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懵懂少女的青春 最新章节

2018/1/13 3:00: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懵懂少女的青春

第001章 哥哥的秘密

  “路安,你滚球……”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呜呜,我赔你就是。懵懂少女的青春 最新章节

  “你赔?你拿什么赔?你赔得起吗?”哥哥路平用要吃人的目光盯着我,然后步步向我逼近。

  我吓得直往后退,“哥哥,那、那不就是一个娃娃吗?”

  “对,那就是一个娃娃,你知道老子用多少钱买来的娃娃吗?你竟然把它弄破?”

  我被哥哥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没有钱,要很多钱买来的我的确是赔不起,我以为只是一个娃娃气球而已,没想到他说很贵的,我能不哭吗?

  “你哭个毛啊?弄坏我东西你还猫一样的哭,明天你给老子滚回山村去,死乡巴妹。”哥哥边骂边狠狠的踢我出他的房子。

  我被哥哥踢得好痛,抱着腿嘤嘤的在客厅哭着。

  父母上班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

  哥哥比我大四岁,我十八,他二十二,我高三,他大三。懵懂少女的青春 最新章节

  我本来是一个弃女,哥哥的爸爸妈妈可怜我才收留了我,但他们收留我之后一直放我在小山村里由爷爷奶奶带着,哥哥则一直跟他们在A城生活。

  十八年来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接我出城玩过,现在放寒假,眼下也快要过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把我接出城。

  他们回家接我时,我就很不愿意跟他们出去,虽然他们收养了我,但因为一直没有生活在一起,所以跟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感情。

  十八年来,我也没见过多少次哥哥。

  我来了三天城里,没跟哥哥说够十句话,其实我是不敢去他房子的。

  我也不知是因为无聊还是好奇,昨天晚上爸爸妈妈要加班,很晚都没有回来,我上洗手间路过哥哥的房子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哥哥一直在闷哼,好像还喘着粗气。

  是不是哥哥生病了啊?

  现在爸爸妈妈又没在家,我是不是得关心一下哥哥?

  “咚咚咚……”当时我轻敲着哥哥的门。奇闻网

  “滚……”哥哥在里面低吼,声音带着沙哑。

  我吓得连洗手间都不敢去就滚回杂物房去。

  因为这儿没有多余的房子,我来了,妈妈只能在杂物房子里腾出一张床的位置让我住着,反正也不会住很久,他们说过年放假就一起回家。

  直至听到爸爸妈妈下班回来,我才敢出去方便。

  我一直想着哥哥到底是不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呢?

  今天,我守着哥哥出去,爸爸妈妈又去上班,便上悄悄地偷回哥哥的房子看看哥哥的房子有什么好玩的。

  好漂亮的女娃娃,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胸口前面鼓得好高,穿着一个高级的罩子,小蛮腰下面,穿着一条诱人的小蕾丝内内,两条细白腿好美,像真的一样。

  这么漂亮的娃娃,谁看到谁都想捏捏。版权qi-wen.com

  别说我是个山沟沟出来的孩子,见的东西不多,玩的东西就更加没有,看到这么个娃,能不玩一下吗?

  手感真好,刚开始我只敢东摸西摸,生怕哥哥会回来。

  可是我玩了好一会,见到哥哥没回来,就大胆起来。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爬上哥哥的床,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的把娃娃的罩罩和小内内脱下来。

  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女生私密的地方,虽然眼前是一个娃娃,我也好奇,我捏了一下她的小樱桃,然后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她的怎么长得那么好看,我的怎么会有小疙瘩?

  我再看一了下面,她的毛毛怎么长得那么整齐?虽然比我少,但好看,我不想要那么多,姨妈来的第二天特别烦,因为多,搞得毛毛都是血。

  我好奇地弄开下面看,我一个女生竟然看得心怦怦直跳,说真的,这地方我从没有见过,我自己当然是看不到自己的了,是不是我的也是这么粉嫩粉嫩的啊?

  我边看边弄。

  “嗞……”

  啊?怎么回事,娃娃怎么不鼓了?

  我吓得从哥哥床上跳下来,正要跑哥哥的房子,他就回来……

  “起来。”我不知哭了多久,哥哥突然从我后面抓住了我的后衣领,“跟我回房子。推荐qi-wen.com

  我本来要停止哭声,被哥哥这么一扯,我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

  哥哥把我拖进了他的房子,然后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哭个毛线,给我静下来。”哥哥说完一把将我按倒在他房子的地下,“今天老子要看真的。”

  也许是给哥哥吓坏了,我瞬间就止住了哭声。

  哥哥说完他要看真的之后,就蹲到我的身边想趴我的上衣。

  “哥哥不要……,我是你的妹妹。”

  我紧紧的抓住了上衣鼓起的那个地方。奇闻网

  “妹个屎,以后不许喊我哥,我没有你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妹妹,别人的房子不许随便进,最起码的道德也不懂,还说是一个高三学生,枉我爸爸送你读十几年的书。”

  我想跟他说,其实我懂,我真的是好奇、好奇!

  好奇害死猫。

  如果哥哥放过我这次,我发誓再也不会好奇这些。

  “哥哥……我、我错了,对不起。”地下好冷,一直冷得我直打哆嗦。

  哥哥红着眼睛盯着我捂在前面的手,“路安,你给我听着,明天之前你必须离开这儿滚回老家去,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哥哥说完全就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往我的脚下面踢了一脚,“滚出去。”

  就为了一个娃娃吗?哥哥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之前他过年也回过老家过年,虽然一直以来我们不怎么说话,但却从来没有欺负过我。

  从我懂事以来,我也没有见过多少次哥哥,因为他们真的很少回家,而每次回家哥哥都喜欢躲在房子里不出门,性格十分内向,而他这个内向也是爸爸妈妈在吃饭的时候说的,要不我也不知道他内向。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从哥哥房子里滚回杂物房子去了。

  明天之前要离开,现在都是下午了,难道我现在就走吗?

  我身上连个车费也没有,怎么走?

  爸爸妈妈要到七点多才回来,上次听爸爸说过,回老家最后一趟车是傍晚六点钟,明天早上六点钟到达老家的镇上,车子也只是经过我们镇,从镇到我们住的村,还要坐一个小时的摩托车才能回到我们的村,总共路费三百块左右才够,我哪来那么多钱坐车?

  我边收拾衣服边抽泣,果然不是亲哥哥。

  外面很冷,北风一直呼呼的刮着,我翻了一下包包,把一角钱的加起来只有三十一块钱。

  算了,先出去再说,城里有打杂的,出去饭店帮洗个碗两三天也能赚个车费,赚到车费就可以回家陪爷爷奶奶了。

  爷爷奶奶很疼我,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看,爸爸妈妈回去接我出城时,他们就不很愿意给我出去,可是爸爸妈妈说我这么大了,要带我出去城见识一下世面。

  真的让我见识这炎凉的世面了,在哥哥的面前,我比一只娃娃都不如。

  要走就趁早,出去看看哪儿招临时工。

  我轻轻打开杂物间的门,探头看了一下,哥哥的房子门紧紧关闭。

  我蹑手蹑脚走出客厅,轻轻打开鞋柜换上鞋子。

  “站住……”

第002章 不玩这个

  正当我想关上客厅的门口,路平在我后面低吼。

  “哥……”

  “别喊我哥,我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他说完之后就从兜里掏出几张大钱,“这是车费,给我好好滚回家,不许跟爸爸妈妈说是我赶走你,要是敢跟他们说这事,你会死得很难看。”他给我钱回家?

  这么恨我还给我钱回家干嘛?

  “路平,我不要你的钱,我出去打几天杂工赚到车费就回去。”

  “啪……”我话才说完,路平把钱打到了我的脸上,“路安,你是不是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我背着我的东西干嘛?

  虽然我是捡来的,但从小到大爷爷奶奶从来就不舍得打过我,才来这儿三天,路平不是踢我就是打我。

  委屈的泪水随即在眼眶里打滚。

  “不许哭,钱拿着,明天务必给老子回到老家。”

  委屈还不许哭。

  我不想要他的钱,可是,看着他那副凶狠的样子,我只能伸出颤抖的手,弯腰将掉到地下的钱捡起来,“谢谢……”

  “以后在家好好看爷爷奶奶,没事别往城里跑。”

  我捂着脸跑了。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爱流泪的女孩子,在班上不管同学怎么欺负我,我也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流过半滴眼睛,今天,是我记忆中流泪最多的一天。

  公交车上的人好多,顾着挤车的我,最终还是的把眼泪咽下肚子。

  到达车站之后,我掏出不久前爸爸给我配的旧手机,一看时间,下午四点多。

  买好回家的票子坐在候车室时,我才有空去慢慢消化已经凝结的泪水。

  路平给了我三百块,加上我手中那点钱刚好够回车的车费,所以,我连水也不敢买一支,上车不久之后,我肚子就饿得咕噜直叫。

  睡吧,睡着肚子就不会感觉饿。

  “滴滴滴……”我刚合上眼睛,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定是爸爸妈妈打过来,因为这个手机号码是新的,没有同学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安安,你去那了?”

  妈妈用焦急的声音问我。

  “妈,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对不起,没有事先跟您们说就自个跑回家。”路平说的,不许我说出是他赶我走,我不敢说。

  “干嘛才来就回家?你哪来的路费?”

  “妈,我想爷爷奶奶了,天气好冷,奶奶一到天冷就犯哮喘,我得回去看着他们,钱是平时你们给生活费省出来的。”第一次说谎,说得我心怦怦直跳。

  “妈都说好过几天就放假,放假我们再一起回去,唉,回就回吧,路上你要小心一点,回到家给妈打个电话。”妈相信了我的话。

  回家后,这件事就这么的平静下来。

  十几天之后,爸爸妈妈带着路平回家过年。

  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他们就要回来,让我把他们的房子和哥哥的房子收拾一下。

  他们的房子我早早就收拾好打过虫药,床是用品全都洗晒过了。

  他们回来的当天,我不想见到路平,就跑到邻居浩哥家,浩哥是我同班同学,我们村很小,所以同级读书的也只有我和他,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并且是同班。

  浩哥性格开朗,做什么事都不苟小节,最近他还跟我说,我们班的班花兼校花赵可欣接受了他的示爱。

  他就是喜欢人家赵可欣,别人跟他说说话,他就会说可欣喜欢我啦,跟我说话啦等等,我总爱说他死不要脸。

  “浩哥,又在跟谁聊天?”

  “安安,什么风又把你吹到我们家来了?早两天不是听你说你爸爸妈妈今天回来吗?你不在家等他们跑来我们家干嘛?”

  “浩哥,说得我好像千年没来过你家一样,是不是在跟赵可欣裸、聊,我看看?”

  “安安,你眼疾啊,没看到我穿着衣服吗?”

  “我说对方裸,不行吗?嘻嘻……”

  路泽浩放下手中的手机,然后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安安,跟你商量个事。”

  “浩哥,什么事?”

  路泽浩用玩味的眼光瞅了我一眼,“晚上,我们约个裸、聊,好不好?”

  路泽浩话音刚落,我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好。”

  我跟路泽浩只能算得上是蓝颜,经常在一起玩从来就没有摩擦起电那种感觉。

  “小样的,竟然还跟我路泽浩脸红,我们不就学习一下吧,等以后大家有了意中人,这么聊起来也熟练一点。”

  我才不跟他这么学习,他当我傻啊。

  我白了路泽浩一眼,“你慢慢聊,我先回去看看他们回来没有,浩哥,你也不安慰我一下,我不是跟你说我很怕见到我那个变、态哥哥吗?”

  “哎呀,你别在这婆娘,怕他个鸟,你不惹他不就行了吗,谁让你好好的弄坏人家的东西,你要知道,那东西对于男生来说可以救命的。”什么鬼东西啊,还可以救命?

  “嘘……,浩哥,这事我就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千万别说出去,要不路平真的会要我的命。”这不是闹着玩的,路平的性格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就他出钱让我滚,我就知道他是多么的在意那个娃娃。

  从路泽浩家回来,进院子时,我就知道爸爸妈妈他们回来了,因为院子里放了一些从城里带回来的包裹。

  我探头想看看路平在不在。

  “安安,你干嘛?”

  吓死宝宝了,爸爸从我后面叫住了我,“爸爸,我看一下是不是你们回来。”

  我刚跟爸爸说完这句,就看到路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什么目光?高傲?鄙视?

  “路安,快给我出去买个排插,早早就让你收拾房子,我房子排插坏了你也不看一下吗?”现在我是他的工人吗?我又不去他房子用插头,我怎么知道他排插坏?

  “平平,什么时候了?你还让安安出去?你去爸爸房子拿一个用着,爸爸现在不用,明天再出去买。”可不是,现在等我去到圩镇天都黑了,他还好意思让我出去。

  路平听爸爸说完便扭头就上楼。

  爸爸让我把院子的东西拿回到放好,吃的放到厨房,用的应该放那儿就放那儿。

  我拿东西也上楼,看到路平从我房子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我的排插。

  我手机才充电没多久,肯定没充满电,他怎么就把我排插拿走了,“哥,爸不是让你去他那拿排插吗?”他怎么可以这样,爸爸都说他的不用,为什么还要拿我的?

  “我不喜欢爸那个,不行吗?”他瞪了我一眼,往他房子走。

  “快把插头还给我,我下去帮你要爸爸的。”我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

  路平停了下来,然后对着我勾了勾手,“过来拿。”

  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要回我的排插。

  路平见我不站在原地不动,“喂,叫你过来,你耳背吗?”

第003章 哥哥逼我视频

  “哥哥,我……”要不是上次我弄坏他的娃娃,我才不怕他。

  见他这么凶对我,我只能走去。

  他一手把将我拉到了他的房子里,然后用脚把门勾上,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路安,上次我跟你说让你别喊我哥,你那么快就忘记了吗?”

  “我、我……”

  “我什么我,你只能喊我路平,听到没有?”路平用鹰目勾着我,“还有,以后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子,听到没有?”

  “嗯……”我被他吓得差点就要哭了起来。

  有过一次,我就怕,无故我绝对不会回他的房子。

  路平把我压到门背上,他的脸挨得我很近,还对着我呵气,“路安,回去把我微信加了,这个春节,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得违抗。”

  我不就弄破他一个娃娃,他还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恨我到几时?

  “知道了。”我低着头,双手绕着衣摆,希望他快点放我出去。

  他盯了我好一会,才从牙缝挤出两个字,“滚出去……”

  男生真可怕。

  我白着脸从路平的房子出去,奶奶不知上楼找什么东西看到我从他的房子走出来。

  “安安,平平在里面?”

  “嗯……”

  “刚才,你们俩在里面?”

  “嗯……”

  奶奶笑着走到我身边,上下打量着我,“那就好、就好……”

  好什么?我差点就给哥哥打了,奶奶还说好,“奶奶,没什么事做我出去玩一下。”我想着路平刚刚跟我说的话,我就不想在家,我不在家,他就叫不着我。

  “安安,爸爸妈妈他们才回来,你就别去玩了,你妈妈一直都不喜欢你去路泽浩家玩,你就少去他找他,免得她又在唠嗑。”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去路泽浩家里玩,他个人也就爽直一点,有什么说什么,跟他玩了十几年,他也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我就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对路泽浩有偏见。

  “奶奶,我不是去他家玩,我出去走走就回来。”

  “天快要黑了,外面风大,你出去干嘛?没事你回房子好好休息一下,这大冷天别到处跑。”一直以来奶奶都很疼我,她不给我出去,我只能回去自己的房子里。

  回到房子,我掏出手机,哥哥真的要加我好友。

  我很不想加他,可是想着他对我那么凶,要是不加他,他肯定会找我虐。

  “哥哥,过年我收了压岁钱,我就赔你娃娃。”

  我都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给他发信息,好了好久,他也没有回我信息,他怎么不回我信息?

  我又等了好久,手机静悄悄,奇怪的连个群信息也没有了。

  算了,不要我赔,我省点钱自己零花。

  “安安,下来帮妈做点事。”我刚想去朋友圈子溜达一下,妈妈就在下面叫我出去帮她做事。

  “来咯。”我边回应着妈妈边兜着手机,咯噔咯噔的跑下楼。

  平时他们不回来楼上就我一个人住,现在多了路平,感觉一点也不方便。

  “安安,帮妈洗一下这些菜,天太冷,晚上早点吃饭。”妈说着给我提过一篮子菜,这些菜是我早上从菜地摘回来的。

  我接过妈的菜准备去洗。

  妈妈在家一般都是妈妈做饭,我就帮忙洗菜,家里虽然偏僻,但大家都用上了煤气,很早就不用烧柴火了。

  做好饭,妈妈在楼下叫了几声路平,没见他下来,就让我上去叫他下来吃饭。

  我不想叫,可是又不敢跟妈妈说不去。

  “路平,妈叫你下去吃饭。”我不敢敲门,只能站在门口外面喊。

  “吱……砰。”他有病啊,干嘛一开一关,吓了我一跳。

  我不理他,扭头就走。

  “安安,哥哥怎么还没下来。”妈妈又让我去叫他。

  “别叫了。”爷爷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吃个饭也要请来请去,惯坏。”我们家谁都怕爷爷三分,他一说不叫,就没有人敢再去叫哥哥。

  我们吃到一半,哥哥才下来。

  “看你,饭菜都冷了。”妈妈心疼哥哥,毕竟亲生的就一个。

  哥哥往饭桌子上扫了一眼,我是无意中与他的目光对碰。

  他自己不下来吃饭,又关我事?用得着这么瞪吗?

  “砰……”看到爷爷甩筷子,吓了我一大跳。

  “平平,平时你在城里是怎么样的我不管,回到家,我就不许你这个样子,做好饭让你下来吃你不下来也就算了,你还有那么多的不满吗?你用得着把全家人都瞪一遍吗?”啊,他把全家人都瞪了吗?

  我以为他只瞪我。

  他不只是瞪眼,我听到他拉椅子时还很大力。

  “对不起爷爷。”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你的习惯。”

  “老头子,别老在饭桌子前训孩子,你吃饱了你就到一边坐去,孩子有父母教育,你操心什么。”

  奶奶一说话,爷爷才走。

  我把最后几口饭吃完溜上楼,回到自己的房子。

  妈妈回来都是她收碗洗,平时她没在家就是我洗碗,难得她回来,我可以偷一下懒。

  才坐下没有多久,就听到了路平从楼下上来。

  真心的很压抑,之前他们回家过年,我一点压抑感也没有,虽然路平也不怎么跟我说话,但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平时也总叫我安安。

  我就做错一件事,他连家人也给脸色看,什么跟什么啊?

  我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就悄悄的抱着衣服准备洗澡,这么冷,早点洗早点躲床上睡觉,免得碍他眼。

  南方的天气也不外就冷那么几天,这几天特别的冷,我脱光衣服之后就直打了几个哆嗦。

  “滴滴……”路平回我微信。

  我哆嗦着打开手机。

第004章 小内内去那了?

  “给我打开视频聊天。”霸道的几个字,让我看着直打哆嗦。

  “我在洗澡……”我抖擞着给他回了几个字。

  “我还不知道你在洗澡吗?不想冷的死就快点。”路平他发神经,冷死我也不会跟他视频。

  我把手机放好,手机一直滴滴滴响着,不管他,先洗好澡再说。

  十五分钟,我的手机足足滴了十五分钟。

  穿好睡袍,我兜着还在响的手机,准备跑回房子再回他。

  “你干嘛?”没想到打开洗澡间的门,路平就站在门口。

  我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路安,你竟然敢不接我视频?”

  “路平,你别这么嚣张,不就弄破你那个破玩具,你用得着像个仇人一样这么对我吗?我都说好赔你,你还想干嘛?”

  “啪……你才破……”路平竟然打我?还说我破?

  我的脸被他打得发辣般痛,“路平……你有病。”

  我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子。

  回到房子我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就算是一个捡来的,他也不用这么欺负我啊?

  要不是看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疼我的份上,我现在就想离开这个家,不想再受这个变态路平的气。

  不知哭了多久,哭累的我,趴在床上和着泪水迷糊的睡着了。

  半夜,我隐约听到门外有吱滴的声音。

  路平才洗澡?这么冷的天他不会这么晚洗澡。

  我以为他打了我之后会再找我,没想到我手机一晚都是静静的,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现在想上个洗澡间也得三思而后上了,我看了看时间,零晨四点多,憋一下,快天亮,再睡一觉就天亮了。

  睡醒之后我就很能入眠,之前我不会这样。

  “滴滴滴……”微信?肯定又是路平给我发的,半夜还给有谁给我微信?

  我不想看,可是微信一直响着。

  “安安,对不起……”路平跟我说对不起?而且叫我安安?

  还发了一串?

  我揉了揉眼睛,一定我是没有睡醒,一定是做梦的。

  我伸手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不是做梦。

  “路平,你是不是做梦给我发的信息?”既然不是我做梦,那就是他在做梦。

  正常的他,现在不可能会跟我说对不起,更不会叫我安安。

  我的信息发出去又是石沉大海,夜很静,静得落针可闻。

  很想尿尿。

  我是没有夜尿的习惯,可是不知为什么,今晚特别的想尿尿。

  要起来,不然会憋坏。

  路平应该睡着了,他都不回我信息。

  我蹑手蹑脚地走出房子,生怕吵醒路平,怕了他。

  “滴……”我反锁上了洗澡间的间后才敢开灯,之前我一个人在家连门也不锁,爷爷奶奶晚上不会上来楼上。

  “沥沥疬……”好大的一泡尿,我拉了好久才拉完,昨天我也没有喝多少水,就是睡前没有一洗手间就这样子。

  我的小内内呢?洗澡时由于路安一直在骚扰我,害得我衣服都没有洗,也没有收好,居然不见了,难道有老鼠?

  可是一直以来我也没有见过二楼有老鼠。

  还好,罩罩还在,要不然又得花几十块去买罩罩。

  先把罩罩拿房子,明天再洗,这样放着给路平看着还真不好,以往我自己住,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我空手撸着罩罩回到房子。

  一看时间,五点多,要是夏天的话现在这个时间天已经亮了,冬天还可以好好睡一觉。

  “平平安安,快点起床吃早餐。”我正睡得懵懵懂懂中,听到奶奶喊,摸着手机一看,都八点多了?

  “奶奶,知道了,我就下去。”他们不在家我不会这么懒,放假我都是很早起来帮爷爷奶奶做事。

  起床去洗手间,我又在洗手间找了一遍,没看到小内内的影子。

  应该这些天是什么期吧,那水特别多,可能味道有点浓引来老鼠也不一定。

  我得快点洗好下去,不想碰到到路平。

  “安安,平平怎么还没下来?”妈妈看到我下来就问她的平平,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奶奶叫?反正我不敢去叫他。

  “不知道啊,奶奶一叫,我就起床,我不知他睡醒了没有。”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那有那么快睡醒,我们先吃,不管他。”爸爸让我们先吃。

  奶奶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爷爷盯着她又欲言又止。

  妈妈说快到年三十了,一会看看家里还缺点什么,然后让爸爸上圩镇买些回来。

  爸说,“在城里不是买了好多年货回来了吗?你那时还说吃到回城也吃不完,还要出去买什么?”

  我听他们在议论着买年货的事,就想溜出去。

  “安安,你又要去那儿?”奶奶眼真尖。

  “我出去菜地,看看摘些菜回来中午饭。”其实我是想找借口去路泽浩家,摘菜不用那么早。

  “别去,一会我再出去,你上去叫哥哥下来吃早餐。”又是我。

  我嘟了一下小嘴巴,“好咯。”

  奶奶是看到爷爷出去了才敢叫我去叫路平,刚才爷爷在,谁也不敢叫。

  “呃……”真的是冤家路窄,在上楼梯的转弯中,我撞上他的怀。

  “呃什么呃,走路不带眼睛啊?”我怎么就不带眼睛了?那是转弯,开车急转弯有时也会出事,别说这楼梯本来就狭窄。

  “奶奶叫你下去吃早餐。”我找不到要跟他说的话。

  他白了我一眼,就下楼去。

  好像昨晚那一连串对不起不是他发给我的一样,刚刚我一点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对我内疚之情。

  对于他打我的事,我也不想放在心上,他只想用暴力弥补我对他的东西的破坏,那么,我只能忍他。

  爸爸妈妈回来就不用做事,真好。

  奶奶连菜地都不用我下。

  玩手机去。

  “浩哥,现在在干嘛?”我一无聊就会找路泽浩聊天。

  “你要看我在干嘛吗?”

  “切,难不成你在尿尿?”

  “哈哈哈,尿尿也让你说对,我们可不是一般的心有灵犀嘛,要不,我们一起吧。”

  ……

  “你别不要脸,你能为我不要赵可欣吗?”

  还真是拉尿了?

  我发信息这么久也不回我,“喂,你还没尿完?”

  “刚刚说发视频你看你又不看,尿个尿你催啥?”我是有多无聊啊?

  给他这么一说,我就不说话了。

  去朋友圈逛逛。

  “人生第一次……”

  人生第一次?我竟然能看到路平的动态,他没有屏蔽我?

第005章 哥哥衣服怎么有腥味

  他第一次干嘛?打我?

  不是,在城里我弄坏他娃娃时,他虽然没有打我,可是他踢我,踢得我脚好痛。

  别猜了,反正又不关我的事,我回去看看自己的动态,看看有没有说他的坏话的,有就快点删掉。

  不过好像之前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锋,我的生活中没有他,他的生活中也没有我,应该不会说过他什么坏话。

  好奇,我想去看看他的动态,看不到,他好像设置了我只可以看他三天内的动态。

  好吧,我也只是好奇,不给看就不看咯。

  我一听到他上楼的声音,神经就紧绑紧绑的,生怕他来找事。

  还好,我听到了他关他房门的声音才安心一点。

  我悄悄的开门,准备下楼,不想了呆在楼上。

  “干嘛鬼鬼崇崇的像个小偷?”

  我去,又给他看到。

  “我不就怕吵到你嘛。”我边说边跑下楼梯。

  下到楼我才想,幸好他没有叫我。

  “安安,你跑那么快干嘛?”我差点碰到从屋子外面进来的奶奶。

  “奶奶,爸爸妈妈呢?”

  “上圩了,你找他们有事?”

  “没有,我看不到他们在家,问一下,奶奶,他们不在家我可以去路泽浩家玩一下吗?”我不是想路泽浩,是想出去走走,可是我除了找他就没有别人好找了。

  “别去,你哥没在上面吗?”

  “在啊?”

  “那你找你哥玩就好,这么冷你跑出去干嘛?快上楼去。”奶奶不让我出去,好闷。

  我不想跟奶奶说哥哥不会跟我玩,不但没跟我玩,他还会打我,要是我跟奶奶说路平打我,奶奶一定会教训他。

  被奶奶赶上楼。

  我瞄了一下哥哥的房子,门半掩着,再看一下洗手间的门,关着。

  蹲坑了吧。

  回我房子要经过他的房子门口。

  别看,我告诫自己,没什么好好奇,这房子他没有回家时就是我帮他收拾好,里面有什么我都知道,除非他从城里带的东西。

  “站住。”干嘛又吓人,我只是经过,看都没有向他房子看。

  “干嘛?”我本能的退了两步,“我没有进去你房子。”

  “那你现在进去啊?”他什么意思?

  “我没空。”我边说边退着往我房子里走。

  “没空你干嘛要去找路泽浩,说,你跟他上过多少次?”什么鬼?刚才我跟奶奶说话他也听到了?

  我跟路泽浩上过多少次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会装,还以为自己有多纯。”他说什么鬼话?我装?

  我瞪了他一眼,“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说完我已经退到了我的房子门口。

  “不许瞪我。”那他干嘛瞪我?

  “路平,我回房子看电视了。”我不想再跟他说话。

  “过年就高考还天天顾着玩顾着看电视,也好,不用我爸爸妈妈花钱送你读书,反正像你这些人读书也是白读。”谁说我读书是白读?我在年级成绩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前十,老师跟我说,只要我保持现在的水平,我一定能考上重本。

  “老师说放假可以放松一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他解释这些。

  “说得也对。”他说完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子去了。

  这大冷天还敢吓我冒汗。

  我把房子反锁,奶奶也真是的,为什么要让我上来跟路平玩,她可知道我们是水火不溶的吗?

  “路安,过来我房子。”我才打开电脑,还没有找到要看的剧,路平就叫我。

  “有什么事?”我不想过去。

  “给我拿衣服出去洗。”为什么要我帮他洗衣服?

  “楼下有洗衣服机。”

  “我就是让你帮我拿到楼下去洗。”真懒,自己刚刚下去吃早餐也不拿下去,要我帮他拿。

  十二分的不愿意帮他。

  但想着他回家不也就那么几天,忍他。

  “衣服放在那儿?”我站在他的门口问他。

  “自己进来拿,在地下。”

  他不是不喜欢我进去他的房子吗?为什么要我进去拿?

  我推开他的门,靠,一堆衣服像垃圾一样扔到地下,幸好我把地下拖得干干净净的了。

  他正对着电脑玩游戏,我进来他看也没看我。

  我抱着他的衣服下楼。

  什么鬼,这么粘。

  我把他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之后,闻了一下自己的手,好腥,他衣服是多脏啊,这味道真恶心。

  刚才我还抱着他的衣服下来,臭死。

  我回到洗手间狂洗手之后,又掀起衣服闻衣服有没有那股腥味。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冬天的外套不会天天洗,我昨天才换的,本来说好多穿两天,可是我闻来闻去,还是觉得不妥。

  “奶奶,洗衣机在洗哥哥的衣服,一会我再下来帮他凉。”我跟奶奶说完说上楼。

  我很小声的经过他的房子,可是还是被他听到,“路安,进来。”又干嘛?

  “我先换衣服,有什么事一会说。”

  “换衣服?大清早你换什么衣服?刚才我忘记叫你拿袜子下去了,床头边上还有两双袜子没有洗,你再帮我拿下去洗。”他现在真当我佣人用。

  我气得差点顺不过气来。

  算了,我这身份本来也是做做佣人的份,一个弃女,虽然姓路,我要明白自己只是捡到了个姓,别以为自己就是姓路的人。

  我咽了咽口水,咽喉干干的,我咽什么咽?

  我默默走到他的床头边上。

  当我蹲下去拿袜子时,无意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我的小蕾丝,虽然有一大半被他的枕头压住,但我还是能确定我的小内内就在他的枕头底下。

  我不敢作声,拿着袜子就赶着离开他的房子。

  真变态,我那内内穿了一天,都说这几天正好水多,我自己都嫌弃脏,他居然放到他的枕头底下去……

  害得我以为家里有老鼠,没想到是路平这个大老鼠把我的小内内偷走。

  下楼之后,我不敢再上楼,我怕一上去他又喊我。

  爷爷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坐到爷爷旁边,“爷爷,你不冷吗?”我想爷爷回房子,这样子我就可以看我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了。

  “屋里不冷,怎么?想看电视?”爷爷真厉害,想跟他抢电视看他也知道。

  “没,我帮哥哥拿衣服下来洗,没洗好,在等。”

  “那你不上去陪哥哥玩玩?”为什么要陪他玩,他一点也不好玩。

  “哥哥在玩游戏,他才不要我陪他玩。”

  “天天玩游戏不好,你去叫他下来,回家几天也不有人沟通一下,天天就知道玩游戏。”

  “爷爷,男生都是这样的啦,我不敢叫他。”我跟爷爷说了几句,爷爷就要上楼。

  我吓得一下子拉着爷爷,“爷爷,你去那?”

懵懂少女的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懵懂少女的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强兵第八章招保安艹,真他妈够狂啊,连昊哥都不放在眼里。胜哥脸庞一疼,低头一看是烟屁股,立马愤怒起来:“艹,兄弟上,废了这小子。”小混混一窝蜂朝着刘扬冲了过去。调酒台的王妍儿俏脸一变,焦急的喊道:“刘扬快走。”小可也回过神来,可是刘扬已经被那些小混混淹没了。小可长大了嘴巴,撇了一眼妍姐,王妍儿一脸的苍白。可是没过多久,小可和王妍儿就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个小混混如同潮水般冲了过去,紧接着又如同退潮一般缩回来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都市血色风暴第八章这是救命既然遇到了,苏狂自然不能让叶青秋被黄毛糟蹋了。他与叶青秋虽然萍水相逢,不算很熟,但她怎么也算是一个美女,这样的好白菜,可不能被猪给拱了。最重要的是,何大成说叶青秋根本不是醉酒,而是被下了春药。“你引开服务生的注意,我进去看看。”苏狂对何大成道。“好!”何大成应下,上前去与服务生攀谈。苏狂趁这机会,一个闪身便进了包厢。进去后,他便发现黄毛青年并不在,卫生间的门关闭着,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而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大魔神》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大魔神》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大魔神第8章小混蛋秦渊强行将目光转移开来,再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小姨,非礼勿视,随后目光直视前方说道:“今晚刚回来,对了,你们现在住哪?外公外婆他们呢?”“他们和小雨在两年前就搬离夏城到燕京去了,我没跟着离开,一直住在夏城。”叶云曼轻声说道。“怎么好端端要搬到燕京去?”秦渊好奇问道,在他的记忆中,外公一家从他懂事开始就居住在夏城。叶云曼莞尔一笑说道:“还不是因为小雨要到那边上大学,而且你大舅他也高迁到燕京,因此索性全都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8章屈辱的交易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沈夕莞冲着话筒嘶吼:“萧墨,你赢了!你把文轩还给我,马上把文轩还给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够了吗?如果还不够,我马上就从十二楼跳下去,用我的命,换我的孩子一命,行不行?行不行!”萧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接到沈夕莞的电话,按下接听键的一瞬间,他还有些得意,可是当他听见沈夕莞吼过来的话,那么悲痛,那么绝望,他的心,忽然像是被针刺了一下,疼痛,无比的清晰。“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奇保安俏总裁第8章作证之后女文员对陈景龙冷淡了许多,带他去参加了培训课,都没怎么了解公司章程,就被光头佬安排到门口去站岗了…陈景龙这个陌生的面孔穿上保安服站在了公司行政大楼下。“这小子新来的啊?我怎么没有看到过他……不是要培训三天才能上岗吗?他的档案都没到我这里……这是怎么回事?”“听说他刚上班第一天就得罪了保安队长,现在被直接安排在这里站岗了……拥有公司最大股份的连个董事马上就要来打卡了,待会我想要有好戏看咯…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逆世医妃第8章掌掴侧妃站在前面那身穿绿色衣裳的丫头看着温意,眸光中有些不屑,冷然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侧妃娘娘一番好意,谁知道王妃竟丝毫不领情,还当场用力掌掴了侧妃娘娘,我们做奴婢的瞧见了,也禁不住为侧妃娘娘抱不平,侧妃娘娘本不愿意奴婢们在王爷面前说此事,只是奴婢们心中着实替侧妃娘娘委屈。”温意道:“嗯,若事情真像你所说那样,我也替侧妃娘娘委屈呢。方才你说,我掌掴了侧妃娘娘,那么我问你,我用哪只手打她的?”“右手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透视第八章触底反弹“谢谢你,王婷。”欧阳志远对小丫头一笑,立刻冲向赵晓东的办公室。“欧阳志远,你怎么才来?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不想在这里干了,立刻滚出去,我们这里不缺医生,更不缺你这种三流学校毕业的狗屁学生!”欧阳志远刚一进去,就被赵晓东劈头盖脸臭骂一顿。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第一天来报到,必须要忍住呀!“这里是医院,不是学校,下次再敢迟到早退,立刻滚出去!”赵晓东一通大发脾气后,才稍稍缓和了一下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蜜妻难嫁008奇妙的景象江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顾安童只是说考验人品,她如果出言反对,不就是表明自己人品有问题,经不起考察么。江暖咬了咬牙,暗暗握紧了手指。顾安童见司汉祥赞同,眸光微垂,静静地说道,“我知道岳云一直以来都是领着司家的闲职,平时哪怕是不工作也能有一大笔钱吃喝玩乐。我的想法是,砍断他的经济来源,让他体会一下白手起家的感觉。如果他的妻子能够不离不弃,那这人品绝对是让人无话可说的。”江暖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