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异界之魔武双修】败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3 21:09: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异界之魔武双修

作者:败墨

第二章   逃命

第二章逃命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赖妈妈端着一杯茶水,小心翼翼地走到林夫人房间门前,便听见林夫人的房间里,传出了王管家的声音。阅读qi-wen.com

“夫人,您尽管放心,我这就去处理掉那个小畜生。”

“去吧!记着,办事要干净利落,不能留下如何蛛丝马迹。”

“是,夫人。”

赖妈妈听到王管家和林夫人的谈话之后,就心里暗暗在想,“这王管家要处理掉谁啊!难道是二少爷,不……二少爷那么聪明,绝对不能死在王福的手中,……不行,我得去通知二少爷,让二少爷赶快逃走。”

赖妈妈想到这里,刚一转身,就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杯打碎了。

“咣当……”

摔碎茶杯的声音,很快就传到王管家的耳中。

“谁……”

王管家话音刚一落,赖妈妈就看见王管家从房间里窜了出来。说明qi-wen.com

王管家出门之后,看到赖妈妈站在门前,双蹆不停的打颤。

“赖妈妈,你怎么会在这里。”

赖妈妈一边捡着茶杯碎片,一边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我……我是来给夫人送茶的。”

“噢!那你先下去吧!”

“是,王管家。”

赖妈妈说着话,便捡起摔碎茶杯碎片,慌慌张张地向着院子里走去。

看着赖妈妈慌慌张张的身影逐渐消失,王管家便走进了林夫人的房间,将房门关上了。

“赖妈妈可能已经听到我们的谈话,一不做二不休,将赖妈妈一起干掉。奇闻网

“是,夫人。”

“快下去办事吧!以免夜长梦多。”

“是,夫人。”

瞧着王管家走出房间,郭玉风自言自语地说道:“林无云,不是我做事太过心狠手辣,实在是你欺人太甚,既然你那么放心不下那个小贱人,就让那个小畜生去陪那个小贱人吧!”

赖妈妈慌慌张张地来到林家后院,双手推开后院的材房门,却发现林帅不在房间。

赖妈妈的第一反应是,林帅去了沙滩上,因为林帅经常有一个人去沙滩上的习惯,这个习惯,赖妈妈当然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赖妈妈便急急忙忙地向沙滩上跑去。

赖妈妈走了没多长时间,王管家便带着两名持刀的家丁,来到了林家后院。奇闻网

其中一名持刀家丁一脚踏开房门之后,没有发现林帅的身影,于是便向王管家说道“报告王管家,二少爷不在房间。”

王管家听了一名家丁汇报之后,先是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走,去沙滩。”

“是。”

赖妈妈沿着小路,慌慌张张地跑到沙滩上,便瞧见林帅正站在沙滩边上,于是赖妈妈便急忙叫道:“林少爷……林少爷……”

林帅转过身子,看见是赖妈妈正焦急地看着他,于是他便急忙向赖妈妈跑了过去。

瞧着赖妈妈气喘吁吁的样子,林帅很是关心地问道:“赖妈妈,您怎么了,您那里不舒服了。”

赖妈妈向身后一看,急急忙忙向林帅说道:“不要问了,快跟我走。”

赖妈妈一手抓住林帅的手,急忙向树林里跑去。版权http://www.qi-wen.com/

待得赖妈妈和林帅刚跑进树林,王管家就带着俩名持刀家丁,赶到了沙滩上。

王管家站在沙滩上,向四处一看,然后道:“分头找。”

“是,王管家。”

一名持刀家丁没走几步,便发现了沙滩上有两个人的脚印,于是他便向管家王福说道:“王管家,这边有两个人的脚樱”

王管家听到那名家丁的话后,急忙跑了过去,抓起一把沙子细细一看,发现脚印是新留下的,于是说道:“沿着脚印消失的方向,给我追。”

“是。”

就这样,林帅二人和王管家三人,一追一逃,双方在树林之中,大约持续两个多小时。

两个多小时以后,赖妈妈终究坚持不住了,“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奇闻网

“赖妈妈,您怎么了。”

赖妈妈喘着粗气说道:“二少爷,我坚持不住了,您自己快逃吧!往树林西边逃,树林西边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沿着河流一直往前逃,您就会看见一处悬崖,少爷不用害怕,从悬崖上跳下去,兴许还能保住性命。”

“赖妈妈,我不能丢下你,我背着你一起逃吧!”

赖妈妈听了林帅的话后,抚摸着林帅的头发,说道:“傻孩子,你才只有七岁,怎么能背的动我呢!”

林帅坚持道:“赖妈妈别说了,就让我背着您逃吧!”

看着林帅坚定的样子,赖妈妈答应道:“那好吧!”

林帅背上了赖妈妈,逃跑的速度明显减慢了一半,所以没过多长时间,林帅和赖妈妈就被王管家他们追上了。

“小兔崽子,我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能跑这么快。”王管家追上林帅,喘着粗气道。

林帅先瞧了瞧两名持刀的家丁,然后向王管家说道:“王……王……王管家,你为什么要杀我,你杀了我,就不怕我父亲怪罪你吗?”

王管家听了林帅的话后,不屑地说道:“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他凭什么惩罚我,要不是夫人念他可怜,早就将他扫地出门了,他还有资格惩罚吗?”

林帅说出父亲的名头,不但没有将对方吓住,反而让对方数落了父亲一番,无赖之下,林帅只好搬出爷爷的大名了。

“我爷爷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爷爷是对我不薄,可是你爷爷不该生下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试问你父亲,要是有你爷爷当年一半的本事,你们林家,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林帅听王管家骂他父亲不争气,顿时怒道:“不许你侮辱我父亲。”

王管家瞧着林帅发怒的眼神,笑呵呵地说道:“小畜生,你身上倒是有几分你爷爷的骨气,不过我今天奉命而来,就是为了斩杀你这个小畜生,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你一条生路的,给我杀。”

“是。”

两名家丁听了王官家的命令之后,双刀举过头顶,狠狠地向着林帅的头顶砍了过去。

林帅从来没有学过任何武技,根本不知道怎样躲开两名家丁的攻击,瞧着那两名家丁,单刀向他劈来,他背上赖妈妈,本能地向后一躺。

这一躺用力过猛,只听“嘭”的一声,林帅和赖妈妈一起摔在了地上。

两名家丁瞧着林帅狼狈的模样,竟是有一种棒打落水狗的兴奋,不说二话,两人再次握紧手中单刀,向着林帅劈去。

林帅先推开赖妈妈,然后就地一滚,岂料动作慢了一些,左胳膊上被一名家丁手中的单刀,留下了一条血痕。

第三章  跳崖

第三章跳崖

瞧着林帅的衣袖渐渐被鲜血侵透,赖妈妈的心里,顿时宛如刀割般疼痛。

“少爷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我算什么,我只不过是一名下人,下人的命怎么能用少爷的命来交换呢!不能……绝对不能……”

赖妈妈想到这里,便哭着喊道:“少爷……快走……”

林帅躲开一名家丁的攻击,狼狈地向赖妈妈喊道:“赖妈妈……我不走,我是不会丢下您的……”

“不……少爷……快走……”

“我不走。”

“走……”

王管家瞧着林帅和赖妈妈狼狈的样子,脸上竟是有几分得意之色,他双手抱在怀里,呵呵一笑说道:“多么情深意重的一对主仆啊!连冷血无情的我都看着有些感动了,不过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们还是省省力气吧!免得在阎王爷哪里,没有力气哭丧,还冷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们两个。”

“是。”

两名家丁的话音刚一落下,赖妈妈就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双腿一瞪,倾刻间宛如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向着王管家撞去。

“找死!”

王管家冷喝一声,抬起右脚,便踢在了赖妈妈的脑门上。

赖妈妈倾刻间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赖妈妈的身体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之后,便“嘭”的一声,落在地上。

看见赖妈妈落在地上之后,一名手持单刀的家丁急忙跑了过去,“扑通”一声,将一把单刀插进了赖妈妈的心脏。

“赖妈妈……”

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树林中响了起来,倾刻之间,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少……少……少……爷……快走。”

随着赖妈妈的声音落下,一柄银光闪闪的单刀,也是再次落在了林帅的肩膀上。

内心的悲痛,早已经让林帅忘记了全身的伤痛,他的耳朵边上,不停地回荡着赖妈妈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赖妈妈,我会为你报仇的。”

愤怒之下的林帅,青筋暴动,眼睛之中,闪烁着血的泪花。

“碍…碍…碍…”

林帅的狂叫声,让王管家的内心深处,也是感到了一丝不安,他瞧着林帅,颤抖着手指说道:“快……快……快给我杀了他。”

林帅凭着骨子里的一丝狠劲,缓缓地站起身来,整个人立在树林之中,宛如一尊打不死的血神一般,样子极其可怕。

微风轻轻吹来,让林帅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

“不行,我不能和他们拼命,我要勇敢地活下去,只有勇敢的活下去,才有机会为娘亲和赖妈妈报仇,只有勇敢的活下去,才有机会振兴林家,……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瞧着林帅血神般的眼神,两名家丁,也是对七岁的林帅,产生了一种恐惧。

“杀……”

两名家丁同时爆喝一声,向着林帅冲去。

林帅瞧着两名家丁向他冲来,先是向后退出一步,然后一脚踢在了脚下的落叶上,倾刻间,几百片枯黄的落叶,便是向着两名家丁飞去。

两名家丁觉得凭空飞来的几百片落叶,宛如几百把锋利的钢刀一般,挡着他们二人的视线,所以他们二人二话不说,便是紧握单刀,向着几百片落叶砍了过去。

几分钟过后,两名家丁虽然将几百片落叶砍地七零八落,但是林帅的身影,也早已逃离他们二人的攻击范围。

王管家瞧到林帅已经逃出了几百米之外,于是便大声骂道:“笨蛋,还不快给我追。”

“是。”

林帅按照赖妈妈之前描述的路线,一直向着树林西边逃去。

半个时辰过后,林帅果然看见了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流两岸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所以林帅便沿着宽阔的河流,再次向河流下游奔出了几十里,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林帅才看见了一处悬崖。

林帅望着悬崖,试了好几次,也不敢沿着水流喘急悬崖跳下去。

这时候,王管家也带着两名家丁,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停顿了片刻之后,王管家愤怒地说道:“小畜生,你跑啊,前面没路了吧!这就是天意,是老天爷让你死,你也怪不得别人。“”给我杀。”

“是。”

两名家丁这次学聪明了,他们一左一右,形成夹击之势,慢慢地向林帅合围过去。

林帅一边向后退,一边寻找着逃跑的路线。

“左边和右边都被两名家丁围住了,后面是悬崖,前面是王管家,不过王管家不但手无兵刃,而且不懂武技,我放手一搏,应该能从他身前闯过去。”

林帅想到这里,便暗暗用劲,凶猛得向王管家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王管家呵呵一笑,当林帅的身体临近他半尺左右之时,他凶猛一脚,硬是将林帅的身体踢出了十几米之外。

林帅被王管家踢倒在水流喘急的河道中,惊讶地望着王管家,道:“你……你……你竟然懂得武技。”

王管家呵呵笑着说道:“是谁告诉你我不懂武技的。”

林帅颤抖着声音道:“可是你……”

王管家教训林帅道:“臭小子,做人要懂得隐忍,实话告诉你吧!你爷爷就是因为喝了我熬出的慢性毒药,才战死在沙场的。”

林帅听了王管家的话后,隐藏在河道中的拳头又握了握,道:“你……你为什么要害死爷爷。”

王管家瞧着林帅杀气逼人的眼神,不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怪就怪你们林家太有钱了,让我起了杀人夺财的歹念。”

林帅愤怒道:“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王管家听了林帅的话后,先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会不会有好下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活不过今天,同样你也没有机会为你死去的爷爷报仇,为你死去的妈妈报仇,为因你而死的赖妈妈报仇,你们林家的一切,注定属于我,属于我心爱的郭玉凤。“”我要杀了你。”

“去死吧!”

王管家话音一落,又是一掌拍了出去。

“轰。”

威猛的掌力,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林帅的胸膛上,林帅顿时感觉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一刻,林帅算是明白了,他已经没有其它的路可选了,唯一能选择的路就是,顺着河道滚下悬崖。

林帅想到这里,便是凭着最后一丝力气,滚下了悬崖。

第四章  生与死

第四章生与死

看着林帅跳下悬崖,一名家丁问王管家道:“王管家,现在怎么办。”

王管家站在悬崖边上,先望了望悬崖下面的瀑布,然后说道:“这条河道水流湍急,悬崖又深不见底,小畜生从这里滚下去,多半是被大水冲死了,我们回去。”

“是。”

汹涌的河道之水,从万丈悬崖上倒射而下,在那悬崖的横切面上,形成了一道九米多宽的银河,九米多宽的银河,包裹着林帅的身体,异常汹涌地砸进了一处深潭之中,深潭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座大山,大山上盛开着一些深红色的野花,远远望去,犹如两处火海一般,耸立在这山丘上。

伴随瀑布砸在深潭之中,林帅的骨头,也是快要散架了,不过让林帅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还活着。

伤口上流出的血液,在深潭之中,渐渐地形成了一朵朵红花,那一朵朵红花,看起来十分些妖艳。

刺鼻的血腥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引来了一条黄色大蟒。

黄色大蟒身长九米,全身的鳞片在落日的照射下,竟是不断地释放着金光。

金光闪闪的黄色大蟒,瞧着深潭之中的林帅,脸上竟是露出了欣喜之色。

“嘶……嘶……”

刺耳的嘶嘶声,让本来还庆幸活下来的林帅,又陷入了绝望中。

“嘶……”

当嘶嘶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那条注视着林帅的黄色大蟒,已是迫不及待地向林帅发起了进攻。

林帅向后急退,想要躲开黄色大莽的攻击,可是黄色大蟒根本不给林帅机会,只见黄色大蟒尾巴一甩,倾刻之间,宛如一条匹练一般,缠在了林帅的身上。

林帅被黄色大莽缠住的那一瞬间,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那种疼痛,犹如千万只蚂蚁在撕咬自己一般。

“啊-…”

疼痛之下的林帅,为了减轻痛苦,一口咬在了黄色大蟒的躯体上。

黄色大莽被林帅咬破了背部,一丝丝蛇血,也是顺着林帅的喉咙,流了下去。

虽然林帅觉得蛇血有些药苦涩,但是林帅却敢不松口,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稍一松口,他就会被黄色大莽蛇活活缠死,所以他觉得,就算蛇血再苦,他都必须吞下去。

随着一丝丝蛇血被林帅吞进了肚子,林帅的全身,也是在突然之间,充满了力量。

那种随时都要爆体的疼痛,使得林帅大喝一声,晕了过去。

林帅痛晕过去之后,修炼的玄秒符文,也是再一次组织着蛇血的能量,冲击着林帅的奇经八脉。

这一刻,林帅的头顶上,毫不意外地冒出了一缕缕青烟,青烟缭绕,越来越胜,到了最后,缕缕青烟,竟是将整个深潭,都完全笼罩住了。

这样的现象,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后,随着那些青烟渐渐散去,林帅那瘦小的身影,也是缓缓地浮现在了深潭之中。

此时的林帅,已经是一名真正的武者了,从武之气七段,到三介武者,足足跨越了四个修炼阶段,有这样的收获,虽然与林帅吞噬了黄色大蟒蛇的血液有关,但是更多的原因,却要归结于林帅领悟的那半篇经文,如果林帅没有领悟那半篇经文,即使林帅吞噬了黄色大莽蛇的血液,也是得不到这样的收获。

缓缓地睁开眼睛,林帅觉得自己即渴又饿,他付下身子,美美地喝了一口潭水,便从深潭中走了出来。

破烂的衣服,在潭水的侵泡下,已经完全贴在了林帅身上,那中粘糊糊的感觉,当真是有些难受。

不过民以食为天,一个月没有吃东西,林帅的肚子,早已经饿地不行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些食物,解决了温饱问题,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林帅想到这里,便是向着深潭旁边的山上走去。

山上是一片原始森林,森林里的小动物,也是数不胜数,所以没过多久,林帅便宰杀了一头羚羊。

林帅将羚羊拖到深潭旁边,用坚硬的石头,划破了羚羊的肚皮,掏其内脏,清洗干净之后,架在了早已准备好的木架上。

接着林帅生起火焰,让无情的烈火,烤炙羚羊的躯体。

没过多久,一滴滴羊油,便是从羚羊的躯体上,滴了下来,与此同时,一股股迷人的肉香味,也是弥漫在了林帅的周围。

林帅撕下了一条羚羊的大腿,风卷残云地吃了一翻,便安安稳稳地躺着了草地上。

望着天空中的太阳,林帅将一杆铁笛从怀中取了出来。

林帅对着铁笛说道:“娘亲,您一定要保佑孩儿,学好本领,为您和赖妈妈报仇。”

轻轻地闭上眼睛,林帅不知不觉地梦见了自己的娘亲。

林帅的娘亲在林帅的梦里,踏着浮云,犹如仙女一般地落到了林帅的身前,双手抚摸着林帅消瘦的脸蛋,用温柔的目光和慈爱的笑容,陪伴着林帅,这一刻,林帅多么想永远陶醉下去,可惜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一个晚上已经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林帅从梦中醒了来,口中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您别走……帅儿不让您走……”

可惜林帅的声音,再没有召唤回来自己的娘亲。

阳光跳过山峰,照射在林帅的脸上,林帅揉了揉湿润的眼睛,便沿着河流,向山林西面走去。

第五章   乞丐

第五章乞丐

六个月后。

寒风在运城的街道上,无情地呼啸着,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也是在这一刻,匆匆忙忙地往回家赶。

“该死的天气,怎么变化这么快,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就开始下雪了,这还让人活不。”一名二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裹着头巾,和她的矮胖子相公,并排走在大街上,啧啧不休地抱怨着。

她的矮胖子相公,一边挑着扁担,一边喃喃道:“虎子他娘,你就别再抱怨了,虎子还等着你回家给他喂奶呢!”

“喂奶,喂奶,你一天就知道让我喂奶,我到底是你媳妇儿还是你买来的一头奶羊啊!连一件新衣服都不给我卖,你叫我过年的时候,怎么回娘家啊!气死我了。”那农村妇女说着话,还瞪了她的矮胖子相公一眼。

她相公无奈道:“这不是没办法吗?街道的老板都收摊了,我到哪里去给你卖新衣服啊!”

“就你理由多,哼。”

那妇女听了她相公的话后,轻轻哼了一声,便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看这样子,肯定是生气了。

那矮胖子相公看到媳妇儿头也不回地朝前走,便是跳着扁担,急忙追了上去。

待得青年夫妇的背影消失之后,运城的大街上,便是被白茫茫积雪,覆盖住了,这时候,整条大街上一个人影也看不到,显得特别寂静。

天黑时分,寂静的街道上,一名貌似乞丐的男孩子,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正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着。

那名貌似乞丐的小男孩,正是从山林里走出来的林帅,林帅自从那日跳下悬崖之后,独自在树林里生活了五个多月,五个多月之后,寒冷的冬天已经悄然无声的来了,这时候,北方的树林里,已经没有让他赖以生存食物和居住环境了,因此,他便决定离开树林。

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他终于走出了那片树林,不过这半个月以来,他可是从来没有吃饱过一次食物。

此时的他,穿着一双草鞋,脚趾头上那冻的发青的血泡,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愈合了,那消瘦的脸蛋上,两片又黑又青的冻疮,远远看去,好像十几年不曾洗过的脚底一般。

这时候,他双手揣在破烂的衣袖里,身体在刺骨的寒风下,也是冻得地不停滴发抖。

走着走着,林帅便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砸在了胳膊上,林帅停住了脚步,揉了揉胳膊,便低头看向了砸中他的那件东西。

这一看,林帅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惊喜,因为砸中他胳膊的东西,竟是他现在非常渴望得到的东西。

惊喜过后,林帅贼兮兮地向前后左右一看,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于是,林帅便咽了一口唾沫,很快将地上的馒头捡起来。

由于害怕别人发现,林帅便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一个墙角处。

再向周围看了一遍,确定没人之后,林帅才蹲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吃起馒头来。

然而让林帅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男一女,向着他走了过来。

那一男一女,女的四十岁左右,眉毛深锁,典型的母夜叉形象,在那母夜手中,有着一把菜刀,菜刀长宽各有一尺,银光闪闪的,看起来非常锋利。

那男的年龄要长一些,应该有五十多岁,满脸大胡子,头发已经少了一半,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就在这大冷的冬天里,他竟然光着膀子,手中还拿着一根烟杆,看起来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二”。

瞅了瞅蹲在地上的林帅,那母夜叉像那个“二求”说道:“老头子,你的眼力不错,这小子肯定是被他爸妈赶出来的,我们将他抓回去,他肯定能帮我们赚好多钱。”

老头子听了母夜叉的话后,先是美美地吸了一口汗烟,然后点着头说道:“臭婆娘,你说的不错,这半个月来都没逮着一条鱼,今天总算有收获了。”

“嘿嘿!老头子,那还不动手。”

“嗯!你说的是。”

听到母夜叉和老头子的对话之后,林帅便将头抬了起来,看向了母夜叉。

这时候,母夜叉也笑呵呵着看向了林帅。

“小朋友,你还没有吃饭吧!大娘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母夜叉此时的声音,虽然很甜,但是听在林帅的耳朵里,却是让林帅更加对这位貌似和善的母夜叉,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心理。

林帅有这样的警惕心理,也是跟他这几年的生活,分不开的,生活在一个处处充满着危险的家族里,这是他必须铭记在心的,也是他想要活命的一门必修课,这几年,他除了要处处留心二娘的迫害之外,还要时刻小心,免得得罪大哥和小妹,让二娘有借口除掉他。

林帅听了母夜叉的话后,摇了摇头。

看着林帅摇头,母夜叉显然有些惊讶,因为自从林帅出现在运城的街道上时,她就已经注意到了林帅,所以才找机会用干馒头砸林帅。

这样做的原因,主要试探试探,看看林帅是不是没人要的孩子,让她高兴的是,林帅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是没人要的孩子。

这点从林帅刚才吃馒头的表情上看,能轻易看出来,毕竟才了这么多年坏事,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不过林帅刚才的回答,显然是让她不敢相信的,不敢相信这是来自一个七八岁孩子的戒备心理。

“老婆子,跟他费什么话,直接抓走他就行了。”

母夜叉听了老头子话后,也同意地点了点头。

然而当母夜叉回过神来之时,发现林帅已经不见了。

慌张中的母夜叉,向前后左右一看,便是指着一个方向,向光着膀子的大汉说道:“老头子,他在那边,快追……”

老头子沿着母夜叉的手指一看,便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就向着林帅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老头子姓马,名赛飞,早些年间,是一名非常厉害的绿林中人,后来被官府通缉,便改行做起了偷鸡摸狗的生意。

第六章  祸福难料  (一)

第六章祸福难料(一)

马赛飞最擅长的就是轻功,所以小林帅想要从马赛飞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没过多久,小林帅就落在了马赛飞的手中。

“小兔崽子,让你跑……让你跑……让你跑……”马赛飞说着话,就拿着手中的烟杆,在林帅的小胳膊上烙了一下。

林帅“氨地一声,两滴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很显然,马赛飞随意的一下,确实是起到了教训林帅的作用。

林帅含着眼泪,忍受着胳膊上传来的疼痛,狠狠地瞪着马赛飞。

马赛飞怒道:“还瞪……再瞪让你再尝尝烙铁的滋味……”马赛飞的话刚说完,那母夜叉也飞到林帅的身前。

“老头子,别跟这小娃娃计较了,我们赶快将这小娃娃带回去,免得一会儿节外生枝,让官府的人发现我们。”

马赛飞听了母夜叉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便将林帅扛在了背上。

“放开我……大恶人……放开我……”林帅一边挣扎着,一边大骂着。

“住嘴……再说话老娘就将你的脖子砍下来……”那母夜叉说着话,还用手在林帅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看着母夜叉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林帅心里暗暗喃道:“还是安静一点的好,多活一分钟,就是一分钟,万一将这母夜叉惹怒了,真拿菜刀将我的头砍下去,那我就完了,还怎么来得机会给妈妈报仇啊!”

林帅想到这里,便静静地呆在了马赛飞的背上,不过林帅的两只眼睛,却一直明啾啾地盯着那母夜叉。

看着林帅安静了下来,马赛飞先是朝着母夜叉微微一笑,然后便朝着小路,偷偷摸摸地向着自己的住所而去。

母夜叉跟在马赛飞后面,小心翼翼地瞧着,看后面有没有人跟上来。

半个小时之后,马赛飞将小林帅放了下来,这是一个四面都是高强的院子,院子里除了一些破烂的杂物之外,还有七八个和他同样大小的孩子,那些孩子倒是玩的挺开心的,从这点可以看出,母夜叉和臭老头不,并没有虐待那些孩子。

林帅猜想着,那七八孩子,命运可能是和他一样一样儿的,因为他可不相信,母夜叉和臭老头都一把年纪了,还能一下子生出那么多小孩来。

“臭小子,你给我安分点,别想着逃跑……要不然老子就宰了你。”说完这句话后,马赛飞便转头看向了另一个小男孩,向那另一个小男孩说道:“狗杂种,你过来盯着这个小畜生,别让这个小畜生跑了。”

那一名小男孩听了马赛飞的话后,跑到了马赛飞身前,向马赛飞恭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听那个小男孩称呼马赛飞为师父,小林帅当时就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小男孩为什么要称呼这个臭老头为师父!难道这个臭老头教过那个小男孩武艺,应该不可能吧!臭老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会教那个小男孩武艺呢!一定是我想错了。”

这时候,母夜叉正好走进了院子,母夜叉刚一走进院子,就转身将院子的大门关上了。

臭老头谨慎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人跟上来……”

那母夜叉回答道:“放心吧!老头子,我们这件事情做的非常漂亮……”

老头子这才放心地说道:“那就好……”

林帅听了臭老头和母夜叉的对话之后,便更加确定,臭老头和母夜叉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母夜叉和臭老头可不管林帅怎么想,他们二人嘀咕了几句,就走进了房间。

这时候,整个院子里就剩下了林帅和那七八个玩耍的小孩子。

“唉……狗杂种……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林帅站了一会儿,见那个小男孩不肯和他说话,便主动问那个小男孩道。

小男孩听了林帅的话后,不仅没有回答林帅的问题,而且还瞪了林帅一眼。

看着小男孩瞪了他一眼,林帅倒是不生气,因为林帅觉得,他刚才叫人家狗杂种,人家肯定是生气了,所以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妈妈以前说过,做人要有礼貌,看来这是真的,妈妈,您一定要保佑帅儿,帅儿一定要活下去,为您报仇。”林帅一边想着,一边还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藏在袖口中的铁笛。

停顿了几分钟,林帅又问了那个小男孩几次同样的问题,可惜那个小男孩一句话也不跟他说,林帅觉得无趣,就找了一个台阶,坐了下来。

坐在地上,林帅心中念道:“人家装哑巴!我自己装逼,这样才不会被其它的小孩欺负。”

就这样,很快就到了晚上。

皎洁的月光照在院子里,除了那个叫狗杂种的小男孩盯着林帅之外,其它的小孩子都在有趣地捉迷藏。

林帅心里想着:“这个够杂种还够敬业的,竟然一声不啃地就盯了他瞅了大半天,就这耐心,真能当私家侦探了。”

就在林帅胡思乱想的时候,母夜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向院子里面玩耍的几个孩子喊道:“孩子们,吃饭了。”

随着母夜叉的声音落下,那七八孩子停止了玩耍,都争先恐后地往房间里。

林帅看到这一幕后,可不想落下,所以他很快便跟在了那七八个小孩子的后面,往房间里挤。

林帅想着:“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先乖乖地吃顿饱饭再说,即使是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吧!即便是要逃跑,也要吃饱饭,美美地睡上一觉,才有力气逃跑啊!”

挤进房间,林帅便看见了一张大圆桌子,大圆桌子上放着一些碗筷,那些碗里面,都盛满了稀饭。

林帅看到这些之后,没有客气,一声不吭地就坐在一把凳子上,然后风卷残云般地喝起了稀饭来。

饭菜虽然比不上林府的美味,但是凑合着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有稀饭喝总比在树林里啃树皮的好。

看到新来的同伴这样随便,其他的七八个小孩子,都有些惊讶,他们都是母夜叉和臭老头从外面抓来的,刚来的时候,他们可不敢向林帅那样的随便。

马赛飞看到林帅风卷残云般地喝起了稀饭,一边点着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嗯!果然是有些与众不同。”

说到这里,马赛飞突然将话题一转,看着其他的几个小孩子说道:“来,来,来,快坐下,今晚是大年三十,我们大家坐一起,好好地吃顿饱饭,明天早上我带你们去一个新地方。”

那些小孩子听了马赛飞的话后,没有说话,就各自找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母夜叉和马赛飞谁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因为母夜叉和马赛飞觉得,一年就一个大年三十,让孩子们轻松轻松吧!

吃完饭后,马赛飞将林帅和那七八个小孩关在了一间黑屋子里,黑屋子大约有十几个平方,四周没有窗户,看不到一点亮光,但是老鼠的“吱吱”叫声,却能清醒地传到林帅的耳朵里。

就这样的环境,那些和林帅在一起的小孩子们,竟然没有一个会害怕的,这其中还包括一个小女孩,林帅猜想着,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这样的环境,早已经习惯了着。

就在林帅准备找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的时候,那个唯一的小女孩,便说话了。

“哥哥,师父明天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啊!”

那个叫狗杂种的男孩回答道:“我不知道,不过师父管我们吃住,应该不会害我们的。”

“噢!”

小女孩“噢”了一声,就再没有说话。

林帅这时候,心里就更加奇怪了,他从那个男孩子的说话中,已经听出来了那些小孩子对母夜叉和臭老头看法,“他们似乎一点都不痛恨那个母夜叉和那个臭老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就是因为母夜叉和臭老头管他们吃住,只凭这一点,就断定母夜叉和臭老头是好人,也说不通啊!”

沉思了一会儿,林帅便叹了一口气道:“唉!还是不想那么多了,总之明天早上,就会看清楚臭老头和母夜叉的真面目。”

林帅想到这里,便缩在了韬草堆上,睡起了觉来,由于他从小在恶劣的环境中长大,所以这样的环境,林帅倒是能很快适应下来。

黑屋子里面,一道人影从林帅的袖口中飘了出来,在屋子外面吸了一阵月光,便又射进了黑屋子里面。

异界之魔武双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界之魔武双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

    原标题: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TXT小说名: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瘾第001章连离婚都不能夏夜。顾心柠站在阳台,看着刚刚驶入院子里的那辆宝蓝色GTR。即便车内没有开灯,她也能清楚的看到架在男人双肩上搂着他脖子的白嫩手臂。他们在忘情热吻,丝毫不介意自己这个偷窥者。不,不能说偷窥者,应该说是旁观者。男人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女人的低胸白裙,动作热辣又娴熟。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女人仰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她准确的找到顾心柠的位置,艳红的唇挑衅的上扬。“啊……”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顾心柠

  • 陌路婚途TXT

    原标题:陌路婚途TXT小说名字:陌路婚途第一章脱光了他都不要初夏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透过半开的窗户,吹拂进了二楼的这个房间里面。薄纱在微风中轻轻地飞舞着,却并没有带起任何的声响。房间的光线有些朦胧,吊灯并没有打开,墙壁上的挂灯被人套上了一个浅粉色的灯罩,让整个卧室里面的光线,都透着朦胧梦幻的粉色,说不出的诱人。啪嗒。一声细微的声响突兀的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伴随着的,是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女人性感姣好的身材,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格外的诱人美好。就在她对面,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原本冷毅的脸上眸色渐渐

  • 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

    原标题: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TXT小说书名: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第1章:天翻地覆清晨,城市街头车水马龙。林初樱穿着一身及膝的米色连衣裙,乌黑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她呆滞地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手中握着一份今晨的报纸,纤细苍白的手指止不住发颤。“婚礼前夜林氏千金林初樱意外暴毙,新郎伤心欲绝”“樱花集团董事长痛失爱女散手人寰,临终遗愿次女完成长女与顾氏的婚姻。”醒目的新闻标题刺痛了她的双目,眼泪猝不及防滑落……标题的下方附着一张新人的婚纱照,照片上林洁的甜蜜笑容和顾城看着林洁深情的眼神无一不在昭

  • 梦醉何糖TXT

    原标题:梦醉何糖TXT书名:梦醉何糖第1章:何糖凌晨一点半。空气中充满浓郁的靡靡气息,衣物随意在地上散落着。酣战过后,我从陈睿寒的床上爬起来,哼着小曲,聘婷着步子走向浴室冲澡。热水从花洒里倾泻下来,淋在身上很舒服,我满足的叹了口气。继而转身,面对陈睿寒摆个pose,隔空送吻!酒店的设计很有意思,浴室正对着大床,在里面无论做什么,外面都是一览无遗。陈睿寒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一支事后烟,吐出一圈圈的烟雾。烟雾后的脸庞俊朗非凡,鹰隼一般的眸子看向我却不带一丝温度。我丝毫不以为意,本来我也没指望陈睿寒会爱

  • 唐少的心尖宠TXT

    原标题:唐少的心尖宠TXT书名:唐少的心尖宠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

  • 爱在世界彼端TXT

    原标题:爱在世界彼端TXT书名:爱在世界彼端第1章到精神病院寒风瑟瑟,白雪飘飘,庄园外偌大的门口,停着一辆精神病医院的车,两个男人一人提着一个女人的手臂,如抓小鸡般将她拖向汽车。安晓淇恐惧的脸上,带着倔强的目光,直视早在汽车边的那个健硕男子,“张子昊,我没疯,我没疯,你听我说,我没有放安眠药,奕奕是我亲生儿子,我怎么可能……”几步之外,一张英俊的脸透着格外的冷血,那大树般健壮的身体,本是她安晓淇最坚强的依靠,可此时,却如恶魔一般,要将她送往疯子们呆的地方。张子昊冷峻的目光一闪,上前两步,一把捏着

  • 谁拈你眉间忧伤TXT

    原标题:谁拈你眉间忧伤TXT小说名字:谁拈你眉间忧伤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她,谈何好好生活。更何况,她现在连一个能够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沈知夏冷到唇色惨白,难不成

  • 胭脂劫:一品嫡女TXT

    原标题:胭脂劫:一品嫡女TXT小说:胭脂劫:一品嫡女第一章重生,没落相府嫡女落日黄昏,万里黄沙漫天飞扬。映着血色残阳,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一片人间地狱的惨状。而此时,巍峨的城墙之上,一道被铁链吊住的身影摇曳着,那锈迹斑斑的铁钩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宇文靖!你不得好死!”一声怒吼夹杂着悲愤与无力,已分不清是血还是泪,被吊在城墙上的林初月挣扎着,看着断头台上滚落的人头,那一双猩红血眸如困兽般咆哮着。“朕不得好死?”声音轻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扬,城墙之下,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