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冷妃撩人:王爷宠妃别上瘾】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3 4:07: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冷妃撩人:王爷宠妃别上瘾

第1章 松手吧

  天边的云卷如沉墨,冷风大作,地上的杂草被吹的匍匐不敢动弹,闷雷隐隐地响起,明明是白日却不见阳光。来自http://www.qi-wen.com/

  裴凌凌在空无一人的官道上拖着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拼了命的跑着,所过之处滴滴答答的留下不少醒目的血迹。

  短短三日,天下大变,三皇子篡位,弑兄杀弟,心狠手辣,民不聊生。

  “凌儿,松手吧。”被她牢牢拽着的男人轻咳了一口血平静的说道,满脸血污却掩盖不住半分的英容俊貌,胸口微弱的起伏和惨白如纸的面色让人几乎要怀疑男人的死活。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住了裴凌凌的衣袖,有些无奈的苦笑着,“云赤霄的手下动作很快,我吃了软筋散没有半分内力……他们不出片刻就会追上来的,带着我不过是个累赘而已,把我搁在这里,你自己一人还是可以逃走的……”

  男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脚步虚浮险些栽一个跟头,他的衣衫破破烂烂却依稀能够看出来原本锦缎华服的模样,只是现在蒙了层灰。

  三日前,男人还是高高在上的睿王爷,领兵统帅西北边境无一败仗,府兵三千,执掌禁军,手握半片虎符,如今却因为云赤霄的上位而沦为阶下囚,云赤霄将他困在水牢用重刑,废他武功,封他府邸,每日闭眼前都是一片黑茫茫的水牢顶,似乎永无天日。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这龙潭虎穴之局中,他安稳静好的王妃该如何才能逃脱株连九族的罪,却没想到三日后的今天,他的王妃裴凌凌一人连破水牢五层把他救了出来。推荐qi-wen.com

  “云沉水,只要我裴凌凌活着,就不允许你死!”裴凌凌停住了步子,扭头俯下身,她拨开云沉水额前被粘腻血水染上的发丝,凝视着云沉水一双亮的惊人的眸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云赤霄昨日登基,新帝立威,哥哥已经惨死狱中,我只是多熬过了些时日罢了,如今他自然是只想杀我一人……你如此护我,会跟着送命的,倒不如把我……”云沉水虽然浑身使不上力气,但是声音却温润沉稳,依稀有些哄劝的意味。

  “不行!”裴凌凌红着眼睛大声的喊道,“我是王妃你听我的,云沉水,我会让你活下去的!”

  她伸手拉住了云沉水的胳膊,手心突然传来一片温热,低头看竟然是一手的血。

  发现云沉水衣服上沁出愈来愈多的血,裴凌凌有些慌乱的想要帮他包扎,可是伤口的情况不容乐观,血根本停不下来,就连云沉水紧握她的一双手都开始变凉。

  “疼不疼?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还硬扛着!我出门匆忙没有带药,这么多口子你吭一声疼也好,你怎么这么傻……”裴凌凌又急又气的哽住说不出话来,一抬头就对上云沉水温和的表情,她眼角一热,眼泪控制不住的砸在地上。

  “云赤霄答应过我的,只要我给了他想要的所有情报,就会留你一命,他答应过我你不会死的……他为什么又把你带去了水牢?”裴凌凌泪眼模糊的说道。

  她这个睿王妃当的名不正言不顺,五年前是云赤霄在西风岭上救下濒死的她,然后让她冒充上官凌凌来当了睿王妃,本以为是步步凶险,却没想到云沉水人如其名,温润性子,对她甚好,与想象中的杀伐铁血将军的样子截然相反,她的心中微动却没忘记和云赤霄之间的约定,但是总归于心不忍。原文http://www.qi-wen.com/

  裴凌凌便与云赤霄说好,她为云赤霄夺嫡,云赤霄就留下云沉水的命。

  但是裴凌凌只看见三日前抄家的官兵和锒铛入狱的云沉水,没有看见依言前来的云赤霄。

  “再往前走些就是一条下山的小路!我们快些……”迎风脸上如同刮刀子般的疼,裴凌凌抹去眼泪的时候听见官道尽头传来催命般的马蹄声,还伴随着阵阵的呼喝声,光听起来就知道人多势众,她现在必须尽快带着云沉水逃走。

  “不可。”

  裴凌凌站起来的时候却被云沉水大的出奇的力道按住了,扭头只看见云沉水对着她摇了摇头,一丝血顺着嘴角留了下来。

  “我知道你之前在为云赤霄办事,可是云赤霄不是可信之人,我死后,你不要回去京城,城南有一家洛玉阁,里面还有我的小半家财……”云沉水借着力站了起来,咳出一口血却被他咽了下去,言语间实则是在交代后事,他看着裴凌凌又红起来的眼眶有些无奈的笑笑,抬手抹去裴凌凌眼角的泪水。

第2章 这辈子我过的不快活

  裴凌凌摇头不想再听云沉水却坚持说下去,“王妃素爱菱角糖,喜穿白衣,我不在的时候,谁也不许叫你委屈半分,就算以后没能家财万贯,也要过的逍遥快活……”

  云沉水将腰间的一个锦囊取下,放在裴凌凌的手心里,“本王随身带着锦囊些许日子,如今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里面是菱角糖,路上若是肚子饿了就拿出来吃……”

  “叛贼云沉水私逃天牢,罪不可恕!新帝有旨,就地正法,不留活口!放箭!”奔腾的马啸后一个尖锐的嗓音划破长空,紧接着“嗖”的一声什么东西贴着两人的耳边过去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阵阵破空的利刃打断了云沉水的话,云沉水眸子微沉,翻涌着什么情绪,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裴凌凌推开,低声厉喝道,“快走!”

  裴凌凌并不看他,只是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容带了些张狂恣意,沾满了血的衣衫被大作的狂风带的飘扬,如同燃烧的烈焰,一瞬间的明媚芳华咄咄逼人。

  “云沉水,你让我一人逍遥快活?恕我做不到!要死就一起死!”她转身挡在了云沉水的身前,为他挡下了破空而来的一箭。

  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裴凌凌浑身一震,垂眸看着胸口那只箭矢的尾羽,上面刻着金色的“风”字,心口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箭矢。

  这是她自己的鸣风弓,当初遇人不淑,鸣风弓被她亲手送给了云赤霄,最后要了她的命的也是她自己的鸣风弓,这也算得上是一段因果吧,新仇旧恨交织涌上来,她闭上眼却是云沉水冷着脸却耐着性子在市集上花了半月挑选一只发钗的样子。

  耳边风声呼啸而过,裴凌凌向后倒去的时候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怀抱将她抱的死紧。

  “沉水……沉水……”裴凌凌双目失神的念叨着,握住云沉水手的力道更大了些,“这一辈子我过的不快活,若是还有来世,我一定让云赤霄血债血偿,我还想再……我们再做一辈子的夫妻……好不好?”

  “凌儿!”

  闭上眼的时候,裴凌凌只听见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声。

  裴凌凌意识模糊之际整个人如同被卷入了一个漩涡。奇闻网

  “能拿得起小爷的人竟然如此短命?着实不妥。”恍惚间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裴凌凌的耳边响起。

  “你是谁?”裴凌凌想要伸手却发现四肢酸软无力,张了张嘴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问着,那声音似乎也只存在于她的意识里。

  “你说我是谁?”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小爷活了八百年,名为鸣风。”

  裴凌凌震惊了,叹了句莫要诓骗她,鸣风不是跟随了自己多年的那把神弓吗?!怎么现在都会说话了?

  那个清亮的声音却不再响起,等到裴凌凌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着喉咙传来一阵陌生的火烧火燎,她微眯着眼睛伸出手在床头摸索着,不小心撞上了矮几坚硬的棱角,冰冷的触感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里不是睿王府!

  裴凌凌忍着喉间的不适猛的坐起身,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掖的被角,闷的她都喘不过气来,不过她现在身上这个症状怎么这么像是普普通通的风寒之兆?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裴凌凌小心的剥开衣襟,发现胸前赫然横穿了一条狰狞的疤痕,微微一动都会有一种针扎般的感觉传来,但是她看这疤痕颜色呈深紫色,已经结了一层痂,明显不可能是她一觉睡过来该有的样子。

  也不知道距离当初在靶场的那一日过去多久了。奇闻网

  按着微微发痛的眉,裴凌凌心下惴惴不安,皱眉锐利的环视了一圈狭小的房间,这里的布局比起睿王府实在是差了数十倍,但却给她一种熟悉感。

  门口传来响动,听力极佳的裴凌凌不动声色的把被子挪了上来,死死的盯着门上糊着的一层薄纸,捏在身后的三指正在蓄势。

  若是来人不善就不能留下活口。

  但听脚步声应该是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她到底要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把她从云赤霄手上救了回来?

  “小姐醒了!”板着张脸进来的却是个打扮娇俏的丫鬟,一进来直接惊叫出声,像是见了什么骇人的场景般,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撞上身后的门板。

  她见了蜷缩在床上的裴凌凌,脸上的惊恐转瞬即逝,手里的盆没拿稳,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第3章 天道好轮回

  见了她这般冒失的举动,裴凌凌皱眉,余光瞥见窗外一个黑影悄然离开。

  待到丫鬟拖着步子小跑到了身边,她才恍然方才的熟悉感究竟是从何而来,这丫鬟的脸竟然是同五年前她还身处裴家时候,身边的柳儿一个模子里映出来似的!

  “柳儿?”裴凌凌有些失神的盯着丫鬟,嘴里呢喃着。

  见柳儿点头,一个可怕的念头盘踞在裴凌凌的心头,竟是连什么时候惊出了一身冷汗都不知道。

  难不成这里是裴家?!

  她倒抽了一口气瞪大眼睛又重新看了一圈,这屋子里的陈设竟也同当年一般未动分毫,若不是心口还在钝钝的痛着,裴凌凌都要怀疑这莫不是她五年前的一场大梦?

  柳儿猫着腰上前,狐疑的上下打量了番裴凌凌的神色,发现自家主子人虽然是醒了,但是精神似乎还不太爽利,唯有那一双眼睛阴沉的吓人,冷不丁的对上了,还唬的柳儿浑身一震,叫她差点坐在地上,那一瞬间竟像是被什么山间猛兽盯上了一般。

  小姐何时有了这种气魄?

  微微一怔柳儿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尖声道,“小姐这下醒了,夫人可该乐坏了,奴婢先去叫了刘大夫来!”

  柳儿说着拔腿就跑,但是裴凌凌一句不轻不重的回来就叫柳儿止步了。

  “别忙,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裴凌凌的眉眼似刀,柳儿见了噤若寒蝉的只弯腰瞪着眼睛看她,张着嘴不敢说话。

  柳儿百思不得其解,裴凌凌明明只是被三小姐推入清雪湖之后高烧了三日,为何醒来就全然变了一个模样?

  因着她是小姐最信任的丫鬟,所以小姐平日里就算在其他下人面前是一副骄纵的样子,回来对了她,也是柔声细气的,现在却如此的不耐。

  柳儿是不信些牛鬼蛇神的定论,她的脑子里过电般的想到了一件事,吓得她脸色一白,唯唯诺诺的不敢再开口多说一句。

  “站在门口做什么?我大病初醒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来与我说说。”吩咐了柳儿关上房门倒杯水来,裴凌凌脸上的冷意消退了半分,一副温和亲近的样子像是冰雪初化,就算是人在病中也露出七分的姿容,眯眼笑着的时候容貌明艳叫人移不开眼睛。

  裴凌凌招手叫柳儿到身边来,看着柳儿低下头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发髻上还带着一支明显十分贵重的钗子,根本就不可能是她这种小丫鬟用得起的钗子。

  眼睛一瞥并没有说话,她只是似笑非笑的低头抿了口茶水,眸子愈深。

  她之所以隔了这么久都还记得身边这个不起眼的丫鬟,就是因为这丫鬟当初做的事情实在是叫她记忆犹新:

  帮着裴如月暗中捣鬼,还撺掇着邱氏事事压她一头。

  邱氏暗中给了柳儿不少好处,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就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根本不把她这个嫡长女放在眼里!

  将手中的杯盏轻轻地搁在了矮几上,裴凌凌沉吟了片刻问道,“现在是什么日子?”

  她现在关心的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真的是回到了五年前?

  柳儿不解的抬头看裴凌凌,似乎是不明白自家小姐怎么落了水还把脑子摔坏了,连现在是什么日子都记不得了?但是她一碰到裴凌凌含笑的眼瞳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抖着声音老老实实的回道。

  “景元帝十八年。”

  清脆娇俏的声音落毕,裴凌凌心跳的极快,但只是微微点头,把视线从柳儿的身上挪开。

  她重生了!她果然是重生了!

  随着记忆的翻涌,当初她因何落水也被裴凌凌清楚的记了起来。

  她和邱氏的女儿裴如月,因为一件新裁的狐裘氅衣争执了起来,然后二人好巧不巧的站在清雪湖边,裴如月的那件分明比她的金贵多些,却因为见了她手上的狐裘雪白讨喜而恼羞成怒。

  正好周围无人,裴如月就叫了丫鬟过来扒她的衣裳,结果推搡之间竟然把她给推进了清雪湖中。

  飞雪三月,清雪湖中的湖水寒冷刺骨,她不会水性,挣扎着好不容易扣着岸边的石头,却被满眼得意的裴如月踩了一脚,她才忍受不了疼痛松开了手坠入湖中。

  而站在裴如月身后的,除了裴如月的丫鬟,还有眼里带了丝暗喜的柳儿。

  那副喜上眉梢的样子可和现在大相径庭了。

  思及此,裴凌凌垂眸看着自己一双白皙无暇的手,这双手还没有因为常年持剑而磨出茧子,甚至连一条人命都不曾沾染过,但是却在指节处磨出了许多红痕,全都是几日前裴如月踩出来的。

冷妃撩人:王爷宠妃别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妃撩人 或 王爷宠妃别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想买正规的水晶灯产品,就到这里来!!

    在21世纪的今天,水晶灯市场不断扩大,源于人们对生活美的追求,各种精美的水晶灯应适而生,水晶灯应由K9水晶材料制作的。在中国影响广泛,在世界各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美好的品质,外表明亮,闪闪发光,晶莹剔透而成为人们的喜爱之品!水晶灯饰起源于欧洲十七世纪中叶,“洛可”期。当时欧洲人对华丽璀璨的物品及装饰尤其向往追求,水晶灯饰便应运而生,并大受欢迎。其实在十六世纪初“文艺复兴”﹤公元1500-1650﹥时期,已经有水晶灯饰的历史记载。然而,当时的水晶灯饰是金属灯架,挂配天然水晶/石英垂饰、燃点蜡烛的照明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