉了。”柳布衣点点头,他也是有意试试夏流的。

夏流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这类品种年份超过百年的桔梗是什么价钱,所以只能采用我不动敌动的战略。

看到夏流很久没有话语,柳布衣想了想说道:“小哥,这个桔梗我要了,给你报个价格,五万怎么样?”

桔梗在市场上的价格并不高,这年份过百的桔梗,如果以药用价值的话,五万块算是合理。

“老爷子就照你说的办!”反应过来,夏流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就答应了,他对镇上的其他中药店又不熟悉,要是不卖,在别的地方没有这么高的价钱,再回来,估计这里也不可能得到这价钱了。

“哈哈爽快,兰馨啊,去拿钱给这位小哥。”得到夏流的回复之后,柳布衣开心极了,扶着桔梗不愿放开。

“好的爷爷。”

几分钟后,柳兰馨拿着一个袋子出来,里面静躺着五捆华夏币。

拿到钱之后,夏流没有检查,这家店的信誉他还是可以肯定的。

“小兄弟,以后你有药材要出售,可以拿来我这里,我会给高于市场的价格。.”柳布衣看得出夏流的身份,而他能采摘桔梗自然也认识其他药材,关键都是野生的,这比人工种植的药效高太多了,他可不愿意失去夏流这么一个供应商,哪怕一个月只是那么几斤。

“呵呵,多谢老爷子,以后有药材我都会拿到这里的。”对于这种好事,夏流怎么会拒绝。

离开中药铺后,夏流去了一趟银行,办了张卡,留了五千块,其他的都存进卡里。

之后他到市场上去买一些生活用品,他原本想给张小雪买两件衣服的,想想还是算了。

张小雪最需要的应该是内衣,所以夏流打算明天带她来,然后再买。

买好东西后,夏流就背着篓子回去了。

差不多天黑的时候他才回到家,山岩村那几个青年也都不在,不然可能又要运动一下。

看到夏流背着好多东西回来,张小雪吃惊得嘴都合不拢,有花生油、做菜用的佐料、洗发水、市场上比较好的牙膏牙刷……

都是生活声非常实用的物品,篓子起码有一百多斤,张小雪搬都搬不起来。

“夏流哥,你太厉害了,居然买了这么多东西。”

“嘿嘿,哥还有更厉害的呢,明天带你去买衣服。”

“我有许多衣服,就不用买了。”张小雪很感动,自从父亲去世后,还没有谁对她这么好过,至于衣服,那都是几年前的了,都快紧身完了。

“小孩子不许拒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穿的衣服都是几年前的吧,这样是不利于生长的。”

……

“我哪里小了,夏流哥你看清楚点!”就算是生长在乡村,但张小雪也不是柔弱的女子,当即抬头挺胸让夏流看个仔细。

看着在面前挺拔身子的张小雪,夏流鼻尖微热,他就不该那样说,这不是自找苦恼吗…

“好好好,小雪长大了,不过明天还是要跟我去。”调整了一下,夏流说道。

张小雪这时才松了口气,放下环抱的双臂一起帮忙摆放柴米油盐起来。

晚上夏流把中午做好的野猪肉添加上佐料,再一次和张小雪大餐了一顿。

又到了一天中最激动的时候,听着澡室内哗啦流水声,夏流就有些受不了,心中有强烈的冲动,只要他想,掀开布帘就能进去。

不过想到张小雪那天真无邪的面容,他躁动的心就平息了。

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好好对待这个妹子,把她当成干妹妹来对待。

几分钟后,张小雪穿着干净衣服就出来了,可能她都没有发觉,正是因为这般,让夏流差点郁闷致死。

“夏流哥,你也去洗澡吧。”看着木讷的夏流,张小雪微微一笑,然后回去屋里。

“夭寿了,再这么下去,老子迟早有一天要撇死啊…”回想着刚刚看到的,夏流不禁惊叹起来。

感叹一声,他赶紧去提了一桶水,原本天气就燥热,再被张小雪给激热,再不降降火,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几分钟后,夏流终于心静气和下来,盘膝做在床上,他又开始吸收空气中灵气。

五年前老头子带他离开的时候,就把这五行诀教给他,五年时间,除非个别紧急,不然他都是在盘坐吸纳灵气。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早上鸡鸣一刻,夏流就收攻,出来院内打了一套太极。

当时老头子每天都让他打一遍,最近有点懒散了,不过太极刚柔还是掌握得不错。

“哇,夏流哥你打得拳真不错。”虽然看不懂,但张小雪一起床就被夏流的动作给吸引住了。

“呵呵,你这妮子,起这么早。”

“哪有夏流哥早。”其实张小雪担心夏流又像昨天一样去找张铁,所以她才很早起来的。

夏流微微一笑,去把昨天的猪肉热一热,吃了点早餐,让张小雪待在家里,他又背着篓子上山了……

绝品小仙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绝品小仙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二战时苏联女兵认为穿裙子更有利于作战?

    要了解苏联女兵为什么不穿裤子,要注意前面的关键词:二战。二战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永远的痛处,二战给世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并且毁灭了无数人的家园,对于交战双方来说,这绝对是一场不划算的买卖。当然在这场战争中,我们也看到了现代部队的优势,并积累了很多的战法战术经验,有很多战役甚至上了军事教科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推动了军事能力的提升,让人们认识到了现代战争中科技的重要性。二战时损失人口最多的就是苏联了,整个战争期间损失军民超过2000万人,导致国内男女数量差距失衡,这种情况并持续至今。由于男性

  • 射雕五绝能以一敌百吗?以蒙古兵为单位,看看小说中的五绝有多强

    大家好,欢迎来到武侠岛,我是龙岛主。今天我们来聊一聊金庸武侠中著名的射雕五绝,分析一下小说中他们的战力量化后究竟有多高。五绝代表着《射雕英雄传》最顶级的战力,他们身负绝学,往往能以一敌多,然而究竟怎样去量化他们的战力呢?我们以蒙古兵为基础单位,金兵宋兵与五绝之间联系太浅,故不列入比较行列。射雕中蒙古兵的战力是很高的,战场上往往能以一敌多名金兵,然而他们与武林人士比起来还差得很远。蒙古兵中的佼佼者托雷、哲别等人在蒙古兵里都是能以一当十的精英,然而这些精英碰上了武林最低级的黄河四鬼就被秒成了渣,可以

  • 劳动最光荣,劳模最美丽,快来为TA们点赞打Call!

    庆祝五一劳动节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26日下午,台商区召开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劳模表彰大会,对2013-2018年度在新区经济社会中作出突出贡献的17名劳动模范和14名先进工作者进行表彰,区领导吴汉宗、刘志平、林清泉、陈家强出席会议。会上,区党工委书记吴汉宗代表区党工委、管委会向受表彰的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示祝贺,向辛勤奋战在各条战线上的广大劳动者致以节日问候!吴汉宗指出,近年来,全区广大职工群众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在改革发展主战场大显身手,在脱贫攻坚第一线攻城拔寨,在服务群众最

  • 小说《星寂月明更思梦》之第8章 还活着【8】

    原标题:小说《星寂月明更思梦》之第8章还活着【8】小说名字:星寂月明更思梦第8章还活着第二天.苏颖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躺在洁白的VIP病房里。她怔怔。她还活着?她突然想到什么,慌乱的捂住肚子,就听见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别担心,你的孩子没事。”苏颖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陆远恒滑着轮椅进来。“远恒……”她的脸色在刹那间惨白,“你……你都知道了?”“嗯。”陆远恒在她的病床旁停下,“你和顾止的事,还有孩子,我都知道了。”苏颖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对不起……”“你不用跟我道歉。”陆远恒温柔的笑,眼神里却

  • 小说《纵然相爱已成殇》之第8章  他出现了【8】

    原标题:小说《纵然相爱已成殇》之第8章他出现了【8】小说:纵然相爱已成殇第8章他出现了傅念琛眸色猛然一沉:“顾盛夏,你威胁我?”他放开了白若溪,朝着顾盛夏走了过去。浑身悍然气势,尽数释放,压得整个婚纱店,都有些死寂。顾盛夏咬紧牙齿,竭力让自己镇定。“我只想跟你说件事情,只要十分钟……”“顾盛夏!你没资格对我提任何要求!”傅念琛毫不犹豫的直接打断她,眼神阴沉,他伏低身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嗓音,低声说,“还是说,你想要让我,现在就把你那些不堪的照片,全部发出去?在你胡言乱语之前,先让大家见识一下

  • 小说《更把双眉比月长》之第008章 隐隐的醋意【8】

    原标题:小说《更把双眉比月长》之第008章隐隐的醋意【8】小说名字:更把双眉比月长第008章隐隐的醋意“许哥,言小念压根儿没回来!”“什么?”“言大发跟我睡的,如果小念回来,肯定把孩子抱走了。我还以为她和你约会了,所以就没……”胡闹,胡闹!怎么能想当然!许坚狠狠攥紧手机,“你别慌,先去她房间看看,也许她累了就没抱孩子。”邬珍珠跳下床,赤脚跑向小念房间,打开灯,空空如也!吓得她腿一软,“确定没有回来。许哥,你们晚饭没在一起吃吗?”当然没有!许坚心下一急,额角的青筋突突跳起。然而事到如今不能吓到女人

  • 小说《权路风云》之第8章 老地方,快来啊【8】

    原标题:小说《权路风云》之第8章老地方,快来啊【8】小说名:权路风云第8章老地方,快来啊张鹏飞到达办公室时,正巧碰到副科长陈喜。陈喜拍拍张鹏飞的肩,阴森森地笑道:“你刚来,要认真熟悉情况,不要因为有背景就骄傲,知道吗?”张鹏飞一愣,心说我又没惹你,你这是何苦!可是想想还是少惹事吧,所以平静地点头说是,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着张鹏飞那扯高气扬的模样,陈喜一肚子怨气,再一看到张鹏飞刚坐下,一旁的贺楚涵就贴过脸去,嘴角就浮现出丝丝冷笑,仿佛已经看到张鹏飞被王斌等人打倒在地的狼狈模样了。陈喜偷偷地看

  • 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之第8章 我的妻子,你抱着感觉如何?【8】

    原标题: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之第8章我的妻子,你抱着感觉如何?【8】小说名称:有种爱深入骨髓第8章我的妻子,你抱着感觉如何?解开手铐的时候,那两个警察还对我鞠起了躬,“莫小姐,真是怠慢了,都怪我们没把事情查清,等会儿出去的时候,您可一定要在傅家的人面前多说说我们的好话。”我压根摸不着头脑。我在A市无依无靠,原本以为就算有人保释也是顾家的人,什么时候竟还冒出一个傅家?而等我出去,看到站在门口等着我的那个男人,我更愣了。见我呆在那儿,他立刻主动朝我走过来,温润一笑道:“不至于记性这么不好吧,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