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倾城虐恋,娇妻要翻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1/13 5:06:0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倾城虐恋,娇妻要翻身!

第1章 毫不犹豫杀了他

  京州市,机场。网站qi-wen.com

  宽檐帽,蓝白色相间的英伦风西装配长裙,干练又清冷的气质引一波波或登机或同样下了飞机的人滞目观看,蓝城走下飞机的悬梯,深深呼吸了一口燥热的空气。

  真是快,一眨眼她离开这个城市四年之久了。

  就在蓝城拖着行李张望陆子琛的空档,她隔着茶树色墨镜看向了这个她无比熟悉却伤她至深的城市。

  四年的时间,京州市的机场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西北方向的登机口变成了行李寄放处,检票的地方也改到了东北门,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片闹腾,唯独她一点也感受不到亲近。

  四年前,面对那些害她全家分崩离析、伤害她的人,她懦弱的选择了跟陆子琛远走美国,狼狈不堪的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这次回来,她不会再逃避了!

  “郁家,颜家,我蓝城回来了。”

  红唇一张一合,蓝城摘下墨镜又呢喃出了三个字,那是一个名字,带着彻骨的冰冷。

  “喂,子琛,我刚下飞机,你到了哪儿了?”

  “这样啊……”

  “OK,那我去机场大厅等你吧。说明http://www.qi-wen.com/

  挂断电话,蓝城拖着行李箱去了大厅,然而就在她转到机场洗手间外面时,一排西装革履身材魁梧的男人突然出现挡在了她的面前。

  周围的人一见这场面全部都尖叫着跑了起来。

  顷刻间,诺大的洗手间只剩身材瘦弱的蓝城和一群魁梧大汉!

  陆子琛在搞什么?难道这就是他说的惊喜?

  “你们是陆子琛的人?”除了陆子琛,没有人知道她今天的飞机回来。

  “蓝城小姐,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家先生想要见你。”

  扫了这一排人一眼,蓝城皱眉疑惑了起来,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不是陆子琛的人……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家先生是谁?抱歉,我不能跟你……”

  “唔!”

  蓝城的话还没说完,为首的黑衣保镖便做了个手势,于是下一秒,她的嘴立刻被捂住,接着两只手臂也被人压制到了身后。

  “唔……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她含糊不清的质问。来自http://www.qi-wen.com/

  蓝城没有想到在公共场合,也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

  “蓝小姐,请您配合一点,这样您也少吃点苦头。”来的时候,先生还特意嘱咐过,不能伤了这个女人。

  蓝城皱了皱眉,看了眼周围,发现此时洗手间外面不仅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机场保安也不在,这一切……分明是事先安排好的!

  到底是谁?

  几分钟后,她被人强行带到了机场的VIP休息室里。

  保镖对着沙发上的男人鞠了一个躬,“先生,蓝城小姐带到了,我们就在门外,您有事情喊我们。”

  说完,钳制着蓝城的保镖粗鲁得猛地推了她一把,挥了下手一排人动作利落的离开了休息室。

  “喂!你们的行为已经造成了非法绑架!”

  被松开的瞬间蓝城转身就去拧门把手,发现门已经被锁住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砰!砰!砰!”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没有我的命令他们是不会开的。”

  这声音……

  是他?

  蓝城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震颤了一下,拍门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

  精致的黑色真皮沙发上,男人一边把玩着金色钢笔,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他的短发乌黑又凌冽,深邃迷人的五官集结在白皙的脸上,周身环绕着的气场儒雅又绅士,极美的薄唇开阖间缓缓睁开了眼睛,细密黝黑的睫毛在阳光下射出出一道惑人的弧度。

  四年了,她终于还是回来了。

  “好久不见,蓝城。”

  蓝城没有想到,踏上这个城市还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正面对上了这个男人——颜、司、瀚。版权qi-wen.com

  “如果可以,我倒是很希望再也不见。”

  “是吗?”

  男人绅士一笑,紧跟着嘴唇淡淡弯起,一脸的春风和煦。

  过去的记忆排山倒海般得涌现在蓝城的脑海里。

  四年了,每每午夜梦回都会让她遍体生寒的男人……

  曾经对他,她又爱又恨,只是这次回来,她对他,剩下的是有恨了!

  不想在这个时候过多纠缠,蓝城冷言掷声道:“大名鼎鼎的颜少竟然把人从洗手间绑来,说出也不嫌丢人?我奉劝颜少最好马上放了我。”

  “呵呵!”男人黑色的瞳仁外雾蒙蒙一片,瞬间就能吸人深陷旋涡,他缓缓开口,“你躲了四年才回来,没想到你这性格倒是变了很多。”

  “住嘴!”

  “四年前你偷了孩子一声不吭离开,现在回来了,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话到最后一句,男人的语调陡然压重!

  孩子?交代?

  想起那个孩子,蓝城理了一下垂到额前的发丝,勾起的妩媚唇角带着浓浓的不齿和不屑。奇闻网

  他让她给她一个交代,但是谁又能给她交代,如果不是杀人不犯法的话,此时此刻,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他死了。”

  颜司瀚一瞬不瞬的看着蓝城,深邃的眸子看不清神色,四年前,她单纯的不谙世事,四年后再次相见,她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充斥着倔强和凌冽。

  不甘示弱的迎上男人的视线,蓝城双手环胸,“放我离开这里。”

  “不可能。”

  颜司瀚缓缓站了起来,高大挺拔的身子就那样站定在蓝城面前。

  蓝城戒备地望着颜司瀚的眼睛,里面只是无尽的墨色,一同四年前,永远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四年前你就是这样一副温文尔雅令人作呕的样子,四年已经过去了,你没必要再装了吧?你不嫌恶心我都嫌。”

  笔直长腿迈起,颜司瀚一步步朝蓝城逼近,在蓝城退无可退的时候,他一把抓住蓝城的手腕就将她抵在了墙上,薄唇在下一秒猛地贴近……!

  “滚开!”

  蓝城猛地偏过了头,她的心里泛着苦涩和厌恶,抬腿毫不客气地朝着颜司瀚的关键部位踢了去!

  余光扫过,颜司瀚长腿一抬就将蓝城踢过来的脚逼回压到了墙上!

第2章 四年前死在了飞机上

  “看来装的不是我一个人,你也伪善了这么多年。”

  “我伪不伪善跟你无关,我只知道,我的朋友接不到我一定会报警!你最好马上让我离开这!要是被郁小姐从新闻上看到我蓝城回来的第一天就被你颜少死皮赖脸的纠缠,你觉得郁小姐她会怎么想?”

  他那么爱那个女人,要是知道颜司瀚在她回来还没一个小时就找上她,一定会伤心的要死吧。

  谁知,话音落下的瞬间她纤细的脖颈霎时被男人狠狠地抓住。

  蓝城呼吸困难,只能被迫仰着头看着眼底一片混沌的男人,她的额头暴着青筋,精美的小脸涨得通红,“颜、颜司瀚,要是不想被郁可暇知道,现在就放了我,否则我一定会告诉她今天的事。”

  “随便你。”

  他一得到她回来的消息就放下公司所有的事务赶来了机场,哪里是她说放就能放的,“你以为可暇也像你这种狠毒的女人一样吗。”

  “唔!”

  下一刻,颜司瀚俯身低头猛地封住了蓝城的唇,他的动作霸道又强势,颧骨分明俊瘦的脸颊甚至都收了起来。

  可恶的女人!她知不知道当初在知道进监狱的蓝为政是她的父亲之后他做了多少努力,她倒好,一声不吭消失的无影无踪!

  蓝城来回摇着头躲避着男人的索吻,手也不停地拍打着男人的后背。

  可是颜司瀚就像是一定要跟她作对似的,她反抗的越厉害,他手下的动作就越快越猛,他技术娴熟地卷着她的舌尖来回交缠,不一会儿就发出了暧昧的水声。

  “颜司、瀚,你真让我恶心。”男人稍微离开的空档,蓝城呼吸不匀的骂道。

  颜司瀚伸出手掌替她擦了擦她唇边晶莹暧昧的液体,另一只手手缓缓探向了她的……

  “颜、司、瀚!”

  缺氧的脑袋反应过来后立刻掐住了男人伸进她裙摆里的大掌,指甲深深陷入。

  颜司瀚甩开了蓝城的手,蓝城顺势猛地推了一把颜司瀚,然后迅速闪身躲到了一旁背靠到了餐点台上。

  “疯女人。”

  蓝城全身警备地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颜司瀚,紧抓着餐点台边缘的手突然碰到了一把水果刀,想都没想,她就把水果刀紧紧攥到了掌心。

  “我说呢,颜少怎么会来找我,原来是发情了,如果颜少你今天非要见血的话,那我蓝城就陪你玩玩!”

  她晃着自己那只带满血丝的指甲,心里的怒火越燃越烈,然而,颜司瀚丝毫不顾他的手背还在往外流着鲜血,一下子把蓝城抱起来就把她扔在了沙发上。

  “我倒想看看,你想怎么跟我玩?!”

  蓝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话音刚落,只见颜司瀚大掌一扫,“呼啦!”,餐点台上的东西悉数落到了地上。紧接着,又是“刺啦!”一声响起,蓝城身上的西装和衬衫转瞬间就被扔到地上,顿时,黑色的Bra蕾丝内衣还有雪嫩白皙的肌肤赤裸裸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男人倾身压下,冰冷的西装贴在她的肌肤上。

  她的嘴被吻住了,任凭她如何咬颜司瀚的嘴唇,对方都不肯放开。而她不停地挣扎让颜司瀚四处点火的手更加肆无忌惮。

  然而这时,她的脸上没了慌乱。

  因为,那两只被压在背后的手,正缓缓打开了水果刀……

  “住手颜司瀚!你你再敢碰我一下,我保证,这把刀会立刻从这里插进去!”

  只见,水果刀由身后拔出直直地刺向了男人心脏的方向!

  颜司瀚不禁没躲反而迎身上前,因为刚刚一番“激情”,这个时候他的身上也就只有一件薄衬衫,于是,衬衫顿时便被水果刀锋利的尖刃刺透,洇出鲜血。

  蓝城一点也没料到颜司瀚会这么做,握水果刀的手颤抖了一下。

  “你恨我,恨到想杀了我。”男人就像是在阐述一件无关自己不痛不痒的事情一样,“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放了你。”

  在蓝城望着血迹短暂失神的空档,颜司瀚一把夺过来水果刀!

  ……

  几分钟之后。

  “蓝城,孩子呢?他在哪?”

  颜司瀚胸膛敞露着,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呼出浓浓的烟雾,把他的面孔遮挡得若隐若现。

  四年了,他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没能找到蓝城将那个孩子藏到了哪里。

  蓝城嗤笑一声。

  “我刚刚说了,死了,四年了死在飞机上了。”

  “不要跟我装糊涂,”颜司瀚在透明烟灰缸中碾灭了烟,凌步朝蓝城走去,眼神如同一把锐利的剑,“你把他藏到哪儿了?把他交出来。”

  蓝城推开颜司瀚,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高跟鞋,神情无所谓地说,“我应该还能找得到骨灰,你要吗?”

  “蓝城!你还有没有人性!”颜司瀚攥紧了蓝城的手腕,“那孩子才两周大,四年前你怎么下得去手!”

  甩开颜司瀚的手,蓝城看了眼手腕上被抓得留下的红痕,他还真是对她丝毫也不客气的。

  蓝城勾唇讽刺一笑。

  “颜司瀚,你觉得人性和良心那东西,你就有吗?!”

  到最后,她几乎是怒吼出来的,眼睛带着颜司瀚从来见过的锋利!

  “四年前,你为了保护你心爱的郁家大小姐,丝毫不顾我的安危将我推到风口浪尖上,你,让我顶替她去面对你的那些仇敌和媒体的攻击,颜司瀚,你又比我好得到哪里去,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跟我谈人性的就是你!”

  “把孩子交出来。”颜司瀚攥紧了拳头,周身围绕着冷佞气场,“如果你今天把孩子交出来,过去的事情再也不会有人再提及。”

  蓝城一件一件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拿起了行李。

  “死了,不管你问我多少遍,死了就是死了!你以为他是被我弄死的也好,亦或是,他送到我怀里就已经死了也好,但他就是死了!”

  蓝城想,颜司瀚肯定不会以为是第二种,他从来就没相信过她。

  “蓝城!你会为你现在说的话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第3章 高速飙车

  蓝城回头望了颜司瀚一眼,情绪明明凌冽至极但却笑得俏皮妩媚:“代价这个东西我尝的够多了,还真不差这一次!”

  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会后悔的。”颜司瀚面色冷峻,“不把孩子交出来,你今天走不了。”

  蓝城无法再维持自己的形象了,她的眼睛瞬间酸疼的厉害,声音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

  她庆幸她此时背对着颜司瀚,他什么都不会看见,她蓝城可以在任何面前丢人,唯独在他颜司瀚的面前,绝对不可以!

  后悔?他说她会后悔?

  心脏的地方似乎在滴血,蓝城猛地转过身子,狠历的眼睛看向面前的男人。

  “是啊,我早就后悔了,我后悔四年前跟你这个魔鬼扯上了关系,我后悔我竟然会相信你?!”

  “呵呵!颜司瀚,因为你一再的助纣为虐,我家破人亡,我声带被人毒毁,我他妈的早就后悔了!”

  “我现在没什么可以被抢走的了,不管是你还是郁可暇亦或是郁可豪,都尽管来吧。”

  她一无所有,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

  “开门吧。”

  几分钟后,颜司瀚像是妥协,低沉暗哑的声音对着手机命令道。

  蓝城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颜司瀚直直地看着蓝城,神色晦暗难明。

  门被打开,但是保镖却站成了一堵人墙,本欲离开的蓝城顿时扬声道:“颜司瀚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司瀚没有回答她,侧身走出了房间的同时对手下的人做了个手势,冷声道:“把她带回别墅。”

  “颜司……唔!”

  蓝城再次被捂住了嘴,被抓着手臂强行压制着跟在颜司瀚的后面。

  “蓝城小姐,颜先生不想让我们伤到你,所以不要再挣扎了。”

  颜司瀚你混蛋!卑鄙、无耻!

  是她痴心妄想了,像颜司瀚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松的放过她?

  蓝城啊蓝城,你还是高估了颜司瀚,对你,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望着颜司瀚瘦削的背影,蓝城恍惚觉得这一切好像和四年前没有任何区别,强大的他和无助的自己,心头上涌现浓浓的讽刺感。

  “老陈,回清华苑的别墅。”颜司瀚对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指示了一下,自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你到底想干什么?”蓝城使劲拉了一下车门,没打开,被锁上了。

  颜司瀚缓缓睁开眼睛,靠近了蓝城,吐息像毒蛇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我说了,把孩子交出来,不然我就关着你,直到你交出孩子为止。”

  “我也说了,郁可暇的孩子在四年前就死了!你还要我重复多少遍?!”那个孩子送到她怀里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还不屑与在一个婴儿的事情上撒谎。

  还没等颜司瀚开口,司机就扭过头说:“少爷,有人在追击我们。”

  “甩掉他。”

  车子马上提高了速度,蓝城因为惯性重重地砸在了座椅上,颜司瀚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扶她,但刚探出一半,手却又收了回来。

  “坐好,我可不想让你死在我的车上。”

  “死了也不用你管!”

  蓝城隐约觉得那辆纯黑色的机车和骑着它的那个男人有些眼熟,但没等她细想,机车就再次超了上来,紧擦着他们的车身。

  机车一点点往蓝城所坐位置的窗户靠近过来,蓝城眉头一皱,“子琛?”

  听到亲昵的称呼,颜司瀚扭头看了女人一眼,“怎么?你在美国的情人还是众多鸭男之一?”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陆子琛早她一天从美国回来,说杂志社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一定是派去的司机没接到她,他这才急急地赶了过来。

  “少爷,我们的车已经被刮了好几道划痕了,要继续加速吗?”

  “继续。”淡漠的声线中突然多了一丝怒气。

  一辆豪车和一辆机车在前往郊区的无人高速公路上飞驰着,窗外的景色在蓝城眼前飞速闪过。

  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后,陆子琛的机车一个急速转弯横在他们的车头前,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刹车印。

  “开门!”陆子琛摘下了头盔,一头微卷的浅色头发被风吹得凌乱。

  他走到颜司瀚那边的车门前,拍了拍窗户,“颜司瀚你把蓝城放下来!”

  “掉头,从他身边绕过去。”颜司瀚沉声吩咐。

  “你会撞到他的!”蓝城大惊,随即拼命地拍着车窗,示意陆子琛离开。

  “他的死活跟我有关系吗?”本就清冷的声线变得更加冰冷。

  陆子琛只以为蓝城拍窗户是让他救她,皱着眉头折身就朝蓝城那边的车窗过去,蓝城大声呼叫了一声,然而就在这时,巨大引擎声响起,司机老陈突然发动车子,车子猛地倒退后又一百八十度漂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蓝城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掉头在另一条公路上行驶了。

  “之琛!陆之琛?!”她慌张的回头看过去,陆子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半个小时后。

  蓝城一路被颜司瀚抗进的他的私人别墅,这座私人别墅除了他相信的几个人外,几乎没有人知道。

  担心陆子琛安危的蓝城一路拼命的挣扎着,“颜司瀚,陆子琛要是出了任何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即使跟你同归于尽!”

  一不小心,蓝城胡乱拍打的手指勾掉了颜司瀚西装衬衫上的扣子。

  “你怎么跟我同归于尽?难道想让我死在你的床上?”

  “嗤——!蓝城,别高估你自己。”

  颜司瀚打开一楼的房间,直接将蓝城丢了进去,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什么时候想清楚孩子在哪儿了,我什么时候放你离开。”

  “我、不、知、道!”

  孩子孩子!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到底要在她的身上按多久!是,四年前临走前她是替别人抱了几分钟的孩子,但是她并不知道那就是郁可暇的孩子。

  也是后来看到国内新闻上的照片,她才知道的,但是那个孩子确实已经是死了!

  蓝城发现,自己现在即使有一百张的嘴,也没有办法说清楚这个事情。(6078)

第4章 跟你同归于尽

  “蓝城,你可以继续狡辩,但你还是不开口,无异于是自讨苦吃。”

  “砰!”

  伴随着落锁的声音,蓝城被颜司瀚幽禁了。

  她拍打了好长时间的房门,但整个别墅就像是一个人都没有似的,没有得到一点回应,蓝城从下了飞机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吃,不一会儿,她饿晕了过去。

  直到天际彻底黑暗,“咔塔!”一声轻响,门打开了。

  “蓝小姐?”

  没人回应。

  “这是颜少让我给你端过来的,颜、颜少让我转告你,你可以不开口,但是你也休想离开这里。

  菲佣把托盘里的事物放到了桌子上,转身想叫醒蓝城,但就在这时,锋利的玻璃片突然抵到了她得脖颈间!

  “不想死就别说话,把手机给我!”

  蓝城看了眼桌子上放的东西,是她喜欢四年前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

  “蓝、蓝小姐……”菲佣被吓得瑟瑟发抖,抖成了筛子。

  “闭嘴!”蓝城在菲佣的身上一阵摸索,摸到手机后,一把掏了出来,“这里的位置?”

  几乎是想都没想,蓝城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我要报警,有人违法监禁和强*奸,请你们马上派人过来救我,这里是京州五环桃源大道……”

  玻璃片被架在脖子上的菲佣脸色霎时苍白。

  “别动!”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不想伤害无辜的旁人。

  “蓝、蓝小姐,你刚说的是真的吗,我可以帮、帮你离开这里。”

  蓝城手里的玻璃片缓缓放了下来。

  但最后,她还是拒绝了菲佣的帮助,因为要是被颜司瀚知道是她放走的她,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菲佣的。

  与此同时,正在公司召开董事会议的颜司瀚不仅收到了别墅传来的监控视频,还等来了警察局的人……

  “颜总,我暂时把那两个警察安排到会客室了。”

  会议桌上,颜司瀚的手机震个不停,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父亲”两个字,颜司瀚拿着手机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颜总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今天的回忆暂时先到这里。”

  “喂,爸……”

  颜司瀚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就传来了颜烈铁血无情的声音。

  “混账!看看你干的好事,警察局长都亲自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了!四年前是猥亵案,现在又是强奸案加违法监禁,颜司瀚,我可真是养了你一个好儿子!”

  颜司瀚的薄唇紧抿了两下。

  “我告诉过你,颜家在政治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污点,给你一天的时间,劝那个女孩接受私下调解,不要把事情闹到了明面上!就这样。”

  “嗯。”

  没有给颜司瀚一分钟说话的机会,手机就你挂断了。

  颜司瀚紧攥着掌心的手机,俊脸上风云遍布,这样有心机并且还反将了他一军的蓝城,是颜司瀚从未见过的。

  蓝城,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

  “颜烈可是京州市的副市长,蓝城啊蓝城,你还真敢?你就不怕颜司瀚他老子出手对付你。”办完相关手续,陆子琛从警察局领走了蓝城。

  蓝城把颜司瀚在机场弄在她身上的痕迹当证据递交了上去,但警察局的也只说了一句,具体情况他们会尽快核实就没了下文。

  颜家涉及军政商三界,不管是那条道上的都得卖颜家一分薄面,其势力难以想象,京州市恐怕还没有人敢动颜家的人,蓝城算是第一个。

  “有什么不敢的,颜副市长的儿子是个强奸犯,相信新闻一出来必定会引起外界的关注,副市长现在巴不得我这个女人马上销声匿迹了,怎么还胡再来招惹我?”

  “颜司瀚口口声声警告我,所以我也送他一个警告,蓝城已经不是四年前的蓝城了,现在的蓝城——蓝为政的女儿,不再是任人揉捏的对象!”

  陆子琛嘴上没有多说,但心里还是担心。

  “配音虽然是幕后工作,但你以后是要走到人前的,我担心你的名声……”

  蓝城自然地揽住了陆子琛的胳膊,“放心吧子琛,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里,该担心是他颜家。”

  怪就怪,颜司瀚不应该这么快就来招惹她,现在,他一定忙的不可开交吧,不仅需要将这件事压下去,还要瞒着那位郁大小姐不能让她知道跟她蓝城有关。

  然而,蓝城勾唇一笑,颜司瀚,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蓝城在陆子琛的公寓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陆子琛从被窝拖出蓝城死活要带她去见所谓得惊喜。

  只是对蓝城来说,这个惊喜有点惊吓了。

  京州市的经济中心是蓝天碧水一带,全国最大的颜氏电子动漫集团就坐落在这里,周围大厦鳞次栉比。

  “我的‘印记’,怎么样?还不错吧。”

  “对面是颜氏集团的大楼,东边是电视台,西边是影视公司,陆子琛你真敢选,把杂志设开到了SOHO大厦这里,还是黄金视野的十六层,钱烧的。”

  陆子琛挑了一下眉,不置可否,拉着蓝城的手就往大楼里走去。

  “今天的陆主编看起来很高兴,比过去更帅了!”

  “谢谢,你今天也很美!”

  陆子琛伸手比了个心,跟蓝城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电梯。

  “短短几天时间你就跟公司员工打成一片,厉害。”

  “个人魅力太大我也很为难,只是想要迷倒我们家蓝城,怕是还需要几年。”

  蓝城笑了笑没有应声。

  在美国的时候,陆子琛向她告白过,但是她没有接受,在她看来她早就没有了谈情说爱的资本,尤其是这次回来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她给不了陆子琛任何承诺。

  既然注定没有结果,那还不如不要开始。

  两个人走出电梯,却见录影棚里外面围满了人,陆子琛的好奇心一向都重,不由分说的就拉着蓝城走了过去。

  “这是在干嘛呢?”

  “陆主编你回来了,这是新交的女朋友吗?真漂亮。诺,郁可暇接受了我们杂志的专访,连大导演都过来了。”

倾城虐恋,娇妻要翻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城虐恋 或 娇妻要翻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小说: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4章取悦他邮轮继续在海上航行,而苏浅却归心似箭!还有一天便是齐昊宇和夏清婉订婚的日子,那位姐姐抢她的男人,还毁她的清白!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易天逍安稳地坐在餐椅上,寒眸幽幽看着对面神思不属的小女人。“身为礼物,你这自觉性可不怎么样!”苏浅被拉回注意力,皱眉看向那张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脸。易天逍和齐昊宇明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的冷酷和身上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更让他本就扎眼的外表迫人呼吸!说白了易天逍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了便

  • 战少,一宠到底!4章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4章书名: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小说名: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4章那个画面静躺在床上,看着不熟悉的床顶,闭上眼,脑中浮现出那个画面……公园的一处草地上,几只蝴蝶安静的飞过,这里很少有人来打理,杂草都长的很健壮,草地的石凳上,一个面若冰霜的女孩为一个满脸幸福的男孩包扎着伤口。男孩微笑,静静看着女孩熟练地为他包扎着,感觉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那么的美好,仿佛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女孩感到男孩在看她,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包扎,心里想着:傻子。包扎完,女孩淡淡地说了句:好了。便扭过头不想看到那张

  • 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小说名: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4章六十万杜逸阳理解舒安。她是个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倔强而坚强的女人,“如果需要帮忙,舒安你尽管开口,我们是朋友。”杜逸阳最后那句我们是朋友,让舒安在很长时间里红着眼眶,直到回到那栋即将拆迁的废旧小区里。她看到家里居然亮着灯,唇角带着希望的浮动了下,她低头快步走向那栋房子,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和方泽开口了。楼门已经在眼前了,她面前的路却突然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房东大婶拦住,她用力把她扯到角落里,拍着胸脯说,“舒安啊,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了?”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4章皇宝宝回归,隐瞒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好像弹指间就过去了,谁都不会在意小小的三年。可如果一个人,三年的日日夜夜,都在担心、愧疚呢?那日子,必定不好过。“若素,你又在想你儿子了?”王楚刚从衙门回来,看见安清瑶在发呆,于是找她搭讪,但他向来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安清瑶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于是安清瑶改名为安若素,她早就想好,万一有一天凌帝追查到她,她就说是安清瑶是她姐姐。反正,凌帝没见过安清瑶的真面目,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4章以牙还牙果然,云安琪已经恶毒地微笑起来:“七妹,刘叔已经服了春药,你若再不答应,咱们便把你送给刘叔享用!虽然你丑陋不堪,不过服下春药之后刘叔是来不及看你的脸的,哈哈哈!”只是如此而已?这种手段对于雇佣兵界第一人而言,未免太小儿科了!云墨染挑唇冷笑:“白痴。”“你……放开他!”云安琪笑容一僵,恼恨地挥了挥手,“刘叔,这死丫头是你的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是!”侍卫立刻撒手,被春药折磨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的刘叔跌跌撞撞

  • 骄妻胜火4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4章小说:骄妻胜火第4章羞涩型的帅哥军训就这么如火为如荼的进行着,颜晓筠和三位室友也在第一周的水深火热之后,渐渐适应了军训生活,与同班同学打得一片火热,也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教官们混得烂熟,时常会在休息时间缠着他们讲部队的趣事,个个都听得十分入迷。颜晓筠发觉,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规律、热情、轻松,这种轻松并非身体的轻松,而是心理层面的轻松,不必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竞争对手,她只需要让自己活得精彩,至于别人怎么看她,不必过多理会,那种让人舒畅的自由的感觉,让她的心简直就像漂到了外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4章撞见看着情绪失控的夏筱筱,孙晓婷的脸瞬间挤成了一团,委屈的大喊:“啊!疼死我了,正飞,快救我……”一听孙晓婷的声音,邵正飞想也不想的上前伸手想把夏筱筱推开,可是失控的夏筱筱力气很大,邵正飞扯了几下见她没松手,猛然用了蛮力把夏筱筱一把推了出去。夏筱筱的力气再大,也敌不住一个男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趔趄了几步,脚下一个没站稳人跟着向后一仰摔了下去!呯!随着一声闷响,夏筱筱感觉后脑勺传来一阵刺骨的痛,原来她倒下去时,正好砸在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