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雾凉生情】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3 3:58:14 来源:网络 [ ]

小说:雾凉生情

第1章 我恨你

  夜灯微黄

  睡梦中绵软的身体被翻转过去,精瘦有力的男人从背后覆盖上来,掌心带火,星星燎原,真丝的睡衣给无情的扯开,火热的手指勾上内裤,撕扯。【雾凉生情】小说在线阅读

  从喘不过气的梦中惊醒,叶锦无意识的挡住男人的手,熟悉的气味铺天盖地。

  浓重的酒味。

  叶锦的情绪忽然很激动,脑海中回放着叶苏今天说的话,她激烈的躲,坚决不让他进入。

  “郑霆西!”她扭过脖子,眼里全是怒,“从后面不看我就能自欺欺人了吗?是不是怕看见和你做的女人是我,不是我堂妹?”

  叶锦怒气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她以为自己早就刀枪不入了,可是今天叶苏的那些话却轻易的让她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坍塌的废墟将她埋的不见天日。

  郑霆西只有在喝醉酒的情况下才会上她的床,而且从来都是从身后压着她,将她的脸埋在枕头里,他不想看到她。

  郑霆西刚要起身,还没完全坐起来,就被叶锦强行搂住腰,将他给拉了回来,“哪儿都不许去,你看清楚!我是谁,看清楚你结婚证上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

  “郑霆西,你眼前这个女人是叶锦!不是叶苏!我从来没有对你耍过什么手段,三年前是奶奶,抵不住外界压力,非要你娶我的!”

  旧账忽然被翻出来,酒气瞬间去了七分,他英气的脸上寒气四溢,手上用力,卡着叶锦的脖子,稍微一用力就能捏断,“没耍手段?你要是没耍手段,我床上的女人就是叶苏!”

  “我敢对天发誓,我从来都没有算计过你!”

  “你没有?”郑霆西的眼里全是杀气,“那三年前支走叶苏,给我下药还安排记者堵门口的是鬼啊!要不是发生那种是,奶奶怎么会逼着我娶你?”

  叶锦暗恋了郑霆西十三年,安城无人不知。

  郑霆西把叶苏捧在手心上,安城更是人尽皆知。推荐qi-wen.com

  如果有人耍了手段,必然是叶锦。

  胃里翻江倒海,叶锦却笑的粲然,“可你最终还不是娶了我?”

  “可我恨你。”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你以为经历这三年鲜血淋漓的婚姻我还爱你吗?”叶锦嘶吼到破音,用最大的音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胆怯。

  胆怯会让她在这本就失衡的婚姻中更加的毫无尊严。

  她是爱到极致才会恨啊?只有说不爱,才起码不至于把那最后一点自尊也给碾碎。

  翻涌的酒气早就散了干净,郑霆西怒火中烧,竟然在清醒的情况下撕碎了她的睡衣。

  “要我看着你,好啊,我们面对面来一次。网站qi-wen.com

  他毫无预兆的冲进来,毫不怜惜的冲撞,叶锦觉得心和肺都纠缠在了一起,呼吸困难,难以承受。

  “郑霆西,你想让我死吗?”

  “对,三年前我就想让你去死了!”

  三年前,他和叶苏订婚的那天早上,她拉着他的手臂,巧笑嫣然,“没错啊,昨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的。”

  那个时候,他恨不得掐死她。

  叶锦肺里的空气被这个男人压榨殆尽,她像只缺水的鱼。

  得到了生理满足之后,餍足的男人翻身下床走向浴室,丝毫都没有留念。

  然后他会离开,去楼下睡觉。

  叶锦拥着被子,茫然的坐着,叶苏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的回放,现在这样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们离婚吧,”叶锦扯开灯,晃得两个人都眯了眼,“所有的错都算我的,虽然我从来没有算计过你,但你非要那么认为,我也认,我们离婚吧。阅读qi-wen.com

  “离婚”从来都是叶锦的禁忌,好像这两个字一旦被提及,她婚姻里本就微弱的光就灭了,可现在她才明白,她的爱就像这满室的灯一样,她觉得无比璀璨,可这个男人是黑夜,她的光亮那么微不足道。

  泪腺似乎已经干涸,所有的眼泪都吞进胃里,太咸,咸的她想吐。

  郑霆西顿在门口,回头,就看到叶锦那张微笑的脸,那表情是怎么回事?无所谓还是释然?

  嘴角扯出薄凉的弧度,“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因为你爱的女人也想要郑太太这个位置啊,我一直占着不好吧?”她笑得越发明媚。

  “随你的愿。”

  门被他重重的带上,叶锦只觉得耳边嗡嗡直响。

  张扬随意,是他一贯的样子。

第2章没资格离婚

  第二天中午。奇闻网

  郑霆西刚刚结束一上午的会议回到总裁办公室,助理就送来了一个密封的档案袋,“总裁,这是太太上午派人送来的。”

  撕开封口,一份文件掉出来,赫然的“离婚协议”四个字。

  文件掉在桌子上,郑霆西一扬手给它扫到了地上。

  随意的扯开脖子上的领带,莫名烦躁,叶锦长本事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让他动了好几次的怒。

  离婚?她什么时候有资格提离婚了?

  叶宅里飘来桂花香。

  叶锦回家是想和叔父支会一声,她已经准备和郑霆西离婚了。

  佣人不知道跑哪里偷懒去了,她就自己去了二楼的书房找叶琛。说明http://www.qi-wen.com/

  只是她死都不会想到,隔着一扇门她听到了这辈子最不该听到的对话。

  “爸,这样说来,叶氏所有的继承权都在我们手上了?”叶苏的声音她绝不会听错。

  “叶锦和郑霆西已经维持了三年的夫妻关系,那她爸爸的遗嘱就开始产生效益了,她爸爸准备留给她的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从一个月前就都是我们的了。”

  “那叶氏以后就完完全全都是我们的了,伯父也真是的,留了那么个破遗嘱,想想我当时费尽心思把叶锦送到霆西的床上我就来气。”

  “你伯父就叶锦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想让她事事遂愿了,反正叶锦她只要郑霆西。”

  “爸,既然叶锦现在已经威胁不到我们了,那就赶紧让她跟霆西离婚,我快要受不了了!”

  “苏苏,三年都等了,不急这一时,等股权转让都定下来,反正霆西又瞧不上叶锦,怕什么?”

  “不,我就是觉得心里不安生,霆西结婚之后就跟我不大往来了,再不抢回来,我怕他好丈夫的角色扮着扮着就成习惯了。”

  叶锦只觉得自己想吐,脑袋昏昏沉沉的,要不是靠在栏杆,她就要栽倒楼下去了。

  一直将她视如己出的叔父,为了独霸叶氏,给她设计丑闻,甚至操纵她的婚姻。

  父亲去世以后,她就一直把叔父当做父亲一样敬重。

  可其实她们才是一家人,她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结婚三年,她不仅没有建立起属于她的家庭,到头来她才发现她连娘家都没有。

  艰难的转身,整个胸口都闷闷的疼,脚下像是踩着尖刀,每走一步都是锥心刺骨的疼。

  她绝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她怎么能够这么轻轻松松的被人算计的一无所有!

  她要反击!

  游魂一样的走在街上,郑霆西的专属铃声惊醒了她,“我在民政局等你。”

  “我不离了。”

  “叶锦!你又耍什么花招?”

  叶锦站在嘈杂的街道上,可是耳边却只有郑霆西的声音,眼前一片的茫,似乎来来回回的人都不存在。

  她冲着手机大声的喊,“郑霆西,你给我听好,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一辈子都不会。我才不会成全你们!就算死,我也要抱着郑太太的名头去死。你恨我,你不爱我,就不许我恨你了吗?我就要看着你和叶苏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有我在她永远都是第三者,就算她跪着求我,我也不会把你让给她!我就要看她求而不得的痛苦样子!”

  叶锦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她被逼的快要疯了。

  在人潮如织的街道中,她独自一人承担着日月同坠的冰冷,心血淋淋的被搅碎。

  郑霆西被手机那头传来的巨大轰响声给震住了,叶锦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她也不爱他了,她在恨他!心里像是有一种不具名的情绪爬了出来,放肆的叫嚣。

  他知道叶锦和叶苏从小就不和睦,豪门中的长子次子难免的明争暗斗。

  可当他知道自己不过是叶锦的一个工具,一个报复别人的工具时,那种愤恨的狂躁,第一次从这三年不死不活的婚姻中激生出来。

  过去整整十三年,她一切都所作所为都只是铺垫?为了把他弄到手,然后报复她的堂妹?

  胸膛里有些什么在翻滚,郑霆西的眼里惊涛骇浪。

第3章 叫得好亲热啊

  灯火霓虹,高级法式餐厅中弥漫着鹅肝的香气。

  哒哒的高跟鞋踩过,叶锦像只高傲的天鹅径直的朝着叶苏的方向走去。

  郑霆西神色悠然,对叶锦的到来视而不见,眼角眉梢的冷漠点点滴滴都是为叶锦准备的。

  叶锦清晰的看到叶苏脸上的挑衅,三年来,郑霆西就没跟她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以前叶锦会默默的忍下来,现在?绝不会!

  郑霆西眼前的红酒杯被端起,叶锦鲜艳的红唇碰了碰杯口,暗红色的液体晃动,“堂妹,生日快乐啊!”

  叶苏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谢谢堂姐。”

  叶锦不停的晃动中手中的杯子,“我男人拿着我们的钱,请你吃饭,怎么都算我一半,谢我,应该的。”

  叶苏的脸色瞬间沉下来,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郑霆西,却见他低着头目不斜视的切着鹅肝。

  “你们的钱?你又没带一分钱嫁妆进郑家,之后更是连工作都没有,你有什么钱,那都是郑家的钱。”

  “嫁妆,也要你那个好爸爸肯给才行啊!”

  “姐姐!”叶苏有些心虚。

  “这红姐这么贵,泼出去一定很爽。”话音刚落,一整杯红酒一滴不剩的泼在叶苏头上,“怎么着?想刺激我?恭喜年,心愿达成,高不高兴?”

  叶苏崩溃的尖叫,手忙脚乱的拿纸巾去擦,“啊啊啊,叶锦你就是一个疯子。”

  叶锦把酒杯扔回桌上,手腕却被郑霆西一把捉住,神色冰凉,“给苏苏道歉。”

  苏苏,叫得好亲热啊。

  “我不!”

  “道歉!”

  叶苏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去拉郑霆西的手腕,“霆西,没多大的事儿,算了吧,姐姐心情不大好。”

  郑霆西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叶锦一句一句都是那他去刺激叶苏,他怎么可能容忍被别人当成是报复的工具?

  “道歉!”

  郑霆西越是态度强硬,越是在乎叶苏,叶锦就越不肯低头,“这酒不管是喝到她肚子里,还是泼到她脸上,不都是她的吗?我有什么错,要道什么歉?”

  郑霆西强硬的扯着叶锦出门,也不管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强行的将她塞进了车里。

  车子在夜色里有如一支离弦的箭。

  “郑霆西,放我下去!”

  “叶锦,你他妈欠干了是不是?”三年夫妻,郑霆西从不屑于和叶锦吵架。

  可现在一想想叶锦在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心里那团火就越烧越烈。

  叶锦这一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炸毛的刺猬,“我欠干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老公派不上用场。”

  郑霆西的眼神越来越暗,脚下油门加到最大。

  “啊!郑霆西,你要干嘛!”叶锦紧紧的抓住安全带,开始有些害怕。

  漂亮的一个甩尾,郑霆西把车子开进了一片阴森的树林,叶锦下意识的要下车逃跑,却被郑霆西一把抓回来。

  “跑什么,为了让你不这么欠干,我现在来给你派上点用场吧。”郑霆西危险的压着她,呼吸纠缠。

  无人的小树林里,一辆黑色的车子疯狂的晃动,女人哀伤而痛苦的叫声没人听见……

  “郑霆西,我爱你十三年,你就跟瞎了一样的看不见,非要去爱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婊.子!”

  爱?郑霆西怎么可能相信,她一直都是在报复!

雾凉生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雾凉生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忧伤如墨谁人听3章(第3章豁得出去)

    原标题:忧伤如墨谁人听3章(第3章豁得出去)书名:忧伤如墨谁人听第3章豁得出去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那冷淡

  • 尤物娇妻3章(第3章:她是谁)

    原标题:尤物娇妻3章(第3章:她是谁)小说名:尤物娇妻第3章:她是谁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苏洛却觉得自己要发昏。挺翘的臀部之上,那淡淡的印记让自己不得不去浮想联翩。想到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那般那般的乖巧,听话,奉承。苏洛的心……碎了一地!“老公啊,唔……”林彤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她仰着头,长长的睫毛抖颤。略施红色口唇的嘴巴透露着一股野性的诱惑:“我想你!我答应你,以后医院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拒绝。我再也不出差了!”“你相信我,沈杨的老婆不育,而我是她的私人医生,我最近在为她调理身体。我跟沈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3章(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3章(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小说名字: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妈,不是这样,我真不认识他……是他设计害我,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闯进我家里的……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要报仇……”。“你还要狡辩?你这样弱智的谎言能骗得了谁?视频我们大家都看过了,难道是假的吗?你这个狐狸精,平常装得斯文乖巧,原来如此丑恶下作,完全是贪图我们江家的钱财,幸好现在已经揭穿了你的真面目……”“妈……”她又是重重一耳光过去,乔小麦也不知道躲闪,只呆呆地看着

  • 爱如灰烬你如刀3章(第三章 女人,你是在威胁我?)

    原标题:爱如灰烬你如刀3章(第三章女人,你是在威胁我?)小说名字:爱如灰烬你如刀第三章女人,你是在威胁我?第二天,刚刚在柏林电影节获得最佳导演的林晶大导演,夜间头破血流的被送进医院的新闻,出现在了各大娱乐版的头条,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用衣服包着脸,匆匆从林导的私人别墅里出去的照片。经过身影比对,多家娱乐报纸已经猜测出那女子是明辉演艺公司的女艺人,至于是谁,便众说纷纭了。各种猜测,八卦,内幕消息,喧嚣尘上,只不过才一上午的功夫,影响力就发酵到了极致,被顶到了二十四小时热搜的头条。“啪!”刚刚进门的苏漾

  • 再宠失忆小爱妻3章(第三章 说你要我)

    原标题:再宠失忆小爱妻3章(第三章说你要我)小说书名:再宠失忆小爱妻第三章说你要我“唔……放开我!”女人羞耻的紧紧的咬着红唇,努力不发出那些羞耻的声音。原本樱色的唇被贝齿咬的发白慢慢泛红,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力。男人见此眼色一黯,便俯身吻住红唇,唇舌间与她交缠着……同时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不断游走挑逗,勾出一缕缕她自己也感到陌生的情欲。“乖,宝贝,你叫出来啊?!”男人吻够了继续在她耳边诱惑,如同坠入人间的堕天使,美丽又危险。“不……啊……”白瑶刚说出的话就被男人狠狠地撞得支离破碎……

  • 千亿小妻不给抱3章(第三章 两个亿买下她)

    原标题:千亿小妻不给抱3章(第三章两个亿买下她)小说:千亿小妻不给抱第三章两个亿买下她她惊慌而绝望地看着他,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疯狂地想要挣脱他的禁锢,用手不断去捶打他,眼泪不知不觉蓄上眼眶。“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我要回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抵抗,夏时夜一个没抓住,让她给一巴掌甩到了脸上。时间突然静止,叶青禾看着男人骤然狠绝下来的脸色,惧怕地僵在原地,惶恐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清楚自己是彻底惹怒了他,叶青禾边往后退边连声道歉。就在夏时夜长臂伸过来

  • 婚姻之局3章(第3章 二婚的资本)

    原标题:婚姻之局3章(第3章二婚的资本)小说名:婚姻之局第3章二婚的资本陆劲庭更加生气,陆笙箫这副无所谓的表情刺激的他怒道,“你不签字的话,他能拿你怎么办?你现在就是一个蠢货,放着贺太太不当,让其他女人有机可乘!你怎么就和你妈一样蠢!”陆劲庭身边的漂亮女人杜菲忙安抚着陆劲庭,宽慰道,“笙箫,你就别再顶撞你爸了,他现在大病刚好,你就这样刺激他,忍心吗?我们陆家的大小姐,就算离了婚,二婚的资本还是有的。”杜菲虽然是这样说,但心里早就巴着陆笙箫和贺晋深离婚,这样女儿陆婉恬才有机会和贺晋深发展,陆笙箫她

  • 誓言只剩半句再见3章(第3章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原标题:誓言只剩半句再见3章(第3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小说名字:誓言只剩半句再见第3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言寒气得浑身颤抖,却努力的压下了脾气,“算了,我不想和你们解释。”反正解释了,也不会相信!她冷着脸转身就往厨房走,她要喝水,再不压压惊,她一定会被这几个人气死!江母眼睛一瞪:“你什么态度?还敢跟我耍脾气了?”言寒没理会她,加快了去厨房的步伐。江母气急败坏,抓住江御城的手道:“我告诉你御城,你赶紧和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离婚,我是一刻钟也受不了了!”言寒心口被剜了一刀似的痛,但她的嘴角却无法抑制的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