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懵懂少女的青春 最新章节

2018/1/13 3:00: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懵懂少女的青春

第001章 哥哥的秘密

  “路安,你滚球……”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呜呜,我赔你就是。来自http://www.qi-wen.com/

  “你赔?你拿什么赔?你赔得起吗?”哥哥路平用要吃人的目光盯着我,然后步步向我逼近。

  我吓得直往后退,“哥哥,那、那不就是一个娃娃吗?”

  “对,那就是一个娃娃,你知道老子用多少钱买来的娃娃吗?你竟然把它弄破?”

  我被哥哥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没有钱,要很多钱买来的我的确是赔不起,我以为只是一个娃娃气球而已,没想到他说很贵的,我能不哭吗?

  “你哭个毛啊?弄坏我东西你还猫一样的哭,明天你给老子滚回山村去,死乡巴妹。”哥哥边骂边狠狠的踢我出他的房子。

  我被哥哥踢得好痛,抱着腿嘤嘤的在客厅哭着。

  父母上班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

  哥哥比我大四岁,我十八,他二十二,我高三,他大三。奇闻网

  我本来是一个弃女,哥哥的爸爸妈妈可怜我才收留了我,但他们收留我之后一直放我在小山村里由爷爷奶奶带着,哥哥则一直跟他们在A城生活。

  十八年来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接我出城玩过,现在放寒假,眼下也快要过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把我接出城。

  他们回家接我时,我就很不愿意跟他们出去,虽然他们收养了我,但因为一直没有生活在一起,所以跟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感情。

  十八年来,我也没见过多少次哥哥。

  我来了三天城里,没跟哥哥说够十句话,其实我是不敢去他房子的。

  我也不知是因为无聊还是好奇,昨天晚上爸爸妈妈要加班,很晚都没有回来,我上洗手间路过哥哥的房子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哥哥一直在闷哼,好像还喘着粗气。

  是不是哥哥生病了啊?

  现在爸爸妈妈又没在家,我是不是得关心一下哥哥?

  “咚咚咚……”当时我轻敲着哥哥的门。说明http://www.qi-wen.com/

  “滚……”哥哥在里面低吼,声音带着沙哑。

  我吓得连洗手间都不敢去就滚回杂物房去。

  因为这儿没有多余的房子,我来了,妈妈只能在杂物房子里腾出一张床的位置让我住着,反正也不会住很久,他们说过年放假就一起回家。

  直至听到爸爸妈妈下班回来,我才敢出去方便。

  我一直想着哥哥到底是不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呢?

  今天,我守着哥哥出去,爸爸妈妈又去上班,便上悄悄地偷回哥哥的房子看看哥哥的房子有什么好玩的。

  好漂亮的女娃娃,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胸口前面鼓得好高,穿着一个高级的罩子,小蛮腰下面,穿着一条诱人的小蕾丝内内,两条细白腿好美,像真的一样。

  这么漂亮的娃娃,谁看到谁都想捏捏。奇闻网

  别说我是个山沟沟出来的孩子,见的东西不多,玩的东西就更加没有,看到这么个娃,能不玩一下吗?

  手感真好,刚开始我只敢东摸西摸,生怕哥哥会回来。

  可是我玩了好一会,见到哥哥没回来,就大胆起来。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爬上哥哥的床,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的把娃娃的罩罩和小内内脱下来。

  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女生私密的地方,虽然眼前是一个娃娃,我也好奇,我捏了一下她的小樱桃,然后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她的怎么长得那么好看,我的怎么会有小疙瘩?

  我再看一了下面,她的毛毛怎么长得那么整齐?虽然比我少,但好看,我不想要那么多,姨妈来的第二天特别烦,因为多,搞得毛毛都是血。

  我好奇地弄开下面看,我一个女生竟然看得心怦怦直跳,说真的,这地方我从没有见过,我自己当然是看不到自己的了,是不是我的也是这么粉嫩粉嫩的啊?

  我边看边弄。

  “嗞……”

  啊?怎么回事,娃娃怎么不鼓了?

  我吓得从哥哥床上跳下来,正要跑哥哥的房子,他就回来……

  “起来。”我不知哭了多久,哥哥突然从我后面抓住了我的后衣领,“跟我回房子。推荐qi-wen.com

  我本来要停止哭声,被哥哥这么一扯,我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

  哥哥把我拖进了他的房子,然后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哭个毛线,给我静下来。”哥哥说完一把将我按倒在他房子的地下,“今天老子要看真的。”

  也许是给哥哥吓坏了,我瞬间就止住了哭声。

  哥哥说完他要看真的之后,就蹲到我的身边想趴我的上衣。

  “哥哥不要……,我是你的妹妹。”

  我紧紧的抓住了上衣鼓起的那个地方。懵懂少女的青春 最新章节

  “妹个屎,以后不许喊我哥,我没有你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妹妹,别人的房子不许随便进,最起码的道德也不懂,还说是一个高三学生,枉我爸爸送你读十几年的书。”

  我想跟他说,其实我懂,我真的是好奇、好奇!

  好奇害死猫。

  如果哥哥放过我这次,我发誓再也不会好奇这些。

  “哥哥……我、我错了,对不起。”地下好冷,一直冷得我直打哆嗦。

  哥哥红着眼睛盯着我捂在前面的手,“路安,你给我听着,明天之前你必须离开这儿滚回老家去,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哥哥说完全就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往我的脚下面踢了一脚,“滚出去。”

  就为了一个娃娃吗?哥哥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之前他过年也回过老家过年,虽然一直以来我们不怎么说话,但却从来没有欺负过我。

  从我懂事以来,我也没有见过多少次哥哥,因为他们真的很少回家,而每次回家哥哥都喜欢躲在房子里不出门,性格十分内向,而他这个内向也是爸爸妈妈在吃饭的时候说的,要不我也不知道他内向。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从哥哥房子里滚回杂物房子去了。

  明天之前要离开,现在都是下午了,难道我现在就走吗?

  我身上连个车费也没有,怎么走?

  爸爸妈妈要到七点多才回来,上次听爸爸说过,回老家最后一趟车是傍晚六点钟,明天早上六点钟到达老家的镇上,车子也只是经过我们镇,从镇到我们住的村,还要坐一个小时的摩托车才能回到我们的村,总共路费三百块左右才够,我哪来那么多钱坐车?

  我边收拾衣服边抽泣,果然不是亲哥哥。

  外面很冷,北风一直呼呼的刮着,我翻了一下包包,把一角钱的加起来只有三十一块钱。

  算了,先出去再说,城里有打杂的,出去饭店帮洗个碗两三天也能赚个车费,赚到车费就可以回家陪爷爷奶奶了。

  爷爷奶奶很疼我,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看,爸爸妈妈回去接我出城时,他们就不很愿意给我出去,可是爸爸妈妈说我这么大了,要带我出去城见识一下世面。

  真的让我见识这炎凉的世面了,在哥哥的面前,我比一只娃娃都不如。

  要走就趁早,出去看看哪儿招临时工。

  我轻轻打开杂物间的门,探头看了一下,哥哥的房子门紧紧关闭。

  我蹑手蹑脚走出客厅,轻轻打开鞋柜换上鞋子。

  “站住……”

第002章 不玩这个

  正当我想关上客厅的门口,路平在我后面低吼。

  “哥……”

  “别喊我哥,我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他说完之后就从兜里掏出几张大钱,“这是车费,给我好好滚回家,不许跟爸爸妈妈说是我赶走你,要是敢跟他们说这事,你会死得很难看。”他给我钱回家?

  这么恨我还给我钱回家干嘛?

  “路平,我不要你的钱,我出去打几天杂工赚到车费就回去。”

  “啪……”我话才说完,路平把钱打到了我的脸上,“路安,你是不是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我背着我的东西干嘛?

  虽然我是捡来的,但从小到大爷爷奶奶从来就不舍得打过我,才来这儿三天,路平不是踢我就是打我。

  委屈的泪水随即在眼眶里打滚。

  “不许哭,钱拿着,明天务必给老子回到老家。”

  委屈还不许哭。

  我不想要他的钱,可是,看着他那副凶狠的样子,我只能伸出颤抖的手,弯腰将掉到地下的钱捡起来,“谢谢……”

  “以后在家好好看爷爷奶奶,没事别往城里跑。”

  我捂着脸跑了。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爱流泪的女孩子,在班上不管同学怎么欺负我,我也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流过半滴眼睛,今天,是我记忆中流泪最多的一天。

  公交车上的人好多,顾着挤车的我,最终还是的把眼泪咽下肚子。

  到达车站之后,我掏出不久前爸爸给我配的旧手机,一看时间,下午四点多。

  买好回家的票子坐在候车室时,我才有空去慢慢消化已经凝结的泪水。

  路平给了我三百块,加上我手中那点钱刚好够回车的车费,所以,我连水也不敢买一支,上车不久之后,我肚子就饿得咕噜直叫。

  睡吧,睡着肚子就不会感觉饿。

  “滴滴滴……”我刚合上眼睛,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定是爸爸妈妈打过来,因为这个手机号码是新的,没有同学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安安,你去那了?”

  妈妈用焦急的声音问我。

  “妈,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对不起,没有事先跟您们说就自个跑回家。”路平说的,不许我说出是他赶我走,我不敢说。

  “干嘛才来就回家?你哪来的路费?”

  “妈,我想爷爷奶奶了,天气好冷,奶奶一到天冷就犯哮喘,我得回去看着他们,钱是平时你们给生活费省出来的。”第一次说谎,说得我心怦怦直跳。

  “妈都说好过几天就放假,放假我们再一起回去,唉,回就回吧,路上你要小心一点,回到家给妈打个电话。”妈相信了我的话。

  回家后,这件事就这么的平静下来。

  十几天之后,爸爸妈妈带着路平回家过年。

  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他们就要回来,让我把他们的房子和哥哥的房子收拾一下。

  他们的房子我早早就收拾好打过虫药,床是用品全都洗晒过了。

  他们回来的当天,我不想见到路平,就跑到邻居浩哥家,浩哥是我同班同学,我们村很小,所以同级读书的也只有我和他,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并且是同班。

  浩哥性格开朗,做什么事都不苟小节,最近他还跟我说,我们班的班花兼校花赵可欣接受了他的示爱。

  他就是喜欢人家赵可欣,别人跟他说说话,他就会说可欣喜欢我啦,跟我说话啦等等,我总爱说他死不要脸。

  “浩哥,又在跟谁聊天?”

  “安安,什么风又把你吹到我们家来了?早两天不是听你说你爸爸妈妈今天回来吗?你不在家等他们跑来我们家干嘛?”

  “浩哥,说得我好像千年没来过你家一样,是不是在跟赵可欣裸、聊,我看看?”

  “安安,你眼疾啊,没看到我穿着衣服吗?”

  “我说对方裸,不行吗?嘻嘻……”

  路泽浩放下手中的手机,然后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安安,跟你商量个事。”

  “浩哥,什么事?”

  路泽浩用玩味的眼光瞅了我一眼,“晚上,我们约个裸、聊,好不好?”

  路泽浩话音刚落,我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好。”

  我跟路泽浩只能算得上是蓝颜,经常在一起玩从来就没有摩擦起电那种感觉。

  “小样的,竟然还跟我路泽浩脸红,我们不就学习一下吧,等以后大家有了意中人,这么聊起来也熟练一点。”

  我才不跟他这么学习,他当我傻啊。

  我白了路泽浩一眼,“你慢慢聊,我先回去看看他们回来没有,浩哥,你也不安慰我一下,我不是跟你说我很怕见到我那个变、态哥哥吗?”

  “哎呀,你别在这婆娘,怕他个鸟,你不惹他不就行了吗,谁让你好好的弄坏人家的东西,你要知道,那东西对于男生来说可以救命的。”什么鬼东西啊,还可以救命?

  “嘘……,浩哥,这事我就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千万别说出去,要不路平真的会要我的命。”这不是闹着玩的,路平的性格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就他出钱让我滚,我就知道他是多么的在意那个娃娃。

  从路泽浩家回来,进院子时,我就知道爸爸妈妈他们回来了,因为院子里放了一些从城里带回来的包裹。

  我探头想看看路平在不在。

  “安安,你干嘛?”

  吓死宝宝了,爸爸从我后面叫住了我,“爸爸,我看一下是不是你们回来。”

  我刚跟爸爸说完这句,就看到路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什么目光?高傲?鄙视?

  “路安,快给我出去买个排插,早早就让你收拾房子,我房子排插坏了你也不看一下吗?”现在我是他的工人吗?我又不去他房子用插头,我怎么知道他排插坏?

  “平平,什么时候了?你还让安安出去?你去爸爸房子拿一个用着,爸爸现在不用,明天再出去买。”可不是,现在等我去到圩镇天都黑了,他还好意思让我出去。

  路平听爸爸说完便扭头就上楼。

  爸爸让我把院子的东西拿回到放好,吃的放到厨房,用的应该放那儿就放那儿。

  我拿东西也上楼,看到路平从我房子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我的排插。

  我手机才充电没多久,肯定没充满电,他怎么就把我排插拿走了,“哥,爸不是让你去他那拿排插吗?”他怎么可以这样,爸爸都说他的不用,为什么还要拿我的?

  “我不喜欢爸那个,不行吗?”他瞪了我一眼,往他房子走。

  “快把插头还给我,我下去帮你要爸爸的。”我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

  路平停了下来,然后对着我勾了勾手,“过来拿。”

  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要回我的排插。

  路平见我不站在原地不动,“喂,叫你过来,你耳背吗?”

第003章 哥哥逼我视频

  “哥哥,我……”要不是上次我弄坏他的娃娃,我才不怕他。

  见他这么凶对我,我只能走去。

  他一手把将我拉到了他的房子里,然后用脚把门勾上,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路安,上次我跟你说让你别喊我哥,你那么快就忘记了吗?”

  “我、我……”

  “我什么我,你只能喊我路平,听到没有?”路平用鹰目勾着我,“还有,以后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子,听到没有?”

  “嗯……”我被他吓得差点就要哭了起来。

  有过一次,我就怕,无故我绝对不会回他的房子。

  路平把我压到门背上,他的脸挨得我很近,还对着我呵气,“路安,回去把我微信加了,这个春节,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得违抗。”

  我不就弄破他一个娃娃,他还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恨我到几时?

  “知道了。”我低着头,双手绕着衣摆,希望他快点放我出去。

  他盯了我好一会,才从牙缝挤出两个字,“滚出去……”

  男生真可怕。

  我白着脸从路平的房子出去,奶奶不知上楼找什么东西看到我从他的房子走出来。

  “安安,平平在里面?”

  “嗯……”

  “刚才,你们俩在里面?”

  “嗯……”

  奶奶笑着走到我身边,上下打量着我,“那就好、就好……”

  好什么?我差点就给哥哥打了,奶奶还说好,“奶奶,没什么事做我出去玩一下。”我想着路平刚刚跟我说的话,我就不想在家,我不在家,他就叫不着我。

  “安安,爸爸妈妈他们才回来,你就别去玩了,你妈妈一直都不喜欢你去路泽浩家玩,你就少去他找他,免得她又在唠嗑。”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去路泽浩家里玩,他个人也就爽直一点,有什么说什么,跟他玩了十几年,他也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我就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对路泽浩有偏见。

  “奶奶,我不是去他家玩,我出去走走就回来。”

  “天快要黑了,外面风大,你出去干嘛?没事你回房子好好休息一下,这大冷天别到处跑。”一直以来奶奶都很疼我,她不给我出去,我只能回去自己的房子里。

  回到房子,我掏出手机,哥哥真的要加我好友。

  我很不想加他,可是想着他对我那么凶,要是不加他,他肯定会找我虐。

  “哥哥,过年我收了压岁钱,我就赔你娃娃。”

  我都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给他发信息,好了好久,他也没有回我信息,他怎么不回我信息?

  我又等了好久,手机静悄悄,奇怪的连个群信息也没有了。

  算了,不要我赔,我省点钱自己零花。

  “安安,下来帮妈做点事。”我刚想去朋友圈子溜达一下,妈妈就在下面叫我出去帮她做事。

  “来咯。”我边回应着妈妈边兜着手机,咯噔咯噔的跑下楼。

  平时他们不回来楼上就我一个人住,现在多了路平,感觉一点也不方便。

  “安安,帮妈洗一下这些菜,天太冷,晚上早点吃饭。”妈说着给我提过一篮子菜,这些菜是我早上从菜地摘回来的。

  我接过妈的菜准备去洗。

  妈妈在家一般都是妈妈做饭,我就帮忙洗菜,家里虽然偏僻,但大家都用上了煤气,很早就不用烧柴火了。

  做好饭,妈妈在楼下叫了几声路平,没见他下来,就让我上去叫他下来吃饭。

  我不想叫,可是又不敢跟妈妈说不去。

  “路平,妈叫你下去吃饭。”我不敢敲门,只能站在门口外面喊。

  “吱……砰。”他有病啊,干嘛一开一关,吓了我一跳。

  我不理他,扭头就走。

  “安安,哥哥怎么还没下来。”妈妈又让我去叫他。

  “别叫了。”爷爷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吃个饭也要请来请去,惯坏。”我们家谁都怕爷爷三分,他一说不叫,就没有人敢再去叫哥哥。

  我们吃到一半,哥哥才下来。

  “看你,饭菜都冷了。”妈妈心疼哥哥,毕竟亲生的就一个。

  哥哥往饭桌子上扫了一眼,我是无意中与他的目光对碰。

  他自己不下来吃饭,又关我事?用得着这么瞪吗?

  “砰……”看到爷爷甩筷子,吓了我一大跳。

  “平平,平时你在城里是怎么样的我不管,回到家,我就不许你这个样子,做好饭让你下来吃你不下来也就算了,你还有那么多的不满吗?你用得着把全家人都瞪一遍吗?”啊,他把全家人都瞪了吗?

  我以为他只瞪我。

  他不只是瞪眼,我听到他拉椅子时还很大力。

  “对不起爷爷。”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你的习惯。”

  “老头子,别老在饭桌子前训孩子,你吃饱了你就到一边坐去,孩子有父母教育,你操心什么。”

  奶奶一说话,爷爷才走。

  我把最后几口饭吃完溜上楼,回到自己的房子。

  妈妈回来都是她收碗洗,平时她没在家就是我洗碗,难得她回来,我可以偷一下懒。

  才坐下没有多久,就听到了路平从楼下上来。

  真心的很压抑,之前他们回家过年,我一点压抑感也没有,虽然路平也不怎么跟我说话,但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平时也总叫我安安。

  我就做错一件事,他连家人也给脸色看,什么跟什么啊?

  我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就悄悄的抱着衣服准备洗澡,这么冷,早点洗早点躲床上睡觉,免得碍他眼。

  南方的天气也不外就冷那么几天,这几天特别的冷,我脱光衣服之后就直打了几个哆嗦。

  “滴滴……”路平回我微信。

  我哆嗦着打开手机。

第004章 小内内去那了?

  “给我打开视频聊天。”霸道的几个字,让我看着直打哆嗦。

  “我在洗澡……”我抖擞着给他回了几个字。

  “我还不知道你在洗澡吗?不想冷的死就快点。”路平他发神经,冷死我也不会跟他视频。

  我把手机放好,手机一直滴滴滴响着,不管他,先洗好澡再说。

  十五分钟,我的手机足足滴了十五分钟。

  穿好睡袍,我兜着还在响的手机,准备跑回房子再回他。

  “你干嘛?”没想到打开洗澡间的门,路平就站在门口。

  我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路安,你竟然敢不接我视频?”

  “路平,你别这么嚣张,不就弄破你那个破玩具,你用得着像个仇人一样这么对我吗?我都说好赔你,你还想干嘛?”

  “啪……你才破……”路平竟然打我?还说我破?

  我的脸被他打得发辣般痛,“路平……你有病。”

  我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子。

  回到房子我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就算是一个捡来的,他也不用这么欺负我啊?

  要不是看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疼我的份上,我现在就想离开这个家,不想再受这个变态路平的气。

  不知哭了多久,哭累的我,趴在床上和着泪水迷糊的睡着了。

  半夜,我隐约听到门外有吱滴的声音。

  路平才洗澡?这么冷的天他不会这么晚洗澡。

  我以为他打了我之后会再找我,没想到我手机一晚都是静静的,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现在想上个洗澡间也得三思而后上了,我看了看时间,零晨四点多,憋一下,快天亮,再睡一觉就天亮了。

  睡醒之后我就很能入眠,之前我不会这样。

  “滴滴滴……”微信?肯定又是路平给我发的,半夜还给有谁给我微信?

  我不想看,可是微信一直响着。

  “安安,对不起……”路平跟我说对不起?而且叫我安安?

  还发了一串?

  我揉了揉眼睛,一定我是没有睡醒,一定是做梦的。

  我伸手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不是做梦。

  “路平,你是不是做梦给我发的信息?”既然不是我做梦,那就是他在做梦。

  正常的他,现在不可能会跟我说对不起,更不会叫我安安。

  我的信息发出去又是石沉大海,夜很静,静得落针可闻。

  很想尿尿。

  我是没有夜尿的习惯,可是不知为什么,今晚特别的想尿尿。

  要起来,不然会憋坏。

  路平应该睡着了,他都不回我信息。

  我蹑手蹑脚地走出房子,生怕吵醒路平,怕了他。

  “滴……”我反锁上了洗澡间的间后才敢开灯,之前我一个人在家连门也不锁,爷爷奶奶晚上不会上来楼上。

  “沥沥疬……”好大的一泡尿,我拉了好久才拉完,昨天我也没有喝多少水,就是睡前没有一洗手间就这样子。

  我的小内内呢?洗澡时由于路安一直在骚扰我,害得我衣服都没有洗,也没有收好,居然不见了,难道有老鼠?

  可是一直以来我也没有见过二楼有老鼠。

  还好,罩罩还在,要不然又得花几十块去买罩罩。

  先把罩罩拿房子,明天再洗,这样放着给路平看着还真不好,以往我自己住,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我空手撸着罩罩回到房子。

  一看时间,五点多,要是夏天的话现在这个时间天已经亮了,冬天还可以好好睡一觉。

  “平平安安,快点起床吃早餐。”我正睡得懵懵懂懂中,听到奶奶喊,摸着手机一看,都八点多了?

  “奶奶,知道了,我就下去。”他们不在家我不会这么懒,放假我都是很早起来帮爷爷奶奶做事。

  起床去洗手间,我又在洗手间找了一遍,没看到小内内的影子。

  应该这些天是什么期吧,那水特别多,可能味道有点浓引来老鼠也不一定。

  我得快点洗好下去,不想碰到到路平。

  “安安,平平怎么还没下来?”妈妈看到我下来就问她的平平,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奶奶叫?反正我不敢去叫他。

  “不知道啊,奶奶一叫,我就起床,我不知他睡醒了没有。”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那有那么快睡醒,我们先吃,不管他。”爸爸让我们先吃。

  奶奶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爷爷盯着她又欲言又止。

  妈妈说快到年三十了,一会看看家里还缺点什么,然后让爸爸上圩镇买些回来。

  爸说,“在城里不是买了好多年货回来了吗?你那时还说吃到回城也吃不完,还要出去买什么?”

  我听他们在议论着买年货的事,就想溜出去。

  “安安,你又要去那儿?”奶奶眼真尖。

  “我出去菜地,看看摘些菜回来中午饭。”其实我是想找借口去路泽浩家,摘菜不用那么早。

  “别去,一会我再出去,你上去叫哥哥下来吃早餐。”又是我。

  我嘟了一下小嘴巴,“好咯。”

  奶奶是看到爷爷出去了才敢叫我去叫路平,刚才爷爷在,谁也不敢叫。

  “呃……”真的是冤家路窄,在上楼梯的转弯中,我撞上他的怀。

  “呃什么呃,走路不带眼睛啊?”我怎么就不带眼睛了?那是转弯,开车急转弯有时也会出事,别说这楼梯本来就狭窄。

  “奶奶叫你下去吃早餐。”我找不到要跟他说的话。

  他白了我一眼,就下楼去。

  好像昨晚那一连串对不起不是他发给我的一样,刚刚我一点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对我内疚之情。

  对于他打我的事,我也不想放在心上,他只想用暴力弥补我对他的东西的破坏,那么,我只能忍他。

  爸爸妈妈回来就不用做事,真好。

  奶奶连菜地都不用我下。

  玩手机去。

  “浩哥,现在在干嘛?”我一无聊就会找路泽浩聊天。

  “你要看我在干嘛吗?”

  “切,难不成你在尿尿?”

  “哈哈哈,尿尿也让你说对,我们可不是一般的心有灵犀嘛,要不,我们一起吧。”

  ……

  “你别不要脸,你能为我不要赵可欣吗?”

  还真是拉尿了?

  我发信息这么久也不回我,“喂,你还没尿完?”

  “刚刚说发视频你看你又不看,尿个尿你催啥?”我是有多无聊啊?

  给他这么一说,我就不说话了。

  去朋友圈逛逛。

  “人生第一次……”

  人生第一次?我竟然能看到路平的动态,他没有屏蔽我?

第005章 哥哥衣服怎么有腥味

  他第一次干嘛?打我?

  不是,在城里我弄坏他娃娃时,他虽然没有打我,可是他踢我,踢得我脚好痛。

  别猜了,反正又不关我的事,我回去看看自己的动态,看看有没有说他的坏话的,有就快点删掉。

  不过好像之前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锋,我的生活中没有他,他的生活中也没有我,应该不会说过他什么坏话。

  好奇,我想去看看他的动态,看不到,他好像设置了我只可以看他三天内的动态。

  好吧,我也只是好奇,不给看就不看咯。

  我一听到他上楼的声音,神经就紧绑紧绑的,生怕他来找事。

  还好,我听到了他关他房门的声音才安心一点。

  我悄悄的开门,准备下楼,不想了呆在楼上。

  “干嘛鬼鬼崇崇的像个小偷?”

  我去,又给他看到。

  “我不就怕吵到你嘛。”我边说边跑下楼梯。

  下到楼我才想,幸好他没有叫我。

  “安安,你跑那么快干嘛?”我差点碰到从屋子外面进来的奶奶。

  “奶奶,爸爸妈妈呢?”

  “上圩了,你找他们有事?”

  “没有,我看不到他们在家,问一下,奶奶,他们不在家我可以去路泽浩家玩一下吗?”我不是想路泽浩,是想出去走走,可是我除了找他就没有别人好找了。

  “别去,你哥没在上面吗?”

  “在啊?”

  “那你找你哥玩就好,这么冷你跑出去干嘛?快上楼去。”奶奶不让我出去,好闷。

  我不想跟奶奶说哥哥不会跟我玩,不但没跟我玩,他还会打我,要是我跟奶奶说路平打我,奶奶一定会教训他。

  被奶奶赶上楼。

  我瞄了一下哥哥的房子,门半掩着,再看一下洗手间的门,关着。

  蹲坑了吧。

  回我房子要经过他的房子门口。

  别看,我告诫自己,没什么好好奇,这房子他没有回家时就是我帮他收拾好,里面有什么我都知道,除非他从城里带的东西。

  “站住。”干嘛又吓人,我只是经过,看都没有向他房子看。

  “干嘛?”我本能的退了两步,“我没有进去你房子。”

  “那你现在进去啊?”他什么意思?

  “我没空。”我边说边退着往我房子里走。

  “没空你干嘛要去找路泽浩,说,你跟他上过多少次?”什么鬼?刚才我跟奶奶说话他也听到了?

  我跟路泽浩上过多少次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会装,还以为自己有多纯。”他说什么鬼话?我装?

  我瞪了他一眼,“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说完我已经退到了我的房子门口。

  “不许瞪我。”那他干嘛瞪我?

  “路平,我回房子看电视了。”我不想再跟他说话。

  “过年就高考还天天顾着玩顾着看电视,也好,不用我爸爸妈妈花钱送你读书,反正像你这些人读书也是白读。”谁说我读书是白读?我在年级成绩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前十,老师跟我说,只要我保持现在的水平,我一定能考上重本。

  “老师说放假可以放松一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他解释这些。

  “说得也对。”他说完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子去了。

  这大冷天还敢吓我冒汗。

  我把房子反锁,奶奶也真是的,为什么要让我上来跟路平玩,她可知道我们是水火不溶的吗?

  “路安,过来我房子。”我才打开电脑,还没有找到要看的剧,路平就叫我。

  “有什么事?”我不想过去。

  “给我拿衣服出去洗。”为什么要我帮他洗衣服?

  “楼下有洗衣服机。”

  “我就是让你帮我拿到楼下去洗。”真懒,自己刚刚下去吃早餐也不拿下去,要我帮他拿。

  十二分的不愿意帮他。

  但想着他回家不也就那么几天,忍他。

  “衣服放在那儿?”我站在他的门口问他。

  “自己进来拿,在地下。”

  他不是不喜欢我进去他的房子吗?为什么要我进去拿?

  我推开他的门,靠,一堆衣服像垃圾一样扔到地下,幸好我把地下拖得干干净净的了。

  他正对着电脑玩游戏,我进来他看也没看我。

  我抱着他的衣服下楼。

  什么鬼,这么粘。

  我把他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之后,闻了一下自己的手,好腥,他衣服是多脏啊,这味道真恶心。

  刚才我还抱着他的衣服下来,臭死。

  我回到洗手间狂洗手之后,又掀起衣服闻衣服有没有那股腥味。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冬天的外套不会天天洗,我昨天才换的,本来说好多穿两天,可是我闻来闻去,还是觉得不妥。

  “奶奶,洗衣机在洗哥哥的衣服,一会我再下来帮他凉。”我跟奶奶说完说上楼。

  我很小声的经过他的房子,可是还是被他听到,“路安,进来。”又干嘛?

  “我先换衣服,有什么事一会说。”

  “换衣服?大清早你换什么衣服?刚才我忘记叫你拿袜子下去了,床头边上还有两双袜子没有洗,你再帮我拿下去洗。”他现在真当我佣人用。

  我气得差点顺不过气来。

  算了,我这身份本来也是做做佣人的份,一个弃女,虽然姓路,我要明白自己只是捡到了个姓,别以为自己就是姓路的人。

  我咽了咽口水,咽喉干干的,我咽什么咽?

  我默默走到他的床头边上。

  当我蹲下去拿袜子时,无意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我的小蕾丝,虽然有一大半被他的枕头压住,但我还是能确定我的小内内就在他的枕头底下。

  我不敢作声,拿着袜子就赶着离开他的房子。

  真变态,我那内内穿了一天,都说这几天正好水多,我自己都嫌弃脏,他居然放到他的枕头底下去……

  害得我以为家里有老鼠,没想到是路平这个大老鼠把我的小内内偷走。

  下楼之后,我不敢再上楼,我怕一上去他又喊我。

  爷爷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坐到爷爷旁边,“爷爷,你不冷吗?”我想爷爷回房子,这样子我就可以看我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了。

  “屋里不冷,怎么?想看电视?”爷爷真厉害,想跟他抢电视看他也知道。

  “没,我帮哥哥拿衣服下来洗,没洗好,在等。”

  “那你不上去陪哥哥玩玩?”为什么要陪他玩,他一点也不好玩。

  “哥哥在玩游戏,他才不要我陪他玩。”

  “天天玩游戏不好,你去叫他下来,回家几天也不有人沟通一下,天天就知道玩游戏。”

  “爷爷,男生都是这样的啦,我不敢叫他。”我跟爷爷说了几句,爷爷就要上楼。

  我吓得一下子拉着爷爷,“爷爷,你去那?”

懵懂少女的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懵懂少女的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济世医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济世医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济世医仙目录预览:第001章以身试毒第002章蓝悦霜第001章以身试毒高耸险峻的断崖前,破旧的茅屋静静而立。茅屋里,一个老头躺在床上,正气得吹胡子瞪眼,对着萧意大骂:“你个臭小子,还想离开这座大山吗?”“当然想,你又不是美女,无聊又无趣,整天对着你个糟老头子,烦都烦死了!”萧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躺在床上的老头是萧意的师傅何青溪,从小教他医术,老头何青溪哼了一声:“那还不过来给我解毒,解了我身上的毒,你就可以出师离开了!”萧意依然不紧不忙,躺在竹制的摇椅上,

  • 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第2章误会第1章结婚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台电脑在反复播放着今早的一则新闻。“今早,顾氏消失一年之久的女儿,终于露面,不知道面对顾氏濒临破产的困境,顾家唯一的女儿会有什么行动来挽回损失?”记者机械般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半掩着面,急促闪过镜头的模糊侧脸。但就算是化成灰,严靳也不会认错这张脸。“顾南枝,你终于是回来了!”男人

  • 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目录预览:第001章殉落,沫漓第002章乔颜联姻第001章殉落,沫漓宣城的六月,因为靠海并没有想象中的炎热。但是多变的天气,依旧免不了让人烦躁不安,海风吹在脸上并没有丝丝凉意。傍晚十分,颜汐落坐在二楼书房的阳台上,轻轻摸着高耸的腹部。宝贝,还有二十几天你就可以出世了,妈妈会给你全部的爱。或许在她生命中,只有这个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她眯着眼睛放空思想。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叮当叮当”的发出声音,她默默睁开眼睛,看了一

  • 许你温柔爱一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许你温柔爱一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许你温柔爱一生目录预览: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第2章:我只想活命而已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京都市,金御私人别墅区。天空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的前行着,沿着幽暗的小路开向最深处的那栋建筑。车里,气氛有些诡秘,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交叠着一双修长的腿,黑潭般的眼眸一直盯着他身旁的女人。“这次如果能成功,我就娶你。”他的声音是温煦的,一如他优雅斯文的俊脸,总是给人一种温暖阳光的感觉。可是林熙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她太了解他了,甚至她都没这么了解自

  • 情如玫瑰带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如玫瑰带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情如玫瑰带刺目录预览: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第002章买你一夜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夜凉如水。新进一线女星殷雪华正驾车,拖着疲惫的身子往A市的一处开去。今天是她未婚夫夏墨书的生日,她可是比往常提前了两个小时下班,为的就是给夏默书一个惊喜。想想自己跻身一线之后,就有很少的时间去陪夏墨书了。所以,殷雪华瞥了一眼正躺在副驾驶,被包装的好好的礼盒,袋子里装的是自己精心给他挑选的限量版的卡西欧,心里开心的不行。夏墨书是在她之前就已经出名了,那时候,夏墨书红

  • 心窝里住着一个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心窝里住着一个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心窝里住着一个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相遇第二章惊魂一刻第一章意外相遇早上九点,M国私人机场内,宋卿卿盯着前面的私人飞机,微微抿嘴。“这飞机是我朋友的,嗯……他性子有些冷,不要见怪。”莫凡绅士地耸肩笑了笑,伸手帮她推着箱子走上私人飞机。宋卿卿紧跟在莫凡身后,她是想拒绝莫凡好意的,但想到公司有业务往来,这才同意和他一同回国。哪知道,她上的竟然是一架豪华奢侈的私人飞机!“子铭,这是宋卿卿。”宋卿卿正在打量飞机内部的奢靡,听到莫凡的声音,转过头冲飞机主人扬唇

  • 前世嫉恨今日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世嫉恨今日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前世嫉恨今日情目录预览: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第二章夏以安,她怎么在这?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以安小姐,再用力一点,孩子就快出来了--”医院,医生满是担心的声音充斥着紧张和害怕。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满脸汗水,湿透了的刘海黏在脸上,她脸色苍白唇瓣干涸,贝齿咬出下唇,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似是使出了浑身的最后力气。“啊--”划破天际的尖叫声,伴随着婴孩的响亮无比的哭声,床上的女人累极了,她渐渐阖上眼睛,来不及看那孩子一眼,内心却为这新生命的到来悲喜交加。“是个

  • 爱君心慕年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君心慕年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爱君心慕年华目录预览:第一章:绿帽子第二章:下马威第一章:绿帽子颜辞镜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她,花了五分钟接受了自己因为遭天打雷劈而穿越的事,又花了两分钟接受自己变成了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最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自己的夫君在新婚夜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被翻红浪。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得绿!更何况,一个大男人接受不了自己成为政治婚姻的傀儡,娶一个只能看不能上的小女娃很正常啊!于是,颜辞镜很淡定地坐在桌子上,顺手拿了一把花生,桂圆就开始吃了起来,毕竟看片没点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