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撒旦总裁:前妻来袭全文在线阅读

2018/1/20 9:35:1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撒旦总裁:前妻来袭

第5章 不在乎

良久没得到回复。奇闻网沐子轩疑惑,就算出于礼貌也不该如此。

扭头刹那,听到一道嘶哑的声音今日首度传来,“那就误会好了。”满是不在乎。

房间内烟雾缭绕,满地狼烟,身在此地苏城光浑然未决。

忽而想起车鸣声,再是铁大门开启的响声,恍然间,他听到身上禁锢的枷锁坠落。终于能起身,终于能拉开落地窗。

烟雾,几乎是一拥而散。网站qi-wen.com

站在阳台上,看着熟悉车驶进,隐隐约约看到副座上的人头,心情愈加烦闷。掏出裤兜里的烟盒,里面空无物。

回身看到地上的狼藉,才发现自己昨晚的杰作。

沉思了片刻,下楼。

远远地就看到那抹就连身影都会令她发疼的人,她想收回视线,却又不得不逼自己直视他。

像是没看到她,与他们擦肩而过,问管家烟放在哪里。

沐子轩冲苏城光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对慕恋雪嘘寒问暖。说明http://www.qi-wen.com/

“昨晚你有点发烧,照顾你一宿未睡,这是给你买的药,你按时吃几天。这几天吃点清淡的吧,多喝点水。夜里有点凉,多加点棉被,好好保重自己身体。”

其实慕恋雪根本没仔细听他说什么,只是点头乖顺道:“好。”

“丫头,我走了。”身后那人波澜不惊地从他身边掠过,沐子轩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暧昧不明道:“要不要送送我?”

那道身影一顿,随即又保持先前的步调。

眼看恋雪要拒绝,沐子轩手背过去捶了捶自己的腰,无病呻吟,“瞧我,昨晚照顾你都得了小病,哪有时间磨蹭,还是快点回去吃些药平复平复。来自qi-wen.com当医生的,自己都照顾不好。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笑话我……”

“你等等……”恋雪眼底总算有了波澜。

“慕恋雪!”苏城光浑身戾气,呵斥地打断二人。随即想起失态,心底咒骂了两句,又眯起双眸,冷眼扫过二人,“慕恋雪,我记得我们还没离婚吧?你不守妇道,我还嫌丢人!”

她所居住的别墅是在光耶区,A市著名的富豪区。

光耶区占地面积几乎是A市总面积的二分之一,A市剩余那二分之一面积人口密度密集的话,那光耶区人口密度连稀疏都称不上。

别墅与别墅之间相差千里,而她坐着沐子轩车离去,哪会有人看到注意到?

说到底,是他面子的问题。她也是认准了他的面子,所以才有恃无恐。版权qi-wen.com

怀孕又怎样?他有法子让她流产,只是,他丢不起这个人。那些证明她婚后暴力嗑药的证据,只是私下威胁她罢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撕破脸的。

看,认识他这么多年,她还是挺了解他的。

“你先回去吧。”慕恋雪对沐子轩道。

沉默地看了眼苏城光,才转身离去。网站qi-wen.com

管家识时务者为俊杰,吩咐正打扫的佣人一同离去。

只余下两人的时候,空气中的气流都凝结了。

慕恋雪微喘,隐隐约约闻到烟味,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抽烟了?”

两人浑身一僵。

一扫先前阴郁,内心一丝丝愉悦,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但说出来的话往往背道而驰。“慕恋雪,到现在你还关心我?你是不是犯贱?”

慕恋雪脸色泛白,手指紧捏着裙角,随后默不转身地想上楼。

但手臂被一股力道钳制住,慕恋雪回眸,就听到一针见血的声音。

“慕恋雪,我还真是小看了你。”知道她不再反抗,苏城光放开对她的钳制。“知道我的脾性,你怀孕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看准了我要面子。但,你以为你做得悄无声息?想打胎?这阵子没少往医院跑吧?”

第6章 我的身材你不是见识过么

慕恋雪知道这事瞒不过他,没吭声,算是默认。

“孩子打不掉,就把主意敲在沐子轩身上?怎么,拿你身体换了?”鄙夷的目光从头扫到脚,随即似笑非笑停在两个小山丘上,“就这样的身材。”

慕恋雪手臂环胸,不怒反笑,“我的身材你不是见识过么?”是自暴自弃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带了几分讥讽,“啊,都忘了,又多了个人见识过。”

一口气卡在喉咙,低不下去上不来,直接掐住女人的喉咙。真想把这磨人的妖精掐死算了。

明明知道她说的是假的。沐子轩的为人,他清楚,朋友妻不可欺。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又是另一番感受。

他居然还为了这个女人特意下楼,愚蠢地问管家烟在哪里!

愈来愈娇艳的红唇,他忍不住放开双手,一只手改搂进她的腰肢,另一只手钳制她的双手,任凭她怎么挣扎,堵住令他心慌意乱的。

还是想象中的味道,可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哪里不同了?哦,对,以前对他百般容忍,现在懂得反抗了。甚至……她将他咬出了血。

苏城光不急不慢地放开对慕恋雪的钳制,眼底的神色愈来愈幽深。

恋雪感觉力道渐变小,迫不及待地推开某人。再仰起头时,眼底的恨掩不住,“苏城光……”

话还未说完,转身上楼去了。回到房间连衣服都懒得换,到头便睡。

慕恋雪这一睡便是到第二天晌午。

睡觉是个好东西,可以暂时忘掉烦恼,可睡醒后的感觉……不是那么好。

走到洗手间,卷起袖口,看到上面新添的纱布,慕恋雪一愣。另一只手指颤抖地缓缓地解开纱布。

血肉模糊……

这是沐子轩为她包扎的吗?

沐子轩,苏城光的兄弟。自从与苏城光结婚后,苏城光便对她不理不问,而她依旧背道而驰,不仅没有安分守己,还到处惹事,像叛逆期的孩子想得到父母的关注。可是,每次都是沐子轩来为她摆平。

怎么,现在都闹到这个地步了,沐子轩还来关心她?是苏城光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

慕恋雪眼微眯,晃眼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这样的小举动……居然与苏城光有几分相似。

那个人渣……

她现在不是想人渣的时候!父亲还在狱里,不知道受到怎样的煎熬。而她最应该做的是……亲朋好友都避她如蛇蝎,她能怎么办?苏城光,苏城光,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不对,有个突破口……沐子轩。

沐子轩家境殷实,母亲是医院院长,父亲是央视管理层。

他工作的地方有很多小护士仰慕他,当然是为他的颜,有关系的打听到他的家境,不顾女子该有的矜持展开猛烈的追击,当然是为他的家境。

本是一场小手术,可下来他却累着热汗涔涔。刚巧到了交班的时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正打算往外走,被一小护士拦住了脚步。

沐子轩兴致缺缺,连应付都无精打采。

倏然,视线里出现朝思暮想的身影,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

“咦,沐医生,你眼睛进沙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吹吹……”小护士逮着机会就往上凑。

眼看身影愈来愈清晰,沐子轩知道不是自己的错觉。瞬间绅士风度抛到脑后,推开一个劲儿凑向自己的小护士。

小护士根本毫无防备,跌倒在地。

三人皆是一愣。

也不知何时,慕恋雪适应能力变强,是三人中最先回过神的,径直走来。

她今日将头发高高盘起,又捡了以前规规矩矩的齐膝淡黄色连衣裙,嘴角噙着微笑,气色看起来比前几日好了许多,只是依旧不见血色。

第7章 约会

“沐医生,忙吗?”声音轻灵悦耳,说不出的好听。

沐子轩目光呆滞,机械地摇摇头。

小护士何时见沐子轩如此失态?大约猜到了几分,也不再不知趣,一个人默默地转身离开。

格调优雅地咖啡厅内,播放着潺潺如水的轻音乐,一进门心情像迈进大自然的心旷神怡。

沐子轩与恋雪找了处挨玻璃窗的地方落座,一抬头便能瞧见与咖啡厅格格不入的络绎不绝的人群。

“你……”沐子轩感觉喉咙干哑,发音都很困难。

恋雪察觉他的失常,低低笑了两声,点了两杯润喉茶。

“沐医生,思来想去,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服务员刚走,慕恋雪便开门见山道。

果然。沐子轩叹了口气。知道她的目的不纯,还有所期待,事实总是令人失望。

“慕……你可以继续叫我子轩。雪儿。”

“呵呵。”慕恋雪不由自主嘴角勾起讥讽,“我们有这么熟吗?你以前帮我不是看在苏城光面子上吗?不过,这次……”

后面的话不用多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沐子轩叹了口气,润喉茶上来后,他抿了两口,这才道:“你这是在逼我?雪儿,你知道城光的脾气。就算不看在他的份上,我也无能为力。”

呵,苏城光。又是苏城光,在哪儿都能听到他的名字。

“既然这样……”慕恋雪站起来转身就要走,连告别都懒得说。应该说是不屑。

沐子轩眼底一片刺痛,感觉以前无忧无虑的小女生荡然无存,手不由自主覆上她的手背。灼热地发疼,瞬间弹开,在那抹身影转身刹那,她眼底露出无尽的不解。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没办法将你父亲救出来。不过……我可以派人照看好他,至少不会受些皮肉之苦。”

“……谢谢。”最终还是失望了。慕恋雪想要的不是这个结果。

那么,现在该去哪里?又去找谁?慕恋雪一片茫然。

忽而,瞧见一对男女手挽着手进了大门,男人宽大的身影瞧着有几分熟悉,待男人转身,对上深邃如海的眸,慕恋雪不由自主轻笑出声。

并不着急着走,而是继续落回座位。

沐子轩一阵疑惑,顺着恋雪的视线望去,与苏城光的视线交汇,他的眼底多了份警告。

也是,朋友妻不可欺。再怎么说慕恋雪还是苏城光的妻子,尽管苏城光对恋雪……

那对男女偏巧坐在他们邻座,慕恋雪眸子一深,颇有苏城光的几许深沉味道。

转而,慕恋雪笑颜如花,对象却是沐子轩。

“以前我不懂事,总爱闯祸,你不知救场过多少回。现在回头才发现,给你惹了不少麻烦吧?要不这样吧,改天请你吃个饭……哦,你们当医生的一定很忙吧?没关系,我配合你的时间,你想吃饭还是看风景?我随时奉陪,权当赔罪。”

金丝眼框在太阳的折射下晃眼,竟有丝看不清沐子轩的神情。只能听到他沉默两秒淡淡低沉的声音传来:“好。到时候给你电话。”

随后两人都没多少共同话题,偶尔拉个家常,便是长寂。

相较于这桌的安静,那边那桌只能用热闹来形容了。

苏城光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可是这次这位只能用聒噪来形容了。

声音有些尖锐,撒娇撒得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嗲,生怕别人不知道苏城光有多“宠”她。

“小光光,我要吃这个……”

“嗯……不要嘛……你喂我……”

“我渴了……”

“小光光……”

……

“噗……”慕恋雪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第8章 你爽,我爽,大家爽

还没等苏城光发飙,恋雪已经将矛头对准沐子轩。

“沐医生,能帮我个小忙吗?”称呼倒是没错,只是那份语气与苏城光女友有几分相似。

沐子轩木讷地点点头。

“你知道的,我现在快成下堂妻了。某人没心没肺连我衣食住行都懒得顾及,家里佣人都视我为空气,我也要生存……能帮我介绍份工作吗?”

谁也没注意到苏城光渐黑的脸庞。

恋雪以为沐子轩介绍的工作会是在医院,顶多就是看护。

结果来的出乎意料,是与她大学专业挂钩的服装界。

恋雪大学一毕业便做起家庭主妇,未涉及这个社会圈,却也知道这份工作来之不易。面试虽只是过过场面,可也不能给人家留下坏印象,挑了唯一一套深色调的套装,透着几分严谨的味道,这才准备出门。

出了别墅大门,左拐一百米左右便有公交站牌。光耶区也就只有这处地方有公交,索性不拥挤,夏天不用担心被占便宜。

绿荫葱葱的路上,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飞奔而来,在恋雪面前戛然而止。

恋雪抬了下眼帘,瞧见车牌号后,继续径直前走,并未搭理。

车的主人显然不满恋雪的反应,摇下车窗,露出一张天神精心刀刻巧夺天工的俊颜。

他扯动着嘴角,讥讽道:“怎么?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手腕这么高超。”

对他的冷嘲热讽,恋雪早就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的小幅度耸肩。假装充耳不闻。

她的沉默,她的默认,她的勇往直前,让他想到她此次前去的目的。心中的愤恨难以按压。

直接拉开了车门,将人连拉带拖地拽进灌木丛。

慕恋雪根本来不及防备。而高松的草丛遮挡了苏城光一切道貌岸然的作风,车里的司机更是对此视而不见。

苏城光将人按在身下,左手箍住她的双手,右腿压制她摆动的小腿,女人的力气远远不及男人,只一瞬,恋雪便动弹不得。

苏城光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右手食指抬起她的下巴。她被迫与他目光直视。

他好整以暇道:“不说话?想当哑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男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反抗越是挣扎,他就越起劲。就好比射猎,谁愿意去动半死不活的兔子?还是为生而奋力奔跑的小鹿合他们的意。

他的手慢慢由下巴下移,眼看就要到危险部位……

慕恋雪感觉受到了侮辱,再也没法装哑,面红耳赤扯着嗓子大吼道:“苏城光!”

苏城光冷笑,慢慢低下头,口中的热气若有若无地喷洒她的雪颈……

“哎,我在这……慕恋雪,你吼这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吗?”

慕恋雪浑身一僵,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四下无人,如果苏城光真要对她做什么,她还真无能为力……

对上苏城光得逞的眸,仅仅几秒钟,恋雪豁然开朗。

“你先放开我的双臂。”恋雪露出舒心的笑。

苏城光怔了下,片刻揣着疑惑放开压制她的手。他不怕她玩花样。

双臂欲拒还迎地绕过他的后颈,凑上她在电视上学的女人妖娆的笑,看似娇媚百态,实则冷血无情。

“苏总裁,你想干嘛有人拦得住吗?你婚姻栏上配偶不还是我吗?我反抗有用吗?与其这样,倒不如……”眼眸微眯,听到不知哪儿传来的脚步声,笑得更欢畅了。“你爽,我爽,大家爽。”

他们肉欲上的爽快,还有看戏人的眼福。

苏城光脸色一沉,洞悉交谈声渐近,苏城光也无心逗留。起身便要离去,却微顿了两秒,嗓音沙哑道:“慕恋雪,你可真有本事。”

真有本事?惹他生气?慕恋雪看着修长的背影沉思,要真有本事,会落得现在的下场?

整理因挣扎凌乱的衣领。这时,一道身影挡住强光,恋雪仰头,见一名嘴角勾着痞笑,吹了下口哨吊儿郎当的男人出现。

“哟,美女,需要帮忙不?”

“……”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她衣领扯开了两颗扣,面色一润,手忙脚乱的扣扣子。

那男人坐怀临危不乱,没有丝离去的意愿,反而蹲下身,手撑着下巴,调侃道:“刚才那份霸气去哪儿了?”

第9章 陈尘

这男人……听到她的话了?

这话也只能对苏城光那人渣逞逞嘴上的威风,到了陌生人的耳中,她真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恋雪想起身,看了眼眼前伸出的右掌,宽厚结实,纹理分明,十指整洁修长。毫不留情地打开,发出啪地作响,随后那男人的手背渐红。

恋雪自己撑起身子在前方漫步,男人锲而不舍地跟着。也不知他哪儿来的这份闲情逸致。

恋雪的沉默越显得他聒噪。

“美女,你好,我叫陈尘。”

“美女,约吗?好吧,我知道你要说‘叔叔,不约,我们不约’之类的话……”

“好吧美女,算我高估你了,你连话都懒得说。”

“你这样不吭声,算是默认了自己是美女?啧啧,我就说不爱说话的人是闷骚,你还挺自恋。”

……

恋雪到达目的地,而某只苍蝇还是驱之不散。恋雪瞥了眼他眼,权当空气了。

而陈尘却觉得异常好玩,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不错,打扮却中规中矩,丝毫不漏点。但反应却扰得他心痒痒。矛盾的女人一般都有故事。他喜欢挖掘。

憧憧高楼挡住不少烈阳,仰望万里无云的天空,恋雪第一次感到迷茫,也只是片刻。

陈尘继续跟在她身后,只是这次的话题明显转换,与先前相比,多了几分正经。

“我没见过你……还是,你来面试?”说完意味深长地开始打量他。

我没见过你……说得好像他在这里上班。

恋雪步子一顿,眸子投到陈尘身上。

飘逸的刘海,耳钉在烈阳下闪闪发亮,目光深邃,五官立挺,长得倒是不错。胸前打骷髅头黑t恤,下身破烂牛仔裤,腰间叮当吊坠繁多,最奇葩的还是……一双卡通拖鞋是怎么回事啊!还是棉拖!

恋雪面色一窘,这种人能被大公司录取?当管事的都是瞎了么!

收回目光,直觉他是骗子,步伐越发加快了。

而陈尘发现恋雪的意图,也没再聒噪地追下去,只是望着那抹身影渐渐消失视线,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从兜里掏出手机,双腿叠加靠在大厅柱上,眯眼看着来往的人群,对电话那端人道:“今天来面试的人中,有没有女人……长得很有趣的女人。算了,我突然对面试官这职感兴趣了……只限今天。”

在面试门外,看到门庭若市的场面,恋雪突然有了危机感。

她大学因为苏城光未毕业,也没工作经验。而在座的,从他们的交谈听来,不是名牌大学,就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

自卑向她袭来,她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恨不得大家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可偏偏就有人不如她意。

男人说来学校不差,就是与这里的人才相比,相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本来就是个高傲的人,现在像斗败了的公鸡,自尊心受到重大打击。

转身那刹,却发现角落里的恋雪。

周围不少人看他的目光都是不屑,要转移这些目光的唯一办法……只有找到比自己学历还低,更没经验的人。

直觉,慕恋雪就是这样的人。

坐在恋雪身旁,想展现友好的笑,却显得不怀好意。

“小姐,你一个人啊?”

恋雪背脊一僵,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她知道自己是关系户,本来就没学历没经验,这样摆在台面上来,更是让人看不起。所以,能避就避,避免麻烦上身。

“看小姐这身打扮,第一次来面试吧?”

恋雪穿的套装是有些皱巴巴,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是洗涤后未熨烫的结果,有些人忙的时候就是这样。只有恋雪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幸得恋雪低头,长发挡住脸上的苍白,没人看出异样。

那人见她不回答,也不觉尴尬。反而厚脸皮地继续追问,“小姐是哪个大学毕业的?说不定我们还是校友呢!”

大家纷纷投来好奇。

这个圈子说大,也就那么大。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有历练的都彼此认识,剩下的都告知了大学出处,也就慕恋雪……

说真的,要不是这男的提醒,他们还真没发现慕恋雪的存在。

恋雪冷汗涔涔,她不喜欢被众目围绕的感觉,特别是那些目光都不是善意的……

“哪位是慕恋雪?”抱着公文的秘书从面试间出来念到。

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恋雪双目充焰,中气十足,一气呵成:“我!”

秘书抬了下金丝边框眼镜,打量了慕恋雪两眼,才道:“到你了。”

第10章 挥之不去

心底却在嘀咕:老板也不知怎么回事,非固执地要求这个女的先面试。原先以为他好色病又犯了,现在一看,这女的唯唯诺诺的,哪里是老板的菜!

恋雪松了口气,跟在秘书身后。背后炙热的目光太多,她承受不起。

可当看到几位面试官中熟悉的面孔……她的神经又紧张起来。

这到底是在面试服装造型师,还是艺人?瞧瞧这些整容脸,对他暗送秋波,临走前还不知廉耻送飞吻……

好吧,要是以前,他倒是不介意。现在,似乎还没那个有趣的女人来的好玩。

直接招来秘书,从寸照中选出那女人,最后浅吐了口气。

其他面试官还不敢在boss身上造次,只能默不作声。

待看到那抹身影进门,双目如炬追随微驼的背影,心下不是滋味。她看到他的脸后,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心下又不是滋味。

难得一次对女性露出威严,眉头蹙得够深,脸绷得够紧,语气也够重,“没人教过你怎么走路?”

恋雪挺了挺背,最后一言不发地坐在房间正中央,像被宰杀的猎物,任由面试官观赏。到底是先切腿,还是割脑袋?

面试官们干咳了两声,拿起恋雪的简历,看了两秒,眉头越来越深。有的甚至不顾boss在场,直接问道:“慕小姐大学还未毕业?恕我冒昧,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问得倒是委婉,但眼神却是咄咄逼人。

恋雪难堪地咬紧下唇,不知如何回答。

唯一庆幸的是,慕家将她保护得很好,苏城光也很少向媒体曝光她,所以,没人知道慕家千金就是慕恋雪。

良好地家教教她不会撒谎,可这谎却不得不撒,她只好双颊通红,结结巴巴道:“我……我生了一场病,所以……”

“是吗?那么请问,是什么严重的病,令慕小姐现在才出来找工作?当然,这不是侵犯慕小姐隐私,我们公司有权知道。否则,若是传染病之类的,传出去对公司影响不好。”

瞧瞧,多会欺负人。

恋雪何时听过这么重的话?落泪的冲动都有了。

传染病?传染病!她有那么不知检点吗?虽然大学辍学会是人生一大污点,而原因大部分都是那方面的问题。

纵然如此……纵然如此!她是她爹地的宝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指指点点!

就算是面试官又怎样!

就算是面试官也可以侮辱人吗?可以随意说出这类的话嘛!他和苏城光那样的人渣有何区别!

“我!”恋雪抬起下巴,眼神清澈又坚定。

“谁允许你说话的?”陈尘漫不经心地开口,目光却落在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恋雪身上,那张小脸可谓色彩斑斓,夺目耀眼啊。

面试官脸色一变,静了下来。衣食父母谁敢恭维?

boss看到视频里,其他面试者对着女的百般刁难,脸色都变了。直接将与恋雪并肩而坐的男人去名,面试的机会都不给人家,可见boss对这女人的重视。

他现在不是找死吗?

面试官多想了。虽然陈尘相中慕恋雪,却没到为美人舍忠臣的地步。划掉那个人也是看到那人人品和学历都不咋地。

陈尘安抚道:“抱歉,慕小姐。他们口无遮拦。其实本意不坏,既然慕小姐不方便开口,那我们不问便是。”

这种招数在职场上都用烂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也就只有恋雪初来乍到看不穿。

踟蹰了俩下,也不是全盘拖出,隐瞒了小部分。

“本来是打算读完再毕业的,学校虽说不是很好,可好歹也是所大学。可年轻不懂事,闯了祸,家里人帮忙摆平,也教训了我一顿。本来身子就不太好,他们又不知轻重,进了医院……”

“苏总,你可算来了。”陈尘意味深长地在两人身上扫了俩下。

恋雪浑身一僵,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钻进视线。不是苏城光与沐子轩又是谁?

原来空的两位置是他俩的。

沐子轩与苏城光关系好,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也不知难受个什么劲儿,她锤了俩下胸口,强装镇定。那个男人怎么会为了她与苏城光反目。能赏给她一份工作,就够了。

苏城光本不该来的,可想到慕恋雪不自重的颓废样,在脑海中不断盘旋,占据整个脑海。他是明白,不来看下她的堕落,心里不会踏实。

可见到她的颓败,心头的压抑怎么还是挥之不去?

撒旦总裁:前妻来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撒旦总裁 或 前妻来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修觉风韵|小时候跟着父母登山,吹着小糖人,提着小萝筐,迈着步子蹒蹒跚跚…

    早发新津,叔弟恬,不知隔江者为何许山也,与童骑疾驱过之。予与艾子后,坐舟中,指江干削壁千切,竹树榱桶,出没晴岚云浪外者,异焉。问之,则修觉山。”印象修觉山小时候跟着父母登山,吹着小糖人,提着小萝筐,迈着步子蹒蹒跚跚,对于身后那座山和即将朝拜的神,你不知它背后的秘密,却仍然心生莫名的肃穆和敬仰。如今你站在此处,迎风而立,成年后方知那份敬仰从何而来,因为千年历史就在你的脚下……千年历史修觉山上有一寺,名修觉寺,修觉寺创建于初唐,寺前山岩上,相传有唐玄宗避安史之乱时,手书修觉山三字的岩刻。盛唐之时修觉

  • 揭秘淘猫科技电话卡骗局:淘猫科技话费充值卡是真的吗?

    揭秘淘猫科技电话卡的骗局近日,市场上流通了淘猫科技话费充值卡,据统计,每天这种话费充值卡在商场上的流通量达几十万张,并且被称为“商家促销回款利器”。一张小小的话费卡,就能让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起死回生,是新兴骗局吗?重磅消息:由于淘猫科技超前创新,正式与阿里巴巴淘宝天猫达成合作!话费可以当钱花!在你还在犹豫产品的时候!马云平台几十万商家已经成为我们的服务对象!经调查,话费充值卡的货源是一家名为“淘猫科技”的公司,600多个人,在一个大办公区里,专门做企业促销工具研究,帮助商家快速赚钱。【我公司与三

  • 书法家郑彦弟参加2018中国公益事业大典获“2017年度中国骄傲影响力书画家奖”

    2018年1月21日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于北京完美落幕。在1月20日的颁奖晚会上,书法家郑彦弟荣获“2017年度中国骄傲影响力书画家奖”。郑彦弟接受记者专访播放获奖名单现场颁奖郑彦弟,1958年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注册教师,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交流中心会员,全国公安书法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公安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呼和浩特市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现任呼市公安文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警察协会常务副会长。参加现场笔会

  • 小孩该不该学《弟子规》?从内容价值和文学价值分析

    貌似现在提到“国学”就会提到《弟子规》,仿佛《弟子规》是“国学”的代名词。随着“国学热”,很多家长想让孩子学下《弟子规》。小编认为——完全没有必要的。从内容价值和文学价值分析:一、《弟子规》内容营养成分少,糟粕成分大。《弟子规》可以说是一本古代小孩行为准则,所以也叫《训蒙文》。有营养的部分大致有:尊重父母;友善兄弟;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穿戴整齐,不攀比;不浪费粮食,不挑食;未成年不能饮酒;大街上少凑热闹;借东西按时换;言而有信;不要说脏话和刻薄的话;不要乱传谣言;不能保证完成的事情不要轻易许诺;

  • 闲步百溪堰湿地公园

    碧水荡漾百溪堰湿地公园展新艳栈桥依水宛若虹树秀草茵花似锦佳政革新开异景毓秀灵地添光彩众人闲步益流连歌舞盛世尽开颜——新津五津街道刘德柱供稿

  • 《射雕英雄传》出英译本啦! “降龙十八掌”、郭靖黄蓉怎么译?

    2月22日,农历大年初七,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由瑞典姑娘安娜·霍姆伍德(中文名:郝玉青)翻译的《射雕英雄传》第一卷。这是这部金庸经典作品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被称为中国《魔戒》将分4卷出版因原著情节丰满、篇幅很长,出版商决定将《射雕英雄传》(TheLegendsoftheCondorHeroes)分为4卷陆续翻译出版。这次出版的第一卷《英雄诞生》(AHeroBorn),标价14.99英镑(约合人民币132元)。封面上绘着一只展开的黑色翅膀。各式武功的翻译让人头疼译者坦言尽力而为对以翻译

  • 由《妖猫传》空海沙门想到的两则豁达的禅学故事

    最近看《妖猫传》,特别喜欢里面豁达的日本沙门空海。私以为佛学理应如此——聪慧、豁达、不拘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很自然的想到以前看过的同样豁达的两则禅学故事:其一,丹霞烧佛唐元和中(丹霞天然)至洛京龙门香山,与伏牛和尚为友。后于慧林寺遇天大寒,取木佛烧火向,院主呵曰:“何得烧我木佛?”师以杖子拨灰曰:“吾烧取舍利。”主曰:“木佛何有舍利?”师曰:“既无舍利,更取两尊烧。”主自后眉须堕落。翻译版如下:宪宗元和年间,天然禅师来到慧林寺,正值冬天,天气大寒,天然禅师想烤

  • 春节电影衍生品市场引关注

    胡巴的形象为《捉妖记2》圈粉无数今年的春节档电影票房竞争异常激烈,然而,票房背后的衍生品之战也已悄然硝烟弥漫。今年,电影衍生品全新升级,SKU、合作品牌等更加丰富,衍生品设计更加有新意,圈粉无数。深度开发电影衍生品电影衍生品是对除电影银幕放映以外,一切增加电影产业下游产值的产品的统称。具体而言,电影衍生品包括两大部分:一是基于影片授权生产的音像制品、舞台剧、电视剧、纸媒出版物、电子游戏等相关产品;二是基于影片形象授权而生产的电影海报、服装、玩具、食品、日用品、主题公园等相关产品。中国电影衍生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