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雾凉生情】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3 3:58:14 来源:网络 [ ]

小说:雾凉生情

第1章 我恨你

  夜灯微黄

  睡梦中绵软的身体被翻转过去,精瘦有力的男人从背后覆盖上来,掌心带火,星星燎原,真丝的睡衣给无情的扯开,火热的手指勾上内裤,撕扯。原文qi-wen.com

  从喘不过气的梦中惊醒,叶锦无意识的挡住男人的手,熟悉的气味铺天盖地。

  浓重的酒味。

  叶锦的情绪忽然很激动,脑海中回放着叶苏今天说的话,她激烈的躲,坚决不让他进入。

  “郑霆西!”她扭过脖子,眼里全是怒,“从后面不看我就能自欺欺人了吗?是不是怕看见和你做的女人是我,不是我堂妹?”

  叶锦怒气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她以为自己早就刀枪不入了,可是今天叶苏的那些话却轻易的让她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坍塌的废墟将她埋的不见天日。

  郑霆西只有在喝醉酒的情况下才会上她的床,而且从来都是从身后压着她,将她的脸埋在枕头里,他不想看到她。

  郑霆西刚要起身,还没完全坐起来,就被叶锦强行搂住腰,将他给拉了回来,“哪儿都不许去,你看清楚!我是谁,看清楚你结婚证上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

  “郑霆西,你眼前这个女人是叶锦!不是叶苏!我从来没有对你耍过什么手段,三年前是奶奶,抵不住外界压力,非要你娶我的!”

  旧账忽然被翻出来,酒气瞬间去了七分,他英气的脸上寒气四溢,手上用力,卡着叶锦的脖子,稍微一用力就能捏断,“没耍手段?你要是没耍手段,我床上的女人就是叶苏!”

  “我敢对天发誓,我从来都没有算计过你!”

  “你没有?”郑霆西的眼里全是杀气,“那三年前支走叶苏,给我下药还安排记者堵门口的是鬼啊!要不是发生那种是,奶奶怎么会逼着我娶你?”

  叶锦暗恋了郑霆西十三年,安城无人不知。

  郑霆西把叶苏捧在手心上,安城更是人尽皆知。来自qi-wen.com

  如果有人耍了手段,必然是叶锦。

  胃里翻江倒海,叶锦却笑的粲然,“可你最终还不是娶了我?”

  “可我恨你。”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你以为经历这三年鲜血淋漓的婚姻我还爱你吗?”叶锦嘶吼到破音,用最大的音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胆怯。

  胆怯会让她在这本就失衡的婚姻中更加的毫无尊严。

  她是爱到极致才会恨啊?只有说不爱,才起码不至于把那最后一点自尊也给碾碎。

  翻涌的酒气早就散了干净,郑霆西怒火中烧,竟然在清醒的情况下撕碎了她的睡衣。

  “要我看着你,好啊,我们面对面来一次。网站qi-wen.com

  他毫无预兆的冲进来,毫不怜惜的冲撞,叶锦觉得心和肺都纠缠在了一起,呼吸困难,难以承受。

  “郑霆西,你想让我死吗?”

  “对,三年前我就想让你去死了!”

  三年前,他和叶苏订婚的那天早上,她拉着他的手臂,巧笑嫣然,“没错啊,昨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的。”

  那个时候,他恨不得掐死她。

  叶锦肺里的空气被这个男人压榨殆尽,她像只缺水的鱼。

  得到了生理满足之后,餍足的男人翻身下床走向浴室,丝毫都没有留念。

  然后他会离开,去楼下睡觉。

  叶锦拥着被子,茫然的坐着,叶苏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的回放,现在这样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们离婚吧,”叶锦扯开灯,晃得两个人都眯了眼,“所有的错都算我的,虽然我从来没有算计过你,但你非要那么认为,我也认,我们离婚吧。阅读qi-wen.com

  “离婚”从来都是叶锦的禁忌,好像这两个字一旦被提及,她婚姻里本就微弱的光就灭了,可现在她才明白,她的爱就像这满室的灯一样,她觉得无比璀璨,可这个男人是黑夜,她的光亮那么微不足道。

  泪腺似乎已经干涸,所有的眼泪都吞进胃里,太咸,咸的她想吐。

  郑霆西顿在门口,回头,就看到叶锦那张微笑的脸,那表情是怎么回事?无所谓还是释然?

  嘴角扯出薄凉的弧度,“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因为你爱的女人也想要郑太太这个位置啊,我一直占着不好吧?”她笑得越发明媚。

  “随你的愿。”

  门被他重重的带上,叶锦只觉得耳边嗡嗡直响。

  张扬随意,是他一贯的样子。

第2章没资格离婚

  第二天中午。奇闻网

  郑霆西刚刚结束一上午的会议回到总裁办公室,助理就送来了一个密封的档案袋,“总裁,这是太太上午派人送来的。”

  撕开封口,一份文件掉出来,赫然的“离婚协议”四个字。

  文件掉在桌子上,郑霆西一扬手给它扫到了地上。

  随意的扯开脖子上的领带,莫名烦躁,叶锦长本事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让他动了好几次的怒。

  离婚?她什么时候有资格提离婚了?

  叶宅里飘来桂花香。

  叶锦回家是想和叔父支会一声,她已经准备和郑霆西离婚了。

  佣人不知道跑哪里偷懒去了,她就自己去了二楼的书房找叶琛。奇闻网

  只是她死都不会想到,隔着一扇门她听到了这辈子最不该听到的对话。

  “爸,这样说来,叶氏所有的继承权都在我们手上了?”叶苏的声音她绝不会听错。

  “叶锦和郑霆西已经维持了三年的夫妻关系,那她爸爸的遗嘱就开始产生效益了,她爸爸准备留给她的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从一个月前就都是我们的了。”

  “那叶氏以后就完完全全都是我们的了,伯父也真是的,留了那么个破遗嘱,想想我当时费尽心思把叶锦送到霆西的床上我就来气。”

  “你伯父就叶锦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想让她事事遂愿了,反正叶锦她只要郑霆西。”

  “爸,既然叶锦现在已经威胁不到我们了,那就赶紧让她跟霆西离婚,我快要受不了了!”

  “苏苏,三年都等了,不急这一时,等股权转让都定下来,反正霆西又瞧不上叶锦,怕什么?”

  “不,我就是觉得心里不安生,霆西结婚之后就跟我不大往来了,再不抢回来,我怕他好丈夫的角色扮着扮着就成习惯了。”

  叶锦只觉得自己想吐,脑袋昏昏沉沉的,要不是靠在栏杆,她就要栽倒楼下去了。

  一直将她视如己出的叔父,为了独霸叶氏,给她设计丑闻,甚至操纵她的婚姻。

  父亲去世以后,她就一直把叔父当做父亲一样敬重。

  可其实她们才是一家人,她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结婚三年,她不仅没有建立起属于她的家庭,到头来她才发现她连娘家都没有。

  艰难的转身,整个胸口都闷闷的疼,脚下像是踩着尖刀,每走一步都是锥心刺骨的疼。

  她绝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她怎么能够这么轻轻松松的被人算计的一无所有!

  她要反击!

  游魂一样的走在街上,郑霆西的专属铃声惊醒了她,“我在民政局等你。”

  “我不离了。”

  “叶锦!你又耍什么花招?”

  叶锦站在嘈杂的街道上,可是耳边却只有郑霆西的声音,眼前一片的茫,似乎来来回回的人都不存在。

  她冲着手机大声的喊,“郑霆西,你给我听好,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一辈子都不会。我才不会成全你们!就算死,我也要抱着郑太太的名头去死。你恨我,你不爱我,就不许我恨你了吗?我就要看着你和叶苏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有我在她永远都是第三者,就算她跪着求我,我也不会把你让给她!我就要看她求而不得的痛苦样子!”

  叶锦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她被逼的快要疯了。

  在人潮如织的街道中,她独自一人承担着日月同坠的冰冷,心血淋淋的被搅碎。

  郑霆西被手机那头传来的巨大轰响声给震住了,叶锦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她也不爱他了,她在恨他!心里像是有一种不具名的情绪爬了出来,放肆的叫嚣。

  他知道叶锦和叶苏从小就不和睦,豪门中的长子次子难免的明争暗斗。

  可当他知道自己不过是叶锦的一个工具,一个报复别人的工具时,那种愤恨的狂躁,第一次从这三年不死不活的婚姻中激生出来。

  过去整整十三年,她一切都所作所为都只是铺垫?为了把他弄到手,然后报复她的堂妹?

  胸膛里有些什么在翻滚,郑霆西的眼里惊涛骇浪。

第3章 叫得好亲热啊

  灯火霓虹,高级法式餐厅中弥漫着鹅肝的香气。

  哒哒的高跟鞋踩过,叶锦像只高傲的天鹅径直的朝着叶苏的方向走去。

  郑霆西神色悠然,对叶锦的到来视而不见,眼角眉梢的冷漠点点滴滴都是为叶锦准备的。

  叶锦清晰的看到叶苏脸上的挑衅,三年来,郑霆西就没跟她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以前叶锦会默默的忍下来,现在?绝不会!

  郑霆西眼前的红酒杯被端起,叶锦鲜艳的红唇碰了碰杯口,暗红色的液体晃动,“堂妹,生日快乐啊!”

  叶苏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谢谢堂姐。”

  叶锦不停的晃动中手中的杯子,“我男人拿着我们的钱,请你吃饭,怎么都算我一半,谢我,应该的。”

  叶苏的脸色瞬间沉下来,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郑霆西,却见他低着头目不斜视的切着鹅肝。

  “你们的钱?你又没带一分钱嫁妆进郑家,之后更是连工作都没有,你有什么钱,那都是郑家的钱。”

  “嫁妆,也要你那个好爸爸肯给才行啊!”

  “姐姐!”叶苏有些心虚。

  “这红姐这么贵,泼出去一定很爽。”话音刚落,一整杯红酒一滴不剩的泼在叶苏头上,“怎么着?想刺激我?恭喜年,心愿达成,高不高兴?”

  叶苏崩溃的尖叫,手忙脚乱的拿纸巾去擦,“啊啊啊,叶锦你就是一个疯子。”

  叶锦把酒杯扔回桌上,手腕却被郑霆西一把捉住,神色冰凉,“给苏苏道歉。”

  苏苏,叫得好亲热啊。

  “我不!”

  “道歉!”

  叶苏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去拉郑霆西的手腕,“霆西,没多大的事儿,算了吧,姐姐心情不大好。”

  郑霆西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叶锦一句一句都是那他去刺激叶苏,他怎么可能容忍被别人当成是报复的工具?

  “道歉!”

  郑霆西越是态度强硬,越是在乎叶苏,叶锦就越不肯低头,“这酒不管是喝到她肚子里,还是泼到她脸上,不都是她的吗?我有什么错,要道什么歉?”

  郑霆西强硬的扯着叶锦出门,也不管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强行的将她塞进了车里。

  车子在夜色里有如一支离弦的箭。

  “郑霆西,放我下去!”

  “叶锦,你他妈欠干了是不是?”三年夫妻,郑霆西从不屑于和叶锦吵架。

  可现在一想想叶锦在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心里那团火就越烧越烈。

  叶锦这一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炸毛的刺猬,“我欠干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老公派不上用场。”

  郑霆西的眼神越来越暗,脚下油门加到最大。

  “啊!郑霆西,你要干嘛!”叶锦紧紧的抓住安全带,开始有些害怕。

  漂亮的一个甩尾,郑霆西把车子开进了一片阴森的树林,叶锦下意识的要下车逃跑,却被郑霆西一把抓回来。

  “跑什么,为了让你不这么欠干,我现在来给你派上点用场吧。”郑霆西危险的压着她,呼吸纠缠。

  无人的小树林里,一辆黑色的车子疯狂的晃动,女人哀伤而痛苦的叫声没人听见……

  “郑霆西,我爱你十三年,你就跟瞎了一样的看不见,非要去爱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婊.子!”

  爱?郑霆西怎么可能相信,她一直都是在报复!

雾凉生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雾凉生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

    原标题: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书名:匆匆而去的记忆第14章把嘴张开噗呲!刀刃入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亲眼看到尺长的开山刀生生的砍在了刘龙辉的肩膀上。这刀刃并不锋利,我虽然是在十分愤怒之下砍了一刀,但是这力道却是把握的很好,所以这一道下去看上去流出不少鲜血,但也只是一些皮外伤,或者是说一些划伤,基本和我早晨被人用钉子鞋踹出的血印差不多。但这样一刀砍出来的血迹,远比钉子鞋踹出来的,震撼太多了!“辉哥!”九班的刘彪一看我真的动手,眼看着就要提着木棍冲上来。“草泥马的,动一下试试?!来,都试试?!”廖

  • 妙语女老板14章

    原标题:妙语女老板14章小说名:妙语女老板第14章一直盯着我干嘛阿丽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这就是要让我离开这个房间,毕竟在这里她也是不好帮王若琳擦拭。坐在客厅,拿起来遥控器就关闭了电视,既然她们已经回来了,我就不用再操心什么了,好好睡觉就可以了。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我看到了王若琳,她并不是想平时那样的对我暴躁脾气的样子,而是那种特别的温顺,看起来就是一个贤妻良母。正当我做着梦,就被呼喊声吵醒了,看着蹲在我面前的阿丽,大早上看到这样一个温柔的美女还是很不错,再说了,自从

  • 万灵傲骨14章

    原标题:万灵傲骨14章书名:万灵傲骨第十四章邀请入公会!牧阳精神力运转,猛然控制火焰飞出。砰!丹炉炉盖掀起,一抹赤红色火焰带着一声蛟龙怒啸飞出,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排名第一的血龙炎!果然被他拿走了!”周围人见此一阵感叹,眼神看向牧阳充满了畏惧!牧阳缓缓睁开眼眸,指掌间没有任何灵力,可是赤红色的血龙炎却是犹如乖宝宝一般悬浮在手掌上,让一旁想要冲上来送水晶盒的男子一阵惊恐!周围人见此再次震惊!没想到牧阳的控制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这就是八星精神力的好处吗?牧阳并没有看周围人的神色,低头看

  •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

    原标题: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书名:求你今生不要离开第14章成功结识韩露自然没有错过宫硕脸上的表现,她心中暗喜,再接再厉地继续装模作样,预估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韩露装作挂掉电话的样子,向着宫硕的反方向,看样子想要离去。韩露才刚刚迈出第一步时,手腕就被身后的那个男人抓住了。韩露心中有些反感,但考虑到正事重要,她就暂且先忍忍吧。她的脸上摆上一副疑惑的神情,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用英语问道:“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宫硕的面容闪过一丝迟疑,韩露看出了他的犹豫,心下正着急,就听宫硕用中文说道:

  • 大王饶命啊14章

    原标题:大王饶命啊14章小说:大王饶命啊第14章他要她死,所以她死了步笙歌,想要孤救那个孽种,除非你从城墙跳下,粉身碎骨!曾经无心说过的这句话,狠狠地将墨君华的心凌迟,当初,他说这话,只是为了羞辱她,让她难堪,没想到,竟然害了她的性命。“歌儿,你撑住,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墨君华眸光剧痛,这一刻,他都忘记了自称为“孤”。“太医!快去传太医!”“皇兄……”步笙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那么讨厌她,却会为她这般着急,这个时候,她也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多加思考。她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她只想

  • 天书武道14章

    原标题:天书武道14章书名:天书武道第14章:木头叶晨离开练兵场后着实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了。这时,一个黑瘦的小孩凑了过来,说道:“少侠,你是第一次来这青鸾城吧?”“是啊。”叶晨答道。“嘿嘿。我叫小黑,只要支付给我五个灵石,你想去哪儿我就能带你去哪儿。怎么样?”小黑狡黠的笑了笑。在青鸾城了有这么一批穷苦孩子,就靠这赚点钱贴补家用,五个灵石对于他们大家族的子弟来说什么也不是,可却足够他们生活几个月了。叶晨叹了口气,心想果然再繁华的地方灯火的阴影下也有穷苦的人家,于是从兜里掏出一把散碎

  • 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

    原标题: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小说名称:晨如朝露爱如霜第十四章回国不知道是因为合作顺利,顾景程心情一直很好,晚上亲热过后,我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他在我耳边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你跟他们口中所说的不一样。”他从背后抱着我,挨着很近,他呼吸的气息吹动我的发丝,痒痒的。我翻过身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反抱住他,“他们是谁?他们有见过我么,他们有接触过我么,所以他们说的不算。”只是我喝得微醉的原因,说话也有些不顾忌了,以前有些怕顾景程生气,但现在似乎没那么怕了,而且

  • 可怜痴情人14章

    原标题:可怜痴情人14章小说:可怜痴情人第14章父女亲情和傅明时告别以后,沈南絮回到了宿舍。谢春愠和邱宝儿不在,姜杉在收拾东西。“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开始收拾东西了?”姜杉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好笑:“我看你是学习都学傻了,明天就是周末,我好久没有回家了,这次正好赶上学校没什么事,我回家看看。”听到姜杉的话,沈南絮才恍然大悟,懊恼的拍了拍额头:“我还真是学傻了,都忘了今夕何夕了。”“那你这次回家吗?”姜杉边收拾东西边问道。沈南絮上次回家就没有见到父亲,这段时间的事情又特别的多,以至于都忘了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