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人生是场修行, 我们都是行者, 茫茫路上, 如何化业障

2018/1/14 8:46:55 来源:文化与科学 [ ]

图源自网络,诗文原创。推荐http://www.qi-wen.com/

人生是场修行,我们都是行者。

今天讲两个方面,一个是人文意义方面的,一个是佛法修行方面的。

首先讲人文方面的,很久以前印象深刻的有一则广告“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让心灵去旅行”,当时就被这文艺十足的话震惊了,说得真好。如果说还有比这句话更妙的话,那应该就是“人生是场修行,我们都是行者”这句了。我们在这人生路上,不断地经历,不断地历景炼心,人心总是向往利于生的,我们炼心的目的就是希望拥有更有保证,更有品质的生活状态。

从牙牙学语,到上学,到青少年时候的自我觉醒,然后成年。到了一定年纪,有了工作和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然后走向老年。奇闻网我们的角色不断地发生变化,但是我们的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心,却一直没变。我们不断地想要完善自己,就算再颓废的人,他也有一颗看不见,隐藏在深处火热的心。老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化去茫茫人生路上的障碍,通达我们想要的地方呢?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对我讲过“走上坡路总是较累人的,走下坡路总是较轻松的”,非常形象生动,这句话我一直记着,这位老师曾经在我孤注一掷走下坡路的时候,成功地挽救了我,最后顺利毕业。现在回想起来,我的人生经历多次大起大落,那些决定我未来人生走向的,那些选择的十字路口,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在你选择走上坡路时,和你真正走在上坡路时,你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在你选择走下坡路时,和你真正走在下坡路时,你几乎还是那样。我想起了一句话“高雅是人的天性,庸俗是人的选择”,很贴切,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自己。所以,茫茫路上,我们又应该如何化去前进的阻碍?这个阻碍就是自己,孔子说:“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就算时运不允许,也要保养自己的实力,甚至完善自己,孟子言,修身以俟。所以,真正的业障在于我们“内心”,安于现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原文http://www.qi-wen.com/如果把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来做个分别判断:走上坡路就是去做要做的事情,也把想要做的事情的基础打好了;走下坡路就是不仅没有做好要做的事情,反而还玩心很重,不去解决当下眼前的问题,逃避现实,自我安慰,自欺欺人。还有一种人,就是只把要做的事做好了,剩下就休闲了。这才是大多数人的现状啊!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处于不上不下,可上可下的地方,只要你愿意,减少一点不必要的时间,用在打好想要做的事情的基础上,只要时机一到,你就得其时则驾了!

讲完人文的,就讲佛法修行的,接着详解《劝读佛经诗》中“消泯无始劫来罪”这句话。回顾一下:

《劝读佛经诗》

多读佛经开智慧,消泯无始劫来罪。

夜梦吉祥得安睡,坚持不懈殊相瑞。

忏其前愆常惭愧,断其后过名真悔。

愿离邪妄心不退,念兹清净弥珍贵。推荐qi-wen.com

之前讲了多看佛经可以开智慧,推荐禅宗的《金刚经》《心经》《坛经》,因为它们比较出名而且字数少,更容易让普通人接受。其实人的智慧,并不是知识的积累,而是知识的通透,就是看到了本的东西。知识多者如教授学者,知识少者如没上过多少学的人,前者的一些人,未必比后者中的大智若愚的人有智慧。当然,这里只讨论智慧的范畴,不涉及其他。红楼梦里讲“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大意如此。

开智慧既是过程也是结果,其中必然伴随着相应的罪业,业障的消除。佛说三世因果,常说的“前世的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大多数人当做一句文艺的话罢了。推荐qi-wen.com但是,既然看到这里了,我想说这些先天的,玄学的,都是真的。最大的争论便是人有没有灵魂,其实如果一个人走了,他的灵魂便如梦中一样,中阴身。多少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梦,你可以吗?这里涉及到了“无我”。

过去的你是你,也不是你,他存在于哪里?未来的你是你,也不是你,他又存在于哪里?梦里的你是你,又不是你,他又存在于哪里?喝了酒撒疯的你是你,也不是你,他存在于哪里?犯错又后悔的你是你,也不是你,他存在于哪里?…………

梦中的你如果遇到了现实中喜欢的东西,会不会去贪恋?追随而去?还有经常梦见自己成了某某,和梦里的人也认识,就是不是存在于你的现实生活,梦对科学依然是个谜。

无始以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始,西方康德有“二律背反”,“自然人为立法”,这是他们的不可知论和怀疑论。我国庄子“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也认为不可知,不如保全真的东西,就是修真。佛法的世界观是很庞大的,有人认为我国的易经是研究太阳系内部和太阳系外部宇宙,对地球生命的影响。网站qi-wen.com这不可说不是先人早已发现这个宇宙的奥秘。而佛法也有提到,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所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心。天文并不是现代的那么简单,地理也不是现代的表象。

无始劫的罪业有多少,想想这一世的罪业,想想这一天的。无时无刻不在造作!所以修行的朋友,不要等滚雪球那样,届时浑身乏术,身不由己,岂不晚矣。当下,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业,可以说是牵着我们鼻子走的东西,于脑海里有业识,于身有业身,于缘有业缘等。定业能化吗?大家都是渐修的,因缘果报时,“自作自受”,定业要仰仗佛力,外力,加自己的“内力”,才能转。这个业如何转,因人而异,容易误导人,举个例子:你在梦里被干掉,你醒了,请问梦里的你和醒来的你什么关系,你会怎么对待这个梦?或者你在梦里被干掉,可是你却奇迹的可以主导这个梦,你又复活了或者本来正常情况是能够干掉你,但是你却使伤害降低了,又是如何?

所以啊,学佛的朋友们,多读佛经,乘坐佛菩萨的法船,离苦得乐啊。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成灰情已烬9章(第9章)

    原标题:爱成灰情已烬9章(第9章)小说名:爱成灰情已烬第9章他将我下颌一捏,一个吻就此落了下来,缠绵几分钟之后,他的眼眸更加深邃,“真不愧是女人,总是一眼就能看清跟在谁身边才对自己有利,我不过就是想试试办公室恋情而已。”说出这话时,他全身都充斥着一股冰冷,生疏之意淳厚无比。“光是想想你被扒光了蹲在我办公桌地下的模样,我就已经感兴趣了。”说着,他将我推开,径直走开。这些天我都寄宿在我闺蜜家里,而我刚走后门进了易云浩的公司这天,我闺蜜卷着钥匙去邻市面基,我左思右想,还是买了杜蕾斯,主动找上了易云浩。

  • 腹黑总裁,别太坏9章(第9章 睡一觉的报酬)

    原标题:腹黑总裁,别太坏9章(第9章睡一觉的报酬)小说名:腹黑总裁,别太坏第9章睡一觉的报酬话出口,他微微勾唇笑了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冰凉渗骨。林诺言咬紧牙关,又恨又怕的看着他。他却将手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修长的手指仿佛在弹钢琴一般轻轻动弹,林诺言余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下意识的想逃,但她没忘了此行的目的,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个忙……”他蓦然抬眼看向她,双眼宛如利剑般射去。林诺言瞬间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强大的气势让她强行打着精神才镇定下来。付沉偌挑了挑眉,冷厉的双眼已经默不

  • 爱向左,痛向右9章(第9章 因为我争不起)

    原标题:爱向左,痛向右9章(第9章因为我争不起)小说:爱向左,痛向右第9章因为我争不起“是啊!我就是个替身,也是个工具,可总比什么都不是要强得多。”宁馨鼓起勇气反击,似笑非笑地斜眼睨着安美。“你........”安美气急的瞪着宁馨,她听出宁馨的话是在嘲讽她在周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本想反驳,却一时无言。因为宁馨没有指名道姓,她若怒驳,便是间接承认失败。宁馨唇角轻扬,弧度越来越大:“周霖不顾家人反对而排除万难娶了她,可见周霖把她放在心尖上,也是真的爱她。”她深意的望着安美,不急不缓地又说:“也对,只

  • 我在等你9章(第九章 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

    原标题:我在等你9章(第九章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小说:我在等你第九章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也不是找我们的,你咋呼什么。”我挽着杨雪的手,淡淡说道。谁知道我刚说完,苏凛就从车上下来了,抱着双手站在那里,目光定定的看着我。我和杨雪走了过去,他看着我说:“安馨,听说你桌球很牛?”“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淡淡说道。“走,我们比比。”他对我甩了甩头,让我上车。他那车骚包是骚包,但只能坐两人。他指着杨雪说:“杨雪,你坐我朋友的车,我们去红都。”红都是椒江最老的桌球会所,我坐上苏凛的车,问他:“你认识杨雪

  • 致我们爱过的岁月9章(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

    原标题:致我们爱过的岁月9章(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小说名称:致我们爱过的岁月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不顾林宛白的死活,叶清逸强行的上了林宛白。完事后叶清逸满足的从林宛白身体上下来了。林宛白痛苦的瘫软在床上,被摧残得体无完肤,青一块紫一块,脖子上一圈红的。“姐夫!”有个女人进来了,林宛白见过她,是尹艺熙的亲妹妹尹艺婧。尹艺婧和她姐姐尹艺熙长得很像,简直一模一样。林宛白看到她时表情都僵硬了,像是见到了她的闺蜜尹艺熙一样。“怎么?见到她怕了吗?”叶清逸看到林宛白的表情了,冷笑着问道。“姐夫,你不

  • 一婚误终生9章(第9章 前男友)

    原标题:一婚误终生9章(第9章前男友)书名:一婚误终生第9章前男友走到门口的简悠扬,清楚的听到了段菲儿的威胁。一丝残杀的锋利光芒瞬间在简悠扬的眼底划过。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威胁我,女人,你……会看到他因为你的这句话,而付出代价的。看到简悠扬薄唇划过的那抹绝冷嗜血的笑容,段菲儿心底咯噔一下,直到简悠扬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她才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脸色一片苍白。知道自己惹祸的李明丽,在简悠扬离开以后,才敢走到段菲儿的面前。菲儿,我……对不起,我不该多嘴。李明丽一脸愧疚的向段菲儿道歉。段菲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爱情,似水仙9章(第9章 自轻自贱!)

    原标题:爱情,似水仙9章(第9章自轻自贱!)小说名称:爱情,似水仙第9章自轻自贱!“你租的那个房子我已经帮你退了,以后你安生在这儿住着!”他走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冷地说。“我不想在这儿住!”这是实话,有他的地方,我觉得压抑。“我是你的金主,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他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这才是景恒,霸道,任性,自以为是。“为什么要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觉得他冷漠的外表下对我还有一丝温情。“对啊,就是啊!”他的脸在烟雾缭绕中有点儿模糊不清,声音很沙哑。“我觉得我就是

  • 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9章(第九章 怦然心动)

    原标题: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9章(第九章怦然心动)小说书名: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九章怦然心动晴空万里,紫微斗艳。通往霍晔宸办公室的小路上有一个小人儿来回踱步,焦躁不堪。进?不进?海小米犹豫,徘徊,望着远处的独楼小楼,心有戚戚。一进此门深似海,从此她就得给认霍晔宸当老师。顾教授是怎么回事?偏偏给他找了霍晔宸做导师,想起昨晚的种种,她脑袋都大了。真是流年不利,犯小人。“快走,快点!”海小米正发呆,就见一群人一窝蜂涌来,品牌繁杂的香水味混在一起,叫她一个闻惯了颜料味道的鼻子很是遭罪。“快啊!教授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