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邪君榻上来20章

2018/1/13 1:27:45 来源:网络 [ ]

书名:邪君榻上来

第20章 林中野兽

“你说什么?”

柳微一听,这心头的疑虑愈发浓厚,不由得微低着视线暗自思量着,莫非这毒是那老者下的?不然,他怎知眼下正缺一味子书草?

留着各种思绪一点一点地出现,她这心头的疑惑越发明显了,但是眼下却是根本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个问题。阅读qi-wen.com忽然,她猛地深呼了一口气,眸中少了一丝疑虑,再次对其言语进行了重复,“那个老者说子书草就在若日森林的东侧?”

“正是。”他肯定地回答道,片刻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是继续说道,“听说那个地方很少有人去,不光光是猛兽这么简单了……怕是……”说着说着,犹豫了一下陷入了沉默。正是极少有人去过,因此这其间得出的消息真的是很少,在场的人谁也说不好,在林子的深处究竟存在着什么。

“快没时间了,不管那个地方有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子书草必定在。”那个老者说不准在考验我,他断然知晓我必定会去若日森林,柳微咬了咬银牙说着,“张青,带上点必备的物品,再叫一个弟兄,我们等会儿出发去。”

“是,姑娘,我马上去准备。”张青赶紧回复着,一边已是急切地迈开了步子。版权http://www.qi-wen.com/

柳微依然待在屋内,想想目前身上携带的物品,这一趟怕是差不多了。这一时半会儿必是到不了柳府的,至于那府内的人,便是让她们去言语吧,只要我人还活着,她们还想做其他的事?门都没有!

……

这边,柳府。

这小青一时间赶不上柳微的脚步,一个落后之后,便是思量着这究竟是没有个跟随结果的,便是换了个方向直奔向那江氏的院落。

江氏一听,这红唇抿了抿,露出了一分阴暗的神色来,“这小贱人究竟是在干什么?”身为柳府大小姐,竟是一点教养佛没有,成天跑出去鬼混,成何体统?

“小青,你继续盯着,看看她究竟何时回来?若是她回来了,你先不必向我汇报,必然先要细致地看看她之后会做些什么事情,看清楚再向我汇报。”

江氏想了想继续说着,这小贱人愈发奇怪,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眼下,她不管做什么,诗儿的大事可不能耽搁了。若真是妨碍着了,那就在自家解决了。网站http://www.qi-wen.com/

这江府这么大,少她一个不少,多了嘛?倒是碍眼!

“是,夫人。”小青果决地回答章,嘴际隐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即转身出了院落。

……

这处。

不多时,柳微就与张青等人一道坐上了马车。

随着轻微的颠簸,马车向着若日森林而去。马车终究只能到达森林的边缘,至于这后边的路只能走进去了。因此,这三人已是做好了走很长路的准备,备了充足的水和干粮。说明qi-wen.com

一路上,柳微坐在这二人的对面,视线落在一边。思绪不自觉的又落在那个老者的身上,回想起那天夜晚回柳府的路上,那背后的气息,当真是令人印象深刻。若是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究竟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何等的气势?简直难以想象,如此高深,怎么会知晓我的?难不成是因为我的真实身份?

说来,这可能倒不是没有,毕竟,我还没有彻底地摸清楚这个世界,什么事都可以猜想。

“姑娘。”

“姑娘?”

“嗯?”

“怎么了?”

张青连连唤了几声,柳微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收起方才的思绪,急切地问道,“什么事?”

“姑娘,你这一出来也不知何时能回去……那柳府……”

“就这事?”柳微抿了抿薄唇,方才一下子凝起来的神色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我跟你们说,以后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身份的女子来看待就好了,其他事,我自有分寸。”看得出来这张青他们还是在意着自己的身份,相识也有段时间了呢,竟然还是有些拘谨,这个世界的人啊,对身份这个方面真是太在意了呢。

“好。邪君榻上来20章”听罢,张青缓了口气,才回应道,心头莫名涌出了一股思绪。

一下子,马车内又恢复到了安静的氛围。

日中时分,马车停下,一行人下了马车,稍作了一会儿整修。

两刻钟之后,继续赶路。

这越往着东边而去,这房屋越是稀稀拉拉的,直到现在的位置,视线之中根本看不见一间屋子,何况是一个行人?满眼看去,皆是大片的绿色。

掀开帘子,从外边吹进来一股清爽的风,带走了日中太阳投射的几分热意。

“……”忽然,听得见这窗外一道响亮的叫声,伴随而来的是马车猛地停住,车轮吱呀的一声而出,三个人的身体皆是不同程度地晃动着。网站qi-wen.com

“怎么回事?”张青面色凝重,便是一把打开马车门,下去了。

而后,另一人陈实也跟着下去了。

柳微掀开帘子,那眸中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掠过,就离得三十米开外,那速度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便是窜到茂盛的林子之中了。

平地上。

“看清楚了吗?”张青问那车夫。

“怕是一头独角兽,看体型还是一头成年的。”车夫仅仅是思虑了片刻便是回答道,那岁月沉积的面庞上带上了一分凝重之意,“我们等等再过去。”按照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头怕是只是想先探测一下的,十有八九会回来,不如先留在此处做好应应对的准备来得好。

听得那马车夫这么一言,柳微一下子来了兴趣,便是掀开帘子步下马车,一边视线瞥向了马车夫。独角兽?亲眼倒是没见过,好在书籍上有记载,尤其是这角,她记得最清楚了。

“听说那角不仅能入药还能制毒?”

“是,姑娘说的没错。”马车夫毫不含糊地说着,转而,他的视线犹豫了一下看向了柳微。那一眼,只觉得从对方的眸中感觉出了浓浓的兴趣之意,他这心头忽然咯噔一下,便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子,看样子弱不经风的,竟是无形之中透着一股魄力,怕不是一般人。

“好,就等它过来,这角,本姑娘就收下了。”柳微信心满满地说着,便是坐在一块高起的岩石上。只见一道精光从她乌黑的眸中射出来,他不禁咧开嘴笑了笑,快来吧,让我收拾一下,这角,本姑娘就收下了。

果然,不多时,这独角兽再次出现。

邪君榻上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君榻上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