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帝女瑶光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3 4:50:2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帝女瑶光

西凛宫寒

昏暗的西凛宫里,两道人影,在偌大的床上翻滚着。奇闻网

随着暧昧的温度升高,急促的呼吸声,从床帏里传来。

“你,你慢些......”瑶光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苍图碾碎了,他的胳膊紧紧箍这自己的腰,那里,一定又像往常一般,留下了紫红的印记。

苍图的嘴角弯了弯,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他伸手抚摸着瑶光柔软的地方,低沉地说道,“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瑶光殿下......”

他的动作很粗鲁,像一只饥饿已久的豹子,肆意享受着自己嘴边的猎物。

背部的肌肉不断起伏着,好像永远都不会累。

瑶光的无力地躺在他身下,感觉着他的每一寸运动,但是耳边却传来苍图充满恨意的声音。

“瑶光殿下,听说你又向你的天帝父亲告状,说我不肯碰你......”苍图看着臣服在在自己身下的人,眼睛里满是不屑,他慢慢把头低下,“你就这么喜欢我吗?这么喜欢我碰你这里、还有这里......堂堂帝女,竟然和凡间的娼妓一般......”

瑶光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她小声地说着,“我不是......我没有......”

眼前的锦绣床帏,落在了她的脸上,瑶光的眼角,慢慢流出泪珠。

“我没有去告状——我没有!”

瑶光猛然惊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做了噩梦。推荐qi-wen.com

她叹了口气,伸手轻抚着自己还未隆起的小肚子,但是里面小生命,已经有了微弱的灵气。

那人要是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高兴?感叹?惊讶?

瑶光低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晓得,那人不会流露出任何喜悦的情愫。

他对自己,大抵只剩下恨了。

“娘娘,帝君他......”

侍女走不远处的雕花回廊走过来,对瑶光行礼,言语之间带着些许犹豫。

瑶光回过神来,隐去脸色的悲戚之色,还是像往常一样,一副端庄优雅的模样。版权http://www.qi-wen.com/

她整理了一下袖子,将碎发别到耳后,轻声说道,“帝君他又去了念青山,是吗?”

侍女恭恭敬敬地点了点,然后退到一边,不再说什么。

这位瑶光娘娘,是天帝的幼女,也是苍图帝君的妻。

她自三百年前嫁给苍图帝君,就一直生活在这西凛宫里。

西凛宫上上下下,对瑶光恭敬得很。

毕竟,谁都不敢得罪天帝之女。

传说这位瑶光殿下手段毒辣,为了嫁给苍图帝君,害死了帝君的情人。

“退下吧,本宫都知道了。原文http://www.qi-wen.com/”瑶光的神情带些疲倦,她摆了摆手,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

瑶光从金丝木箱中,取出一件披风。

她犹豫了半晌,便抱着披风,御风而行,朝念青山赶去。

念青山乃苍图帝君的辖地,这里常年积雪,寒气甚重,便是神仙,也会受不住这刺骨的冰冷。

念青,念青,这山名自然是为了一个名中带“青”的女子所起。

那人的朱砂痣、白月光。

瑶光苦笑一声,自己的夫君将如山重的思念,赠予了别的女子。原文http://www.qi-wen.com/

寒风吹过瑶光的脸,她感觉头有些疼了。

巍巍山上,白雪茫茫。

飞禽绝迹,走兽消亡。

玄衣男子站在雪地里,对着不远处的寒潭发呆,眼神里满是悲怆。

三百年了,苍图每天都要来这里,悼念那个如莲花般清雅的女子。

若不是因为自己,她就不会香消玉殒。

苍图眼神一暗,这仇,他一定要报。奇闻网

“苍图,你在这儿。”

身后传来悦耳灵动的声音,但是在苍图听来,这声音只会让自己恶心。

他转过身来,俊朗的脸上却满是敌意,“你来这里做什么。”

苍图看着他名义上的娘子,没有半点柔情。

他一生的爱意,都献给了那个再也不会醒来的女子。

瑶光心中一痛,就像被千万根银针刺着一样。

一下又一下,扎得她满心鲜血。

被自己爱了千年的人这样看着,整个人都像被凌迟了一遍。

但是瑶光定了定神,勉强地扯出一丝笑意,温柔地拿起手里的披风,开口说道:“我,我来给你送这个。苍图,这念青山上寒气太重,我怕你的身子受不住。这披风是我拜托大哥从......”

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苍图不耐烦地看着瑶光,厉声呵斥她,“够了,你烦不烦。”

瑶光倒是没有被他的呵斥吓唬住,她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苍图。

她低下头,喃喃地说道,“我,我只是关心你。”

听了这话,苍图冷笑一声,表情变得有些诡异,“苍图哪能受得起瑶光殿下的关心。”

瑶光殿下,瑶光殿下。

做了三百年的夫妻,他还是这般称呼自己。

这称呼是嘲讽还是尊敬,是疏离还是亲昵,瑶光心里清楚得很。

他慢慢逼近了瑶光,嘴角勾起了弧度,眼神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瑶光一步一步朝身后退着,直到靠在了寒潭边上,才停下了脚步。

我只爱慕她一个

“我们,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冷了。”

瑶光感觉后背一凉,那寒潭里的寒气,像是游动小蛇钻进了衣服领口一样,侵袭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但是瑶光没想到,苍图的话语,比这寒气还要冷。

苍图低下头,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捏起比自己矮了不少的瑶光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冷?这里冷吗?”

瑶光的下巴被他捏得发痛,喉咙也被迫拉拽,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

她就像一只濒死的天鹅,凄美而优雅。

苍图晃了晃神,他的心头竟然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不可能,不可能的。

自己怎么会对瑶光产生这种感情。

他苍图,永生永世,都不会爱上这个狠毒又下贱的女人!

苍图想到这里,心中的愤怒之情又加重了,自己竟然差一点被这个女人的柔弱的外表骗过去了。

“你还记得青女吗?”苍图松开手,转而在瑶光的纤细白皙的脖颈中揉捏着,就像一只经验丰富的野兽,在戏弄猎物一样,“她在这寒潭深处,躺了三百年。殿下,你说,她冷不冷?”

听到“青女”这两个字,瑶光的眼神都涣散了起来。

她知道,苍图的心里,只有青女。

苍图的手一松,瑶光便跌入了寒潭。

冰凉的液体涌入五官,浸湿了单薄的身体。

瑶光的神智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她的思维飘散开来,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当年在九峰山上的初遇,让瑶光以为,苍图许下的承诺都是真的。

那时候的苍图,很温柔,很体贴。

他比天界所有的男子都要好看。

瑶光的心口一阵闷痛,快要承受不住现在冰凉的苍图了。

苍图曾经说过,等她行过成年礼,他就会来求娶自己。

瑶光等啊等,终于等得心都疼了。

她偷偷去西凛宫找苍图,却看到他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另一个女子。

他们俩言笑晏晏,情谊绵绵,瑶光的眼睛被刺痛了。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行宫,再也不想去见那个负心的男人。

瑶光的脸上,挂着苦涩的微笑,自己要是真的像当时想的一样,不再去想苍图,是不是就不会遭此劫难。

青女意外身亡后,瑶光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满心期待地嫁给苍图,想要他不再那么难过。

但瑶光还是太天真了,整个天界传起了流言,帝女瑶光,为了嫁给苍图帝君,竟然暗地里害死了帝君的情人青女。

一时间,卑鄙、毒辣、阴狠,都成了形容瑶光的字眼。

新婚之夜,红烛惹眼。

灯火通明的西凛宫里,却上演着一场没有任何感情的情事。

柔弱无骨的瑶光,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发白,承受着自己夫君的滔天怒火。

她像是一只漂泊在暴风雨中的小船,随着苍图的动作摇晃着,身体经过一开始的疼痛,已经变得麻木起来。

苍图冷着一张脸,紧紧地捏着瑶光的手腕,手劲儿大得要把她捏碎似的。

“殿下,满意了吗?”苍图低下头,映着红烛的脸上,出现了诡异的微笑,“如果这就是你期望的,那我苍图,乐意奉陪。”

瑶光睁着眼睛,无助又悲伤,耳边却传来苍图低沉的话语。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殿下。”

苍图快意淋漓地蹂躏着这个身份高贵却心肠歹毒的女人,他的青女死了,他也不会让害死青女的人好过。

天帝之女,我耐你不得。

但是我有千万种方法,折磨你。

苍图低下头来,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鲜红的印迹。

她这是在找死

“娘娘,娘娘,您醒了?”

侍女的声音缥缈又遥远,好像是从很远的幽空中传来的。

瑶光慢慢睁开了眼睛,却感觉头疼欲裂。

她立即反应过来,身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还好,那个小家伙很坚强,没有出事。

瑶光在侍女的搀扶下,慢慢起身,她缓缓地看向四周,冷清的宫殿里,只有香炉燃起的烟雾,袅袅娜娜地萦绕着。

“我,怎么在这儿?”瑶光伸手摸了摸床上的被子,那黑色的墨蚕丝织就的面料,在她的手下滑动着。

瑶光有些愣住了,这里,应该是苍图的住处吧。

是他带把自己从寒潭里捞起来,带到这里的吗?

他,他不是很恨自己吗,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苍图也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救那个女人。

她明明又在假装了,装作一不小心,跌进寒潭的样子,是想引起自己的怜爱吗?

苍图在寒潭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瑶光浮出水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些慌张。

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是想把自己淹死吗?

苍图皱了皱眉,纵身跳入寒潭,搜寻着瑶光的下落。

幽暗的潭水里,瑶光双目紧闭,惨白的脸毫无生气。

苍图心里一阵颤抖,她这是找死!

明明知道瑶光是仙体,不会有事的,但苍图还是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将灵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她体内。

自己疯了吗,就让她这样去死不好吗。

苍图收回了手,犹豫着。

他恨她,不是吗,就让她这样死了吧。

“苍......苍图......”昏迷之际的瑶光,却一直惦念着那个不爱她的男人。

苍图伸出手指,在她被冻得发紫的唇上轻点。

突然间,一股幼嫩的灵气出现在苍图的指尖。

软软的,乖乖的,缠绕着苍图的手指。

“这,这是什么?”

苍图低声惊叹着,他把手放到了瑶光的小腹处,那股幼嫩的灵气更加强烈了。

她,她这是怀孕了吗?

怀了自己的孩子?

苍图整个人都呆滞了,那股幼嫩的灵气,感受到爹爹的气息,像是撒娇一样,在苍图手上亲昵地蹭来蹭去。

苍图心头一颤,这种微妙的感觉,搅乱他的心扉。

他立马起身,从这里慌忙逃窜。

“帝君,你怎么了?”素女见举着棋子,久久不肯落下的苍图,满是疑惑地问道。

苍图回过神来,干咳两声,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漠,“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不该想的人和事。”

不该想的人和事?

对于苍图帝君来说,不该想的人和事,恐怕就只有那位天帝幼女了。

这可不妙,帝君该不会开始惦念那女人了吧?

素女眼珠子一转,做出一副悲伤的模样,言语间都是伤心之意,“帝君莫不是太想念姐姐了?也是,姐姐这一去,已经三百年了。姐姐要是知道帝君一直想着她,她也是死而无憾了。”

想青女吗?

苍图沉默不语地拿起棋子,落在棋盘上。

自己每日都去念青山寒潭边,悼念青女。

瑶光却每日都跟着自己,在寒潭边看着他,三百年来,没有落下一次。

“帝君,再过几日,就是姐姐的忌日了。”素女低下头,眼泪落了下来,“我想去念青山看看姐姐,可否在你那西凛宫中小住几日。”

苍图点了点头,“自然可以。我答应过青女,会好好照顾她的妹妹。”

只是因为这样吗?因为姐姐,你才会对我好吗?

素女的眼神间有些暗淡,“就怕瑶光殿下她会生气,帝君也知道,她的嫉妒之心有多可怕,青女姐姐就是因为......”

“西凛宫的主人是我。”不知怎地,苍图有些不高兴了。

他把最后一颗棋子落下,“她做不得主。”

听闻此言,素女的心里愉悦极了。

她相信,凭着自己一张和姐姐分外相似的脸,她迟早会把苍图帝君勾引到手。

恶毒的女人

“瑶光殿下可真有闲情逸致。”

素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正在西凛宫的庭院舞剑的瑶光,挽了个剑花,把揽月剑收起。

她皱了皱眉头,看着素女那张妆点精致的脸,心头又是一阵愤懑。

“你来做什么。”瑶光的神情有些恍惚,素女和青女太像了,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从自己身边抢走苍图的女子,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素女眼神里充满了算计的精光,她今日故意穿了青女从前最喜欢的仙裙,为的就是刺激瑶光。

素女身着浅紫色的广袖流仙群,头发挽成流云髻,炫目的朱钗步摇,使得她整个人都显得高贵又华丽。

可她还是嫉妒瑶光,对方只穿着一袭白衫,就将帝女的风姿展现的淋漓尽致。

没关注,很快,瑶光就会一无所有了。

素女这样安慰着自己,她会让瑶光,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再过几日,便是姐姐的忌日了。瑶光殿下也是知道的,帝君他对姐姐用情极深,即使过去三百年了,还是不能相忘。”素女温柔地说着,语气里还带着些许悲伤。

瑶光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心中的思绪却已经翻江倒海了。

是啊,他对青女用情极深,怕是三千年都不能忘记。

自己,在西凛宫守了他三百年,到底算什么呢。

素女见瑶光陷入了沉思,又听到了墙外的脚步声,心头一喜。

她莲步轻移,姿态优雅地朝瑶光走了过来,双目低垂间,竟满是泪光。

“素女知道殿下容不得姐姐,可是姐姐已经香消玉殒了,殿下难道还要对素女赶尽杀绝吗?”素女猛然撞上瑶光的剑口,哭得梨花带雨。

待瑶光回过神来,自己的揽月剑,竟然捅穿了素女的胸口。

她这是做什么,自己根本就没有想伤她!

瑶光急忙把剑丢下,想要伸手扶着素女,“抱歉,你怎么样了——”

“啪——!”

响亮的掌声打在瑶光的胸口处,她就像一个轻薄的风筝,飘落在了庭院的另一头。

苍图搂住素女柔弱的身躯,立刻用仙法,止住了她胸口不断涌出的鲜血。

瑶光躺在一边,看着苍图焦急的脸,瞬间明白了什么。

素女,恐怕是故意这样做的。

可是苍图,会相信自己的解释吗?

瑶光咬紧嘴唇,刚才受了苍图的一掌,她整个人都快支撑不住了。

胸口像被巨锤砸过一样,痛意从某一点向外延伸,一呼一吸间都是撕裂般的痛楚。

“苍图,我——”

可惜还没等瑶光把话说完,苍图就抱着素女站了起来。

他冷冷地看着瑶光,自己昨天果然疯了,竟然对这个狠毒的女人动了恻隐之心。

“瑶光殿下好大的威风,我这西凛宫,恐怕是入不得殿下的眼了。”

瑶光捂着心口,满眼绝望地看着他,“不,不是这样的,苍图,我不是故意的......”

苍图并不想听她的解释,而是厉声喝道,“瑶光殿下,不要再做戏了!”

他的声音就像一把利剑,狠狠地插在了瑶光的心上。

很疼。

很冷。

瑶光的嘴角慢慢溢出鲜血,可是这一切看在苍图眼里,都是在做戏。

她踉踉跄跄地走到苍图身边,无助地拉着苍图的衣袖,眼睛里都是祈求,“苍图,求求你,求求你,听我解释,就这一次,好不好......”

帝女瑶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女瑶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聂少,我爱不起第十七章不是你的孩子聂君邪很忙,苏晴脱离生命危险之后他就赶回公司处理公务了,马不停蹄的忙碌了整整三天,等他想要去医院看看那个命大的女人的时候却接到了聂家的紧急召唤。聂君邪是聂家这一辈当之无愧的继承人,但他上面还有一个权力顶天的父亲,混的黑道,父亲让他回去,他没法反抗。等他全部忙完之后,才发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苏晴已经消失了。时间是他离开这个城市的一个月后。苏晴就像是一个从没出现过的影子,从这

  • 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七章怀孕易烨泽那灼热的呼声扑在我的脸上,我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他好看,越有魅力。蓦地,我的脑子突然闪过欧阳琪在酒会上说过的话,如果她说的话是真的,易烨泽将来要娶的人会是欧阳琪吗?一想到这事,我脸一紧,有点心事重重地将脸别了过来,神情落寞地看着车窗外。“怎么了?”易烨泽低声问着。我摇了摇头,“没事,送我回去吧!”“肯定有事。”易烨泽那双大手将我的小脸摁回他的视线内,盯着我,郑重地问道:“不要对我隐瞒,

  • 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血债,就该用血来还白瑾昊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两下,他想起白茜茜流产后,大哭大闹的要求白家给医院施加压力,要让医院开除秦欢,秦欢跪在地上求她,说她没有害死白茜茜的孩子,求他相信她,她嫁入白家也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想爱他……他当时是怎么说的?“爱?秦欢,就凭你这种卑鄙恶毒,连我妹妹的腹中胎儿都能残忍杀死的贱妇,你也配说爱?”“秦欢!别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爱,就算你真的对我有了爱,我也会嫌恶心!”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啊,

  • 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送到家门口“我现在一点被安慰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感觉被雪上加霜了。”沈初见只好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陆非白得动作。抵在她肩上的陆非白听见她这话不由得闷声笑着松开了她。沈初见赶紧走过去打开了柜子门,便看见一柜子的都是男装,只在角落里挂了一件女装。她突然就意识到,刚刚走出去的时候,好像没看到有其他客房,而这一间,似乎就是唯一的卧室。陆非白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站在衣柜前发愣。沈初见干脆当作没注意到

  • 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放屁不带响却不想现在段飞竟然当着两个老人的面很认真的提出了这个问题。这让云诗彤明显愣住了。“离婚,难道是因为他的身体不行,所以不想连累自己。”云诗彤的脑袋里一团乱麻,段飞刚刚的话始终在耳边回荡,以前对段飞的那些不满竟然消散了大部分,想起这一年多来自己对段飞的态度,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恶,反而有些可怜……段飞当然不知道身边的大美女脑袋里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改变了一年来自己的无良形象。他也是被逼无奈

  • 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02第18章处朋友?下午四点,萧晨来到总裁办公室。“苏总,找我什么事?”“萧晨,我等会儿还要去实验室,你先去接小萌回家……”苏晴正在埋头写东西,听到萧晨的声音,抬头说道。“哦,那你呢?”“等我忙完了,我让别的司机送我回去就行了。”萧晨看着苏晴略显疲惫的脸庞,心中涌现几分疼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等我晚点再来接你吧。”“不用了,让小萌自己在家,我有点不放心。”萧晨愣了愣,随即恍然,看来威胁信以及窃听器的事情,已经让这个女人没多少安全

  • 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怪谈异质论第17章第十七章人骨钗转眼间,在店铺里工作两个月了,期间也学习了很多简单法器的制作。我对于法器的理解,又更进一步。不过距离师傅师娘尚有很长的距离,我现在也只是理论上勉强及格而已,要想学到真功夫,还是得真刀实枪的去实践!所以我抓住每一次可以和师娘出去处理灵异事件的机会,非但能锻炼自己,没有了师傅的照看,师娘对我似乎更加‘肆无忌惮’,我喜欢那种被撩的感觉。但这几次出任务,每次很简单,基本上把法器找个地方一摆,事情就解决了,让我很失

  • 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调戏待到走过了马路对面,素锦眼见得秦煬和他的美女已经消失了,就冷着脸把陆泽楷推开:“多谢陆先生帮我解围。”陆泽楷漂亮的眸子狐狸一样眯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痞痞说道:“呦,温小姐怎么一转脸就变的这样冷淡?刚才可是还死死抱住我的手臂不丢呢。”“你究竟想怎样?”素锦狠狠瞪他一眼,对于这种两面三刀翻脸不认帐的男人,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没怎样,只是这么长时间不见温小姐,着实有点想念了。”他依旧是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